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64.黄连学会的狡黠-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63.爱你胜过爱自己-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仿佛卓斯年下一秒就会说:“我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是一的这段时间,你等我等得很苦,可是没有关系,从今以后我会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永不分离。”

  “擦擦眼泪,好吗。”卓斯年捧着黄连的小脸蛋,看到黄连落泪,他的心也跟着一丝丝地抽疼,“我的小女人很坚强的,对不对?”

  “嗯!”卓斯年的眼神太过宠溺和温柔,黄连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场美梦,如果这是梦,她宁愿一辈子都不醒来。

  “我答应你,我会好好坚强,我不哭。”黄连吸吸鼻子,收回眼睛里打转的泪水。

  “乖。”卓斯年下意识地就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薄唇贴在她光洁的时候,黄连忽然愣了一下,睁大了熠熠大眼,望着卓斯年近在咫尺的脸,眼里有亮晶晶的星星。

  斯年一定是记起来什么了!

  绝对是想起了什么!

  因为吻额头这个动作,是卓斯年的下意识动作,以前每次卓斯年说完缠绵的话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吻一下她的额头。

  所以黄连断定,卓斯年一定是记起来什么事情了,只是现在程非凡的耳目众多,说不定他们现在的谈话都会被程非凡听见。

  如果真的像是伊倩说的那样,斯年之所以没有承认,是因为怕引起程非凡的怀疑,所以才要假装失忆。

  思及此,黄连心情一阵激动,果然斯年想起来什么了,真的是太好了!

  虽然说斯年恢复记忆与否都没有什么区别,所谓小别胜新婚,现在他们已经像是热恋的爱人一样了,不过若是斯年记起他们以前的事情,彻彻底底变回了原来的卓斯年,她会更欣慰更开心。

  “斯年”黄连忽然抓住了卓斯年的手。

  “嗯?”

  “无论你是谁,你记不记得我,我都要告诉你,我爱你。”

  卓斯年一愣,眼睛里的柔情似水就要满溢而出,好像恨不能将黄连揉进他的身体里似的,“小傻瓜,我知道。”

  “走吧。”黄连蹭了蹭卓斯年的手臂,“我们去花房逛逛吧,那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们好久没有去那里了吧。”

  “嗯。”卓斯年朝着花房的方向走去,“记得第一次看见你,我心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温柔恬静的女孩子,第二次见面,第三次见面,我才发现原来你是小女汉子,除了温柔还特别率真。”

  “女汉子?我很凶么?”

  “不,你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样。”进了花房,日光渐敛,天色也慢慢变暗,卓斯年伸手手臂,将黄连堵在花丛里,压低了磁性的嗓音,“你柔弱但不软弱,温柔但不做作,温顺但不懦弱是我喜欢的类型。”

  卓斯年俊美无俦的容颜近在咫尺,冷峻又迷人,帅得让人合不拢腿。

  真不愧是她老公,太特么帅了!

  黄连小鹿乱撞,心跳得飞快,擦擦嘴角的口水道:“是么,你最喜欢我哪点?”

  “我想想?”卓斯年真的认真想了起来,想着想着,忽然俯身压了下来,热气喷在她脸上,“我最喜欢你”吻住了黄连湿润饱满的嘴唇,“这点。”

  黄连的小脸腾地一红,被火烧了一样,“你不厚道!”

  卓斯年收紧手臂,圈住黄连的腰肢,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我不厚道,我喜欢你。”

  黄连觉得耳根子都酥软了,“你”

  “别说话,接吻的时候专注点。”

  说着,卓斯年便重新吻了下来。

  吻了不到十秒钟,忽然花房的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请问,黄连小姐在里面吗?”

  一听这个声音,黄连便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是程非凡的那个面瘫助理,程非凡找她又什么事情呢。

  卓斯年皱了皱眉,虽然很不乐意但还是放开了黄连,“哪位?”

  或许是被卓斯年冰冷的声音吓到了,外面的人默了默道:“我是程先生的助理,程先生找黄连小姐有事,请问是否能借卓斯年先生您的女人一会?”

