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62.他为她挡了一枪-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61.答应我两个条件-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按理说和他滚过床单后,万佳怡会很久都不出现在他面前才对,怎么会忽然来找他了。

  “进去再说。”万佳怡走进谭乔森的房间,反手关上门,反锁了,才呼出了一口气。

  谭乔森倒了一杯热水得万佳怡,“怎么了?找我什么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万佳怡勾了勾唇,接过谭乔森手中的杯子,抿了一口水。

  万佳怡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不是他还有利用价值,万佳怡绝对是不会过来找他的。

  谭乔森叹了口气,“你说吧,我洗耳恭听,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你。”

  没办法,谁让他喜欢万佳怡呢,他甘愿为了万佳怡做任何事情。

  放下水杯,万佳怡沉默了一下,咬了下殷红的嘴唇,随后启唇道:“我想过了,卓斯年失忆还是远远不够,他心里面还有黄连,现在我什么都不想了,我只想见黄连一面!”

  万佳怡跪坐在谭乔森脚边,手放在谭乔森的大腿上,仰头望着他,楚楚可怜,“乔森,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

  “这个要求……我做不到!”谭乔森摇摇头,他也无能为力啊!

  程非凡将他们分隔到了两个区域,为的就是不让他们见到黄连,这可是**oss的奈何岛,他们连自由都没有,万佳怡还想去找黄连算账?

  黄连可是**oss罩着的人,万佳怡怎么就不知道知难而退呢!

  “我求求你了!”

  万佳怡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她知道女人的眼泪对男人永远有巨大的杀伤力,梨花带雨,泪光闪闪地望着谭乔森:“乔森,你帮我约到黄连,我保证只见她最后一面,我只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等我见完黄连以后,我答应你,放弃卓斯年,和你一起远走高飞,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去一个风景秀美的地方,度过余生,你说好不好?”

  万佳怡说话的时候,双手轻轻滑动,滑过谭乔森的皮肤,若有似无地撩着他。

  谭乔森摁住万佳怡的手,脸色颓废,“佳怡,够了,我真的帮不上你。”

  不是帮不上,而是不再相信万佳怡了。

  当初在美国的时候,万佳怡就答应他,等到报了仇就回来美国和他共度余生,他们生一个孩子,过幸福平安的生活。

  后来又改了主意,说想要得到卓斯年,谭乔森能怎么办呢?万佳怡毕竟是他最爱的女人,他只能成全她。

  本以为得到卓斯年就能弥补万佳怡这些年来的遗憾,没想到万佳怡最后想和卓斯年在一起。

  他谭乔森为她万佳怡做了这么多,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万佳怡若非仗着自己对她的感情,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无理的要求。

  谭乔森内心说不出的悲凉,到头来他只是一个被万佳怡利用的工具!

  事到如今,万佳怡还是不肯放弃,她的执着,令他感到十分疲倦,不想再帮她做这种害人的勾当了。

  见谭乔森用借口敷衍自己,万佳怡暗自咬牙,谭乔森嘴上说没有办法,其实他有的是投机取巧的办法,世界上还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谭乔森肯定能帮到她,要不然她也不会过来找他了。

  豁出去了!

  万佳怡爬上谭乔森的身体,水蛇一样的手臂勾住谭乔森的脖子,娇软的声语叫得人骨头都要酥麻了,“乔森……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为什么你这么狠心拒绝我?”

  扭动着身体,万佳怡对谭乔森的敏感点可谓了若指掌,所以很轻松就惹火上身,弄得谭乔森燥热无比,伸手推开她,“不要这样!”

  万佳怡妩媚勾唇,手指在谭乔森胸口点了两下,慢慢往下滑,感受到他的犹豫,她内心冷笑,“乔森,你真的不想要?”

  万佳怡慢慢拉开紧身连衣裙的拉链,胸前风光呼之欲出,吸引着人的眼球,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血脉喷张。

  谭乔森喘着粗气骂了声“该死”,谁叫他爱万佳怡,谁叫他对万佳怡有感情呢?就算拒绝全世界,他都没有办法拒绝掉万佳怡的诱惑!

