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75.今晚开始行动了-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74.情不自禁爱上他-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走出房间,谷遇东看了看凌乱不堪的客厅,叹了口气,走过去拣起酒瓶子,然后拿了抹布擦干净桌上的污渍。

  堂堂谷药集团的继承人在帮一个女人收拾醉酒后的残局,说出去估计谁都不会相信。

  收拾干净客厅,垃圾全都打包好,没吃完的蛋糕放进了冰箱,谷遇东呼出一口气满意地环视了一圈,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凌晨三点钟了。

  自己竟然一旦困意都没有。

  正准备在客厅躺一会,房间里又响起了一阵动静。

  谷遇东皱了眉推开门走出进去,李悦然捂着小腹在床上打着滚,被子被踢掉在了床下边。

  走过去捡起毯子放在床尾,谷遇东趋近了李悦然,低声问:“怎么了?”

  “厕所……”李悦然皱着眉咕哝着梦话,“我要去上厕所……”

  谷遇东想了一下,将李悦然打横抱起,抱进了厕所,放下马桶圈,谷遇东心想自己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总不能脱她一个女孩子的裙子吧?

  “悦然,剩下你自己来可以吗……”

  “厕所,厕所……”李悦然还醉着酒,显然并不能一个人来。

  谷遇东手足无措,无奈地看着李悦然闭着眼睛的脸蛋,“悦然,你说我该怎么办?”

  “……”

  平常时他的大脑冷静非常,多困难的事情用不了很长时间就能相处对策,可是今天,看着李悦然,谷遇东也是束手无策。

  他好歹也算是雷厉风行的谷经理,谁能想到会在这种问题上败下阵来?

  人有三急,总不能让悦然憋着吧。

  谷遇东“我闭上眼睛给你脱下来,你上好了就叫我?好吗。”

  李悦然捂着小腹嘴里仍然咕哝着厕所,眉拧得原来越紧,看上去已经忍不住越来越急了。

  “等等。”谷遇东呼出去了,眼睛一闭,隔着连衣裙脱了李悦然的裤子,然后扶着她坐在便器上,帮她撩着裙子,“可以了……”

  小解完后,李悦然呼出一口气,像考拉抱着树一样抱着谷遇东的腰,谷遇东搂着李悦然,盖上马桶盖冲了水,再将李悦然抱回床上。

  水喝了,吐也吐了,上厕所也上了,现在总能安心休息了吧?

  谷遇东将李悦然放回床上,谁知道李悦然的手紧紧地攒着他的衣服,“悦然,我也要回去休息了。”

  李悦然听不到,死死攒着不撒手,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嘴里嘟嚷:“别走,不要离开我……”

  又梦到哪个男朋友了吗?

  谷遇东心底一阵落寞。

  李悦然又嘟嚷:“谷遇东…你这个混蛋…”

  谷遇东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以为自己听错了,俯身凑近了去听,便听到李悦然的嘴里吐出来一句清晰的话:“可是我……”

  谷遇东一直坐在李悦然的床边,心中浮动着满满地不可思议,呆呆地看了李悦然四个多小时。

  太阳从海平面缓缓地升起来,拿起手机看,六点半了。

  谷遇东一宿未眠,眼皮沉的像是灌了铅,打了个哈欠,低头看到李悦然终于撒开了攒着自己衣服的手,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等到麻木的四肢都缓了过来,站起来。

  看到李悦然忽然砸吧嘴抱住被子,似乎有转醒的迹象。

  谷遇东的心放心了肚子里,抬脚往外走,关上门,走进厨房拿出一盒白色的牛乳,煮了一杯热牛奶,还煎了两个半生不熟的溏心太阳蛋,放了两片全麦吐司进面包机里。

  三十秒后,将面包机吐出的吐司,放在太阳蛋的盘子旁边。

  一顿早餐做好了。

  谷遇东擦干净了一下手,听到房间里似乎有声响,收拾了一下厨房,拉开房间门,离开李悦然的房间。

  五分钟后。

  李悦然掀开眸帘,悠悠转醒。

  等等,自己不是喝断片了吗?小连呢?怎么会躺在寝室的床上,太奇怪了!

