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73.这该死的温柔啊-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72.一切瞒不住岳父-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后面还有一句,“真是深得你干爹的真传。”

  因为有所思量,所以打落牙和血吞地识相地没有说出来。

  恶毒?

  程薇薇环抱双臂,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嗤”地冷笑声,“论起心狠手辣,我还是甘拜万佳怡下风,我就算是修炼一千年,也比不上万佳怡这条得到成精的蛇蝎美人啊!”

  “……”

  谭乔森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呛得哑口无言。

  程薇薇靠着墙,歪着头,脸上挂着冷笑,“退一步来说,不是我恶毒,我只是没有很多人的愚善罢了!”

  所谓愚善,就是那种为了帮助别人而伤害自己的愚蠢善良。

  顿了一顿,程薇薇呵呵笑了,话里饱含着讥讽,“再说了,对付你们这种人需要善良吗?即便我给你们善良,同情一下你们,真是不知道你的脸皮要有多厚才好意思接受我的善良啊!你们就不受之有愧?就不怕断子绝孙吗!”

  “……”谭乔森被呛得快要吐血了。

  “再再说了,你姑奶奶我给你们吃药,也算是做好事,为人类造福了!万佳怡这么可恶的女人,只有让她自食其果才是最完美的!”

  程薇薇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到谭乔森的面前,用极尽轻蔑的眼神上下扫量了谭乔森一眼,微微眯了眯眼睛,好似根本没有将谭乔森这个东西放在眼里。

  “至于你呢,谭乔森,你一直想要得到万佳怡,却总是得不到她,如今你得到而来万佳怡,抱得美人归,我也算是大功臣,拜托,你那是什么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谋财害你的命了呢!”

  谭乔森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好不精彩。

  程薇薇噗的一笑,绕到谭乔森的身后,拍了拍手笑道:“如今你得到了,还不是多亏了我在身后推了你一把?你不感谢我,反而骂我?真是不知道感恩!”

  谭乔森捏了捏拳,压下胸口的怒火,不想和程薇薇废话。

  他转身,盯着程薇薇,一字一字地道:“你给我吃的,吃什么药?”

  “你放心,那是我精心为你还有万佳怡调制出来的药,废了我不少心血呢!”

  程薇薇往前走了几步,站定在谭乔森的面前,视线在谭乔森的身上来回打量了几眼,看见他睡衣裸露的地方被女人手指甲抓出来的红痕,啧啧了两声:

  “这个药呢,能让你一见到你心爱的佳怡就会兽性大发,见到其他的女人却不举!怎么样,好药吧,我是不是特别贴心?你也不用谢我,因为我叫雷锋!”

  “你——”固然谭乔森心中早有猜测,听到程薇薇用这么嚣张的语气说出来,不爽到了极点。

  可是程薇薇是谁?程非凡的女儿,动不得打不得,只能听着她讽刺的声音,心中憋气。

  “姑奶奶走了,没空陪你瞎磨叽了哈,掰掰!”程薇薇摆摆手,面无表情地转身,踩着高跟鞋挺直了腰杆快步离开这个地方,好像多呆一秒钟胃里的食物就会吐出来一样。

  谭乔森咬牙狠狠盯着程薇薇的背影,愤恨又无奈。

  恨又能怎么办?总不能攻击程薇薇吧?

  看着程薇薇渐渐走远,谭乔森转头看了看房间里正在哼着歌忙碌的万佳怡,为了万佳怡,他不能攻击程薇薇。

  他倒是不怕死,可是如果他出事了,程非凡也一定不会放过万佳怡。

  谭乔森叹了口气,走回房间,关山了门。

  或许,这就是他和万佳怡最好的结局吧。

  ……

  吃晚饭的时候,卓斯年忽然发现黄连有点不对劲。

  黄连单手托着腮,低着头垂着眼皮,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夹着几粒米饭送进嘴里吃,也不吃菜,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

  “怎么了?”卓斯年夹了一筷子黄连喜欢吃的菜放到她的碗里,声语温醇,“怎么闷闷不乐的?”

