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19 一刀两断-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18 防不胜防-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致凡被我强行撕扯击打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挂着笑容,就是那种,你奈我何,你就是打不死我的那种笑容。

  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很轻松的利用我,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并且顺理成章的,让阮修辰免除了他的一切罪责。

  阮修辰将我从顾致凡的身边拉开以后,将我藏到了他的身后,随后对着顾致凡说道:“集团进度单的事,改天我会找个时间跟你谈判,我希望你别高兴太早,今天会保你出来,只是为了温芯瑶。”

  顾致凡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笑着说:“我知道啊!您英雄救美么!为了这样一个不省心的女人,扔下了十几亿的项目不管不顾,甚至还帮我洗脱了罪名,您可真是大无畏呢!让我这个前夫……都自愧不如了。”

  顾致凡的话说的难听,而且,带着一股浓浓的挑衅的味道。

  阮修辰没说什么,转身拉过我,握着我的手说:“是不是冻到了?去车上,暖暖就好了。”

  我跟着阮修辰就要离开,顾致凡忽然在身后叫住我说:“温芯瑶,你就非得给人家当小三吗?人家阮修辰明明就有女人有孩子,你非去干扰别人的家庭做什么?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难道金钱的魅力就这么大?”

  我回身就想去反驳他,阮修辰一把拉住我,回头对顾致凡说道:“温芯瑶不是小三,我也没成婚,一直以来,都是我缠着她而已。我希望你说话注意分寸,如果再有下次,我恐怕就不会有这么好的态度了。”

  阮修辰带着我走出警局以后,刚出大门,迎面就冲过来了谭霄羽的身影,她抓着我的手臂就来回的观察,说:“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那些人欺负你了吗?”

  我摇摇头,“没事了,别担心,我没事。”

  谭霄羽脸色沉重的看了我好一会儿,这时,她突然抬起头,望了望我身后的方向,她的眼神骤然一亮,说:“妈的!那是顾致凡吗?你入狱,就是因为他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谭霄羽迈着步子就直接冲了上去,我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从哪里抡起了一个木头棍子,直冲冲的就向着顾致凡飞了过去。

  棍子拿起落下,哐当一声,直接就砸在了顾致凡的脑袋上。

  疼,是真的疼,光是听着那沉闷闷的坠落声,我就跟着疼!

  不过谭霄羽这次真的算是文明出击了,她都没骂人,就是简简单单的打了顾致凡一顿。

  一开始顾致凡有点被打傻了,都没发应过来,等着他反应过来神儿的时候,他抓过谭霄羽的衣服就质问:“你他妈的疯了吗!你打我做什么!”

  谭霄羽见顾致凡拉扯自己,立马就把自己衣服领子上的两颗扣子给解开了,朝着警局大厅就开始喊:“救命啊!非礼啊!有人要强奸我啊!”

  顾致凡害怕了,赶忙松了手,指着她的鼻头就是一顿骂:“谭霄羽你他妈的给我闭嘴!你疯了吧你!”

  谭霄羽扬了一下脖子,笑着说:“老娘我就没正常过!怎么,是不是觉得老娘我刚才打你打的不够狠啊?不够狠我们再来啊!”

  说着,她就又抡起了棍子,顾致凡自知自己弄过不她,推开她就往一侧躲,“算你狠!妈的!”

  顾致凡跑了,谭霄羽冲着他的背影狠狠的吐了一口,接着,她回身走到我跟前说:“他到底什么时候能死?怎么就阴魂不散的呢!次次都拖你下水!有完没完了!”

  我也很想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能死,我比谁都盼望着,顾致凡遭到报应。

  就这样,整整一天的大好时光,全部浪费在了警局。

  阮修辰本打算把我带回阮宅休息的,他担心我自己一个人住会有危险,可是,阮宅现在还有两个定时炸弹,一个姚北,一个林芝雅。

  从修辰集团出事以后,林芝雅就一直没离开阮宅,一直住在大宅里。

  我是没办法在这个特殊时间短去正视那两个女人的,解释不了误会,而且还会让矛盾加深。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回家,不过,有谭霄羽陪着我。

  阮修辰将我们两个送回我家以后,他一个人开车离开了。

  谭霄羽跟着我进了屋,只不过我这边刚坐下,她就从包包里,拿出了我白天放在她那的录音笔。

  她手握录音笔,一脸豪气的说:“你白天在警局的时候,我去我朋友那,帮你把这个录音笔的事情解决了,声音虽然不能百分百还原,但是,能还原一部分。”

  我激动道:“你怎么做到的?真的可以还原?”