  李悦然霍的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急忙掀开被子走下床,拉开房间门,如果不是昨天晚上的记忆清晰得不行,李悦然恐怕会以为昨天晚上和黄连喝酒聊天是一场梦。

  因为客厅也太干净了,高脚杯和红酒瓶都被收拾掉了,没吃完的蛋糕居然乖巧的躺在冰箱里面,看到餐桌上的太阳蛋和吐司,还有一杯温热的牛奶。

  李悦然目瞪口呆。

  是岛上的仆人来过了?

  正想着,门被人敲了敲,仆人推门而入,“李悦然小姐,您醒了吗?我来给您做早餐了。”

  不是仆人?

  李悦然惊愕了一下,“你们刚才不是来过了吗?”

  仆人莫名其妙,“没有啊,我刚起床呢。”

  李悦然皱着眉狐疑地盯着碟子里漂亮的溏心太阳蛋,就算是仆人煎的,仆人怎么会知道她喜欢吃这种溏心蛋?还有吐司,仆人做的都是白吐司,应该不会有知道她习惯吃全麦吐司的可能才对吧。

  莫非是别的什么人来过了?

  李悦然烦躁的揪了揪头发,吩咐仆人,“不用你做早餐了,帮我去东区别墅看看卓夫人是不是回去了,帮我跟卓先生说声谢谢,他帮我收拾了房间还做了早餐。”

  李悦然洗漱过后吃完早餐,仆人也回来了。

  “李小姐。”仆人原封不动地将卓斯年先生的回复说给李悦然听:“卓斯年先生说,请李悦然小姐收回您的谢谢,因为不是他照顾的您,也不是他给您做的荷包蛋。”

  “不是他?”

  李悦然大吃一惊,转念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黄连也喝醉了,卓斯年肯定要回去照顾黄连才对,怎么可能照顾她?

  别说失忆后,就算是失忆前,卓斯年的眼睛里也只能看到黄连一个女人,不可能照顾别的女人。

  像是想到了什么,李悦然呆愣愣地跌进了沙发里,六神无主,目瞪口呆,“难道,是他?”

  ……

  李悦然派过来的仆人离开房间,从卓斯年和仆人的对话之中,黄连了解到了来龙去脉,咬了口三明治,“斯年,昨晚是谁留在那里照顾悦然呀?”

  卓斯年顾左右而言他地道:“三明治好吃吗?”

  黄连内心腹诽:你不说我也知道。

  除了谷遇东还有谁?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李悦然有喝醉了,不过想想谷遇东的性情,当初拒绝了李悦然,现在应该不会犯错,想来也不会发生什么事。

  黄连的心放回原位,香甜地吃着早餐。

  卓斯年刚坐回来,喝了一口黑咖啡,薄唇微启刚要和黄连说话,忽然走廊外面传过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是有什么人跑了过来,冲进了这个房间,“先生!少奶奶!”

  黄连看到是气喘吁吁的郑东,诧异道:“东哥?怎么了?什么急事这么着急?”

  郑东太过于兴奋,喘着粗气说了一大堆。

  卓斯年长眉一皱,他一个字也没有听懂。

  黄连哈哈笑了下,“东哥,你说什么,不着急好好说,慢慢说。”

  郑东道:“一张嘴巴说不清,先生,少奶奶,还是请你们先过去科研基地再说吧,有很中澳的大事!”

  黄连放下三明治,冷静地问:“好事坏事?”

  “好事!”郑东喜笑颜开,“大好事!”

  黄连换了衣服,走出去看到卓斯年已经子啊玄关换鞋子了,“斯年,等等我,我也要去!”

  卓斯年本来想让黄连呆在家里,等到他回来再将发生的事情告诉她,不过既然她提出要去,只要不是对黄连有害的事情,卓斯年都不会拒绝。

  “好,你和我一起去吧。”

  “嗯!”

