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76.最后一次抱抱他-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4:4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41.找到他小菜一碟-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这个钥匙——据先生说,是卓一航少爷从程薇薇手上拿到的。

  钥匙插入钥匙孔,咯哒一声,锁开了。

  梁川深吸口气扭开门把手,推门而入,卧室里面一片黑暗,梁川没有打开灯,戴上准备好的红外线眼镜,可以帮助他看清室内的情景。

  走到程非凡的床头柜,找到了那瓶和手中保养品的外观一模一样的瓶子,梁川用手上的假保养品替换了程非凡床头柜的真保养品。

  做完这些,梁川一秒也不逗留,飞快地关山了门离开这个地方。

  任务完成。

  回到宴会厅,梁川走到焦急等待在原地的黄连身边,压低声音,“少奶奶,成功了,我已经按照先生的吩咐,将程非凡日常吃的保养品替换成了先生给的那一瓶。”

  “好。”黄连这才释然地松了口气,看了一眼程非凡那边的方向。

  伊倩说了一句不知道是什么的话,程非凡本来笑容满面脸上的眉头紧蹙了一下。

  黄连踩着高跟鞋,朝着那个方向走去,站在卓斯年身侧。

  “你来了。”

  黄连点点头,跪了卓斯年一个肯定的眼神,暗示卓斯年梁川成功了。

  然后,黄连挽住了卓斯年的手臂,笑问:“你们刚才聊了什么?”

  伊倩道:“少奶奶,正好您来了。我刚才在和程先生说,中药项目的实验报告已经写好了,但是需要去帝都参加这一季的发布会,所以,必须要离开奈何岛,去一趟北京开会。”

  黄连心中微微诧异,面上并不显山露水,神色平静,转头看向程非凡,平静地问:“程先生?”

  程非凡面上未动,捏着手里的红酒杯摇晃了一下,“我会安排人陪伊倩女士去北京一起参加发布会。”

  伊倩是个急性子,也只有在研究中药的时候能够沉心静气,听程非凡这么一说,急冲冲地道:“程先生,我也说过了,我去不了,我有焦虑综合症,一遇到人多的地方就紧张说不出话来了,治疗了很久都治不好,要不然我就不会只是一个药物科研人员了,如果我可以做这些东西,我都可以代替少奶奶出席发布会,帮少奶奶分担很多了。”

  伊倩看向黄连,“少奶奶,正好您来了,我跟程先生说,请他允许您过去参加发布会,或者是先生去,你们能够对答如流,发布会绝对精彩!”

  程非凡皱了皱眉。

  话虽然这么说,毕竟自己的团队对于伊倩所说的这个事情不熟悉,但是如果以他的名义发布的中药,让卓斯年去又不太合适。

  看程非凡一下子沉默为难起来,卓斯年略一沉吟道:“程先生,不如您看这样如何,我亲自带队去参加中药项目发布会,这个发布会的流程我熟悉。”

  程非凡不置可否,抿了口红酒淡淡地开口笑说:“卓先生,您走了奈何岛上的医药团队我可管理不了,您还是留在这里吧。”

  卓斯年道:“有遇东在,他也是管理者,相信遇东会将和鸣的团队管理的十分好,这一点您不用放心,多我一个不多,少了我一个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程非凡摆摆手道:“谷先生毕竟只是一个经理,在和鸣团队的眼中,还是卓先生毕竟有威望,管理起来也比较得心应手。”

  卓斯年冷冷地锁了一下眉心,程非凡明显就是和他杠上了,强硬留着他找借口不给他离开奈何岛。

  顿了三秒,卓斯年又重新开口,这次不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程先生,这次回去我只带小连还有伊倩回去,其余的人都留在奈何岛上,您在不放心什么呢?”

  一个穿着白色蓬蓬裙,精致漂亮像个瓷娃娃一样的女生,端着酒杯朝这里走过来,听到卓斯年的话,她踩着高跟鞋一个脚步冲了过来,挽住程非凡的手臂,另外一只手兴冲冲地举起来:

  “干爹!我也想出去散散心,奈何岛风景虽然秀美,可是呆久了好无聊啊,我已经好久没有买包包买鞋子了,我想回去shopping了!”

