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39.见字如人获线索-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4:4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86.我答应你的要求-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屏住呼吸,李菲扭开了房间的门把手,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掐准了时间,大约十分钟,她能从这里走出去,平常只用两三分钟,但是为了不被谭乔森发现自己逃跑,又是摸黑走,所以要更加小心缓满。

  现在是十一点五十分,等走到后门,刚好就是十二点整。

  郑东他们的人会准时等在后门接她。

  只要带着这个字条回国,黄连知道卓斯年的消息,一定会很开心吧!

  想到黄连,李菲觉得有了动力,连紧张感都没有了,只有急迫,恨不能一睁开眼睛就能来到黄连的面前。

  李菲悄悄拉开了后门,溜了出去。

  殊不知身后,被一个晚上出来上厕所的仆人瞧见了。

  仆人看到李菲鬼鬼祟祟,心想着赶紧去和主人通报。

  “先生!大事不好了,您的客人,李菲小姐……她,她逃跑了!”

  谭乔森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吞云吐雾,烟雾缭绕间,他微微狭眸,“让她走,你管人家这么多做什么?”

  “可是,可是先生……那个李菲鬼鬼祟祟,会不会偷了我们庄园的什么贵重物品。”

  “她不会。”

  李菲这次来的目的清晰明朗。

  卓斯年的下落,可比他庄园里面任何一样东西都要珍贵。

  “我的财产我都不担心,你替我担心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滚回去睡你的觉。”

  谭乔森坐在飘窗上,手指捻着一根烟,黑暗的房间里只看得见烟蒂零星的火光。

  窗帘拉开一条缝,他从那条缝看着李菲左顾右盼,看到这个房间的窗台,李菲知道这个房间是谭乔森的房间,房间黑暗窗帘拢紧,谭乔森约莫还在熟睡,她可以放心逃走了。

  眼见着李菲坐上了停在后门的一辆车,车门关上,那辆车驶离了他的视线。

  谭乔森一动未动,好似没有看到李菲逃走似的。

  反倒心情很好,又吸了一口烟,畅快地吐出一口烟雾。

  “先生,李菲小姐逃了,难道您就不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我不是让你滚回去睡觉吗,再不回去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是。”

  仆人唯唯诺诺地消失了。

  黑暗中,响起谭乔森诡异嘶哑的一声笑,“李菲,这次的事情我可要谢谢你才行。”

  若不是多亏了你过来找我,赶不走监视我谭乔森的眼线不说,也不会让你知道卓斯年的下落,更不能顺利将卓斯年的下落,带回去国内,给黄连和谷遇东他们知道卓斯年在哪里。

  如果他们不知道卓斯年的下落,还怎么过来找卓斯年,并且把卓斯年带回去呢?

  卓斯年不走,我谭乔森怎么得到万佳怡,怎么能趁着万佳怡不注意弄死卓斯年呢?

  这一切,都要多亏了你啊!

  谭乔森捻着烟碰了碰烟灰缸,将烟蒂凑近自己的嘴唇,烟蒂的星碎火光照见了谭乔森嘴角勾起的弧度,险恶,算计。

  到时候万佳怡过来质问他,他就说李菲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走了,深更半夜,当时他正在睡觉,根本没有注意李菲逃走了。

  责任全都在李菲的身上。

  不用他开口,万佳怡也会去找李菲算账。

  李菲这个心肠歹毒的贱女人,会被万佳怡亲手手刃吧?

  这是个一石二鸟,一箭双雕的好计。

  坐了一分钟,谭乔森摁灭了烟头,大拇指捻了捻食指指腹。

  想到农庄书房门外,触摸到万佳怡白皙细腻皮肤的触感,吹弹可破,像是一枚刚剥了壳的鸡蛋,只要一想到万佳怡身躯那种美好的触感,在他身下绽放,酥麻娇软的呻吟……哪怕想到万佳怡这个名字,谭乔森的身下就是一硬。

  等到李菲回国,将消息放给谷遇东和黄连,他们知道后肯定会不遗余力找到卓斯年。

  万佳怡,你也该彻底死心了吧!