  黄连飞快地换了鞋,跟在卓斯年的身后。

  科研基地。

  进了基地的大门,往来的科研人员都对他们微笑,每个人嘴里都在说:“恭喜卓先生。”

  黄连好奇死了,进了电梯问卓斯年:“斯年,他们恭喜什么?你觉得是什么事情?怎么他们一个两个都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是药物项目的事情。”十几秒的时间,卓斯年淡淡分析,语气笃定,“最近黄教授也就是岳父你的父亲在研究一个中药项目,那个中药项目有进展了。”

  进了实验室,听到事情的原委,终于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这么开心,竟然真的被斯年猜中了,黄连深深发觉自家老公的大脑理智聪明得可怕。

  实验室内,谷遇东昨晚照顾了悦然一个晚上回去休息不在现场,除了一些工作人员,黄志文和伊倩也都在。

  “爸爸。”一进实验室,黄连便按耐不住,脱口问道,“一路上我们遇到的工作人员都特别开心,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嗯。”黄志文笑容满面,慈祥地道:“小连,来的时候斯年已经告诉你大概了吧。”

  “告诉了。”黄连点点头,“是那个什么中药项目的事情对吗?”

  “不错!”伊倩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情绪,眼睛里面全都是笑意,“黄教授带领我们研制成功一个中药项目,这个项目是名叫做“中医药解决抗生素耐药的替代疗法”,实验初步成功了!”

  “嗯。”黄志文笑着点头道:“多亏了伊倩还有科研基地工作人员的帮助,这个项目才能这么快获得成功。”

  黄连听着也被感染了,心情激动的被抱住了黄志文,“爸爸!恭喜你!”

  黄志文心情很好,哈哈笑道:“不全都是我的功劳,伊倩是最累的,现在成功了还要忙着出项目报告。”

  “对!”伊倩点点头,差点喜极而泣,“我将报告整理好,提交给上级中药主管部门,不仅如此,这个药物项目还可以申请个人独家专利,一旦这个药物透入流水线生产,应用下去,将会造福很多老百姓!”

  顿了一顿,伊倩又道:“另外,我们还在生姜中提取了纳米脂质,对于治疗结肠癌有很好的作用,现在只等待临床试验了,一旦成功,就是双喜临门!”

  卓斯年听了后脸上没有过分喜悦的表情,看上去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

  黄连想了想,开口问:“程非凡知道这个事情了吗?”

  “已经派人过去通知程非凡了。”

  说曹操曹操到,伊倩的话音才落下,门外响起来一阵脚步声,门才被推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程非凡大笑着走进来,“哈哈哈哈!黄教授,卓先生,伊倩女士,你们是我程非凡的大功臣。”

  “程先生。”黄志文冲程非凡点头招呼,程非凡不满足于此,大阔步地走上来和黄志文握了握手,又抱了一下黄志文,“黄教授,多亏了你带领我的团队,才拉高了我这个团队的水准,我们用三年的时间也未必能研究出来的项目,被您用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就破解,程某实在是佩服,佩服!”

  “程先生客气了,这些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您找到了我的女婿,照顾我的小女,俗话说礼尚往来,小小回报,不成敬意。”

  黄志文一席话不卑不亢,滴水不漏。

  程非凡心情大好,眉开眼笑,冲卓斯年和黄连、伊倩点头招呼,“卓先生,卓夫人,伊倩女士,你们也功不可没!”期待地看着伊倩,“来,给我说说关于中药项目具体的事项。”

  伊倩将适才和黄连说的话又给程非凡讲述了一遍。

  程非凡听了后又惊又喜,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好消息,没想到是双喜临门,霎时喜上眉梢,“哦?你们还在生姜中提取了纳米脂质,对于治疗结肠癌有很好的作用,现在只等待临床试验了?”

  “是的。”伊倩掩饰不住脸上的欣喜。

  “太好了!这个项目就拜托你们了,如果临床实验成功,就真的是双喜临门了!”程非凡笑得几乎快要露出牙床。

  “恭喜老爷。”万年面瘫脸助理的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这都是黄教授、卓先生和伊倩女士以及和鸣团队的功劳!”似是想到了什么,程非凡大笑了几声,看着黄志文道:“你们是大功臣,理所应当受到奖赏,说说看你们都想要什么,我会尽所能满足你们的愿望。”

  黄志文仔细想了想,摇摇头,看向被卓斯年揽着腰肢、幸福依偎在卓斯年怀里的黄连,道:“我没有什么愿望,只希望程先生能照顾好我的女儿,小连是我唯一的牵挂,这样我也能安心帮助程先生研究更多的中药。”

  “这是必须的,奈何岛是的地盘,除了这个岛屿我一定能够保证,但是在这个岛上,程某绝对能够保证没有人敢伤害您女儿的一根头发,请你尽管放心!”

