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达娱乐 >

为她擦药(6000)-情同陌路,拒爱总裁大人

发布时间:2018-08-29 16:0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达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纠缠(6000)-情同陌路,拒爱总裁大人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为她擦药(6000)    看着众人都因为她受伤而担心,路子陌觉得很是过意不去,认为自己扫了众人的兴,小脸上满是歉疚,

  “抱歉。”

  这厢众人还没等开口说什么安慰她呢,那厢阎皓南已然接过了话去开口,

  “有什么好抱歉的,她们请了你来,就得承受一切的后果。”

  边说着边看了带她来这里的罪魁祸首宁数一眼,那黑眸里满是不悦。

  他这一开口,众人心里顿时跟明镜儿似的,哎呦喂,这是护着了,替她说话了。

  宁数赶紧笑着顺着他的话说,

  “是啊是啊子陌,该说抱歉的是我,要不是我叫了你来,你也不会受伤。”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朋友,干嘛说这样生疏的客气话,来来来,让老阎在这儿陪着子陌,咱们大家该干嘛干嘛去。”

  卓听枫八面玲珑的出来招呼,说完又转头亲昵地喊苏世媛,

  “姑娘,你们的准备工作做的怎么样了?是否轮到我们出场了呢?”

  女人们做前期准备工作,烧烤的又脏又累的活儿,则是男人们来负责。

  苏世媛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

  “准备的差不多啦,你们可以开始了。”

  于是,众人便开始忙活了起来,男人们在外面的草坪上支起了几个烧烤架子,把厨房里女人们准备好的东西都搬了出去开始烤,女人们则是也跟着出来帮忙,故意将诺大的厨房留给了路子陌跟阎皓南。

  路子陌的手还放在水龙头下冲着,阎皓南支着一条长腿靠在她旁边的流理台上,垂眸看了一眼她通红的手背,皱眉从口袋里摸出了烟,刚要点燃,想起了身旁的她。

  转头冲她摇了摇手中的烟卷,薄唇询问,

  “介意吗?”

  路子陌摇了摇头。抽烟喝酒都是个人的生活习惯,她不会对别人的生活习惯评头论足。

  征询过她的意见之后,阎皓南点上了烟,又走过去开了油烟机往外抽味。

  路子陌觉得,其实他可以不用在这里的,她又不是伤的多严重,不需要人陪也不需要人照顾。

  看了他一眼,她斟酌着字句开口,

  “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出去帮他们......”

  他靠在那里,闻言吸了口烟,眉尖微挑,

  “撵我走?”

  “......”

  路子陌垂下眼没说话,她哪儿敢撵他走,况且,这还是他的家。

  两人之间就那样陷入沉默,她垂眼无声地看着水流冲刷过自己通红的手背,他则懒懒抽着他的烟。

  半响,他在烟雾缭绕中淡淡开口,

  “三年前为什么开口要了五十万?”

  路子陌正因为手上的疼而皱眉呢,他忽然问到这个问题,她错愕之下暂时忘了手上的疼。

  她完全没想到他会突兀的提三年前那一晚,说实话,她并不愿去回忆。

  但是他目光灼灼,锐利逼人,由不得她不回答,只好如实相告,

  “孤儿院有个孩子做手术需要钱。”

  她的话换来了他的一阵沉默,即便她垂着眼站在那儿,但依旧能感觉到他探究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凝着。

  阎皓南没想到自己听来的答案是这样的,有些错愕。

  那时他想过她要钱有很多种原因,或者是为了自己逝去的桢襙要的补偿,或者是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好一些,但他没想过,她竟是为了别人。

  觉得她有些傻,善良过头了,就是傻。

  他想起当时他还嘲讽她怎么不多要点......

  向来铁石心肠如他,在听了她的这个回答之后,也觉得自己当初有些过分。

  于是......

