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71.一切早在掌控中-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70.斯年的将计就计-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想要分散卓斯年的注意力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任何事情一遇到黄连就不算事了。

  果不其然,听到黄连着两个字,卓斯年愣了一下,分身了,转头往后看。

  机会来了!

  万佳怡嘴角一翘,一个阴险的弧度。

  在卓斯年转头的时候,万佳怡已经眼疾手快地拔下了头发上的簪子,狠一狠心,一个用力朝卓斯年的脸上刺去——

  卓斯年,受死吧!

  “佳怡!”

  一声大喊响起,紧接着下一秒,万佳怡被一个人从身后打了脖子,她两眼一黑,嘭地晕倒在地。

  打晕万佳怡的人不是卓斯年,而是谭乔森。

  早在万佳怡抬起手要拔下头发上的簪子的时候,谭乔森就已经察觉了不对劲,抬脚就冲万佳怡这里走了很多步。

  走近了,谭乔森看到拔下来的簪子,尾端竟然尖锐得吓人!

  更让谭乔森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万佳怡竟然攥着簪子刺向了卓斯年!

  万佳怡,简直就是疯了!

  谭乔森可以说是想都没想就抬起手,一个用力,打在了万佳怡的脖子上,力道之大,可谓是一击毙命。

  “啊!”

  万佳怡大叫一身,手中的簪子啪地掉落,万佳怡也随之晕倒掉在了沙滩上,昏了过去。

  卓斯年看到身后一个人也没有,不到半秒的时间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恨恨地转回头来,看到万佳怡晕倒在自己脚边,还有那个尖锐的发簪。

  他的眼神骤然一冷。

  即便没有谭乔森,万佳怡也伤不了他。

  谭乔森走了过来,抱起昏迷过去的万佳怡,脸上露出了愧色,对着听不见的万佳怡低声道:“佳怡,对不起,为了我们真的能离开这个奈何岛,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鬼地方,我不得不这么做,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卓斯年后退了一步,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万佳怡昏迷了,眼睛里一点怜悯也没有。

  谭乔森对上卓斯年那冰冷无情的瞳眸,他恶狠狠地咬牙切齿,“卓斯年,你可真够没良心的,佳怡苦苦追求了你这么久,就算你再不喜欢她,看着她变成这个样子,装一下样子都不肯吗?你这么对他,真够过分!你简直是一头吸血鬼!冷血,无情!”

  他没良心?

  显然谭乔森已经忘记了当初他和万佳怡陷害他和他的小丫头的时候做出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了!

  冷血的人是谁?无情的人是谁?

  卓斯年懒得和谭乔森、万佳怡之流浪费感情,看到他们他都觉得恶心反胃。

  谭乔森恼恨地盯着卓斯年,破口大骂,“卓斯年,你说话啊?你心虚了吗?你这个对万佳怡,是不是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有良心了?你这个王八蛋!”

  卓斯年冷冷勾唇,丧家之犬,何惧之有。

  “卓斯年,好歹万佳怡也爱了你这么久,你拒绝她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这么伤害她?现在你满意了吧,佳怡搞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你害得!都是你!”

  有这步田地,都是你们自己造的孽。

  “……”卓斯年淡淡扫了谭乔森一眼,仿佛在看着一只疯狗一样。

  随后,他抬起手腕瞄了一眼。

  时间差不多了,他也该回去陪他的小女人吃早餐了,这两个人大早上破坏人心情。

  没空理会像是疯狗一样乱吠的谭乔森,卓斯年不发一言地转身,离开沙滩。

  东区别墅,回到房间,卓斯年走进玄关摘了风衣外套换衣服,换拖鞋的时候便抬眸扫视了一圈,餐桌上仆人在布菜,餐桌旁空无一人。

  小东西呢?

  “卓夫人呢?”卓斯年换好了拖鞋,手插着口袋朝着寝室的房间走去。

  “在房间里头呢。”仆人轻声细语,好似怕惹怒了卓斯年,“卓夫人说什么都不肯出来吃早餐。”

  “是么。”卓斯年冷冰冰的脸上浮现了一丝邪气,他踩着地毯走到寝室门外,抬起细长的手指,敲了敲门,“小丫头?”

