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大结局05:最意外的毕业礼-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大结局04:真假斯年终交接-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好烫好烫!”黄连含着鸡蛋,红着小脸呼哧气。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看吧,被烫到了没。

  卓斯年无奈地皱了下眉,抱住黄连,薄唇凑上去,咬住黄连嘴巴外面的鸡蛋,放进自己嘴里。

  呼

  黄连松了口气,看看卓斯年,“你不烫吗?”

  “要不要看看?”卓斯年的手臂撑在餐桌上,黄连被困在他怀里,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卓斯年低下头,黄连吃吃笑了几声,偏头躲避卓斯年,“别”

  卓斯年抬起结实有力的长臂,将黄连抱着坐了下来,黄连被放在卓斯年的怀中,像是小婴儿一样坐在卓斯年大腿上。

  “有你最喜欢吃的可颂。”卓斯年咬了一口牛角面包,沾了花生酱递道黄连嘴边。

  黄连毫不嫌弃地啊呜咬了一大口。

  吃过早餐后,黄连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累死宝宝了。”

  一双男人的手臂从身后,像是藤蔓一样地缠住了她的腰肢,皮肤传过来如烙铁般滚烫的温度。

  “可以出发了吗。”

  “可以了。”

  卓斯年忽然一个用力扶住她的盆骨,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举高高,“飞机起飞。”

  “斯年!”黄连笑不出来,吓得小脸煞白,“呜呜呜,你个坏蛋,明明人家超怕的,哼,都怪你,也不哄哄人家,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捶你胸口!要抱抱嘤嘤嘤!大坏蛋!打死你!人”

  “”

  卓斯年将黄连放了下来,脸色黑如锅底,“你跟谁学的?”

  黄连眨眨眼睛无辜地道:“黑马教我的啊,他说这是网络流行的撒娇方式”

  “”

  “斯年,难道这样撒娇不可爱么?”

  “”

  “斯年,你咋了,你咋不说话?”

  “”

  卓斯年一言不发地转身。

  “斯年!”黄连追上去,“呜呜呜,老公,大坏蛋,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

  卓斯年的额头出现了一个“井”字。

  一路上,卓斯年都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黄连仔细一看,发现卓斯年满头黑线。

  两个钟后,青城机场。

  黄连有点累了,飞到一半就睡着了,飞机落地的时候还是没有醒过来,卓斯年干脆抱起了黄连,将她抱下飞机。

  黄连伏在卓斯年的肩膀上睡,直到上了车,才悠悠转醒,意识到自己刚才被卓斯年一路抱过来,粉拳打在而来卓斯年的身上,“你怎么能抱人家下飞机,老公,大坏蛋,人家要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嘤嘤嘤”

  卓斯年握住了黄连的粉拳,他黑着一张俊脸道:“别,我很有可能被你一拳打死。”

  黄连噗的大笑出声,捂住肚子,笑得前仰后翻,都快要笑岔气了,“斯年,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

  卓斯年脸上漾开一个迷人的笑容,“你就等我这句话,对吗。”

  “哈哈哈哈,被你发现了!”黄连笑得眼泪都掉出来了,擦了擦眼角道:“你不喜欢我这样的撒娇方式吗。”

  “”

  黄连勾住卓斯年的脖子,“看来你不喜欢啊,那我以后不这样撒娇了。”

  卓斯年笑了声,俯身压下来,“我更喜欢你这样的撒娇方式。”

  他身体力行示范了一下,唇瓣和她的唇瓣碰在一起,吻住了她。

  准备到家之前,黄连给了蓝天心一个电话,那边没有人接,“妈妈估计是在诊所,现在也是夏天了,生病的人也变多了,诊所忙碌了起来。”

