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大结局01:唯你是我情所钟-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75.今晚开始行动了-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就像小连说的那样,“爱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手。”

  “……”谷遇东心如刀割,默默在原地站了一会,被拒绝了也没有强求,李悦然不愿意,他不会强行吻她,当初是他拒绝了她,现在被她推开,一人一次,也算是公平了。

  若有所失地叹息了声,谷遇东牵起李悦然的手,“我们回去吧,晚上的海风很凉,你穿的少,感冒就不好了。”

  “嗯。”李悦然微微动了动手指,本来是想要挣扎的,但是谷遇东太过温柔了,她没有舍得,便放弃了挣扎,任由谷遇东牵着。

  他牵着她的手,两人慢慢地朝着原路走回去。

  似是想到了什么,谷遇东略一沉吟,约莫三秒唇瓣微动地道:“悦然。”

  “嗯?”

  “有些事情,我想告诉你很久了,只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和你说,你总是在试图躲避我,现在我们两个有了机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听我的过去?”

  谷遇东的声线比夜风还要低沉和煦,刚才一番凌乱的挣扎,李悦然的大脑已经清醒了很多,沉静地点了点头道:“嗯,请你说吧。”

  谷遇东声语温和地启唇道:“我从小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出身大家族,每日功课缠人,我天资聪颖,学习得很快,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优秀生,长辈眼中的乖孩子,也是外人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李悦然噗嗤笑了出声,别人家的孩子?这是什么形容词?

  谷遇东淡淡一笑,继续启唇讲述:“读完中学六年后,父母送我去了国外,我在国外读了几年的大学,回国之后,就从父母的手中接管了谷药集团,做了谷药集团ceo,成了首席执行官,管理公司大小事务,几年来一直忙于工作,身边没有一个女人,我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婚事。”

  李悦然表示理解地点点头。

  这点她深有体会,她才二十几岁,李母就担心她嫁不出去了,三天两头地逼着他结婚,何况谷药集团这么大一个公司,谷遇东又是男人,没有一个抱到孙子,长辈怎么能安心。

  谷遇东继续娓娓道来,“家里人给我介绍了几个世家千金,我都没有什么兴趣,那些千金,娇憨平庸,只想找个有钱有颜的男人把自己嫁了,生个孩子做全职太太,每天购购物做做指甲,顺便促成一段商业联姻,他们会遇到贪慕他们美色的男人,但我不喜欢这种类型。”

  仿佛知道谷遇东接下来将会说什么,李悦然心情有些紧张,浅声问道:“后来呢?你是怎么认识现在的妻子?”

  其实,当初有很多的疑惑缠绵在她的心里,至今也没有得到答案。

  谷遇东是一个好男人,这是有目共睹的,可是这样的男人,理所应当深爱着自己的妻子。

  可是当初认识谷遇东的时候,他的手机没有妻子的照片,家里也没有孩子和妻子的相框,生活干干净净,也不怪她会将他错认为一个独居的单身男性。

  为什么呢?

  李悦然不下千百遍在心底头,反复问着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谷遇东不将老婆和孩子接过来和他一起住?而是让老婆孩子留在美国,这不符合谷遇东的人设。

  “事情说来话长,你愿意听么?”谷遇东微微握紧了李悦然的手,暖意从这头一直绵绵地流到了那头。

  李悦然心底一暖,点点头,“嗯。”

  ……

  他在一个宴会上认识了现在的妻子。

  他们两家的父母是忘年之交,关系很好,那天是他的生日,在一个五星级酒店举办了盛大的派对,自然也少不了邀请她。

  他疲于此,却还要笑脸相对欢迎来宾和朋友,这些过来的人无非是图谷药集团的名声,真心实意祝贺他的又能有几个?恍惚间他觉得他们才是寿星。

  一个接一个人过来给他敬酒,一杯接一杯酒下肚,喝到最后,胃里像是喝下去了一团火,火辣辣地烧着胃,最后那团火烧到了身上,身体像是被扔进火堆里一样,热得吓人。

  谷遇东自认自己酒量不差,怎么几杯下肚,浑身就滚烫的厉害,还伴随着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来。

  酒里有问题?