  谭乔森深吸口气,走进浴室,冲冷水澡,压下身下对万佳怡躁动火热的**。

  ……

  翌日。

  中国,古城。

  飞机从空中徐缓降落,滑过飞机场,停泊在航站楼前。

  机舱门打开,空姐清一色的蓝色服装,站在机舱门口挂着标志性的微笑欢送乘客。

  头等舱的李菲快步往前走着。

  郑东已经在接机处等着李菲了,看到李菲熟悉的身影,郑东招了招手,喜上眉梢:“李菲,我在这里!”

  “郑助理!”李菲快步走上去,“太好了,黄连呢,谷遇东呢,我有事情要跟他们说!”

  郑东看到李菲脖子上的淤青,愣了一下,“李菲,我们先去买条丝巾遮住你的脖子,不然被少奶奶看到,少奶奶该怀疑了!”

  李菲一拍脑袋,激动地差点哭了出来,“你瞧我,激动得差点都忘形了,要是被小连知道我以身试险,这该怎么办才好啊,不如说是你派人打探到的。”

  “不行,少奶奶迟早会知道是您以身试险,才得到的消息,何况这是您的功劳,多亏了您我们才得到了先生的消息。我们这么多人出马都找不到,国际警察都没有您厉害。”

  郑东绝对不同意李菲的要求。

  这是李菲的功劳,看李菲身上的伤痕,肯定是被谭乔森怀疑了,才留下这样的和伤。

  谁能想到当初好少奶奶争锋相对的李菲,竟然为了少奶奶做了这么多事情,甚至连命都不顾了。

  “我们等会再谈论这个,现在你先带我去找小连!”

  “好!”

  两人在机场的服装店买了一件高领针织衫。

  为了不让黄连担心自己,李菲还是在车上换上了高领针织衫。

  如果黄连知道,她为了得到卓斯年的消息,被谭乔森打了一顿,差点死掉,一定会气得说要和她绝交,虽然只是气话,但是心里面肯定会对自己自责不已。

  “少奶奶还在和鸣大厦,今天晚上本来有一场慈善晚宴要去参加,不过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属下和少奶奶说你病好了,会过去看她,就取消了晚宴。李菲,等会到了和鸣,你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和少奶奶交代清楚了,纸包不住火。”

  黄连迟早要知道李菲亲自去打探卓斯年的消息。

  “嗯,我知道,这次我也带着一些东西回来给黄连,相信黄连看了之后一定会非常欣慰。”李菲捏紧了手里的笔记本,似是想到了什么,猛地问:“等等,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你说小连还在和鸣?没有回去城西别苑吗?在和鸣干什么?”

  郑东实话实说:“加班。”

  “加班?!”

  “最近和鸣的业务繁忙,少奶奶几乎一整天都没有喘息的机会,本来九点半加班完要去参加晚宴,十二点钟才能回到城西别苑,回去后又要处理两个小时的文件,凌晨三点才能睡觉,明天早上七点半又有新产品的座谈会……”

  光是听郑东这么说,李菲都有一种喘不上气儿的感觉了,更别说黄连了。

  “最近黄连都是这么忙吗?”

  李菲说话的声音忽然带着浓浓的鼻音,隐有哭腔。

  车厢的气氛瞬时间变得哀伤了几分。

  “不错,最近这一周少奶奶都是这么忙,只是在你的面前表现得很轻松,只有我们这些助理知道,少奶奶睡眠严重不足,忙得六脚朝天。”

  郑东的语气凝重又充满了悲伤:“当初先生这么忙,都抱怨太累了,事务太多,推掉了一下无关痛痒的小事务。可是少奶奶一个字都没有抱怨过,我们劝少奶奶多休息,少奶奶眼睛里布满红血丝对我们说,没关系的我一点都不累。”

  李菲呜地一声哭出了声音,捂着脸压抑着声音哭了出声,“呜呜呜呜……”

  郑东递过去纸巾,“快到和鸣了,收拾一下吧,不然少奶奶看到你哭会难过。”

