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大结局(上):如梦如幻的婚礼-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大结局23:不一样的程薇薇-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叮咚”

  手机响了,程薇薇拿起手机一看,屏幕里卓一航的短信:“傻站着干什么?”

  傻站着,想你呀。

  “快进去吧,好好休息,第二天可以睡懒觉。”

  “谢谢。”

  程薇薇眼眶一涩,心底一暖,将手机贴在左胸口的位置,回到酒店房间后,她洗完澡出来,给卓一航发了个短信,“我回到房间了。”

  两秒钟,“那好。”

  “对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说吧。”

  “有首歌的歌词,好像是粤语的,“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我忘记歌名了,你知道叫什么吗。”

  “喜欢你。”

  “嗯,我也是。”

  “”

  车厢黑暗而又寂静,卓一航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双唇紧紧地抿起来,最后嘴角一勾,噗的一笑,“呵呵,我居然被一个小丫头套路了!”

  程薇薇满意地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发送了一个:“晚安。”

  揭掉了脸上的面膜,程薇薇将自己放倒砸床上,蜷缩成一团,紧紧地闭着眼睛,嘴角勾起一丝甜蜜的微笑。

  嘻嘻,卓一航,你迟早是我程薇薇的囊中之物!

  第二天早上,卓一航来到公司,专属电梯门一打开,门外等候着一个秘书,卓一航接过秘书递来的文件,一边翻阅一边朝着总裁办公室的门走去,他的双腿修长所以步伐也很快,还没有走到办公室,余光一瞟,捕捉到秘书办公室内一抹熟悉身影。

  等等,这是?

  秘书看到总裁停了脚步,疑惑地问,“总裁,怎么了?”

  卓一航皱了下眉,看着办公室内喝了口黑咖啡,神采奕奕的程薇薇。

  她挽着一丝不苟的丸子头,妆容精致,职业套装熨烫得一丝不苟,脸上没有熬夜的黑眼圈,笑容满面,精神抖擞地盯着电脑屏幕,纤纤手指飞快地敲击着电脑键盘。

  如果不是昨晚和程薇薇待在一起,卓一航都难以置信这是一个熬夜的人。

  以前他真是小看这个女人了,八点上班,看她全副武装的样子,怎么说也要七点起床吧,三点睡七点起,睡了四个小时,居然还这么精神,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卓一航将文件扔回给身后的秘书,“让程薇薇秘书给我准备咖啡和资料。”

  “是。”秘书不明白总裁为什么会挑中了程薇薇,也没有那个胆子问,所以还是照做了。

  “好的!”程薇薇端着咖啡,抬头挺胸,精神饱含地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叩叩”

  “进。”

  “总裁,您的咖啡,还有资料。”程薇薇将咖啡放在了办公桌上,然后将一沓资料一本本放好。

  卓一航站在落地窗前,徐徐转身,温润的眸子落在了程薇薇的小脸上,声语柔和,“怎么不休息?”

  程薇薇耸耸肩笑道,“也没什么好休息的,读书的时候四五点睡,六七点起床,习惯熬夜了,没什么,何况我不想上班才几天就缺勤,什么困难都打不倒我,有一次我发烧还坚持上课,还不是活下来了,这点小事情还不能让我缺勤。”

  程薇薇和他认识的那些富家千金,真的很不一样,既拥有富家千金的美貌和学识,又不娇气不做作。

  “仗着自己年轻这样做对待你的身体不好。”卓一航的脸色微沉了几分,板起脸教育。

  一航,是在关心她吗?

  程薇薇眼睛一亮,“那有什么关系!”

  卓一航怔仲,听不太懂程薇薇为什么这么说,满眼疑惑。

  程薇薇嘿嘿一笑,那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以后是他的老婆,她知道,一航不会嫌弃她的,因为昨晚他说不会在乎对方的样貌啊,所以就算她真的变成了黄脸婆,一航也不会在乎的吧!

  程薇薇机灵地转动眼珠子,不知道这个小丫头的脑子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想到昨晚的“喜欢你”,心情微乱。

  卓一航失笑,“回去上班吧。”

  “嗯!”

  次日,程薇薇鼓捣好了年会方案,将文件发送给了卓一航的邮箱,看着邮箱提示“文件传输成功”,程薇薇才松了口气,将自己靠在椅背上,看看四周,有的人也将自己的广告方案发送给卓一航了。

  卓一航开完例会,回到办公室,邮箱里面多出了十几份年会方案,他并没有着急看,而是将年会方案匿名,编成了号码,然后让秘书将年会方案打印了出来,发放给大家,让大家给年会方案投票,不能投给自己。

  票选结果下午就出来了,秘书做了表格,显示编号08的获得了足足9票的选择,年会方案只有十分,可以说是全票通过。

  08,是程薇薇提交上来的年会方案。

  究竟是什么方案,竟然能获得高票当选?

  卓一航按耐不住好奇,翻开了程薇薇的年会方案。

  果不其然,整个年会方案,脉络清晰,从构思到细节,从贴合实际到创新创意,吸引力十足,十分弹眼落睛。

  如果一份完美优秀的年会方案十分,程薇薇的年会方案,绝对能拿九分,少一分是怕她骄傲。

  “秘书。”卓一航摁电话。

  秘书:“总裁?”

