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大结局15:姻缘树下再相遇-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大结局13:将计就计敞心扉-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脑袋顶响起一声笑,“不能。”

  “你,你顶到我了。”

  “什么顶到你了?”卓斯年的嗓音充满了邪肆魅惑,都能让人想象到他嘴角一勾,脾气邪魅的模样。

  “就是你的……”明知故问!嘤嘤嘤,王八蛋!臭流氓……黄连心底腹诽了卓斯年不下一百遍,想了一个机智的答案,“你的肌肉!”

  “那我挪挪。”

  卓斯年挪了挪,肌肉距离黄连的背部,只有02毫米,“好了。”

  嘤,好个毛线球球!

  “我,我洗完了,我先走了!”黄连脚底抹油就想开溜,被卓斯年擒了回来,“急什么,再洗洗,你要是懒得洗,我帮你。”

  黄连还没有同意,卓斯年的大掌就顺着黄连圆润漂亮的肩,滑落了下去,略带薄茧的手掌,滑过她光滑细腻的肌肤,所经之处,皆引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黄连打了个寒颤,“斯年,我自己来就好……”

  说话间,卓斯年的手,已经落在了她尚且平坦的小腹上,“宝宝,以后爸比天天给你妈咪洗澡澡,好不好呀?”

  黄连噗嗤笑了出声,刚才的紧张感荡然无存,“斯年,还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呢,说不定是我吃坏了不一定,况且,就算有了,宝宝才几个月大一丁点,你这么跟它说,它怎么听得懂。”

  卓斯年很认真地想了想,“也是。”

  是个大头鬼啦!这种事情还用人说的吗!

  黄连差点没有暴走。

  洗完澡出来后,卓斯年擦干她的身体,还有头发,帮她换上一件睡裙,又转身进浴室,过了几分钟走出来,浑身散发着冷气,显然是进去冲了冷水澡。

  黄连裹进被窝里,偷乐地笑了两声。

  怀孕的好处就是,宝宝就是她的免死金牌。

  房间的灯关上,黑暗里,黄连枕着卓斯年的隔壁,额头抵在他的胸口,很快就睡着了。

  一夜无眠,睡得很好。

  一眨眼就是大天亮,起床的时候才是早上八点,不紧不慢地吃过早餐,才收拾了行李,抵达了机场,换取了登机牌,一行人上了回去古城的飞机。

  几个小时后,飞机停泊在古城机场。

  回到熟悉的地方,七个人都很兴奋,黄连、伊倩和李悦然叽叽咕咕地聊着天,三个女人聊了一会,很快飞机就停稳了,空姐悦耳的声音从机舱广播传出来,大家解开了安全带,先后陆续地下了飞机。

  抵达古城,恰好是周一,而且还是中午两点多。

  七人离开机场后,先去一家参加吃了饭,吃饱喝足出来,已经是两三朵快四点了。

  站在酒店门口,等着服务生将车子开出来,卓斯年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

  黄连侧目,发现卓斯年这一路上一直在看时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斯年,我们等会要去哪里吗?”按耐不住好奇,黄连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地问。

  “嗯。”卓斯年握紧了黄连的手,唇尖一勾,俊美无俦的脸上,露出一个摄人心魄的笑容,惹得周围路人侧目连连:“我们等会要去民政局。”

  “民政局?”黄连又惊又喜,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嗯,之前我们的结婚证是合成的,这次我们去民政局,办理一个中国法律也承认的证件。”

  “……”黄连心底滑过一道暖流,情不自禁地扑进了卓斯年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好,好!好!!”