  “……”程非凡没回答。

  卓斯年沉静地对上程非凡的眼睛。

  两个男人就这样平静的对视着。

  程薇薇识趣没有再和干爹说话,瞥见卓斯年身侧站着的卓一航,今晚,他穿了一套米白色的西装,衣线笔挺如新,墨色的碎发梳到额前,面容英秀,简直和韩剧里的男主欧巴一模一样啊!

  帅炸了!

  程薇薇眼冒桃心,咧开嘴巴喜悦冲卓一航笑了一下,“一航哥哥,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呢,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听说国内开了一家迪士尼乐园,我们顺便一起去那里玩玩!”

  面对热情洋溢的程薇薇,卓一航面上的表情淡淡,不冷不热。

  他刚想开口说什么,但是无意中看到,黄连不知道什么时候,视线转过来,牢牢地锁定他的眼睛,黑白分明的大眼睁大了看着他,眼睛里面似乎又什么话想要说。

  卓一航微微一顿,心神领会。

  黄连是让他讨程非凡开心。

  虽然不知道程薇薇是不是有意而为之帮他们一把,不过程薇薇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可以趁着这个几乎讨好程非凡。

  卓一航瞟眼程非凡,淡笑地对程薇薇说:“我觉得奈何岛挺好玩的,还没有玩够,再呆一段时间吧。”

  程薇薇“噢”了一声,大失所望地点点头,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吧……”

  卓一航抬起手拍拍程薇薇的肩膀,“别灰心丧气,等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就带你出去玩。”

  听到卓一航的回答,程非凡却是怔愣一下,和程薇薇的失望不同,他内心浮现了一层欣慰。

  一航,他的好儿子,真的长大了,不想着离开奈何岛了,还想在这个岛上再呆一阵子。

  诚然,卓斯年说的话不错,他只是带着黄连还有伊倩出去,他们三个人即便走了,卓一航还有黄教授,包括谷遇东李悦然这些都留在奈何岛,他们不可能抛弃这些人弃之不顾,自己逃走吧?

  如果不答应,卓斯年心情不好,多多少少会影响到整个团队的协调性,到时候中药项目的进展耽搁了,就得不偿失了。

  反正有这些朋友家人在奈何岛上,卓斯年和黄连也不能逃到月球私奔,而且,看到出来,这对夫妻俩都是同道中人,都是重情重义的人。

  如此一想,程非凡心底有了些底数,加之卓一航给了他惊喜,心情一下变得极好,程非凡也就松了口,笑道:“也好,那卓先生就带着卓夫人,还要伊倩女士,一起去参加这个中药发布会吧。”

  举杯,笑道,“来,我祝你们,旗开得胜!”

  没想到程非凡这么快就同意了,黄连的心中涌出来一个欣喜,豁然抬眸看着卓斯年,惊疑不定。

  原来斯年,早就在计划这个事情了?

  难怪上次斯年说很快他们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原来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黄连欣喜不已,挽住了卓斯年的手臂,真是恨不能现在就扑进卓斯年的怀里,举杯,笑道:“谢谢程先生,大家一起敬程先生一杯。”

  大家都举起高脚杯,杯壁碰撞,叮咚声后,各自将杯中醇厚的干红,一饮而尽。

  宴会过半,助理忽然踩着焦急的步伐,朝着程非凡走过来,“老爷。”

  程非凡正在和几个中药专家说话,看到助理走过来,没有理会,等他们谈话结束后,才转向助理,“什么事这么着急?”

  助理的气有些喘,刚才从外面出来的样子,调整了一下呼吸道:“老爷,是禁区那边的事情。”

  “禁区?”程非凡皱眉思忖了三秒,笑着冲专家道:“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失陪了。”

  几位专家识趣地退散开。

  助理又是上前一步,用只有她和程非凡听得见的声音道:“老爷,刚才禁区那边传过来消息,万佳怡疯了,属下就过去看了一眼,从监控上看到,万佳怡不断求饶,发了疯一样,因为她每天都被谭乔森绑在床上被x虐待,非常凄惨!”