  “把这份年会方案,递交给行政办和总裁办,然他们着手实施这个方案,程薇薇要全权负责。”

  “是,总裁。”

  行政办和总裁办接受道这份文件,也被这份臻于完美的年会方案给惊艳了,好评如潮。

  下午的时候,程薇薇正在整理文件,忽然一个秘书笑吟吟地走到了她面前,“程薇薇,我们总裁要开会,请您过去。”

  看着秘书的笑容,程薇薇有点毛骨悚然,寻思着自己没有折腾出什么幺蛾子,卓一航总不会是开除她,如此一想,程薇薇拜年心安理得地来到了会议室。

  甫一入门,在场所有小秘书的视线齐刷刷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程薇薇心底毛毛的,他们这样看着她干什么?在圆桌旁落座,卓一航姗姗来迟,才落座便直奔主题地道:“你们的年会方案我都看过了,经过大家的一致投票,最终有一份年会方案,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那份年会方案全票当选。”

  有人迫不及待,“总裁,那份方案是谁写的?写的太完美了!令我等自惭形秽,自叹不如啊!”

  卓一航笑睨了一眼,左手边的程薇薇,“她就坐在我身边。”

  “啊!”十几个小秘书,齐齐失声惊呼,“是薇薇?”

  程薇薇拿起那份08号方案,“对啊,是我写的,怎么了?”

  “天啊!天啊!”一阵惊呼和赞叹,小秘书们纷纷惊叹道:“你写得年会方案?简直太棒了!”

  “我一辈子都写不出这么厉害的年会方案啊!”

  “啧啧啧,你们看这些细节,简直就是堪称完美!”

  有人早已被程薇薇的才学倾倒了:“薇薇姐,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

  “薇薇姐真是卧虎藏龙啊,平常时深藏不露!”

  小秘书们仿佛都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赶忙巴结拍马屁。

  果然下一秒,总裁笑笑道,“既然大家都觉得程薇薇合适,以后程薇薇就是大家的秘书长了。”

  “秘书长好!”

  程薇薇听着十几个小秘书的齐声呼喊,宠辱不惊,只是淡淡一笑,冲卓一航挑眉,用嘴型无声地说,“算你公平。”

  “那是,我一向一视同仁。”

  “你也好意思说,当初给我穿小鞋穿得可开心了。”

  卓一航歉然一笑,“当时是我意气用事,今晚请你吃饭,如何。”

  程薇薇点头如蒜,“舍命陪君子!”

  下了班,走下卓一航的车,程薇薇脚步一顿,走进饭点之前,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给程非凡发送了一条短信:“干爹,再不努力,你就要输了哦!”

  “薇薇。”见程薇薇没有跟上来,卓一航站定了脚步,转身看着身后的她。

  “哎!来了!”程薇薇关了手机,跟上卓一航的脚步。

  “怎么这么慢?”卓一航脸上有点不耐烦,干脆抄起程薇薇的手,拉着她进去。

  “我给人发短信呢。”程薇薇连忙解释。

  “男人女人?”

  “男人!”

  “哦。”卓一航冷淡地应了声,音调分明有点冷。

  嘻嘻,一航这是吃醋了,要不然表情怎么难看呢?

  程薇薇半开玩笑,“一航,你喜欢吃醋吗?”

  卓一航愣了一下,皱眉冷淡道,“我没吃醋。”

  “我没说你吃醋啊,我说糖醋排骨,我想吃糖醋排骨,你这么着急解释干什么,莫非你心底头有鬼?”

  “没有。”

  “哈哈,口嫌体直!”程薇薇瞧见卓一航脸上不易察觉的两抹暗红,心情大好。

  “”卓一航无语凝咽。

  “叮咚”

  助理捧着程非凡的手机,走进酒店房间,看到程非凡,走向客厅沙发方向,“老爷,小姐给您的短信。”

  程非凡“嗯”了声,接过手机看了一会,问道,“薇薇和一航的进展怎么样。”

  “进展顺利,刚进入正阳集团前几天总是被欺负,不过现在好多了,大小姐和一航少爷已经算得上是朋友了,能让一航少爷打开心房,大小姐很厉害呢。”

  “”程非凡没说什么,只是盯着窗外,心事重重的样子。

  “老爷,大小姐都快成功了,您不去追冷莹吗,您不是喜欢冷莹女士吗,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程非凡重重地叹了口气,“说起来容易坐起来难,薇薇能够追到一航,是因为一航是单身,唯一喜欢的女人又家人了,而阿莹”

  “冷莹女士的丈夫去世了,冷莹女士现在也是单身状态不是吗,老爷您还在犹豫什么呢,要像大小姐一样热情奔放去追求才行啊。”

  程非凡苦笑了下,“你的话,我何尝又不知道,但是阿莹性格冷淡,我去骚扰她,她会很生气,只怕以后我们朋友都没得做了,所以这么多年来,我才没有去打扰她的生活。”

  程非凡又问道,“阿莹呢?”

  “冷莹女士在商场购物。”

  “好,我们去商场。”

  “是。”助理无奈地叹息了声,跟在程非凡的身后走出了酒店。

  这段时间,老爷一直远远跟在冷莹身后,躲在暗处,保护冷莹,就是不正面出现在冷莹的面前。

  加长宾利跟在一辆银色沃尔沃屁股后面,从大马路一直跟到了购物商场,就连沃尔沃的司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向后瞟了一眼,问道,“大少奶奶,那是您认识的人吗?”