  “别激动,孕妇不宜激动。”

  黄连破涕为笑,也顾不得四周有人看了,心情激动的伏在卓斯年怀里。

  听到他们要去民政局领证,黄志文,李悦然,包括伊倩他们,也是欣慰,感性的李悦然,已经红了眼眶。

  伊倩抱了抱李悦然,车来了,到,“少奶奶,先生,我们先回去了,到时候在水杉苑,我和悦然做好晚餐,等你们。”

  “好。”黄连笑着冲伊倩摆摆手,目送他们的车子离开,也上了卓斯年的车。

  因为路虎停在水杉苑的残酷,和鸣集团分公司的人,开过来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驶过马路,成为让路人仰视的风景线。

  劳斯莱斯幻影,停在民政局门口,引得无数小情侣小夫妻,艳羡侧目。

  “谁家的豪车,劳斯莱斯幻影,价值几千万吧?”

  车上走下来一个气质清冷,英俊非凡的男人。

  “哇塞!好帅的男人啊!”

  “是不是长得很像玄彬,小哇!”

  “胡说,比小哇好看多了!”

  众人只见,男人朝着副驾驶走去,打开了车门,一双价值好几千的miumiu芭蕾舞平底鞋,踩在了地上,下一秒,车内气质清纯的女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女人穿着一条棉质长裙,淡妆清丽,笑容甜美,虽然打扮朴素,却难以掩饰,精致出众的容颜所散发出来的惊艳光芒。

  “这个女生好美!这一对真是般配啊!”

  “哇哇哇,俊男美女,好赏心悦目哦!”

  一片艳羡声四起。

  挽着卓斯年的手臂,黄连幸福得快要爆炸了,闭了闭眼睛道,“斯年,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卓斯年带着黄连走近民政局,“领完证以后,给我们补办一场婚礼,补办一场蜜月,这一次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我们的幸福。”

  “嗯。”黄连甜蜜一笑,点漆般的墨眸,闪烁着幸福的星光。

  这就是她携手一生的男人了。

  诗经里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果然是真的。

  古人诚不欺我。

  在民政局里,卓斯年和黄连,像其他小情侣一样,签字,拍照,宣誓,领证……

  走出民政局,天上下了小雨,黄连捧着新鲜出炉的红本,心中感慨万千,仍然觉得,眼前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卓斯年看了会结婚证照片上,笑颜幸福的女人,唇角勾了勾,将结婚证合起来,妥帖地放进裤子口袋,然后,脱下宽大的西装外套,撑在两人头顶,“走吧,老婆。”

  “嗯!”老婆这个称呼……

  在这熟悉的城市,听到这熟悉的称呼,黄连感慨万千。

  日子终于要恢复平静了么?

  回到车上,西装外套湿透,卓斯年抽了几张纸巾,给黄连擦拭湿漉漉的小脸蛋,擦着擦着,忍不住吻住了那双殷红的小嘴。

  “斯年……唔,我们回家再吻……”

  车子停在民政局,来来往往有不少人,虽说下雨了步伐匆匆,偶尔一瞥,还是能透过透明的车窗玻璃,看清车内的情况。

  路人们露出暧昧的笑容。

  黄连微红了脸,喘息地挣脱出来,“斯年,大坏蛋,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卓斯年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唇,捏着黄连的下巴,“回家再用小拳拳捶我胸口。”

  呸呸呸!老流氓!

  心底这么骂着,黄连的嘴角却是荡漾开了一抹甜蜜的暖弧。

  卓斯年摁了一下开关,劳斯莱斯启动。

  车子汇入了马路后,过了两个红绿灯,黄连察觉到不对劲,秀眉轻蹙,“斯年,这不是回家的路,虽然我怀孕了,但也没有到孕傻的地步,我们家在那个方向,你开这个方向做啥?”

  黄连的手指指那边,又指指这边。

  样子十分有趣可爱。

  卓斯年骨节分明的大手操控方向盘,腾出来的一手,轻轻搁在了黄连尚且平坦的小腹上,“当然是去帮我们的宝宝验明真身。”

  “这样啊!”黄连恍然大悟,点点头,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还说不是孕傻?别人说一孕傻三年,你还没有开始怀孕,就已开始傻了?”

