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65.她可不是白莲花-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64.黄连学会的狡黠-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万佳怡站定脚步,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冷笑,“错了?难道你不是过来炫耀你的胜利?”

  “不,我是过来感谢你的。”黄连浅笑。

  真正的胜利者是不用告诉别人她胜利的,何况她今天确实也不是过来嘲笑万佳怡的,她没有这个闲工夫。

  “感谢我?”像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万佳怡冷笑了几声,“黄连,你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感谢我什么?感谢我让卓斯年失忆?”

  “当然不是。”黄连对上万佳怡的眼睛,“我是过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很有可能没办法知道我和斯年之间的感情竟然这么牢靠。如果不是你的骚扰还有实验,我不可能知道斯年是这么爱我,即便吃了药失忆了,斯年仍然如此深爱着我。”

  黄连咬字清晰,每一个字眼都像是拿捏好节奏说出来的,故意将每一个字都清楚地送进万佳怡的耳朵里。

  说话的时候,说不是带着报复的心理是假的,但更多的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别再做一些伤害人的事了。

  经过这么多事,她早已不是什么白莲花圣母,斯年曾经教过她,任何人做任何事,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万佳怡所做的事情已经给她和斯年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固然万佳怡现在很狼狈,如果就这么轻易放过万佳怡,犯罪成本岂不是太低了。

  黄连就是要告诉万佳怡,卓斯年是她的男人,别说一个万佳怡,即便是一百个万佳怡过来,她也不怕。

  因为她和卓斯年深爱彼此,他们之间的爱情坚不可摧,破坏他们在一起的人,都会是万佳怡这个下场。

  “你——”

  万佳怡怒从心上来,一席话听在耳中无比刺耳,她怒火中烧,只想拿一把刀捅死黄连。

  黄连还说自己不是过来示威的炫耀的!?卓斯年本来就是她的男人,都怪黄连这个小贱人抢走了属于她的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黄连,现在卓斯年深爱的人应该是她!

  黄连走近了万佳怡,丝毫不害怕万佳怡会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面色淡然如水,“你现在做的事还有后退之路,但若再继续造次下去,恐怕谁也救不了你了。”

  万佳怡永远不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你这个贱人!”万佳怡终于忍无可忍,挥起手掌心,便要响亮一个大耳光子煽在黄连的脸上。

  走廊外,助理被这一幕吓得心惊肉跳,正要冲进去救黄连,谁知道,不可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一巴掌还没有落到黄连的脸上,只见黄连及时准确抓住了万佳怡在半空中的手腕,让万佳怡不能掌掴自己。

  万佳怡还想用另外一只手打黄连,黄连已经看穿了万佳怡的招数,抬手一个用力狠狠地推了一把万佳怡。

  啪!万佳怡被黄连用力地推到了墙上。

  黄连用力可是一点都不轻,因为她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自己的残忍,所以没有在和万佳怡客气的。

  后背撞到墙上,痛得万佳怡倒吸冷气,她不甘心,被黄连放开后,又想揣黄连一脚。

  谁知黄连一个闪身,轻松灵巧地夺过了万佳怡的攻击。

  在万佳怡还没反应过来之时,黄连转身,闪到万佳怡的身后,抓住了万佳怡的手,将她的手擒到身后,用力压住,像是警察押送犯人一样。

  这个动作能很好的胁迫人无法动弹,万佳怡就像是一只蚂蚁一样,牢牢地被黄连捏在手心,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没想到两次攻击都以失败告终,万佳怡气馁了一把,咬牙讽刺道:“看不出来,你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这么有力气!”