  “乔森,要我,吻我!”万佳怡抓住谭乔森的手放在自己身上,主动吻了上去,勾住谭乔森的脖子,推到了他。

  诱惑谭乔森可比诱惑卓斯年简单多了,如果说卓斯年是断了七情六欲的和尚,那么谭乔森就是风月楼里的欢客,勾一勾手指就毫无招架之力的那种。

  云歇雨住。

  万佳怡躺在谭乔森的怀中,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声音酥麻温柔到了极致,“乔森,求求你帮帮我嘛,这是最后一次我,我保证见到黄连以后,就和你永远离开这个鬼地方,好不好嘛?”

  谭乔森牵起嘴角,露出一抹苦涩。也只有在有求于她的时候,万佳怡才会像只小兔子一样温顺乖巧,其余时候都是高冷美艳的冰山美人,永远追随着卓斯年的脚步。

  他就不明白卓斯年有哪里好的?不就是比他有点一点,高大英俊一点?卓斯年对万佳怡一点都不好,万佳怡何苦如此?

  睡都睡了,也不能白睡,就算再无奈,也只能帮她一把了。

  谭乔森推开万佳怡站起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即将走进浴室之前,脚步顿了一顿,留下一句话:“我会帮你见到黄连,但是你要记住,这是最后一次,没有下一次,你……好之为之吧。”

  谭乔森的语气让万佳怡很不爽,蹙了蹙冷艳长眉,好自为之?她万佳怡还没有沦落到需要人同情的地步。

  只要除掉黄连,卓斯年就彻底属于她的了!以后谁都不能和她抢男人!她也不需要谭乔森帮忙了。

  打定主意,这一次绝对不能出任何差池,万佳怡掀开被子走下床,拾起地板上的衣服穿回来,头也不回离开谭乔森的房间。

  这是最后一次用身体座位交易的筹码,下一次她绝对会牢牢抓住卓斯年,任何人都别妄想抢走卓斯年了!黄连也不行!

  她敢和她抢,她就灭了她!

  嘴角闪过一抹阴冷狠辣的笑,万佳怡回了房间。

  ……

  谭乔森从浴室出来,果然床榻上已经空空如也,万佳怡走的这么无情,苦笑了一下,谭乔森换了一套衣服,从别墅后门朝着科研基地的方向走去。

  “老伯,吃午餐了没啊?”

  谭乔森拿着两个饭盒,热情地上前和一个保洁师傅打招呼。这个保洁阿叔是给两栋别墅还有科研基地搞卫生的,身上一定有门禁卡。

  “还没,我还有点事情没有做。”

  “我给你带了饭,我帮你拖地,您一把年纪了,坐下来好好吃,否则等下菜就凉了。”谭乔森不由分说地接过保洁师傅手上的活计,帮保洁师傅拖完了地。

  “小伙子真善良啊。”保洁师傅不住地对他竖拇指,看谭乔森垂头丧气,闷闷不乐,“小伙子,怎么啦?”

  谭乔森摇摇头,“没怎么,就是单位发的白大褂给弄丢了,下午上班该被骂了。”

  保洁师傅人也是实诚,一听便好心地道:“我家老婆子是管制服的,我给你带一件?”

  “谢谢师傅!”

  “小伙子不用谢,就当你我感谢你给我的饭吧!”保洁大叔爽朗。

  接过白大褂后,谭乔森不动声色地偷了保洁师傅裤子口袋的门禁卡,心底说了声抱歉,虽然很不忍心欺骗保洁师傅,但事出有因,不得不做一次了。

  ……

  万佳怡没等多久,天快黑的时候,有人敲门。

  应该是谭乔森来了。

  看了眼猫眼确认了以后,万佳怡才安心打开门,笑靥如花,“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怎么样?找到办法了吗?”

  谭乔森走进万佳怡的房间。

  万佳怡关上门。

  “这是科研基地的工作人员的白大褂,我搞了关系才弄来的,还要门禁卡,你穿上这个乔装打扮一下,这里的保安对于穿工作服的警戒心都不高,很容易就能鱼目混珠混进去。”

  万佳怡接过谭乔森递过来的东西,说了声‘谢谢’。

  两人之间尴尬安静了几秒钟,谭乔森抬脚朝外走,就在要离开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他回过头道:“佳怡,答应我,做完这一次就收手,好吗?”