  卓斯年刚想薄唇微掀冷冷地说:“不能。”黄连便摁住了卓斯年的手,“斯年,等等。”毕竟这里是程非凡的地盘,拒绝程非凡有点不厚道,还是听听看助理是怎么说的吧。

  黄连善解人意地道:“我知道你非常不喜欢被人打断,但你忘了吗,我们是客人,哪有给主人蹬鼻子上脸的客人?”

  “嗯。”想不到黄连这么懂事,卓斯年愣了一下,昏暗的光线里,深深凝视了黄连一下子。眼神好像在说:“才多久没有见,我的小丫头怎么变得这么懂事听话了呢?”

  安慰好了卓斯年,黄连这茬不紧不慢地开口道:“请问,你们老爷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助理将程非凡的话,原封不动的和黄连说了一遍。

  黄连诧异了一下,没有想到程非凡竟然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其实之前黄连也有想过这个办法,只是觉得可信性不高,不过她显然小觑了程非凡,这个世界上还没有程非凡做不到的事情,任何事情在程非凡的面前可行性都很大。

  黄连没有立刻答应,和卓斯年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我要答应吗?”

  卓斯年微微一笑,“答应吧,我们也不会吃亏,早点做完中药项目,也可以快点离开奈何岛,和你去领证。”

  “好!”黄连这才走出了花房,站定在助理的面前,“录像机带了吗,我给你们录一个视频。”

  助理怔了一下,没想到黄连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好的。”

  她拿出摄像机,打开,调好镜头和角度,“可以了,您要在哪里录呢?”

  黄连走到了路灯下面,灯光雪亮,照得她的面容清晰,调整好状态后,黄连清了清嗓子,“可以开始了。”

  “好的。”助理打开了摄像机的开关,“您请开始吧。”

  黄连看着镜头,“你们好,我是和鸣药业的董事长、你们的**ss,黄连,我现在正在一个名为奈何岛的中药基地上,我和和鸣的其他几位高层,受邀来到奈何岛参观,这里的中药材非常好,这边有一个非常好的中药项目,我想邀请你们过来,一起研究这个中药项目,希望你们都能按时到场。”

  录完视频后,助理又给了黄连一个本子,“请黄连小姐您在这上面写出团队邀请过来的人的名字。”

  “好了。”黄连三下五除二写完了将本子递给助理,“这些就是名字了。”

  助理接过本子的时候,黄连的手忽然一顿,开口道:“等等,我还有个条件。”

  “您请说。”

  “我有事情想要见程非凡一面,请你帮我转告你们老爷。”

  “好的。”助理颔首道:“我回去第一时间立刻禀报老爷,约定好时间,届时我会过来通知您。”

  “劳烦了。”目送助理远去,背影消失在羊肠小道,黄连收回目光,发现卓斯年不知何止站在了她身后,路灯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斯年?怎么了?”看卓斯年若有所思的模样,黄连不禁笑了一下。

  伸出手臂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身体,卓斯年将下巴搁在她的脑袋顶,“我好奇你见程非凡干什么,不说约定好了吗,一切交给我就行了。”

  一切交给他就行这话多么让人踏实。

  黄连沉默了一下,没有及时接卓斯年的话。

  卓斯年又道:“不过,你让团队过来是正确的做法,因为程非凡的项目的确很好,开发出来有利于百姓,好的药材好的项目最终完成的好药,可以让看不起病的老百姓受益非常。”

  黄连失神了一下,恍惚之间觉得他们好像是在水杉苑的时候,卓斯年的说话语气还有说话方式,俨然就是没有失忆之前的卓斯年,还有他说造福百姓的时候,语气是那么开心。

  黄连心底爬上一丝丝喜悦,面上却不动声色,“嗯,我知道,有你在身后默默保护我,我什么都不怕,不过我只是和程非凡谈点合作罢了,并没有什么别的大事,你也别太担心,我不是小孩子,做事有分寸。”

  “嗯,你做事,我自是放心的。”

  “嘿嘿。”黄连笑了两声,往后仰头亲了一口卓斯年,对上卓斯年深邃迷人的眼睛的时候忽然好像从卓斯年的眼睛里读到了什么。

  卓斯年的眼睛好像在说:“我的小丫头长大了。”

  “斯年,我们回房吧。”

  “嗯。”

  两人的手从沙滩到花房,从花海到房间,紧紧地牵在一起,即便出了薄汗也没有放开。

  他们早已经搬到了一个房间住,不用在私底下偷偷摸摸见面。

  卓斯年本来就是她黄连的男人,万佳怡才是第三者,凭什么他们约会还要偷偷摸摸?

