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18 防不胜防-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17 匿名者-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听到电话里的挑衅,我选择了默不作声。

  匿名者在那头冷笑了两声,说:“温芯瑶,这是我最后一次奉劝你,不要插手项目案的事,如果你再这么不识好歹的来打扰我,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我硬挺着反驳了过去,“好,那我们就看看,到底是谁笑到了最后。”

  这时,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阵阵的噪响,我刚要仔细的听,电话就被直接挂断了。

  我急忙回拨了一次,但是那头提示我是空号。

  看来,这个号码也是经过处理的。

  我记下了这个没什么用处的电话号码,然后将录音笔按下了停止键。

  我想,是时候查一查这个匿名者的真实身份了。

  第二日的一大早,我打算去父亲的公司探探情况。

  为了避开那些闹事的记者,我一到公司,就绕着弯的走去了大楼的后门,然后从后门一路小心的进了公司的大厅。

  不过,我刚走到大厅的一侧,就听到了正门那边,特别吵闹的喧嚣声,好像是打起来了一样!

  我躲在大理石的石柱后面偷偷的观察,结果,我在那些簇拥的记者群里,看到了谭霄羽的身影。

  这货来这里做什么?她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事情!

  我一紧张,急忙冲着大厅里的保安挥了挥手,喊道:“你快去门外帮她一下!别让她被那些记者给包围了!”

  保安应声以后,急忙就要开门往外冲,大厅里留了几个保安,以防止那些记者一窝哄的往里闯。

  可冲出去的那个保安还没等着动手呢,人群里的谭霄羽突然就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朝着面前那几个挡路的记者砸了过去。

  不出意外的,她的七厘米高跟鞋,直接砸在了人家的摄影设备上!

  记者还没喊冤呢,谭霄羽先发制人的骂了过去,“你们疯了啊!采访我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开!别围在我身边转悠!”

  这一声令下,那些记者便不敢再造次了,他们十分主动的避让开了一条路,给谭霄羽腾出了地方。

  谭霄羽索性将脚上的另一只鞋也给脱了下去,她狠狠的砸在刚刚拦着她的那个记者的身上,说:“再碰我一下,老娘我打穿你的脑袋!”

  这下,门口彻底没人敢说话了,谭霄羽则像是打了胜仗的女英雄一样,大摇大摆的就走进了大厅。

  她随手冲着面前的保安打了个手势,说:“把门看好了!谁要是敢进来,直接给打残!”

  那几个保安被吓的连连点头,目送着谭霄羽走到了电梯门口。

  而这时,我急忙冲到了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就进了电梯。

  好在,没人发现我。

  谭霄羽缓过来神儿以后,嘶了一下嘴,掐腰冲着我说:“诶!温芯瑶!我发现你最近都快要火遍全球了!你到底招谁惹谁了,娱乐头条天天都是你!你是要当明星啊?还是要当网红啊!”

  我举着包包就砸了一下她的肩膀,“你少取笑我!你来我爸的公司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拿高跟鞋砸人的举动很危险啊!你就不能温柔点么!”

  谭霄羽端着她那副大姐大的模样,说:“怕什么,老娘撒泼撒惯了,谁也不怕!”

  我问道:“那你来这干嘛!”

  说着,她就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合约,“老娘我重新杀回我爸的公司了,现在,要从基层跑业务做起!最近我爸的公司有一个食品项目要开展,我寻思你爸公司就是搞这个的,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

  我半信半疑的拿过她手里的合约,问道:“你来真的啊?你真回你爸的公司了?你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了?你真的……”

  谭霄羽狠狠的掐了一下我的脸,“你丫的才金盆洗手呢!我怎么了我就金盆洗手!”突然,她的语气又弱了下去,低着头就开始摆弄自己的手指,“我就是觉得,我应该做点正经事了……反正以后都是要跟江青和过日子的,我总不能一直这么吊儿郎当的,江青和都有自己的事业,我也不能差劲,是吧!”

  我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呦呵!爱情的力量这么伟大啊!”

  谭霄羽挑挑眉,“放屁!老娘我就是为爱而生的!”

  听她这样说,我真的是差点吐出来!

  “行别嘴贫了,一会儿我交代完工作,好好和你商讨一下合同,毕竟你是个商业白痴,等着姐姐把手头的工作忙了,就来研究你的事!铁定帮你把你的第一单生意,给做好!”

