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40.遭遇劫持见贵人-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4:4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39.见字如人获线索-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谷遇东也对着黄连点点头,“李菲说的不错,我有办法,现在虽然不知道卓斯年具体的位置,但是李菲知道具体的区域,也见过卓斯年所居住的周遭的环境,是美国的乡村,我们只要找那个区域美国的乡村,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 ”

  李菲补充道,“回来的时候和去的时候路程都不一样,回来的时候比去的时候少了半个小时,如果不排除谭乔森绕远路的嫌疑,就在谭乔森庄园大概两个半小时路程的乡村。我看过谭乔森的车,刚好就比美国的公路限低一点,如果这样时间度换算下来,就能得到路程了。”

  谷遇东颔漫声道:“对,美国本来就不是特别大。以谭乔森庄园为圆点,将度乘于时间得到路程,然后按照公里数,逐一将乡村范围划出来,大约几个小时路程的乡村,每一个去寻找。”

  “郑东,现在立刻去搜寻出来地图,将人烟稀少的乡村划出来,李菲说那个地方几乎没有什么住户,可能地图上面也找不到,尽量找那种越偏僻的村庄越好。”

  “是!”

  郑东立刻去办这件事。

  “到时候如果真的找到了先生。”伊倩深吸口气,难掩激动之情,“我们先智取,如果智取不行,就直接硬抢,反正一定要一击毙命,绝对不能打草惊蛇,到嘴的鸭子又给万佳怡飞了。”

  谷遇东笑问,“你说谁是鸭子呢?”

  “我说万佳怡!”

  “我们找的是斯年,你说万佳怡是鸭子干什么。”

  “呃……这个,我用错比喻了!”

  伊倩扶了扶眼镜,吐了下舌头。

  众人笑成一团。

  就连黄连也破涕为笑,李菲递过来纸巾。

  黄连擦擦眼泪,小心翼翼地收好那张纸条,“斯年要是知道我们一直在寻找他,会很欣慰吧。等找到了新的线索,我要跟着去美国,我想亲眼见到斯年。”

  “我也是,我也要去看先生!这一次绝对不会放走万佳怡这个可恶的女人了!”

  “黄连,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你们啊……”谷遇东失笑,抬手看了眼腕表,“好了,天色不早了,都已经十一点半了,这些事情明天再说吧,明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小连,郑东那边一旦有消息,我会立刻告诉你。”

  “嗯,麻烦遇东了。”

  谷遇东拿起沙上的外套,递给黄连,“虽然回暖了,可是天气还是有点冷,别忘了出去要穿外套,今晚李菲和伊倩会陪着你,我还要去正阳集团一趟,梁川会送你们回去城西别苑。”

  “好。”黄连接过外套,穿在身上。

  伊倩抿嘴一笑,“谷经理偏心,我们也要谷经理给拿外套。”

  “就是呀,谷经理就只对小连一个人好。”李菲跟着伊倩的步调调笑。

  “谁说只有小连一个人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呢!”

  “噢?谷经理金屋藏娇?”

  “金屋藏娇不藏我不知道,谷经理都不许我们说,谷经理就只对这两个女人好,我们两个在谷经理的眼里都不是女人。”

  抬手是拭了拭鼻尖,谷遇东勾了一下唇,啼笑皆非,“你们身上都穿着外套了,多一件便热了。”

  面如冠玉的精绝容颜,一笑起来仿佛春风化雨,温柔儒雅得让人心跳加。

  “谷经理,所谓春捂秋冻!”

  “你以为谷经理不晓得,只是谷经理不想给我们捂罢了?”

  听着伊倩和李菲一言我一句的调侃对话,黄连被她们两人逗乐了,掐了李菲的脸颊一把,“你们两个啊,别打趣遇东了,他可是有家室的人。”

  “也是啊,哈哈哈。”

  “我们去吃点夜宵吧?”

  “好啊好啊,去哪里吃好呢?”

  “菲菲这次去美国有功,菲菲,你说吃什么?”

  “就吃黄连你最喜欢的火锅吧!麻辣锅!开两瓶啤酒,爽飞天!”