  不会,酒水都是家里的名贵酒水,在场来宾也没有陷害他的理由。谷遇东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

  身体的感觉,一阵强烈过一阵,知道自己不行了,谷遇东笑着对父母道:“我累了,回去房间休息一会。”

  “快去吧,别累坏了身子。”

  电梯抵达套房的楼层,谷遇东脚步有些不稳,穿过走廊,太醉了,看走廊的灯光也好似被白纱笼罩着似的雾蒙蒙。

  666,他的房间门牌号,刷了房卡,推门而入。

  房间,一片漆黑,关上门,插了房卡,他抬起手指扯了领带,外套扔地上,摇摇晃晃地朝着床的位置走过去。

  倒在床上,他手边摸到了一个温暖纤细的身体……

  后面的事情,谷遇东就记不太清了,那个时候记忆都是混沌的,只记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灌入了熔浆一样热到快要炸裂,身子胀-痛,碰到那个凉凉软软的人,一下子身体就不是属于自己的了。

  他只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他一如既往地睁开眼睛,苏醒后看到雪白的天花板,身侧便响起一阵窸窣的动静。

  紧接着,一个不着寸缕的女人从床上爬起来,飞快地冲进了浴室,嘭地关上门,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谷遇东的身体狠狠一震。

  后一秒,他低头看到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那一秒钟,仿佛被人用遥控器按了暂停键,僵硬在了那里。

  发生了……什么事情?

  掀开被子,赫然看到床单上一片殷红,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已昭然若揭。

  不知道站了多久,身后浴室哗啦啦的水声骤然一停,一串窸窣的声音过后,吱呀一声,浴室的玻璃门被一个人拉开。

  一个女人走了出来,裹着浴巾,一脸惊恐和痛苦地凝望着他。

  谷遇东转身,看到熟悉的面孔,视线扫过她身上清晰的淡红色吻痕,心动拂过一丝不可思议,“昨晚,我们做了什么?”

  她睁着惶然发红的眼睛,梨花带雨地看着他,“遇东,昨晚……我们什么都做了。”

  仿佛被人打了一记闷头棍,谷遇东抬起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背对着她。

  他昨晚都做了什么?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谷遇东自认自己虽然从未没有碰过女人,但是还没有到这种难以控制的地步!

  看着床单上那一片鲜艳刺眼的血红,谷遇东捏紧了拳头,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无论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了,现在已经发生了,他睡了她,要对她负责。

  毕竟,这个女人不是风月酒场的女人,发生了这样的事,解决办法只有一个。

  所以,为了负责,他和她在民政局花了几块钱领了结婚证。

  自从那天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他仍然每天忙于工作,无暇分身,他们两人自那一夕欢好以后,仿佛形同陌路。

  而两家人,欢天喜地、紧锣密鼓地安排结婚典礼的琐事。

  去寺庙询问僧人后,定了一个黄道吉日,距离婚期只有三天,意外发生了。

  她怀孕了。

  两家人坐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最后得出一致决定:送她去国外养胎,生完孩子以后再回国。

  于是她就出了国,带着他们的孩子。

  这个孩子的存在就像是他们的那一夜,还有白纸黑字红皮的结婚证一样,是一个错误。

  谷遇东对这个孩子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可言,尽管这是他的亲生骨肉。

  曾今多少次谷遇东想象过自己未来的生活,娶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满怀爱意生下一个漂亮的小宝宝。

  娶了老婆,有了孩子,可是他根本就不爱他们!连一点点的感情也没有!

  错了!一切都出错了!