  回到房间,关了门,黄连先进浴室洗了个澡,进厨房煮了杯牛奶。

  等卓斯年沐浴出来,黄连递了牛奶给卓斯年,而后躺在卓斯年的大腿上,看着卓斯年喉结滚动,慢慢地喝完牛奶。

  卓斯年的唇边沾了牛奶渍,黄连忍不住勾勾食指,“过来。”

  “怎么?”卓斯年隔了牛奶杯,很听话地低下头。

  黄连一下子勾住了卓斯年的脖子,在他的薄唇轻轻一舔,挑逗地笑:“好甜!”

  卓斯年回过神来,懊恼了一下,竟然被这个小机灵调戏了,他掌控住她的后脑勺,邪肆地勾唇,“要不要再喝一点?”

  “不不不,不要了!”

  “这可由不得你”

  黄连连连后退,“我们,我们离得太近了!”

  卓斯年勾住黄连的脖子,将她硬扯回来,声语低沉沙哑,“近?男女之间的负距离才是最近的!”

  纳尼?负距离?黄连懵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害羞的时间都没有,便被卓斯年压在了身下。

  他魔魅嘶哑的声音在耳边低沉地响着:“我想和你负距离一辈子。”

  黄连喜极而泣,抱紧了他精壮的身躯,“我也是!”

  夜风徐徐,一夜旖旎。

  书房的门被人敲开,一个女人悄无声息地走进来,站在程非凡的身后,“老爷。”

  “视频拿到了?”

  “是的,拿到了。黄连小姐非常配合。”助理递上去摄像机。

  程非凡打开视频,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满意地摸摸下巴,“嗯,不错,黄连的配合度还蛮高的。”

  所以他才喜欢和识趣的人做交易。程非凡搁下摄像机,“还有公司职员名单呢?”

  “在这里。”助理递上去一个本子,程非凡同样扫眼检阅过后,这才满意地放下笔记本,“好了,你安排手下过去和鸣药业,将视频给名单上面的人看,现在立刻出发,明天天黑之前一定要将这个事情办妥了。听清楚没?”

  “是,属下听清楚了。”助理将摄像机还有笔记本揣在怀中。

  “一航呢?一航今天过得怎么样?”

  助理愣了一下,旋即对答如流地道:“一航少爷今天去中药基地逛了一圈,然后从科研基地回了房间,吃过午餐后出去散步了一会,下午看了管理学的书,现在估计已经睡了。”

  即便仆人会照顾好卓一航,程非凡还是忍不住地嘱咐道:“这个孩子怕热,有时候开空调会太低,夜里别忘了让人给他调高一些免得冻着了,还有他喜欢吃牛肉,午餐的时候肉菜让厨房做牛肉”

  “是,老爷。”助理跟着程非凡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老爷对哪个人这么上心过。

  “好了,你退下吧。”程非凡摆摆手。

  助理正要退下去,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助理的脚步顿了顿,转回身道:“对了,老爷,属下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和您禀报。”

  “什么事?”

  “是黄连小姐的请求。”

  “黄连?”程非凡怔愣了一下,在椅子上坐下来,十指交扣在一起,“说吧。”

  “是。”助理缓缓地开口道:“黄连小姐说,有些事情想要和您说,希望能见您一面。”

  “哦?”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程非凡思忖了三秒,随后开口道:“明天早上九点半,让她过来书房见我。”

  他倒是想听听黄连找他有什么事情。

  毕竟黄连来到奈何岛以后很配合他的工作,也没有逃跑还有抗拒,行事做派都非常理智,这还是头一回黄连提出来要和他见面,他倒是想听听究竟是什么事情。

  “是,老爷,属下告退了。”助理得了恢复,这才掩上门退了出去。

  书房门外,将摄影机和笔记本递给手下人,助理仔细叮嘱道:“这些连夜拿回去古城,然后找到和鸣药业上面的人员名字,给他们看摄像机里面的录像,接他们过来奈何岛,务必做到一个不落,此事不容有差,千万谨记,少一个你们也不用回来了。”