  “哈哈哈,好主意!”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古人诚不欺我。

  谷遇东的脚步一滞,立于原地,手插着口袋,凝望着她们走入电梯,黄连挥手冲这里说拜拜的背影。

  谷遇东也微笑起来,站在窗口旁边,抬手摆了摆。

  电梯门关上,他脸上凝固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半晌,谷遇东点了一根烟,背靠着墙,就在黑暗中吞云吐雾。

  外面霓虹灯光照入窗子,忽明忽暗,谷遇东的神情也在黑暗中晦暗莫测。

  ……

  火锅店。

  人声鼎沸,香气四溢。

  有了卓斯年的下落,很快就能找到她的哑巴大叔了,黄连心情很好,破例吃了一次火锅,麻辣的酥麻感在舌尖绽放,刺激地挑拨着味蕾,春天潮热的不适感,在这一刻,浑身的血液都舒畅。

  黄连夹起一片雪花肥牛,正要往嘴里送,忽然手机震动。

  只好先将肥美的雪花肥牛搁置一旁,黄连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喂?一航,怎么了?”

  “我听说有二叔的消息了,小连,这是真的吗?”

  黄连愣了一下,“是的。”捂住话筒,压低声音问:“菲菲,你告诉一航斯年的消息了?”

  “没有啊,刚才在车上我还问你要不要告诉卓一航来着,你抱着那张纸理都不理我!”

  那应该是谷遇东告诉卓一航的了,不过一航这么晚还在公司,看来很拼命,现在知道拼命了,真不错。

  黄连欣慰一笑,“你还在公司?”

  “对,不过你别担心我,我最近睡眠都很充沛,倒是你,要好好休息才行啊,我听遇东叔叔说你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起早贪黑的,忙得四脚朝天。”

  “我又不是乌龟,哪里就会四脚朝天了。”

  只听到听筒那边传过来卓一航打哈欠的声音。

  “累坏了吧,郑东那边已经去查关于你二叔的下落了,一有消息遇东就会告诉你,放心吧。”

  “不,我还是不太放心,我想过去看看你,最近这一周太忙了都没有空去看你,好不容易我们今天都有空,不然不知道你明天又要飞哪里去参加中药布会了。”

  “行,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就离开火锅店了,半个小时后在城西别苑见吧。”

  “嗯。”

  黄连刚要挂电话,那边忽然传过来卓一航的“等等”,刚夹起的肥牛又只得放下。

  “怎么了?”

  “小连,无论生了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二叔会回来的,即便他失忆了,我们也会找到让二叔恢复记忆的办法。”

  “好。”黄连莞尔一笑,“我相信你们。”

  在卓一航温柔的“嗯”声中,黄连心情感慨地挂了电话。

  这段时间,不仅仅是她成长了,就连卓一航也成熟稳重了不少,说话的语气慢慢都是有条不紊。

  听遇东说,最近卓一航的业绩十分漂亮,而且也没有分心和她联系,不像是以前一样飘忽不定,毛毛躁躁的了。

  如果说斯年的离开是一把双刃剑,那么好的那一面,就是让卓一航和黄连都变得成熟起来了。

  等到斯年回来,看到这样稳重的卓一航,一定会非常欣慰吧。

  黄连捂着手机一个人在那里傻笑。

  李菲偷走黄连盘子里的雪花肥牛,啊呜塞进了嘴巴里,“你不吃我吃啦,这么久都冷了不好吃了,简直就是浪费!”

  “呜!菲菲这是最后一片雪花肥牛了,你还我肥牛!”

  “我吐出来给你吃好不好。”

  “我不要你吃过我的,我要没吃过的。”

  “谁叫你呆,谁吃到就是谁的!”

  伊倩无奈地看着就要因为一片雪花肥牛打起来的这对好闺蜜,叫了服务员,“再来一盘牛肉。”

  黄连哼的一声不和李菲计较,牛肉上来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牛肉捋到自己筷子下面,“这盘肥牛是我的!”

  “谁吃到就是谁的!”

  黄连噗的一笑,“幼稚!”

  “你才幼稚!”

