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大结局07:他真是杀人凶手-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大结局06:悄悄去看心上人-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却还是一直低着头。

  冷莹还想说什么,四周,货物落地的声音吸引了市服务员的注意力,不到五秒,很多服务员涌了过来,收拾残局。

  “我来帮你们!”冷莹弯腰帮着服务员一起收拾,等到三分钟,收拾完了以后,再抬头,“先生,我……”

  想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抬头已经看不到那个男人的踪影了。

  奇怪,太奇怪了。

  冷莹皱起了好看的柳叶眉,左右四看,还是找不到那个男人的身影。

  “大少奶奶!您还好吗?刚才生了什么?”吴妈在远处目睹这里一片狼藉,急匆匆地赶过来。

  “没事,只是货架倒了。”冷莹摇摇头,表示自己无碍。

  “货架倒了?大少奶奶您被砸到哪里了?”吴妈急忙焦灼地查看冷莹的身体,“您哪里受伤了?”

  “我没有受伤,我没事,刚才有人救了我。”

  “恩人呢?”吴妈连忙左顾右盼。

  “他已经走了,不用看了。”

  吴妈大吃一惊:“这个世界上还要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好人呀!”

  冷莹笑了笑,“我们去结账吧。”

  “好。”

  冷莹最后看了一眼四周,困顿地收回了视线。

  真是奇怪,她明明记得当时她四周没有路人经过,就算那个男人救了她,怎么会这么巧合,飞快就来到自己的身边。

  就好像,是存心想要救她一样。

  是她想多了吗?

  ……

  服务员涌过来的时候,程非凡趁乱离开了货架的位置。

  “老爷!”助理扶住身体有些踉跄的老爷,有些心疼,说:“您没事吧?”

  老爷怎么这么傻,救了冷莹,又一声不吭地离开了,这样的老爷,助理还是头一回见。

  程非凡摆摆手,“没事。”

  都扶着腰,腰杆都挺不直了,还说没事,唉!

  “老爷,我现在立刻送您去医院,耽误了身体落下病情就得不偿失了!”助理赶忙搀扶着程非凡从出入通道,离开市。

  冷莹站在收银台,找出来钱包,东西有点多,服务员还在刷条形码,冷莹百无聊赖地乱扫,无意一瞥,看到了前面通道,一个穿着立领风衣的女人,搀着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正往外走。

  冷莹愣了一下,疑惑地,拧起了眉。

  这个背影,好眼熟呀。

  怎么和那个救了她的男人有点像呢?

  是看错了吧?应该不是吧。

  收银员:“总共两百三十三。”

  “好的。”冷莹收回了目光,掏出三张红色的钱,递给收银员。

  吴妈提着买的食材,冷莹回到卓宅的时候,仆人说:“二少爷还有二少奶奶,已经去古城了,说是交待一些事情,下午才回来。”

  “好。”

  冷莹打算等到下午小连回来再让她教自己做蛋挞。

  古城。

  昨晚,卓斯年说:“明天我一个人回去古城就好了,等我安排了分公司还有和鸣的事情,晚上就回来青城,你在家乖乖等我半天。”

  黄连想了想,说:“我想和你一起去,我不想和你分开了,一分一秒都不行,更别说半天了。”

  自从万佳怡的事情生以后,黄连变得有些小敏感,只要能和卓斯年一起做的事情,都想要和卓斯年一起完成。

  “我担心你会很累,一天飞两趟飞机,太辛苦了。”

  黄连伸出胳膊,拥抱住了卓斯年,“你知道吗,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做做什么都不会感觉累。”

  卓斯年心情一暖,便答应让她一起过来了。

  黄连在飞机上睡了一会,下了飞机,元气满满,陪着卓斯年,直奔公司的方向。

  会议室,很多高层还有董事都聚集在了一起,卓斯年安排了事情。

  黄连坐在他的办公室,玩了会手机,吃了点东西,随便闲逛了一会,转眼就下午三四点了。

  斯年还没有回来么?