  “是!”手下人脸上揣着摄像机还有笔记本,目送他们离开,助理转身下楼,朝着黄连的房间快步走去,走到一半,忽然想到黄连此刻说不定会和卓斯年先生缠绵恩爱,也已经深了,还是不便打扰,明日再说吧。

  助理折身回了书房,伺候程非凡回房睡觉。

  翌日。

  黄连翻了个身,只觉得浑身软绵,四肢虚软无力,手碰到一片灼热的肌肉,触电般,黄连还没拿开自己的手,便被卓斯年一下子抓了回来,放在他的腰上。

  嘿嘿,这腰真是小蛮腰,结实紧致地比大部分女人的腰都要细。

  黄连乐呵呵地对着卓斯年的腹肌和小蛮腰上下其手,卓斯年忽然收紧了圈住她的手臂,两人肌肤相亲,他凑近了热气喷洒在她的耳朵旁边,“小坏蛋,玩够了么?”

  黄连吃吃笑了两声,“没玩够,有个词叫腿玩年不知道你听说没听说过。”

  看卓斯年一脸迷惑的样子,黄连笑着道:“在美国待久了,中国的热点都不清楚了吧?我给你解释,腿玩年呢意思就是一个人的腿很长可以玩一年甚至好几年。”

  卓斯年似懂非懂,喉结滑动了两下,“我不介意我可以给你玩一辈子。”

  “好啊,你说的,不许反悔。”黄连颇孩子气地道。

  “嗯,我不会反悔,昨晚你不是玩得挺开心的么?”卓斯年手撑着额头,斜躺着嘴角勾着一抹邪魅狷狂的笑,仿佛画里的妖孽美男。

  昨晚

  黄连脸上一热,“你胡说什么,我昨晚哪有玩你的腿玩得不亦乐乎!”

  卓斯年眸光迷离,微微狭眸,眼睛里渗出邪气,“男人有三条腿”

  “咳咳咳咳!”黄连剧烈咳嗽起来,捂住卓斯年的嘴巴,“求求你,别说了。”

  真是不经逗,逗一逗就脸红了。

  卓斯年忍俊不禁,指腹在黄连的脸蛋上滑了一下,“小丫头,害臊什么?”

  “我,我饿了,你饿不饿啊,我要吃饭了。”黄连掀开被子就要逃下床,别看这个男人外表一副禁欲的样子,尼玛就是一个老流氓,傲娇又闷骚,还经常开黄腔调戏她。

  “你这么一说我的确饿了。”卓斯年勾住黄连的腰肢,阻止了她离开。

  “不是饿了么,起来洗漱吃饭吧。”黄连看了一眼钟,七点半也不早了,昨晚折腾道后半夜,要不是她哭出来他都不肯放过她,浑浑噩噩地睡了几个钟头,现在还有些困意。

  卓斯年从身后抱住她,顺着她的耳垂吻到她的锁骨,轻轻爱吻她圆润的玉肩,“我吃你就够了。”

  “不不不,壮士手下留情!”黄连还没来得及跑,便被卓斯年给擒了回来,被他压在身下,看着男人的身子有了反应,她只觉得欲哭无泪。

  妈妈呀谁来救救她,从她怀孕开始一直到现在,足有小半年了,饥渴了这么久卓斯年就是一头饿狼啊,每日每夜折腾得她快要疯了。

  “斯年呜呜呜呜本宝宝好累啊”黄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等会再累,**一刻值千金,别浪费了晨起的珍贵时间。”卓斯年又低头吻了下来。

  叩叩叩

  黄连腿软得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头埋在卓斯年的胸膛里,听到敲门声传过来,咕哝了声:“斯年去开门。”

  “嗯。”天子骄子的卓斯年被命令了却一点没有生气,而是掀开被子,抓过睡袍披在身上,走出客厅打开门,“你找哪位?”

  尽管见过卓斯年好几次,助理还是忍不住会微微被他惊艳,微微不好意思地低了头,“我找黄连小姐,请问黄连小姐在吗?”