  冷莹看了眼后视镜,抿了唇不说话。认识,当然认识,除了阿凡还能有谁?“他不会伤害我,你只管往前开,不要理会他就是。”

  司机眼观鼻鼻观心,“是。”

  在商场逛了一圈,这里的衣服价格昂贵,不过卓家有的是钱,冷莹挑了几条秋裙和几条夏裙,都是比较保守的款式,扔给店员去打包,掏出卡的时候。

  店员却摆手,递上购物袋说道:“女士,已经有人给您结账了。”

  冷莹皱了皱细眉,看向店门外,虽然看不到程非凡,但是冷莹知道程非凡肯定就在这附近。

  仆人拎了购物袋,冷莹回到卓家,直到她下车,回到房间,从窗口眺望下去,才看到树荫下那辆黑色的加长宾利徐徐开走。

  次日,冷莹琢磨着去寺庙拜拜佛,让佛祖保佑在古城的一航平安顺遂。

  “施主,请。”小和尚递上了香火。

  “谢谢。”仆人给了香火钱,冷莹接过香火,拜了拜佛祖,插好香火,阖上双眸,虔诚地双掌合十,“佛祖,请您保佑一航幸幸福福,早日成家,让我早点抱上孙子吧。”

  身侧,走上来一个男人,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虔诚跪拜佛祖。

  听那声音就知道是谁,冷莹看也不看旁边一眼,抓起手提包就走。

  “夫人,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仆人见冷莹走出来,吃惊地迎上前搀扶。

  “没什么,我们回家吧。”

  “是。”

  看到站在寺庙外的一个穿着风衣的女人一直看着她,冷莹知道那个女人是谁,视若无睹,下山回到了车上。

  司机递手机过来,“少奶奶,是小少爷的电话。”

  平复了一下心情,冷莹接过来,放在耳边,“一航?”

  “妈,这边我的工作已经稳定了,您要过来古城玩玩不?”

  “好啊,妈也想去看看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让秘书给你预定机票,到时候我请假几天,带你在古城逛逛。”

  “嗯,你也是,这么大人了照顾好自己,不要老是熬夜,熬夜伤身,别仗着自己还年轻就挥霍,等到上了年纪,各种病痛就出来了,明白吗?”

  “嗯,明白了妈。”

  “还有,你也年纪不轻了,妈还瞪着抱孙子,你心情冷淡,别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很多女生追就能拖沓,女生都喜欢男生浪漫,你这么冷淡,女生和你交往都被气哭了,妈要等多久才能抱上孙子呀”

  “妈,等我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一定给您抱孙子。”

  “我看上去那个小女孩就挺好的,性情单纯,也不介意你冷淡”

  冷莹还没说完,卓一航便道:“她还是个小女孩。”

  “她和你年纪悬殊也不大呀,也就几岁而已吧。”

  絮絮叨叨的聊了一会,挂了冷莹的电话,卓一航放下手机,走到落地窗前,脑海之中浮现出程薇薇红着小脸,不着寸缕的画面。

  他喉结上下滑动了下,烦躁地赶走脑子里的奇怪想法。

  什么鬼,卓一航你在想什么?你真够龌龊的,居然在幻想扑倒程薇薇?

  卓一航烦躁地灌了几口黑咖啡,凉透的咖啡顺着胃里滑落,滚烫躁动心情,平复些许。动静很大地在办公桌后坐下,眼睛还没落在文件上,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

  程薇薇端着一杯刚煮好的咖啡进来,手上还拿着资料,来到办公桌前,将咖啡杯放在卓一航面前,端走那杯凉透的咖啡,“以后不要喝冷咖啡了,对胃不好,长年累月下去会得胃病的。”

  程薇薇手上忙着整理着资料,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

  中午的缘故,她脱掉了外面的西装外套,里面一件白色碎花丝质衬衫,很贴身,勾勒曲线,上围丰满,腰肢纤细,不盈一握,衬衫尾端扎进进包裙裙,扣子解开三颗,有些凌乱,露出白皙漂亮的锁骨,弯着腰给他整理文件,隐约能看见里面若隐若现的深邃沟壑

  额前落下来的一缕碎发,更添几分妩媚性感。

  卓一航心情一乱,不知为何,耻骨突然窜上来了一股奇异的电流,身体产生异样反应,身体紧绷,腹部燥热

  “出去!!”压抑的低吼。

  程薇薇吓得一哆嗦,不明白卓一航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看了眼他阴冷冷的脸,忙不迭地溜了出去,拍拍胸脯。

  妈呀,吓死宝宝了!

  等等,她的扣子为什么这么开了?一低头,都能看到小可爱了!

  程薇薇脸上一烫,脸瞬间涨红,红得像是猴子屁股。

  天了噜!想到刚才她弯腰整理资料

  程薇薇捂住脸,不活了,嘤,一航肯定以为她存心在诱惑他!她愿望啊!天晓得扣子什么时候松开的!

  冷莹飞机落地的时候,卓一航已经等了半个小时,冷莹溢出来,卓一航便大步地迎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冷莹

  看着母子俩走远,程非凡压低了鸭舌帽,扶了扶脸上的墨镜,跟了上去,助理拖着行李紧跟其后。

  卓一航带着冷莹在古城逛,逛旅游景点,吃各种好吃的东西,程非凡就一直躲在暗处,跟在他们母子俩身后。冷莹知道程非凡跟着她,从机场一直跟踪到了,这里,可是冷莹就是一只没有理会程非凡,完全将程非凡当做透明人。

  倒不是她无情,而是她不想蹉跎了程非凡,给程非凡机会,他会纠缠得更紧,干脆不搭理他,过自己的生活,等到过一阵子,程非凡想通了,也就不会过来纠缠着和她了。

  司机也注意到了有人跟踪大少奶奶,等到送小少爷和大少奶奶回酒店后,司机坐在车里拿出手机,给青城卓家老宅打了一个电话。

  卓家老宅,客厅里,苏淑婉在泡茶,满头银丝的卓志山,鼻梁骨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捧着一份财经时报。

  “老爷!”一个男人拿着手机走了进来,站在卓志山的身后,苏淑婉看到男人冲卓志山低声碎语了几句,卓志山面色一变摘下脸上的老花眼镜,“是真的?”