  “……”

  万佳怡不置可否,没有理睬回应谭乔森。

  谭乔森的脸色黯然了一下,蹙着眉有点担忧的地看着万佳怡,“还有,我打听到黄连会出现在实验室,那是她经常去的地方,你知道在实验室守株待兔就行。”

  “谢谢,你快点走吧。”万佳怡催促。

  谭乔森说不出的伤神,再逗留也没有意思了,举步就走。

  但愿万佳怡是去找黄连说话的而不是对黄连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这里可是**oss的地方,万佳怡应该要懂得安分守己,否则就彻底玩完了!

  目送谭乔森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万佳怡闪身进屋,轻哼了声。

  谭乔森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对她颐指气使地命令?

  除了这么多年的床上pao友关系之外,不就是帮了她几次吗,还蹬鼻子上脸了。

  腹诽了一阵,万佳怡抖了抖搭在手臂上的白大褂,披在身上,找了一副黑框眼镜,拨弄一下头发,看上去还挺有研究人员的风范。

  捏紧了手中的门禁卡,看看天色已经晚了,明天早上立刻行动。

  不除掉黄连这个心腹大患,她就难以安心。

  只要黄连在这个世界上一天,卓斯年就一天不属于她!

  只有黄连死了,她才能得到卓斯年!

  “呵呵呵呵……黄连,你这个恶小贱人,给我等着,到了明天你就笑不出来了!”收敛了嘴角阴险的微笑,万佳怡将白大褂和门禁卡放置好在床头,洗洗睡了。

  次日。

  激动了一夜,天不亮万佳怡便醒了,洗漱过后换上白大褂,乔装打扮一番,还真挺有模有样,性感的身材被宽松的白大褂包裹住,看起来顺眼多了,乍一看真的就像是工作人员。

  镜子里的女人,半边嘴角勾起了一个阴森可怖的笑容,仿佛鬼片电影里面的女鬼,渗人幽森,“黄连,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会亲手送你下地狱,你就放心吧!呵呵……”

  戴上口罩,出了门,万佳怡手插着口袋低着头,脚步飞快,避过程非凡的视线,顺利抵达了科研基地大门。

  刷了门禁卡,滴的一声,科研基地的大门豁然向她敞开。

  太好了!万佳怡心中一阵激动,颤抖地推开门,飞快闪身入内,直奔科研大楼。

  正值上班时间,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按部就班,各司其职,没有人注意甚至理会到万佳怡,因此万佳怡顺利地上到了二楼。

  电梯门“叮”地打开,万佳怡紧致朝着谭乔森告诉她的黄连呆的地方走过去,谁知道半路上被一个人揽住了。

  “你,瞎晃悠什么呢?帮我把这些实验器材放到03号实验室去。”

  那个人递给万佳怡一个托盘,还多看了两眼万佳怡,心里暗自寻思这个工作人员的身材真不错。

  “是,我立刻拿过去。”万佳怡接过托盘,托盘上有酒精烧瓶,因此她走得格外小心翼翼,走廊很长,一排下去都是一间间的办公室和实验室,好在有窗子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

  万佳怡端着托盘缓步走过走廊,左右四顾,走得很慢,因此可以将办公室和实验室一个个看得清晰。

  这个办公室没有,这个实验室也没有,这个办公室没有……如此找了差不多**间,只剩下三四个实验室了,万佳怡咬咬牙往前走,忽然路过一个实验室门口,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的情形。

  宽敞高科技的实验室,实验台旁边站着两抹欣长的人影,是两个女人,都穿着白大褂,一个戴着一副眼镜,不修边幅,其中一个秀发及腰,如海藻般浓密,黑亮顺滑,只看背影都能猜到这个女人一定拥有非常美貌的容颜。

  两人在实验室内交谈着什么,神情非常认真,所以也没有发现走廊的情形。

  万佳怡看到他们两个却是差点叫出声,恨意一阵一阵汹涌而上心头。

  黄连!这个背影,化成灰她都认得!除了黄连那个小贱人,还能有谁?

  她果然在这里!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她就一不做二不休,亲手弄死这个勾搭卓斯年的小贱人!

  万佳怡咬了下牙齿,刚想推门进去,手才碰到门把手,她忽然就想到伊倩也在里面!别看伊倩这个女人一副文文静静的样子,其实彪悍到了极点,还是回电三脚猫的功夫的。

  她自认自己斗不过伊倩,况且他们人多势众,万一被伊倩缠住,黄连给跑了,岂不是失败了?