  “也没什么。”黄连扬唇冲卓斯年展颜一笑,吃掉了那些菜,然后囫囵吞枣地扒着饭。

  卓斯年浓眉淡皱,沉吟了大约十五秒,他薄唇微掀,淡淡地开口道:“我们是夫妻,对吧?”

  “是。”黄连抬眸看着卓斯年,斯年怎么突然这么问?

  “彼此之间没有隐瞒的心事,对吧?”

  “对。”黄连点点头,怔了一下,然后放下筷子,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不想让你为了我操心,毕竟你现在出入实验室这么忙。”

  卓斯年眸光一柔,如点漆的黑瞳好似融化开了一汪春水,“小傻瓜,你的事不论事大事小,对于我而言都是大事,最重要的事。”

  黄连心底一暖,抱住了卓斯年的小蛮腰,小脑袋塞进卓斯年的怀里埋了一会。

  而后,黄连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波光嶙峋的海面,最后平静而冷静地对上卓斯年深邃的眸子,叹了口气:“这都五月份了吧?来奈何岛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参加毕业答辩的准备,没有想到会突然被程非凡‘请’来这里。岛上没有任何的通讯信号,电话也根本打不出去,没办法和学校联系……”

  “你在担心什么?”卓斯年抬手将黄连额前的碎发捋至耳后,露出她光洁饱满的额头。

  “我怕因为参加不了学校的答辩,影响了毕业。”黄连惆怅地道:“虽然现在我有了自己的事业,但是毕竟读了四年的大学,拿不到毕业证,一无所获,我觉得有点遗憾和惋惜。”

  卓斯年略一思忖,“毕业答辩是什么时候?”

  黄连实话实说,“五月下旬,粗略一算,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

  又是叹了口气,“最快也要几个月的时间我们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吧?虽然在岛屿上独家很轻松,但是对于我来说,毕业证更珍贵一点。”

  卓斯年唇角微倾,抱着惆怅的黄连笑道:“可以参加。”

  “什么?”黄连愣住,撑大了眼眸不可思议地看着卓斯年,“斯年,你说的是真的吗?”

  卓斯年抬起修长的手指勾了勾黄连的鼻尖,“小傻瓜,我说可以参加你的毕业答辩。”

  毕业答辩总不能在奈何岛上参加吧?既然能参加,言下之意就是可以出去奈何岛吗?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黄连错愕地看了看窗外的海岛风光,然后视线落回卓斯年俊朗的脸上,“斯年,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再两周之内离开奈何岛吗?离开这里?”

  卓斯年点了点线条刚毅的下颌,“当然。”

  斯年绝对不是那种会开玩笑会骗人的人,对她更加不会。

  虽然黄连心底觉得匪夷所思,不过斯年这么承诺她,就一定有他的盘算。

  可是黄连真的好好奇啊,四周都是汪洋大海,逃走也不可能,这里还有爸爸和谷遇东他们,总不能一大堆人一起逃走吧?

  莫非是和程非凡商量?怕就怕程非凡不答应!

  黄连好奇得不行,心痒难耐,压低声音问道:“斯年。”

  “嗯?”

  “我们怎么走出这个与世隔绝的岛屿?没有船和直升机,只有程非凡的人能联系到这些运输工具,我们要怎么走?”

  卓斯年嘴角一勾,一个腹黑玩味的邪笑,“秘密!”

  黄连瞪大了眼睛,好气又好笑,“斯年,你也会吊我胃口了?”

  “过几天我们就知道了。”卓斯年将黄连放在大腿上,夹起一筷子菜送进了黄连的嘴里,“现在我们好好吃饭。”

  黄连‘啊呜’张大嘴巴吃掉了拿筷子菜,笑嘻嘻道:“嘿嘿,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卓斯年喂黄连吃饭,“吃多饭才能长高高。”

  黄连噗的笑出声,“斯年,我已经长不高了。”

  卓斯年邪笑着垂下眼皮睨了她一眼,“谁说让你长高了?”