  “嗯嗯嗯!我不要小连看到我会难过。”

  李菲用纸巾胡乱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吸了吸鼻子,眼泪我那个心底咽。

  李菲一阵心疼,黄连,你这又是何苦。

  现在我们有了卓斯年的消息,等到卓斯年回来,你就不用过得这么苦了。

  等卓斯年回来,一切都有卓斯年来办。

  卓斯年就是黄连踏实的避风港。

  和鸣药业,董事长办公室。

  在文件上落下最后一字,画上完美的句号,今晚最后一份文件总算是处理完了。

  黄连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桌子上的黑咖啡都凉了,黄连端起马克杯一饮而尽。

  咖啡冷了变得更苦涩,也更加难以下咽,可是喝下去后也更让人精神。

  “伊经理,以后都给我准备美式冰咖啡吧。”

  黄连扭头看去,伊倩竟然已经伏在沙发上睡着了,看上去做了美梦,还能听见轻轻的鼾声。

  “她又睡着了吧。”谷遇东端着一杯热腾腾的饮品走了进来,放在黄连的面前。

  “是什么?”黄连看到是一杯牛奶,刚刚煮好,还飘散着甜美的香气。

  “别总是喝黑咖啡,喝多了咖啡对胃不好,虽然你还年轻,但是胃经不起折腾,斯年可不希望回来看到一个胃疼的小丫头。喝点牛奶,暖暖胃吧。”

  “嗯!”黄连欣喜地点点头,从谏如流地捧起了杯子,抿了口香甜的牛奶,“真好喝。喝多了咖啡,以前觉得牛奶索然无味,老妈逼我喝牛奶让我长身体,不然我都不愿意主动喝,偶尔喝回牛奶,发现它竟然这么甜这么好喝。”

  谷遇东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

  两人交谈着,忽然门外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应该是他们回来了。”谷遇东起立,门被他打开。

  “他们,谁?”

  “黄连!”

  听到李菲的声音,黄连这才知道谷遇东说的他们是郑东还有李菲。

  可是菲菲不是生病了吗,谷遇东为什么说他们回来了?从哪里回来?医院吗?

  黄连好奇地道:“菲菲,你刚从医院回来,身子要紧不要紧,三天都没有见你了。”

  “不要紧,我能有什么事啊。”李菲先是看了看谷遇东和郑东。

  谷遇东颔首,反锁上了办公室的门。

  郑东走进来,立在沙发旁边。

  谷遇东在沙发上坐下,叫醒了伊倩:“伊经理,醒醒,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伊倩悠悠转醒。

  只看到郑东和李菲回来了,还看到谷遇东一脸正色,伊倩不由得一个激灵,瞬时间睡意全无,揉揉眼睛,“怎么了?”

  “我也想问,你们怎么了呢?怎么一个个好像是做了什么事情瞒着我似的。”黄连半开玩笑地试探。

  “没错,我们的确有事情瞒着你,但是怕你担心就没有告诉你,我们这是为了你好,请你理解我们,小连。”谷遇东神色严肃。

  很少看到谷遇东这么严肃的样子,黄连一下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如远山般精致的眉黛微微皱起,眉心满是担忧,“是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是这样的黄连,是关于我的事情。”

  “菲菲?你的事情?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黄连似懂非懂,诧异地看着李菲。

  好像知道了是什么事情,但是一时间又记不起来。

  最近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脑袋里已经装满了,不得不清理一下记忆内存,否则就要爆炸了。

  李菲和郑东交换了一个视线。

  纸包不住火,迟早黄连都要知道的,不如现在就说了,看谷遇东的样子,应该也知道了,就差黄连和伊倩了。

  “前几天我不是说,谭乔森很有可能发现了我们耳目的存在吗,按照谭乔森的性子,他精明得很,绝对不会轻举妄动,我们也绝对别想从谭乔森的手里面搞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是的,所以呢……?”

  似是想到了什么,黄连的小脸就是一白,瞪大了杏眼,震得一惊,“菲菲,难道你……!”

