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大结局17:老婆我们回家吧-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大结局16:向左向右都是你-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来,是因为谷遇东长得俊美出尘,仿佛谪仙。不过,李悦然对帅哥有免疫力,也不会看帅哥看到有窒息感。

  二来,是因为,李悦然吃惊的发现,谷遇东那双好看潋滟的凤眸里,闪烁着星星般璀璨的光泽。

  就像是第一次在机场遇到谷遇东时候看到的星星一样,明媚灿烂,又不会灼伤人,透着细腻的温和。

  想想在奈何岛上,谷遇东每天都是悲伤沉重的眼神,李悦然便觉得很不可思议。

  谷遇东手抄进口袋,微笑地凝视着李悦然,“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沉默了很久,李悦然垂了一下眼,“你身体怎么样了?心情怎么样了?不要在胡思乱想了,现在这样你真的很好,我希望你能永远维持这个状态,永远开开心心的”

  李悦然像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说了很多很多。

  谷遇东听着听着,眉梢一挑,唇尖的笑意越来越浓,越来越大,最后的最后,谷遇东长胳膊一伸,将一步路外的李悦然,拽进了自己的怀中。

  “遇东!”李悦然惶然抬头,下巴被两根温凉的手指捏住,谷遇东精致绝伦的容颜,在面前不断放大,最后她甚至能看到他的睫毛,黑长浓密,根根分明。

  “”

  谷遇东不发一言,低头亲上了她的唇,如雨点般密密麻麻的吻匝了下来。

  什么时候

  谷遇东也变得这么霸道了!

  是不是和卓斯年做朋友久了,也变得和卓斯年一样霸道了?

  李悦然懵逼了,撑大了美眸,错愕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盛世美颜。

  覆在唇上的那两片唇,又烫又甜

  可是!

  这样是不对的!

  李悦然心中警铃大作,伸手一把将谷遇东给推开了。

  “悦然?”谷遇东受伤地凝视着她。

  “不对,我们不能这样。”李悦然哆哆嗦嗦,“你不能对我做这种事情,不能!”

  这是禁忌之吻,是不容许存在的!

  李悦然霍的扭身,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一动不动的站在姻缘树下,谷遇东受伤地凝视着李悦然飞快逃离的背影,直到李悦然离开很久,他仍然维持着那个姿势,没有收回视线,恋恋不舍。

  “悦然?你怎么了?”黄连诧异地看着李悦然跑进寺庙。

  “我,我去车里面等你们!”李悦然伸出手,黄连从卓斯年手中拿过车钥匙,递给李悦然,“注意安全,山上的游客多了,别迷路了。”

  “好。”李悦然接过要是,头也不回地走出庙门。

  黄连看着李悦然离开,才转了回来,唇畔勾起一抹坏坏的浅笑,“斯年,你说,我们卖队友,真的好吗?”

  卓斯年嘴角的戏谑弧度比她更大,“我们要趁机好好坑遇东一次。”

  “好呀!”黄连搓了搓手,脸上泛起做坏事的邪笑,“等到他们结婚,我们就坑他们的宝宝”

  “哦?”卓斯年一贯正儿八经的眼睛里,难得透出一丝恶趣味,“怎么坑?”

  黄连踮脚,凑到卓斯年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

  卓斯年饶有兴致地薄唇微勾,环抱双臂,“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黄连瞪一眼卓斯年,“你说呢?”