  “是的。”

  卓志山一脸严肃,“大少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也就这几天吧。”

  “给我他的电话。”

  “是。”

  苏淑婉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不过也没有过问,只看到卓志山接过手机,走到露台打了一个电话,“程先生,我是卓志山有些事情”

  几天后,苏淑婉吃了早餐,看到卓志山要出门,急忙拿了外套,跟着卓志山走出去,站在门口,给卓志山披上了外套,“老爷,您早点回来。”

  “嗯。”卓志山上了车。

  中午十二点,三伏天,艳阳高照,热浪滚滚,青城一片炎热,蝉鸣声不绝于耳,青城威斯汀酒店,雅间内,却是一片清凉。

  冷莹下了飞机便接到了老爷子的电话,直奔威斯汀酒店,下了车,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来到雅间,看到卓志山,坐在了他面前,“爸爸?”

  “阿莹啊。”卓志山放下茶杯,语气和缓地道:“斯琛去了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孤孤单单一个人,形单影只,可以找个人照顾你了,我没有意见,你若是遇到了喜欢的男人,尽管去和他在一起吧。”

  没想到卓志山一开门就是这些话,冷莹还有点懵,反应过来后,捏紧了旗袍,摇摇头,“不,爸爸。”

  “怎么?”

  “爸爸,我生是卓家的人,死是卓家的魂,就算斯琛走了,绝对不会改嫁,我永远都是斯琛的妻。”卓老爷子突然这么说,一定是听说了什么把,冷莹问道:“您知道阿凡的存在了。”

  卓志山点点头,“都知道了,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阿凡是个好人,但我性格就是这样的,您也知道我骨子里的固执,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曾经选择了斯琛,拒绝了非凡,现在即便斯琛走了,我也不会和非凡在一起,娶一个丧夫的女人,对非凡不公平。”

  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冷莹刚下飞机,累得很,又是夏天,实在是乏了,“爸爸,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回家了。”

  冷莹瞟了眼屏风的位置,起身离开了酒店雅间。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翡翠刺绣的屏风后,走出来一个俊彦无双的中年男人。

  程非凡始终紧紧地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耳朵里反复回响着冷莹说的话,只觉得胸闷意乱。

  卓志山悠悠然地抿了口茶,“程先生,我也帮不了你了。”

  几天前,得知有个男人在追求冷莹,说实话,这个儿媳妇,他很喜欢,斯琛去世这么多年来,冷莹一直守着卓家,为卓家奉献了很多。

  如果真的他们两人两情相悦,卓志山不介意做一回月老和喜鹊,为两人牵线搭桥,奈何冷莹心意已决,决定守护着斯琛留下来的一切。

  程非凡怅然若失,旋即又哈哈大笑了几声,摆摆手,爽快豁达地道:“没关系,没关系,如此看来,只能成全两个年轻人了。”

  等薇薇和一航,有情人终成眷属以后,他就能成为她的亲家,也算是一桩美事了!

  那样的话,他就能时常有机会见到冷莹了,薇薇和一航结婚,生子,两家人一起吃饭这样想想,以后他和她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即便不能够得到,能每天看到她,成为她的亲家、朋友,也是不错的!

  一个月后。

  古城,九月,盛夏。

  程薇薇走出酒店,站在门口,拿着手机联系司机过来接送她去公司上班,短信还没发送出去,忽然一辆纯黑的迈巴赫停在了她面前。

  车主人摁了下喇叭,程薇薇被声音吸引,看向了那台迈巴赫,只见黑色的车窗缓缓降落,车窗后出现一张温隽秀气的脸。

  “一卓总?”程薇薇诧异,卓一航怎么会在这里?

  “正好顺路,上车一起去公司吧。”卓一航嘴角微勾。

  顺路?

  看着卓一航的笑容,程薇薇还是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这一个月的时间,变化不可谓不大,一航对她态度好很多了,不再像是奈何岛一样冷冰冰,看到她的时候也会对她淡笑。

  不过顺路?她记得好像正阳集团不走这条路的吧?怎么一航会顺路的呢。

  “上车吧。”

  “嗯!”程薇薇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搁下手机,笑道:“正想给司机发短信呢,你就来了,真是太巧了。”

  “是很巧,听说这边开了一家很好吃的早点铺,就过来买了。”卓一航拿出几个纸袋子,递给程薇薇,“买多了,正好遇到你,不嫌弃的话帮我吃掉一份吧。”

  “真的吗?”程薇薇看着那几个纸袋子,刚好出来的时候没有吃早餐,还想着等到公司买个三明治泡黑咖啡充充饥,隔着纸袋子都能闻到早点的香味飘出来了。

  “嗯,吃吧。”卓一航直接将纸袋子搁程薇薇怀里。

  “嘿嘿,谢谢卓总。”程薇薇打开纸袋子,看到里面是水晶虾饺、肠粉等等,清一色她爱吃的粤式早茶,“哇塞,是那家很贵的茶餐厅!我一直想去吃,可是太忙了总是没机会,谢谢卓总!”

  车子徐徐往前开,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下。

  卓一航的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然后笑道:“你可以不必叫我卓总,私底下叫我一航就可以。”

  程薇薇拿起一杯芝麻糊喝,在车子里吃东西会弄得一股味道,听卓一航这么说,芝麻糊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差点没被呛死,“不不不,我觉得卓总比较顺口一点,毕竟都叫了一个多月了。”

  这段时间好奇怪呀,卓一航不仅会对她笑了,居然还让她改称呼

  卓一航摸了摸鼻子,“私底下叫我一航好点,卓总卓总,有点怪怪的。”扭头冲她微微一笑,“你说呢?”

  “咳咳咳”程薇薇剧烈咳嗽了一会,卓一航伸手过来拍拍她的背部,“慢点喝,别着急。”

  “嗯嗯嗯,卓总”

  卓一航挑了一下眉。

  “一航!”