  他开始觉得自己的生活被人搅和得一团糟,而那个毁了他未来的人就是他现在的妻子。

  他对她不仅没有感情,甚至有一种打心眼里排斥的情绪。

  时间如流水一眨眼就过去了,很快,她生了孩子,要回国,孩子过了满月就回来了,她回国的那天,两家人胃孩子包下了一个酒店为孩子庆祝满月,请了很多亲朋好友,为她和他们的孩子接风洗尘。

  他得知了她回来的日期,故意安排了满满当当的日程,借口工作忙,飞去了别的城市,没有出席。父母唉声叹气:“你这个当父亲的,怀孕的时候不去照顾老婆也就算了,孩子回国了也不出席,工作就有这么重要吗?比家人还重要?”

  他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只是那个流着他血液的小婴儿,对于他而言就像是隔壁老王家的孩子,一个错误的结果。

  他连看一眼的冲动都没有。

  她和那个孩子,不是他的家人,他们唯一的关系,只是一本结婚证还有法律的关系。

  有句话叫眼不见心为净,有时她过来公司找他,他就开会紧闭会议室大门,她去他公寓找他,他得知后转身就走去住酒店,避开两人一切见面的机会。

  他不想看到她,哪怕是一眼都不想。

  后来孩子被送出国,放在美国家庭里寄养,在美国生活,毕竟血浓于水,谷遇东无法避免去见孩子,但是见的次数屈指可数,平均每年一次,偶尔孩子回来,才回家一趟陪孩子一会。

  在谷遇东的眼中,这个孩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身上流着自己的血液,仅此而已,还没有视为自己宠爱的小可爱。

  因为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爱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

  像是有些事情也无法避免,比如说要去面对父母,如果经常不见面,恐怕会引起父母的怀疑,事情已经折腾到这种地步了,不能再恶化下去。

  有一天,他们终于见面了,在双方父母的面前秀恩爱,用表象告诉父母他们有多么和谐和恩爱,谷遇东尽量配合她的演出。

  晚上回到公寓,洗完澡出来,他发现秀了一天的恩爱,自己竟然连她的面影和模样也没记得。

  有一次,需要去买一套西装穿去开会秘书生病放假了,衣服全送去干洗了,干洗店又没有开门,他打了方向盘,去百货商城。

  他提着印着华伦天奴印花logo的纸袋走出店门,迎面便遇到了过来取高订礼服的她。

  如果不是她主动打了招呼,根本认不出来那是她。

  看到他迟疑、怔愣、犹豫、疑惑的表情,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很受伤,幽怨地盯着他。

  那天之后,她仿佛知道了什么一样,不再找他。

  突然某一天,她忍无可忍,过来办公室找他,谷遇东不想和她见面,便要离开,谁知道她已经从电梯里走出来,在办公室门口堵住了他:“谷遇东,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给我十五分钟的时间,我们的事情是该找个机会好好说清楚了。”

  她是过来找他摊牌的。

  谷遇东的脸上还是那副温温润润、彬彬有礼的模样,可是笑意没有直达眼底,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她:

  “抱歉,我还有一个会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等我开完会回来以后再说,好吗。”

  家教使然,谷遇东对任何人都是这个温柔、礼貌的样子,笑意让人感觉聚集亲和力又生疏客套保持距离。

  他们是夫妻,他竟然对她露出只会对陌生人才有的客套。

  她暗暗捏紧了拳头,“遇东,我只要十五分钟,如果你实在没有空,十分钟,五分钟都行,只要你坐下来,给我一个时间,让我好好把这些话和你说完。”

  “……”谷遇东不置可否。

  她急了,又道:“是关于几年前那天晚上的事情,怎么,你不想知道吗?”

  谷遇东略微一愣,垂眸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表情很是焦灼,看上去真的有什么要紧的急事的样子。

  不妨听她说说看,谷遇东也对几年前的那天晚上,费解的很。

  略一沉吟,谷遇东转身:“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秘书小姐关上,茶几上的两倍茶水温热,氤氲着缭缭雾气。

  空气安静得让人有些窒息,她坐在他对面,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缓缓地开口道:“几年前的那天晚上,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房间吗。”

  谷遇东下意识地就道:“你进错房间?”