  “这还要感谢你啊。”万佳怡以为她是软柿子就错了,黄连不咸不淡地反讽回去,“如果不是你的解药,我的身体不会恢复健康,还变得这么好,说起来我差点忘了跟你说声谢谢,真是谢谢你的解药啊。”

  吃了万佳怡的解药后,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这几个动作都是和卓斯年学的,斯年是跆拳道黑带九段,厉害得不行。

  没想到第一次用到,竟然是对万佳怡。

  万佳怡背对着她,黄连虽然看不清万佳怡脸上的表情,不过看到万佳怡浑身颤抖,便能感受到她的愤怒气馁还有无奈。

  黄连笑笑,觉得还不够狠,又道:“而且,若不是你当初从我身边带走了斯年,我怎么会有康复的时间,多亏了你,我才有这么健康的身体。哦,对了,这几招都是当初卓斯年手把手教我的。我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黄连的声音要有多刺耳就有多刺耳,卓斯年别说是教她跆拳道了,就是碰都没有主动碰过她一下。

  黄连这个贱女人也不知道给卓斯年喂了什么**汤,卓斯年被她迷得七荤八素,失忆了见面了还不到几天居然就谁在了一起,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你——”

  万佳怡恨得牙痒痒,可是被黄连擒住手,别说是打黄连,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黄连叹了口气,忽然松了手。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现在巴掌也打了,教训也给万佳怡了,希望她真的能改过自新,毕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我不恨你,我不怪你,喜欢一个人不是错误,可是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对卓斯年造成伤害,这样的爱太窒息了,根本就不是爱,你爱的是自己,而不是斯年。”

  黄连走到万佳怡的面前,看着她双腿虚软跌到在地上,她睥睨着万佳怡,轻声道:“我不是很懂,我喜欢一个小动物会好好照顾好它,希望小动物平安幸福,你说你喜欢斯年,为什么你要伤害斯年,看着斯年被抹掉了记忆,你很开心吗?”

  “呵呵。”万佳怡冷笑了两声,“不劳而获的你,根本不懂得我的感受!”

  “我是不懂,可是我知道,爱一个人就是让对方幸福,而不是一味成全自己,你看着斯年忘掉一切,只记得你,你开心吗?不要做无谓的挣扎,把解药交出来,大家都会好过一些。”

  “嗤,解药?我给卓斯年吃健忘药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卓斯年会恢复记忆,他吃了大剂量的健忘药,除了我以外,以前发生的事情他全都不记得了,一辈子都不会记得了!一辈子!”

  早就从程非凡的口中听说了我也的这套说此,再听一次,黄连没由来地替万佳怡感到可悲,她环抱双臂,摇了摇头,用怜悯的语气道:“即使卓斯年记不起来了,也选择和我在一起,难道你不觉得你活得很可悲么?你不觉得你的计划很失败么?”

  做了这么多,机关算尽,到头来,万佳怡不过是替他人作嫁衣罢了。

  “万佳怡。”黄连蹲下来,仔细地看着万佳怡的脸。

  真的,万佳怡长得很好看,比外面那些网红脸嫩模脸整容脸好多了,纯天然鼻梁高挺五官精致,像一个芭比娃娃一样,想必追万佳怡的男人能从这里排到法国。

  “为什么你要追穷不舍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你漂亮有资本,还有手腕,你有这么多选择,为什么不你非要选择一个不爱你的男人,难道你真的觉得得不到的真的是最好的吗?”

  黄连觉得自己有点啰嗦了,跟她讲这么多,有用吗?

  黄连你懂个屁!

  你就是个不劳而获的贱女人!如果不是我教导出来细致贴心的卓斯年,你以为你现在能享受到这么完美的老公吗?!

  她万佳怡这辈子就是咬定了卓斯年,管别人怎么说,她死都不会放手!

  “要你管我?我喜欢谁是我的事情,我告诉你黄连,我和卓斯年在一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光着屁股玩泥巴呢!”

  黄连不气也不恼,只是摇摇头,“你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我和斯年的缘分是上辈子就注定了的。”

  “你胡说!”万佳怡歇斯底里地吼。

  黄连却还是优哉游哉地道:“我和斯年上辈子就在一起了,一百多年前就在一起了,缘分天注定,任何人都拆散不了我们,别人不行,你,更不行!”