  “老婆说好就好。”卓斯年捏住黄连的下巴,薄唇就要覆下来。

  “咳咳。”

  一声轻咳打破了他们之间暧昧的气氛。

  小和尚拿着一个签筒递给黄连,“施主,请。”

  “谢谢!”从小和尚手中接过签筒,黄连走到佛祖玉象前,先是烧了三柱高香,然后站道跪垫旁边,卓斯年细致地伸手搀扶黄连跪坐下来。

  黄连手里握着签筒,阖上双眼,虔诚地喃喃道:“佛祖,请保佑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平安顺遂,身体安康,幸福美满吧,信女在此给您烧香了,感谢您让我遇到此生挚爱”

  卓斯年眉尖一挑,饶有兴味地勾了一下唇。

  此生挚爱

  嗯,这个称呼,他很喜欢。

  许完愿,黄连握紧手上的签筒,抖了两下,竹签和签筒碰撞,发出哗哗的声响,啪地,一根竹签掉在了地上。

  黄连睁开眼镜,放下签筒,捡起那枚竹签。

  卓斯年扶起黄连,手环住黄连的腰肢。

  “麻烦帮我看看,这是什么签?”黄连将手中的竹签递给小和尚。

  小和尚接过,拿进了里屋,给老和尚看看。

  等待的一分钟,黄连紧张地低声道,“斯年,你觉得会是怎样的签?”

  “我猜,是上上签。”

  黄连愣了下,抬头,“你怎么知道?”

  卓斯年似笑非笑,那笑容,高深莫测,“即便不是,我们现在也是上上签的美满。”

  说的时候,他的大掌还在她的小腹上摸了一把。

  四周人来人往,有不少人瞥过来,黄连脸色涨红,打开卓斯年的手,“公众场合!”注意点!

  “施主。”小和尚站在他们两个面前几十秒了,他们两人打情骂俏,没有注意到他,不暗男女情事的小和尚,红着脸,“你们的签文出来了。”

  “嘿嘿,不好意思哈,请讲。”

  “住持说,施主们敢经历过生死大劫,劫后余生,必有后福,两位施主平日里积德行善,功德圆满,因此,会平安顺遂一生,是上上签”

  小和尚的话还没说完,黄连激动地抱住卓斯年,“上上签!斯年,是上上签!你好厉害,这都能猜中!”

  傻瓜。

  这有什么难猜的?

  卓斯年捧起黄连的脸颊,么的亲了一口,“满意了吧,回家吧,中午太阳大了。”

  “嗯!”

  黄连和卓斯年手牵手跨出寺庙的大门,四周人潮拥挤,热闹滚滚,他们的双手紧紧相握在一起,这次绝对不会再被人潮冲散了。

  走下山,任由温暖的太阳光撒在肩上,黄连侧眸看了一眼身边。

  灿烂的金色光辉,勾勒着男人有棱有角的俊美侧颜,冷峻刚毅,好似被建筑师用尺子一笔笔画出来的,却并不会让人感觉突兀,反而有种精雕细琢的精致美感,让人越看越上瘾。

  黄连微微呆住了。

  等到回过神,卓斯年发现了她在偷看,将她打横抱起。

  四周的路人纷纷看了过来。

  黄连哀嚎一声,红了脸蛋,“斯年,你放开我!”

  “走个路都能出神,万一绊倒了怎么办?”卓斯年收紧手臂,义正言辞,“为了防止我们的宝宝不因为这个冒失的妈咪而受到磕碰,我抱你下山。”

  黄连哼唧了声,不情不愿地咬了一口卓斯年的肩。

  回到车里,李悦然坐在副驾驶发呆,回去的路上,黄连和李悦然说话,好几次李悦然都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也是漫不经心。

  “小连,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孕妇需要休息,水杉苑毕竟是你们俩的二人世界,我留在这里当几千瓦的电灯泡,多不好意思。”

  回到水杉苑,李悦然收拾了行李。

  黄连也不强硬挽留,“好吧,不过天气预报说今晚可能会下雨,要不,你明天再回去呗?”

  “也行。”李悦然想了想,多留一天也没关系,反正回家也是无聊得紧,“我就住在不远处的酒店,收拾好了,有空过来陪你吃餐饭。”

  “好嘞!”