  刚才从监控看到的那个画面,助理胃里的隔夜饭差点没有吐出来,实在是太恶心了,真是想不到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存在。

  谭乔森简直就像是被什么控制了身体一样,一直疯了一样要万佳怡,万佳怡哭着喊着求饶,助理在监控室内都能听得见那个房间里面传出来的凄厉哭喊声。

  助理脊背发凉、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更是掉了一地。

  没想到,老爷听了以后,却是面上未动,神情仍然风轻云淡,好像只是听到一句天气预报一样。

  “一切都是因果,随他们去,等稳定一段时间以后,送他们离开奈何岛,送回美国去。”

  “是,老爷。”既然程非凡都置之不理,她也不必要皇帝不急太监急了,助理退了下去。

  宴会过半,兴头正盛,跳完舞后,大家都差不多累了。

  菜已经准备好了,两张大圆桌,摆满了椅子,大家纷纷落座,举杯共同庆祝中药项目的成功研制。

  黄连早已按耐不住,喝了庆功酒后,便拿起筷子,转动玻璃,将一道麻辣菜转到自己的面前,吃了一口,兴奋低呼,“太爽了!”忙不迭夹了一大筷子放到自己的碗里头。

  卓斯年倒了一杯牛奶放在黄连手边,“慢点吃,别呛着了。”

  黄连吃完一道菜后,他就抽过纸巾擦拭干净她嘴角的油渍,细致贴心,像是奶爸一样。

  注意到伊倩和郑东暧昧的视线,黄连俏脸一红,抓过卓斯年手里的纸巾,“好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卓斯年任由她自己擦,直起筷子,动作优雅地夹了一筷子辣菜进她的碗里,又夹了一筷子肉菜,说,“吃饭要注意营养均衡,不吃肉皮肤会变黄。”

  黄连心中一暖,又有点不好意思,低头扒着饭,“嗯。”

  吃着吃着,瞥见了左手边的谷遇东,一瞬不眨地看着她右手边的方向。

  她右手边坐着的是伊倩还有李悦然。

  黄连顺着谷遇东的视线,不动声色的看过去,果然看到了李悦然。

  李悦然今晚比平常时更漂亮,穿着一件黑色的碎钻抹胸吊带裙,勾勒着她性感火辣的身材曲线,低调不失奢华,微微一动闪烁着钻石的光泽,长发如瀑,卷成大波浪,一缕微乱的秀发垂落在耳边,巴掌大的小脸化了粉嫩的桃花妆。

  所谓魔鬼身材,天使面孔,不过如此。

  席间不少男子的视线都落在李悦然的身上,李悦然却好似没有看到一样,一直抱着酒瓶,不断地反复倒酒,灌酒。

  转眼就喝了大半瓶,一瓶浓度很高的好酒就要被李悦然消灭掉了。

  黄连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一下子喝这么多,等下会吐的吧?悦然的身体没事吧?

  再看向谷遇东,发现他清俊儒雅的脸上写满了担忧,竟然比自己还要担心李悦然的身体的模样。

  黄连幽幽地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她这个旁观者没有资格对他们的爱卿指指点点,悦然和谷遇东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两个自己去吧。

  她给了李悦然建议,毕竟人生是他们的人生,她也不好指手画脚。

  黄连忽然扯了扯卓斯年的袖子,卓斯年垂眸,淡笑着询问:“怎么了?”

  “斯年,把手放下来一下。”

  “嗯。”虽然不知道黄连为什么这么说,不过卓斯年还是讲手放到了大腿上搁着。

  只感受到,黄连的小手探过来,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

  “斯年,我们一辈子,永远永远都不要分开,好不好?”

  卓斯年微愣,失笑,笑起来仿佛春林初盛,春水初融,有一种叫人惊心动魄的俊美之感,而那双向来冰冷的眸子蓄满了滚烫的爱意:“好,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还要在一起!”