  伊倩按住她们两个,“你们两个都幼稚,乖乖坐下来,好好吃,不够了再点!”

  愉快吃完火锅,三人回到城西别苑,刚好凌晨一点。

  明月如钩,万籁俱寂。

  李菲和伊倩一个房间,黄连在房间洗了个澡,换下身上一股子火锅味的衣服。

  听到传过来门铃声,穿着一身干净舒爽的居家服,黄连快步走过客厅,“来了。”

  门被打开,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俊朗的男人,卓一航两手插着西裤口袋立于门外,路灯勾勒出他欣长挺拔的身形,手臂搭着一件灰蓝色的西装外套,领带松散,衬衫微皱,俊逸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疲惫,下巴上有点胡须青茬。

  不过胜在年轻,这样疲倦感觉更为他增添了一分成熟慵懒的气质。

  不愧是他们家哑巴大叔的侄子,基因好,怎么样看起来都帅。

  过个几年绝对不输她二叔。

  斯年回来后可要有压力咯!

  黄连咯咯笑,眉梢爬上一丝欣喜,冲他扬唇挑眉,“一航,你来了。”

  “嗯,还好你没有睡,否则我就要无功而返了。”

  卓一航凝目细看,呼吸微微一窒。

  似是刚沐浴出来,沐浴乳淡淡的香味飘散出来,她深褐色的秀全都盘在脑后,额角有几缕丝松散落在鬓角,露出一段优美修长的脖颈,白皙的肌肤在浅黄色的落地灯灯光下,更显得细腻若瓷,光滑得让人心驰神往。

  “傻愣着干啥,进来坐着说话。”黄连拽着卓一航进来。

  李菲也走出了客厅,“哎,卓一航来啦,我不当电灯泡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走了。”

  李菲捂住眼睛喃喃自语,转身离开。

  黄连噗的一笑,“你别理会她,就一小疯子。”

  “嗯。”卓一航的眸子蕴满笑意。

  两人在沙上落座。

  黄连不禁细细打量卓一航。

  真的是成熟了不少啊,听声音都能听得出来,看到本人更加惊叹岁月弄人了。

  这才多久没有见,一航就变成一个大男人了,言行举止都变得很稳重。

  斯年啊斯年,快回来看看你侄子吧,你的小丫头都要不认得你侄子了。

  黄连眼睛涩,揉了揉鼻子,“一航,你最近还好吧。”

  “嗯,我非常好,你呢。”

  “我也很好。”黄连笑,托腮道:“我们两个这才多久没见,寒暄都变得这么客气啦,我们不是朋友吗。”

  “是朋友。”卓一航其实是担心黄连的情绪,不过看黄连现在已经好多了,也就微微放心了。

  二叔的事情都是从谷遇东的口中听说的。

  最近谷遇东对他没有提起二叔的事情,只告诉他好好做自己分内的事情,卓一航也就全神贯注去完成自己的事情。

  谁知道今天晚上,谷遇东过来,卓一航就随口一问,谷遇东也没有隐瞒或者是说谎,直接将事情告诉了他。

  卓一航大喜过望,不过不像是以前一样喜形于色了,脸上只是微微有了点笑容,又恢复了波澜不惊,“二叔有消息了就好。”

  继续投入自己的工作,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才给黄连打了电话。

  半个小时前就开到了城西别苑的附近,在车上休息了一会,闹钟响了,这才开车停在水杉苑前。

  很担心黄连的情绪状况,所以卓一航一直都是被动,不过现在看黄连挺好的,他也就安心了。

  最近这段时间黄连雷厉风行的手段,卓一航也听说了。

  听说在新药布会上,黄连的表现非常好,对那些有意想刁难和鸣的人,黄连的反击也可谓是精彩,卓一航大晚上加班,看到这个消息,都不禁拍手称绝。

  要是二叔知道他天真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横扫千军的女魔头,不知道会是什么有趣的表情?

  是会笑呢?还是会激动得落哭呢?抑或者会是哭笑不得呢?