  一听是找自己的,黄连腾地坐起身,是不是程非凡答应见她了?

  “我在,我在!请你等等!”黄连随便找了件卓斯年的宽松白衬衫裹住身体,赤着脚飞出去,“程非凡先生怎么说?”

  助理微垂眼皮不去看黄连脖子上清晰的吻痕,非礼勿视,“我们老爷同意和您见面了,请您务必收拾一下,九点半的时候去书房见老爷。”

  看看时钟,已经九点了,黄连点头,“好的谢谢,我马上就收拾一下,等下我自己上去就好了,不用麻烦您了。”

  “好的,方便的话,我让仆人给你们送早点上来。”

  “嗯。”

  卓斯年关上门,环抱手臂,视线在黄连的身上一转,看到卓斯年看着自己满意地挑了下眉,黄连皱了皱眉,“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不是饿了么,快去刷牙洗脸。”卓斯年拍了黄连的小屁股一巴掌。

  “坏蛋!”黄连红着脸躲避,走进了盥洗室站在镜子前面,这才知道为什么助理的眼神这么躲闪,卓斯年的眼神这么满意。

  特么脖子上!锁骨上!全都是吻痕啊!

  卓斯年你特么是狗吗!为什么留下这么多吻痕!

  黄连无语凝噎望着天花板,“苍天啊,带着这么多吻痕我怎么去见程非凡啊,我怎么见人啊?”

  都能想象到爸爸还有谷遇东、伊倩见到她锁骨上吻痕的暧昧表情,黄连真是恨不得时间倒流回去几个小时前,一定也在卓斯年的身上种满草莓。

  黄连愤愤地哼唧了声,挤了牙膏刷牙,擦干净脸上的水渍走出去,卓斯年已经在客厅外面的洗手间洗漱好,换上一套休闲西装,衣冠齐楚、神清气爽地坐在餐桌前。

  什么叫做“衣冠禽兽”,这就是,穿上衣服就是邪魅狂狷的霸道总裁,脱了衣服就如狼似虎。

  黄连在卓斯年对面坐下来。

  卓斯年推着一叠切好的牛肉递给她,“吃吧。”

  刚才看卓斯年一直在动着刀叉切牛肉,却一口都没有吃,黄连还疑惑来着,没有想到卓斯年竟然是切牛肉给她吃的。

  心底一暖,黄连笑道:“嗯!”

  谁知道卓斯年下一句就把黄连呛个半死,“多吃点牛肉补充体力,今晚精神会好点。”

  黄连本来香香地吃着牛肉,突然间就味如嚼蜡,索然无味,“斯年!”

  “嗯?”

  “今晚我身体不舒服,求休假。”

  “哪里不舒服?让伊倩给你看看。”

  “哪哪都不舒服。”

  卓斯年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霍的拉开椅子走到黄连面前,正在黄连瞪大眼睛以为卓斯年生气的时候,卓斯年忽然揉了揉她的头发,“乖,别闹小脾气,我会很温柔,不会要太多次。”

  这种话说出来鬼都不会相信。

  黄连哭丧着脸,“呜呜呜”

  “乖,好好吃饭。”

  “呜”

  敢问苍天饶过谁?斯年和她越来越亲密,黄连真是痛并快乐着。

  吃过早餐后,卓斯年摸摸黄连吃撑了的圆滚滚小肚子,“我送你去。”

  “不用了,你不是还要去科研基地么,快去吧,别因为我耽误了正事儿。”黄连踮脚在卓斯年的脸上亲了一口,“中午见。”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卓斯年牵起黄连的手放在脸旁边摩挲,“要是你出事了,我一定不能够原谅自己。”

  也不知道斯年恢复了记忆没有,有时候言行举止就像是没有失忆之前那么腹黑,可是有时候又像是一个小男孩一样,笨拙又可爱。

  “我不会出事的啦,安啦。”黄连吃吃笑着抽出了自己的手,抱了一下卓斯年,“我走啦,你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了,肯定会照顾好自己,么么哒。”

  “嗯。”卓斯年还是不是很放心,站在门口目送黄连上了楼梯,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