  卓斯年温柔地睨眼黄连说。

  “哼,你这么快嫌弃我啦,宝宝,你爹地嫌弃妈咪蠢!”黄连委屈兮兮,打掉卓斯年的大手,打不掉,只能从旁边摸摸自己的小腹。

  “你不蠢。”

  听到卓斯年笑了一声然后这么说,黄连惊讶地扭头过来,得意洋洋地挑眉,“算你识相!”

  卓斯年面上未动,唇尖勾起一丝浅显的弧度,“你笨。”

  黄连愣了一下,小脸涨红,堪堪回过神来自己竟然被卓斯年套路了,气哼哼地挥舞着粉拳,“老公,大坏蛋,都不哄哄人家,人家要用小拳拳捶你胸口……”

  “宝宝,你妈咪这么大人了还如此孩子气,你看到了吗?”

  “你敢在宝宝面前说我坏话!”

  黄连气哼哼地用脑袋去撞卓斯年。

  “不敢。”卓斯年摁住黄连的小脑袋,笑出了声,“我只是在实话实说。”

  “嘤嘤嘤……”

  市医院,卓斯年开进医院铁门,保安看到是高级跑车,忙不迭给卓斯年找了个宽敞的停车位。

  劳斯莱斯停好后,驾驶座,走下来一个休闲西装,身材高大,面容冷峻,惊为天人的男人。

  保安还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脑子就浮现出了电影明星的样子,电视上,经过打光和p图的当红小鲜肉,都没有眼前的男人生得这么棱角分明。

  保安又见,男人下车后,径直朝着副驾驶的方向走去,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一双漂亮的腿挪到车门处。

  前后不过一秒的时间,车里的女人已经走了出来。

  保安撑大了眼皮,呆呆地看着那个女人。

  书上都用“国色天香”形容绝色美人,迄今为止,保安还从未见过有女明星能用“国色天香”来形容。

  但是,看到女人的那一刻,保安的脑子里立刻就浮现出了这个词。

  女人笑着扑进男人怀里,声音软糯香甜,仿佛煮好的糯米,“斯年,我走累了,要你背我。”

  “才走了几步?”男人的眼神也是宠溺得不行,像是逗猫咪一样,细长的食指勾了勾女人的下巴。

  “我就是累了,我背宝宝,你背我,很过分吗?”女人摸摸平坦的小腹,像是掐住男人把柄一样。

  “那……”男人嘴角挑起一丝俊美又邪肆的弧度,玩味道,“回家后,你背我……”

  女人不经逗,耳根子刹那变得鲜艳欲滴,“斯年,你,你,你……”

  “哈哈哈哈。”男人爽朗且欢快地大笑,牵过女人的手,大步往前走,“宝宝,你妈咪这么不经逗。”

  “哼!”女人气呼呼地跟在男人身后。

  两人走远了。

  保安艳羡地道:“真幸福啊……”

  医院,妇科。

  卓斯年认识医院的院长,来的路上一个电话过去,不用挂号,抵达医院后直接就去做了检查。

  黄连做了各项检查,抽血验了hcg。

  “一个小时后结果就出来了,请卓先生卓夫人稍等。”医生恭恭敬敬地退出休息室。

  黄连瘫进沙发里,疲惫地耷拉眸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的怀孕了的缘故,她变得很容易累,几趟飞机就累得不行,早上起床差点恨不能把自己埋在床上永远都不起来。

  “累了?”卓斯年将黄连抱过来,放在大腿上,让她像个小孩子,将头搁在他的肩上,“趴着眯会眼睛。”

  “嗯。”黄连乖乖照做,温顺地伏在卓斯年的怀里,感受着他的心跳,阖上眼睛。

  本来只是眯会眼睛,谁知道一闭眼睛就熟睡了过去。

  黄连睡得很熟,卓斯年静静地感受着两人肌肤相亲,静静听着黄连绵长的呼吸声,忽然明白,岁月静好是什么意思,不就正是此刻?

