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大结局06:悄悄去看心上人-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大结局05:最意外的毕业礼-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毕业典礼还请了当地的报社,报社记者拍下这罗曼蒂克的一幕,第二天早上就登上了报纸的头条,更有学校bbs的学弟学妹,也拍下了这一幕,发布在学校的论坛。

  不到三个小时,论坛的帖子就爆了,成千上万条回复,都是在议论和祝福卓斯年和黄连。

  你头顶绿草原:“卧槽!是正阳集团的董事长吧!年轻有钱的钻石王老五啊!坐拥巨富的高富帅,娶了我们学校的校花学姐!”

  爱我你怕了吗:“这是嫁了豪门了啊,简直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小言!太浪漫了!”

  萌妹子不是我:“嘤嘤嘤,好想也嫁给一个这么帅气温柔体贴的男人啊~”

  “……”

  ……

  奈何岛。

  仆人敲门:“小姐,实验基地周围涨了杂草,需不需要清理?”

  “清理。”

  “小姐,有一批重要成熟了,是否现在立刻派人采摘。”

  “嗯,采摘吧。”

  程薇薇坐在沙发上那些pps打着游戏。

  干爹离开后,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唯一的不同就是,所有的事情仆人都会和程薇薇打报告后才做,毕竟她是干爹唯一的干女儿。

  所以,她现在几乎是奈何岛的小主人了,原来掌控一切的感觉这么爽。

  程薇薇打完游戏,瞅了一眼时间,已经中午了,赶紧跑进卧室,坐在梳妆台前面,粉底液挤到手背上,拿了美妆蛋玩脸上上妆。

  自从那边卓一航冷眼对待她以后,程薇薇就没有见过卓一航,他每天要么就是去实验基地,要么就是呆在房间里面。

  所以,程非凡走了后,程薇薇取消了在房间里面吃饭的制度,规定大家都只能在餐厅里面吃饭。

  这才得到了每天和卓一航很少的两三次见面的机会。

  搽好口红,程薇薇抿了一下小嘴,看着镜子里面年轻漂亮的脸蛋,第一次产生了自我怀疑的感觉。

  是不是她不够好?

  昨晚她这么问小伙伴,小伙伴回复:“不是你不够好,而是那个男人不够喜欢你,如果一个男人喜欢你,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论你长得有多么丑陋,在他的眼睛里,你都会说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

  程薇薇不死心。

  她还想放手最后一搏,找个机会,问卓一航清楚。

  听说卓一航喜欢吃牛肉,程薇薇在仆人的指导下,亲手烤了一块牛排,放在便当盒子里,扣上了盖子,双手捧着盒子,像是信徒一样虔诚。

  餐厅。

  卓一航已经入座了,程薇薇走进光线明亮的餐厅,就看到白衬衫的卓一航,执着筷子,慢条斯理地吃着菜,活生生就是电视里走出来的韩国欧巴。

  “一航……”‘哥哥’两个字,活生生地咽进了肚子里,程薇薇走到卓一航的旁边,她拉开椅子的时候,卓一航执着筷子去夹菜的手,顿了一下,从这个角度看,那好看的眉宇似乎也跟着皱了一下。

  程薇薇的胃也揪了一下,一秒后就有鼓起勇气,捧着手中的便当盒,打开,往前一递,“一航,这是我给你做的便当!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牛肉……”

  卓一航眼皮也不抬一下,夹了一筷子青菜,没有接程薇薇的话茬。

  “一航,我做的很好吃,没有下什么药,你就试试看吧,好不好……”

  “……”

  “要是你不放心,试吃一下给你看好了。”程薇薇拿了刀叉切了一块牛排,放进自己的嘴里,咀嚼了十五下,吞咽进了喉咙里,“你看,没有毒,我没有想要害你。”

  卓一航终于淡淡瞟了程薇薇一眼,可是眼神还是那么冷,“我不喜欢吃别人吃过的东西,你拿走吧。”

  脸推开程薇薇递到眼前便当盒的冲动都没有。

  又被拒绝了。

  程薇薇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她每天都给他做他喜欢吃的东西,可是他每次都不领情,这也就算了,态度简直和之前的温柔,天差地别!