  “……”

  没有人回应。

  卓斯年的脸色如冰雪消融,沁出一丝难得的温润之色,“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等了四秒钟,里面传出一声闷闷地,“你走开。”

  卓斯年怔了一怔,眼底失笑。

  又在闹哪样?

  他抬手握住一字门把手,用力按下去,发现门纹丝不动。

  门从里面被反锁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被人挡在门外,卓斯年脸上一丝愠色也没有,反而还唇角一勾,笑了一下道:“哪里不舒服?告诉我好不好,你把自己锁在屋里头,病情只会更加恶化。”

  “……我没生病!”

  “那你自己一个人呆在里头做什么。”

  黄连的声音听起来委屈兮兮,“不要你管我。”

  “乖。”卓斯年磁性的嗓音低沉如钢琴的低音区,声线性感,悦耳动听,就连餐厅里来往的仆人也听得面红耳赤,“让我抱抱你就没事了,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哼,听起来这么温柔,昨晚却这么凶狠,就差没有把她咬碎了吞进肚子里,这个混蛋,大混蛋!

  “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

  “我数到三,不开门,我从窗子爬进去。”

  “……”黄连腾地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看窗子,关的死死的,她就不信他还能闯进来不成!

  黄连郁闷地拿过镜子,照了照脖子,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身体上面一片吻痕。

  卓斯年这丫的,当她是鸭脖子呢?

  到处都是,全身包起来,否则都不敢出门见人了!这样还让她怎么出门啊,嘤嘤嘤……

  正欲哭无泪地趴在床上思考人生,突然黄连听见耳边响起一阵窸窣的动静。

  黄连连忙爬起来探头看了看,是窗子那边传过来的,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风徐徐地吹进来,可能是窗帘被风吹的声响吧。

  等等,斯年人呢?怎么说了几句话就听不见声音了?

  黄连从枕头上爬起来,赤脚踩在厚重的地毯上,走到门后面,踮脚看了看猫眼,“咦?怎么不见了?是出去了吗?”

  说话间,黄连忽然感觉四周的光线暗了暗,似是有一睹高大的人墙挡在了自己的身后,遮住了所有的光线。

  黄连心底一怵,战战兢兢地扭头,果不其然地对上了卓斯年那双似笑非笑的深邃双眼,“亲爱的,哪里不舒服?”

  卓斯年站在黄连的身后,两条结实的手臂撑在黄连的身体两侧。黄连想躲,沮丧地发现,根本无路可逃。

  “跑去哪?不是不舒服吗?怎么不在床上好好躺着?”

  “卧槽!”黄连震惊地道:“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我记得我反锁了门!”

  “世界上还没有我进不去的房间。”卓斯年笑得邪惑,一低头,热气喷洒在她的脖子上,“哪里不舒服,我也算半个医生,给你治治。”

  手长脚长的好处就是随时随地都可以翻窗进来!

  黄连脑仁疼,“没,没有,我哪里都很舒服!”

  “那就出去吃饭吧,饿坏了对胃不好。”卓斯年收敛了身上的邪气,牵起黄连的手,手才碰到了门把手,还没有用力按下去,黄连忽然抓住卓斯年的手,“不,我不想出去!我还不是很饿,不是很想吃饭!”

  要是被仆人看到吻痕……黄连不敢想象那个画面。

  卓斯年眸光微沉。

  黄连急忙拽着卓斯年在床边坐下,岔开话题地问:“斯年,你一大早去哪里了?”

  卓斯年薄唇微抿,有十秒钟的沉默。

  黄连笑了下,“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当然不是。”卓斯年抓过黄连的手吻了吻,声语轻柔,“你还记得我说过从今以后事无巨细我都不会瞒着你吗?”