  卓一航满意勾唇,“这才对。”

  在地下停车场停好车子,卓一航走下车,程薇薇刚想推开车门,车门便被卓一航从外面拉开了,程薇薇受宠若惊,“卓总,我自己来就好了!”

  “你还是改不掉这个坏习惯,私底下叫我一航。”卓一航敲了一记程薇薇额头。

  程薇薇嘿嘿笑着揉揉脑袋,“我这不是看到公司了吗?”

  锁了车,两人走进电梯,程薇薇紧紧捏着卓一航买给她的早餐,心底一片暖融,像是想到了什么,程薇薇和卓一航聊起了关于这几天的公务。

  她是秘书长,本来没有什么资格和总裁谈公事,不过卓一航特别信任她,很多重要的文件都会经由她的手。

  程薇薇也好奇,有一次问了卓一航,“难道不就不怕我将公司的重要文件泄露出去吗?”

  卓一航说:“你不差钱,肯定不会卖公司,也不会卖我,所以我放心交给你。”

  程薇薇心情开心又激动,差点没一蹦三尺高。

  卓一航信任她也算是一小步的成功。

  来到顶层,卓一航径自进了办公室,程薇薇来到大办公室,其他小秘书纷纷起身,齐声恭敬地喊:“薇姐,早上好!”

  “早上好。”程薇薇笑笑,将包包放在桌子上,坐下来。

  秘书殷勤地递给她卷宗夹,还有秘书泡好了黑咖啡,两杯。

  程薇薇接过卷宗夹,端着一杯黑咖啡,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然后缓步入内。

  像是平常时一样放好黑咖啡,摆好文件,最后,将纸袋子里的早餐,一件件摆放在桌上。

  “总裁,别忘了吃早餐哦。”程薇薇看了一眼站在落地窗前那一抹欣长的身影,走出办公室。

  才一关上总裁办公室的梨花木门,一群小秘书围上了她,叽叽喳喳。

  “薇姐,您和总裁一起来的吗?总裁对您太好了!”

  “薇姐,你太厉害了,这么重要的文件,总裁都交给你来保管,总裁好信任您呢!”

  “薇姐,我好崇拜您啊,您给我个签名好不好?”

  “”

  程薇薇宠辱不惊地笑笑,扫视了已她们。

  人果然是吃软怕硬,她的实力显山露水后,这些小秘书哪里还有刚来的时候对她那种颐指气使,目中无人,现在一个个,都崇拜又尊敬她,一口一个薇姐,别提有多甜。

  “你们努力努力,加把劲,也会有我这样的地位。”程薇薇拨开他们走回办公室,“都回去上班。”

  小秘书们对程薇薇,只能用“臣服”来形容,程薇薇一句话,所有小秘书瞬间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忙活了一会,程薇薇才想起吃早餐,拿出凉透了的早餐,走去茶水间,路上,凡是遇到她的人,都是尊敬地喊:“薇姐。”

  正阳集团上下,谁不知道程薇薇是总裁的得力助手,得理干将,对程薇薇都尊敬不已。

  程薇薇也没有目中无人,而是一个个微笑点头回应他们。

  走入电梯,程薇薇听到身后职员议论。

  “天啊,她就是那位薇姐,今天总算是见上一面了,秘书长能经手这么重要的文件,真是厉害,我好崇拜她啊!”

  “是呢是呢,昨晚上我朋友问我,我的偶像是谁,我说是我们公司的秘书长,我朋友错愕不已,我说了薇姐的事情,我朋友都崇拜薇姐起来了。”

  “叮”

  程薇薇捧着早餐,走出电梯,朝着茶水间方向去,面上一派镇定从容。

  这种话,她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也有不少路过他的学生,在她身后议论她,甚至某一天,有个女生来找她要签名,激动地表白:“iienne!我好崇拜你,你就是我的偶像!我的女神!”

  一开始还很诧异,受宠若惊,这种事情遇到太多了,也就习以为常,稀松平常了。

  热好早餐,吃完后回到办公室,程薇薇接到卓一航的微信,说下午有个会议,要她陪着他一起去。

  “好的。”程薇薇秒回后,认真地开始整理手上的文件,中午和员工一起吃过饭,下午就陪在卓一航身边,收拾了一下行李,两人飞外地出差。

  酒店会议室,那些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看到卓一航带着秘书,都感到不可思议,毕毕竟这个会议,是非常私密,而且很重要的,在场除了重要人员,没有一个闲杂人等。

  看出了他们的担心,卓一航淡淡道:“没事,她是我信得过的人呢,要不然我也不会带她过来了。”

  卓一航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程薇薇凝视了一会卓一航,没由来地感动,想不到卓一航竟然这么信任自己

  这次合作的还有外企,派过来的又一个英国人,一个法国人,居然还有一个是德国人,德国人会说英语,而德国人不会,临时请过来的翻译又不太好,总是要翻译好长时间。

  程薇薇看不下去了,直接帮翻译翻译了。

  于是,整个会议室的人,都看着程薇薇畅通地切换英、法、德三种语言,和三个外企的高层攀谈起来,有说有笑的。

  一个董事长震惊地看向卓一航,“卓总,您哪里请来的这位秘书,真是厉害!”

