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达娱乐 >

纠缠(6000)-情同陌路,拒爱总裁大人

发布时间:2018-08-29 16:0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达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去疯去爱去浪费(5000)-情同陌路,拒爱总裁大人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纠缠(6000)    阎皓南站在那儿,从口袋里掏出了烟来,

  “没事,抽根烟,你上去吧。”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下车来。

  路子陌站在那儿犹豫着要不要留下来陪着他,毕竟人家是来送她的,这又是她所在的小区,她走了晾他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小区抽烟解闷?

  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可是,却又心急如焚的想回去看儿子,一秒钟都等不及了的那种迫切。

  正纠结着呢,就听到不远处她所在的那栋楼的单元门“啪”的一声打开了,她本能地回头去看,却登时魂飞魄散。

  那单元门那里,赫然是小秋牵着诺诺的小手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秋是想带诺诺下来到小区的广场玩,小孩子在家里毕竟待不住,而且之前也接到路子陌的短信,说快要回来了,小秋索性带着诺诺出来等她。

  很显然,小秋也看到了站在车门这边的她,同时也看到了长身玉立站在车门另外一边的自家冷峻酷帅的总裁大人,小秋登时也傻眼了。

  妈呀,这是要露馅的节奏啊。

  路子陌心惊胆战地回头去看阎皓南,谢天谢地,他正边抽着烟边随意打量着这座古老的小区,视线暂时没有投到单元门那儿的小秋和诺诺身上。

  眼看着下一秒他的头就要转了过来,路子陌一咬牙,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去,扯住他的衣袖猛地一下子就将他的身子拽的背向了单元门那儿。

  阎皓南被她扯的莫名其妙,以为发生什么事了,浓眉微皱,

  “怎么了?”

  边询问着边试图回头去看。

  路子陌情急之下一把将他推到了后面的车门上,然后揪着他的衣襟脚尖微踮吻上了他带着烟味的唇,成功阻止了他回头去看的动作。

  这劲爆的一幕之后,那厢小秋终于缓过了神来,抱起诺诺转身冲进了单元门里面,随着单元门重新落锁关上,路子陌高高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松了下来。

  放松下来的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一张小脸顿时爆红。

  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离开,丢给他一句抱歉就转身逃也似地跑了,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刚刚她真是被吓坏了,就怕阎皓南一转头看到诺诺。

  所以一时情急之下就.....扑倒了总裁大人。

  哎,这真是......

  越不想有纠缠,反而越纠缠越深。

  阎皓南也被她给扑懵了,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她仓皇逃走却无奈晚了一步根本捉不到她,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只余下鼻间一缕清香和唇上一片柔软的触觉。

  粗粝的手指无意识地划过自己的唇,这女人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

  黑眸微眯看向那扇单元门,什么也没有,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单元门里。

  她刚刚,像是怕他......见到什么?

  难道是,她藏着男人?

  这个认知让他很不爽,他用力吸了几口手中的烟,转身上车离开。

  *

  一路边用手轻拍着滚烫的脸边为自己刚刚的行为懊恼不已着回到家里的路子陌,一进门就收到了小秋不怀好意的视线。

  她红着脸选择无视,然后直接走过去抱起了儿子放在怀里亲了亲,

  “宝贝儿,妈妈好想你。”

  小小的人儿回亲了她通红的脸颊一下,

  “我也想你,不过妈妈,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路子陌被儿子的话给问的有些尴尬,看了一眼小秋,小秋捂着嘴偷偷地笑,

  “刚刚我抱的快,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他都没看到。”

  还好她动作快,将诺诺抱在怀里之后又及时地将他的小脑袋掰了回来,所以小家伙什么也没看到,不然的话,让他看到妈妈那么彪悍的举动,太有损她光辉的母亲形象了。

  路子陌听小秋这样说,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还好儿子没看到,她刚才那举动实在是......