  就像是一夕回到了解放前,温柔乡仿佛就是黄粱一梦。

  为什么?

  程薇薇反复问着自己这个问题,是自己做错了吗?

  不,她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卓一航不喜欢她,那为什么之前还对自己这么好?

  盯着便当盒里面的牛排,想到自己的心血被卓一航无视,被卓一航浪费,程薇薇心中一路涌上一股火气。

  “卓一航!”眼看着卓一航放下筷子,推开椅子,站起来,一副已经吃饱了的样子,程薇薇怒冲冲地拦在卓一航的面前,“你站住!”

  卓一航好看的眉皱了一下,终于说话了,可是说出来的三个字,饱含着冷漠和疏离,仿佛在问一个陌生人:“干什么。”

  干什么?

  程薇薇眼眶一酸,跺了跺脚,说:“卓一航,你为什么对别人忽冷忽热?你是天蝎座的吗?你知道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有多么伤人?”

  厌烦了,整天被程薇薇纠缠。

  卓一航狠一狠心,毫不掩饰展现脸上的厌恶,单刀直入地道:“你还不明白?需要我把话挑明了摆上台面给你说?我之前就是利用你,想通过你,找到我不是程非凡亲生儿子的证据,如今我知道了,我不是程非凡的亲生儿子,所以,你也没有利用价值了。”

  话音落下,本以为眼前的女孩,会歇斯底里地挥拳头捶打他,骂他骗子。

  怎知,程薇薇没有这么做。

  程薇薇只是自嘲地笑了一声,便当盒从她手上掉下来,‘啪’,牛排砸到的两人的脚下。

  她自嘲地呢喃:“原来程薇薇你就是一个傻瓜,大傻瓜……”

  转身,离开。

  卓一航深深地凝视着程薇薇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愧疚。

  对不起,程薇薇,虽然我不是讨厌你,但是我讨厌你的父亲,如果不是你的父亲,我们也许会是朋友,你天真可爱,会和我成为很好的朋友。

  可惜,没如果。

  程薇薇感觉自己的双脚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一步一步地走上楼,走到二楼的时候就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用光了,无力地趴在扶上手喘着气。

  身后,响起一个高跟鞋的脚步声。

  “是谁?”程薇薇转头看去。

  李悦然已经走到了程薇薇的面前,精致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担忧,“你……没事吧。”

  刚才她去餐厅吃饭的时候,听到了餐厅门口响起程薇薇和卓一航的吵架声。

  不知为何,李悦然对程薇薇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他们都一样,有爱的人却不能和对方在一起。

  “薇薇,你比我幸福多了,对方不爱自己,放弃就可以了,但是遇到彼此深爱却无法在一起的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李悦然的安慰,程薇薇听了很不是滋味,鼻头酸了酸,“你不就是喜欢谷遇东么,瞎子都看出来了,怎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太多,人生,有的时候,没有这么多为什么,有些人不能在一起,就是不能在一起,但是,不论能不能在一起,我们的日子还要过下去,不是么?”

  程薇薇哼了声,在脸上抹了一把,手放在扶手上,捏得紧紧,倔强着仰着下巴,说:“我是不会放弃的,越是有困难,我就越是要挑战。”

  “……”李悦然叹息了声,有的时候,她真希望自己,也能像程薇薇一样,敢于挑战。

  可是,谷遇东的身份,不允许她这么做。

  青城。

  毕业典礼后。

  黄连陪着卓斯年回了一趟青城卓家。

  路虎缓缓地停在卓宅外的铁门前。

  仆人出来开门,看到卓斯年,眼睛一瞪,下巴张大仿佛能塞进去一个鸭蛋,“二少爷?!”