  李菲诚实地点点头,“黄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本来我不想瞒着你做这种事情,可是你也知道现在我们的局面,处于下风,我们根本不可能斗得过万佳怡的。”

  李菲的话说的没错,他们暂时是斗不过万佳怡那个一直处在暗中的女人的。

  不能守株待兔,只能主动出击,反正已经打草惊蛇了,哪怕捕风捉影,空手而归,都要放手一搏。

  李菲缓了口气,继续道:“卓斯年失忆了,被万佳怡灌了药。卓斯年现在不可能主动联系我们,我们的人找说不定要找上十年八年,我们等得了,你等得了吗?说不定等到时候卓斯年回来,都和万佳怡有孩子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谷遇东看了一眼平静的黄连,“李菲,说重点,你去美国从谭乔森那里得知了什么消息?”

  李菲没有理会谷遇东。

  坐在地毯上,黄连的脚边,李菲拿起黄连冰冷的手,让黄连的手心抚摸上她的脸颊,“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没事吗,谭乔森不敢对我做什么的。”

  “嗯。”黄连点点头:“你没事就好,但是下次答应我,我们有事好好商量,千万不要再自己一个人以身试险了,我就你一个好朋友,如果你出事了,我该怎么办。”

  现在斯年不在她的身边,如果就连菲菲都出事了,她会崩溃掉的吧。

  “好好好,下次保证我会和你商量,不过这次事情和以往不同,我比你还着急想知道卓斯年的下落,我了解谭乔森这个人,他精明的很,他可以十天半个月甚至一年不出门,消耗时间,可是我们不同,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消耗!”

  听到这里,伊倩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菲,你去美国找谭乔森了?找到先生的下落了吗?”

  郑东道:“没有找到先生的下落,李菲是不会回来的。”

  “嗯,郑东说得没有错,我找到卓斯年的下落了,也亲眼见到卓斯年本人了。”

  黄连欣喜,握住了李菲的手,“菲菲,真的?你真的见到卓斯年了?”

  “嗯,我不会骗你,我真的见到你的哑巴大叔了。”李菲徐徐开口说:“我和谭乔森安静了面,谭乔森和我交换条件,我给电话郑东撤销了那些监视谭乔森的人。”

  大概讲事情的起因经过说了一下。

  李菲进入正题:“然后谭乔森就很爽快答应了我的要求,虽然不知道谭乔森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我真的见到卓斯年本人了,王浩虽然和卓斯年长得一样,却没有卓斯年身上的那股子气场。一看到他,我就知道,是卓斯年本人!”

  “斯年怎么样了?”黄连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听着李菲说的话。

  李菲皱了皱眉:“卓斯年很好,只是……”

  黄连急切:“只是什么?”

  谷遇东接过话茬,“我猜测上次小连看到的斯年,应该是已经被万佳怡下了药的斯年。”

  李菲赞许颔首,“谷先生说的不错,只是我们不能太小看万佳怡,卓斯年先生被万佳怡下了药,抹掉了所有的记忆,至少是着十年以来的以及,只记得谭乔森和万佳怡两个人,这点我是肯定的。”

  黄连听出了李菲话中有话,脸色有些灰败,双唇毫无血色,“你的意思是,斯年他的情况比以前更加严重了?”咬牙,“万佳怡又对斯年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倒不是特别过分的事情,只是叫人无可奈何,拿万佳怡没有办法,但是不得不接受事实,也不得不赞叹万佳怡的手段一等一的厉害。

  “菲菲,万佳怡到底对斯年做了什么?”

  李菲略微一凝咽,顿了一顿,“其实就是……黄连,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嗯。”

  众人都屏息凝神,竖起耳朵听着李菲说话。

  “卓斯年先生不仅不记得我们了,不记得谷遇东先生,不记得郑东助理,更不记得和鸣和正阳,还不记得卓家了!”

  伊倩松了一口气,“先生失忆了,不记得是正常的!”

  “不。”谷遇东面色凝重,眸子闪过微不可查的悲哀,“你仔细听李菲说的话,李菲说斯年不记得和鸣和正阳集团,还不记得卓家了,也就是说……”

  “先生连自己都不记得了?!”伊倩吓坏了,脸色惨白惨白!