  “一百多年前?黄连是真他-妈疯了!”万佳怡嗤地冷笑,黄连所说的话,别说是一个字,就连一个标点符号她都不信。

  “万佳怡,你何必呢?”黄连站定了脚步,盯着万佳怡,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怜悯,“即使没有前世,感情是霸道的事情,不分先来后到,只看是否两厢情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在爱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手指戳着万佳怡的心口位置,黄连眼睛里满是轻蔑,“你,就是那个第三者。”

  “你——黄连!你这个贱人!你凭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凭什么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你算老几!你有什么资格!卓斯年爱的人是我!我!”

  被黄连的话伤的体无完肤,万佳怡气得恨不能冲上去打黄连一大耳光子,可是自己根本打不过黄连,手还没有伸出去,黄连就钳制住了她的两只手,扼住她的手腕,让万佳怡打不到她。

  黄连冷笑地道:“我没空和你废话,今天我来是有三个目的,一个呢就是感谢你,已经谢了,二个就是问你要解药。”

  “呸!我万佳怡就算是去死也不会给你解药,岂不是成全你让你和斯年逍遥快活了!”

  “没关系,解药要不要对我来说都没有多大的关系,你给不给我也不在乎,万佳怡,你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不是所有人都要低三下四地求你。”黄连的语气满不在乎,“你有解药给我,没有就不给,对于我来说都无关痛痒。”

  “你虚张声势!你明明就很想要,卓斯年不恢复记忆,你一辈子都别想让他记得你!”

  “斯年记得不记得自己叫做卓斯年,没关系,我们还能在一起就行。”

  “黄连!你——欺人太甚!”万佳怡的牙齿要得咯咯作响,脸都狰狞变形了。

  黄连却还是风轻云淡的模样,只是眼神从未有过的冷酷无情,“万佳怡,欺人太甚的是你!第三个目的,我是奉劝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你有什么资格!”

  “我当然没有资格,但是我的好朋友好闺蜜有资格,你知道谭乔森做了什么事情吗?他利用我的好闺蜜,害得我的好闺蜜失去了子宫,被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利!你说我们有没有资格!若是你也是被夺走子宫,想必你就能明白我的愤怒了!”

  她不恨万佳怡,因为万佳怡不知道她浪费感情去憎恨,也不很万佳怡对她做了那种事情,唯一很的就是谭乔森伤害了最好的朋友。

  李菲被谭乔森利用,固然有自己的原因,可是这并不代表谭乔森能伤害李菲,谭乔森对李菲造成的伤害,她没有资格替李菲原谅谭乔森,所以她痛恨谭乔森,并且深恶痛绝!

  但是——

  “你和谭乔森之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他对你真心实意,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就在你的身边,默默守候你,你都不知道珍惜,真是被**懵逼了双眼,这也正是我来的目的。”

  黄连松开了扼着万佳怡的手,冷冷地道:“但愿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不要追求得不到的东西得不到的人,好好照顾你的谭乔森吧!他才是你应该珍惜的人,而不是卓斯年。”

  黄连以为自己是谁?!

  凭什么对她指指点点?凭什么对她说教?

  她万佳怡出来社会游荡的时候黄连还是个穿着裤衩只会哇哇大哭的奶娃子!

  黄连转身离开,走了没有几步,万佳怡追上前一步,手捏成拳头,就要砸到黄连的身上。

  门外的助理看到心惊肉跳,“黄连小姐!小心!”