  “吴妈,我回来了。”

  卓斯年揽着黄连的腰肢,冲里面的仆人露出一个俊美无俦的微笑。

  “二少爷!真的是二少爷!”吴妈兴冲冲地往里面跑,跑了几步,才发现自己忘了给二少爷开门,急忙跑回来打开铁门,“二少爷,你瞧我都忘了给你们开门了,快快快,快进来!”

  瞧见吴妈这么高兴,黄连噗的笑出了声,握住了卓斯年的手,“斯年,回家开心吗?”

  “有你陪在我身边,无论去哪里,都开心。”

  黄连抿嘴一笑,“嘴真甜!”

  “奖励么?”

  “奖励你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好。”说完一个字,卓斯年俯身压下来亲了黄连的小嘴一口。

  “你——我有允许你现在要么?”

  “不然什么时候?”

  两人落在身后你一言我一句拌嘴。

  吴妈早已兴冲冲地奔进了卓宅的大门,嘴里乐滋滋地喊着:“老爷,夫人,大少奶奶,二少爷回来啦!还有二少奶奶也回来啦!”

  客厅,冷莹穿着一身水色旗袍,坐在卓志山身边,给卓志山沏茶。

  正捏着茶壶,将热气腾腾的功夫茶,倒入茶杯里,只听得吴妈的叫喊声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

  吴妈干了多年的老人家,怎么还吵吵闹闹的。

  眉心稍微一蹙,冷莹的脸上尚未浮现出一层不悦。

  听得吴妈的话后,冷莹愣了一下,旋即霍的起身,嘴角也随之上翘了一下,惊喜地冲吴妈看去,“吴妈,这是真的么?他们在哪呢?”

  “真的真的!二少爷和而少奶奶就在身后呢!”吴妈转身看向身后。

  冷莹也朝着吴妈身后看过去。

  卓志山正拿着一份报纸在阅读,听到吴妈说他的儿子回来了,自是不信的,找了这么久都没有下落,多半是正阳集团里的那个假卓斯年。

  所以,卓志山的眼睛一直没有从报纸上挪开过。

  苏淑婉也跟随冷莹起了身,冲玄关那里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航没有回来,等会我们替一航和大嫂问声平安,你说如何?”

  “嗯,这是必须的。”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先是一组对话传进来,然后是一阵脚步声,最后,门口的位置,有一高一矮的两个人相拥着走了进来。

  “小连!斯年!”冷莹大喜过望,心花怒放地迎上去,站在玄关的位置的黄连,只听得一个悦耳的女声,然后双手一热,被一双细腻雪白的双手,握住了。

  冷莹握着黄连的小手,激动地眼泛泪花,“小连啊,真的是你!真的是你!”看向卓斯年,更是惊疑不定,又惊又喜,不敢相信真的是卓斯年,“斯年,你,不是王浩吧?”

  一开始大家并不知道斯年被王浩替代的事,后来还是外公对晚辈们讲出了实情,并告诉大家要支持王浩,并且要耐心等待斯年回来。

  如今,斯年终于回来了!

  噗,大嫂真可爱!

  黄连捂嘴轻笑了声,“他是王浩么?大嫂您仔细瞅瞅?”

  冷莹果然仔细瞅了一下卓斯年,卓斯年身上的气质清冷,王浩虽然和卓斯年长得想象,但是气质和眼神,绝对不会出卖骗人。

  “真的,这就是我的好弟弟。”冷莹又抱了一下卓斯年。

  “大嫂。”看到冷莹此时已经眼眶炙热,卓斯年拿出一条干净的白色手帕给冷莹擦拭眼睛,细致体贴,眼神温和,“看到我不开心么?”