  不知过去了多久,护士推开门,从外面走进来,发现休息室很安静,仿佛不忍心打扰了这片宁静,低声道,“卓先生……”

  虽然护士的声音压得很低,卓斯年还是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头,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地嘘了一声。

  护士立刻噤声。

  护士看到,卓斯年将怀中的人儿,一点点地从身上挪下来,动作很轻,像是怕吵醒了熟睡的女人。脱了外套,盖在女人的身上,才直起身体,抽抄进口袋。

  卓斯年下颌冲外面微扬,在和护士示意,有什么事去外面说。

  护士颔首,紧跟在卓斯年的身后,轻轻地阖上了休息室的门。

  “检查结果如何?”

  男人富含磁性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嗯,非常好。”护士拿出了手中的文件,双手呈递给卓斯年,“您的夫人目前已经怀孕一个月出头了,做了hcg,称了体重,各项检查,都表明您的夫人真的怀孕了。恭喜卓先生。”

  卓斯年冷峻的脸上,浮动着一丝愉悦,“真的?我要当爸爸了?”

  护士点点头,“是的,卓先生,您要当父亲了!而且这个孩子,十分健康强壮!九个月后,您和卓夫人将会有一个健康聪明漂亮的小宝宝!”

  “谢谢护士。”卓斯年扫了一眼检查报告,重新推门而入。

  黄连蜷缩在沙发上睡得香甜,卓斯年快步来到沙发旁边,看着那双殷红的小嘴一撅一撅,他情不自禁地压了下去,亲了一口,声音很低地道,“小丫头,我就要当爸爸了!”

  黄连小扇子一样的睫毛轻颤了下,嘴里嘟嚷梦话,“斯年,我要给你生一足球队的孩子。”

  “好,你给我生一足球队的孩子,我们一年生一个,生一辈子。”

  黄连明明已经睡着了,却好像听得到卓斯年的声音,秀眉皱了一下,哭丧着小脸,“呜呜呜呜……”

  卓斯年恨不能将黄连揉进他的身体里。

  抱着黄连在怀中,放在车后座,回到水杉苑。

  李悦然听到敲门声,放下手中的菜刀,在围裙上噌干净了自己的手,一溜烟小跑过去开门,“斯年,小连,你们回来啦……”

  话还没有说完,门外抱着女人的俊美男人,手指放在唇前,“嘘,小连睡着了。”

  “好。”李悦然拉开门,看着卓斯年进来了,轻轻阖上门。

  “先生,少奶奶……”大家都很开心地起身。

  “嘘!”李悦然低声道:“小连睡着了。”

  卓斯年垂下眼皮,落在黄连白皙的小脸蛋上,“昨晚太累的缘故,今天又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疲乏了。”

  昨晚太累……

  众人对视彼此,脸上露出一个我懂得的笑容。

  卓斯年看大家误会,也没有解释,抱着黄连进了房间,放在床上,盖好了身上的被子,在黄连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小丫头,好好休息,这几个月,就先放过你。”

  “唔……”黄连嘟嚷着翻了个身,裹着被子,背对着卓斯年。

  卓斯年的黑瞳里蕴满了似笑非笑,站了一会,他转身走出去,阖上了房门,隔绝了所有的声音。

  客厅里,伊倩和李悦然切菜,炒了几个菜。黄志文年纪比较大,耗不起折腾,一回到水杉苑就睡了,大家看他睡得这么香,也不好意思去打扰。

  一群人围在一起吃了点东西,卓斯年吃了一点素菜,便搁了筷子,进了浴室洗澡。

  “斯年这是学唐僧禁欲了么,肉也不吃啦。”李悦然揶揄地调笑着。

  “那可不是,少奶奶……哎,对了,还会不知道少奶奶的身体咋样了,到底是不是怀孕了。”

  “等会斯年出来我问问。”

  郑东道,“这个孩子可真是会挑时候,大家离开奈何岛,少奶奶身体健康,就来了,天时地利人和,相信这个孩子,一定能平平安安的。”