  抬手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

  “妈妈刚刚赶着回来见诺诺,所以走的有些急,就累成这样了。”

  路一诺小朋友皱起小小的眉头,

  “陌陌,都跟你说了不要着急回来,路上要注意安全。”

  或许是这段时间跟那人相处的多了,路子陌看着儿子这副皱眉的表情,只觉得像极了那人。

  想到刚才那人差点看到儿子她就后怕,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失去儿子了。

  她不知道他知道了儿子的存在之后会不会跟她争夺儿子争夺抚养权,有可能争,认为这是他的种他有责任用他的财力给儿子更好的生活和未来。

  也有可能不争,完全不认这个儿子。认为这只不过是她单方面做出的要生下的决定,所有的后果她自己负担。

  争与不争之间,两者各占50%的比率,可是她就连这50%的可能性都没有勇气承受,她要儿子100%的属于她,她才会安心。

  又将儿子往怀里使劲揉了揉,叹息着回应小家伙的训话,

  “知道啦知道啦。”

  然后起身抱着儿子坐进了沙发里,完全忘了自己手上还有伤。

  当了母亲的女人都这样,为了孩子可以忽略掉自己身上的一切伤痛,再疼再累也会先顾好孩子。

  儿子一趴进她怀里就开始打起了呵欠,到了这个点小家伙也累了困了,上午被小秋接了回来,午饭是小秋带着他在外面吃的,又玩了一会儿。

  这会儿又见到了她,便好像终于安了心似的,就那样伸出小手搂着她的脖子趴在她肩头沉沉睡去了。

  小家伙平日里很是懂事,有些早熟的那种懂事,因为看得到她的不易所以许多事都逞强的想当个小小的男子汉,希望能为她分忧。

  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像个两岁多的纯净简单的小孩子。

  她抱着儿子的时候,小秋看到了她通红的手背,看了眼在她肩头睡着的孩子,小秋小声询问,

  “陌陌,你的手怎么了?”

  小秋这么一说,路子陌才想起了自己手上的伤,

  “不小心烫伤的,已经处理过了,不碍事。”

  她温声说着不碍事,不想小秋为自己担心。

  儿子睡沉了,她起身将儿子在卧室的床上放下,亲了亲他的小脸这才走了出来,在客厅里跟小秋说着话。

  小秋想起刚刚楼下那劲爆的一幕,

  “哇塞,陌陌,看不出来你还这么彪悍啊,总裁大人直接都被你扑倒了。”

  路子陌丢了个抱枕给她,

  “喂,杜小秋,要不是你突然带诺诺出现在那儿,我至于这样吗?”

  吓的她半个魂儿都丢了不说,还情急之下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她都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那人。

  小秋接住抱枕顺势抱在了怀里,笑嘻嘻地问她,

  “说真的,总裁大人应该没看到吧?”

  “应该没有。”

  路子陌想着刚刚楼下那一幕,在他转过头去看之前她已经将他拽回去了,应该没看到。

  小秋不解,

  “话说,你走的时候不是坐那个宁数的车走的吗,怎么回来的时候总裁大人送的啊,你们跟总裁大人一起聚会了?”

  由于出发之前路子陌也不知道会遇上阎皓南,还以为只是跟宁数她们几个人聚会而已,所以也只告诉了小秋是跟宁数苏世媛她们一起。

  如今小秋这样一问,路子陌便将上午发生的事情跟小秋说了。

  小秋用她阅言情小说无数的脑袋分析:总裁大人可能对她有意思!

  路子陌拍了拍小秋的手,

  “土豪,你醒醒吧,别做梦了,这大白天的。”

  总裁大人对她有意思?

  这怎么可能?

  不是她妄自菲薄,是因为她觉得他们真的是不同世界的人。于她来说,他就是那高高在上的神,他能走下神坛看上她这小孤女?

  可能性为零。

  就这样,周六下午和周日,路子陌跟儿子一起在温城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周日黄昏,小秋开着载着她将诺诺送了回去,然后两人再连夜赶回来,准备第二天的上班生活。

  *

  周一,一个周忙碌的开始。

  一上午路子陌都陷在工作里忙得团团转,临近午休的时候她忽然收到了那人的短信:

  【上来一趟。】

  当时她刚刚结束了一波忙碌,正在茶水间泡茶小憩一下,看了他的短信之后握着手机皱眉咬唇。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不想面对他。

  从最初的重逢开始她就挺排斥他的,在经历了昨天的两次尴尬之后,她恨不得两人再也不见。

  也不知他找她所谓何事,他们之间应该再没什么事了吧。

  捏着手机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先问清楚了什么事之后再上去。

  【有事吗?】

  她简单地问了问,那端很快回了过来,

  【围巾不要了?】

  要!她当然要!