  要知道,这种事情只能一次成功,这次失败了可就没有下次机会了!

  沉吟三秒,以防万一,万佳怡还是松开了手,退后一步,看到实验室旁边就是洗手间,洗手间旁边刚好有电梯,可以帮助她带着黄连离开。

  黄连总不能不过来上厕所吗?就算是伊倩过来上厕所,打晕了伊倩再收拾黄连也不是不可以。

  念及此,万佳怡脚步一转,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过去,正好电梯门打开,一个男工作人员推着一个医用手推车走出来,路过万佳怡的身边。

  万佳怡眼珠一转,“等等!”

  工作人员停下脚步,“怎么?有事吗?”

  万佳怡笑着走过去,“我这里刚好有烧瓶要端给实验室,你要送去那个实验室,我帮你好了。”

  “这样不太好吧?”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万佳怡露出的两只眼睛冲男工作人员抛了个媚眼。

  “好好好,你请吧。”他松开了手推车。

  万佳怡笑笑,目送工作人员离开后,脸上的笑容消失,冷着脸推着推车进了洗手间,守株待兔,伺机而动。

  等了没有一个小时,有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

  偷偷瞄了一眼,果然是黄连!

  万佳怡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屏住了呼吸,攒紧了手中的托盘,在黄连就要走进实验的时候,她举起托盘,“咣当”一声大力砸到了那个人的脑袋上!

  那个人脸朝地地掉到了地上。

  太过慌张,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万佳怡便卯足了劲将黄连装进了装尸体用的密封袋子里,扛上了手推车,做完这些,万佳怡踢了袋子一脚,“黄连,你也有今天,等着我把你扔海里喂鲨鱼,要是你溺死了,没人会发现是我做的,还想和我抢卓斯年?去你大爷的!”

  万佳怡心底解气,嗤地冷笑了一声,旋即推着手推车走出洗手间,电梯里站了几个人,可是没有人注意到万佳怡手中的推车,都以为那些只是实验用的垃圾。

  顺利到了一楼,为免得引起怀疑,万佳怡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三分钟后,除了科研基地,万佳怡将推车推出了大门,从另外一条路去到了海滩的方向。

  一路上万佳怡内心真实紧张到了极点,身体崩得紧紧,但是又激动兴奋刺激,一想到黄连从此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万佳怡内心就忍不住一阵狂喜如潮。

  黄连死了,卓斯年即便记起来,也不能和心爱的女人厮守终生,只能乖乖地呆在她的身边。

  何况现在卓斯年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只是被黄连这个小贱人迷惑了心智。

  抵达了海滩边,万佳怡探头看了看海,这不是小溪小河,这可是深不见底的海,人一旦掉下去如果不会游泳,必定会死在这里,何况黄连昏迷了,掉进去用不到几分钟,就会溺亡,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就算后面找到黄连的尸体,也没有人没有证据证明是她做的,计划缜密完美。

  黄连啊黄连,你这辈子注定要栽在我万佳怡的手里头!

  万佳怡冷笑着拉开袋子的拉链,“黄连,别怪我狠心,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如果你不勾引卓斯年,我们也能相安无事,可是你偏偏要这么做,也休怪我不客气了!”

  拉开拉链,万佳怡还没有来得及将里面的黄连倒出来扔进海里,只见黄连猛地睁开了眼睛,万佳怡被吓了一跳,尚未从吃惊中回过神来,脖子一下子被黄连扼住了。

  “你——”

  万佳怡挣扎起来,定睛一看,里面的人哪里是黄连?有喉结,分明就是一个戴着假发的男人!因为脸上化了女人的妆容,刚才匆匆看了一眼没有细看,加上男人身形瘦长,竟然没有发现!

  万佳怡震惊地看着男人,如遭雷劈,瞠目结舌,“你,你是谁?!”