  心情极好,黄连脚步轻快,站在书房门口,助理敲了敲门,“老爷,是黄连小姐来了。”

  “进来吧。”

  “是。”助理帮黄连推开门扉,“黄连小姐,您请进吧。”

  “谢谢。”

  黄连踩着松软的帆布鞋走进去,书房的景致映入眼帘,古色古香的书桌和多宝架,黑色的真皮沙发气质沉稳,房间内的布局很有程非凡本人的风格。

  程非凡站在落地窗面前,清晨的阳光勾勒出他高大笔挺的身形。转过身来,程非凡脸上浮现了慈祥不失威严的笑容,“黄连小姐,请坐。”

  黄连不拘泥地在沙发上坐下,手放在膝盖上,“程非凡先生,早上好。”

  “早上好,用过早餐了吗?”

  “吃过了。”

  程非凡在黄连的对面坐下,助理端上现磨现煮的黑咖啡,抿了口咖啡,放下咖啡杯,程非凡对上黄连的视线,“听助理说你有事找我?”

  “是的,我的确有事找您,不过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

  黄连在心底盘算了一下怎么开口。

  其实提出来想要见程非凡的时候,黄连心底其实还有几分把握能够让程非凡同意自己的要求,毕竟来到奈何岛之后她很安分,并且方方面面配合程非凡,程非凡也极尽所能的办到她提的条件,比如找到卓斯年,比如接伊倩他们过来奈何岛上。

  “请讲。”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所以程非凡想不想便让黄连说。

  “我想拜托您让我见上万佳怡一面。”

  还以为黄连是想交待和鸣药业团队的人过来后让他好生招待,没想到黄连提出来的竟然是这个要求。

  程非凡诧异地挑了下眉,“见万佳怡?见她干什么?”

  万佳怡试图杀死她,如果不是为了斯年,黄连去花房剪剪花草都没有这个闲工夫去见万佳怡。

  “也没什么,有句话叫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研制恢复记忆的解药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如果能从万佳怡的手上得到解药,岂不是更方便一些。”

  黄连的话让程非凡备感不解,“昨天在花园看到你们很恩爱,郎情妾意,卓先生虽然季的你了,但是心底还是喜欢你,这样不够吗?”

  “不,不是不够,虽然斯年还喜欢我,但他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在心底里还是认为万佳怡是他法律上的妻子,和万佳怡有过一段过往,人都是贪心的动物吧,我希望斯年不仅喜欢我,还能恢复记忆。”

  哦?看样子卓斯年是真的没有恢复记忆了?

  如果卓斯年恢复记忆了,黄连怎么会过来找他想要以身试险地从万佳怡的手中拿到解药?

  程非凡顿时间对卓斯年失忆的事情深信不疑。

  “这不贪心,本来卓先生就应该是你的所有物,只是被人横插一脚,现在失而复得,你想要他恢复全部的记忆也是正常的。”

  之所以会帮黄连说话,是因为程非凡也有私心,卓斯年恢复记忆,带领团队做事也能更加熟得心应手。

  黄连点点头道:“如果斯年不记忆,等到和鸣药业的医药团队过来了,斯年不记得那些人的名字还有擅长什么,根本没有办法更好的管理团队。”

  程非凡道:“我知道你的好心,也知道你想事情周到事无巨细,但我有必要告诉你,上次我威胁万佳怡要过解药,她宁可不见卓斯年都不交出解药,还说当初自己喂卓斯年吃健忘药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让卓斯年恢复记忆的一天,所以她的身上也许并没有解药。”

  黄连默了默,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程非凡先生什么意思?”

  “丑话我说在前头,你见万佳怡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不保证你能从万佳怡的手中拿到解药。”

  黄连释然一笑,“没关系,只要能让我见到万佳怡就好了,为了斯年能够恢复记忆,我愿意和万佳怡耗下去。”

  程非凡道:“如果卓先生知道你为了让他恢复记忆,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一定会非常感动。”

  “我只希望斯年能恢复记忆,他喜欢我还不够,不记得我们以前的事情到底是一个遗憾的事情。”

  黄连一边说一边观察程非凡的表情,看到程非凡对自己的俨然深信不疑,不由得狡黠一笑,“万佳怡被程先生关在哪里呢?”