  真想看看二叔会是什么表情呢。

  卓一航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忍俊不禁。

  “你笑什么?”黄连狐疑地盯着忽然笑出声的卓一航。

  “没什么,就是听说你最近的事情。”

  “啊,那个啊……”黄连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不想怼任何人,那个记者太犀利,欺负我是女人不是,揪着和鸣的丑闻不放,一点眼色也没有,我可不是包子,死里怼他,也算是杀鸡儆猴,看以后还没有人敢这么污蔑和鸣。”

  和鸣药业是她心爱男人的热爱,和毕生心血。

  她绝不容许有人污蔑他心爱男人的心血,任何人都不行!

  凡是想要污蔑的人,她遇到一个干翻一个,不过自从那次当着媒体的面,怼死那个记者后,再也没有人敢提起关于和鸣丑闻的事情。

  果然还是要用雷霆手段,才能在商界立足啊。

  黄连说话的时候,水剪双瞳闪过一抹锋芒毕露的冷然,好似宝剑出鞘,刀光剑影,寒刃刺骨。

  仅一瞬,又消失了,几乎微不可查。

  卓一航却敏锐捕捉到了,只觉得浑身凛然,惊心动魄。

  没想到,没想到,黄连的变化之大,光是听谷遇东说,他还是无法想象,现在亲眼见到了,总算是相信了,也服气。

  这样下去,恐怕到了以后,就算是一百个万佳怡都斗不过一个雷霆万丈的黄连吧。

  黄连拿起手机看看锁屏,“已经很晚了,你开车回去又要三点多了,不如今晚就在这里睡吧,郑助理去查斯年的消息了,你可以睡他的房间,衣橱里面有仆人准备好的新被子和新枕头。”

  “也行。”

  黄连的提议不错,现在开车回去公寓时间肯定是浪费很多时间,不如用来睡觉,明天才能更精神的干活。

  黄连拿了一条干净的浴巾递给卓一航,“去洗个澡,这是斯年的剃须刀,刮刮胡子,明天精精神神去和鸣上班。斯年的事情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眼前,手上的事情,明白吗。”

  这一瞬间,卓一航竟然感觉,明明年龄比他小的黄连,却像个大姐姐一样。

  他就像个小弟弟一样,从善如流接过黄连手中的浴巾,“嗯,好。”

  “去吧。”

  黄连目送卓一航走进客厅,然后朝着厨房走去,打开冰箱,拿出来一盒牛奶。

  斯年不在,她也要代替斯年照顾好一航。

  正在热牛奶,黄连听到有人在敲门,便关了火,匆匆走过去,“这么晚了,是谁回来了,郑东吗?”

  一着急,忘了从猫眼看一眼外面的人是谁。

  李菲和伊倩在房间里面笑闹,卓一航在客房洗澡。

  客厅只有黄连一个人。

  黄连毫无防备之心地打开了门,“东哥你怎么又——”

  赫然看到几个人高马大、戴着墨镜的黑衣人矗立在门外,一个女人站在黑衣人的中间,面容比着无边夜色还要清冷几分,“黄连小姐,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是谁?”黄连立刻警觉地问。

  “我们是谁,您不用知道。”女人扬起手臂,手中的粉尘冲黄连的脸上一撒。

  黄连还没有来得及捂住鼻子,呼吸间便闻到了粉尘的味道。

  糟糕!

  他们是冲着她来的!

  绑架?要绑票她索取钱财?

  还是这些人都是万佳怡的人?

  还没来得及想太多,刹那间,黄连只觉得天旋地转,视线变得模糊,身体像是被抽空了力气,喉咙出最后一声微弱的,“救——”

  黄连要掉在地上的前一刻,被女人扶住了。

  “她交给我,你们去请小少爷,记得一定要温柔,千万不要对小少爷动粗,否则先生拿你们是问!”

  “是!”几个黑衣人低声应着。

  昏迷的黄连被女人拖上了两辆加长劳斯莱斯其中的一辆。

  载着黄连的劳斯莱斯徐徐开走。

  卓一航沐浴的时候好像听到外面有一阵动静,他警惕地关了水,听了几秒钟,最后放心不下,干脆穿上浴袍走出浴室。

  “小连?”