  谭霄羽拿出了手机,接着打开了一个音频文件,说:“我也不知道我那个朋友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就是研究这东西的,反正他那职业,也是不见光的那种!你不用担心,他就算是听到了录音笔里的内容,也不会给你说出去的!还原后的音频,他传到我手机里了,你听听看吧。”

  我接过手机,听筒里吱吱啦啦的传出了声音。

  虽然声音很不清楚,但是,能听出说话人的声音,已经变成了正常的音调,处理的效果,不见了。

  只不过,音频效果真的很差,我听了三四遍,都没听出到底是谁,也不记得,身边有谁是这样的声音。

  不过,唯一的收获就是,在音频的末尾,是有一段嘈杂的声响的,那个声音还原的很到位,能听出,是附近工地施工的声音。

  也就是说,昨晚那个匿名者所在的位置,有施工队。

  得到了这个重要的信息,我第一时间,就发给了何璐。

  短信发过去以后,我突然感觉,我和何璐最近的举动就像是在破案一样,一个迷点接着一个迷点的攻破,收集证据,只为有朝一日的翻身。

  何璐在收到我发去的短信以后,她第一时间就打来了电话,她告诉我说,她昨天就在着手调查赫霖了,而她也是很碰巧的发现,最近一段时间,千凌集团的后楼,正在施工搭建接待展厅。

  也就是说,千凌集团这段时间,有施工队正在装修,所以说,那个匿名者,绝对就是千凌里的人。

  不过,到底是不是赫霖,还没办法确认,因为谭霄羽给我拿来的这份还原后的音频,并没有多清晰,也听不出,到底是谁的声音。

  在我和何璐做了短暂的交涉以后,我决定,明天一定要抽出时间,亲自去千凌集团看一看。

  挂了电话,谭霄羽一脸严肃的望着我说:“你们怀疑,那个拨打匿名电话的人,是赫霖?”

  我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淡淡的回应说:“不确定,现在证据不足,所以还下不了结论。”

  谭霄羽耸了耸肩,“明天我陪你去千凌吧!正好,我也要找赫霖谈些事情。”

  “你又要谈什么?”

  谭霄羽冷酷的笑了笑,“别怕,姐姐我只是去和他一刀两断的,因为他最近实在是太不要脸,又开始打电话骚扰我了。”

  好吧……随她去吧。

  第二天我和谭霄羽出门时,我本打算开车,谭霄羽却拦了我一把,说是再等个两分钟,司机师傅就来了。

  我想着她可能是把家里的司机给叫出来了,谁知道,没多一会儿,院子里就开进来了江青和的车子。

  江青和的车子停在大门口的时候,故意探着脑袋冲谭霄羽吹了一个口哨,特不害臊的说:“美女!兜风吗!”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这城里人玩的可真够嗨的。

  我和谭霄羽上车以后,车子直接开去了千凌,下车以后,我打算先去秦京华的办公室看一眼,而谭霄羽和江青和,打算直接去找赫霖谈判。

  我们本来是要兵分两路的,但是谭霄羽硬拉着我就让我先去赫霖的办公室,说是人多力量大,帮她壮壮胆。

  我倒是跟着去了,不过,我们三个站在门口敲门的时候,里面没人回应。

  谭霄羽特别不把自己当外人,一脚就把办公室的房门给踹开了,结果,里面真就是一个人都没有。

  她特无所谓的坐到了沙发上,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说:“我们等一会儿!估计赫霖开会去了!”

  我和江青和坐了下来,而这时,我忽然就听到,窗户外面的轰隆声,就是那种施工队的声音,特别的刺耳!

  应该没错了,这个声音和音频里的一模一样!那么,前晚给我打匿名电话的那个人,应该就是赫霖了。

  我心里百分之八十的做着这样的论断,而这时,我无意间的一个回头,竟然在办公室的门口,看到了疑似顾致凡的身影。

  我掉头就往门外冲,可是还没跑出去,突然,赫霖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的手里攥着一份文档,看到我的时候,直接挡在我面前,说:“芯瑶?你怎么来了?”