  黄连冲李悦然,笑容灿烂地摆了摆手。

  “李小姐,我帮你。”郑东接过李悦然手中的行李,放进后备箱。

  “谢谢东哥。”李悦然微微一笑,打开车门,也冲黄连挥挥手,“快进去休息吧,爬了一天的山,你也累了吧,斯年该心疼了。”

  黄连瞟眼卓斯年,哼,这个男人才不会心疼他累不累了,好几次,她累得都不得动弹了,卓斯年还是不放过她。

  目送李悦然上车,车子徐徐地消失在视线,卓斯年搂过黄连的腰,“走吧,我们也该好好过个二人世界了。”

  “嗯!”黄连甜柔一笑,温顺地依偎在卓斯年怀里。环顾四周,看不到海水,听不到海水怕打礁石的声音,还有点不习惯呢。

  酒店。

  “谢谢东哥,要不要喝杯水歇歇脚再走?”

  李悦然笑起来很惊艳,难怪谷先生会把持不住。

  郑东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不了,我还等着回去水杉苑,等会先生有事要我去办。”

  “东哥慢走。”李悦然想送郑东到电梯。

  “不用送不用送,你也好好休息吧。”

  看着郑东进了电梯,李悦然转身回到房间,阖了门。

  李悦然用手碰了碰脸,发现自己的脸颊,竟然温度高得吓人!

  怎么会这样

  李悦然赶紧飞奔进浴室,看着镜子里脸蛋红得像是猴子屁股一样的女人,暗暗骂了声,“不争气,谷遇东强吻你一下,你就脸红了,要是他睡了你,你岂不是要像颗子弹一样爆炸了?”

  冷水洗了把脸,李悦然打开酒店冰箱,随便切了一个贝果,抹了点果酱,吃了半个,有点吃不下了,便将自己扔到房间的大床上,倒头就睡。

  一觉醒来居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傍晚的火烧云布满半边天。

  李悦然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谁知外面传过来几声敲门声。

  “谁啊?”小连吗,应该不会吧,她现在和斯年呆在一块,又没有什么急事,过来找她,没理由啊。

  李悦然蹬了蹬被子,不情不愿地挪开脚步,迟缓地走到门后面,手抓住门把手,刚想要扭开,似是想到了什么,她的手停顿了一下。

  差点忘了,单身女人住酒店,还是要留个心眼才行。

  在美国的时候就养成了这个习惯,美国治安没有中国好,居民可以合法持枪,一开门万一外头是恐怖分子就完了,在李父的千叮咛万嘱咐之下,李悦然养成了看猫眼的习惯。

  李悦然看向猫眼,外面不是什么恐怖分子。

  而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穿着香奈儿的经典千鸟格外套,下面配遮住膝盖的长裙,脚上穿着的是吉米周的最新款高跟鞋。黑长直的头发,安分地打理在耳后,倏一丝不苟,头顶带着一朵宽檐遮阳帽,手里捧着一束玛格丽特鲜花。

  穿着华丽,妆容精致。

  因为皮肤保养得太好了,所以虽然看不出女人的年纪,但是浑身散发出来的端庄贤淑的气质,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才会有的,捉摸着应该上了点年纪,二十几岁的小女孩哪里能这么精致,没有三十多,也应该奔三了。

  只是,这个女人是谁?

  李悦然想了想,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女人呀!

  不过应该没有恶意吧,她在奈何岛和小连学了几招跆拳道,对付一个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念及此,李悦然放下了戒备心,捋了捋凌乱的一头秀发,拉开了房间门,“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外面的女人,看到门后出现的李悦然,愣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一个难怪的表情。

  “你好。”高贵优雅的女人,腾出一只手,伸向李悦然,“我叫张芷嫣,你就是李悦然小姐吧,可能你并不认识我,但是我早已听说过你的名字。”

  “你是”李悦然看着那只手,和她握了握,“我还是没有印象。”

  张芷嫣微微一笑,“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谷遇东的妻子。”

  谷遇东的

  妻子?