  “废话。”伊倩白眼郑东,“这个孩子,不仅会平安,还会健健康康,更会聪明机灵,如果是男孩子,肯定要像先生,高冷禁欲……”

  “咳咳。”

  一声轻咳,自身后响起。

  卓斯年沐浴出来,就听到吃饱了撑的几个人,坐在客厅里八卦。

  “斯年,说曹操曹操到,小连怀孕了吧?”李悦然看向他道。

  “嗯。”卓斯年在大家身边坐下,“一个多月出头了,我们都没有发现,医生说这个孩子很健康很强壮,比一般的孩子要健康很多很多。”

  “太棒了!”李悦然感动得直流泪,伊倩抱住李悦然,李悦然红着眼圈,吸了吸鼻子,道,“看到小连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我也可以回青城了。”

  “这么快回去么,为什么不留下来多住几日?”伊倩想挽留李悦然。

  她终于知道谷遇东为什么这么喜欢李悦然了,李悦然长得漂亮,情商智商双高,为人又豁达,毫不做作,别说是男人,就连身为女人的伊倩,都喜欢李悦然得不要不要的。

  “但是……”李悦然犹豫着要不要留下来,事情已经结束了古城也没有什么好玩的,那个人不在身边,哪里都不好玩。

  “住一个晚上再说吧,现在天黑了,大家都奔波劳累了一整天,风尘仆仆,水杉苑还有很多客房,不介意的话可以和伊倩留宿下来,非要回去,明天再回去也不迟。”

  卓斯年说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安排。

  “好。”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李悦然豁达地决定了,“那我就在这里住一个晚上,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其实少奶奶很喜欢您,要是您能陪少奶奶几天,少奶奶求之不得呢。”伊倩扶了扶镜框,笑得爽朗。

  “我倒是想陪小连,怕某人吃醋了。”

  “嘿嘿,这倒也是……”

  这两个女人,你一眼我一句,卓斯年越听越啼笑皆非,“我是这么爱吃醋的人吗?”

  李悦然和伊倩异口同声:“是!”

  卓斯年满头黑线。

  李悦然和伊倩看着彼此,扑进对方怀里,笑成一团。

  卓斯年也笑,笑了一会,他起身,“天色不早,都回屋休息去吧,我也该回去了,琢磨这会准备醒了,醒来见不到我,可能会哭鼻子。”

  “唉,一言不合就撒狗粮!”李悦然摇头,伊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卓斯年好气又好笑,转身上了楼。

  房间门推开,黄连果然有快转醒的迹象,不安份地在床上蠕动身体,被子被踢掉了一大半。

  “真是不安份的小东西,怎么睡得像个小孩子一样,老是爱踢被子。”

  嘴上似家长抱怨心疼自家孩子一样的口吻,台灯打开,光线朦胧,照见卓斯年英俊的脸上满是爱意,仿佛加了糖的牛奶,甜腻,怜爱。

  被子盖回去,卓斯年咬着牙道,“你再踢被子,冻感冒了,我就要你一次,一次要三天。”

  “……”

  黄连果真乖乖地睡踏实了,也不再踢被子了。

  卓斯年掀开被子,在床侧坐着,拿了笔记本电脑过来,打开msn,和远在青城的杰克联络,处理公务上的事情。

  键盘敲的力道很轻,回复也很慢。

  杰克不耐烦了,回:“斯年,你该不会怕打扰了小连休息吧?”

  卓斯年:“……你怎么知道。”

  杰克:“除了小连,还有哪个女人能影响你的处理公务的进度?o(n_n)o”

  卓斯年唇一勾,敲落一句话:“我未出世的女儿。”

  杰克:“Σ(°△°|||)︴卧槽!小连怀孕了啊?你要当爸爸了!我,我要当干爹!”

  卓斯年:“不行。”

  杰克:“为什么不行!(╯‵□′)╯︵┻━┻”

  卓斯年:“你太疯了,会带坏我的女儿。”

  杰克:“呵呵,你就是怕我勾搭了你的女儿吧,再说你怎么知道是女儿,万一是个儿子呢!(*^__^*)”

  卓斯年满头黑线:“你够了,再发颜文字,拉黑,友尽。”

  杰克:“斯年,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种流行语了!你一定是假的卓斯年!”