  黄连无聊到有点抓狂,干脆拿出了手机,随便浏览了几个网页,看到购物网站卖一套兔女郎的衣服,二十分钟就能送过来。

  黄连心血来潮,点击了购买,支付宝是卓斯年的,花的也是卓斯年的钱。

  二十分钟后,黄连让秘书签收了装着兔女郎衣服的盒子。

  “谢谢。”黄连笑眯眯地从秘书手里接过盒子,阖了门。

  跑到茶几旁边坐下来,打开盒子的盖子。

  盒子里,躺着一套兔女郎套装。

  斯年开了一整天的会议,一定非常累吧!

  不如……

  嘿嘿……

  给他一个小惊喜好了!

  黄连贼兮兮一笑,调皮地舔了舔两颗小虎牙,拿起兔女郎的套装,旋风一样冲进办公室的洗手间。

  在洗手间换上,戴上可爱的兔耳朵箍,黄连摸了摸屁股后面,毛茸茸的小尾巴。

  不知道斯年看到,会是什么反应!

  黄连满怀期待,手拉住洗手间的把手,正要走出去,只听得洗手间外面传进来一阵动静。

  一阵脚步声。

  然后,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

  是斯年回来了吗?

  黄连惊喜地推开了门,走出去

  “各位,正阳集团就交给你们了,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我要和夫人去度蜜月一趟,你们按照我吩咐的各司其职就好。”

  “好的,董事长,在您回来之前,我们一定会各司其职,做好分内的事情,您就放心外出吧,住您和董事长夫人,玩得愉快。”

  卓斯年正在簇拥着他走出电梯的公司高层,谈这话,边走进办公室。

  突然,洗手间那里响起一阵动静,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所有人,包括在场的公司高层、董事会成员,还包括卓斯年,都齐刷刷地,朝着洗手间的方向看过去。

  洗手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门后面,出现一个穿着兔女郎衣服的,妙龄女子。

  女子咧嘴,灿烂一笑,露出几颗洁白的贝齿,巴掌大的鹅蛋小脸上,镶嵌着一对黑葡萄似的眸子,肤白貌美,身材窈窕。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女子穿着粉白色的兔女郎衣服,头上兔耳朵毛茸茸地立着。

  可爱,性感……色气满满……

  这……这不是董事长夫人吗!

  没想到,董事长夫人,这么开放啊!

  各位高管,各位董事,目瞪口呆。

  “斯……”

  黄连一笑,还没喊完,忽然意识到,生了什么事情!

  眼前,密密麻麻,十几双眼睛,盯着她看!

  天了噜!

  卧槽!

  什么鬼!

  那一秒钟,好像有原子弹在脸上爆炸,整个人都热了,害羞的!

  黄连真是恨不能,在地上挖个一千米的深坑,把自己埋进去!

  啊啊啊啊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啊!我去!我去!

  当然,不可避免,卓斯年也看到了,穿着兔女郎衣服的黄连。

  那一秒钟,他先是用了o5秒的时间,反应了过来,又用了o5秒的时间,打量这样的黄连。

  这个小丫头!!又心血来潮玩惊喜,玩就玩吧,为什么不提前和他说一声,嗯?

  不过,不得不说,这样的妆扮,他很喜欢。

  卓斯年喉咙一紧,眸中一深,旋即好气又好笑,举步,边走过去,边脱下身上宽大的男士西装外套。

  黄连还陷在震惊和呆滞之中,一个眨眼,一睹高大人影挡住自己,肩膀,也随之一沉。

  卓斯年用外套将她裹紧,眼底溢出浓浓的玩味还有邪气,他挑起她的下巴,说:“小妖精,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

  嘭地一声。

  将黄连搁回洗手间,关了门。

  “事情到此结束,诸位可以下班了!”

  卓斯年将所有看呆了的高管赶了出去,关上办公室的门,办公室恢复安静。

  卓斯年朝洗手间的方向,走过来,想到黄连穿着兔女郎性感可爱的样子,他眸中一深,加快了脚步。

  洗手间门外,扭动了一下门把手,现扭不开,里面被人反锁了。

  卓斯年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半边嘴角邪气地勾起,薄唇微掀:“小白兔乖乖,把门开开……”

  嘤嘤嘤,居然被取笑了!不活了!