  “嗯。”

  “我今天早上去见万佳怡了。”

  黄连错愕地愣了一下,“你……”

  “这件事本来不应该瞒着你,本来应该程非凡的助理过来拜托我的时候就和你商量,那个时候你还在睡觉,我担心你会担心我,所以才选择没有告诉你。”

  卓斯年握紧了黄连的手,“即便不为了我自己,为了你,我也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安全,程非凡的人在暗中保护我,我不会出事。”

  其实她一点也不担心,万佳怡这个女人只有一点三脚猫功夫,她都能搞掂,斯年可是跆拳道九段,怎么可能会被万佳怡伤害分毫?

  只是万佳怡肯定不会赤手空拳,黄连就是担心万佳怡会用什么刀剑之类的东西伤害斯年,刀剑无眼,要是捅伤了她家大叔,她会心痛的!

  “你没事就好。”黄连松了口气,眼睛里露出无奈,“只是你要答应我,以后什么事情都要和我商量,好不好?”

  “嗯。”卓斯年笑了一声,温情脉脉地凝视着黄连,“现在愿意吃饭了吗?”

  “吃!”黄连欣欣然地点了一下头,旋即又拧了一下眉,为难地道:“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这些吻痕怎么办?”

  卓斯年愣了一下随即失笑了,难怪自己把自己锁在房间不肯见人,原来是因为这些吻痕,“下次我不吻你的脖子了,好吗。”

  卓斯年终于良心发现了吗?黄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下次我咬别的地方。”

  黄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果然……不能对卓斯年抱太大的希望!

  ……

  程薇薇昨晚就听说了谭乔森求见干爹要离开奈何岛的事情。

  实在不是她想知道,每天闲闲没事干,黄昏偶尔和一航哥哥去散散步。

  时间宽裕了,很多事情就有时间打探了。

  得知谭乔森和万佳怡的事情,程薇薇诧异了一下,然后坐在沙发上,托腮,若有所思的想了十五分钟,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第二天,程薇薇一大早就吃了饭,蹲在黄连和卓斯年房间的走廊拐角,等了才五分钟,便看到干爹的助理敲开了卓斯年的房门,两人的对话都落入了她的耳中,这个时候天还是蒙蒙亮的。

  半个小时后,天色大亮,卓斯年出了门,程薇薇也偷偷摸摸跟在卓斯年的身后,带着两个人,跟着卓斯年,来到了一片沙滩。

  岸边,停着一台直升飞机。

  看来那个直升飞机就是载运卓斯年和万佳怡的直升飞机了。

  程薇薇带人躲在大树后面。

  干爹的助理带着很多人,手上拿着手枪,蹲下身体,猫着腰,躲在齐腿高的灌木丛后面。

  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程薇薇贼笑了几声,嘿嘿,从缝隙看出去,看到万佳怡要刺卓斯年的时候,她差点没有叫出声。

  好在,万佳怡被谭乔森打晕了。

  程薇薇还看到,正在万佳怡刺向卓斯年之前,有一个黑衣人端着枪,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万佳怡的脑袋,手指摸上扳机。

  如果不是谭乔森打晕了万佳怡,恐怕万佳怡已经脑袋开花了!

  “算万佳怡走运!”程薇薇冷哼了声,卓斯年离开了沙滩,干爹的也随之带人离开了沙滩。

  程薇薇这才慢悠悠地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谭乔森抱着昏迷的万佳怡,颓废地坐在沙滩上,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

  “你们几个,过去让直升机走吧,今天没有人可以离开奈何岛。”

  “是。”

  程薇薇身后的两个壮汉,朝着直升飞机的方向大跨步地走过去,走到直升机旁边对机长耳语了几句,机长恍然大悟,点点头,从程薇薇伸出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两个大汉退后两步。

  直升飞机的舱门嘭地被拉上,不到三分钟,直升飞机缓缓地升上了一百米的高空,唰的一声滑行飞过海面,飞走了。

  轰轰声也逐渐变小,周遭变得安静,安静得诡异。

  程薇薇踩着糖果色的高跟鞋走到谭乔森面前三步的距离,停下来,她手插着腰,睥睨着谭乔森,“谅你有点自知之明,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不选择帮万佳怡?万佳怡杀死了卓斯年,你不是应该很爽吗?”