  李菲点头道:“谷经理说的没错,卓斯年不记得自己是卓斯年了,我不断给他重复,每次我说卓斯年,他都说我找错人了,还说自己是什么艾佳明,根本不是卓斯年,不知道我说的这些谷遇东卓斯年是什么鬼东西!”

  看到郑东和伊倩尚且似懂非懂的眼神,谷遇东总结了一下:“李菲的话,大概的意思就是斯年已经失忆了,而且非常严重,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之前可能只是忘掉了十年以来的所有的记忆。但是上次斯年回国参加重要论坛,回到美国以后,万佳怡生怕斯年想起来什么,怕我们会过去找斯年,就彻底给卓斯年洗脑。”

  “简而言之,卓斯年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彻底被洗脑,甚至连自己都忘了,不再是卓斯年了。”

  伊倩的手推开眼镜捂住脸,崩溃,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天啊,怎么会这样。”

  郑东也踉跄了一下,“先生怎么会……”

  从头至尾,最冷静的人恐怕就是黄连了。

  其实黄连也不敢相信李菲说的话,但是李菲说话的语气这么铿锵有力,具有可信度。

  虽然很难接受,可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人们总是只能看到半杯水。

  虽然斯年不记得自己是卓斯年,不记得谷遇东不记得自己热爱的和鸣药业,甚至连她,黄连,都不记得了。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已经得知了斯年的下落,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知道得知斯年的下落,找到斯年,就像定心师太提示的那个字一样。

  药。

  只要斯年回到她的身边,总有一天,她也会用药恢复斯年的记忆。

  毕竟万佳怡给卓斯年洗脑的事情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悲伤又有什么用。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迎难而上,然后迎刃而解,先找到卓斯年,然后再想办法。

  “黄连,你没事吧?”

  黄连一直不说话。

  李菲担心急了,不禁伸手过去握住了黄连的手。

  黄连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大家,都别难过了,把眼泪收一收,我的老公,我都没哭,我都没有慌张,你们急什么呀。”

  谷遇东勾了下唇,啼笑皆非,敲了一下伊倩的脑门,“就是呀,人家黄连都没有哭,那可是人家的老公,你们在这里哭什么呀,赶紧把眼泪收收,听李菲怎么说,斯年现在哪里。”

  黄连道:“菲菲,斯年现在哪里?是不是被万佳怡关起来了?”

  “这倒是没有?万佳怡的手段很高明,比关起来还厉害!”

  想到这里,李菲就咬牙切齿,将谭乔森在车上给自己蒙眼睛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蒙不蒙眼睛都没有什么区别,地形特别复杂,一直在拐弯,都给我拐吐了,就算不蒙眼睛我也记不住。”

  伊倩着急,直奔主题问:“万佳怡到底带着先生去了哪里,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

  “这就是万佳怡的高明之处,你们以为万佳怡会带着卓斯年在大都市?怎么可能,万佳怡带着卓斯年在美国的乡村隐居,可谓是世外桃源,四面环山,周遭一片大草原,一眼都望不到头,人烟稀少。农庄小屋精致简单,房子的周围还养花种菜,养牛羊家畜,生活完全自给自足。”

  黄连的眸光黯淡了一下。

  万佳怡的确是高明,竟然和斯年落户乡村,风光秀丽的地方,世界安静的只剩两个人。

  不知道他们两个有没有……

  呸呸呸,不要乱想,虽然斯年失忆了,可是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卓斯年对人冷冷淡淡的,即便失忆了,黄连也相信卓斯年绝对不会要万佳怡的!

  你要相信你的哑巴大叔。

  黄连定了定心神,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谷遇东皱了皱眉问:“就这些了吗?然后你就回来了?”

  “不知是这些,没有一点收获,我是不会轻易空手而归的!”

  李菲话里的意思就是她带了什么东西回来了?