  车子开到家楼下,果然看到诊所里面一片忙碌。

  黄连不好打扰忙碌的蓝天心,拿了行李打算和斯年先上楼。

  没想到蓝天心眼尖地看到了自家女儿,那一瞬间,真的是又惊又喜,看了两次才确认这不是幻觉,交待了助手照顾病患,她走出了诊所。

  “小连我的乖女儿,回来了怎么不和妈妈说一声?”蓝天心拉过黄连的手,上下查看黄连好不好,有没有受伤。

  “给你电话了没人接,看你忙就没有打扰。”黄连扑进蓝天心怀里抱了抱她,眼睛发热,“妈妈,我好想你。”

  “好好好,妈妈也想你,你爹呢?你爹没有和你回来吗。”蓝天心左右看看,只看见了卓斯年,不见黄志文的身影。

  “爸还在岛上给bss做中药项目呢。”

  “这么久了还没做完么?”蓝天心闻言皱了皱眉,神色惆怅。

  “做完了一个中药项目,但是又好几个中药项目呢,爸爸还在努力。”黄连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想惹得蓝天心不开心,抱住她的手臂,“妈,女儿代替老爹回来看你了,您不开心吗?”

  “开心,当然开心。”蓝天心很快就打起精神,笑逐颜开,看着黄连身后的卓斯年,愣了一下,旋即大喜过望,“我的好女婿!差点都忘了你,你终于回来了,难怪小连会回来看我,原来是找到了你呀!”

  “岳母。”卓斯年笑着颔首打招呼,脸上流露出一丝尊敬,“我带着小连回来看您了。”

  “你回来了就好,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小连这丫头有多想你,时常和我念叨你的事情,经常为了你茶饭不思”

  蓝天心絮絮叨叨说着卓斯年不在这段时间黄连的事情。

  黄连撅了撅红嘴,娇嗔地道:“老妈!”

  卓斯年听着又心疼又有趣,揽手抱住了黄连的腰肢,沉稳而肃然地说:“妈,现在我回来了,我会好好照顾好小连的,不会再让她伤心难过了,我会尽其所能给她全世界最幸福的东西,请你放心。”

  “好好好。”蓝天心鼻头一酸,揉了揉眼睛,“快来,我们上楼了再说。”

  “嗯。”

  卓斯年揽着黄连跟在蓝天心的身后上了楼。

  蓝天心推开门,念叨着:“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我还没来得及买菜呢”

  “妈,不用你下厨啦,太麻烦了,斯年已经订好了酒店的菜,等会酒店就送过来了,我们热一热就好了。”

  黄连和卓斯年站在玄关,她扶着鞋柜,随手拿了两双拖鞋,正要弯腰脱掉脚上的高跟鞋。

  “等等。”

  卓斯年笔直修长的两条腿忽然弯曲着,半蹲了下来,在她跟前,抬起细长的手指,掌控着成百上千万公司交易的手,亲自给黄连换高跟鞋。

  黄连垂眸看了一眼,继续和蓝天心说:“有我最喜欢吃的饺子,等会吃完饭我和斯年还要去公司一趟,您做菜太费时间啦,有这个时间我想多看看您。”

  “也行。”蓝天心转身的时候就看到,卓斯年蹲在地上给黄连换高跟鞋,堂堂正阳集团董事长竟然亲自蹲在地上给女人换鞋子,黄连习以为常的表情,好像这是一件像是吃饭一样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蓝天心心底头,说不出的欣慰和欢喜。

  这一次她的好女婿失忆,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的难能可贵,对她的女儿,比伊倩更加宠爱,或者说是,宠溺。

  脱下高跟鞋,卓斯年又给黄连穿上了拖鞋,才站了起身,搂过黄连吻了一口她的小嘴,“等会给你买一双舒服的平底鞋,穿高跟鞋脚都红了,我很心疼。”

  “好。”黄连百依百顺,扶上门把手,刚要关上门,说曹操曹操到,饭点的人来了,服务生鱼贯而入,在桌面上布好了菜才离开。

  因为只有三个人,只是简单但不单调的五菜一汤,还有甜品和开胃小菜。

  黄连干掉了一盘饺子,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卓斯年慢条斯理地吃着碗里的菜,笑着睨了她一眼,好气又好笑,说:“谁叫你吃这么多了,又没有人和你抢,喜欢吃等到晚餐还吃就是了。”