  “不开不开我不开!”黄连的内心,是崩溃的,真想找跳地缝钻下去!

  苍天啊,怎么会这样!从今以后她还用出现在正阳集团吗?!

  “乖,快开门,我不会吃了你。”

  “鬼才信啊!”

  三分钟后,在卓斯年连蒙带拐的哄骗下,黄连才委屈地抽泣着,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门一开,黄连就扑进了卓斯年的怀里,“斯年,呜呜呜呜……”

  “哭什么?你穿这样的衣服,挺好看。”

  “哪里好了嘤……”

  卓斯年细长手指抬起来,摸摸黄连头顶毛茸茸的兔子耳朵,又摸了摸黄连身后毛茸茸的兔尾巴,眼底漾开一阵一阵的笑意,“触感很好。”

  “你笑我,呜……”

  “嘘。”卓斯年将黄连抱起来,放在沙上,抽了纸巾给她擦眼泪,“既然你都穿了,我认为,我们还是不要浪费这套衣服好了。”

  “啊?”

  黄连一下子就收了声,不哭了,手脚并用,一骨碌地爬下沙,“不不不,我换回来。”

  脚腕,被男人炙热的手握住,抓了回来。

  “跑什么?”

  “飞,飞机就要起飞了……”

  “等会再飞,先办正事……”卓斯年的声音低沉嘶哑,比平常多了一丝暗哑,更比平常多了一分难以言喻的饥渴……

  飞机耽误了,只能改到晚上八点的飞机,所以回到青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点多,到卓宅,正好十一点整。

  冷莹已经歇了,黄连拖着酸软的身子上楼,回房间径直进了浴室,洗澡出来,黄连耷拉着美眸,挪动脚步走到床边,将自己扔上床。

  正打算好好睡一觉,身侧一具滚烫结实的男性躯体抱住了她,雨滴般密密麻麻的吻也随之落了下来。

  “我累……”

  “等会再累……”

  清晨。

  黄连八点醒的,八点半下楼,吃过早餐,黄连和冷莹进了厨房,她教冷莹怎么做蛋挞。

  制作蛋挞本来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冷莹学习能力很快,不到半个钟,就能自己上手了,一口气做了四十个蛋挞,一齐塞进了烤箱里,调好时间。

  黄连笑眯眯地道:“等三十分钟就可以出炉啦!”

  冷莹也笑了,“嗯!”

  黄连问:“这些食材都是你去市买的么?”

  “对,都是我亲自买的。”似是想到了什么,冷莹跟黄连聊起昨天的事情,“我正在挑选,完全没有注意到,货架竟然朝我倒了下来。”

  黄连呼吸一窒,光是听都觉得心惊肉跳,连忙查看冷莹,“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冷莹笑着摆摆手,“有个男人救了我,幸亏他挡住了,否则我现在已经脑袋开花了。”

  “那个男人呢?”

  “说起来我觉得很奇怪,男人救了我之后就走了,一个招呼都没有打。”

  黄连觉得此事蹊跷诡异,笑了声又道:“你有看清那个男人长什么模样么?”

  “没有,男人似乎在躲着我,我看他,他就偏过头……”

  “小连,我们准备出了。”

  两人正聊着天,卓斯年出现在厨房门口,冷莹的声音被迫中断。

  黄连正听得入神,“要出了吗?”

  “快去吧,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别耽误了你们的事情,办事要紧。”

  冷莹将黄连额前的碎捋至耳后,像个大姐姐一样,说话的声音十分婉柔。

  黄连心中一暖,点点头,“那我走了,等事情办完了,一航也回来了。”

  “会去奈何岛后,帮我跟一航说,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一定会把话带到。”黄连拍拍胸脯,说:“放心吧,有我在,一航不会出事的,我会带着他平安回来。”

  “拜托你了,小连。”冷莹抱了一下黄连。

  卓斯年揽着黄连的腰,两人在玄关换了鞋,和卓志山、苏淑婉一一告别后,走出卓宅,进了车子。

  “去机场吗?”黄连问。

  看着卓斯年摇了一下头,黄连心情一紧,不禁脱口问:“出了什么事?”