  谭乔森头也不抬一下,看着万佳怡苍白的脸,笑了一声,自嘲地道:“因为我知道,你干爹根本不相信我们!”

  “你怎么知道我干爹不相信你?我干爹不是给你安排了直升机送你们走了吗?”

  程非凡爽快地答应他的那一刻,谭乔森就有预感,这一切都是程非凡的试探和算计。

  大程先生是什么人?

  谭乔森为程非凡卖命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程非凡如果这么爽快就成全他们这些无足轻重的手下,就不会有今天这个地位。

  “呵呵,说送我们走,只不过是试探罢了,让一切看起来十分逼真,好像在真的是给我活路,送我和万佳怡走一样,其实我心知肚明,你干爹不过是设局请君入瓮罢了!”

  谭乔森叹了口气,没想到印证了他的猜测,“好在我做足了准备,这才没有酿成大祸。”

  程薇薇吃吃地笑,皮笑肉不笑,“看来你比万佳怡有脑子多了!”

  万佳怡还想刺伤了卓斯年就逃走,世界上哪有这么划算的事情?

  谭乔森冷笑:“而且,禁区的仆人居然这么轻易就被万佳怡收买,奈何岛是程先生的地盘,还轮不到我们搞小动作,我知道这些事情肯定逃不过程先生的法眼。”

  程薇薇抿了下嘴,“嗯,有道理。”

  “看到卓斯年出现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有预感,这件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退一步讲,卓斯年对万佳怡没有感情,绝对不会过来见万佳怡,既然过来了,我猜测,大程先生已经发现了那个字条的存在,将计就计,让我们落入陷阱。我不得不选择打晕万佳怡。”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和你干爹比,我和万佳怡还是太嫩了!”谭乔森抱紧了万佳怡,用手轻轻噌去万佳怡脸上沾到的细沙,明知道万佳怡听不见,还是痴痴地道:“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脏,脸蛋脏了就不漂亮了,我给你擦擦就不脏了。”

  程薇薇愣了一下,看着谭乔森这个样子,没由来地叹了口气。

  万佳怡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好高骛远,眼睛里只有卓斯年,而看不到默默守护在她身边的谭乔森。

  其实谭乔森和万佳怡虽然是一丘之貉,但是比起没有良心,或者说根本没有心的万佳怡,谭乔森好多了。

  起码谭乔森还有心,还知道什么是爱,对待万佳怡更是深情款款,不在乎自己的女人做什么恶事,还支持自己喜欢的女人做,跟不在乎自己喜欢的人爱着别的男人。

  世界上能有几个男人能做到像是谭乔森一样痴情?

  恐怕有,也是为数不多了吧。

  程薇薇摇头,唉声叹气,“可惜了你的一片痴心了,给了这样一个女人,真是浪费!”

  踱步绕着他们走了一圈,边走边啧啧地道:“多亏你有准备,有眼力见,干爹的助理带了人。”程薇薇冲某个方向,努了努嘴,“喏,看到没,就在两米外的灌木丛旁边,要是你再慢出手两秒钟,万佳怡就会中枪身亡,妥妥死定了!现在躺在你怀里的就是一句冰冷的尸体了!”

  谭乔森浑身一震,看着灌木丛的方向,刚才那里,居然有好几个拿枪的人呢?

  幸好!

  谭乔森看着万佳怡苍白的脸色,心放回了肚子里,松了一口气。

  幸亏自己在那一瞬间做了那种决定,不然现在躺在他怀里的就真的像是程薇薇说的那样,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佳怡,真好,你没事了,你还活着!”谭乔森紧紧地抱着万佳怡,一个激动,还在万佳怡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程薇薇拧了一下俏丽的柳叶眉,真腻歪!看着这对没良心夫妇秀恩爱,有点恶心是怎么回事?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程薇薇咽了咽吞回胃里的不舒服。

  她过来可不是看谭乔森和万佳怡腻歪的,还有正事要办!