  “……”黄连不敢再吭声,摸摸自己的小腹,不是排卵期不容易受孕吧?

  饭后。

  刚好是昼夜相接,黄昏的风景美不胜收。

  黄连拉开窗帘看了一眼外面的景色,才要转身,便被人从身后抱住了,男人炙热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背,大掌伏在她纤腰腰际。

  “要出去走走吗?”卓斯年在黄连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知我者莫若老公也!

  黄连笑盈盈地仰头,撅起小嘴,“嗯!老公,吻我!”

  卓斯年从眼角眉梢都是柔和的,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小嘴,“走吧。”

  两人一起下楼,直到走到海滩边,手都没放开过一下,紧紧地牵在一起。

  走上沙滩,黄连忽然拉了拉卓斯年的手让他停下来。

  “怎么?”卓斯年垂眸就看见黄连嘿嘿一笑,然后蹭掉了脚上的鞋子,赤着脚踩在沙滩上,沙子还留有一层余热,脚底板烫烫的。

  黄连眼珠子一转,似是想到了什么,挣开了卓斯年的手,赤着脚在沙滩上跑出一串脚印,她冲卓斯年摆摆手喊道:“斯年,我和你玩个游戏!”

  卓斯年手插着口袋,慵懒邪肆地凝望着四米外的小女人,嘴角半倾,勾起一抹淡笑,“什么游戏?”

  “我和你玩一个捉到我我就和你嘿嘿嘿的游戏!”

  “嘿嘿嘿?”卓斯年眼角一抽,哭笑不得,明知故问地挑眉邪笑道:“什么是嘿嘿嘿?”

  懂装不懂!

  黄连下巴一扬,插腰笑道:“你要是抓不到我,今晚我就休息一个晚上,要是你抓到了,我就和你滚床单!认赌服输!”

  “你确定?”卓斯年微微狭眸,黑眸沁出浓浓的玩味笑意,站在原地巍然不动,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子自信,“输了不要哭着找老公。”

  笑话!这男人哪来的自信?

  她可是十项全能,长袍短跑都不在话下,中学的时候举办的校运会,五十米八百米的第一名都被她承包!

  虽然他有大长腿,但是她的小短腿可灵活乐。

  她就不信,今晚逃不过他的魔爪!

  “愿赌服输真君子!”黄连轻哼:“你怎么就保证我会输给你!”

  卓斯年气定神闲,嗓音磁性:“我让你三十秒,跑吧。”

  “我不需要你让!”黄连瞪着卓斯年,卓斯年真是小看她了,他就这么有自信她会输给他吗!哼!

  卓斯年眯了眯好看深邃的狭长眼眸,“你说的。”

  “嗯!”

  “开始。”

  “啊?”黄连还没反应过来,之间卓斯年迈开大长腿,疾走地朝这里过来。

  “喂喂喂!没有你这样的!”黄连赶紧连滚带爬地跑起来,卯足了吃奶的劲,跑的飞快。

  刚开始还把卓斯年甩了十几米。

  黄连看着远处的卓斯年呵呵一笑。

  哼哼哼,怎么样怕了吧,姐运动女王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你那双大长腿除了好看点有啥用!还不是跑不过姐!

  很快,黄连就知道有用,太有用了啊!

  卓斯年一步等同于她两步,刚开始之所以没有跑过她,是在戏弄她来到的啊!根本没有当回事啊!

  黄连再一眨眼,这个男人已经逼近了,就在身后两三米远。

  黄连已经跑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感觉快要挂了,可是卓斯年还是脸上带笑,云淡风轻,优哉游哉地跟在他身后的悠闲模样。

  “累了吗?累了就乖乖过来。”卓斯年展开手臂,笑眯眯的,笑容痞气,“让我抱抱你。”

  “我不累!”黄连缓一口气继续往前跑,看了一眼无边无际的沙滩。

  不累才怪!