  卓斯年:“拉黑。”

  杰克:“你这个坏蛋,人家要用……”

  卓斯年:“小拳拳捶我胸口?”

  噗——

  杰克嘴巴里的水喷到了屏幕上,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笑死了,斯年和小连这个有趣的小姑娘待久了,竟然变得这么有趣!”

  以前的卓斯年,虽然工作认真,待人接物很坦然,不过像是一块冰一样,不苟言笑,让人又敬又畏,认识小连后,似乎变得……

  嗯……

  接地气了。

  笑够了,抽了几张纸巾擦干净溅了水的电脑屏幕,看到卓斯年回复了他两个字:“下了。”

  多半是小连醒了吧。

  还真是稀奇见到卓斯年这一面。

  ……

  卓斯年关了电脑,因为身侧的小女人打了个哈欠,扫眼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深夜十一点钟了,一口气睡了五四个小时,也该醒了。

  “斯年?”

  “嗯?要喝水吗?”

  “嗯。”黄连声音懒懒的,透着丝丝倦柔。

  卓斯年早就倒好了一杯热滚滚的开水放在床头柜,黄连醒来的时候,刚好开水变得温温的,温度适宜。

  卓斯年将杯子递到黄连唇边,黄连抿了两口,呼出口气,终于舒服多了,“斯年,检查结果怎样?”

  “一个月多一点,孩子很健康,医生说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宝宝。”

  黄连呆呆了半晌,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兴奋地抱住了卓斯年,“斯年,你告诉我,这不是梦!掐我一把!”

  卓斯年低头轻轻咬了下黄连的小嘴,“不是梦。”

  “真的不是梦!”黄连扑进卓斯年的怀里,卓斯年好看的长眉皱了一下,环住她的腰肢,温声提醒,“轻点,别磕到肚子里的宝宝。”

  “我们的宝宝叫什么名字好呢?”黄连兴奋得眨眨眼睛问。

  “你想叫什么?”

  “我喜欢吃鸡腿,叫鸡腿子?”

  大结局16:

  卓斯年刚毅的脸一黑,斩钉截铁,“不行。”

  “啊。”黄连哭丧着小脸,“为啥不行?”

  鸡腿子?

  “哪有人给自己孩子起这种名字?”卓斯年不容置喙地道,“再想。”

  黄连举手,“那就鸡翅!”

  “你再说一个字鸡字试试看。”

  “今年是鸡年嘛……”

  看黄连扁着小嘴委屈兮兮的样子,卓斯年好笑地道,“你怎么不叫**。”

  黄连愣了一下,卓斯年还以为这个小丫头终于觉悟了,谁知道黄连眨眨眼睛,“**?这个名字可以叫吗,**也挺好的……说鸡不说巴,文明你我他……”

  说完,黄连抬头,发现卓斯年的脸色黑沉得吓人。

  “斯年,你怎么了,**这个名字不是你说的吗……”

  卓斯年将被子一掀,盖过头顶,长手探过去,关了台灯。

  “睡觉!”

  “呜呜呜呜……”

  黄连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想了想,黄连又道:“要不,叫……”

  卓斯年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脖颈上,“你再说一个字,我不确定我会不会吃了你。”

  “可是我才刚睡醒……”

  “再睡一次!”