  下了电梯以后,我拉着谭霄羽去了我的办公室,我把包放在了办公桌上,然后给她拿了一些小零嘴,便出去查看昨天的工作成果去了。

  等着我绕场一圈回来的时候,谭霄羽正扒拉着我包里的东西,一样接着一样的往外翻。

  我急忙跑上前,抓着她的手臂说,“你别乱动!我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

  谭霄羽不相信的撅了撅嘴,“哎呀妈呀,还可重要的东西,能有啥啊!”

  说着,她就又从我包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是我的录音笔。

  谭霄羽放在手里端详了一会儿,说:“啥玩意啊这是?窃听器啊!”

  我一把抢了回来,“别乱动!这里面有很重要的录音文件,这可是顾致凡窃取修辰进度单的证据之一!”

  谭霄羽偏偏不信邪,一把拿过录音笔,直接按下了播放键,当录音笔里的声音播放出来的时候,她皱着眉头,说:“声音经过处理了?这也算证据?”

  我点点头,“总比没有的好!说不定能用上呢!”

  谭霄羽自顾自的思考了一小会儿,突然道:“诶!我有一个朋友,专门就是玩这些东西的,说不定他能帮你把这个声音还原,你想不想试一试?”

  得知谭霄羽有还原声音的资源,我自然是万般愿意,急忙点头道:“可以可以!那你快把这个拿给你朋友,如果他能帮我……”

  只是话未说完,突然,办公室外的走廊里,就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甚至是拍照声。

  我和谭霄羽都觉得奇怪,纷纷起身走到了门口,结果,我在走廊的另一头,看到了几个气势汹汹的警察……而警察的身后,跟着刚刚在门口蹲点的记者……

  警察来这里做什么?

  我心里刹时慌乱的不行,总觉得要东窗事发了。

  而不出意料的,警察就是冲着我来的,虽然我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

  警察走进办公室的一刻,他们身后的那些记者,不停的冲着屋里面拍照,谭霄羽脾气大,抡起屋子里的垃圾桶就要朝着门外砸去,不过,还是被身材壮硕的警官大哥给拦了下来。

  不过真得庆幸,还好这里有警官,要不那些记者非得冲进来不可。

  我站在原地尴尬的笑了笑,询问说:“请问你们……”

  领头的那个警官出示了逮捕证明,举到我面前说:“温芯瑶对吧,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有人举报你,你涉嫌盗窃修辰集团的公司机密,你需要配合我们的调查。”

  我惊讶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盗窃机密?我上哪里去盗窃机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警官完全没给我解释的机会,“到警局再说吧!去那以后,会让你交代清楚的!”

  话落,我的身子两侧就走过来了两个警察,他们俩直接抓起我的胳膊,抬着就往门外送。

  谭霄羽急的炸了毛,抓住我身旁的一个小警察,就说:“你们有病吧!温芯瑶怎么了你们就抓她!莫名其妙吧你们!”

  可惜警察压根就没搭理她,强制性的甩开她的手,就把我带下了楼。

  身边,那些记者不停的朝着我的脸拍照,那一下接着一下的闪光灯,搞得我脑袋晕乎乎的。

  等我被送上警车以后,车子里的气氛真的是压抑到不行,我试图和那个领头的警官搭话,可是,那人太严肃,压根就不想理我。

  好吧,所有的事情,都要等到去了警局再说了。

  车子一到警局,我就被关进了小黑屋,警方的办事效率很快,立马就人过来审讯我了。

  而令我惊奇的事,我隔壁的小黑屋里,坐着的,是顾致凡。

  顾致凡也在的事,是审讯警官一开始便告诉过我的,警官给我施加了很多的压力,就是为了警告我,一会儿审讯的时候,必须说实话,否则,他们是不会饶了我的。

  这场合还是当真挺严肃的,还没开始审讯呢,就搞得我心跳急速,彷佛自己真的犯了什么错误一样。

  审讯开始以后,他们讲出的内容很令我出乎意料,警官询问我,我是否真的和顾致凡联手窃取了修辰集团的进度单,并问我是怎么窃取到手,然后转交给顾致凡的。

  我特别惊讶,原本这件事只是在阮家闹开了锅,现在,竟然弄到了警局这里,想必,一定是有人特意报了警。

  难道是姚北?不能啊,姚北和顾致凡是一伙的,她怎么可能去报警?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么!

