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17 匿名者-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16 心愿-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阮修辰没接过我手里的孔明灯,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我蹲在石阶上写东西。

  我在其中一个孔明灯上,写了几句简单的奢愿:我希望努力有所回报,我希望我和阮修辰一切都好。

  这几个字写完以后,我抓起孔明灯就举到了阮修辰的面前,说:“给你!帮我拿好,一会儿我们先放这个!”

  阮修辰看了看上面的几个字,笑着说:“你许这么大的愿望,能实现么?”

  我挑了挑眉,“心诚则灵啊!这你都不懂!”

  阮修辰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没多说什么。

  我继续蹲在地上整理剩下的那个孔明灯,阮修辰见我搞得有模有样的,问道:“你买两个,是还要帮别人许愿么?”

  我回过头,眨了眨眼,“你想要么?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想要,我就把剩下的这个孔明灯,送给你!”

  阮修辰很不屑的白了我一眼,“没兴趣。”

  我看他这么执意的不打算收下我的孔明灯,我就继续蹲在地上,开始拿马克笔在上面写东西。

  其实,我想写的内容早就想好了,我原本是打算让阮修辰来写的,可惜,他不愿意。

  我大大方方的在上面写下了这样几个大字:希望秦辛在那边一切都好,我们很思念你。

  写完以后,我平整了一下孔明灯的四个角,而当我回过头时,阮修辰正楞楞地看着我,他一定没想到,我的这个孔明灯,是为了秦辛而准备的。

  他的眼睛都直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站起了身,指了指地上的孔明灯说:“其实我都知道,前几年,她每年的祭日,你都会来这里放灯,而每一年,你都会用放飞孔明灯的方式,来纪念她。”

  我的语气很诚恳,我想让阮修辰知道,我是真的支持他做这件事,而不是吃醋。

  阮修辰的眼神有些复杂,他将视线挪到我的身上,问:“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是谁告诉你的?单泰铭?他还和你说了什……”

  我打断他,“是的,那些事情,都是单泰铭告诉我的,包括你的大学生活,你的留学生活,你和秦辛的情投意合生死契阔,我都知道。包括你失去她之后的那几年里,你的萎靡不振,你的埋怨自责,你的多愁善感,这些我都清楚。”

  阮修辰的脸色变的有些焦急,“他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除了这些事,他还和你说什么了?他是怎么和你……”

  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背,安慰着说:“你别紧张,单泰铭只是单纯的和我叙述了你的过去而已,我知道,现在只要一提到秦辛,你就会难过;我也知道,你之所以从今天开始不再放飞孔明灯,是因为你想逃避过去,同时也是为了尊重我。可是……”

  我停顿了一口气,酝酿着感情,“可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有些感情,不是光靠逃避就可以视而不见的,我理解你刻意不和我提及秦辛的心情,我知道,你是害怕我难过,害怕我吃醋。但是阮修辰,我今天之所以把你带到这里来放飞孔明灯,就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的过去,也不在乎你对秦辛的念念不忘,因为我清楚,回忆就是回忆,它是长在心里的刺,你越去拖拽,它就会越让你疼。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为难自己?如果你觉得心里有愧,那你就去面对它好了,你别觉得这样做是对我的不尊重,因为我想陪着你,不论是什么事情。”

  这番话说完,阮修辰的眼神不停的闪着光,忽明忽暗,若隐若现。

  忽然,他伸手将我揽进了怀中,他死死的抱着我,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没说话。

  我搂着他的身子,说:“其实我一点都不嫉妒秦辛,我甚至,特别感谢她,感谢她陪伴了你的整个青春,让你明白了什么是爱,让你学会了如何去爱一个人,谢谢她把这样一个完整而美好的你,交到了我的手中。”

  我低着头在他的怀里蹭了蹭,“阮修辰你知道吗?其实每个人死后,都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她无时无刻的看着你,祝福着你,引导着你,让你去过更好的生活,去走更平坦的路。你相不相信,其实秦辛正在天上替你祈福呢?就像你每年都会给她寄送孔明灯一样,所以,这唯一的联络方式,应该更加珍惜才是,你说对吗?”