  黄连委屈地扁扁嘴,“好吧……”

  次日清晨,黄连打着哈欠,困得睁不开眼睛,等到醒来的时候,卓斯年已经洗漱好,衣冠齐楚地立在衣帽间的门口,手上拿着几根领带,挑选颜色。

  从黄连的角度,卓斯年穿着白衬衫,宽阔的背部对着她,卓斯年每动一下,便能让人感受到男人的背部肌肉,线条多么优美,健壮有力。

  真是赏心悦目啊,她可以这么看一辈子……

  黄连撑着手臂,一脸花痴地看了一会,擦擦嘴巴,自己竟然流口水了!对上卓斯年那双似笑非笑的锐眸,黄连脸上火辣辣地烧了起来,娇哼了声,跳起来冲进了浴室。

  拉开门走出来,卓斯年选好了一条深色的领带,正在系。黄连径自走到卓斯年面前,踮起脚,手抬起来,纤纤玉指拽下卓斯年的领带,“我来。”

  黄连吃力地惦着脚尖。

  卓斯年扶住黄连的盆骨,将她抱起来放在桌子上,手臂撑在桌子边缘,垂眸,深深地凝视着怀里的小女人。

  黄连刷牙没有洗干净脸,唇珠下方遗留着一点点泡沫。

  卓斯年用指尖拭去,感受到唇珠柔软冰凉的触感,仿佛有一股电流,顺着指尖末梢,涌了上来。

  黄连系完领带,发现卓斯年逼压得很近,令人窒息的男性费洛蒙,包裹着她。

  黄连有点缺氧,“怎么了?”

  卓斯年俊美的脸凑近,吻上了她柔软甜美的唇瓣。

  “唔……”

  淡淡的薄荷味,糅杂着少女嘴里的香甜,卓斯年收紧了手臂,将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大掌慢慢收紧。

  若非黄连现在怀有身孕,医生说怀孕前三个月要注意一点,他恐怕早就已经将她吃干抹净。

  怀孕真好啊!

  一吻过后,黄连被放开,吁了口气,怀孕简直就是免死金牌,不用被卓斯年吃干抹净,哦,不对,吃的骨头也不剩。

  “咕噜噜”

  黄连肚子叫了。

  卓斯年笑了声,将黄连从高高的桌面上放落回了地上,“饿了?”

  黄连小脸一热,“嗯。”

  “我们出去吃饭。”

  走进餐厅,黄志文和伊倩一大早就起床了,伊倩心灵手巧了,做了一大桌子的早餐,和黄志文吃过饭后,刚好李悦然出来了。

  “悦然,等会先生和少奶奶出来后,帮我和先生少奶奶说一声,我带黄教授去和鸣,干活了,一天不做事,我都手痒痒了。”

  “好嘞,放心交给我吧,你们注意安全,拜拜~”

  送伊倩和黄教授出了门,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李悦然阖了门,转身回来,在餐桌旁落座,正准备吃早餐,楼上便传过来动静。

  水杉苑的布局是通透式的,所以李悦然一扭头,便看到了卓斯年搀着黄连走下来,小心翼翼,好似生怕黄连摔着了一样。

  “早上好。”李悦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悦然,早上好!”黄连蹦蹦跳跳冲李悦然走过去,像一只小兔子一样,只可惜还没有走几步,便被卓斯年拉了回来,“小心点。”

  李悦然看着卓斯年对黄连的爱护,说不羡慕是假的,“小连,慢点,已经是准备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冒冒失失的。”

  卓斯年拉开一张椅子,黄连在李悦然身边坐下,“悦然,你这几天有什么打算?要不留在水杉苑住几天,古城可好玩了,我带你去看看兵马俑。”

  李悦然摇摇头,“古城大部分景点我都逛过了,留在这里打扰你们多不好意思。”

  “这有啥,我现在怀孕,斯年又不能碰我,悦然,你来古城这么多次了,前几次事情太多,现在总算都办妥了,也让我好好尽尽地主之谊招待你一下,古城好吃的东西太多了,留下来玩几天,好不好呀~~”

  黄连的撒娇攻势,来势汹汹,李悦然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反正她也不着急回家,留在这里玩几天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

  似是想到了什么,一向很果断的李悦然,踌躇了起来。

  黄连之所以让李悦然留下来,是担心李悦然回去青城,自己一个人太寂寞了,才提出这个请求的。

  倒不是自己缺人陪,她玩卓斯年都能玩一辈子。

  况且,谷遇东也在古城呢。

  不知道李悦然是不是……

  卓斯年用勺子舀起一勺子粥,吹了吹,凉了些,才递到黄连唇边。

  黄连吃了一口热粥,看李悦然犹豫,眼珠子转了轮,灵机一动道,“悦然,既然你都玩过了,不如今天,我带你去寺庙,烧烧香吧,寺庙最能怡情养性,而且……”

  黄连压低了声,悄声道,“还特别准哦!斯年就是我烧香拜佛送的!”