  程非凡滋滋铿锵有力,很有威信度。

  黄志文拍拍胸脯笑道:“我相信程先生,如此一来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了,做中药项目开发本来也是我喜欢做的事情,能够造福百姓,我只要知道自己做的是造福百姓和人民的好事就足够了。”

  “好!”程非凡对黄志文的精神感到敬佩,真不愧是为人医者,无私奉献,实在是叫人佩服啊。

  程非凡看向了卓斯年和伊倩,笑着问:“那么你们呢?你们尽管说吧,无论是物质条件还是什么其他的,我都能满足你们,多亏了你们,中药项目才能够有了质的飞跃还要光速的进展。”

  伊倩摇摇头,“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我也黄教授也是一样的,本身完成一个中药项目就会很有成就感。”

  黄连认真的想了想。

  斯年也没有什么别的愿望,唯一的愿望大概就是离开奈何岛了吧?

  不过这种话不适合放在台面上面说,程非凡现在正在兴头上,说出来了也未必回答应,何必煞风景破坏气氛呢。

  黄连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睁大了一下眼睛。

  对了,还记得而上次伊倩说,斯年假装失忆,就是为了在程非凡的身上做什么,如果能够制造这个机会,岂不是能帮上斯年一把?

  念及此,黄连脑子飞快转动,忽然道:“程先生,我有一个好主意,不知道您觉得如何?”

  程非凡看定黄连,微微一笑,“卓夫人,请讲。”

  “这次重要项目获得很大的进展获得很大的成功,和鸣的团队也是功不可没,不如您看这样,您给他们举办一个庆功宴,让大家都能欢乐欢乐,放松放松,松弛有度,大家心情好了,对于中药的项目的研究,才能有如神助,您看如何?”

  闻言,卓斯年深深地凝视了谎言一年,似乎知道黄连是什么目的一般。

  黄连的提议非常好,举办庆功宴,准备活动、摆上美食,能让大家玩的尽兴。

  程非凡赞许点头笑道:“好,这个主意非常不错,大家聚在一起开心开心,我怎么没有想到?还是卓夫人小脑袋机灵。”吩咐助理,“安排下去,今天晚上,在东区别墅举办一个庆功宴,邀请和鸣团队以及卓夫人的亲朋好友。”

  助理牢记,“是,老爷。”

  黄连看到程非凡给了助理一个眼神,助理带着实验室的闲杂人等工作人员退了出去,程非凡邀请黄志文和卓斯年、伊倩三人进了实验室内的小型会议室,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和他们谈论。

  黄连很识趣的没有跟上去。

  这段时间斯年接手了所有的事情,根本不让她插手工作上的事情,直说让她好好休息,就当做是出来度假。

  所以他们四位聊关于工作上的事情,她还是不自讨无趣了。

  “我去让助理给你们泡茶。”黄连踮脚啄了一下卓斯年的唇,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和程非凡他们进去,卓斯年一步三回头,直到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才走进了进去。

  黄连走出实验室,去隔壁的茶水间亲手烧开水,泡茶,一个流程下来,竟然也耗费了十几分钟,助理端着茶走进会议室,黄连紧随其后,程非凡他们的谈话准备结束了。

  黄连隐约能听得出来好像是程非凡将什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了爸爸还有斯年他们做。

  五分钟后,谈话愉快结束。

  “今天都回去好好休息吧,不用工作了放半天假,晚上的庆功宴结束后,大家再打起精神来好好工作。”

  “好。”

  程非凡握着椅子扶手站起来,从进实验室的时候就一直笑到现在,可以看出来他的心情实在是非常好,“事情已经交代完了,我就先回书房了,告辞。”

  助理跟在程非凡的身后离开了实验室。

  大家目送程非凡走出去,才纷纷地收回视线。

  黄连有点疑惑,“斯年,刚才程非凡和你们说了什么?”