  黄连一点也不慌张,早在她转身的时候,就从玻璃的反射面看到了万佳怡的动作,她猛地一收脚步,冷冷地往后扫了一个眼神。

  那个眼神,就像是一把利刃一样,尖锐,犀利,闪着寒光,直直地刺到万佳怡的脸上。

  脊背窜上一股寒意,万佳怡的脚步狠狠定住,抬起来拳头硬生生僵硬在了半空中。

  意识到自己竟然畏惧黄连的眼神,被黄连的一个回眸杀摄住不敢再动弹,万佳怡顿时满身的绝望。

  “你好自为之,不要再继续作妖了,最后害得还是你自己。”冷冷地扔下一句话,黄连再也不逗留,抬脚离开这个房间。

  嘭地一声,门关上了,万佳怡崩溃地跌坐在冰冷的瓷砖上,绝望不过如此。

  刚才,她竟然被黄连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的一个眼神给吓到了。

  固然她不服气,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谁曾想黄连这么厉害,只不过短短一段时间不见,竟然气场全开,现在想到那个眼神,万佳怡还是觉得心惊肉跳。

  关上门,助理迎了上来,“黄连小姐!刚才您在里面吓死我们了,万佳怡屡次试图攻击您,若是您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怕什么,万佳怡只不过是三板斧,我还没放在眼里,现在也不过是霜打的茄子,有什么可怕的,何况我有斯年教的一点招式防身,虽然只上三脚猫功夫,不过对付万佳怡这样的人也够了。”

  黄连一身轻松,仿佛刚才没有差点被万佳怡打一样。

  她承认自己有点小过分,但是一想到万佳怡曾经伤害过斯年,她就善良不起来,也忍不了。

  “是。”助理心生佩服,以前她真的小瞧这位卓夫人了,想不到她这么厉害,气场从容,竟然硬生生摄住了大她几轮的万佳怡。

  “现在已经中午了,斯年在哪?吃饭了吗?”

  “卓先生还在科研基地。”

  “噢,那我过去找他。”黄连脚步轻快地往外走。

  助手离开禁区后,直奔书房,敲开房门:“老爷。”

  “进。”程非凡从文件中抬起头,“今早黄连去见万佳怡了?”

  助理将早上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黄连小姐好生厉害,我看了都心惊肉跳,可是黄连小姐好不镇定,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程非凡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那是,她是什么人,她可是和鸣药业的董事长,面对那么多吃人不吐骨头的记者都能谈笑分生,压制全场,现在的黄连已经今非昔比了,别说是一个万佳怡,就算是一百个,未必能都和黄连匹敌。”

  “是。”

  笑够了,程非凡顿了顿,问:“一航呢?现在下午了,他吃饭了吗,不会又因为看书忘记时间了吧?”

  “一航少爷……”刚才听到手下人的汇报,助理也是惊讶,实话实说道:“少爷去餐厅吃饭了。”

  “餐厅?”卓一航基本上都是自己吃饭或者就是和谷遇东、伊倩,有时候和黄连,很少会出现在餐厅,程非凡惊怔了下,“和谁?”

  “和薇薇小姐。”

  “薇薇?”一航这个孩子对他厌恶,对薇薇更是恨屋及乌,怎么会突然之间去餐厅和程薇薇一起吃饭呢。

  “看好他们两个的动静。”

  “是。”

  ……

  走进餐厅,程薇薇抓了一个仆人过来问,“干爹呢?”

  “老爷在楼上用餐,就不下来了。”

  “干爹不来?我今天又要自己一个人吃饭啊?”程薇薇郁闷地一屁股坐下来,“一个人吃就一个人吃,来人,上菜。”

  仆人端上了今天的午餐,程薇薇接过饭碗,正要执起筷子开动,忽然身后的餐厅门被打开了,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进来。

  是谁?

  “干爹?”程薇薇霍的起身便转头看过去,一下子就和卓一航清俊的脸庞对上了。

  “一航……”哥哥两个字堵在了喉咙里,程薇薇默默咽了回去。

  卓一航不喜欢她叫他一航哥哥,还是不要叫好了,看上去一航哥哥是要过来和她一起吃饭,好不容易等到和一航哥哥吃一次饭,她还是不要惹怒一航哥哥吧。

  “你,你来了。”程薇薇紧张地捋了下耳边的碎发,整理了一下裙子,早知道卓一航会过来吃午饭,她就好好打扮再下来了,身上还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素面朝天,好丢脸!