  李悦然脸色一变。

  真的假的,这是什么套路,正室找上门了吗?可是她没有当小三儿,谷遇东的妻子,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也不像是要过来找她算账的样子。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悦然想这么说,想想有点不妥,一时间杵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张芷嫣莞尔,声语温和,“你有空吗,我们进去坐着聊几句吧,站在这里,别人还以为我们怎么了呢!”

  走廊刚好路过几个人,看看他们两个。

  聊几句?

  会不会一进屋,这个女人就从西安华里拿出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

  反正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和谷遇东撇清关系了,也没有和谷遇东发生什么关系,就是和谷遇东交换了几次口水,亲吻这种事在美国是很常见的吧。

  李悦然有了点底气,想了想道,“算了吧,也没有什么好聊的,既然你过来找我,就是知道我和你老公的事情了,但是你放心,我这个人从来不骗人,我和你老公没有发生任何关系,你老公是个老男人。”

  张芷嫣对于李悦然的坦然,诧异地跳了一下眉尖。

  “我承认,我爱遇东,感情这种事情,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但是爱就是克制,我爱他,但不会当小三,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和那种破坏家庭的人一样不要脸。”

  李悦然一口气将剩下的话说完:“我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更不会破坏你们的幸福,你尽管放心,从今以后我会尽量避免和谷遇东见面说话,切断我们的一切往来,你大可以放心做你的谷太太。

  “祝你们幸福。”

  李悦然不喜欢将事情闷在肚子里,一箩筐倒出来,心底也舒坦多了。

  听到李悦然这么说,张芷嫣脸上没有诧异的表情,只是贤淑地一笑,“不愧是遇东爱的女人,敢爱敢恨,敢作敢当,我喜欢和爽快的人聊天。”

  “”李悦然不知道张芷嫣下一句想说什么,没有接张芷嫣的话。

  看李悦然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微微紧张着,张芷嫣莞尔勾了下红唇,“我没有恶意,我来找你谈谈谷遇东的事情,并不是来质问你,更不是来骂你小三儿的。”

  不是来质问她?

  那是什么?

  李悦然不禁疑惑地看向了眼前端庄优雅的女人,谁知道竟然听到张芷嫣抛下一颗重磅炸弹。

  “我和遇东,几日前,已经在美国,办理了离婚手续。我这次回国,是想和你坐下来,好好聊聊遇东。”

  脑袋里像是有一颗原子弹爆炸开,李悦然有点晕,“等等,你说什么?”

  张芷嫣笑,重复了一遍,“我和谷遇东已经离婚了。”

  谷遇东离婚了?

  谷遇东为了她,居然和自己的妻子离婚了?

  咖啡厅。

  夜幕降临,晚上七点多正值上下班高峰期,天色昏暗,路灯亮起。

  咖啡厅,挂在门上的风铃因为推动,而发出叮咚的声响。

  “我们要一个包厢安静的位置。”

  “好,请跟我来。”

  服务生将李悦然和张芷嫣引到一个角落安静的位置,倒了杯水。

  “谢谢。”李悦然冲服务生一笑。

  打工的年轻大学生红了脸,“不客气,两位喝点什么?”

  “一杯橙汁就好。”张芷嫣说。

  “好的。”

  服务生离开后,李悦然诧异得抬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和柳橙汁?”

  “遇东说的,他和我说起你的时候,我无意中记下来了。”张芷嫣抿了口水,透明的玻璃杯上,留下两瓣殷红的唇膏印。

  这个口红的颜色是今年最流行的砖红色,这个色号供不应求,已经卖断货了。

  李悦然的眸光黯淡了下,沉默了大约一分钟,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过于安静的气氛:“对不起,我不该爱上谷遇东,不该爱上你的老公。”

  张芷嫣愣了一下。

  “遇东这个笨蛋,肯定是因为我才和你离婚的。如果不是我,你们就不会离婚了,身边有朋友的父母离婚过,所以我知道,一对夫妻离婚,对孩子造成的打击有多大。”

  李悦然你愧疚地说着,深深地埋着头,恨不能将自己埋进玻璃杯里。

  张芷嫣笑了,说,“没关系,其实你只是一个导火线罢了,换句话说,多亏了你的出现,毁灭掉的是我们这桩名存实亡的婚姻,却拯救了我们俩,可以说,是你把我们两个,从婚姻这桩坟墓里捞出来。”

  李悦然自诩情商不低,怎么到了现在却不够用了,听不太懂张芷嫣的话。

  是讽刺吗?