  卓斯年搂住了黄连道:“他把很多秘而不宣的重点中药项目告诉了我们。”

  伊倩点点头附和道:“对啊,这些重要项目实在是太特别了,不论是从配方还是从工艺流程,简直可以堪称是国家级别的机密。”

  黄连诧异了一下转而莞尔一笑,勾住卓斯年的手臂仰头道:“看来程非凡很信任我们咯?”

  伊倩嘿嘿一笑,“当然了,如果不是非常信任,按照程非凡的戒备心,肯定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中药项目公开告诉我们,如果不是多亏了黄教授的付出和先生的管理,我们恐怕做不到今天呢。”

  真不愧是她家大叔!真是棒棒哒!

  “斯年,你真棒。”黄连忍不住当着大家的面亲了卓斯年一口。

  只夸了自己老公没有夸他,黄志文不乐意了,扭头看了看窗外,唉声叹气,“今天天气真好,小倩,不介意的话就陪我这把老骨头出去晒晒太阳?女儿大了有了自己的心爱的男人,不记得我这老爹咯!”

  “老爹!”黄连哭笑不得,平常时爸爸和妈妈也没有少秀恩爱好伐?天知道她这么多年吃了多少狗粮!

  “走走走,小倩我们赶紧走,我们不做电灯泡!”

  伊倩眼珠子一转,搀扶住黄志文:“黄教授,我们去晒晒太阳。”

  黄连苦笑不得的看着他们两个走远,“唉!爸爸真是长不大。”

  卓斯年揽住黄连,声语低沉而柔润地笑道:“岳父很爱你,这很好,有人和我一样爱你我很欣慰。”

  黄连跳起来勾住卓斯年的脖子,腿勾在卓斯年的腰上,像是一只考拉一样挂在卓斯年的身上,笑嘻嘻地道:“以后我们如果也有一个女儿了,你也会像是我爸爸疼爱我一样,疼爱我们的女儿吗?”

  卓斯年任由黄连挂在自己身上,手抱住她的腰肢免得她掉下来,不假思索:“当然。”

  “那你对女儿的爱,会胜过对我的爱吗?”

  “……”

  看到卓斯年犹豫了,黄连佯装气哼哼地道:“以后我不生女儿了,免得她分走你对我的爱。”

  “傻瓜。”卓斯年微微一笑,他长得本就英秀,线条冷峻,这么一笑,轮廓一下子变得柔和了起来,俊美得似是画中人,“谁也不会分走我对你的爱,如果世界上有人比我更爱你,那么一定是第二个我。”

  黄连耳根子一烫,埋进他温暖宽厚的怀里,只觉得幸福得快要爆炸了,甜甜地应着:“嗯!”

  黄连牵着卓斯年的手,在沙滩漫步了一下,消化消化早餐,看到日头升起来,气温爬上来逐渐变得炎热了,卓斯年揉揉黄连被晒得有些温热的小脑袋,“我们回房间吧,太阳太大会晒伤你的皮肤。”

  “嗯!”

  回了房间,黄连进浴室冲掉脚上的沙子,湿着小脚丫走出来,卓斯年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居家服,站在窗子前面,接近正午的灿烂阳光落在他宽阔的肩上,脸部和身体的线条像是被画家一笔笔地精心描绘出来似的。

  “斯年,在想什么?”黄连走上去,自然而然地从身后抱住了卓斯年肌肉结实的身体。

  卓斯年脸部冷峻的线条柔和,低沉声语地道:“我在想刚才你和程非凡提议开庆功宴的事情。”

  他转过身来,他很高,近乎一米九,垂眸抱着怀中小鸟依人的小女人,眸中盛满了柔情,“你很少会主动提出什么要求,忽然提出开庆功宴,是为了吗。”

  “这都被你发现了。”黄连嘻嘻一笑调皮地吐了下舌头

  伊倩曾今说过,斯年想要在程非凡的身上得到什么证据。

  这段时间斯年的一举一动她都知道,他也没有隐瞒她,看样子每天都是泡在科研基地,根本没有时间从程非凡的身上找到什么证据。

  正好,趁着这次的机会,她可以顺水推舟的帮斯年一把。

  庆功宴,程非凡也会去参加吧,到时候很多人都会去出席,斯年可以趁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岂不是一举两得,一箭双雕?