  卓一航淡淡地扫了一眼程薇薇。

  其实程薇薇不化妆也挺好看,年轻的女孩子,皮肤本来就很好,素颜虽然有小雀斑,可是看起来稚嫩可爱。

  他倒不是闲的没事干下来和程薇薇一起吃饭的,卓一航想要帮二叔一把,然而他先前这么嘶吼程非凡,两人已经闹掰冷战了,忽然之间对程非凡示好,未免也太明显了一点。

  思前想后,卓一航敲定了就从程薇薇这里下手。

  眼睁睁看着卓一航在她对面落座,程薇薇瞪大了水眸,仿佛看到地震一样地震惊,“一航哥哥?你要在这里吃饭?”

  “不行?”

  “不不不,怎么会不行呢!只是……”只是太奇怪了啊,平常时一航哥哥是不屑和她一起吃饭的,现在怎么了,忽然和她一起吃饭,无论怎么说都太诡异了。

  程薇薇甩甩脑袋,扔掉脑袋里面乱七八糟的想法,管他的,好不容易等到了卓一航哥哥过来和她一起吃饭,管一航哥哥为什么过来。

  “一航哥哥,多吃点,多吃点。”

  程薇薇坐下来,拿起筷子,忽然想到,刚才她叫了卓一航一航哥哥,一航哥哥居然没有生气,更奇怪的还在后面。

  好不容易盼到了卓一航一起吃饭,程薇薇按耐不住自己,吃了没有几口饭,观察了一下卓一航的神色,她大着胆子,夹了一筷子青椒炒牛肉进卓一航的碗里,“一航哥哥,听说你喜欢吃牛肉……”

  上次,上上次,她给卓一航夹菜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每次她给卓一航夹的菜最终归宿都是垃圾桶。

  但是,她程薇薇是谁啊?是打不死的小强,从小到大,她程薇薇的字典里面就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卓一航吃不吃是他的事情,她给不给他夹菜是她的事,无论卓一航扔不扔,程薇薇还是锲而不舍地给卓一航夹菜。

  仿佛已经预料到了卓一航会扔掉她夹的菜,程薇薇夹完后就专心致志地吃起自己的饭来。

  盯着碗里的菜四秒,卓一航夹起了碗里的那些菜,正当程薇薇用余光偷瞟见卓一航这个动作,以为卓一航就要扔掉那些菜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卓一航吃掉了青椒牛肉!

  程薇薇惊呆了,连扒饭都忘了,愣愣地看着卓一航吃掉她夹的那些青椒牛肉,吃完后,卓一航还夹了西红柿炒鸡蛋,放到她的碗里面。

  “多吃点。”卓一航好听悦耳的嗓音在耳边欢快地响起。

  程薇薇鼻头一酸,愣愣地看着碗里的菜,抬头看着卓一航面无表情的脸,不敢相信这是卓一航夹给她的,“谢谢一航哥哥!”

  程薇薇盯着自己的饭碗,这是卓一航哥哥给她的夹的菜哎,她没有做梦吧?没有做梦吧?吃了一口卓一航夹的菜,太好吃了!活了这么久还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程薇薇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太过兴奋一直不停在说话:“一航哥哥,青椒炒牛肉好吃不好吃啊,喜欢的话以后我再让仆人做给你吃,换着花样做,明天做西蓝花炒牛肉,后天做……”

  卓一航听着程薇薇口若悬河,虽然面无表情,没有给程薇薇回应,不过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静静吃着饭听着程薇薇说话。

  二十分钟后,卓一航放下筷子,“我吃饱了。”