  我抬起头,认真的望着他的眼,而这一刻,我竟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些许的晶莹。

  是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阮修辰在提及了秦辛时的反应,尽管他一句话都没说,但是,他的神态证明了一切。

  我心里的确是稍稍有一点泛酸的,但是我知道,他的全部情深,现在只属于我,从他的拥抱里,我就感知的到了。

  我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说:“所以!你要不要在孔明灯上再写几个字?你要是再不写,我可就要放飞它了!”

  阮修辰深吸了一口气,松开了我的身子,说:“写,我来写。”

  阮修辰蹲下了身子,他拿起马克笔,在我的字迹旁边,又写下了一行:谢谢你那些年的陪伴与爱,现在我找到了最爱的人,我希望你在那边也能幸福,我会永远记得你。

  这一行字写完,也不知怎么了,我的眼泪顺势就落了下来,我吸了一下鼻子,侧过头。笑着对他说:“你说,秦辛在看了你写的字以后,会不会吃醋啊!你干嘛说你找到新的爱人了,她会不开心的!”

  阮修辰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她会为我开心的,因为我找到了一个,和她一样善良的女人。”

  我在心底收下了这句话,我的心,在这个布满凉风的黑夜,暖洋洋的。

  祝福的话语写完以后,我和阮修辰提着孔明灯,去了江坝旁边,那里的人群特别的聚集,都是放飞孔明灯的。

  放眼望去,有二十出头的情侣,有十八九岁的单身男女,也有年过四十的中年人,更有带着老伴来的老爷爷。

  好像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相信心诚则灵的传说,好像每一个人都觉得,孔明灯,能把他们的愿望带给天上的人,

  我和阮修辰在撑开孔明灯以后,开始点火,前几次不太顺利,后来在两个年轻的帮忙下,才算是弄好了第一个孔明灯。

  第一个是我写的,写的是关于我和阮修辰两个人的愿望。

  我们俩手握孔明灯的两边,里面的火光摇摇晃晃的肆意燃烧,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说:“喂!我怎么觉得我们两特别的幼稚?”

  阮修辰眯着眼睛笑了笑,“所以我们两个才会走到一起。”

  “……”

  好吧,他突如其来的情话,真的是给我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我说道:“一会儿等我数完一二三的时候,我们一起松手啊!”

  “一”

  “二”

  “三”

  “……”

  松手的一刻,孔明灯晃晃悠悠的升了空,成功了,我们的第一盏灯成功了。

  眼看着孔明灯飘到了最上空,我拍着手说:“太棒了!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而这时,阮修辰忽然拿起了第二盏孔明灯,放在我手边说:“所以,打铁趁热。”

  我刚接过,他就点着了火,他将灯举过我的头顶,说:“松手吧。”

  我松开手,第二盏灯也飞了出去,阮修辰在这时从身后揽住了我的腰,说:“你看天空。”

  我仰起头,我们的那两盏孔明灯,一前一后的,慢慢向着又高又远的地方飞去。

  而我们头顶的这一片漫无边际的黑夜里,正熠熠闪烁着无数的光亮。

  那点点星光很快变的微小而遥远,它们像是星星,向着天堂的怀抱靠近。

  阮修辰用力的捏了捏我的肩膀,说:“谢谢你,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放飞孔明灯,是一件无比轻松的事情,以前……”他哽咽了一下,“以前我觉得,这是一件充满了赎罪感的事,我以前放飞的时候,总是抱着很沉重的心境……”

  我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她会幸福的,你放心好了,我们都会幸福的。”

  阮修辰点了点头,视线依旧停留在那影影绰绰的孔明灯上。

  而我的心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释放,我忽然觉得,我和阮修辰之间的隔阂,被彻底打开了。

  我知道了他的过去,了解他的整个成长历程,我清楚了他并不是因为自私而丢失了秦辛的生命,我很清晰的了解到,他从来没想过,去坑害自己珍爱的人。

  这就是我一开始认识的阮修辰,也是我最珍惜的阮修辰。

  等到孔明灯彻底脱离了我们两的视线以后,我们沿着江坝,一路向下走去。

  来这里漫步的人很多,有情侣,有老人,也有身子虚弱的病人,彷佛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愁绪,都需要这江边的风,好好的冲刷一下。

  这一路,阮修辰都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走了好久之后,他忽然说:“其实秦辛的事,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很大的坎,我不敢和别人说,也不敢和你说。因为我怕,如果你知道了这件事,你就会觉得我是一个很冷血的人,然后,你就会离开我。”

  我停住脚,转身站到了他面前,说:“那你看,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我有离开你吗?没有吧!所以,以后无论你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都要第一个和我讲可以吗?虽然我的力量很小,但是,我可以缓解你心里的压力呀!你要知道,当一个人的心里有心结的时候,倾诉其实是一件特别让人舒服的事!再说了,万一我就能给你出个什么馊主意呢!虽然我不聪明,但是我有小聪明啊!”