  “哼,反正我就是想吃。”黄连说着又夹了一个饺子进嘴巴里,含着,牙齿还没咬住饺子,卓斯年忽然压低了身子俯下身来,咬住了她嘴里的饺子,一整个地吃进了自己的嘴里。

  黄连只感觉两唇相碰,只不过短暂的05秒过去,嘴里的饺子就不见了。

  黄连崩溃,一爪子揍在卓斯年恶身上,“呜呜呜,斯年,你这个坏人,老公,大坏人,人家要拿小拳拳打你胸口”

  还没撒完娇,卓斯年黑着脸夹了一个饺子,飞快地沾了酱汁塞进黄连的嘴里,“你一拳可能会把我打死。”

  黄连差点没把嘴巴里的饺子喷出来,囫囵地嚼了两下咽了下去,“嘿嘿,我就知道这招对管用。”

  看着这对在餐桌上打情骂俏的小夫妻,蓝天心心底一阵说不出来的感慨,想到前段时间自家女儿落寞悲伤,情不自禁地眼眶发涩。

  黄连看到蓝天心揉眼睛,以为蓝天心是想爸爸了,说:“妈,爸很快就回来了,我答应你,一定会替你照顾好爸爸的,你放心。”

  “嗯!”蓝天心搁了筷子,将黄连的手还有卓斯年的手交迭放在一起,“你们也要好好的,斯年,你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女儿。”

  “我会的,即便我豁出这条性命也会好好照顾好小连,不会再重蹈覆辙。”

  “有你的承诺,我就安心了。”

  “妈,来吃个饺子,这是马蹄馅的可好吃了!清脆甜爽,配上嫩嫩的瘦肉末”

  黄连给蓝天心碗里头夹了个饺子。

  蓝天心看着那个饺子,微微一笑,笑容欣慰,拿筷子拨弄了一下那个饺子,“你这个孩子,从小就好这口,可以一日三餐顿顿都吃饺子,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吃个痛快,本以为一阵就腻了,谁想到一吃就是二十几年。”

  “妈,您在夸我专情么?”黄连吃吃地笑了。

  “你喜欢饺子还是喜欢我?“卓斯年玩性大发,轻轻地掐了一下黄连的脸颊。

  “当然两个都喜欢啦!”

  “如果一定要选一个呢。”

  “我两个都选!”

  卓斯年满头黑线,在这个小女人的眼睛里,他和饺子的地位一样?

  黄连勾住卓斯年的脖子,凑近卓斯年的耳朵,“我爱吃饺子一辈子,我也爱你一辈子。”

  卓斯年怔松了一瞬,漆黑的眸子绽放开一抹耐人寻味地笑意:“我还以为你想说,你爱吃饺子一辈子,也爱吃我一辈子。”

  黄连差点没笑喷,锤了卓斯年胸口一拳,“老公,大坏蛋!人家”

  卓斯年又塞了一只饺子进黄连嘴里,堵住她的嘴巴,“吃饭。”

  “是。”

  蓝天心看着这样的他们,忍俊不禁。

  吃过饭后,卓斯年坐在沙发上陪蓝天心看了会电视,黄连在房间里头收拾了一下衣服,出来后看到卓斯年正在和蓝天心聊电视剧。

  “斯年,有没有人说过你这张脸很适合混娱乐圈?模样真俊俏,比好多小鲜肉好看。”

  “小连不同意,她说我是她的小鲜肉,只能给她看。”

  “这个孩子,以前可没这么霸道,看来小连这个孩子真的是喜欢你,她看起来懂事,其实我们都知道,只是在外人面前懂事,在熟人面前,小连就是一个小孩子,以后她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还要请你多多包涵照顾我们家小连。”

  “岳母哪里的话,小连也是我家的,我自然会照顾好我家的小丫头。”

  “哈哈哈哈,好好好,都会和岳母争女儿了,我把女儿托付给你,也安心了。”