  张芷嫣笑的这么温柔,根本没有丝毫的嘲讽之色。

  那是什么呢?

  柳橙汁上来了,张芷嫣问服务生要了一张餐巾纸,捏着水杯,一点点擦拭杯子上的口红印。

  她道,“想必遇东也和你说过了,当年是我陷害他,他对我,或者说,对任何女人都没有感觉。可是我喜欢他很久了,从小就喜欢,为了得到他,那个时候我还太年轻太冲动,得到父母默许,就使用了一点心机手段,将谷遇东陷害上了我的床。”

  “我设计得到了谷遇东,可那不是谷遇东的本意,那天晚上,很疼,我却很满足”

  瞥见李悦然的唇色有些泛白,张芷嫣抿了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这么说的,我没有炫耀的意思。”

  “嗯,我知道,请继续吧。”李悦然竖耳谛听。

  “一开始,我很满足于这种情况,不仅得到了遇东的心,还得到了他的人,顺遂了心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可是后来,我发现遇东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原本我计划和谷遇东结婚后再和他建立感情”

  “我没有想到,谷遇东竟然能对我这么冷淡,我追他躲,我退他走,无论怎样,他都不愿意亲近我”

  说到这里,那双殷红的唇瓣扯动了一下,泛着一抹苦涩笑意。

  “这是我自己种下的恶果,所以只能我一个人独吞了。和谷遇东举案齐眉的婚姻,不是我想要的,妾有意君无情,我要的不应该是这样的一场悲剧。”

  “后来,我就思考,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我想要轰轰烈烈地谈一场恋爱,我想要和真命天子结婚,组成一个有爱的家庭。

  “我想要一个,爱得激烈狂热,吵架也很痛快,吵架后,打架后,还可以会抱住我哄我骂我笨蛋的老公,而不是谷遇东这样。

  “遇东从不胡和我吵架,他对我,彬彬有礼,客套礼貌,我故意找茬,他也不理睬我,也不会和我发脾气。只是当我是空气,好像我是不重要的东西,从不将我放在眼里,更别说将我放在心上。

  “但是,我要求什么物质,他都会二话不说安排助手买给我,呵呵,是不是很可笑,有时候我和遇东说话,感觉像是和一个机器人交流一样,麻木,没有感情,冷冰冰的。”

  说到这里,张芷嫣环抱双臂,“我痛定思痛,慎重考虑过了,终于下定决心要和谷遇东说离婚,但是我一说离婚,谷遇东就以为我要和他吵架,掉头就走。过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女人的青春能有多少年?

  “这是我自己造的孽,却连累谷遇东陪我一起遭罪,受累,如果没有那个孩子,我们离婚或许就能洒脱很多,可是看着我天真可爱的小女儿,始终没有勇气迈开那一步,直到”

  “直到什么?”张芷嫣的略一停顿,李悦然感觉有什么转折,来了兴趣。

  张芷嫣犹豫了下,脸颊上飘过两朵暗红,羞赧地道:“直到我在美国遇到了我的truelve,那个男人不仅对我很好,对我的女儿更是宠上了天,他丝毫不嫌弃我结过婚”

  李悦然震惊地看着眼前风韵的女人,“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有时候爱情就是这么不可理喻。”张芷嫣苦涩地弯了弯嘴角,“我觉得自己背叛了谷遇东,背着谷遇东爱上别的男人,不论是感情还**都算是出轨,我不敢和遇东说这件事,更不好意思对遇东提起这件事。”