  走出客厅,然而只看到厨房热着牛奶,却看不到黄连的人影。

  门大喇喇地敞开,风灌进来,吹得门咯吱咯吱作响,好似绝望的呜鸣,听得卓一航毛骨悚然。

  “小连?”卓一航立刻大步地朝着门外走去,走出去,只看到无边的夜色,还有路灯下空无一人的路。

  忽然,卓一航迅捷地注意到,门口不远处停泊着的一辆劳斯莱斯。

  这不是他的车子,这是谁的车?

  空气中飘散过来一把白色的粉末。

  卓一航猛地倒吸气,瞬间将白色粉末全都呼吸进了肺腑里。

  卓一航这才注意到,旁边竟然出现了个黑衣男人!

  “你们……”

  “少爷,得罪了!”

  卓一航倒在了其中一个男人的臂弯下,彻底昏厥了过去。

  两个黑衣人将卓一航小心谨慎地送上那辆劳斯莱斯,门关上,劳斯莱斯消失在路的尽头。

  夜风徐徐,万籁俱寂,像是什么都没有生过的样子。

  李菲和伊倩闹够了,都困倦了,正准备关灯睡觉,两人这才意识到这别墅里安静得有点让人头皮麻。

  “你仔细听,怎么传过来门吱呀吱呀动声音啊?我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有听错,因为我也听到了!”

  “那……”

  “是从客厅那里传过来的?”

  “是不是小连忘记关门了,我记得刚才卓一航过来了,是不是送卓一航离开忘记关门了?”

  伊倩腾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应该不会,少奶奶不会如此大意,刚才我听到少奶奶说让少爷留宿在这里,怎么会送走少爷?不对劲,我们去看看。”

  “好!”

  李菲也掀开了被子,跟在伊倩的身后打开房门。

  走出客厅,只看到空无一人,只有厨房里的牛奶还微微冒着热气。

  伊倩骤然拧紧了眉心,心头滑过一抹不祥之兆,“刚才少奶奶应该是给一航煮牛奶,但是现在少奶奶在哪?李菲,你快点去少奶奶的房间看看!”

  “好!”

  李菲啪嗒啪嗒走上楼。

  安静的城西别苑,二楼响起李菲的尖叫声:“啊——伊倩,黄连不见了!黄连不在房间!”

  “你别着急,他们会不会是出去了。”伊倩也从卓一航的房间出来,扶了扶眼镜道:“一航小少爷也不在房间,可是浴室里面还有雾气,应该是刚洗完澡。”

  “他们两个人会不会是出去了?”

  “应该不会,出去应该会关门才对,况且……”

  伊倩眼尖地扫见地板上面的水渍,“你们,这些脚印从客房一直延伸到客厅,煮牛奶不用两分钟,现在几乎快煮干了,时间应该是在七八分钟左右,卓一航应该是刚洗完澡出来,看到少奶奶消失,看到门敞开,刚从浴室出来,鞋子都没有穿,赤着脚走出去!”

  李菲循着脚印快步往前走,脸色一白,“脚印在门外大约半米左右的位置,忽然消失了!而且卓一航的车子还停在外面,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卓一航赤着脚,忽然脚步消失,黄连不是那种一声招呼也不打就出去的人……”

  伊倩面色一变,脑子里面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李菲已经飞快地将那个不好的猜测说了出来,“他们被人带走了吗?”

  伊倩脸色青,“看来真的有这个可能,但愿是我们想多了。”

  李菲快要哭了,“现在怎么办?”

  “打电话给谷遇东!”

  接到伊倩的电话,谷遇东连外套都来不及取,飞快地飙车,十分钟不到就赶到了水杉苑,车子在水杉苑门口风驰电掣地逼停,都没有停稳,谷遇东便冲下了车,嘭得摔上车门。

  跑的太急,几乎是百米冲刺的度过来,谷遇东的额头都还布满了汗水,说话的时候喘着粗气,“怎么样?小连和一航真的消失了?”