  黄连摇头连连,看不出来,卓斯年还是妇女之友,简单一句话就把她妈妈哄得心花怒放,喜笑颜开的,看来她真的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魅力值。

  简单收拾了一下,黄连提着手提包走到客厅,笑吟吟地道:“斯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晚上回去的飞机,该走了。”

  蓝天心扶着沙发站起来,皱着眉不舍的地道:“这么快就要走了吗?这么着急吗。”

  “嗯,因为明天的毕业典礼,所以我们晚上的飞机票,六七点就要去机场了,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我们要去一趟正阳集团,再去机场,害怕赶不上时间。”

  黄连看着蓝天心道:“办正事要紧,等到爸爸回来以后,我和斯年一定会多陪您一阵,现在还要很多事情没有弄清楚。”

  “好,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事业,忙,没事,妈妈年纪大了,要是你们忙里抽闲,能给妈妈生个孙子”

  蓝天心的话,让黄连的俏脸一红,滚烫滚烫,又瞥见,卓斯年眸光闪烁、神色暧昧,黄连恼羞地跺了跺脚,说:妈,我和斯年赶时间,先走了!

  卓斯年邪肆地勾着唇,“怎么?妈说的话有道理,妈年纪也大了,长辈就想抱孙子,我们忙里抽闲”

  黄连拉开门就往外走,“没时间!”

  “今晚我们就可以”

  “晚上还要回古城!”

  “回古城后”

  “我要睡觉!”

  卓斯年手插兜追上去,“我们可以造人过后再睡。”

  “”黄连走得无影无踪了。

  卓斯年看看她的背影,哑然失笑,转头冲蓝天心微微一笑,“妈,女婿先走了,过阵子我们再回来看您,一定努力争取早日给您抱一个大胖孙子。”

  蓝天心一迭声地说好,“孙子孙女我都喜欢,只要你们好好的就成,生个像小连一样乖巧懂事的小棉袄,我更欢喜。”

  “好,那就声一儿一女,组成一个好字。”

  “是的呀,现在二胎开放了,你们不急,慢慢来。”蓝天心冲卓斯年摆摆手,“不是有事情吗,快去吧,我收拾收拾桌子,你和小连千万要好好的。”

  “嗯。”

  卓斯年心中一暖。

  虽然母亲早逝,但是蓝天心待他就像是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小丫头包括她的父母亲,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爱人和亲人的感情。

  他们抵达正阳集团的时候刚好两点钟,保安看到是卓斯年先生,忙不迭地开门放心,写字楼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都去休息了。

  黄连和卓斯年走进电梯,上了顶层董事长办公室,还在担心杰克也去休息了,走进办公室后,看来担忧完全是多余的了。

  不仅杰克在,就连卓斯文也在,他们两个竟然还在办公室里面加班,对着一份文件讨论内容。

  杰克本就对正阳集团忠心耿耿,瞻前顾后,可谓鞠躬尽瘁,斯年不在的这段时间,亏了杰克才能将正阳集团照顾得很好。

  可是,卓斯文酸文假醋,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出了名的花花肠子,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在办公室看到卓斯文,黄连有种被吓到的感觉。

  卓斯年一愣,和黄连对视了一眼,发觉对方眼睛里想的都是一样。

  来之前没有给杰克还有卓斯文电话,因为忘记从王浩那里拿手机了,奈何岛上程非凡给他们的手机是新手机卡,没有他们的的,所以无法联系上他们。

  先是卓斯文听到了动静,抬起来头朝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看到卓斯年,眼底满满的震惊就快要溢出来,“二哥?”

  杰克潋滟凤眸上那对好看的长眉皱了一下,头也不抬一下地道:“斯文,你都出幻觉了?斯年在奈何岛,怎么会出现在公司?快点整理好这个文件的资料,我们下午开会还要用,今晚留下来加班,我和说说如何管理正阳集团”

  “杰克,不,不是幻觉,是真的!”卓斯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底头激动不已,“二哥!你真的回来了!还有二嫂,你们都回来了!”