  “抱歉。”

  他沉声开口,语气真挚。

  那个时候他是在放逐国外多年之后初次回到温城,为了创办南臣。那天他接到消息,有人要对他不利,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二叔,这个世界上少数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人之一。

  在他的父母大哥去世他被逐出家门之后,他的二叔就成了阎氏的新任掌权人。但是,他还活着,他的二叔就永远不得安宁,即便他对阎氏的家产从未有任何的觊觎之情。

  他在美国有seven,回来有南臣。

  他不需要阎氏的家产来维持生计,更何况他已被逐出家门。

  但是有些人却不这样认为,有些人始终将他当成是家产的最大争夺者。所以,便不顾亲情,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

  他接到消息之后跟池呈对出现在他周边的任何陌生人都严加防备,她就是在那个时候闯入他的禁地的。

  那时他逼问她是不是来对他不利的,她摇头流泪否认,但是,有过被女人背叛一次的惨痛经历,她越否认他就越觉得她是伪装的,就越怒,然后就用那样的方式惩罚了她。

  路子陌有些怔。

  时隔三年,等来他一句抱歉。

  她心里却已经什么情绪都没有了,没有喜没有悲。

  也曾经恨过他,可是......

  “都过去了。”

  她这样淡淡回了他一句。

  她不会告诉他,因为那一晚她的人生发生了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有必要。

  说了,那些苦难道就不存在了吗?

  说了,他难道就会负责吗?

  不,她也不希望他负责,否则也就没有了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排斥,

  她如果真是那种女人,早在重遇后就将一切告诉了他,而不是,等着他来问。

  她的态度如此,摆明了不想再多谈那件事,阎皓南也没法再说什么。

  一支烟抽完,他将烟蒂按灭丢进垃圾桶里之后,走了过来将她的手从水龙头下拿了出来,托在掌心里细细观察了一番,

  “差不多了,可以上药了。”

  然后拿过手边的一块干毛巾来将她的手擦干,拧开药膏就打算给她上药。

  路子陌赶紧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我自己抹就好了。”

  抹药又不是多么有难度的事情,她另外一只手又没伤,自己抹就好了。

  还有,刚刚她完全没想到他会直接来抓她的手。

  她的左手因为在水流下冲了那么久而冰凉一片,他的掌心却一片温热,触到她的手的时候她心上颤了颤。

  她不知道是因为冷热温度相差太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阎皓南不理会她的拒绝,用棉棒蘸了药膏,直接抓了她的手过来,在她伤处轻轻涂抹。

  手上疼的厉害,路子陌根本就不敢往外挣,只好那样由着他。

  看不出来他上药的动作还挺温柔的,忽然就想起刚刚宁数说的话,他其实是个外表冷酷内心温柔的男人。

  长长的睫毛微抬,看向面前垂眸专注给她擦药的他,面容依旧冷峻,但因为他手上做着如此轻柔的动作,所以便也显得没那么不易接近了。

  低头专注给她抹药的阎皓南察觉到她对自己的打量,微微抬眸,对上她一双如水剪瞳,眉心皱了皱,然后询问,

  “疼?”

  她这是疼,但是又不敢说?

  不然干嘛这样看着他?他觉得他手上的力道已经很轻了。

  路子陌没想到他会突然看过来,慌乱别开眼,

  “还好。”

  她的躲闪让阎皓南以为她是在故作坚强的忍着痛,想了想,罕见地开口安慰,

  “疼就哭出来,女孩子流几滴眼泪没什么好丢人的。”

  路子陌自认忍痛能力挺强的,当初她生孩子顺产,那样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痛她都忍了下来硬是一滴眼泪都没掉,现在他这么一说她却忽然觉得眼眶发酸。

  不由得就想,如果当初生儿子的时候,他在身边,会是怎样?

  那个时候,待产室里的别的产妇都是老公,婆婆,自己的妈妈都在产房外面候着,她只有纪如谨。

  阵痛来临,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别的产妇有喊妈的,有嚎着老公的名字的,她只有自己咬紧了牙关忍着。

  想来,真是心酸。

  这么多年,不过有多艰难,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没有喊过一声苦,却在这一刻,面对着这个将自己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泪如雨下。

  吧嗒。

  一滴眼泪落在了阎皓南正在给她擦药的大手上,滚烫的温度灼的他的心一颤,抬起头来,便对上她婆娑的泪眼。

  阎皓南脸上的表情先是有些无措,随即换成了无奈,叹了口气,

  “哎,你还真哭了啊。”

  他只是那样安慰一下,她怎么真的哭了,刚烫的时候都没见她怎样,这会儿疼痛感减轻了要抹药了,怎么反倒哭了。

  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猜。

  路子陌也有些尴尬,她怎么知道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抬起那只没受伤的手抹了一把眼泪,

  “不是你说可以哭的吗?”