  卓一航也是很震惊,他自诩英语不错,可是面对程薇薇,还是略逊一筹,哦不,简直就是甘拜下风。

  有她在身边协助,高层之间的交流无障碍,程薇薇充当翻译,又给大家整理文件,一心两用,却有条不紊。

  会议很顺利,几天下来,几个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对程薇薇赞口不绝,送他们到机场的时候,还特意点名表扬了程薇薇:

  “卓总这位秘书可是不得了啊,看不出来年纪轻轻,竟然这么厉害!精通英语和法语德国,这几天多亏了她,我们的会议才这么顺利,要不然找翻译要耽搁上好几天。”

  “哪里,不过是学了一点皮毛而已。”程薇薇优雅地微笑,稚气未脱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散发着自信迷人的魅力。

  用外企高管的法国人的话来说就是,“整个人散发着智慧的光芒。”

  上了飞机,卓一航按耐不住地问:“你怎么没告诉我你会英语法语和德语?”

  “嘿嘿。”程薇薇狡黠地笑了声,“我还会韩语日语和俄语呢!”

  卓一航匪夷所思,“八国语言?”

  程薇薇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我没算过,好像是两位数吧,反正我去哪里旅游都没有交流障碍。”

  卓一航有种第一天认识程薇薇的感觉。

  心中的震惊,简直可以说是万千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真的无法想象,奈何岛上那个天真幼稚,爱耍小脾气和小性子,看起来不学无术,缠人又傲娇又幼稚的程薇薇,心底竟然住着一个强大的智慧女神。

  卓一航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下了飞机已经是晚上了,程薇薇开车送卓一航回家,帮他整理好了房间,熨烫好了衬衫,看了眼时间,北京时间十一点了。

  伸了个懒腰,浑身酸痛。

  程薇薇满足地笑了笑,痛并快乐着,不过如此吧!

  正要走出衣帽间,忽然一睹高大的人墙,挡在了门口,卓一航环抱双臂,挑眉站在门口,“你要回去了?”

  “嗯。”程薇薇点点头。

  卓一航清了清嗓子,“那个文件还没有整理好,明天需要用到!”

  “我可以拿回去整理,明天一定完美交给你。”

  “嗯,不过现在天色这么晚了”

  程薇薇看卓一航期期艾艾,吞吞吐吐,感觉他好像有话想要说的样子。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有。”卓一航藏住眼底的心虚,义正言辞地道:“只是这么晚了,你自己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不如在这里住一晚,顺便我陪你一起整理好文件。”

  “没关系,司机会过来接我的,何况你这里只有一张床,两个人,睡沙发不舒服。”程薇薇眨眨眼睛,好似听不懂卓一航在说什么。

  卓一航拿出一只一米八长的抱抱熊,“我们可以用这个,放在我们中间,床很大,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好吧。”程薇薇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抓过浴巾,“那我先去洗个澡,这几天累坏了。”

  “嗯,去吧。”看着程薇薇进了浴室,卓一航松了口气,心底竟然很开心。

  开心?不是吧,为什么把程薇薇留下来了,他会很开心呢!不对不对,一定是害怕她会出事,这么好用效率高的秘书,找不到第二个,而且她是他的员工,bss有义务保护员工的安全。

  抬起细长手指,松着领带,卓一航朝客厅走去。

  浴室里,门一关上,程薇薇就按耐不住,比划了一个“”的胜利的手势,拿出手机,给好朋友发微信:“宝贝儿,你的欲擒故纵,太管用了!”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别忘了请我吃饭。”

  “一定一定!”程薇薇么地亲了一口手机屏幕。

  洗完澡,披着浴袍出去,程薇薇系上袋子,吹干头发,来到卓一航身边坐下。

  一阵馥郁的馨香,不是刺鼻的那种,而是很舒服很柔和,还有点淡淡奶香,像是小婴儿身上的味道。

  卓一航心情一乱,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眼睛盯着文件,心底却全是身侧的女人。

  程薇薇却像是个没事人,整理文件。

  “我去煮牛奶。”卓一航借口站起来,十分钟后,心中的躁动才平复,他端着牛奶走回客厅,程薇薇已经趴在茶几上,睡着了,像只小奶猫一样,还不停地吧唧小嘴。

  趴着睡不舒服,将程薇薇轻轻抱起,放在床上,然后将大熊放到两人中间,卓一航洗完澡出来,将所有文件整理好,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他和衣躺在了另外一侧。

  次日。

  程薇薇苏醒的时候,感觉自己抱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霍的睁开眼睛,惊醒了,发现这里不是酒店,而是卓一航的公寓,而手里抱着的一团东西,正是卓一航放在他们中间的毛绒熊。

  卓一航侧对着她,还在熟睡,淡淡的黑眼圈,胡茬冒出来了,看来昨晚熬夜到很晚。

  起床后,洗漱完,程薇薇将头发扎成一颗丸子,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几样食材,煮东西的时候,她拿出包里的笔记本,打开,处理了一下公务,忽然一封邮件跳了出来。

  寄件人是一串英文,翻译成中文就是:美国哈佛大学。

  读完全英文的邮件,程薇薇心情复杂,这是一封美国哈佛大学硕博连读的通知书。

  她压根没有过想去的念头,去美国?

  那么就意味着要离开一航了,好不容易,他们的关系有了点缓和和气色,去了美国,再回来,万一一航有女朋友了怎么办?

  程薇薇深吸口气,点击“回邮件”,指尖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下,飞快地敲下一封“致歉书”,大意就是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办法去学习。

  这时候,厨房那边的早餐熟了,电子提示音在叫,程薇薇怕吵醒卓一航,连忙搁下笔记本电脑,急忙跑进厨房。

  厨房的声音,还是吵醒了房间内的人。

  醒来,看到床侧空空如也,卓一航心底有种失落感,一下子起身,洗漱都来不及,直接赤着脚就走出去,看到客厅没有人,听到厨房传出来,“烫烫烫!”的声音,卓一航才松了口气。

  太好了,她没走。

  卓一航准备去洗漱,不经意一瞥,扫见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只不过是漫不经心的一眼,他不喜欢偷窥别人的**,但是上面的内容,引起了他的兴趣,情不自禁地凑上去看。

  这是一封给美国哈佛大学的致歉书?