  我探着头往走廊里侧看,赫霖却在这时拉了我一下,“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还想要往外冲,可走廊那头,已经没了任何人的身影了。

  那个疑似顾致凡的背影,也跟着消失了。

  我向着办公室里后退了一步,赫霖瞧了瞧我,这时,他才注意到屋子里的另外两个人。

  谭霄羽和江青和。

  赫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堪,他走进屋,站到了谭霄羽的面前,语气有些发冲,“你带他来做什么?”

  谭霄羽抿嘴笑了笑,“怎么了?你这几天一直骚扰我,我这不空出时间特意来看看你么!你还不高兴了啊?我男朋友陪我来有问题吗?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你管我那么多做什么?”

  “谭霄羽!”赫霖的语气跟着发冲,但是,他并没有发火,“那你说吧,你今天来,是想找我做什么?”

  谭霄羽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你这段时间联络我,不就是为了我的肚子么!所以,就着我的这个肚子,我今天来,想和你好好的谈一谈!”

  赫霖望了望谭霄羽的小腹,态度稍稍变的平和,“关于孩子的事,我已经做好打算了,既然你选择了和江青和在一起,那么,孩子可以交给我来抚养,我会负责,而且不需要你费心。”

  忽然,谭霄羽哈哈大笑,“孩子?不好意思,孩子没了!我这肚子里啊,就剩下昨晚的宿便了!”

  说到“宿便”两个字,我不禁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谭霄羽她也真够豪放的,什么话都敢说出口,连形象都不要了!

  赫霖以为谭霄羽在开玩笑,再次郑重的表明了自己的决心,“我知道你埋怨我,但是,关于孩子抚养的事,我真的可以对你作出补偿,反正你以后都是要和别人结婚的,如果无缘无故有了一个孩子,也不好和外人交代。我可以暂时送你出国,等着孩子出世以后,你再回来。”

  谭霄羽听了赫霖的话之后,并没急着揭穿或是怎样,她稍稍停顿了一下,说:“赫霖,我特想问你一件事。你当初背着千佳怡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到底是为了和我生个孩子,还是为了,图一时之乐啊?”

  赫霖的脸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现在讨论这个问题,还有意义吗?”

  谭霄羽冷笑一声,“怎么?被我揭穿了你的面具之后,就开始对我冷暴力了?还问我,现在讨论这个问题,有没有意义?”

  赫霖无可奈何,“所以你想听我怎么说?单纯的只是为了和你生孩子?还是体验了一把出轨的乐趣?”

  这话一落,谭霄羽扬手就要扇赫霖的巴掌,不过,她的手还没落下去,原本一直坐在沙发上的江青和,瞬间就站起了身,抬手就给了赫霖一拳。

  赫霖被这一拳彻底给打蒙了,他的眼睛立马就淤青一大片,样子特别的狼狈。

  江青和想要继续殴打赫霖,但是被谭霄羽拦了下来,“行了,来的时候我就说了,今天是我的主场,你克制一点,别把我的前男友给吓到了。”

  江青和收了手,气呼呼的站到了一边,谭霄羽弯身扶起了地上的赫霖,说:“我劝你说话还是注意点比较好,虽然我能忍住我的小暴脾气,但是我男友可忍不住!”

  赫霖忍着气没说话,缓了好一会儿,他突然来了一句,“所以,你做决定吧,到底怎么处理你肚子里的孩子,我该说的也都说了,剩下的事,你来选择。”

  其实,在我跟着谭霄羽走进赫霖办公室的那一刻,我一直觉得,今天的这场谈判,一定是出苦情戏,但是我没想到,事情真正发生的一刻,会变的这么的冷血与糟糕。

  赫霖的无情,赫霖的太过理智,赫霖的现实,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明码标价的,他陈述的每一个理由,都是冷冰冰的。

  彷佛,当初那个在谭霄羽家楼下摆花的男人彻底消失了,当初的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都变成了如今的长矛利剑,向着谭霄羽示威。

  甚至连我都质疑,当初的赫霖,到底有没有真的爱过谭霄羽?还是,一开始就是一场图开心的游戏?

  爱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无足轻重了。

  这时,谭霄羽踩着细高,站到了赫霖的面前,她平静的微笑的看着赫霖,说:“你的孩子,已经死了,被我亲手杀死的,在我回国之前,就已经不在了。”

  赫霖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认真而桎梏,他盯着谭霄羽的眼,静止着,反复着,就是为了确认,谭霄羽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十秒过去了,二十秒过去了,突然间,赫霖死死的抓住了谭霄羽的肩膀,辱骂着说:“你杀了我的孩子?你说的是真的?你他妈的真的杀了我的孩子?”