  是的,昨天她走的时候忘了那条害她出糗的围巾了,回来之后她发现围巾没了,但是因为在楼下她将他扑倒在车上吻了,所以她尴尬地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说。

  那围巾是她新买的,虽然不值钱,但她的经济条件并不允许她随随便便就丢弃掉一件新买的东西。

  所以,她没再回短信,而是收起了手机端着自己的茶杯起身回办公室,打算找个机会去顶楼拿回围巾。

  刚一起身,迎面就走来了一位身材窈窕妆容精致的美女,她微微笑着跟那美女打招呼,

  “姚主管。”

  来人名叫姚琳,是她们企划部的创意主管。

  企划部的最高领导是米芮,米芮手下还划了几个部门,姚琳是她们创意部的主管,路子陌则是一个小小的文案策划。

  姚琳对她爱理不理的,哼了声算是回应了她了,然后便踩着高跟鞋越过她径自去咖啡机前接咖啡了。

  路子陌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迈步离开。

  姚琳的骄傲是企划部所有人都领教过的,整个企划部,除了米芮,就没有姚琳能放在眼里的人。大家都说,有朝一日,米芮高就之后,米芮现在那个位子,就是姚琳的了。

  不怪姚琳骄傲,怪只怪她又美丽又有才华,所以便有了恃才傲物的底气。

  路子陌是趁着中午大家都去吃饭的时候去的顶楼,她之前先给池呈打过电话,得知那人今天中午没有应酬,午饭在办公室吃。

  她去的时候,池呈艾琳还有他们各自办公室的几个助理都已经吃饭去了,整个顶楼空荡荡的,她看了看总裁办公室那扇高贵华丽的红漆木门,只觉得愁云惨淡。

  硬着头皮上前敲了敲门,略带威严的声音传来,

  “进来。”

  路子陌推门进去,就见阎皓南正站在办公室的落地书架前低头翻看书籍,藏青蓝的衬衣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形,手腕上是彰显个人气质的腕表,他轮廓鲜明的侧脸跟书架相互辉映,看起来有种别样的魅力。

  每一次看着他的优雅尊贵,想着夏微凉那些人的乱点鸳鸯谱,就觉得有些好笑。

  不配。

  他们真的不配。

  见他看书看的认真,她便先没打扰,就那样静静站在那儿等着,等他发现她。

  结果等了半天那人连眼睛的余光都没分给她半点,她只好轻咳了一声,然后开口,提醒自己的存在,

  “南总,我来拿我的围巾。”

  那人闻言,这才有了反应,“啪”的一声合上了手中的书籍,转过头来看着她,眸光幽深似潭,

  “昨天的事情,你难道不需要给个解释吗?”

  “解、解释?什么解释?”

  昨天的事路子陌本就无法面对,他竟还提,竟还提的如此云淡风轻的,竟还要解释。

  那人将手中的书随意放回书架,然后迈开长腿来到她面前,站定,心情很好地一一将昨天的事情细数给她听,

  “你昨天可是扑倒了我两次,第一次的话是被围巾绊倒的,可以理解。但是第二次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你拽着我把我按在车门上的。”

  他在那儿一本正经地说着,路子陌却是囧的脸上一阵爆红,无地自容。

  她怎么知道这个男人竟然会这么不绅士,毫不顾忌她的颜面的指控她,还将细节指控的那么清楚。

  恼羞成怒之下,扬起小脸雄纠纠气昂昂地质问他,

  “你之前不是也强吻过我两次,你怎么都不给个解释?”

  一次在她家里,一次在甲板。

  细算起来,还是他不规矩在先。她一个女人被他强吻都没找他要解释,他一个大男人,竟然理直气壮的来找她要解释。

  难不成,他还想要她对他负责啊!