  累瞎了啊!

  不行了,腿好酸,为什么运动女王的她才跑没有一分钟就腿酸不行了?

  黄连一拍脑袋,猛地想起,卧槽,昨晚做了一整夜的活塞运动,卓斯年不累,可是她累啊!早上醒来她腿都要软了!而卓斯年一点事也没有!

  难怪!她就说卓斯年怎么好像踌躇满志的样子,原来是因为他知道她昨晚腿酸!

  这个男人太有心计了!

  黄连仰天,敢问苍天饶过谁?

  跑不下去了,黄连脚步一转,跑进了海里,海浪拍打着脚踝,水温凉温凉的很舒服。

  卓斯年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黄连跑到海水没过了膝盖的位置,卓斯年仿佛知道她逃不掉了,于是放慢了脚步,眉梢一挑,一副奉陪到底的表情,“你想游泳?”

  黄连欲哭无泪,望了望四下。四面都是水,终究还是赛不过卓斯年,今晚被他吃定了。

  心知自己肯定是逃不走了,黄连站定了脚步,看着卓斯年一步步走过来,绚烂的金色夕阳落在男人伟岸宽阔的肩上,像是披了一件金灿灿的战袍,仿佛从九天之上走下来的神君,俊逸出尘,不像尘世间世间的男子。

  黄连有些看呆了。

  一眨眼,卓斯年已经走到她面前,揽过她的腰,修长的拇指和食指捏着她的下巴,眼角眉梢染上一层温腻之色,“小丫头,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追到天涯海角,不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斯年……”黄连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中的感情,踮起脚尖,闭上眼睛。

  卓斯年低沉地笑了一声,垂头含住她绵软柔嫩的唇珠,辗转缠绵,最后唇齿纠缠,恨不能融化进对方的身体里。

  仿佛过去了漫长的一个世纪,卓斯年才松开了手,手仍然抱着她,指腹摩挲着她的面颊,低沉而愉悦地道:“等到你毕业,就是我们相爱一周年纪念日了,还记得我们刚刚认识的情形吗?”

  黄连调整了一下急促的呼吸,脸颊红通通像熟透的苹果:“记得!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掉我们刚认识的情形,那个时候我真是有够笨,在民政局门口真的以为外公就是你,逃个婚吧,竟然逃到了你的车上!真是背到姥姥家了!”

  似乎心情很好,卓斯年愉快地轻笑了声,“小傻瓜。”

  聊着聊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黄连微微睁大了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眼前这张俊美无俦的脸半晌,心中浮动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斯年怎么会记得他们相遇的事情了?

  斯年不是忘掉以前的事情了吗?

  当时她给斯年做他最不喜欢吃的西蓝花和西红柿,斯年都很抗拒一点也不想吃来着,看起来一点也没有恢复记忆的痕迹?

  怎么突然就说起他们认识的事情了……

  黄连错愕地从口中吐出一句话:“斯年,你怎么……”

  “嗯?”

  黄连不确定地开口:“你怎么记得这一切了?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卓斯年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潋滟的流光,低沉而深情地启唇道:“如果我说,我从没有忘记过你,即便失忆了也还是记得你,你信吗?”

  好深情款款的眼神,像是融化的热巧克力一样,太甜了!

  仰头凝视着卓斯年深邃的眼睛,黄连鼻头一酸,眼眶微微发涩,变得像是小白兔的眼睛一样红通通,“信!”

  “傻瓜。”卓斯年抬起骨节分明的长指擦去黄连大颗大颗的泪珠,声音里慢慢的心疼和无奈,“哭什么?”