  男人一声不吭地跳出来,摘了假发,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脸上的妆容完全被晕花了,哪里是黄连,分明就是一个陌生男人!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是黄连就足够了!”男人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她。

  万佳怡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自己被人算计了,脚底抹油想逃,谁知道被男人钳制了两手,用力被摁住肩膀,被控制得死死的,根本没有反击之力。

  “你放开我!”万佳怡歇斯底里的挣扎,还没吼几句,便看到远处缓缓驶过来一辆黑色的加长宾利。

  万佳怡一下子停止了怒吼,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辆加长宾利徐徐停在自己的五步路外。

  一个黑衣人走下车,车门打开,万佳怡呆呆地看着一双小牛皮鞋踏在地上,顺着西裤晚上看,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程非凡。

  仿佛被一道晴天霹雳劈中,万佳怡整个人仿佛被施了定身术,僵硬在那,崩溃地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程非凡。

  让她崩溃的不止于此,看到程非凡身后出来的卓斯年,万佳怡想死的冲动都有了!

  “斯年?”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两人的脸上都面无表情,显然知道了什么,万佳怡感觉有巨石砸下来,脑袋都是发懵的,愣愣地看着卓斯年冷峻的脸,说不出一个字来。

  程非凡冷冷睨了面如死灰的万佳怡一眼,拍了拍手掌。

  身后,被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人押出来的谭乔森,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完了!

  万佳怡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事情败露了,可是她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咽了咽口水,哆哆嗦嗦,“谭,谭乔森,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程非凡和卓斯年会在这里,为什么……

  谭乔森一脸歉然和痛苦,“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

  “佳怡,我们做的事情没能瞒住boss。”

  谭乔森的声音满是绝望。

  其实答应万佳怡的时候,谭乔森就想过自己会有今天,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更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原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oss监视着!

  谭乔森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保洁师傅,也是**oss的人,被偷了门禁卡后,保洁师傅便立刻去和程非凡汇报了,现在想来都会头皮发麻,原来程非凡昨天晚上就知道他们做的这些事情了。

  之所以万佳怡能做的这么顺畅,还打晕了“黄连”扛出来,原来全都在程非凡的算计和“配合”之中,他们终究还是智人千虑必有一失!

  到底是姜还是老的辣,**oss是什么级别?他们这点三脚猫功夫,也配和**oss斗?

  “不,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万佳怡瞪大了两只眼睛,不肯接受这个事实,摇头后退。

  “佳怡,别任性了。”谭乔森叹了口气,“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做了坏事,我们就要承担这个后果。”

  程非凡冷眼看着他们的闹剧,眼睛里满是冷酷无情。

  他提醒过万佳怡无数次,也给过万佳怡无数次机会,即便面对万佳怡这种罪大恶极的人,也没有一棍子打死,然而万佳怡屡教不改,数次在太岁头上动土,这次竟然还将注意打到了黄连的头上。

  昨夜,助手告诉他,谭乔森和万佳怡拿到了科研基地的工作服还有门禁卡,看上去似乎准备要干什么。

  程非凡说不出的怒火中烧,提醒了万佳怡这么多次,让她安分守己,没想到万佳怡不听劝,还是固执己见,又鬼鬼祟祟想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正打算让助手过去阻止万佳怡,没想到卓斯年便来了,还恰巧听到了一些他们的对话,给他出了主意:“切勿打草惊蛇,万佳怡我了解,她从来不是安分的女人,即便这一次失败了,下次找到机会还是会再做一次。”

  卓斯年曾经拒绝过万佳怡无数次,然而万佳怡还是锲而不舍地想要爬上他的床,如果万佳怡的毅力用在恰当的地方,想必现在会非常出色,只可惜没有用在正道上。

  “依你看应该怎么办?”程非凡想听听卓斯年的意见。

  “她想做就让她做吧,看看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只要知道了她的目的,我们就能有所防范,只要不让她成功就可以了。”

  “这个主意好,那立刻派人去监视她。”

  “嗯,在科研基地上多加点人手,万佳怡肯定会甩掉眼线,我们只需要在科研基地上派人监视她就可以了。”卓斯年淡淡地说着,大脑理智冷静到了极致。

  程非凡发自内心地佩服卓斯年,拍拍他的肩膀,“多亏有你,否则我都不知道如何应付万佳怡才好。”

  “不,万佳怡是我法律意义上的老婆,是我管教不周,失礼了。”

  第二天,卓斯年从二楼实验室和黄连依依不舍告别,下来后忽然看到一抹熟悉的影子,以为自己看错了,再看竟然发现那是万佳怡!

