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61.答应我两个条件-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60.一切尽在不言中-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就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卓斯年放开了她,薄唇殷红,狭长的凤眸潋滟,眸中带笑,声语邪肆,“这么一下呼吸就都不会了?”

  “我……”黄连忙着喘气,话都接不过来。

  她只觉得心跳快得不正常,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因为害羞,黄连白皙的小脸脸颊上飘染上了两抹绯红,嘴唇丰满湿润,非常适合接吻。

  卓斯年眼中一深,喉结滑动了两下,强忍住想要啮咬这对唇瓣的冲动,眼中掠过一丝懊恼:“黄连,你是不是有毒?”

  “有毒?”黄连轻蹙了一下眉黛,瞪大黑葡萄死的眸子,“你才有毒!莫名其妙就拖我出来,不是有毒,是啥?”

  真可爱……

  卓斯年的冰山脸一点点地融化了,扶住她的肩膀,脑袋趋向前,眼睛牢牢地抓住了黄连,“我是认真的,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是我的东西。”视线在黄连的唇上一扫,嘴角也随之挑起:“品尝之后,我该死的更加贪恋,你身上的每一寸气息,都使我流连忘返。”

  声线磁性,热气喷洒,虽然被骂有毒不是很开心,但是卓斯年说出来的话比情话更动听,说不心花怒放是假的。

  黄连抿了一下唇,嘿嘿笑道:“对啊,我有毒,你还敢要我吗?”

  她嚣张的样子极其可爱。卓斯年半边嘴角微倾,弧度越来越大,一个邪肆魔魅的弧度,“挑衅我?”

  “对啊,挑衅你!”黄连一副“你能拿本宝宝怎么着”的表情,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她就不行卓斯年能拿她怎么着。

  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卓斯年眉尾爬上一缕邪气,“信不信……”俯身,咬住黄连的耳垂,声语沙哑,“我在这里把你给办了。”

  黄连左右看了看,走廊上虽然没有什么人,不过卓斯年肯定不敢在这里对她动手动脚。

  思及此,黄连安了一下心,摇头。

  “不信?”

  “不信。”

  下一秒,卓斯年铁壁一勾,直接将黄连打横扛起扛在了肩头。

  没错!是扛!不是抱啊!

  谁见过一个女人被男人扛在肩上的啊!

  黄连的内心犹如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你,你……干什么?”

  饶是一向镇定的她也不由得慌了手脚。

  她尼玛恐高啊!卓斯年足有快一米九,在巨人的肩膀上,视野那叫一个宽阔,提心吊胆自己下一秒就要掉下来。

  “干你。”

  “卓斯年,不带你这样玩的,你这是犯规!”黄连愤怒地咆哮着,瞪着小短腿。

  “乖。”黄连的屁股被卓斯年拍了一巴掌,他笑了一声,声音溢满痞气,“不是不信么,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卓斯年不冷不热的话音落下,随之响起了啪地一声,盥洗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黄连慌了,如临大敌,连忙缴械投降,举白旗,改口道:“我错了大爷,我错了,求求你高抬贵手,饶了小人这一回吧!我信,我信还不成吗!”

  什么叫痛并快乐着,昨晚就是。

  卓斯年这个男人,战斗力实在是太彪悍了,如果不是卓斯年一直没有离开过她身边,黄连都要怀疑卓斯年偷偷躲起来吃壮阳药了。

  距离昨天晚上还没有十二个小时,尼玛这么快就恢复元气了,看来是憋太久了啊……

  可是她好累啊,呜呜呜呜……

  “你信,我更要证明给你看了。”卓斯年愉悦的声音中,进了盥洗室,从头至尾,根本由不得她挣扎反抗。

  走廊拐角,一声“卧槽”在岑寂的走廊响起。

  谷遇东捂住伊倩的嘴巴,将伊倩给拽回来,“看到了?”

  伊倩的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看到了看到了,全都看到了!”

  两人眼瞪眼地沉默了十六秒,谁都没有说话。

  本来只是跟出来看看,谁知道恰好撞见这么香艳有情-趣的一幕,他们也不想看啊!但是进退维谷,只能看完听完他们的对话了。

  伊倩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地道:“谷经理,先生这是想起来什么了吗?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和少奶奶打情骂俏!还……”

  听他们的对话,可以得出:少奶奶和先生啪了,而且还不只一次!而且准备又来一次!