  “好,这辈子,下辈子……永远在一起。”

  黄连欣慰,紧紧地握着卓斯年的手,从头到尾,一直没有松开过。

  谷遇东紧紧蹙着眉头,眼底溢满了浓浓的担忧,看着李悦然这个样子,他的心脏好像被放进绞肉机里一样,生疼生疼。

  想开口让李悦然不要喝这么多了,可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李悦然喝得双颊鲜红欲滴,喝得眼神朦胧。

  醉了,就能忘掉这该死的温柔了。

  李悦然一杯接着一杯喝,一瓶酒,不到一个钟头就见底了,这个酒的浓度很高,一瓶下去,醉意很快就冲上了脑袋,李悦然撑着身子,坐起来,伸出手,想要再拿一瓶酒,一起身,酒精全都冲到了头顶。

  好晕!

  李悦然身体一个不稳,踉跄了一下,扶着椅子才险些站稳而来脚跟。

  这么一晃动,胃里排山倒海地翻滚起来,难受极了!

  呕——

  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李悦然面色一变捂住嘴巴,脸色逐渐变得不太好看。

  遭了!要吐了!

  李悦然转身就朝着厕所的位置跑了过去。

  李悦然起身身体踉跄了一下的时候,谷遇东就已经眼尖地注意到了,他霍的起身,担忧地看着李悦然,随后看见李悦然冲了出去,他也紧跟上去,完全顾不得伊倩他们震惊的目光了。

  谷遇东的眼睛里,只能看到李悦然。

  李悦然趴在盥洗池上,吐了个天昏地暗,打开水龙头,不管妆容花不花了,洗了个脸漱漱口,打开晚宴包拿出几颗薄荷糖扔进嘴里。

  扶着墙,李悦然踩着镶钻细高跟,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厕所。

  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三米外的谷遇东,他手插着浅色休闲西裤的口袋,身材修长,隽秀无双,走廊上的灯光落在他宽阔的肩上,美得像是画中走出来的,墨发白衣,俊润绝世的公子。

  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深邃、迷人、清润、温和,深深注视着她,好似要将她吸进去一般。

  呵呵呵……

  李悦然殷红的朱唇一勾,美艳逼人,自嘲地笑了几声,她转身就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谷遇东站在她身后,李悦然转身错过了他脸上浮现的痛苦神色。

  途中,有男子上前搭讪,“美女,去哪?要不要我送你去?”

  李悦然不悦地拧了下细眉,本想一把推开他,但是想到身后的谷遇东,就又勾住了那个男人的手臂,笑容满面道:“好啊,我要离开这里,你送我离开吧。”

  男人受宠若惊,扶着醉醺醺的李悦然往外走,眼睛一直在李悦然的身上乱瞄,期待着今晚可以和眼前这个性感的尤物发生什么关系。

  谷遇东心情一紧,脸色变得阴沉,迈开了脚步紧追上去。

  三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东区的大门。

  大家都在大厅聚会欢乐,大门外面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李悦然被男人扶着走下楼梯,脚步一个趔趄,整个人就朝地下倒下去,身侧的男人大喊了声:“小心。”

  然后伸出手扶李悦然,想要趁机吃李悦然的豆腐。

  谷遇东眸光一沉,情不自禁地大跨步地冲山去,“悦然!”抓住李悦然的手,霸气地将李悦然扯进了自己的怀里,一手一个用力拍掉男人放在李悦然纤腰上的肥猪手,“拿开你的脏手!”