  程非凡拍了怕手,“让我的助理带你过去吧,谭乔森和万佳怡都被关在了禁区,为了防止他们继续出来作妖,有专门的人看守他们,你自己过去不一定能进得去。”

  “谢谢程非凡先生。”

  程非凡起身目送黄连离开,“不客气。”吩咐助理,“带黄小姐过去禁区看看万佳怡,注意黄小姐的安全。”

  “是,老爷。”助理推开门,“黄连小姐,请随我来。”

  “谢谢。”转身离开的时候,黄连捕捉到程非凡脸上疑惑的表情,勾了勾唇,绽放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其实,这次过来找程非凡说要见万佳怡,一方面是因为想要程非凡相信斯年还没有恢复记忆。

  如果真的像是伊倩说的那样,斯年假装失忆是为了呆在程非凡身边找到什么证据,她今天过来这么一说,程非凡会对卓斯年没有恢复记忆这件事情深信不疑,那么斯年就能安心做他的事情了。

  另外一方面,黄连是真的想要见见万佳怡这个女人,毕竟万佳怡处心积虑抢走卓斯年,还想要伤害她,在她的身上费了这么多的心机和算计,她不过去见她一面怎么说得过去呢?

  经过了这段时间身边的变故,人的,公司的,她承认她早不是什么纯善之人,但是面对程非凡这样的老奸巨猾,她没有点心机手段,估计早就被程非凡生吞了。

  何况为了斯年,她豁出去这一次了。

  定了定心神,从思绪中抽身出来,黄连发现自己已经在助理的带领下走进了一栋楼,门外有拿枪的哨兵看守,戒备森严。

  “黄连小姐,请您先在这个房间等候一会,我现在过去找万佳怡,请您稍等。”

  “好的,麻烦了。”

  助理走出去,询问了下人,得知万佳怡现在谭乔森的病房,便走去了病房。

  听到敲门声,万佳怡站起身,“是谁?”

  走过去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女人是程非凡身边的助理,一想到程非凡万佳怡就觉得无比害怕,被程非凡打了一枪的后怕涌上心头。

  万佳怡不禁畏缩了一下,警惕地看着程非凡的助理,“你过来干什么?你们老爷要对我做什么?”

  “不是我们老爷想要见你,是另外一个人。万佳怡,跟我过来,否则我会动用武力。”助理面色淡然,万佳怡已经沦落到万人骂的地步了,根本不值得受到尊敬。

  “谁要见我?”万佳怡还是不放心。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来人,压万佳怡出来。”助理吩咐下去,很快就有一堆人蜂拥而上,摁住了万佳怡的手脚。

  万佳怡大叫起来:“你们放开我,我自己来!我自己能走!”

  “早说不就好了吗,何必逼我动粗?”助理指挥人,“放开她。”

  被松开后,万佳怡乖乖地跟在助理的身后,被带进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房间也是空空如也,很大,什么都没有,只放了一张沙发。

  “坐下来。”

  万佳怡吃了苦头,不敢反抗,于是乖乖地在沙发上坐下。

  助理打了个响指,只见有两个女仆人上前,对着万佳怡便是一阵上下其手。

  “她们干什么?”万佳怡有点不自在。

  “搜身。”助理看仆人没有搜出来什么,万佳怡的身上除了一套衣服什么东西都没有,更没有可疑伤害人的锐器,这才放心下来。

  万佳怡就是个疯子女魔头,保不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如果黄连小姐出了事情,别说老爷会怪罪她,就连卓斯年先生也会痛心疾首,做好安全措施是必要的。

  确认万佳怡安全后,助理走出房间,吩咐外面的人看好,然后朝着黄连的房间走过去。

  门推开,助理走进来,“黄连小姐,万佳怡已经安排好了,您可以随我来了。”