  这也太劲爆了!如果不是先生恢复记忆了,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谷遇东保留地说:“不一定。”

  伊倩沮丧了下,随后谷遇东又拍拍她的肩膀,“没关系,别气馁,虽然不知道斯年是不是真的恢复了记忆,或者是想起来什么了,不过我想,不论重来多少次,斯年都会被小连吃得死死。”

  黄连从脚尖到头发都是卓斯年喜欢的类型,即便卓斯年失忆了,重来一次,卓斯年还是会喜欢上黄连。

  他们这些吃瓜群众就都散了吧。

  ……

  事后。

  只觉得全身好似被拆散架了,一点力气也拿不出来,黄连趴在卓斯年宽厚的肩头,有气无力。

  虽然过程快乐又痛苦,可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一想到万佳怡如果知道她和斯年一次次背着她鱼水之欢,会气得浑身发抖、双目喷火,身体便是一阵紧张,加之被冲击的欢愉,直将整个人推至了云端。

  紧张刺激的感觉,像是吃了变-态辣一样。

  难怪老祖宗有句话叫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种偷爱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黄连……”

  卓斯年低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嗯?”

  “我做了一个梦。”卓斯年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她浓密顺滑的秀发,“在梦中我梦到你怀了孩子。”

  黄连刚刚缓过劲来,卓斯年的话就让她一阵窒息,心头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神经紧绷了起来,“真的吗?”

  “嗯,我真的很开心,你怀了我的孩子,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好像你真的怀过我的孩子……我们是不是有过孩子?”

  前世,他们的确有过一个孩子,从师太的口中得知,她曾经给他生过一个孩子,可是到最后的最后,他都没有能见上他的孩子一面。

  今生,他们好不容易怀上属于他们的孩子,可是天意弄人,在最坏的时间拥有了最好的东西,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失去。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卓斯年似乎都是始终和孩子无缘。

  想到那个未曾出世,素未谋面便离开这个世界的小生命,好似被什么刺了一下,黄连心脏一阵抽搐疼痛。

  卓斯年声线温和醇柔,好似春水潺潺,实在是太温柔太悦耳了,黄连听得情不自禁红了眼眶,小手攒住了他的衣服布料,“我……”

  一开口,哽咽不成声。

  “好了,没关系,你若是实在是说不下去,那就不要说了,别难过呀……”

  卓斯年拍着黄连的背部,轻声哄劝着,像是在哄一个哭闹的小婴儿一般,“你一哭,我就好心疼,看到你蹙眉,我真是恨不能替你分忧替你难过……”

  黄连急忙收回了泪意,吸吸鼻子,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好,我不哭了,你不要心疼,我不想让你心疼,你心疼,我会比你更疼……”

  “不,我比较疼。”卓斯年紧紧地抱住黄连,那种力度,好似要将她揉进身体里一般。

  黄连噗的破涕为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比的?”沉吟了两秒,她心情沉重地道:“斯年,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真的?”卓斯年闻言喜不自胜,脸上涌上了一丝欣喜。

  “嗯,真的,但是……”话音一转,黄连变得哀伤,脸上阴云密布,她愁眉苦脸地道:“但是孩子发育不是很好,不喜欢吃东西,营养不良,最后只能拿掉了……”

  现在一想到那个未曾出世的孩子,除了遗憾,更多的则是心痛。

  “没关系。”卓斯年收紧手臂,真是恨不能将黄连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果然他们是有过一段露水,是他的lover,他的爱人,难怪黄连总是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原来如此。

  “你还想要孩子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介意给你生猴子,不,已经过年了,给你生只小**宝宝吧?”

  小**宝宝?

  卓斯年忍俊不禁,笑起来英俊爽朗,当真是好看极了,“原来如此。”

  薄唇贴在黄连逛街饱满的额头,吻了一下黄连,欣然地道:“要,必须要,不是生一个,而是生一窝,今天生完明天还要生,你说好不好?”

  黄连破涕为笑,粉拳挥舞,轻轻打了一下卓斯年的胸口,“你当我是母鸡吗?生这么多做什么,你打算当奶爸,照顾一窝孩子吗?”