  警官继续审讯我的过程里,我基本上是全程否定,我不承认我和顾致凡联手,更不承认是我窃取了集团的进度单,而且,我拿出了阮修辰可以帮我作证的证据。

  可令我叹为观止的是,隔壁的顾致凡,已经承认了这件事,他和警官交代的是,进度单现在就在他手里,而他之所以会拿到进度单,是因为受了我的蛊惑。

  他还说,偷窃进度单的事,都是我自己一手操作的,他不过是当了最后分赃的人而已,所有的作案经过,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按着他的意思就是说,是我欺骗了阮修辰,是我偷偷打开了阮修辰的电脑,是我偷走了进度单,然后阻碍了修辰集团项目的实施,导致了其公司的巨大损失。

  所有的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经过,都是顾致凡一个人交代的,他说这就是事实,而且他供认不讳。

  警官在和我说这些的时候,顺便还夸了顾致凡一句,说他认错态度良好,组织上可以考虑从轻处理,如果我抵死不从,他们就会给我增添罪名,然后让我受到更严重的惩罚。

  我是真的迷糊了,我不明白顾致凡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承认那种事,难道他想和我同归于尽吗?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他是怎么想出来的?

  我的脑子顿时犯了混,我是真的不知道,眼下的状况是怎么一回事。

  但我依旧很清醒的否认了警方强加给我的那些罪名,我是肯定不会承认的,不管他们怎么逼迫我!

  警方决定中途休息的时候,他们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小黑屋里反省,搞得我好像一直在说谎一样!

  我脾气也倔,抵死不从,绝对不像恶势力低头!

  两个小时过去了,我的肚子饿的滋哇乱叫,我感觉整个胃部都在翻江倒海的抗议,可是我根本吃不到东西。

  这时,房间门被打开了,而走进屋的人,是阮修辰。

  阮修辰的身后跟了一个穿着制服的看守,看样子,是奉命来监督我们俩的。

  我看到阮修辰的一刻,激动的差点哭出来,其实我心里是特别害怕的,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

  阮修辰看见我冻的脸色发白时,脱下衣服就要往我这边递,可惜,人家看守的警官根本就不允许。

  我都委屈的快哭了,拧着眉头看着他说:“你怎么才来!我刚刚要被吓死了!”

  阮修辰特别愧疚的坐到了我面前,说:“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我也是刚刚得知的这件事。”

  “所以呢?为什么我会被弄到警局?是谁报了警吗?”

  阮修辰眼神晦暗,“是我母亲……报的警……”

  林芝雅……报了警……

  我简直是不敢相信,原来把我弄到警局的人,竟然是伯母!

  我一时间说不出来话,感觉整个人的人生观都被颠覆了!

  阮修辰看我神色太过惊讶,急忙道:“芯瑶你别害怕,这件事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的,我妈之所以会报警,肯定是受了姚北那边的蛊惑,毕竟这两天陪在她身边的,只有姚北。一定是姚北在我妈的耳边说些什么了,所以才报了警。”

  我崩溃的摇了摇头,“姚北蛊惑林阿姨?姚北她有必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吗?她和顾致凡明明就是一伙的!难道她都不怕顾致凡出事?就这么冲动的怂恿林阿姨去报警?我真是没办法理解她现在的做法!”

  阮修辰沉默了几秒,说道:“我听说顾致凡已经全招认了。”

  我一口反驳,“他不是招认!他是胡说八道!他把进度单的事全都推到了我一个人的身上,还说这件事我是主谋,他是帮凶,我真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他要和我同归于尽吗?”

  阮修辰皱着眉头想了一想,突然,他的眼神一亮,“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了,也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会这么赶巧的被报了警。”

  “为什么?”

  阮修辰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是万般的无奈,他冷着声说:“我们都太低估顾致凡这个人了,他很聪明,他知道自己偷了集团的进度单会遭到法律的严惩,所以他先发制人的把自己弄到了警局,然后拉着你一起,跟他接受惩罚。”

  我有点没太听懂,“所以呢?他这算是自首了……可是自首又有什么用?他不是一样会蹲监狱吗!”