  卓斯年的面色骤然一冷,看到万佳怡上了二楼,便冲到了监控摄像室,通过监控看到万佳怡果然站在了黄连的办公室的门外,左右看看,鬼鬼祟祟,一看就是要做什么坏事的样子。

  卓斯年的脸色冷了几分,看着万佳怡在办公室门口徘徊不前,如果万佳怡进去了,他会第一时间冲出去暴打万佳怡一顿,好在万佳怡没有进去,而是进了洗手间。

  卓斯年先是给程非凡讲了一下发现了万佳怡的事情,略一沉吟,他又安排人乔装打扮成女人,进入洗手间。

  果不其然,看到万佳怡推着手推车出来了。

  “万佳怡的目标是黄连?”接到卓斯年的电话,程非凡怒从心上来,“这个万佳怡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以前我真是小看了这个女人,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厉害,不仅不安分守己,竟然还想在太岁头上动土!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抓住谭乔森,我们一起过去对薄公堂。”

  “好。”

  于是便有了眼前这一幕。

  程非凡没想到万佳怡竟然恶毒到了这个程度,不仅拆散了卓斯年和黄连,还想要杀人灭口,害人性命!

  程非凡的三观可算是被刷新了,这个万佳怡为了达到目的真是不择手段,杀人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看到万佳怡这个女人的恶毒嘴脸,程非凡心底涌上来一股无名怒火,手摸到了口袋,掏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枪,咬牙切齿,“万佳怡,我提醒过你很多次,屡教不敢,竟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看来你真是不想活了,我成全你!”

  在程非凡伸手拿出手枪的时候,谭乔森已经有所警觉,看到那把手枪对准了万佳怡,心情一紧,也不知哪里借来的力气,一下子变挣脱开了两个黑衣壮汉的束缚,冲万佳怡飞奔过去,“不!佳怡——”

  谭乔森登时瞪大了眼睛,像一直离弦的箭一样,拨开身边的人,冲了过去,直接趴在了万佳怡的身上。

  程非凡的话音落下,他眼睛也不眨一下的扣动扳机,他程非凡杀人还没有眨眼过。

  万佳怡死了,事情也没这么多了。

  杀了一个人,在他眼里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简单,杀了万佳怡扔到海里喂鲨鱼,谁会知道?

  嘭——

  子弹从枪口飞驰而出,直射准万佳怡的方向。

  万佳怡懵逼了,哪里还来得及反应躲闪?脑子里只轰隆一声,心想:完了!

  闭上眼睛准备等死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个人扑了过来,她被那个人扑倒在地,嘭地一声过后,那个人闷哼了声,被子弹射中了!

  她没死!有人替她挡了一颗子弹!是不是卓斯年?是斯年吧!果然斯年还是爱着她的!

  满怀欣喜地掀开眼帘,万佳怡看到了眼前的谭乔森,大失所望。

  斯年呢?斯年为什么没有救她?他们可是夫妻啊!

  万佳怡看向卓斯年,发现卓斯年站在程非凡的身侧,一动也不动,冷峻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刚才看到她被程非凡枪杀,眼底波澜不惊,仍然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卓斯年完全就不在乎她的死活!

  就连为她说话也没有!从头至尾,都像是旁观者在看戏一样的!

  万佳怡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如坠冰窖,“斯年,你是不是想起来了什么?”

  如果不是想起来了什么,为什么身为她老公的卓斯年会这么冷漠!甚至眼睁睁看着她去死也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

  卓斯年没有理睬万佳怡,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眼睛里满是冷漠和疏离。

  “卓斯年!我爱了你这么久,我对你这么好,为什么你这么对我!为什么!”万佳怡的尖叫身刺耳,她真的快要疯了,扯着嗓子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心底满是崩溃还有绝望。

  “……”得到的只有卓斯年冷漠的回应。

  而倒在血泊中的谭乔森,捂住左胸口的位置,被枪打中的位置不痛,痛的是心,即便他抛弃性命救了万佳怡,也没有什么用,万佳怡的眼睛里永远都只能看得见卓斯年!