  “程非凡住院了,我们现在要去医院,伊倩也在医院。”

  “医院?”黄连大吃一惊,莫非是程非凡作恶太多,导致被人仇杀了?关掉脑洞,黄连问:“程非凡怎么了,受伤了?”

  “嗯,据伊倩说是腰部还有肩部受了伤。”卓斯年吩咐司机,“去市医院。”

  “腰部?”黄连很难想象是做了什么事才导致腰部受伤,摔倒?也不至于吧,程非凡虽然不年轻了,但是也没有老到走几步路还能摔倒的地步吧。

  医院。

  赶到病房的时候,程非凡不在,被护士告知,程非凡在其他的房间做检查。

  黄连就和卓斯年去了检查科,透过病房的玻璃,看到程非凡已经做完了检查,被助理搀扶坐在床边。

  “程先生。”黄连推开门,走进去。

  “卓贤,卓夫人,你们来了。”程非凡脸色有点苍白,看起来伤的不轻。

  “医生,程先生怎么样了?”黄连担心地问。

  医生看了看打印出来的x光平拍片,摇了摇头道:“情况不容乐观,程先生昨天被送进来的时候更严重,好在我们的护士给程先生做了腰部固定,否则再晚点,腰椎就要突出了,你们看这个部位,已经有稍微的错位了。”

  医生的建议是,让程非凡住院观察几日,等到错位的脊柱复原后再出院。

  “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程先生不妨留在医院住院几天,等到伤好了再出院也不迟。”

  伊倩点头道:“少奶奶,我也是这样给程先生说,可是程先生……”

  她看向了程非凡。

  所有人都是担心的神情,程非凡却一副好像受伤的不是自己身体的表情,云淡风轻地道:“不用了,我没事。”

  “老爷。”助理也不禁蹙起了眉头,“医生说了,您伤势很严重,要不还是留在医院看几天再决定要不要立刻出,您觉得如何?”

  程非凡还是固执己见,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的身体我清楚不过,回到奈何岛再治疗也不迟,到了岛上一样可以休养,反正伊倩他们也是医生,我身子硬朗得很,不会出什么大毛病。”

  “好吧。”见程非凡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助理也不好再说什么,吩咐手下:“立刻去安排飞机。”

  手下:“是。”

  程非凡自个都说没事了,黄连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便任由程非凡去了。

  因为程非凡的伤势不轻,护士小姐拿了一台轮椅,推进来,“先生,您可以坐这个轮椅出行。”

  “我用不着这个。”

  刚开始,程非凡还在逞能,在助理的搀扶,勉勉强强地想要直起来腿走几步。

  屁股才挪开床一点点,程非凡的脸上就露出了被雷劈中了腰的表情,倒抽了一口气,捏着扶手的手都泛青了。

  看着都疼。

  尝试了两次,实在是疼得不行了,程非凡这才乖乖坐到了轮椅上,被助理推着,走出病房。

  黄连和伊倩对视了一眼,抿嘴笑了一下,紧随其后。

  这个程非凡,真是逞能,身体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真不愧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医院门口,停泊了两台加长宾利,卓斯年和黄连、伊倩,坐在后面那台,程非凡被助理推着进入前面那台。

  嘭地,门沉沉关上,两台加长宾利徐徐地朝着机场的方向驶去。

  全程都人照顾着,程非凡腰部受伤没受伤没有什么区别。

  飞行时间四个钟头,黄连一上飞机,喝了点水润润喉咙,拉下窗子戴上眼罩,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个时间,醒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多钟的飞行行程。

  吃过午饭后,黄连有点口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想喝点东西。

  “渴了吗?”卓斯年瞥了一眼黄连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放下手上的书,解开安全带,“我给你拿水过来。”

  “嗯!”