  他听了她的质问,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唇角微勾,笑的有些邪肆,

  “如果说,我之前强吻你,给出的解释是想睡你,那么你昨天强吻我,是不是也想睡我?”

  “……”

  路子陌大脑一时有些当机,无意识地重复着他的话,

  “睡、睡你?!”

  “流氓!”

  下一秒,回过味儿来的她,脸上爆红的同时,这样圆鼓鼓地瞪着他气愤地骂了他一句,转身就往外跑。

  跑了两步想起自己的围巾还没拿,又转身回来拿了放在一旁一张法式矮桌上的围巾,这是刚刚她一进来就看到的,然后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阎皓南看着她红着脸进进出出的,无法控制的笑出了声来。

  这种情况下,倒是记得她的围巾。

  流氓?

  回想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确实流氓了些。

  其实对于昨天下午那个吻,他要个解释,只不过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那样矜持的人做出了扑倒了他这样不矜持的事情来。

  没想到说着说着竟然跑题了,对着她那张红的像朵娇艳的花朵似的面庞,他竟然说出了想睡她这样孟浪不矜持的话来。

  按照他的身份,他的理智,他的性格,实在是不该说出这样的话来。

  太有**份了。

  难怪人家逃了,这次恐怕真的吓坏了。

  倒是忘了问一问,她手上的烫伤怎么样了。

  *

  路子陌冲进电梯里脑袋都是嗡嗡的,被气的发蒙的那种。

  太过分了啊。

  睡她?

  她实在没想到这两个粗鄙的字,竟然会从那人嘴里说出来,实在是与他平日里的高冷形象大相径庭。

  可是又一想,那人三年前对她那样的事情都能做出来,更何况是如今这样言语上轻薄她一番。

  只是她不明白,三年前若他是因为将她误认为是前来攻击他的人而用那样的方式惩罚了她,那么现在呢?

  现在他高高在上,她低入尘埃,她对他没有任何企图没有任何恶意,他却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在言语和行动上轻薄她?

  是不是真的觉得她的性格包子好欺负?

  亏她还因为上次在游艇听他醉酒痛苦说自己是个罪人而对他心生同情,现在看来他完全不值得同情!

  就这样一路心里愤愤着脸上通红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将全部的心思都投入到了工作中,不再受那人流氓话语的影响。

  *

  在院长打电话说已经将薄玄参捐的那笔善款收下且亲自致电薄玄参道谢之后的没几天,路子陌接到薄玄参的电话,说要跟她见一面。

  路子陌想,薄玄参又等了几天才联系她,估计是想等纪如谨跟他联系,毕竟他捐了那么一大笔钱,纪如谨作为孤儿院那方唯一与他有直接关系的人,道谢什么的话总该有吧。

  但是没等到,所以找到她这里来了。

  路子陌其实不太想赴约,但是又想着看看薄玄参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所以就答应下来了。

  地点是路子陌定的,因为她觉得自己跟薄玄参定的那种高档地方格格不入,又想着若是薄玄参不愿去她说的那种小地方的话,那么这次会面就正好取消好了,反正她也不是特别想跟他见面。

  倒是没想到,薄玄参竟然答应下来了。

  地点在路子陌所在的小区附近的一个小餐馆,虽然不大,但是干净,菜色也很不错,这也是为什么路子陌选择这里的原因。

  薄玄参那人的气场华贵中带着些邪气,一踏进这小小的餐馆就引来了其他饭客的探究,但是幸好路子陌早就知道他们这种人的瞩目性,提前要了个小包间。

  路子陌先到的,晚上下班之后就直接过来了,薄玄参进来之后在她对面坐下,冷眸看了她一眼直接开门见山,

  “路一诺是阎皓南的孩子吧。”

  听起来是问句,实际上完全是肯定的语气。

  路子陌当时正在给他倒水,听闻他的话,惊的手一抖,差点丢了手中的茶壶,就那样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 |

  

[读者须知]:下一篇:为她擦药(6000)-情同陌路,拒爱总裁大人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