  男人也是认得谷遇东的,心知他是老爷的客人,不敢造次,来滚带爬地逃走了。

  “悦然。”谷遇东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抱住李悦然扶稳她摇摇晃晃的身子,一低头,女子身上的一股异香袭上来,谷遇东一阵恍惚,放在李悦然身上的手像是被火烧了一样,滚烫滚烫。

  李悦然醉得站不稳脚跟,迷迷糊糊之间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里,男人的胸膛好结实好友安全感,手放在男人的胸前,动了动,还能摸到男人精瘦隆起的腹肌,身材不错嘛……

  让我看看,这个男人长啥样。

  李悦然懵懵懂懂地抬起下巴,便看到眼前出现一张放大的俊脸。

  她不矮,穿着高跟鞋足有一米七多,眼前这个男子至少一米八五以上,即便她这么高,也还是矮了眼前的男人一截。

  “你是谁……”李悦然眼神朦胧,努力撑开眼皮,想要认清这个男人。

  “是我。”谷遇东强压住身体的不适感,扶住这个晃晃悠悠,手不安份在他身上乱摸的小女人,声语低沉而温和,“我是遇东,谷遇东。”

  “谷遇东?!”听到这个名字,就像是被刺了一下一样,李悦然霍的惊醒,像是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冰天雪地里被破了一个透心凉。

  霎时间,所有的醉意全都没了。

  李悦然耳朵嗡嗡作响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两秒后,意识到他的手还放在自己的腰上,扶着她的手臂,李悦然顿时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逆流涌上了头顶,一股无名怒火窜了起来。

  “放开我!”

  “悦然!你喝醉了。”谷遇东一贯冷静温和的声音里透出一丝焦灼。

  “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我不要你管我!”李悦然的耳边又响起了黄连的声音,更加坚定了一下心神,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力了推开谷遇东。

  谷遇东啪李悦然摔倒,将她扶下了楼梯扶稳当了才松开了手。

  一被放开,李悦然抬脚,几乎是用跑的往前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可是她不想再面对这张折磨了她这么久的脸,不想在面对这谷遇东的含情脉脉。

  明明当初拒绝了她,威慑呢又要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难道谷遇东觉得戏弄她很好玩是吗!

  李悦然,别傻了!你和和这个男人是不会有结果的!不要再去想他了!

  小连说得对,长痛不如短痛,与其痛苦煎熬下去,彼此都备受折磨,不如痛定思痛,彻彻底底忘掉谷遇东!

  李悦然往前大跨步地跑。

  去哪里?

  不知道。

  她只知道,逃得谷遇东远远的!

  “悦然!”谷遇东毫不犹豫地便举步追了上去,一来是担心李悦然的安全,二来是他有很多话,想要对李悦然说,可是她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跑到沙滩,沙地太软了,李悦然踩了一脚,高跟鞋便崴到了,紧接着整个人都摔倒了地上,还好是沙滩,没有被磕破皮。

  李悦然感觉脑袋里一团浆糊,撑着手臂还没有爬起来,手臂上一暖,原来是被一双手扶住了,她喝了太多,跑了一程,根本使不上一点劲,就连推开谷遇东的力气都没有了。

  谷遇东将李悦然扶了起来,一手扶稳李悦然,拍掉她身上脏兮兮的沙子,“悦然,你还好吗?摔到了哪里?有没有事?”

  “我不要你管!放开我!”李悦然缓过劲来,咬牙用浑身的力气,搡了一把谷遇东。

  李悦然站得摇摇晃晃,本来就重心不稳,这么一下挣扎起来,整个人摇摇欲坠。

  谷遇东知道,如果他真的松开了手,李悦然一定会被摔倒。她细皮嫩肉的,万一摔受伤了怎么办?他负不起这个责任。

  谷遇东皱了皱眉,没有松手,“悦然,不要胡闹了,你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危险,不安全。”

  李悦然鼻头一酸,霎时间所有的委屈一拥而上心头,她呜的哭出了声,“要你管我?我安全不安全,危险不危险,和你有几毛钱关系?你又不是我老公,凭什么管我!凭什么……”

  谷遇东自认自己处理事情非常冷静,可是,面对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根本束手无策,用力了怕弄疼她,轻了怕她摔倒。

  李悦然挣扎得很厉害,眼见着就要推开他往后掉在坚硬的石憔上。

  谷遇东脑子里只要一个念头,不能让李悦然摔倒!于是他一把抓住了李悦然的手腕,将往后倒的李悦然抓了回来,往自己的怀里带,李悦然一下子掉进了男人结实温暖的怀中。

  谷遇东紧紧将李悦然裹入怀中,“悦然……”