  这台飞机,是程非凡的私人财产,程非凡在前面的舱,去拿饮料还有食物,必须穿过程非凡的舱室。

  卓斯年起身,朝着程非凡的舱室位置走过去。

  还没靠近舱室的帘门,便听到,里面传出来一阵对话声。

  “老爷,该吃药了。”助理倒了一杯水递给程非凡,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地道:“老爷,冷莹根本就不值得您为她这么做,为什么您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全,非要救冷莹呢。”

  程非凡抿了口水,搁了水杯,叹了口气,道:“之所以我年轻的时候没有去打扰冷莹,就是因为落下了身体的毛病,永远也没有办法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既然救了冷莹,为什么不上去和冷莹打个招呼呢。”

  “因为,冷莹的丈夫,当初去世,和我脱不了干系,我不好意思去打扰冷莹的生活。”

  下意识地,卓斯年站住了脚步,他不喜欢偷听或者打扰别人的谈话,转身就想离开。

  可是,程非凡和助理已经在交谈了,声音也不避讳,透过一个没有隔音效果的帘子,流进了他耳朵里。

  一句紧接着一句话,刚开始就像是一盆冷水泼到了卓斯年身上,后来,听到程非凡的最后一句话,仿佛被冰雹砸中。

  卓斯年捏紧拳头,浑身狠狠地颤了一下。

  原来当年,大哥的意外去世,真的和程非凡有关系!

  果然验证了心中的猜测,程非凡手上真的沾上了大哥的鲜血!

  程非凡这样阴险狡诈,追名逐利的人,不配做中药!

  我一定要想办法,将奈何岛交还给国家。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程非凡一定要为大哥的死,负责任,他必须付出杀人的代价!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不是君子,这仇,他现在就报!

  等到程非凡和助理没了声音,卓斯年不动声色地后退几步,然后再故意踏出沉稳的脚步声,朝着他们的舱室走过去。

  “卓先生?”

  “嗯,小连口渴了,我过来给她倒杯水。”卓斯年强压住心底翻滚的冷意,快步朝着前面走去,倒了一杯水,又紧步离开。

  “卓先生怎么好像很奇怪的样子。”助理看了看卓斯年的背影。

  程非凡拿了份报纸阅读,头也不抬地道:“赶着给卓夫人端水吧。”

  “噢……”助理这才收回了狐疑的视线。

  ……

  两个小时后,飞机在三亚机场落泊,一行人转乘轮船,一天一夜,终于在两天后的下午,抵达了奈何岛。

  直升飞机缓缓落地。

  还没停稳,黄连就看到了等候在岸边的,以黄志文为的亲朋好友们。

  直升飞机的舱门打开,黄连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跳下去,奈何,腰被卓斯年从身后抱住,他直接将她一把扛起,带着她一起跳下了直升飞机。

  落地了,才稳稳地将黄连放在地上。

  “慢点,别摔了。”

  黄连将窘迫化为几声咳嗽,锤了卓斯年的胸膛一拳,小声嘀咕,“哼,你在笑我上次被飞机楼梯绊倒么。”

  卓斯年握住黄连的小拳头,牵着她大阔步地朝着黄志文他们走过去,“岳父,我们平安回来了。”

  “平安回来了就好,事情都办清楚了吧。”黄志文被冲过来的黄连抱住,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背,慈祥笑问。

  “办清楚啦。”黄连乐滋滋地道:“参加了毕业答辩,还回去见了妈妈,妈说了,很快就入夏了,炎热得很,让你煮点绿豆汤解暑,主意防晒,您最经不得热了。”

  “好好好,你妈还好吗?”