  张芷嫣柔柔凝睇李悦然,“你知道的,遇东是一个非常温柔的男人,他对我好的没话说,即便我陷害了他,他还是对我很好,但是我知道,他对我好只是陌生人一样的好,而不是喜欢我。”

  “我一直没有机会和遇东说离婚的事情,直到前几天,遇东出现在美国的家,找到了我,和我提出离婚。”

  李悦然心情一紧,两手交握,紧张得十指交扣在一起,“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会将公司的股份,一大部分存入基金,留给我和孩子,净身出户,只希望能够和我离婚,今早结束这段痛苦不堪的关系。至于女儿,如果我想要,就留给我,如果不想要,他就会抚养。”

  说完,张芷嫣看向了李悦然,“这就是我今天过来找你的目的。”

  虽然,张芷嫣说的很逼真,李悦然还是留了个心眼,半试探地大,“你真的是遇东的妻子?”

  张芷嫣笑了下,拿出挎包,翻了几下,掏出一本证件,大大方方地放在桌子上,往前一推,“这是我们的离婚证。”

  李悦然没有拿起来,看张芷嫣这么大方的样子,她就知道这件事没有假了。

  这个女人真的是遇东的妻子,那么她说的没全都是真的了,谷遇东真的为了她和自己的妻子离婚了。

  李悦然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样,掐了自己的脸蛋一把,微微的痛意让自己回过神来。

  “悦然?”

  看着笑靥如花的张芷嫣,李悦然咬着唇瓣,心底真是那叫一个百感交集,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难以形容心底的滋味。

  明明都打算放弃谷遇东了,上天竟还这么眷顾她,给了她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李悦然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哟说出口,只道:“你为什么过来告诉我这些?”

  “我过来告诉你,没有什么目的,就是想让你释怀,我知道如果遇东来说,你一定听不下去他说的话,就打断他说你们不能在一起。”

  张芷嫣道,“悦然,你听好了,你不是小三,必要因为这件事而介怀。”

  “你不怪我爱上了你的男人吗?”

  李悦然的问题,让张芷嫣笑出了声,“难怪谷遇东这么爱你,原来你这么可爱。”

  李悦然脸上一热。

  张芷嫣叹息了声,笑道,“我怎么会怪你呢,相反的,我不仅不会怪你,还要和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成全了遇东,也成全了我,结束了这段痛苦干涩而漫长的婚姻。看到遇东找到真爱,我真心替他感到开心,同时也祝福你们,结婚的时候,一定不要忘了给我发请柬。”

  张芷嫣掏出棋盘格钱包,结了账,李悦然和张芷嫣一起离开咖啡厅,站在门外,一辆纯黑的保时捷停在他们面前。

  张芷嫣打开门,回头抱了李悦然一下,“悦然,再见,祝你们幸福美满,白头偕老。”

  “谢谢。”李悦然张嘴呐呐说不出话,最后只说了这两个字。

  张芷嫣上了车,门关上,保时捷扬尘而去,汇入车流,很快消失在夜色。

  李悦然收回视线,仍然有种身在梦中的恍惚感。

  幸福来得实在太突然了!

  砸得她头晕眼花,眼冒金星。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有人打电话进来。

  是谷遇东。

  李悦然捧着不停震动的手机,深吸口气,接起来,“遇东?”

  “你在哪里?”

  是专属于他的富含磁性,又温和低醇的嗓声。

  “我”谷遇东这么一问,李悦然才反应过后,环顾一周,发现这里是她不认识的地方,“不知道,我对古城不熟,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总而言之就是,迷路了。

  她在青城都是司机载送,本身就是一个大路痴。

  “你别乱走,站那,等我过去。”

  听到谷遇东的声音渗出一丝焦急来,李悦然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笑,“遇东。”

  “嗯?”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你说。”

  “我们关掉手机,在这个地方随便走,在城内随处走,如果一个小时内,能找到我,我们就在一起吧!”