  她微微往后一瞟,给了个眼色身侧的壮汉,“你们,帮我把他们两个拆开。”

  “你要干什么?”谭乔森的话还没有问完,两个壮汉齐齐上前一步,一个抓过了谭乔森,一个抓过昏迷的万佳怡像是拎小鸡一样拎在手上。

  谭乔森被迫和万佳怡分开。

  “程薇薇,大小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谭乔森生气又无奈,出了奈何岛他还能说上几句话,可是在奈何岛,是程非凡的地盘,他就像是一只蚂蚁一样,程非凡碾死他轻而易举。

  “干什么?等下你就知道了!”该说都已经说了,懒得再和他们废话,有这个美国时间还不如去睡个美容觉。

  程薇薇努努嘴,吩咐道:“你们把谭乔森带给干爹,让他和干爹聊聊人生。”扫了眼昏睡的美人,蛇蝎美人,她呵呵一笑,手一指,“把她,拖过来,跟我走!”

  “你想带万佳怡去哪里?程薇薇!程薇薇!”

  不理睬谭乔森在身后大吼大叫,程薇薇带着万佳怡离开沙滩。

  残酷。

  万佳怡被扔到了冰冷坚硬的水泥地板上,手指动了动,稍微有转醒的迹象。

  来的路上,手下人已经拿了麻绳,将万佳怡扎得像是粽子一样结实。

  程薇薇踢了一脚万佳怡的腿,看万佳怡没有什么动静,吩咐下去,“你们几个,拿点冰水把她给泼醒了。”

  “是!”

  壮汉抬了一盆冰水,端上来,兜头泼到了万佳怡的身上。

  哗啦——

  这么一下,就算是万佳怡昏死过去也给惊醒了。

  “啊啊啊啊!”万佳怡尖叫了声,睁眼看到自己在一个类似仓库的房间,身上湿漉漉的,正想大喊这是哪里,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颜色俏丽的糖果色高跟鞋。

  “哈喽。”程薇薇弯下腰,冲万佳怡微微一笑,摆摆手,“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就要吩咐他们给你泼热水了,到时候你不是醒了而是熟了!”

  “你——”万佳怡咬牙切齿,脑子里找回自己晕倒之前的记忆,“程薇薇,你想干什么?谭乔森呢?卓斯年呢?!”

  “你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管别人啊?卓斯年?当然是和黄连姐姐幸福恩爱,甜蜜地在一起吃早餐了!”

  万佳怡被程薇薇的冷嘲热讽气得露出紧咬的牙齿,双瞳狠狠瞪着,脸都狰狞了,“程薇薇,别拐弯抹角了!你想干什么!”

  “抓你来当然是来干你了!”程薇薇掏出一个药瓶,打开,“你们两个,帮我把她嘴巴弄开!”

  万佳怡大吼大叫,“不!你们谁敢碰我!唔唔唔——”

  嘴巴被程薇薇的手下人强行掰开。

  程薇薇凑近了万佳怡,将药瓶里面的药片,一股脑灌进了万佳怡的嘴里头,打开一瓶矿泉水,喂了一些水进去。

  万佳怡的嘴巴被程薇薇的手下强行关上,直到被迫咽下去了一大半药片,嘴角流出了水迹。

  程薇薇才给了手下一个眼色,“行了,放开她吧。”

  “噗——咳咳咳。”万佳怡嘴巴里的药片全都喷了出来,蜷缩着身子激烈咳嗽着。

  程薇薇冷冷地站在一旁,看着万佳怡表情痛苦万状,一点同情也没有。

  “你——程薇薇你给我吃了什么!?”

  程薇薇优哉游哉了往前走了几步,俯身,居高临下地盯着万佳怡的脸,咧嘴露出八颗大白牙,笑嘻嘻地道:“别着急啊,等你醒过来就知道了。”

  她的处境已经够糟糕了,现在还被喂了一堆不知道是什么鬼的药片,万一是毒药怎么办?她的计划失败,她还没有毁了卓斯年,怎么可以这么死掉?

  所有的崩溃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万佳怡没有忍住,破口大骂,“程薇薇,你个bich!”

  程薇薇嘴角一沉,冷着脸,“万佳怡,我送你一句话,人生在世,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抢也抢不走,反之亦然,不是你的,怎么得到就会怎么失去,到头来,你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何必呢?”