  李悦然刚想要挣扎,谷遇东的声音在头顶响了起来,字字句句浸满了哀伤,“悦然,你听我说,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听着谷遇东不断重复的道歉,李悦然像是一只断了线的木偶,顿时间没了力气挣扎,伏在谷遇东的肩膀上,眼泪想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的往下流,“够了!不要再对我说对不起了!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们两个人谁都不欠谁的,不要再给我说对不起了,你不欠我什么,也没有做错什么……”

  “不。”谷遇东的语气里充满了愧疚和自责,“我做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一切错在于我,是我不该喜欢上你,不该被你吸引,我不该隐瞒自己已婚的事实!更不该到了这种地步,还是没有办法忘记你的音容笑貌。”

  谷遇东话说的时候,李悦然一直在哭,听到谷遇东这么说,眼泪掉的更为凶了,委屈地挥舞着手打在他身上,“住口!你这个混蛋!混蛋!”

  谷遇东抓住了李悦然的手,倒不是因为李悦然打疼了他,而是担心李悦然打伤了自己。

  “悦然,别弄疼了自己,好吗。”

  为什么,为什么谷遇东你的声音这么温柔!你这样害得我都恨不起来你了知道不知道?

  李悦然呜呜地直掉眼泪,谷遇东眼睛里满是心疼,他抬起手,指腹摩挲过李悦然的肌肤,擦干净李悦然脸上的泪水,“傻瓜,哭什么。”

  李悦然报复一般抓过谷遇东的手,狠狠地在他手上咬了一口。

  谷遇东轻轻皱眉,闷哼了一声,“悦然……别咬得太重,别咬坏了自己的手。”

  明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他的温柔像是毒一样,沾了一次便上了因,从此以后都无法自拔了,明知道是错,却还是甘愿一错再错!

  最后一次,就让她最后一次,好好地抱抱他。

  李悦然撒了嘴,颤着抖,啜泣着,像是一团棉花糖一样,融化在了谷遇东的怀抱里。

  为了免得李悦然从怀里面掉下去,谷遇东收紧了手臂,紧紧地抱着怀中像是受了伤的小兔子一样的李悦然。

  四周是那么安静,夜又深又黑,岑寂得能听见海水拍打着岸边礁石的哗哗声。

  多希望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他永远这么抱着她,不用去面对尘世间的喧嚣还有道德法律,这一刻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谷遇东把李悦然静静搂住,靠在岸边的岩石上,没有人能看得见他们,怀中的李悦然又热又软,像是一团熟透了的糯米滋一样,淡淡的馨香飘来鼻息,谷遇东心念一动,便情不自禁低头,黑暗中对上李悦然盈满了泪水的眸子。

  两人的目光就这么在黑暗中对视了一会,谷遇东脑子里跳出来一个冲动。

  下一秒,他便吻了下去,含住殷红湿润的唇瓣。

  李悦然大脑一片空白,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谷遇东压了下来,两人的唇瓣才碰到一起,李悦然就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谷遇东那天推开她的画面,李悦然条件反射的一个用力推开了谷遇东。

  她拒绝了他的吻。

  谷遇东有点懵逼的看着李悦然,因为他没有想到李悦然会拒绝他。

  哭够了,理智一点点找了回来,听着浪花翻滚的声音,李悦然翻滚的情绪却是一点点的平静了下来。

  她平静地道:“遇东。”

  “嗯。”

  “我是爱你的,你比我更清楚,我爱你,但是,我不可以犯错,我更加不能让你陪着我一起犯错,你要是犯错了,就不是我心里那个冷静理智,在关键时刻想到了家庭和老婆子,推开我,拒绝我的那位谷先生了。”

  李悦然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脏一直在绞着痛。

  她比任何人都想要和谷遇东在一起,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

  他们已经错得太多了,不该喜欢上对方,就应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保持距离,这样就不会酿成今天的局面,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如果不及时刹住车,到头来只会酿成无法挽回的大错,趁着现在还能改正错误,及时刹住车,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