  那边沉默了一下,谷遇东的声音有了一丝笑意,声语温醇,“好,你想玩什么,我都会奉陪到底。”

  在咖啡厅门口站了一会,李悦然走下楼梯,夜色如墨,华灯初上,她选择了左边,漫无边际地往前走,走了没几步,路边有一个卖花的小女孩。

  大晚上的还在这里卖花,好可怜。

  摸摸口袋,刚好身上还带了一些钱,李悦然上前走,想去和小女孩买几朵花,忽然,卖花的小女孩朝自己走了过来。

  小女孩站定在李悦然面前,从篮子里拿出了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姐姐,这朵花送给你。”

  “谢谢。”

  李悦然才接过玫瑰花,小女孩抬起手指,指了一个方向,声音是小孩子的软糯甜腻,“姐姐,今晚那边有热闹和惊喜,你不妨过去看看吧!”

  “好。”

  反正去哪里都一样,告别小女孩后,李悦然拿着手上的玫瑰花,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李悦然正犹豫着要往哪里走的时候,忽然又两个女生走过来,将手上拿着的玫瑰花,递给她,指了指左边的方向,示意她往那边走。

  “哎,这是”李悦然被路人塞了一朵玫瑰花,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刚想问什么,路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李悦然只好看了看左边的方向,他们让她朝那里走,是什么意思?

  算了,反正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按照女生只得方向去吧。

  出于好奇,李悦然抬脚朝着他们所指的那个方向走去,每次走到岔路口,一定会路人塞给她一直玫瑰花,然后给她指一个方向。

  李悦然就一路收玫瑰花,一路朝着路人所指的方向走下去。

  前方就是广场了,最后一朵玫瑰花放在李悦然的怀里,那个人指了一下广场的方向,就离开了。

  李悦然看着前方,吃力地捧着手里,几十朵玫瑰。

  往前走了没有几步路,李悦然忽然看到,前方几十米处,有一堆人在围观什么,似乎很热闹的样子。

  李悦然不是很喜欢凑热闹,正想绕过那堆人,突然,灯光如昼的广场,啪嗒一声

  停电了。

  周遭陷入一片漆黑。

  人群中不知道那个角落,爆发出一声起哄声。

  紧接着,所有人都纷纷欢叫了出声来。

  停电了还这么开心?什么鬼?

  李悦然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又是一个意外发生了。

  对面的大楼,亮起了灯,上面用灯光打出了一个大大的爱心,然后慢慢地出现一行字:

  “我的女孩,悦然,嫁给我,好吗?uldyurrye?”

  仿佛被雷劈中,李悦然惊呆,愣愣地看着那行字,久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四周响起了一首男女对唱的英文歌,欢快的音律在偌大的广场回响着。

  周遭的路人纷纷跟着歌曲的旋律,欢呼,热闹,沸腾,好似巨星演唱会的现场。

  这首歌的名字叫做ybkintlve,翻译成中文,就是:

  重拾旧爱。

  是李悦然最喜欢的一部电影中的主题曲。

  “我已在阴影下生活了多久

  我辗转反侧在乌云直下多久

  我已孤独了多久

  沉溺于过往

  我似乎摆脱不了

  我想倾听你怎么想

  我所有想要的只是重新找回爱情

  若再次对你敞开心扉

  我想最终你会站在我这一边”

  一曲终了,李悦然慢慢地回过神来,她看到,人群拨开,一个捧着玫瑰花的男人走到自己面前,过于庞大的捧花,遮挡住了男人的整张脸。

  李悦然双手一松,怀中的玫瑰花哗啦啦地掉在了她的脚下,洒落一地。

  李悦然捂住自己的嘴巴,差点没有叫出声来。

  捧花慢慢放下来,一张俊美清隽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读者须知]:下一篇:大结局18:守护她就很满足-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