  万佳怡“呸”地吐了一口唾沫到程薇薇的脸上,只可惜太远了没有吐到,只吐到了地上。

  她只得冷笑,“你们父女俩真是像亲生的一样,都会说这种话!”

  “那是当然的。”程薇薇拍拍棉麻白裙身上的灰尘,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可是干爹的女儿,这些都是干爹教会我的,我只能告诉你,我和干爹比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还亲。”

  看到万佳怡面目狰狞,丝毫没有悔改之色,程薇薇不想再和她废话了,省得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程薇薇抬脚往外走,留下一句话,“你们几个好好看好万佳怡,别给她跑了,等到万佳怡醒过来之后,送万佳怡去禁区。”

  “是,大小姐。”

  露天餐厅,阳光从全玻璃的房顶洒下来。

  一张美式沙发放在太阳底下,程非凡翘着小二郎腿,戴着墨镜读报。

  助理站在门口,敲了敲花梨木的门,轻声道:“老爷。”

  “什么事?”程非凡眼皮也不抬一下地应。

  “是谭乔森还有万佳怡,果然老爷试探出了他们的真正目的,万佳怡拔出簪子,试图刺伤卓斯年先生。”

  看来万佳怡还对卓斯年抱有怨念。

  程非凡略一沉吟,抿了口咖啡,搁了杯子,视线又落在了报纸上,“带谭乔森过来。”

  “是。”

  助理比划了一个手势。

  两个壮汉将谭乔森扛了上来,扔在餐厅的大理石地砖上。

  “唔唔唔!”

  助理走上前,拿掉谭乔森嘴巴里的布之前,冷冷地道:“安静一点,先生不喜欢吵闹。”

  谭乔森停止了挣扎。

  程非凡背对着谭乔森,视线一直没有从报纸上挪开过,“谭乔森。”

  “是,程先生!”谭乔森额头全是汗,即便已经做好了准备面对程非凡,可是心底头还是忍不住有点发麻。

  “你做错了事情,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

  谭乔森的声音里渗出悲怆,“只要程先生不杀了万佳怡,我愿意为您做牛做马,只要您放过万佳怡!”

  程非凡的声音没有什么温度,冰冷冷的,“我罚你在奈何岛上坐三年的佣人,你有什么异议?”

  “属下不敢有任何异议!”谭乔森悬着的心落回了原位。

  本以为回事更加重的惩罚,好在惩罚不算是很重,只是三年的佣人,想来程非凡是看在以前他为他卖命,出生入死的份上,才收下留情了。

  “行了,那就退下吧。”

  “程先生!”似是想到了什么,谭乔森抬起头道:“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恳求您。”

  “说。”

  谭乔森担心程薇薇刚才抓着万佳怡去了什么地方,担心得不行,“只要能和万佳怡在一起,我愿意在奈何岛上当佣人一辈子!”

  唉,这么痴情的男人,偏偏爱错了人,真是可惜了。

  程非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好了,我会成全你的,万佳怡已经在禁区了,你回去就能看到万佳怡了。”

  “多谢程先生!”谭乔森感激涕零。

  壮汉将谭乔森系像是押持犯人一样压回了禁区。

  “进去。”打开一个房间的门,壮汉将谭乔森推了进去。

  谭乔森一个趔趄,掉在地上,摔破了手肘还有膝盖,擦破了皮渗出了血珠了,谭乔森却看也没有看一眼,忍着痛,爬起来,眼睛在房间的四处搜寻着万佳怡的踪迹。

  “佳怡?佳怡?你在哪里?”

  谭乔森环顾了一圈客厅也没有找见万佳怡的人影,于是直奔寝室,终于在床榻上发现了昏迷过去的万佳怡。

  万佳怡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谭乔森皱了皱眉,走到万佳怡的身边,“佳怡?佳怡?”

  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得到万佳怡的回应。

  谭乔森干脆将万佳怡抱起来,找了一套干爽的衣服,凑近了万佳怡,“佳怡,我给你换上,好吗?”