  阮修辰笑了笑,“温芯瑶你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了?”

  我撅了撅嘴,“我们两个人之间啊,你就是那种特别不爱出声的人,没事还总是摆出一副酷酷的样子,所以,找话题的事就自然而然的落到我身上了啊!要是两个人都不说话,那不憋死了!”

  我向着他靠近了一步,“所以你讨厌现在的我了吗?我这么能说,你不会觉得烦吧!”

  他摇摇头,捏着我的脸蛋,“越来越喜欢了!”

  我笑着伸出了右手的小手指,举到他面前说:“那我们拉钩吧!以后,不管你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都要第一个和我说!既然你前两天都和我承诺要跟我同甘苦了,那么,就一定要跟我分享你的所有喜怒哀乐!这样,我们才能向着长久发展!”

  阮修辰毫无犹豫的伸出了手,当我们俩的小拇指勾在一起的那一刻,我觉得,这个黑夜都被点亮了。

  我笑的开心,忽然,阮修辰低下头,将他的脑门顶在了我的头上。

  好长一段时间之后,他默默的说:“温芯瑶,我爱你,比以前更爱了。”

  这一刻的,我的心麻酥酥的,彷佛眼下的初秋消散了,迎来了一个更加璀璨的夏天。

  我顶了顶他的额头,说:“那送我回家吧!你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我也要忙父亲公司的事,我们都好好休息,然后迎接战斗!”

  阮修辰点点头,拉着我离开了江边。

  回程的路上,我和阮修辰有说有笑的讲了好多好多的故事,有他在公司经历的搞笑的事情,有他以前出丑的事情,更有他在美国留学时,和秦辛经历的一些尴尬事。

  好似经过这一晚的努力之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度,越来越高了,他也终于肯敞开心胸的,说一些他从前根本就不敢提及的事情。

  我眼前的这个阮修辰,放下了架子,放下了防备,他展示给我的,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男孩,一个,同样需要被爱和理解的男孩。

  这样真的很好,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回家以后,阮修辰被林芝雅的电话给叫走了,我估摸着,应该是姚北在家里给林芝雅吹了耳边风,所以林芝雅才会在这个时间给阮修辰打电话。

  我知道,我现在所面临的矛盾,不仅仅是我和姚北的,还有我和林芝雅的。

  因为之前的发生过的种种误会,如果我再不好好想办法洗清一下,林芝雅是肯定不会对我有好态度的。

  毕竟顾致凡偷窃进度单的事,实在是太过分了!

  顾致凡的这一举动,彻底的撼动了整个修辰集团,而顾致凡现在还一口咬定,就是我帮助他偷走了修辰的进度单,这么一个乌龙事件让林芝雅理解成了真事,那可是比窦娥还冤!

  再加上姚北的添油加醋,我就是不被林芝雅厮打,也得被她翻上几个白眼!

  白瞎我之前留给林芝雅的好印象了,以前我和伯母的关系,可是相当和谐的!

  撇开这些烦心事,回到家以后,我简单的冲了一个澡,浑身热腾腾的走进大厅以后,我的手机很碰巧的就来了一则短信。

  短信是律师何璐发来的。

  “芯瑶,你让我帮你查的事情,我这边有一点线索了。上次你给我的那个邮箱,虽然查不到拥有人是谁,但是,我查到了这个邮箱传发邮件时的ip,是来自千凌集团的。”

  看到短信的内容,我心里万分的确定,当初在顾致凡被抓进监狱时,莫名给我打来匿名威胁电话的那个人,绝对是千凌集团里的人!

  而之前顾致凡用我邮箱传输邮件时留下的那个最近联系人列表里的第一个陌生邮箱,就是那个拨打匿名电话的男人!