  谭霄羽冷漠的点了点头,“还要我说第三遍吗?你的孩子,被我拿掉了!”

  这一字一句,当头棒喝的说进了赫霖的耳朵里,而不巧的是,办公室门口,刚好走进了千佳怡的身影。

  当千佳怡听到这个让人吃惊的消息时,她傻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神智的走到了谭霄羽的身边。

  她眼神诚恳而幽怨的看着谭霄羽,说:“你刚刚说什么?孩子怎么了?”

  谭霄羽侧过头,再一次平静如水,“死了。”

  死了,在谭霄羽毫不在意的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彷佛看不到一丁点,来自她心里的不舍。

  可是只我知道,在她决定来见赫霖之前,她做了多少心理准备,她忏悔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她才敢,这么云淡风轻的,说出孩子离世的事实。

  这天下,没有哪个母亲能这么坦然的说出这种事,而谭霄羽说出来,不过是为了报复赫霖罢了。

  她其实没那么无所谓的,她的心思比任何一个人都细腻,她也难过,但是不能表现出来。

  在得知孩子没了的一刻,千佳怡当即就流出了泪水。

  其实我看不懂千佳怡的神态变化,更看不出,她的这些表现,到底是真是假。

  她给我的感觉,总是独立高贵而不可亵玩的,我觉得她是真的,可某些时刻,又觉得她是假的。

  赫霖很自然的就揽过了千佳怡的肩膀,他将她送到了办公桌的座椅里,简单的安慰了两句,随后,走到了谭霄羽的面前,说:“谭霄羽,其实你真的挺让我惊讶的!我想过你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但是我怎么都没想过,你会亲手弄死你的孩子。这一次,你赢了,赢的特别的彻底!”

  谭霄羽笑了笑,“那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夸奖了!我呢,不过就是简简单单的来跟你澄清这个事实而已,你呢,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呵呵,那就努力接受!反正我是不会再对你有任何的期望了,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我谭霄羽从来就没爱过你,从怀你孩子的那一刻,我就一直琢磨着,到底怎么才能把这个孩子弄掉!”她双手抱怀的哼了两声,“你以为你玩弄了我感情是吗?其实不是,大家不过是互相利用玩耍而已!我是什么人,你心里也清楚,我这种人,怎么可能对你动情啊!所以说,我连情都动不了,就更别提生孩子了,那简直是太恐怖了!”

  谭霄羽故作坚强的说了这些不着调的话,而眼前的赫霖,此时已经是火冒三丈。

  他太生气了,特别是谭霄羽说她在玩弄他的感情的时候,他已然进入了一种频临爆发的状态。

  其实我都知道,谭霄羽说的这些话,都不是真心的,她之所以那么说,就是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已。她想向赫霖证明,不要以为她有多好欺负,也不要以为,他在她心里有多么重要的地位。

  于她来说,他赫霖不过是一个感情棋子罢了,玩腻了,也就该滚哪滚哪去了。

  谭霄羽的这些话说的无畏而胆大,虽然没有一句话是真话,但这充满力度的每一个字,都代表了她强大的自尊心。

  她就应该这样的,只有这样,她才能在今后的日子里挺直腰板做人,她才能,在以后不经意的同赫霖相遇的场合里,继续昂首挺胸做自己的女王。

  眼下,赫霖正团着拳头强忍着自己的怒火,而办公桌里的千佳怡,已经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谭霄羽回身拿起了自己的包包,说:“行了,今天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你们呢,也就不用送了,我和我未婚夫,也就先走了。”

  谭霄羽调头就往门口的方向去,忽然,赫霖抓住了谭霄羽的手腕,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发自内心的吗?你和我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你只是和我……”

  谭霄羽一把甩开他,“拜托,你清醒一点好吗?大家都是成年人,互相玩玩感情怎么了?你还以为是五十年代啊?能别这么老古董么!”

  话落,谭霄羽拉着江青和就往外走,而这一刻,我在赫霖的眼睛里,看到了不甘心和不舍。

  我忽然觉得,其实赫霖也挺贱的,在谭霄羽爱他的时候,他以为谭霄羽的这一生,都被他套牢了,所以他随便去辜负她欺辱她;而当谭霄羽亲口说出大家不过是玩玩而已的时候,他又开始展现他原始的占有欲了。

  这种男人是真的挺贱的,真的是贱到家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420 背后怂恿的人-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