  “好得不得了,在照顾诊所呢。”

  “那我就放心了。”黄志文松了口气。

  黄志文身侧,站着谷遇东、卓一航、郑东,梁川,甚至程薇薇和李悦然也在。

  打了招呼后,谷遇东看了圈,笑道:“斯年,我们都听说了,北京的布会,很成功,还听说了,小连顺利毕业,可喜可贺,不如再举办一场宴会,大家都开心开心,放松放松。”

  说的时候,谷遇东瞥眼程薇薇身边,亭亭玉立的李悦然,其实这个提议,说没有私心,是假的。

  “好主意。”黄连抚掌咧嘴,笑道:“我同意,开个宴会,奈何岛总是一片死气沉沉的,大家偶尔聚会一下,在一起玩玩闹闹,也是不错的选择。”

  “嗯,开个小型的,我们自己小小庆祝一下,就足够了。”

  伊倩和郑东双双表示:“我们赞同。”

  黄连挽住黄志文的手臂,“爸爸,你呢?”

  黄志文哈哈笑道:“你们年轻人的聚会,我这个老年人就不参与了,你们玩尽兴,我早早睡明天才有精神起来工作。”

  黄连偷笑了下,“果然是老年人的生活。”扭头问伊倩,“我们今天晚上就举办吧,等会我去烤点好吃的小蛋糕。”

  伊倩笑着颔:“好呀,我给少奶奶您打下手好了。”

  程薇薇插不进他们的话,只能眼睁睁看着卓一航和别人谈笑风生,气馁地撅了下小嘴,瞥见另外一台直升机。

  干爹的助理走下来,两个男助理,扛着一台轮椅,慢慢吞吞地下来。

  轮椅上面坐着一个人,正是程非凡!

  “干爹!”程薇薇惊呼一声飞快地扑了过去。

  程非凡被稳稳放在地面上恶。

  程薇薇跪坐在程非凡的面前,看看干爹的身体,眼睛已经红了,焦灼地问:“干爹,您哪里受伤了呀,您没事吧?”

  “小伤,没有大碍。”程非凡摆了摆手,摸摸程薇薇的小脑袋,让她不要担心。

  程薇薇的惊呼声,吸引了他们的视线,谷遇东他们齐齐扭头看过去。

  看到坐着轮椅的程非凡,卓一航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先是:报应不浅,果然坏人自有天收,然后脸上浮现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冷笑。

  黄连看了卓一航一眼,给了他一个眼神,“一航。”

  似乎在提示卓一航做什么。

  卓一航蹙了蹙浓眉,虽然不情愿,但还是问:“程先生,您受伤了?”

  程非凡没想到卓一航会询问他的伤势,怔了一下,心中有过愉快的情绪,笑道:“没事,小伤而已,休养几天就好了。”

  “哦。”卓一航口不对心地道:“那你好好休息。”

  “……”程非凡对于卓一航突如其来的关心,感动得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航,真的长大,成熟了,也懂事了啊。

  “程先生,刚才我们在商量举办小宴会的事情,您要一起来不?”黄连笑眯眯地提议。

  “不用了。”程非凡摆摆手,“我身体不适就不陪你们了,你们玩的尽兴就好。”

  言下之意,是同意他们举办聚会了。

  回去别墅的观光电车上,黄连和卓一航说起冷莹的事情,卓一航听得大惊失色,“怎么样,妈妈出事了吗?”

  黄连摇摇头,说:“虽然货架倒了,不过有人救了她,所以没有受伤,只是救了冷莹的那个人挡了货架后就走了,想必被货架砸中,受伤也不轻。”

  说着,黄连看了一眼前面观光电车上的程非凡。

  卓一航松了口气,“妈妈没事就好。”

  ……

  月朗星疏。

  黄连和伊倩烤了小蛋糕,布置好了小宴会,并且写了邀请卡,除了住在东区别墅的,还邀请了西区别墅的郑东还有李悦然,还有科研基地的和鸣药业的八位团队人员。

  小宴会虽然没有之前的庆功宴热闹,不过,因为都是熟人的缘故,很温馨。

  黄连换上小礼裙,走下楼梯,卓斯年站在楼梯下面,深色西装紧裹着男人健硕结实的身材,他身长玉立在那里,微扬着线条刚毅的下颌,含情脉脉地凝望着她:“小丫头,你今晚真美。”

  黄连穿着白茶色的纱裙,抹胸,束腰,很好地勾勒她的身材曲线,让她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清新淡雅,若空谷幽兰。

  “谢谢卓先生。”宴会厅里有人拉小提琴,舞池里已经有人翩跹起舞,黄连甜甜一笑,将自己的手放到卓斯年的掌心,“卓先生,能否邀请你跳一支舞?”