  那个男人和顾致凡是一伙的!当时顾致凡会去窃取修辰集团的图纸,一定是受了千凌集团那个男人的指使,他们两人沆瀣一气,就是为了拿走修辰集团的图纸和项目!

  所以,我也更加的确定,当初顾致凡之所以能从监狱里被无罪释放出来,也是受了这个匿名男人的帮助!

  否则,凭着顾致凡的脑子和实力,他是绝对不可能自救的!

  这样,我就更加确定,这个匿名男子,不但是千凌的高层,平日里也一定和修辰集团的这个项目案有关联,更加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的实力很强,也很有钱!

  整理出这些线索,我的脑子里,顿时就浮现出了两个人影,能符合这些条件的人,除了秦京华,就是赫霖。

  秦京华的人格我是非常了解的,所以,绝对不可能是他,那么这样,就只剩下赫霖一个人了。

  赫霖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他做事总是不择手段!单从他对待千佳怡和谭霄羽这两个女人的关系上,就可以看得出了。

  我拿起手机,直接给了何璐回复:“查一下赫霖,你需要什么信息,记得第一时间管我要。”

  何璐那头给我回了信息,“好的,我的第一个怀疑对象,也是他!还有,最近那个邮箱又活跃了,你可以留意一下。”

  得到这样的信息,我转身便上了楼,回到卧房以后,我打开电脑,调按出了发送邮件的界面。

  我将那个可疑邮箱输了进去,接着,连续发了三封空邮件。

  惊奇的是,半个小时以后,那个邮箱,竟然真的回复我了!

  当我听到电脑桌面的提示音之后,我急忙坐回了座位里,我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小小提示框,心里咯噔一下,紧张的不行。

  我颤颤巍巍的挪动了鼠标,点击开了屏幕右下方的那个提示框,页面打开的一刻,我看到了邮箱页面里的内容。

  上面的字迹很简单,但也直入重点。

  “温小姐大半夜的发邮件,是想重新调查我么?”

  不得不说,对方的警惕性很高,不过,他明明可以不用回复我的,他这么明目张胆的给了我回信,甚至还和我说这样的话,不是明摆着,要跟我对着干么!

  这算什么?挑衅?还是叫嚣?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我开门见山的回了一封过去,“如果你有胆,那我们就直接面谈!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你也不用通过这种方式,来跟我兜圈子。”

  按下发送以后,我紧张兮兮的坐在电脑前等了好一会儿,不过,二十多分钟过去了,我并没有等到回复。

  在我觉得对方可能不会回复我的时候,忽然,我的手机打进来了一通电话。

  我急忙抓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总觉得,这号码和刚才的邮件,应该是有什么关联。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按下了接通,手机举到耳边后,那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当然,这种熟悉,并不是说我在现实生活中听过,而是,以前在电话里听过。

  声音是经过处理的,厚重而带着回音,和我第一次接到的那个匿名威胁电话,是同一个人。

  “温小姐,你就那么想见我吗?”

  听到这慎人的声音,我不自觉的咽了咽喉咙,“你到底是谁?”

  那头的他轻笑了两声,继续道:“怎么?刚刚还在邮件里说,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现在却问我是谁?温小姐,你是不是紧张了?”

  被他揭穿的一刻,我的心咯噔咯噔的跳个不停,我的确是紧张了,紧张的呼吸都变的急促。

  我不说话,在几秒内的思考之下,我急忙在抽屉里找出了录音棒,因为苹果手机没有录音的功能,所以,在我通话的过程中,只能借助录音棒了。

  我将手机调成了外放,将录音棒对在了话筒口的位置。

  这时,那头的他说道:“温小姐,我记得我当初可是很明确的和你说过,不要来插手修辰集团项目案的事,更不要插手顾致凡的事!现在,你明目张胆的来调查我,此举,是不是有些太过欠考虑了?”

  我努力的平缓着自己的呼吸,说:“所以,你以为我只是在调查你吗?你错了,我能在这个时间段给你发邮件,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要小心了,别以为,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聪明!”

  这时,那头的他忽然开始哈哈大笑,“所以温小姐,你说了这么多,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读者须知]:下一篇:418 防不胜防-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