  几人的视线焦点又聚集在了李菲的身上。

  只见李菲摘下肩上紧紧背着好像被人抢走的包包,放在茶几上,李菲拉开包包的拉链,一本书,被李菲从包里掏了出来,捧在手心里。

  “这是什么?”

  谷遇东好奇。

  “这是我送给黄连的礼物,虽然卓斯年失忆了,但是也不是一无所获的,庆幸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本书,一张纸从书里面飘了出来,就是这张纸。本来只是一张不起眼的纸,但是我拿起来看到上面的东西后,这张纸就非常有价值了,偷偷带了回来,一路争分夺秒,就是为了给黄连看一眼。”

  李菲翻开书,拿出扉页里的一张纸,递给了黄连,“黄连,你看看,想哭就哭出来吧。”

  上面究竟写了什么?

  竟然能让黄连难过?

  三人都好奇地趋向前,探着难道想勘探一二。

  “这是……”

  黄连心情沉重,接过。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自己的眼睛落在扉页上,看清楚上面的字。

  那熟悉的字迹毫无预兆的撞入眼帘。

  她的身体狠狠一颤,眼圈发红,不到一秒,一大颗泪珠滚落白皙的脸庞。

  眼泪如开了闸的水龙版倾泻而出,难以自抑。

  多少个夜晚,黄连伏在卓斯年的膝盖上,看着卓斯年执笔在雪白干净的纸张上写下黑色刚劲有力的字。

  这个字迹,她再熟悉不过!

  这是斯年的字迹!

  微皱的纸张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几十上百个“黄连”!

  全都是失忆的卓斯年亲手一笔一画写出来的!

  斯年,你还记得你的小丫头的,对不对?

  你还记得!

  虽然你忘掉了一切,被万佳怡恶毒的女人抹掉了所有的记忆,不得不忘掉一切,可是你忘掉了谁都不会忘掉了你的小丫头。

  即便你忘掉了自己,都没有忘记我的名字!

  你害怕自己忘掉黄连,就一遍遍写下这个名字,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对不对?

  颤抖着看到纸张上面的那一行卓斯年留下的小字。

  苦涩在黄连的心底头蔓延开来。

  啪嗒啪嗒,大颗大颗的泪珠子滴落在纸张上。

  眼泪很快浸湿了纸张,留下一串泪痕。

  黄连赶紧擦掉脸上泪水,视若珍宝地将纸张捧在怀中,捂在左心房的位置,感受着它的温度。

  黄连愈发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斯年,放心,你的小丫头一定会找到你的。

  这么多天以来,这么多的事情落在你的小丫头肩上,你的小丫头从未退缩过半步,从未畏惧过一切,更何况是找到你。

  即便刀山火海,下油锅,你的小丫头都不怕,一定会找到你!

  斯年,等我!

  谷遇东也看到了纸张上面写满了黄连的名字,神色复杂,不得不感慨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即便卓斯年这个家伙忘了自己,也没有忘记黄连,没有忘记他心爱的女人。

  在万佳怡对卓斯年做更过分的事情之前,他们必须加快速度找到卓斯年!

  “现在有了线索,知道斯年在美国,我们要过去营救斯年,必须在万佳怡对卓斯年下一次下手之前把斯年救回来。”

  伊倩重重点头,表示同意谷遇东的提议,“谷经理说得对,即便先生失忆了也没有关系,我们一定要找到先生,万佳怡用药让先生失忆,我们一样可以用药给先生治疗,相信我们一定能让先生恢复记忆。”

  “嗯,众人拾柴火焰高,相信在我们的寻找之下,卓斯年先生,黄连,你的哑巴大叔,总有一天会回到你的身边。”

  李菲抱住了黄连。

  黄连将脑袋轻轻搁在李菲的肩头,“菲菲,我们真的能找到他吗?”

  “能的。”李菲非常肯定地对黄连点了点头,转眸看向谷遇东,“谷总,我觉得事不宜迟,我们现在派人去找肯定会的。万佳怡那个女人太狡猾,我那天被谭乔森带去的时候她非常不高兴,我怕她会立刻把卓斯年转移了,尽快安排人去找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240.遭遇劫持见贵人-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