  卓斯文飞快地冲上前几步。

  黄连差点被吓得往后退,因为以前卓斯文可没有少陷害他和斯年,不过现在看他这个样子,西装革履,处理文件的时候表情认真,看来是真的已经改过自新了吧。

  卓斯文站定在卓斯年的面前,仰头看着他,激动地声音都是颤的,“二哥!”

  “嗯,我回来了,看到你有在协助杰克好好管理公司,我很欣慰,你是真的用心想要将家里的公司做好,看到你张大了,想必爸爸会比我更欣慰。”

  卓斯年展开手臂抱住卓斯文的同时,听到卓斯年那低沉悦耳且富有辨识度的声音的杰克,也霍的转头看过来。

  杰克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层匪夷所思,睁大了漂亮精致的凤眸,以为自己的视觉出现了问题,“斯年?不不不,是幻觉吧”

  黄连就捂嘴笑着看着杰克,憋笑憋到内伤。

  他先是揉了揉眼睛,再打开眼帘,看到的还是卓斯年,一下子呆愣住,说:“王浩这个臭小子,怎么从古城跑过来了!”

  不对,如果是王浩,为什么他有种眼前的男人气质完全和卓斯年一模一样的感觉。

  王浩虽然长得很像卓斯年,但是他们的容颜是完全不一样的啊!

  杰克扭头,看到了站在卓斯年身边的黄连。

  “卧槽,小连?”惊呼出声的同时,杰克也霍的站起了身,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变成了惊讶、狂喜,“你们真的回来了!”

  如果说卓斯年可能是幻觉,可能是王浩,那么黄连一定不是幻觉。

  因为,现在对于他来说,熊茜以外的女人他都没有兴趣,所以更不可能会凭空想象出来黄连的模样。

  由此证明,卓斯年和黄连,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站在办公室的真人!

  卓斯年也是真的卓斯年,比珍珠还要真!

  杰克哈哈大笑,走到黄连和卓斯年的面前,那双雾气昭昭的桃花眸,先是在黄连的脸上流转了一圈,“小连好,好久不见,更年轻漂亮了,容光焕发。”

  虽然是夸赞,但是语气尊重,收敛了昔日的轻佻之感。

  黄连微微诧异,没想到这次回来不仅仅是卓斯文改变了很多,就连杰克也改变了很多,不再像是从前一样轻佻烂漫了,虽然还是风流倜傥的模样,但是比以前沉稳了不少。

  “杰克。”卓斯年一贯冰冷如霜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玩味的笑意,“看到你和斯文有了很大的改变以及进步,我更没想到这个点你们还在加班整理下午会议需要的文件,这次回来,我很惊喜。”

  杰克挠挠后脑勺,环抱双臂,直截了当地道:“不,我的改变是因为追女人,卓斯年才是真的浪子回头了。”

  黄连莞尔笑了笑,不用也能知道杰克嘴里说的这个女人是谁,“杰克,你还没有糕点熊大记者吗,这都多久了?”

  杰克唉声叹气,无奈摊手,却又信心满满地道:“我遇到了人生最难攻克的碉堡,现在还在努力当中,不过我一定会追到她。”

  “我和斯年瞪着和你这碗喜酒,加油。”黄连给杰克打气。

  杰克笑道:“看着你又恢复了精气神,真好,看来这段时间,你和斯年在奈何岛过得挺好。”

  卓斯年抬手看了一眼手腕的腕表。

  杰克愣了一下,问:“斯年,你很赶时间吗?”差点忘了,“对了,你们怎么突然从奈何岛出来了呢,程非凡那个人放你们出来了吗。”

  黄连道:“还没有,只是我们过来北京参加中药的发布会,正好趁机过来参加毕业答辩,明天就要回到古城了,今晚的机票。”

  杰克心想,果然,他就说,他们去帮程非凡研究中药项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原来只是去北京城参加发布会,顺道回来一趟。

  “几点钟的飞机?”