  “好。”卓斯年将黄连一扯,裹入怀中,带着黄连滑入舞池,一手放在她的腰际,一手牵着黄连的手,和她十指交扣……

  黄连将脑袋轻轻搁在卓斯年的胸膛前,垂下眼眸,跟着卓斯年的舞步走。

  金童玉女,真是般配啊。

  程薇薇趴在栏杆上,看着宴会厅的情形,幽幽地叹了口气。

  参加个宴会,还要被撒一把狗粮,嘤嘤嘤。

  程薇薇将视线挪到别处,看到一个角落。

  李悦然穿着一身水红色的晚礼服,慵懒地托腮靠在美人榻上,一卷俏皮的鬓垂在脸颊旁边,整个人美艳慑人。

  万佳怡的美艳,有很凶猛的攻击性,浑身上下都是风尘味。

  和万佳怡的艳丽俗气不一样,李悦然的美艳,是女神级别的。

  她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高贵清冷的气质,散着性感又不世俗的妩媚,像一只慵懒清贵的波斯猫儿。

  有人在偷偷凝视着这只高贵的波斯猫。

  或者该说是,光明正大地偷看李悦然。

  谷遇东就手插着兜站在李悦然斜对面,手里端着一杯香槟,从头至尾没有动过,视线像是强力胶水一样,黏在了列于然的身上。

  唉,又被撒狗粮了。

  程薇薇气哼哼地挪开视线,一航哥哥呢?

  她转动眼珠,在小宴会厅搜寻卓一航的身影。

  找到了,卓一航在和伊倩还有郑东,聚在一张桌子面前,桌子上摆满了糕点,卓一航似乎是在和伊倩还有郑东,品尝黄连做的糕点,三个人有说有笑。

  程薇薇甚至想,如果她是伊倩就好了,现在是不是也能和一航哥哥一起,谈笑风生了?

  唉,都在说笑,只有她是“外人”!只有她没有人陪!

  程薇薇委屈地吸了吸鼻子,捏紧高脚杯,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好辣!

  可是好爽!

  程薇薇踉踉跄跄地走下楼,走到餐桌旁边,抄起一杯酒,仰头就灌进嘴巴里。

  没有人陪,也只能,借酒浇愁了!

  喝醉了就不难过了!

  程薇薇一杯接着一杯灌进肚子里,她的酒量不是很好,五六杯酒下肚,很不优雅地打了个酒嗝,俏丽的小脸蛋,爬上了两朵高原红一样的坨红。

  醉眼朦胧地眸儿,扫了一圈宴会厅,程薇薇捕捉到一个耀眼的身影。

  是一航哥哥,一航哥哥在冲她笑呢……

  程薇薇踉踉跄跄地踩着细高跟,朝卓一航的方向走过去。

  “一航哥哥……”

  熟悉的声音,令他厌恶的喊声,传进耳朵里,卓一航好看的眉头皱了皱,侧目,就看到了醉眼朦胧的程薇薇,直冲他走过来。

  “程薇薇?你喝了多少酒,怎么醉成这样?”

  卓一航皱眉看着脚步不稳的程薇薇。

  “程薇薇?”伊倩和郑东朝着卓一航说话的方向看过去。

  “一航哥哥,嘿嘿,我是薇薇啊……”程薇薇的脸红得像是猴子的屁股,她掐了一把腰间的嫩肉,让自己看清卓一航,然后往前一扑,准确无误地朝着卓一航的方向扑过去。

  卓一航心底一惊,一个闪身,堪堪躲过被程薇薇扑倒的噩梦,“程薇薇,你干什么?你疯了吗你?”

  “一航哥哥,嘻嘻……”显然,程薇薇酒品不好,几杯酒下肚,已经开始酒疯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大结局08:超级辣眼的画面-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