  “开心!当然开心!”冷莹笑着流泪,将黄连和卓斯年的手,叠在一起,手放在他们的上面拍了拍,“看到你们在一起了,我实在是欣慰……”

  “那姐姐莫哭鼻子了,好不好呀?”黄连笑容甜甜的,看了这个笑就让人感觉开心。

  冷莹用力地点点头,擦了眼泪,脸上是灿烂喜悦的微笑。

  “斯年?!”苏淑婉昨个听到一航说,斯年已经回到青城了,她还不相信,卓斯年已经失踪了这么久,怎么就突然就回来了,这个卓斯年到底是真的是假的。

  管他是真的假的,斯年虽然不是她亲生儿子,但是对待卓一航,一直很亲,对于这个任性胡闹的弟弟,始终包容。

  一航没有能得到正阳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苏淑婉虽然遗憾。

  不过,就像昨个一航对她说的那样:“我二哥这么优秀,我所有的时间几乎浪费在沉迷风花雪月之中,二哥一直在学习,能力强大,输给二哥我心服口服。”

  “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和二哥好好学习如何管理正阳集团,虽然不能坐董事长,但是也会努力小有成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二哥是个好人,都是爸爸的儿子,妈你也要一碗水端平。”

  的确,卓一航还没有能力胜任这个职位,得到了也未必留得住。

  现在,一航能踏踏实实、脚踏实地地做事情,多亏了斯年这些年的悉心关照。

  以前他们母子这么排挤他们,斯年还能这么关爱这个弟弟,不愧是大家风范,能成大事的人就是不拘小节。

  苏淑婉想到了什么似的,挺了挺胸膛。

  不过,她的一航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最可爱的小男孩。

  “老爷,真的是斯年,您快看看。”苏淑婉笑吟吟地对卓志山道,说完看过去,发现卓志山已经站了起来,看向玄关的方向。

  “斯年。”卓志山本来严肃威严的脸上,渗出了一丝难得的喜悦,克制不住嘴角上扬,又硬逼着自己压下去,板起来脸苛责地训斥:“你这个混账小子,这阵子跑哪去了,知道不知道为父很担心你的安全!”

  客厅的气氛冷凝了下来。

  雅雀无声。

  所有人都忧心忡忡。

  黄连却是憋笑到内伤。

  卓志山这个小老头,外冷内热,卓斯年完全是像极了卓志山的性子,都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看到斯年回来了比谁都开心,却装得好像很不在乎甚至很生气的模样。

  口不对心!

  所有人都看着卓斯年。

  只见,卓斯年迈开笔挺修长的双腿,一只手插兜,走进了客厅,站定在卓志山面前两步路,“爸爸,我回来了。”

  “你还有脸回来?要是你再晚点回来,你就不用认我这个父亲了!”

  “走之前,我怕您担心我,所以,我就没有告诉您,您血压高,年纪大了身子硬朗,却难免有点小毛病,我担心,我的离开会让这些小毛病发作。您看,我现在不是平安回来了么。”

  一席话,说的温柔体贴又滴水不漏,卓志山像被浇了盆水,怒火眨眼就熄灭了。

  “你知道为父担心,走之前还不和为父商量,害得为父全世界找你,你这才是逼得我发病啊。”卓志山脸色稍绛,却还是那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是,父亲,以后无论我做什么,都会给您商量一声。”卓斯年虽然面色淡淡,语气也是淡淡,可是仔细听声音里面分明又笑意。

  黄连噗的笑了出声,走了过去,站到卓志山的身侧,难得有个好机会,不错过和和卓志山一起怼一怼卓斯年,“爸爸,您别说,斯年走的时候,就连我都没有告诉!”

  “斯年这么可恶?”卓志山果然替黄连抱不平。

  “对呀,斯年真是可恶啊,都不和我们商量一声自己就走了,爸爸,我们别理斯年了!”黄连发觉自己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的功力竟然挺深厚的。

  卓志山哼了声,“不理他!”

  黄连胡闹就算了,怎么爸爸也跟着这个小丫头闹小脾气?

  这一大一小,老顽童和小丫头,还真是长不大!