  “吃饱了吗,一航哥哥吃的好多呀,真不愧是我的一航哥哥。”程薇薇吃着吃着就忘了吃饭,托腮看着面前的卓一航,卓一航秀色可餐,赏心悦目,看着卓一航吃饭她都觉得饱了,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恩是个幸福的小女人,嘿嘿。

  “嗯。”卓一航看了看落地窗,下来餐厅吃饭的时候已经五点半了,吃晚饭后六点整,太阳缓缓地落到了海岸线下面,日薄西山,餐厅里也都变得昏暗下来。

  “我有点闷。”深吸了口,卓一航从椅子上站起来,抬脚往外走,“我出去散散步,去海边看看日落。”

  “啥?”程薇薇愣了一下,一航哥哥想去散步为什么要对她说?下一秒程薇薇就知道了卓一航的话中有话,心底一喜,急忙拉开椅子,跟了上去。

  卓一航在前面走着,程薇薇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走出了别墅,穿过一片制药基地,走到海岸边,温热咸湿的海风吹起她的睡衣裙摆。

  夕阳落下来,海面上一片波光粼粼。

  程薇薇从没有想过能有一天和卓一航一起散步,尤其还是在风景旖旎的海边,心跳得飞快。

  卓一航故意放慢了脚步,程薇薇便和卓一航并肩漫步。

  空气一时间有些安静,程薇薇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打扰卓一航的好心情,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和一航哥哥一起散步,她可不能破坏了气氛。

  程薇薇默默咽回了想要说出口的话,可是转念一想,好不容易有机会和一航哥哥独处了,不说点什么岂不是太浪费机会了?

  “黄昏真美啊!”

  程薇薇说出口的时候偷瞟了一眼卓一航的神色,虽然卓一航的神色还是面无表情,不过比起几日之前的厌恶甚至冷冰,已经好太多了。

  程薇薇内心欢呼雀跃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攀谈道:“现在过来海滩漫步最舒服了,褪去了一天的炎热,景色又美,散步过后心情都会变得很好呢。”

  “嗯。”想不到竟然得到了卓一航的回应,程薇薇简直要激动得一蹦三尺高,加一把劲,再接再厉地道:“一航哥哥,你也很喜欢这里的景色,对不对?”

  卓一航不仅颔首回应了,还轻轻点头道:“很喜欢,海岛风光秀美,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人的心情都会放松。”

  这倒是真的,虽然程非凡抓他过来这件事很不礼貌,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的景色真是美不胜收。

  “嘿嘿,你喜欢就好。”程薇薇心中的幸福感难以言喻,“在繁华大都市住久了,奈何岛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没有电子设备,没有喧哗嘈杂,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和心爱的男人一起在这种地方定居。”

  程薇薇说的时候视线像是520一样黏在卓一航的身上。

  “嗯,你会遇到那个男人的。”卓一航不主动打开话题,不过程薇薇和他聊天,他还是会给予回应。

  “一航哥哥,我已经遇到了。”

  “……”

  这个话题有点尴尬,程薇薇咳了咳嗽,眼睛四处乱瞟,看到沙滩上的寄居蟹,兴奋地冲上去抓住那只要钻进泥土里的寄居蟹,“螃蟹!螃蟹唉!一航哥哥,你快点过来看,咦,不对,这个螃蟹怎么背着一个壳子呢?”

  卓一航走过去,站在程薇薇身边,失笑道:“这不是螃蟹,这叫做寄居蟹,虽然差不多,但不是一个种类。”

  “我是不懂这些螃蟹的种类啦,反正都是蟹类就对了!”看看手中的寄居蟹,看看身侧的卓一航,程薇薇忽然嘴角一勾,捏着手里的寄居蟹甩到卓一航的身上,“一航哥哥!接招!”

  谁知道卓一航完全没有被吓到,反而接过了寄居蟹后,扔回给程薇薇,“还给你。”

  寄居蟹沾到了程薇薇的头发上,感受到寄居蟹在头顶上爬,程薇薇毛骨悚然,“嗷嗷嗷!它在我头顶上爬!它在我头顶上爬!”