  “六点半。”

  “那现在已经五点了,你们快去吧,反正这里的事情有我么在处理,斯年你尽管放心,有我在,和鸣会好好的。”

  “嗯,交给你我也是很放心。”卓斯年揽住黄连的腰,“时间不等人,我们走吧。”

  黄连冲杰克还有卓斯文挥挥手,“下次见!”

  “嗯,下次见。”

  卓斯文规规矩矩,“二哥,嫂子,一路平安!”

  “嗯。”卓斯年应了声,便再没有迟疑地迈开了脚步,往外走。

  抵达机场,刚好赶上登机时间,回到古城已经是晚上,一整天都在奔波,黄连累得骨头都酥软了,简直比和斯年啪啪啪还累。

  卓斯年开车,车子停在了水杉苑的门口,刚一停稳,黄连就打开车门像只小鸟一样飞下去,掏出要是打开门,径自奔向房间,推开房间门,连灯都不开,找准床的位置将自己扔上去,倒头就睡。

  卓斯年提了行李进屋,还有蓝天心给他们的一些自己做的泡菜,全都扛了进屋,停好车子在停车库,卓斯年不紧不慢地回屋,在玄关换了拖鞋。

  走进房间,卓斯年看到黄连已经睡沉了,裹着被子一动不动。

  卓斯年低笑了声,睡得这么快,不就是害怕被他吃掉么?明明前几天还主动投怀送抱,恨不能和他黏在一起,怎么不过转眼几天,就变得这么害怕被他吃掉了?

  带着这些问题,卓斯年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十几分钟后,拉开浴室门走出来,系上浴袍的系带,看了一下明天需要做的事情。

  是不是应该准备一点东西?

  卓斯年打开笔记本电脑,点开同城网页,预定了一束鲜花,店里面最贵的那一种,付款后,卓斯年关上了电脑,起身关了灯,掀开被子,躺到了床上。

  黄连翻了个身,面对着卓斯年,显然睡熟了,不知道卓斯年已经进被窝了,手搭在卓斯年的小腹上,一通乱摸,“嘻嘻,斯年你的身材好好啊”

  卓斯年满头黑线,拽掉了她不安份的小爪子,将她一点一点地挪过来,然后抱在怀里头,“小傻瓜,睡觉。”

  因为路上有些堵车,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黑马他们都在等她,参加完紧张激烈的毕业答辩后,黄连和莫筱竹林菀一起去换了学士服。

  莫筱竹林菀对黄连的表现赞不绝口:“小连,刚才答辩你可真够冷静的,面对这么多人居然都从容不迫,我紧张得要死,手心里捏了一大把汗!”

  “对啊对啊,我也是,我紧张得四肢发冷,腿都有点站不稳,小连你好镇定啊!是不是做了和鸣董事长,大场面见多了,也不紧张了?”

  “对。”黄连笑着点点头道:“我曾经面对的那些场面,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人,那些老师还有学校领导可不会吃我们的骨头,所以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一眨眼就结束了。”

  “小连,你是我的女神,简直就是我的偶像!”莫筱竹和林菀兴奋地哇哇大叫。

  换好了学士服,走下楼梯,就看到一抹欣长的人影,立在楼梯下面,手插兜,微微笑着等着她。

  卓斯年穿着一件深色的老虎头的t恤,深色牛仔休闲裤,显得很年轻,本身就是一个衣架子的他,气度沉稳,风度翩翩,举手投足高贵优雅,更别提轮廓冷峻的面容,以及成熟的魅力,最能惹得刚毕业的小女生春心暗动。

  往那里一站就像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一样,吸引女生的注意力,在场但凡是雌性生物都忍不住多看卓斯年两眼,更有甚者已经花痴了。

  莫筱竹和林菀交换了一个眼神,识趣地道:“小连,我们过去礼堂等你。”

  “好。”

  黄连目送她们离开后,将视线转回到了卓斯年的身上。

  她往下走了几步,还有三四格阶梯,就能走到卓斯年的面前。

  “老公,你会接住我,对吧。”