  后意识地一想,好像并不是这么简单,他的房间房卡只有他自己手上有一张,剩下只有酒店能够进他房间。即便她进错了房间,也不可能有房卡打开房间的门,更别谈还很巧的睡到了他的床上。

  如果排除巧合,那么就是她故意而为之了。

  思及此,谷遇东微微抬眸,眉心紧皱看着眼前的女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真不愧是谷药集团的继承人,一点就通,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今天来找您也是为了这件事的,我就不隐瞒了。”

  女人双腿交迭盘起二郎腿而坐,手指微微捻紧杯子,直视谷遇东,开门见山地道:“那天,是我给你的下的药,目的就是为了嫁给你。”

  他们两家是世交,父母有所暗示,也默许了她的想法,事情也就水到成渠。

  “我暗中买通了侍从,在你喝酒的杯子里面加入了一些别的东西,你一杯接一杯,喝掉了那些药,后来你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你喝醉酒,回了房间,我刚好在房间里脱光了等着你……”

  难怪!

  他就奇怪了,一向自制力很好的他,怎么会酒后乱xing?这不是他的行事风格,即便喝得再醉,他也绝对不会不受控制做出这种荒谬的事情。

  如果是被人陷害,就说得通了。

  谷遇东的脸色倏地变得阴沉,“你想表达什么?”

  世界上没有人会做了错事,隔了很长时间才过来承认错误。

  显而易见,今天这个女人不是过来承认错误的,而是带着其他的目的而来。

  “你说得不错,我有别的目的。”她叹息了声,道:“做这件事之前,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极其温柔的人,毕竟我们两家人,认识了这么多年。我本来想等到我们结婚以后,可以再好好培养感情,谁知道你根本就是一个外热内冷的男人。”

  结婚后的事情发展,远远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想要和他好好培养感情,可是终究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一个陌生人,对他没有任何感觉,也不想浪费时间和她建立感情。

  她那个时候就想,算了就这样吧,反正商业联姻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们这样也挺好的,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怀孕了。

  这是他的孩子。

  这事当然没有瞒得过家里人,她只能选择留下这个孩子,心中想着:老话不是说,一个孩子顶的上十个老婆么?

  是不是她生下这个孩子,就有机会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满怀信心的生下了这个孩子。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高估了谷遇东这个男人外热内冷的程度。

  他对她没有感情,对这个孩子也是一样。

  所以,即便孩子生下来了,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她仍然见不到他一面,仍然和以前一样

  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孩子生下来也没有改变什么。

  直到那天,在店门口遇到谷遇东,他是那么英俊帅气,她一眼就看到了他,叫了他的名字,他看了过来,眼中满满的陌生和疏离,好想在问:“你是谁?”

  她是谁?

  那一瞬间,讽刺感,像是潮水一样几乎要将她吞没了。

  回去以后,她想了好几天的时间,终于决定过来和他好好谈谈。

  “我这次来的目的不为别的,只是想对你说一句话。”她挺直了腰板,即便做错了事情仍然高高在上的姿态,自尊心极强,不想被谷遇东看轻了去。

  谷遇东原先对这个女人只是陌生还有疏离,得知她亲口承认陷害了他,心中没由来升起来一股烦躁,但是习惯性脸上还是很礼貌:“请说?”

  她的下巴高高一抬,倨傲地微扬,“我知道你现在不爱我,但是,为了孩子,我不会和你离婚,永远不会,你永远也别想娶别的女人。”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她说不定还能给他机会,可是现在有了这个孩子,即便谷遇东对这个孩子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她也不会和谷遇东离婚,她不想孩子以后问爸爸去哪儿了,不想孩子因为缺父爱,导致人格有缺陷……

  更不想,让谷遇东幸福。

  因为,她已经……

  ……

  从回忆中抽身出来,谷遇东抬头看向前方的路,发现他们已经走了路程的一半,东区别墅的热闹喧嚣传入了耳中,更显得周遭静谧。

  谷遇东叹息了声开口:“我的感情很悲哀,从未主动过,却输得一塌糊涂。”