  黄连整理了一下情绪,平静地开口道:“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用告诉你想要做什么,也不用解释给我听……你知道为什么吗?”

  卓斯年淡淡地应了一声,“为什么。”

  “笨呀,因为我相信你。”黄连紧紧地握住了男人大大的手掌,“我无条件相信你,但是你要答应我,做这些事情之前,你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若是需要我,我会无条件选择帮助你,哪怕是杀人放火,我都乐意!”

  手心传上来一丝温暖,卓斯年的心情也变得柔软了起来。

  “……”卓斯年薄唇微动,想说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缄默,只是将她拥进怀中,紧紧地抱住了她,“好,晚上宴会的时候,你帮我做一件事。”

  午后。

  几只海鸥掠过波光嶙峋的海面,卓斯年站在落地窗前。

  身后,门被人外面轻轻敲开。

  来人是保镖梁川。

  “先生,您找属下什么事吗?”梁川关上门站定在距离卓斯年一米距离远的位置上。

  刚吃过午饭,郑东就过来找他,说是:“先生有事情要吩咐你去做,下午四点整去先生的房间,记得不要迟到了。”

  卓斯年转身,面无表情的俊脸上读不出任何的情绪,“我要你帮我去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属下一定全力以赴!”

  “今天晚上庆功宴的时候,你趁乱去程非凡的房间,帮我换掉程非凡吃的药,程非凡派有眼线,到时候宴会上卓夫人会把需要换的药拿给你。”

  梁川:“是!”

  ……

  夜风徐徐,华灯初上。

  东区别墅一楼热闹非凡。

  水晶灯将气派华丽的大厅照得亮堂,宽敞的大厅,摆了两三张长餐桌,餐桌上香槟堆积成金字塔,五彩冰粉的西式糕点松软甜腻。

  乐队在弹奏乐曲,舞池内人影翩跹,大厅一派笑语晏晏,宴会的兴头被推至**。

  黄连笑不出来,因为心情紧张。

  她拿到了卓斯年给的药瓶,藏在了晚宴包里,紧紧地将晚宴包攥在手上,快步地朝着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走去。

  她边走过去一边回头看看程非凡,看到他拿着一杯香槟在和卓斯年、伊倩以及几个中药专家谈话,谈笑风生。

  加之,卓斯年用高大的身躯挡住了程非凡的视线。

  所以,程非凡没有机会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于是,黄连加快了脚步,争分夺秒的朝着角落走去。

  角落里,站着梁川,因为大厅里来了不少人,站在角落里的梁川根本不引人注意。

  “少奶奶!”

  “嘘——”黄连手指放在嘴唇旁边示意梁川小声点,几步走到梁川的身边,和他仅有半人的距离,用身体挡住晚宴包,从包里拿出卓斯年给的药瓶,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道:“这是斯年要我给你的药,小心行事!”

  “好!”

  看着梁川离开,环顾大厅一周,大家都在沉静庆功宴的喜悦,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梁川的离开。

  黄连松了口气,旋即又紧张地提了一下心。

  斯年给梁川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梁川拿着一个保养品外观的瓶子,朝着程非凡的走廊快步走去。

  因为程非凡的房间就在一楼,程非凡在大厅参加宴会,因为人多眼杂的缘故,所有的安保人员都在大厅保护程非凡的安全。

  走廊静悄悄的,程非凡的书房门口,果然空无一人。

  先生果真是料事如神!

  梁川松了口气,加快了脚步跑到了程非凡的寝室门口,掏出一双手套,戴在手上,拿出准备好的程非凡寝室的钥匙。

  

[读者须知]:下一篇:大结局01:唯你是我情所钟-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