  卓斯年怔了一下,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展开双臂,笑容柔和,“嗯,我会接住你,尽管跳下来。”

  得了卓斯年的保证,黄连摘下学士帽,深吸一口气,勇敢地跳了下去。

  她稳稳当当地掉进了卓斯年的怀里,男人很有力量,轻轻一个用力,就将她抱在了怀中,不费吹灰之力。

  黄连再一眨眼,感受到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勾着腿像只考拉一样紧紧抱着卓斯年,低头在卓斯年的薄唇上啄了一口。

  感受到四周学生的眼光,黄连又嘿嘿一笑,“都说秀恩爱死的快,斯年,放我下来吧。”

  “嗯。”卓斯年放黄连落地,将她扶稳了,抓过了她的小手,朝着礼堂的方向走去。

  黄连进礼堂的时候,莫筱竹和林菀迎了出来,拉着黄连的手就往里面走,“准备到你演讲了,我们快走。”

  黄连转头看卓斯年,他冲她笑:“我在台下,快去吧。”

  “嗯!”黄连这才收回了目光,跟着莫筱竹和林菀朝着舞台走去。

  “下面,有请优秀毕业生为大家做演讲。”

  黄连走上舞台,台下一阵掌声响起,黄连看到卓斯年在第一排坐下,莫筱竹和林菀也在卓斯年旁边的位置上坐下。

  卓斯年看着她的眼睛里面有光,手中鼓着掌,好看的薄唇用嘴型在这一片热闹之中无声地道:“加油,我在这里看着。”

  不论你在哪里,我都在你的身边,等着你,看着你,守护你。

  黄连蓦地鼻尖一酸,做了几次深呼吸,理了理身上的学士服皱褶,打理好清晰,抬头挺胸地开口道:“谢谢。”

  掌声停止。

  黄连站到话筒前,演讲完手中的稿子,将手中的演讲稿折叠,对着话筒,她的声音洒遍了礼堂的每一个角落:“大学四年,最后一年我上的课最少,但是,我收获的却是最多的,因为在这一年,我遇到了自己的rright”

  舞台下面一阵骚动,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一个声音大喊:“是不是去年带了几十辆豪车来娶她的那个大帅哥土豪!”

  黄连毫不隐瞒地点点头,舞台上,和观众席位的卓斯年对上,视线隔着老远,缠绵在一起,“嗯!正是他,但是他不是什么土豪,他是用心去做实业做良心药的企业人。如果不是我的rright,我还会是个没心没肺的傻学生,如果不是他,我还是个不辩是非的傻丫头。”

  说着说着,黄连已经是热泪盈眶了,万般情愫涌上心头,“感谢老公给我的呵护,更感谢他让我成长了起来,教会我成长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哇塞!好浪漫啊!”

  黄连的话音才落下,舞台下面的毕业生便响起了一阵尖叫声。

  黄连顺着某个方向看过去。

  她看到,台底下坐着的卓斯年手中,不知何时手捧着一簇七彩色的满天星花朵。他站起来,学生看着这个英俊高大的完美男人,全都沸腾了,小礼堂顿时像一锅煮沸的开水。

  卓斯年迈开笔直修长的腿,一步步地走上舞台的阶梯,站在黄连的面前,“小连,恭喜你毕业了。”

  满天星突然满眼的满天星!

  黄连眼前,蓦地浮现出他们重逢见到彼此的场景。

  卓斯年站在满天星的花丛中,满天星没过他的小腿,他的容姿清奇,好看的眉眼、高挺的鼻梁,细腻的皮肤上仿佛流转着一种一千种琉璃的光泽,好似一尊的雕塑,绚烂,精致,英俊。卓斯年脚步不疾不徐地朝她走过来。

  卓斯年走上舞台后,小礼堂仿佛被人摁了静音键,戛然而止了几分钟,旋即,爆发出一阵阵更热烈的、排山倒海般的喝彩声,口哨声,拍照声

  

[读者须知]:下一篇:大结局06:悄悄去看心上人-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