  卓一航看到了另外一封邮件,美国哈佛大学发送过来的硕博连读通知书。

  程薇薇在想什么?美国哈佛可是世界殿堂级的高端学府,这个不懂事的小女孩竟然拒绝了高端学府的硕博连读通知书。

  致歉书上面说,因为某种原因

  卓一航心中五味杂陈,看了一会,有冲动想要删掉致歉书的内容,不过想了想还是将电脑放回原位。

  从洗手间里刷牙洗脸出来,程薇薇已经做好了早餐,摆在餐桌上,冲卓一航挥挥手,“一航,我做好早餐了,过来吃饭吧。”

  “嗯。”卓一航拉开椅子,一看到桌子上的菜,一下子就被惊艳了,本以为程薇薇不会做菜,没想到不仅会,还做得特别好,简直就是那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那种类型。

  一桌早餐香气扑鼻,色香味俱全。

  程薇薇拉开椅子坐下,盛好了饭,食指大动,还没吃几口,发现卓一航一筷子也没动,疑惑地问道,“一航,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吃饭呢,我做的很好吃的,你放心没有毒。”

  “薇薇。”

  卓一航突如其来的严肃口吻,程薇薇吓了一跳,“怎么了?”

  “你的邮件我看了,我不是有意想看,不过你是我的员工,我认为应该对你负责。”

  程薇薇吃了一惊,心虚地捏着一脚,嗫嚅道,“你,你看到了啊。”

  果然这个世界上没哟不透风的墙。

  卓一航直抒己见地道,“嗯,我的建议是,你去完成学业。”

  “不。”程薇薇摇摇头,“我不去,我不想学了。”

  离开了中国,意味着要离开自己一生的幸福,她很清楚孰轻孰重,学业还有终身幸福,她会选择后者。

  卓一航也不勉强,而是耐心地问,“为什么呢?多少人盼着能进入这个世界高端学府,现在他们向你投来橄榄枝,你却把橄榄枝扔回去,多可惜。何况你还这么年轻,底子又好,去深造一下更好。”

  程薇薇支支吾吾,“我不太习惯美国的气候,水土不服,再说了,中国这么多好吃的食物,我去了美国,唐人街的食物难吃又贵,美国直邮汉堡薯条,有什么好吃的,而且我也会很想家,想念干爹,想念”

  你。

  看破没说透,卓一航浅浅地提了下唇角,抿了口水,放下水杯,不紧不慢地道:“那好。”

  程薇薇刚想松一口气,卓一航又道:“还有一件事,二叔准备送我去美国的分公司锻炼几年,你不去刚好,就没有人烦我了,生活多清净”

  “啪”

  程薇薇推开椅子,震惊地看着卓一航,“你,你说什么?你也要去美国?”

  卓一航点点头,说得慢条斯理,“你不去正好”

  话还没说完,身上一沉,程薇薇扑进了他怀里,激动得一迭声,“我去!我去!我去美国!我要去读书!”

  卓一航眼底眉梢全是笑意,“傻瓜。”

  这一声富含磁性的“傻瓜”,直叫到了程薇薇的心底头去,心脏好像被电了一下,浑身的骨头都酥软了。

  忍不住,程薇薇嘟嘴凑上去,“u”地亲了口卓一航的脸颊,“我马上就给美国哈佛大学回复,不日就会去报道!”

  卓一航被程薇薇亲得一愣。

  程薇薇溜到客厅,捧着电脑,一口气眼睛也不眨一下地删掉了上面的邮件,噼里啪啦地打着字,因为激动,手指都是颤抖的。

  卓一航失笑,执着筷子,吃了一口程薇薇做的菜。

  真是美味!

  中午十二点半。

  和鸣药业。

  电梯升上了顶层,卓一航走出去径自就朝着董事长办公室走去,果不其然,看到卓斯年在黄连的办公室里。

  “二叔。”卓一航“叩叩”敲了敲门。

  “一航啊,快进来。”看到卓一航,黄连笑着冲卓一航招了招手,“我们正在吃午餐呢,要不要一起。”

  “刚才和薇薇吃过了。”卓一航走进来坐在了卓斯年面前,“二叔,我有事找您。”

  “说吧。”卓斯年说着拿着勺子喂黄连吃了一口饭。

  “我现在历练不足,想去国外锻炼锻炼,美国分公司挺好的。”

  一听卓一航这么说,黄连眼睛一亮,咦,前几天听程薇薇说她在等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没想到今天,卓一航就过来了提议要去美国了?

  其实去美国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放心卓一航一个人在外面。

  卓斯年皱了皱眉,沉吟的半晌,黄连笑道:“一航,不如就让一航去吧,一航确实还年轻,去国外能学到不少东西呢,古城分公司交给其他信任的亲信去管理就好啦。”

  本来只是有点犹豫,不过被黄连这么一说,卓斯年便欣然同意了,“好,但是你要答应二叔,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事情别忘了联系二叔,要经常给妈妈打电话,别让妈妈操心。”

  “好的好的!谢谢二叔,谢谢二婶!”卓一航心情开心,霍的起身往外走,“我就不到绕二叔二婶吃饭了,我去准备准备,这几天就出发了。”

  “掰掰”黄连热情挥手,等到卓一航离开,卓斯年忽然问:“怎么突然帮一航说话了。”

  “嘻嘻,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黄连神秘兮兮一笑,勾勾手指头,“过来,近一点,我告诉你。”

  卓斯年凑近,黄连趁机亲了卓斯年的嘴一口,“偷袭成功!”