  李悦然心底一阵感慨,“竟然是这样……”

  没想到,谷遇东的婚姻竟然这么奇妙和坎坷,更没想到,原来他竟然是被人陷害,所以才娶了现在的老婆,没有爱情的婚姻,娶一个陌生女人,光是想想,李悦然都觉得头皮发麻,打心底感到反感。

  好歹李母还是让她去相亲,有了感情再谈婚论嫁,而这个女人的心机实在是太深沉,利用谷遇东的负责任,逼着他娶自己。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谷遇东能够在一夕欢好后,对这个女人负责,还给了这个女人名分,实在难得,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

  李悦然呼出口气,微微一笑,听了这些话,顿时觉得轻松不少,“遇东。”

  “嗯?”

  “所以,照你这么说,我是你的初恋吗?”

  谷遇东略一怔松,笑着点了点头,“不错,你是我的初恋,或者说,见到你我就有种初恋的感觉,见到你的第一眼,便怦然心动,我在认清了自己对你的感情,一次一次想要拒绝,可是一次一次情不自禁,不由自主地靠近。”

  李悦然噗嗤一笑道:“看来你以前有过不少女人?情话说的一溜一溜的?”

  谷遇东握紧了李悦然的手,“悦然,你知道吗,每次我看到你,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四个字。”

  “是什么?”

  李悦然仰头看着谷遇东问的时候,谷遇东也就垂眸下来柔柔地凝视着她漂亮的眼睛,声语低柔,仿佛潺潺流水:“每次看到你,我便会觉得,你是我的女孩。”

  他的女孩……

  可惜,她再也没有机会成为他的女孩了。

  李悦然微微叹了口气,“遇东,我们彼此遇到的太晚了,如果早几年,我们或许就能永远幸福地在一起。”

  或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吧,命运早已安排好的事情,无论他们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谷遇东颔首道:“我对你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要单纯和你分享我以前的事情,如果这能解开以前你对我的疑惑,那是再好不过。”

  “嗯。”李悦然才一点头,便感觉自己的两双手,同时间,被一双温暖的大掌,紧紧地握住了。

  谷遇东站定脚步,虽然心痛不舍,却还是真诚地看着李悦然,开口道:“答应我,你以后一定要嫁给爱自己,自己也爱的人,你们彼此相爱,婚姻才能幸福。”

  听到谷遇东说这席话,李悦然不由得自嘲地笑了出声,“不会了。”

  谷遇东狠狠一愣。

  李悦然把自己的手从谷遇东的手中一点点抽出来,看着谷遇东的眼神慢慢变得冷静和疏离,“我再也不会遇到那个人了。”

  转身,离开。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谷遇东之后,再无深爱,又何谈嫁给一个深爱的男人得到幸福?

  谷遇东手中空空如也,一片冰冷,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悦然抽出自己的手,眼睁睁地看着李悦然朝西区别墅的位置走去,然后慢慢地走远,最后消失不见。

  直到李悦然的背影消失很久很久,谷遇东还是站在那个位置上,手臂微屈着保持着那个握着什么的姿势。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东区别墅里的热闹慢慢沉静下来,谷遇东才动了动僵硬的手指。

  好痛。

  刺痛刺痛的感觉手指一路而上,心脏仿佛被人撕裂,疼得好像被四分五裂。

  从未有过的心痛。

  庆功宴结束后,伊倩从东区别墅走出来,吃饱喝足,心情很好,只是看着谷遇东追着李悦然出去以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为了仆人知道李悦然回去西区别墅休息了。

  那谷遇东呢?

  伊倩走出东区别墅,正想找找谷遇东在哪里,谁知道走了没有几步,就看到了站在路灯下的谷遇东。

  路灯的光线,从头顶一米多的上方打下来,将谷遇东的影子拉得老长,他的半边身子现在黑暗里,所以表情看得不真切。

  

[读者须知]:下一篇:大结局02:终于离开奈何岛-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