  “……”

  万佳怡还在昏睡,丝毫不见转醒的迹象。

  谭乔森叹了口气,等了大约两分钟,万佳怡还是没有醒,湿衣服穿在身上太久会感冒的。

  “佳怡,我给你换衣服了,醒来以后你不要怪我动你,我不舍得看着你穿着湿衣服难受,好吗?”

  谭乔森抱起万佳怡,脱掉了万佳怡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换上干爽舒适的新衣服,扫过万佳怡的肌肤,好在没有什么伤痕……

  视线无疑和万佳怡性感的曲线碰撞,谭乔森身下一热,旋即像是触电一样快速将眼睛挪开。

  总算换好了一副,谭乔森将万佳怡身下被浸湿的地毯扯走,拿了一块空调毯盖在了她的身上。

  动静这么大了,万佳怡还是没有苏醒。

  谭乔森眉一皱,脸上浮现了浓浓的担忧。

  他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万佳怡的身子,“佳怡,佳怡?”

  是不是刚才程薇薇对万佳怡做了什么,怎么一直都不苏醒?

  叫了好几次,甚至拔高音调,都不见万佳怡给予回应,谭乔森只好作罢,去洗米熬粥,万佳怡今天收了不少惊吓,还没有吃东西吧,等会就应该醒了。

  下午,谭乔森午睡起来,看了看身侧的万佳怡,她仍然是双眼紧闭,就连姿势都没有变。

  还在昏睡?

  谭乔森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再也耽搁不下去,急忙抱起万佳怡,要去找医生给万佳怡看看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门口。

  谭乔森的脚步被门外的壮汉拦下,“谭先生,您要去哪里?”

  谭乔森心急如焚,“她昏睡不醒!你让开,我要带她去看看医生!”

  两个壮汉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摇头道:“不必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谭乔森震惊地看着那个壮汉。

  壮汉道:“万佳怡没有生病,什么事也没有,是我们大小姐给万佳怡喂了药,她24小时之后就会苏醒,请你不用担心。”

  “这……”谭乔森看着昏睡的万佳怡,还是很担心。

  能让人昏睡这么久的药物,会是什么好药?

  “你们大小姐给我的女人吃了什么药?她为什么睡成这个样子?”谭乔森紧紧皱着眉质问。

  壮汉道:“具体是什么药,我们也不知道,毕竟是主子的事情,我们不好过问。”略微一顿,“但是大小姐说了,这个药物是对你有好处的药物。”

  程薇薇又不是他的朋友,怎么可能给他吃对他有好处的药物?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又不是三岁小孩了,真是可笑。

  谭乔森没好气地道:“要是我的女人出事了,我一定找你算账!”

  壮汉不理睬谭乔森的恼羞成怒,“对了。”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瓶子,玻璃瓶子里面装着一颗药丸,“这是大小姐给你的药丸,刚好想交给你,正好你出来了。”往前一递,“吃。”

  他说让他吃他就吃?万一是毒药怎么办?

  谭乔森警惕地盯着壮汉手里的药丸,“这是什么?我不吃!”

  壮汉冷笑,“谭乔森,你是一个识趣的人,现在的你有选择吗?我们大小姐还不是万佳怡,没有恶毒到致人死地的地步,又不是吃了就会死的毒药,你怕什么?不吃的话,可能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谭乔森狠狠咬牙,他不想承认也不行,因为壮汉说的全都是真的,他的确没有什么选择,或者说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程薇薇给他吃什么就得吃什么,如果不吃,那就只能去死。

  “好吧。”谭乔森咬咬牙接过玻璃瓶子,“给我,我吃就是了!”

  程薇薇只是喜欢恶作剧而已,要是想搞死他早就一枪崩了他了。

  只要死不了,就没关系!

  “算你识相。”壮汉打开一瓶矿泉水递给谭乔森。

  谭乔森摆手拒绝,“不用,我就这样吃。”仰头将药丸扔进了喉咙里,药丸没有什么味道,吃下去后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读者须知]:下一篇:272.一切瞒不住岳父-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