  卓斯年好气又好笑,蹙了一下好看的眉,“爸,小连,你们……”

  冷莹和苏淑婉吃瓜群众,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看戏。

  “知错了么?”黄连哼唧了声,问。

  “知错了。”想要天之骄子的卓斯年承认错误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错哪了?”黄连继续问。

  “以后有事一定和老婆大人商量。”卓斯年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黄连,眼底快要喷出邪火。

  “还有呢?”黄连得了便宜卖乖。

  “还有什么?”卓斯年鲜红的薄唇抿了下,小丫头,回房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黄连嘴巴动了动,还没说出话来。

  冷莹忽然走了过来挽过黄连的手臂,“这小两口,又准备撒狗粮啦?快来,帮我去厨房准备一下好吃的,听说你有在学做菜,让姐姐看看,你的厨艺如何了。”

  “好嘞。”

  黄连轻快地应了声。嘛,暂时放过斯年一次好了,谁叫她喜欢他呢。

  卓斯年目露爱意,目送黄连走进厨房,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自己倦柔的视线。

  转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卓志山一脸感慨地看着他还有黄连,脸上满是欣慰。

  卓斯年心情一软,目光也变得柔和了几分。

  果然,小连说的没错,卓志山刀子嘴豆腐心,虽然这些年对他的关心很少,但毕竟是他的父亲,血浓于水,卓志山是对他有感情的。

  注意到卓斯年的视线,卓志山的脸上浮现了两抹暗红,咳了咳嗽化作尴尬,“斯年,给我说说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

  “好。”卓斯年和卓志山落座。

  苏淑婉笑吟吟地打了声招呼,心情有点忐忑:“斯年。”

  卓斯年掀眼皮看了她一眼,眼神虽然冷淡,但还是很给面子地“嗯”了声,颔首寒暄,“苏姨。”

  “嗳!”苏淑婉喜滋滋地应了声。

  这些年虽然同居屋檐下,但她都视卓斯年是敌人,卓斯年工作忙不经常回家,偶尔回卓宅一次,碰了面,也就是客套疏离的打几声招呼。

  苏淑婉第一次和卓斯年正儿八经地打招呼,发现这个男人,低调沉稳,和想象中十分不一样,难怪卓老爷子会将董事长的位置让给卓斯年坐,原来是因为卓斯年真的很有实力。

  “我给老爷你们泡茶。”苏淑婉吩咐仆人换了水,卓斯年和卓志山交谈,她就静静地泡茶不打扰男人聊天。

  厨房,黄连将袖子挽到手臂,干劲十足地道:“姐姐,我厨艺不好,给你打下手好了。”

  冷莹笑着从仆人的手中接过了一些食材,一件一件地放进盆子里,“厨艺不好可以学,做菜这种东西,谁都会,只要记得菜谱,然后掌控好火候就行了。来,我教你。”

  “好嘞。”

  黄连很认真地和冷莹学做菜,冷莹教的认真,黄连也学的认真,两个小时,刚好是正午十二点,饭点的时间。

  卓斯文也刚好下班回到了卓宅,听说二哥回来了,就往这里奔了过来。

  算上卓斯文,满打满算刚好六个人,做了六菜两汤,还有一些开胃的凉菜,点心是黄连亲手做的,用了一个小时出头,烤箱都不用就做好了一个八寸的芒果慕斯蛋糕。

  “小连,你竟然会做西点?”

  “对呀,虽然我不是很会做中华料理,因为中国菜太难了,西点简单,没有还说呢么技术含量,掌控好分量就行了,不像是中国菜,还要掌握好火候。”

  黄连将做好的慕斯从冰箱里拿出来,拿了刀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方便拿取。

  “明天有空教我做慕斯,我会做中国菜,可是还没有时间学西点,真是佩服,竟然会做西点!”冷莹拿了叉子,吃了一口慕斯,感受奶油在嘴里刹那间融化的口感,赞不绝口,“太好吃了!”

  “好啊。”黄连一口就应承了下来,“其实西点很好做,外国人的东西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西点差不多都是千篇一律,没有我们中国菜这么复杂,我倒是比较佩服会做中国菜的。”

  “我们可以取长补短对方。”冷莹笑吟吟地道。

  “好主意!”