  李悦然噗的笑了,瞄一眼卓斯年,“真的么。”

  卓斯年一头黑线看着这两个嘀嘀咕咕的小女生。

  他们在嘀咕什么呢?

  黄连笑吟吟地道,“真的真的,说不定,月老也会赐予你一个如意郎君。”

  李悦然深吸口气,“好!”

  ……

  吃过早餐,恰好是十点多,寺庙也开门了,郑东开车,李悦然识趣地坐了副驾驶,路上黄连有点小晕车,卓斯年不停低声询问黄连好不好,好像生怕黄连出什么事一样。

  抵达骊山,此刻游客还不是很多。

  走上了山,福岩寺内,香火缭绕。

  这么几个月,物是人非,只有福岩寺还是原来的样子。

  “……这个寺庙呢,叫做福岩寺,这就是我当年在这里为斯年祈福过的福岩寺……”黄连絮絮叨叨和李悦然说起以前的事情,嘴角洋溢着甜如蜜的微笑,说起往事,点漆般的墨眸,如星河般,亮晶晶的。

  李悦然扶着黄连,当心脚下的路,仔细听着黄连的话,心底有过艳羡。

  进了福岩寺,一颗姻缘树,极为显眼。

  现在是夏天了,姻缘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树叶间,挂满了红色的福袋,风一吹窸窣作响,发出轻快的声音。

  “这棵树呢,叫做姻缘树,可是很灵的呢,你看上面的福袋就知道,每年有不知道多少善男信女过来这里求姻缘。”

  黄连说着,递给李悦然一只红色的福袋,还有一支笔,一张字条,“你写下愿望,转进福袋里,准不准都算是一个心愿吧。”

  “好。”李悦然接过,想了想,趴在桌子上,漂亮隽秀的字,写下一串愿望。

  然后,李悦然将字条放进祈福袋子里,双手合十,虔诚地心道:

  神明啊神明,我知道,这个愿望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实现,因为我和他错过的实在太多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看到我的愿望,就算不能实现,也帮我祝他幸福美满。

  许完愿望,李悦然手臂一扬,将手中的祈福袋,往上抛了一下。

  红色的福袋,在空中滑过一道圆润的抛物线,可惜没有抛到树上,下一秒,啪地一下,福袋掉回了地上。

  “你这个不听话的小东西。”李悦然咬了咬唇,冲着掉落在四米外的祈福袋,走过去,弯腰拾起了祈福袋。

  手指还没碰到祈福袋,视线里赫然出现了一只修长漂亮的手。

  好像动漫里妖孽儒雅的医生的手,白皙,修长,节骨分明,仿佛是用一块无暇的白玉,雕琢而成的。

  那只漂亮的手,抢先她一步,捡起了地上的祈福袋。

  “谢谢先生……”

  李悦然嫣然一笑,顺着肌理分明的手臂往上看,是一张俊彦无双的脸,眼神清润……

  是谷遇东。

  李悦然愣住。

  谷遇东看到眼前女子的微笑,心情一乱,紧接着温和一笑,抬起修长的手臂,轻轻松松将李悦然的祈福袋,扔到了树上。

  其实准确来说,应该是挂到树上。

  因为谷遇东的身高很高,将近一米九,抬起手,都能碰到树干了,所以很轻松就挂好了祈福袋。李悦然大脑有些缺氧。

  

[读者须知]:下一篇:大结局16:向左向右都是你-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