  李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儿,“黄连……黄连……”

  伊倩打断李菲,冷静不迫地道:“哪里都找不到,手机也放在房间里面,屋子这么大点,我们都找过了,他们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准备就消失了,少奶奶钥匙都还没有拿,应该不是外出。”

  “等等。”

  似是想到了什么,谷遇东冲下去车库,赫然看到车子里面的梁川昏睡不醒,“梁川!梁川!”

  被人下药了!

  谷遇东气恼地踹了一脚车子,走出车库,看看阶梯上,似乎有一些白色粉末。

  蹲下身体,谷遇东的指腹摩挲过白色粉末,递给伊倩看,“伊倩,你看看,这是什么?”

  伊倩凑上前闻了闻,只觉得大脑一片眩晕。

  她瞪大了眼睛,“这,这是迷药!”

  谷遇东咬牙,凝望着路的尽头,“小连和一航被人劫持带走了!”

  谷遇东气恼得快要爆炸了。

  答应过斯年要照顾好小连,一个疏忽大意,却让黄连被人劫持!

  如果是绑票想要钱的还好说,就怕是万佳怡的人!

  不过比起万佳怡更可怕的是,不知道对手是谁!

  “谷经理,我们现在怎么办?”

  “立刻通知郑东,务必派出大量人手去寻找,无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找到小连和一航的行踪。伊倩,你立刻封锁消息,如果有人问起来,对外开放说董事长太过忙碌,感冒烧,重病缠身,体力不支,暂时推掉最近几天的行程!”

  谷遇东捏紧了拳头,“如果是绑票,歹徒想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如果是万佳怡是谭乔森赶出来的,让郑东派人守在谭乔森的庄园,一只苍蝇也不能放过!”

  “是!”

  伊倩看了李菲一眼,跳上谷遇东的车,立刻去做谷遇东交待的事情,同时拿出手机给郑东电话。

  李菲的哭泣伴随着树叶被风吹得飒飒的响声。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清晨,太阳从海岸线升起时,海面笼罩着一层磅礴而淡薄的金色光辉。

  海面上,有一艘巨型轮船踏浪朝着海岸线驶去,离岸已有数千米。

  清晨的大雾散开,天空滑翔而过几只海鸥,轮船的逐渐崭露出轮廓,原来这是一艘大型游轮。

  轮船的某一个头等舱房间。

  阳光照入玻璃窗子,床上躺着一个清纯秀美、娇小玲珑的女人,女人扇子般浓密的睫毛低垂着,香甜地熟睡着,皮肤被阳光照得晶莹剔透,仿佛吹弹可破。

  黄连是被刺眼的海上阳光照醒的。

  睁开眼睛,抬手挡住那抹落在眼睛上的刺眼阳光,看到的不是家里的腻子粉刷的天花板,而是轮船的铁皮。

  黄连瞪大了杏眼,一个激灵,瞬间困意全无,“这是哪里?”

  昨晚生了什么?

  昨晚一个奇怪的女人出现在他们的家门口,然后她就被女人迷晕了,再度醒来,现自己竟然是在这个鬼地方?

  这里是哪里?

  黄连扫视一圈,赫然看到了窗外面的汪洋大海。

  她猛地从床上连滚带爬地爬到窗子旁边,将脸贴在了玻璃窗子上,恨不能将眼珠子也贴上去。

  这里这里竟然是一艘轮船?自己现在正在一艘船上!

  不是幻觉,没有做梦!

  她这是被人绑票了?

  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手脚没有被绳子捆住,身上还换上了一条精致的连衣裙,摸摸自己的胸,竟然连bra都帮她穿好了!

  还是聚拢的!

  再扭头看看自己四周的环境,宽敞,华丽,摆设都气派十足,显然这就是游轮的头等舱客房!

  不仅没有绑住她,帮她换上看起来很贵的连衣裙,还给她这么华丽的房间?

  哪个绑匪这么大方?

  不过这里是游轮,就算她想逃走,也逃不走!

  黄连掐了一把自己的脸。

  咝,好疼!

  不是做梦!

  揉揉眼睛,黄连再睁开眼睛,不是做梦!

  这是真的!她被人绑架到游轮上了?

  昏迷之前听到女人在耳边说什么小少爷,小少爷是一航吗?

  一航呢?

  卓一航呢?