  冷莹让仆人端着菜出去,擦了擦手,笑道:“明个我就去买食材,你教我做蛋挞吧,家里头没有淡奶油了,我明天去超市买,好不。”

  “嗯!”

  菜端上了桌,冷莹走进客厅,唤了声:“爸爸,二妈,斯年,一航,洗洗手可以吃饭了,这顿午餐是我和小连亲手做的呢。”

  “好。”三个男人齐齐起身,卓斯年身材最为高大挺拔,鹤立鸡群,黄连跟在冷莹身后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了卓斯年,她冲他咧嘴一笑,露出大白牙,“我亲手做的菜,你可要多吃点。”

  “好。”

  卓斯年走进洗手间洗干净了手,走进餐厅。

  所有人都坐下来了,卓志山坐在主桌,左手边是卓一航,右手边是空位,空位旁边坐着黄连。

  卓斯年坐进了那个空位,桌子底下握住了黄连的手,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声音,说:“那个是你做的?”

  “你猜猜看看?”

  卓斯年看了一圈餐桌,六个菜,两个汤,只有一道辣菜,不用凑上去都能闻到刺鼻的辣椒味。

  卓斯年会心一笑,“辣子鸡丁?”

  黄连哼了声,扫兴地瞪了瞪美眸,“你这么快就猜中了,没意思。”

  “那我就当做是没有猜到好了。”卓斯年执起筷子,佯装不知道地道:“你做的菜是哪道,我真是猜不出来……”

  黄连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这是给她面子还是把她当小傻子呢?

  愉快地用完了午餐,仆人收拾好了卧房,卓斯年去了卓志山的书房。

  黄连自己一个人进了房间关上门,抱着一包薯片趴在沙发上,捧着ipad玩游戏,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下午了。

  黄连打了个哈欠,扔了薯片包装,正想眯会眼睛,门便咯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小丫头,睡了么?”

  黄连的眼珠转了转,拉开被子将自己蜷起来,缩成一团,闭上眼睛,佯装睡着了。

  “小丫头,真的睡了?”卓斯年似乎走到了床边,两秒后,床往下塌陷,黄连知道,是卓斯年坐下来了。

  她心情一紧,呼吸微窒,紧紧地闭了眼睛。

  卓斯年从身后抱住她,热气拂在她的耳畔,“曾经听说,人永远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看来真的是如此。”

  好痒,黄连绷不住了,噗嗤笑出声,转身看着卓斯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睡?”

  难不成卓斯年又读心术不成?

  卓斯年斜倚着,手撑着脑袋,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看起来异样邪肆魅惑,“你的ipad还在亮着。”

  黄连差点笑喷,“我还以为你会读心术呢,像是一台x光一样。”

  卓斯年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困了吗。”

  “嗯,有点。”

  “那就睡吧。”

  “你呢?爸爸和你说了什么?”

  “交待了一些事情,我们明天晚上的飞机回古城,交待好公司还有和鸣后,再飞回来青城和程非凡回合,好吗。”

  “嗯!”

  ……

  翌日早晨,九点半左右。

  冷莹坐着车子离开卓宅,车子开往超市,十几分钟后,在沃尔玛门口停下。

  “大少奶奶,我去停车。”

  “好。”

  冷莹便和吴妈一起进了超市。

  冷莹很少亲自出门采购,采购这种事情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仆人完成,不过她今天心情很好,所以就想着过来超市逛逛。

  走进超市,冷莹说:“你去推车。”

  吴妈:“是。”

  忽然,冷莹感觉有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冷莹下意识地扭头看去,身后全都是过来超市购物的人,什么人都没有看到。

  是错觉吗?

  为什么她会感觉,有一道灼热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

  还以为是熟人,扭头过去看的那一瞬间,那个目光,又像是被剪掉了一样,消失掉了。

  “大少奶奶,怎么了?”