  哭泣带来的浓浓鼻音,显得说出来的话语软软糯糯的,明明是抗议的话语,此刻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这种软绵绵的语气,不同于以往几次她对他的疏离与排斥。阎皓南觉得自己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抽了几张纸巾过来递给她,

  “ok,你继续。”

  然后便垂眸继续给她抹药。

  哭吧,继续哭吧。

  他多少年没有跟闹情绪的女人这般相处过,所以完全束手无策,只能任由她哭。

  如果还继续哭的话,待会儿他不介意用别的方式堵住她的嘴帮她止住哭泣。

  路子陌哪里还能再哭下去,用纸巾捂着鼻子和嘴慢慢就止住了眼泪,而他也为她处理完了手上的伤口,顺便,为她把大毛衣的袖子卷了上去。

  “不能沾水,不能用衣物覆盖,按时上药。这些注意事项,不用我说自己也该清楚吧?”

  他垂眸看着她问,路子陌点了点头。

  他又问,

  “去楼上休息会儿?还是我直接送你回家?”

  路子陌摇了摇头,

  “都不用,我还是赶紧出去吧,我不想因为我而扫大家的兴。”

  她要是就这样回家了或者直接休息去了,诚意邀请她来这里的宁数心里肯定不好受,肯定也就影响了其他人的心情。

  阎皓南很显然对她的回答不满意,她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还顾忌那么多别人的情绪做什么。

  刚要开口表示反对呢,她已经率先迈步朝外走去,

  “那我先出去了。”

  他只能收回自己还没说出口的话,跟在她身后走了出去。

  外面,一楼的露台改造而成的阳光房,面积宽敞,阳光充足,装修风格悠然自得,一张青花瓷图案的方正茶几周围,随意摆放各式沙发,圆形的,长条的,藤制的,布艺的,毫不违和地围成了一圈。

  温暖而又舒适。

  阳光房外面有一条小径,连接着外面的草坪,而那里,男人们正忙忙碌碌地在烤着烧烤,丝毫不介意这种工作不太符合他们各自的身份。

  其实,再有钱又怎样,活的是一种乐趣,一种跟朋友爱人一起消遣娱乐享受周末大好时光的乐趣,跟做什么无关。

  相反的,他们还觉得这样的事情,抛却了办公室里的光鲜亮丽,接地气,有生活的气息。

  几个女人则是聚在那里边享受着男人们烤来的美食,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轻声聊着天,除了一个煞风景的卓听枫,正围着苏世媛各种腻着。

  见路子陌走了出来,宁数率先迎了过去,边低头看着她受伤的那只手边担心地询问,

  “子陌,你怎么样了?还疼吗?”

  路子陌弯起眉眼笑着,

  “已经上完药了,不碍事。”

  虽然手上现在依旧火辣辣的疼,但她还是努力扬起了笑容,让别人不要为她的伤担心,好好享受眼前的美食。

  那厢阎皓南却是蹙眉盯着她,都成那样了还不碍事?现在手上定是火辣辣的疼着吧。这个女人,怎么总是喜欢将别人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唐煜寒正好在此时端着烤好的一盘食物走了进来,阎皓南瞥了他一眼直接开口,

  “你医院不是有好的烫伤药膏吗,让人送几个来。”

  他说完之后,唐煜寒跟卓听枫对视了一眼,两人笑得那叫一个“基”情四射,几个女人也是在那儿捂着嘴偷笑。

  “没问题。”

  唐煜寒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其实唐煜寒早就打电话让人送好的烫伤药膏过来了,但是他们都刻意不说,看看阎皓南会不会自己开口为路子陌讨药。

  果真,阎大总裁开尊口了。

  阎皓南看着他们几个人的表情瞬间就明白了自己被他们算计了,有些恼,于是便将心中郁气发到了卓听枫身上,

  “你不赶紧出去帮着烤,在那儿腻什么!”