  黄连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踉跄走到门的位置,还有五步的距离,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黄连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来人,“你是谁?!”

  女人穿着一件风衣,带着大大的茶色墨镜,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几乎遮住了半张脸,神秘兮兮的,露出来的嘴巴也一点弧度也没有,一开口,声音冷冰冰的:“我来给你送早餐。”

  女人的手上端着一个餐盘,上面放的都是黄连爱吃的东西。

  黄连有些诧异,“你是昨晚的那个女人!”

  女人不吭声,也算是默认了黄连的话。

  “卓一航呢?一航在哪里?你把我带来想做什么?”

  “我们没有恶意,你先吃饭,吃了我告诉你。”

  女人将餐盘放在了餐桌上,还给黄连拉开了餐桌的椅子。

  黄连囫囵吃了一颗鸡蛋,含糊不清地道:“你快说!”

  “少爷没有事,我们不会对少爷做什么,你尽管放心。”

  黄连松了口气,听上去女人的口气对卓一航很尊重,称呼卓一航为少爷,看来他们应该不会对卓一航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了,卓一航应该安全没事。

  “那就好。”似是想到了什么,黄连警惕地盯着女人,“你们又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们?”

  女人面无表情地道:“黄连小姐您吃饱后跟我去见我们老大,到时候你就懂了。”

  还有条件呢!

  黄连努了努嘴,好像真的不是一般的绑架,不过不管怎么样,就算是逃跑,也得吃饱不是么。

  又塞了一个饺子,黄连努力让自己不紧张,“唔,好!你们的饺子味道不错嘛!”

  吃饱喝足后,女人果真遵守承诺,带着黄连走出客房的门,完全没有让人押住黄连,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给黄连跑了。

  她当然不担心了。

  黄连看了看四周,都是白花花的海水,根本看不到6地,显然离6地很远了,就算逃了,跳进海里,她也游不回去。

  万一这海水里头有鲨鱼什么的就有趣了。

  女人吃定了她肯定不会逃,所以放心大胆。

  黄连暗暗咬牙,真是阴险高明的绑匪,都会将她绑到海上了!

  很快,他们走到了一个房间,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门框雕花镀金,地板上铺着红地毯,门外守着好几个负手而立的黑衣人。

  瞬间气氛都变得凝重了很多。

  黄连呼吸微微一窒,只见那个女人毕恭毕敬地叩了叩房门,恭敬地冲里头喊:“先生,黄连小姐带到了。”

  门后面传出来一个低沉成熟,富有磁性的男声:“哦?让她进来吧。”

  这绑匪头头的声音真好听啊,看上去这些手下的人都训练有素,也很有钱的样子,这个游轮也没有其他客人,应该是私人游轮,这么有钱居然有私人游轮,应该不是冲着钱而来的吧?

  黄连的眉心微微拢起,满是担忧。

  为了钱还好,只要不撕票,多少钱她都给,但是就怕他们是为了什么别的东西。

  “黄连小姐,请吧。”

  “哦。”

  黄连往前走了一步,忐忑不安地推开房间门,有点紧张,手心都捏满了汗水。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房间映入黄连的眼前。

  只见一张印第安古老花纹的地毯上摆放着一张低调内涵奢华的黑色真皮的美式沙。

  沙上坐着一个成熟英俊的男人。

  男人穿着笔挺的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线条不留缝隙的合身且笔挺,一看就是纯手工制作,一身肯定价格不菲,看得出这个男人的身份尊贵非凡。

  他的两条长腿交叠,手搁在沙扶手,手指间捻着一根粗粗的雪茄,翘着二郎腿也流露出尊贵非凡的气质,眼神温和,但是并不慈祥,不怒自威,却不盛气凌人。

  像是一把被绸缎包裹着的宝剑,丝滑的绸缎下,露出一截锋利的刀刃,寒芒逼人,却又如绸缎般丝滑柔软。

  男人不年轻,但是也不显老,五十岁左右的样子,气场惊人。

  像是一位古代尊贵的帝王,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霸气凛然。

  

[读者须知]:下一篇:241.找到他小菜一碟-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