  “好的。”黄连从沙发上站起身,跟在助理的身后,走到一个房间。

  房间类似监狱里面的审讯室,面对走廊的那面墙有一扇玻璃,这面玻璃构造奇特,外面的人能看到里面,里面的人却看不到外面。

  透过玻璃,黄连看到了房间的沙发上坐着的万佳怡,好久没有见到万佳怡了,当初只是在婚礼上见过一次,距离婚礼已经差不多有小半年了吧。

  这就是在她和斯年的婚礼当天带出来一个假孩子诽谤卓斯年的女人,这就是害得她和斯年分离了好长时间的女人,这就是害得斯年失忆痛苦的女人。

  一时间,黄连心中思绪万千,无数种感情涌上心头,复杂的,苦涩的,却唯独没有恨。

  说到底万佳怡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

  “黄连小姐,进去后请您小心,这是电击棒,如果万佳怡敢动手伤害您,您就使用这个电击棒”

  “不必了。”黄连拒绝了助理的好意,“万佳怡我能对付,她弱得很,还没有到需要我用电击棒的对付。”

  “可是”

  “放心吧,为了斯年我也无论如何要照顾好自己啊。”黄连推门而入。

  万佳怡坐在沙发上干等着,不明白接来下会见什么人,心底隐隐感到不安,正要起身,忽然看到门被人推开了,看到外面走进来的人呢,万佳怡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住。

  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女人,二十岁出头,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吹弹可破,无袖的白色棉麻连衣长裙,露出两条又白又细的手臂,黑色的长发披肩,漂亮得让人眼前一亮,为之惊艳。

  走进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黄连。

  黄连站定在万佳怡的三步路距离面前,淡淡一笑,“万小姐,好久不见。”

  即便面对屡次陷害她的万佳怡,黄连不闹不怒,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仇人,而是一个陌生人。

  看着近在咫尺的笑颜,万佳怡说不嫉妒是假的。

  万佳怡牵起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自嘲,“久仰大名,黄连小姐。”

  都说女人最好的年华就是二三十岁,万佳怡已经逼近三十了,虽然保养得很好,但是十岁的年龄差摆在那里,保养得再好也比不上老天爷的恩赐。

  而黄连才二十岁出头,鲜活有元气,脸上充满了胶原蛋白,少女不用刻意控制饮食也身材窈窕。

  关键是,黄连身上散发出来的淡若兰馨的高雅气质,是她所无法拥有的。

  万佳怡狠狠咬牙,心底翻滚着妒火,不明白,为什么都是小家小户出生的,为什么黄连的身上却有种端庄淡然的气质,好似一株盛开在山谷的茶花,空谷幽兰,美好得让人心驰神往。

  而她呢,美艳得像是夜总会的小姐,浑身一股子风尘味,即便再假装清纯,也难以企及黄连的美万分之一二。

  认识了卓斯年这么多年,万佳怡对卓斯年了若指掌,也知道卓斯年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卓斯年出身高贵,天之骄子,可以排除不喜欢程薇薇那样娇憨的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何况卓斯年这么帅气的男人,肯定会有很多女人趋之若鹜,见的美人也是数不胜数,漂亮的东西看多了一会视觉疲劳,何况是女人。

  在这样的一种设定下,忽然出现一个清纯、秀美、淡雅、小家碧玉的女子,吃多了山珍海味,忽然吃一次清粥小菜,卓斯年想不爱上黄连都难。

  黄连从脚尖到头发,都是卓斯年喜欢的那一款。

  可是万佳怡不想承认,嫉妒得快要疯了。

  她心中仍然认为是黄连抢走了卓斯年,如果当初没有黄连,卓斯年说不定现在早就已经和她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万佳怡的眼睛微微发红,流露出一丝凶恶的狠光,“你过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奈何岛不是你的地盘,我在哪里都和你没关系。”黄连没有害怕,仍然一动不动地站着。

  万佳怡看起来脸色狰狞,凶神恶煞,其实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一只纸老虎,骗骗自己还行,吓不到她。

  “我知道了。”万佳怡围着黄连转了一圈,“你是来看笑话的,对不对!”凶狠地瞪着黄连,“程非凡站在你那边,卓斯年也站在你那边,所有人都站在你那边,你抢走了我的卓斯年,用胜利者的姿态过来嘲笑我的,被我说中了吧!”

  看着近似疯癫、两眼通红的万佳怡,黄连没由来得觉得万佳怡可怜,为她感到悲哀,心底里幽幽地叹了口气,她启唇道:“不,你错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265.她可不是白莲花-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