  “没事,我们进去吧。”

  “嗯。”

  冷莹和仆人一起进了超市。

  身后,一家商店的墙后面。

  程非凡压低了帽檐,胸口大起大伏,呼吸急促,刚才看到冷莹看过来,吓得他一下子就缩了回来。

  从来都是女人对他趋之若鹜,跟踪自己心爱的女人,还是头一次。

  北京城的发布会结束后,雾霾严重,也没有什么好玩的,程非凡干脆就带着伊倩一起过来青城了。

  抵达青城后,程非凡就控制不住自己想到冷莹,便派手下人打探了冷莹的消息,得知她今天会来超市,就过来了,想见冷莹一面。

  助理看到程非凡躲在暗处,不走到明处和冷莹打招呼,只是在暗处远远看一眼。

  程非凡看了看超市门口,看到冷莹和仆人一起走进去了,这才走出来,带着助理朝着超市的方向走过去。

  助理没由来地心疼老爷,不解,说:“老爷,您为什么不上前打招呼呢?”

  “我……还没做好准备。”

  听到助理的问题,程非凡怅然若失地摇了摇头,有些一言难尽。

  “为什么?”

  “我怕吓到了她,远远看一眼就足够了。”

  程非凡的话,让助理第一次见识到,这个叱咤风云的男人,竟然还有这么柔软细腻的一面。

  助理说:“老爷,这么多年来,您一直都是这样,太辛苦了。”

  程非凡却笑了,说:“不辛苦,以后你就会知道了,等你遇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时候,你就会懂得我的情绪了,我现在,还能远远地看上她一面,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助理叹息了声:“是,老爷。”

  “走。”

  程非凡带着助理,紧跟上冷莹,但是又保持一段安全的距离,好不被冷莹发现。

  “淡奶油买好了,蛋挞皮也买好了,还有炼乳没有买……”

  冷莹检查一遍购物车里的食材,对仆人道:“你去买点新鲜的草莓和车厘子这些浆果吧,小连爱吃,我去买炼乳,等会在收银台碰面。”

  “好。”

  吴妈转身去水果区了。

  冷莹推着手推车往前走,左看看右看看,逛到了卖炼乳的区域。

  冷莹虽然已经有点年纪了,不过世界上有个成语叫风韵犹存,正是涌来形容冷莹这样的女子,吸引了超市少人的侧目。

  手推车一停,冷莹站在了货架前,拿起一盒炼乳起来看看。

  品牌太多,没有买过,不知道哪种比较好吃。

  冷莹只好站在货架前左右对比一下,看看哪个比较好。

  货架对面,有一个路人,赶时间,走得飞快,冲过去的时候,路人一个不小心,撞到了货架。

  糟糕!

  眼看着货架就要倒想冷莹,很快就要砸到冷莹的身上。

  而冷莹,手中拿着炼乳,认真对比,太过入神,丝毫没有意识到,即将就要被货架上的物品砸到。

  千钧一发的一刻,助理惊呼了声:“老爷?”

  话音落下,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程非凡骤然一个箭步,冲到了冷莹的身边,背部,对着货架倒下来的方向。

  嗙啷——

  哗啦啦——

  一声巨响,货架,狠狠砸到了程非凡的背上。

  货架上的物品,也全都顺着程非凡的背部,滚到了地板上。

  “嗳?”

  冷莹被巨响吸引了视线,这才回过神,抬起了头,一看,才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险了!

  货架如果砸到了自己的身上,现在,她已经头破血流了!

  “谢谢先生!”来不及心惊肉跳了,因为有人帮她挡了一劫,反应过来的冷莹,急忙张嘴道谢。

  看向那个男人,男人生得高大,看起来已经有了年纪,戴着鸭舌帽,挡了货架后,身体踉跄了一下。

  侧过头,一直躲避她的视线,似乎,不想让她看到他的脸。

  这个男人好奇怪?

  为什么一直躲过去,好像很害怕让她看到他的脸似的。

  “先生?先生?你还好吗,多亏了你,刚才帮我挡了货架,我想好好谢谢你,不介意的话,留个联系方式好吗?”

  

[读者须知]:下一篇:大结局07:他真是杀人凶手-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