  “为了你,我愿意。”卓斯年埋进黄连的发间,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味,这个味道好像时栀子花一般,清新淡雅,令人沉迷。

  “不知道为什么。”抱着怀中的娇软,卓斯年怔怔地呢喃,“遇见你以后,我就有种冲动,想要和你完成恋人和夫妻做的事。”

  恋人和夫妻做的事?卓斯年的话不禁让黄连红了眼眶。

  卓斯年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是不是解药起作用了,斯年找到以前的一些记忆了?

  黄连抚摸着卓斯年的脸庞,试探地开口:“斯年,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那天给斯年吃了这么多剂量的解药,斯年当晚就找到了她,并且叫出了她前世今生的名字,显然就是记起来什么了,虽然不多只有一点点,黄连还是很开心,只要想起来,无论多少,都是好的。

  黄连的话让卓斯年疑惑了一下,为什么她会这么问?

  他是时常觉得自己内心空空如也,好像少了什么一样,好像自己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黄连怎么会知道?

  “我不知道。”卓斯年实话实说,捂了一下心口的位置,“但我选择相信我的心,既然我的心已经选择了你,那么我就会无条件选择相信你,无论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说的每一个字,就算是标点符号,我都相信。”

  卓斯年绅士地执起黄连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mylady。”

  黄连扑进了卓斯年的怀里,用力地圈住了卓斯年的身体,反复呢喃,“好,只要你相信我,只要你信任我,接下来无论是前路凶险还是荆棘丛生,我都没关系,我都会陪着你和你并肩作战,风雨同舟,同舟共济……”

  “好。”卓斯年也抱住了黄连,“有你在,以后会发生什么,都无所谓。”

  无论万佳怡对他歇斯底里也好,他都不想去管。

  他对万佳怡根本一点感情也没有,更谈不上喜欢,纵然万佳怡是夫妻,一对夫妻之间如果完全没有感情,像是最陌生的熟悉人,这样的感情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倒不如趁早分手,让彼此一条生路,让彼此都好受一些。

  卓斯年深深了解万佳怡,知道接下来将会面对她的刁难,但是他不怕,因为有黄连在他身边,他就什么都不怕了。

  “嗯。你知道吗,以前每天晚上我都经常会做噩梦,梦到一些光怪陆离,然后就被噩梦惊醒,浑身是汗。”黄连依偎在卓斯年怀里,安宁而平静地道:“但是昨天晚上,我破天荒没有做噩梦,因为我知道你在我身边,那种踏实安全的感觉,让我好温暖啊。”

  “小傻瓜……”卓斯年抬手将黄连额边的碎发捋至耳后,“我现在就在你身边,以后不用害怕了,好吗?”

  “嗯!”黄连甜美一笑,依偎进卓斯年的怀中,没由来的感到安心。

  有卓斯年在,即便天崩地裂,也不怕了。

  卓斯年亲吻了一下黄连的唇瓣,唇齿缠绵了一会,吻了吻她额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走吧。”

  “嗯。”黄连被卓斯年抱下盥洗池,整理了一下连衣裙,挽着卓斯年的手臂,两人一起走出了盥洗室。

  迎面走进来一个工作人员,用怪异和惊诧的眼神看着他们。

  黄连差点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卓斯年则是笑笑揽住她的肩膀护在怀里,并且给了那个工作人员一道冰冷的余光,瞬时间那个工作人员不敢再多看一眼。

  “别担心,以后有我在,有我保护你。”卓斯年收紧了手臂。

  “嗯……”黄连含笑点点头,有那么一瞬间,竟然觉得卓斯年已经完全恢复了记忆,身旁的男人完完全全就是那个永远守护她疼爱她的男人。

  办公室,门被推开之前,黄连扯了扯卓斯年的衣服,仰头道:“斯年。”

  “嗯?”

  “你放开我,好不好?”

  虽然卓斯年是她的老公,但在众人面前秀恩爱还是有些不道德。进去之前,黄连挣脱开卓斯年的手臂,“有句话叫做,秀恩爱死得快,我们还是低调一点,你说好不好?”

  “嗯。”卓斯年欣然应允,百依百顺。

  黄连抿嘴一笑,“乖~”

  “有奖励?”

  “没有!”