  嘴角带着一抹凄惨的弧度,谭乔森沉沉地闭上了眼睛,彻底地陷入了昏迷。

  “卓斯年,你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记起来什么了!?你是不是记起来黄连那个小贱人了?谁给你吃了解药!?”

  万佳怡像个疯子一样,眼看着就要扑到卓斯年的身上,程非凡一个眼色,壮汉冲上来摁住了万佳怡。

  “滚!别碰我!卓斯年,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你看不到?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卓斯年冷漠地看着歇斯底里的万佳怡,像是看着一个疯子。

  万佳怡和谭乔森,一个昏迷了,一个快疯了,场面乱成一锅粥。

  程非凡皱了一下眉头,彻底失去了耐性。这两个人在他手下做事,竟然还敢背着他眼皮子底下,没有人能背叛他!谭乔森不行,万佳怡更加不行!

  背叛他的人,从来都只有一个下场!

  “抓起来,把万佳怡绑住手脚,把他们两个扔到海里,喂鲨鱼!”

  程非凡一声令下,黑衣壮汉齐声应:“是。”

  抓住了万佳怡还有谭乔森,就在要将他们抛进海里的时候,卓斯年的声音响起:“等等。”

  程非凡挑眉,“怎么?”

  “程先生,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吧。”

  “我和万佳怡虽然没有感情,毕竟也是法律上的夫妻,毕竟夫妻一场,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谭乔森对万佳怡有感情,程先生就当是卖我一个人情,放过他们吧,当做是成全他们两个人的爱情。”

  这些天来卓斯年对奈何岛做出的贡献不小,几乎24小时都呆在实验室帮忙程非凡研制中药,这一点程非凡也是看在眼底的。

  卓斯年有要求,程非凡都会极尽所能地满足他。

  杀不杀谭乔森和万佳怡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看不过眼,想替卓斯年和黄连解决了他们。

  不过卓斯年都这么说了,他就卖卓斯年一个人情好了。

  “好。”程非凡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大手一挥,“停,住手吧,带谭乔森去治疗,救活过来后将他关进禁区,万佳怡也关进去,派人严加看守,不能放他们继续出来作妖。”

  谭乔森和万佳怡,敬酒不吃吃罚酒,想在他的地盘上玩什么花样实在是太天真了!

  “是!”黑衣壮汉收拾起来倒在血泊的谭乔森,将万佳怡和谭乔森一并塞上车,车子缓缓地开出了视线。

  程非凡收回了目光,眼神转到了卓斯年的身上,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疑惑地道:“斯年,是你先发现了万佳怡的不对劲,知道她想要袭击黄连,才派人替代她。据我所知,你很喜欢黄连吧,她伤害你最喜欢的女人,难道你不想弄死万佳怡?”

  换做是他,有人刚伤害他最喜欢的女人,他一定会杀了那个人以绝后患,毕竟他没有办法保证这个人以后会不会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卓斯年抬起手,捻了下袖口的位置,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表情淡淡,语气也是淡淡,“万佳怡再不是,毕竟我们夫妻一场,不管怎么说,法律名义上,万佳怡都是我的老婆,这是我无能为力改变的事情。”

  程非凡愣了一下,狐疑地盯着卓斯年一眼,“是么?”

  “嗯。”

  卓斯年的语气很平淡,根本不像是在说谎。

  程非凡摇摇头,卓斯年啊卓斯年,我也看不懂你了,你到底是在装模作样还是真的不记得以前万佳怡对你做过的那些下三滥的事情了?

  那天在办公室看到卓斯年和黄连这么亲密,他看黄连的眼神简直甜蜜得像是蜂蜜一样,程非凡还以为卓斯年记起来什么了,谁知道今天又动摇了。

  如果卓斯年真的记起来了什么,为什么会不记得万佳怡曾经对黄连做过的那些事情。

  程非凡叹了口气,“罢了,你们小两口的事情我也不想插手去管,好在我们的人发现及时,下次可没有这么幸运了,你自己提防着一些才是。”

  卓斯年淡淡点头,“嗯,多谢。”

  “不必言谢,你欠我的这个人情,帮我好好做中药还清就够了。”程非凡拍拍卓斯年的肩膀,跳上了加长宾利,转身冲程非凡摆摆手,“还愣着干什么,上来吧。”

  ……

  

[读者须知]:下一篇:263.爱你胜过爱自己-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