  说完绷着脸冷哼一声转身出去加入烧烤队伍了。

  路子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见卓听枫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起身在苏世媛脸上亲了一下之后随着唐煜寒一起离开了。

  宁数拉着路子陌在沙发上坐下,大家又是一番询问了她的伤,见她再三说没事之后方才作罢,夏微凉起了别的话题,几个人就那样一起闲聊着。

  没多久,就见阎皓南端着几个小盘走了进来。

  夏微凉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快朵颐,结果人家无视她饥渴的小眼神,直接将那几盘食物放到了路子陌面前,酷酷地惜字如金地一一解释,

  “猪肉,羊肉,辣的,微辣,不辣。”

  路子陌怔了怔,垂眼看着面前一样一样分门别类的食物。

  她完全没想到总裁大人会这样细心,这待遇,好的让她心慌啊。

  连忙恭恭敬敬地道谢,

  “谢谢南总,我都能吃。”

  夏微凉在一旁啧啧,

  “哇,咱们冷酷的阎大总裁摇身一变成了大暖男了。”

  阎皓南斜了她一眼,暖这个字,能跟他刮上边吗?

  还自诩作家呢,整天满嘴跑火车。

  “你要烫那么一下,你也能有这待遇。”

  阎皓南对着夏微凉说了这么一句,面不改色地撇清自己这番行为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其实,刻意的讨好,并不是真的对一个人好,那种不由自主的行为才是对一个人好的真正体现,比如不由自主的就将那些烤好的肉给分门别类送了过来。

  那厢吃着烤肉的路子陌听了他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是因为她受伤了才有这待遇。

  夏微凉却捂着心口在那儿喊,

  “哎呦喂,这该死的暧/昧。”

  明明关心,却不说出来。

  明明在乎,却偏偏装作不在乎。

  那挠心挠肺的感觉,要人命。

  夏微凉这一喊,弄得路子陌手里的烤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只好抓了一根烤肉塞进了夏微凉手里,

  “赶紧吃东西吧。”

  够了夏作家!总裁大人话都说的那么明显了,就不要再歪曲他话的意思了。都说了是因为受伤才有的这待遇,就不要再发挥你那作家丰富的想象力了。

  一群人就那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的到了下午两点多,还好后来大家不再故意将她跟阎皓南往一起凑,路子陌总算没那么不自在了。

  她以为大家终于看清了她跟阎皓南没可能,其实众人皆是觉得他们有可能,所以没必要再故意凑他们搞暧/昧了。

  这期间小秋给路子陌发短信,说已经接了诺诺来温城,她便开始有些归心似箭了。她之前已经将自己公寓的钥匙给了小秋,现在小秋已经带着诺诺在她的公寓了。

  还好,唐煜寒接了电话说医院里去了重症病人需要他回去参加会诊,一行人也便散了各自离开。

  路子陌来的时候是坐宁数的车,但这会儿宁数喝了酒,转乘苏世媛的车回去,送路子陌回家的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阎皓南身上,看似顺其自然,实则是众人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

  路子陌融入他们的时间还很短,完全不明白他们的那些小心思,阎皓南当然看得透他们的心思,若无其事的拿了车钥匙,去车库开车当免费的司机送她回家。

  路子陌说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但那人的独断又怎能允许,更何况她手上还有伤。

  车子停在了她的小公寓楼下,她解了安全带礼貌的跟那人道谢告别,

  “谢谢,那我先上去了。”

  阎皓南看了她一眼,淡淡提醒她,

  “别忘了擦药。”

  从唐煜寒那里讨来的药膏在他们离开之前已经送到了,全都给她了,路子陌装在了自己的随身包里,这会儿听他这样说便点了点头。

  打开车门下车,却见他也跟着下来了,路子陌有些不解,

  “您......还有事吗?”

  | |

  

[读者须知]:下一篇:72 烫伤(5000)-情同陌路,拒爱总裁大人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