  已经准备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长不大。

  卓斯年滑了下黄连挺秀的鼻子,俊脸上满是浓浓爱意,勺子递过去,“吃饭。”

  两天后,机场。

  一辆高端su车停在机场门口,司机提行李,车门打开,卓一航和程薇薇先后下车,车里又走出来了冷莹和程非凡。

  “莹姨!”程薇薇抱住了冷莹,“我和一航要去美国了。”

  程薇薇转头看向程非凡,“干爹,我们去美国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好莹姨哟!”

  程非凡绅士地笑笑,深情款款地看着冷莹,“那是当然的。”

  “小丫头,真懂事,你干爹有你这么懂事的小女儿,真是有福气。”冷莹欣慰。

  其实心底一直很喜欢这个小女孩,她天真可爱,又聪明机灵,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程薇薇就打心眼喜欢,“一航,你要照顾好薇薇,知道不知道,薇薇是女孩子,别总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冷莹不断地给卓一航颜色,示意他不要弄丢了这个未来儿媳妇。

  “知道了妈,你快回去吧,已经中午了,太阳大,你怕热,小心中暑了。”

  冷莹拍拍程薇薇的手,“要是一航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好嘞!”程薇薇甜甜一笑,等到了私人飞机上,程薇薇环抱手臂,嘚瑟地“威胁”道:“一航,你要是欺负我,我真的会告诉莹姨的哦,真的会的哦!”

  这个小丫头,居然得了便宜还卖乖,拿鸡毛当令箭。

  卓一航失笑,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坏坏地勾唇,“你确定我欺负你就会告?”

  程薇薇红嘴撅了撅,“当然!”

  程薇薇没有化妆,也没有搽口红,唇色是淡粉色,粉嫩且湿润,微微嘟着,光是用眼睛看都能感觉到那双唇的芬芳甜美。

  想到昨天的那个吻,卓一航眸色一深,再也按耐不住内心小兽的悸动,扑倒了程薇薇。

  我靠

  眼前一黑,程薇薇发现自己被卓一航扑倒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卓一航封缄住了双唇,仿佛雨点一样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

  程薇薇瞪大了美眸,心底一片震惊,不只是因为自己居然被一向冷淡的卓一航强吻了,还因为卓一航居然居然钻进了她的嘴巴里!!!

  嗷嗷嗷!

  好羞耻!

  天了噜!

  漫长的法式深吻过后,程薇薇的小脸涨红,娇艳欲滴,双眸更是瞪得老大,像是被人摁了暂停键,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尼玛也太刺激了!

  卓一航放开了程薇薇,程薇薇却抓住了卓一航的衣领,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嘴里全是男人的清冽薄荷味,“我好喜欢你的欺负,我不告诉咱妈,尽管欺负我吧!”

  “”卓一航哑然失笑。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到了十月份。

  提前两天启程,国庆这天,游轮刚好抵达奈何岛码头。

  李悦然站在甲板上,海风吹动着她嫣红的雪纺长裙,握着栏杆,李悦然看到奈何岛早已经被人装饰过了一番。

  红地毯绵延数百米,彩色的玫瑰装饰点缀,奈何岛如梦似幻,仿佛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仙境。

  “哇塞!好美!”李悦然双颊通红,只要是女生都难以抵抗漂亮的东西。

  “喜欢吗?”从身后抱住了李悦然,男人身材高大欣硕,声线沁润温柔,眸底满是柔情。

  “遇东!”李悦然转身抱住了谷遇东,“我很喜欢,不对,是非常非常喜欢,超级无敌喜欢!”

  “喜欢就好。”看到李悦然心满意足,谷遇东也松了一口气,来的时候还担心李悦然不喜欢,这个小女人还真是容易满足。

  游轮停靠岸边,谷遇东牵起李悦然的手,“我们走吧。”

  “嗯!”

  李悦然紧紧地挽着谷遇东结实的手臂,和他一起走下了游轮。

  “哇!斯年,这里太美了,这里真的是奈何岛吗?我不是在做梦吗。”黄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奈何岛竟然被装点地这么漂亮。

  卓斯年玩味地勾勾唇,看着像是小孩子一样兴奋的黄连,仔细地搀扶着她,不让她摔倒,她肚子里头可坏了他的小宝贝。

  来的路上,黄连还在说可惜不能道水下观看他们的婚礼,谁知道谷遇东说,两个月前,他已经安排了人,在奈何岛建了一个海底隧道,早已经完工十天了。

  听的会后还不敢相信,等到真的走入了海底隧道,黄连惊叹连连。

  一条拱形的隧道,四面全是透明的玻璃,海洋的浮游生物,就在玻璃外的水里翱翔而过,有各种鱼类,蓝色的,紫色的,红色的色彩斑斓,目不暇接,简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隧道的两边帮着餐桌和椅子,蔓延伸展下去,简直就像是海底餐厅一般。

  所有的宾客都已经落座了,位置全都坐得满满当当。

  海底婚礼还是第一次参加,别说四周早已经被迷得目瞪口呆的宾客,就连黄连很一直难以从玻璃上挪开眼睛。

  坐了没一会,忽然玻璃外面,游过来了两抹身影,带着仿水镜,还有氧气瓶,是穿着婚纱的李悦然,还有西装领带的谷遇东,两人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

  大家知道,婚礼开始了。

  黄连兴奋地冲李悦然挥挥手,天呐,悦然实在是太美了,海水带动着李悦然的长发,婚纱散漫地飘在水里,简直就像是一条美人鱼一样,美得令人惊艳,在场的男女宾客都挪不开眼睛。

  

[读者须知]:下一篇:大结局(全文完):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