  阮修辰继续道:“如果他蹲监狱了,你作为主谋,你也会蹲监狱,可是你觉得,我会让你无缘无故的就遭受这种事情吗?顾致凡他一定是掌握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去承认自己的罪行,顺便把你拉进来,然后再激将我把你从警局救出!如果我把你弄出来了,他自然而然的也就跟着出来了。”

  “你把我弄出来?你现在有办法把我弄出来吗?再说,顾致凡那边已经承认了……我就是长了十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我的心已经慌乱到不行,感觉眼下的状况,就是要同归于尽的状态。

  阮修辰为难的想了一会儿,说:“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由我出面,跟警局这边的人说,进度单不是你们偷的,是我主动给你的,这样,你才能免去罪名。连带着,顾致凡也就没罪了,因为他在招供的时候,直接就说了他是给你打下手的。只要我现在出面澄清,这样,事情的性质,就由一开始的偷窃,变成了后期理所当然的接受赠予了,他也就彻底没罪了!甚至连我日后想要反告他,都没机会了!我想,这就是他策划这起乌龙事件的目的吧。”

  听了阮修辰的解释,我忽然就明白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顾致凡偷窃进度单的事,是肯定存在的,只不过,阮修辰针对这件事一直没有报警,如果一旦哪天阮修辰开始发力报复顾致凡,那么,顾致凡肯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

  所以,顾致凡选择先发制人的方式,先让姚北忽悠林芝雅报了警,然后拉着我一起下水,这样,就逼着阮修辰必须把我从监狱里保出来。

  而保我出来的唯一方法,就是让阮修辰亲自承认,那个进度单,不是顾致凡和我偷的,而是他赠与的,这样,警方才会不再继续追究我们的责任!

  顾致凡这一招玩的真的是特别的阴,他既免除了日后蹲监狱的危机,还顺理成章的,拿到了那个进度单,从而给他之后的一系列犯罪行为,扣上了合情合理的帽子!

  这一招真的是太高明了!太高明了!

  而我,就这么被人当了一把棋子,被利用了!

  当然,被利用的,还有林芝雅。

  捋清了这里面的来龙去脉,我的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

  我双手合十的放在两腿之间,身子发着抖,心里气的难以抑制。

  阮修辰安慰的看了看我,说:“没关系,我会让你平安出来的,只要你没事,损失再多的钱,都是小事。大不了,这个项目我不做了。”

  我摇摇头,“可是你就这么由着顾致凡在你的头上肆意非为,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算计你!我就是宁愿和他同归于尽,也不想看到他得逞!”

  阮修辰深吸了一口气,说:“这件事你就别管了,现在,我只想先把你救出来,以后的事,以后再谈,总会有办法的!”

  话落,阮修辰站起了身,他笑着看了看我说:“别担心,不会有其他事的,你为我做出了那么多的努力,我做这点,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就麻利的起了身,回身打了一个手势,便跟着那个看管人员离开了。

  房门关闭之后,屋子里空落落的,我的心也空落落的。

  虽然阮修辰嘴上说着不在乎钱,可是我很清楚的知道,那个项目,凝聚了他很多的辛苦和汗水。

  而如今,他为了救我,要将之前的努力,全部推翻。

  我心里难过,并觉得自己很无用。

  在继续呆下去的那几个小时里,我的身体渐渐没了体温,整个人都冻的凉冰冰的,连口水都喝不上。

  大概下午五点左右,房门再次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警官,面目比较和善,她走到我身边,轻手轻脚的帮我打开了锁链和手铐,平淡的对我说道:“温小姐,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我可以离开了……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我便知道,阮修辰一定是和警方主动做了沟通,说那个进度单不是我和顾致凡偷的,而是他赠予我们的。

  我心里自然是万般的愤懑,我愤懑顾致凡利用我和阮修辰从而达到了他的目的,愤懑他罪恶滔天,不择手段!

  走出小黑屋的一刻,隔壁房间里的顾致凡也刚好被放了出来。

  我们两面对面的那一瞬间,顾致凡得意的冲我笑道:“哎呦真巧啊,你也在啊!”

  我挣脱开身后看管我的那个警官,冲着身子就准备去厮打顾致凡,“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

  

[读者须知]:下一篇:419 一刀两断-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