  黄连握住了卓斯年干燥温热的大掌,激动地直掉眼泪,“我相信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相信你一定是对我有感情的,因为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怎么说?”哭起来真是让人呢心疼,简直像只惹人爱怜的小猫咪一样,卓斯年收紧了手臂,真的是有一股冲动想将黄连吞进肚子里让她和自己融为一体。

  “你知道我和你重逢的时候,看到你的第一眼,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

  黄连抬起手抚上卓斯年线条冷毅的俊脸,卓斯年深邃的黑瞳倒映着她哭得像是小花猫一样的脸,“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我,就像我说的,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你的眼睛里看得见我,所以说明你的心里也有我,你一定觉得我很熟悉,对不对?”

  卓斯年略微一怔松,哑然失笑,这都被她看出来了。

  他的眼里确实有她,而且,只有她。

  “在花房里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有种一见倾心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卓斯年捧着黄连巴掌大的小脸,如大提琴般动听悦耳的嗓音,磁性低沉,不是什么动听的情话,却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句柔情蜜语,还要动听。

  听得黄连心底又是甜蜜又是苦涩。

  开心终于和斯年重新在一起了,难过是斯年受了这么多苦,她好心疼!

  当初如果斯年没有用自己换解药,他们也不会被迫分开,斯年也不会失去记忆,他们也不会有这么难过又心酸的回忆。

  黄连哭了出声,“斯年,你怎么可以这么傻?当初你为什么要用在自己和万佳怡换解药?为什么……”

  “小笨蛋,你不明白吗?为了你我连命都可以丢掉不要,更不要说是失忆。”

  “住嘴!”黄连急忙捂住了卓斯年的唇瓣,哭得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呜呜呜,我不许你说这种傻瓜,什么死不死什么不要命,你不要你的这条命,我要!我不准你死,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所以你答应我,要好好活着!听到没有!”

  黄连向来很温顺,鲜少有这么强势霸道的一面。

  可是卓斯年没有感觉窒息,反而左心房一热,和黄连十指紧扣。

  这个小女人怎么能这么可爱,可爱到让他爱到了骨子里,爱到了灵魂了生命里,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心里,真想永远这样紧紧抱着她永不分离。

  “好,我答应你,永远陪在你身边,就算山崩地裂,也不松开你的手,永远不离开你的身边。”

  被卓斯年过于认真的神情逗乐了,黄连破涕为笑,“你发誓。”

  卓斯年攥紧了黄连的手,深情而诚挚地凝视着黄连,“我发誓,从今以后和黄连女士不离不弃,不论贫贱还是富贵,不论疾病还是健康,不论生老,不论病死,我的心永远都归属于黄连女士,我的人也永远都属于黄连女士,如果上天被迫把我们分开,我会穷尽一生,用尽一生的时间,走回黄连女士的身边。”

  黄连哭成狗,粉拳轻轻打在卓斯年的胸口,“什么黄连女士?我是卓夫人!卓夫人!”

  卓斯年大笑,用力抱住黄连纤弱的身子,“好,卓夫人!”

  ……

  太阳沉入海天相接的地方,黄昏的风景美得像是衣服旖旎的画卷。

  李悦然翻了个身,撑着手臂从床上半坐起身,哈了个哈欠,托腮看了看外面的景色,“好美……”

  不如出去散散步好了,昨晚失眠一直到中午都没能入睡,吃过午饭后有了睡衣,竟然一觉睡到了黄昏。

  随便吃了点水果干,李悦然换了一双轻便的拖鞋,拿了一条印第安花纹的丝巾,边走下楼便系在脖子上。

  吱呀一声推开后门,一阵微风拂面而来,夹杂着满天星的花香还有海水咸湿温热的气息。

  李悦然深深吸了口气,穿过羊肠小径抬脚刚想走去沙滩,远远就看到有两个人影相拥站在空无一人的沙滩上缠绵接吻,美得像是一张写真照片。

  李悦然细细一看,发现男主角竟然是卓斯年,而他怀中抱着的女人除了黄连那个小妞就没有第二个人了。

  “真幸福啊……”李悦然脚步一顿,微扬着下巴,水眸掠过他们的身影,精致漂亮的小脸流露出欣慰又艳羡的神色,“小连,真的好羡慕你,能找到斯年这么好的老公,现在终于苦尽甘来,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吗?