  程薇薇着急得蹦蹦跳跳,卓一航噗的笑了,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只不过是一只螃蟹而已,怕什么?”

  “呜呜呜,一航哥哥你坏蛋,它在我头上爬,万一在我头顶产卵了怎么办!”

  “不会在你头顶产卵的。”

  “呜呜呜呜……”

  “好了,别哭了,我帮你把它拿下来。”卓一航哭笑不得,按住程薇薇的肩膀,“别动。”

  谁知道寄居蟹夹住了程薇薇的头发,拔也拔不下来。

  看到卓一航嘴角带笑,程薇薇幽怨地蹲在地上画圈圈,“卓一航!你还笑!还不都是你弄的!”

  “好好好,我这就帮你弄下来。”

  “怎么弄,寄居蟹都夹住我的头发了!”

  “剪掉你的头发,反正也就一小撮而已。”

  “不要!不是你的头发你当然不心疼了,虽然只是一点点,可是剪掉之后丑死了!我才不要!”

  “那你想怎么办?”

  程薇薇灵机一动,“不然,你亲我一下?”

  卓一航无语凝噎,“我亲你它就可以松开钳子了?”

  “不可以。”

  “那我为什么要亲你。”

  “你想想,你亲了我以后,我就不难过了,我不难过,可以慢慢等寄居蟹自己松开爪子呀,这样我的头发不用受伤,心情也变好了,一举两得,你说是不是呀一航哥哥?”

  是个大头鬼。

  卓一航不同意,“还是剪掉你头发吧,正好我带了打火机,只要烫一下你头发就松开了。”

  “不!我不要!”程薇薇抱住自己的脑袋,誓死捍卫头发,“头可断血可流,头发不能剪!”

  剪了头发还怎么威胁卓一航么么哒自己一口啊,不划算!

  反正说什么卓一航都不会亲一口程薇薇的。

  “那就等着寄居蟹自己松开钳子吧。”

  “呜呜呜……一航哥哥你好无情啊,连亲我一下都不肯吗!”

  不管程薇薇怎么抗议,怎么说,卓一航都不为所动,等了大约六分钟上下,太阳已经整个落下了去,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半椭圆形尖尖。

  奈何岛上的气温,昼暖夜凉,晚上天气会变得很冷,程薇薇抱着手臂哆嗦了一下,“一航哥哥,寄居蟹还没有撒开爪子吗?”

  卓一航手上抓着寄居蟹,寄居蟹手上抓着程薇薇的头发,“还没有。”

  “呜呜呜怎么可以这样,哈啾——”程薇薇很不优雅地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

  “冷了吗,再呆下去就要感冒了。”卓一航趁程薇薇不注意,在程薇薇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剪了头发,赶紧回去吧,感冒了就不划算了。”

  程薇薇愣了一下,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一航哥哥,你,你,你——”

  “我剪掉你的头发了?”

  “嗯!”

  终于剪掉了头发,放走了寄居蟹,卓一航从沙滩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沙子,“走吧,晚上就要冷了。”

  “嗯嗯!”程薇薇懵里懵懂地跟在卓一航的身上,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一航哥哥刚才亲了她的额头一下?还关心她的身体让她不要感冒了?

  额滴个神啊!

  她不是在做梦吧?

  掐了一把脸,好疼!不是在做梦!刚才卓一航真的亲了她啊!虽然只是很浅的一个吻,程薇薇的脸瞬间变得像是煮熟的龙虾一样,滚烫!

  回过神来,卓一航已经走了好远,程薇薇赶紧小跑着追上去,走到卓一航身边,手背到身后,“一航哥哥!”

  “嗯?”卓一航微微侧眸,他的侧颜清爽俊逸,好看得甩电视上的小鲜肉艺人不知道几条街。

  

[读者须知]:下一篇:266.他很喜欢用你的-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