  李悦然自嘲地笑了声,转身离开沙滩。

  她就不打扰这对甜蜜蜜,恩恩爱爱的小夫妻了。

  小连和斯年是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的人,缘分天注定,而她和那个男人则是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相遇本来就是一种错误。

  一切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是她自以为是,最后才会被那个男人抛弃!

  如果他早点告诉她他有妻子儿女该有多好!

  也许她就不会越陷越深,现在想要全身而退,发现竟然不能抽身。

  整颗心都已经彻底沉沦、沦陷了,要怎么全身而退?

  走回满天星花海,李悦然心乱如麻,脑袋乱得像是一锅杂烩粥。

  算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人不能总是陷在以前的感情里面不抽身,时间是往前走的,人也要朝前看。

  李悦然摇摇脑袋,甩掉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像是要卸掉什么沉重的东西一样,沉沉地吐出一口气。

  时间会治愈一切,之所以现在还是忘不掉那个男人,是因为还不够久,时间长了,总会忘掉这个男人。

  嗯!李悦然眨眨眼睛,眼底又恢复了一片清明,水剪双瞳亮晶晶的。

  走到满天星的花海,看到其中一朵红色的满天星,开在一片雪白的满天星之中,像是投错了胎一样格外显眼,又有点孤零零的说不出的可怜。

  “小可爱,你也和我一样孤零零的是个单身狗,对不对?”李悦然蹲下身子,朝着那朵红色的满天星伸出手,手指还没有碰到那朵红色满天星的花茎。

  忽然,一只修长漂亮、骨节分明的大手抢先自己一步握住了满天星的花茎。

  李悦然的手还没有来得及停下来,一下子就和男人的手触碰在了一起。

  男人皮肤炙热的温度传过来。

  像是触电一样,李悦然嗖的抽回自己的手,霍的抬头,看到是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敢反应过来的大脑子,一下子又陷入了怔愣之中。

  谷遇东刚从科研基地走出来,抬头看到天空的火烧云如火如荼,这么美的景色,呆在房间里不出来逛逛实在是太可惜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谷遇东抬起脚步径自朝着花海的方向走去。

  正在花海里散步,远远看到一朵红色的满天星。

  谷遇东眼前蓦地浮现了李悦然那天穿着红色的纱裙走来的模样,娇艳可人,美得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美艳电影女郎。

  谷遇东便朝着那朵红色满天星直直地走过去。

  手才碰到花茎,谁知道视线里便出现了一双白皙的柔夷。

  谷遇东愣了一下,好漂亮的手,这双手的主人也一定长得很好看吧,顺着手看上去。

  谁知道,谁知道,竟然看到了一张明艳、精致、熟悉的容颜。

  悦然?

  谷遇东身子一震,狠狠地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脑子里浮现的念头就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来到这个岛上的第二次见面。

  谷遇东依然俊彦无双,眉目如画,公子如玉。穿着一件米色的老虎头t恤,他看起来不像是三十岁的男人,显得很年轻有朝气。

  不是幻觉。

  他们两个离得太近了,近到李悦然能感受到谷遇东的热呼吸伏过自己的皮肤,痒痒的,好难受!

  不!不能再这样了!

  她不想再看到这双温柔到让人沉沦的眸子!

  不要这样看着我,不要用这么深邃迷人的眼神看着我!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李悦然狠狠一拧眉,用了足足三十秒的时间,反应过来,她霍的起身,逃也似地迈开脚步,步伐焦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离开他!

  “悦然!”不是幻觉!李悦然是真的!谷遇东很快反应过来,大脑一片空白,脑子里潜意识地告诉自己,要追上去。

  于是谷遇东举步追了上李悦然。

  男人手长腿长,几步路就追上了李悦然的疾走。

  李悦然走得又快又急躁,没想到谷遇东一下子就追了上来,她气得不行,没有转头,气恼地喊了句:“你干什么跟着我?”

  “悦然?你怎么了?我惹你生气了吗……”谷遇东的声线,低沉,醇厚,一日既往的温柔,像是从云朵里流淌出来的温水。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

  这该死的温柔!

  李悦然恼羞成怒,边走边道:“站住!我不许你跟着我!”

  谷遇东就真的停了下来。

  没想到谷遇东真的不追着她了,李悦然愣了一下,脚步顿了半拍。

  这个蠢货,让他不要跟着,就真的不跟了?

  李悦然快要气哭了,差点没忍住骂他笨蛋,算了,不跟就不跟了,甩掉他这个讨厌的男人,她求之不得!

  李悦然气冲冲地往前走。

  谷遇东看李悦然走出了五米左右的位置,又抬脚跟上了她。

  她不让他跟在身后,他尊重她的意见,但是跟在她身后保持一定的距离,就不算是跟着她了。

  李悦然一股脑地往前走,看看身后,只有几棵棕榈树,看不到谷遇东的人影了。

  这个家伙,真的走了?

  杏眸一转,瞥见棕榈树露出来的脚,李悦然噗的一笑,转身故意走了几步,听到身后有细微的动静,一下子转过身。

  果然看到棕榈树后面走出来一个身材欣长、容颜清润的男人。

  谷遇东还以为自己没有被李悦然发现,谁知道这个小女人狡黠得很,她故意往前走就是为了引虎出山。

  从棕榈树后走出来的谷遇东,毫无预兆的和李悦然打了个照面。

  活了三十年,而且还是在而立之年,谷遇东自认自己已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了,在看到三米外亭亭玉立的李悦然的时候,竟然心情一乱……

  李悦然白皙的脖子上系着一条柔软的丝巾,随风舞动而滑过细腻的肌肤,一缕碎发垂在额前,瓜子脸仿佛雕琢的一般,天然去雕饰,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美感。

  谷遇东心跳加速,难以抑制住心驰神往,可是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

  两人就这么看似平静的对视了大约三分钟。

  李悦然动了动自己麻木的脚,深吸一口气,平静开口,努力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我不是说了不允许你跟着我吗,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

  听着李悦然疏离冷漠的声音,谷遇东闪神了一下,嘴角划过一抹谁都看不见的苦涩笑容,温声启唇道:

  “悦然,奈何岛远远没有你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这里非常危险,我要看着你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才放心。”

  “……”

  听到这话,李悦然不禁红了眼眶,看着谷遇东认真诚恳又皱着眉的表情,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她的心口憋闷。

  李悦然的嘴巴张了张,想要赶走谷遇东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卡在喉咙里,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最终,李悦然叹了口气,“行了,你走吧,我现在回房间,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说完她转身就走。

  谷遇东的脸色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脸上浮现浓浓的失望之色,“悦然……”

  转身的那一瞬间,李悦然眼睛里的泪水,夺眶而出。

  心……

  像是躺在手术台上被开膛破肚,没有打麻药,能清晰轻易感受到心脏被凌迟的痛苦。

  好痛。

  目送李悦然的消失在后门,谷遇东仍然看着李悦然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舍得收回视线。

  在海边漫步了一圈,太阳慢慢没了踪影。

  天很快就要黑了,夜幕就要降临了。

  “我们回去吧。”

  “嗯。”

  黄连牵着卓斯年的手,两人有说有笑地走上岸,忽然余光一瞥,黄连看见了站在一棵棕榈树旁边的一抹身影。

  好熟悉……

  这是谁呢?

  黄连扯了扯卓斯年的衣角,“斯年。”

  

[读者须知]:下一篇:274.情不自禁爱上他-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