  “那我自己要。”卓斯年捏着黄连的下巴便压低身子吻住她的红唇。

  “唔……”程非凡的助理还在旁边呢!斯年也真是的……黄连心底头甜蜜又无奈,抽离又匆匆地转身敲了敲门,随后才缓缓地推开,“程先生,我们回来了。”

  办公室内的人都扭头看过来,眼神皆是无比暧昧,黄志文的神色比较隐晦,伊倩则是藏不住脸上的表情,挑了挑眉,就差没有吹个口哨了。

  黄连的脸再度不争气地红了,卓斯年紧跟在黄连的身后走了进来,对办公室内的两位长者寒暄了一番:“程非凡先生,黄教授。”然后暗地里握住了黄连的手。

  程非凡似笑非笑地道:“看来你们刚才聊了一件挺激烈的事情。”

  程非凡,你这么一大把年纪还开这种污的玩笑,真的好吗?

  黄连无奈地笑了下,也不害羞了,反正她和卓斯年的关系是正当关系,还是老夫老妻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调整了一下情绪,黄连启唇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这是斯年,卓斯年。”转向卓斯年,“斯年,这些是我的家人们,这位是程非凡先生,想必你已经见过这位**oss了,就不用我介绍了吧。这位,是谷遇东先生,不知道你对他有没有印象?”

  谷遇东站了起来,和卓斯年隔着三步的距离。

  两个男子平静地对视了一会,谷遇东用探究的口吻开口问道:“斯年,你还记得我吗,我叫谷遇东,谷物的谷,遇见的遇,东方的东,你有记忆吗?”

  适才在走廊上看到卓斯年和黄连谈情说爱,气氛微妙,闭上眼睛都能感受到空气中散发的甜蜜的怜爱气息。

  显而易见,卓斯年就是喜欢黄连的。

  上次吃的那个解药应该有效果了才对,的确也看到了一点效果,但是既然有效了,卓斯年看着他们的时候为什么还是一副冰冷冷的样子。

  刚才和卓斯年对视的几秒钟的时间里,谷遇东在卓斯年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冷漠和疏离,再也没有别的了。

  他和卓斯年是好兄弟,倘若卓斯年真的恢复了记忆,应该不会这么对自己才对,为什么……

  “上次我们见过一次面,你是小丫头的朋友吧,很高兴认识你。”卓斯年面上未动,一点情绪也没有地伸出手和谷遇东握了握,声语也是不咸不淡,不冷不热。

  寒暄过后,谷遇东看到卓斯年冷冷地垂下眼皮,但是目光触碰到身侧的少女,顿时如冰雪消融,变得极其温柔起来。

  谷遇东愣了一下。

  如果说卓斯年没有恢复记忆,可是当他看到黄连的时候,眼神分明又那么地温柔,仿佛冰块都能被他看着黄连的眼神给融化。

  黄连讪讪的笑了一下,她也不清楚卓斯年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对待她就像是从前一样,可是面对谷遇东和伊倩的时候却是陌生和疏离,看上去完全不认识谷遇东和伊倩一般。

  “斯年。”黄连清了清嗓子,继续介绍,“这位是伊倩,和鸣药业的经理,这位是黄志文黄教授。”

  黄志文慈祥地冲卓斯年笑笑,“你好。”

  “伯父您好。”

  卓斯年的面上换上了面对谷遇东的时候没有的严肃还有尊重,声音语气也是挤满了尊崇:“叔叔,我喜欢您的女儿,非常非常喜欢,真心的喜欢,不是一时兴起器,我给您保证,我一定会照顾好您的女儿,希望您能成全我们,我发誓绝对不会辜负她。”

  听到卓斯年开门见山的一席话,黄连的脸热了一下,瞪大眼睛看了卓斯年,不可置信。

  黄连记得自己好像没有和卓斯年说过黄志文是他的父亲。

  虽然都是姓黄,但是黄连认为自己像妈妈比较多,何况黄志文老了也看不出来有哪里相似,如果不是十分肯定,卓斯年也不会说出口,否则闹乌龙就有趣了。

  卓斯年是怎么确认黄志文就是她的父亲?是不是记起来什么有印象?

  “哈哈哈,好女婿。不过啊,我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

  黄志文的话让卓斯年迷惑了一下,不解地问:“为什么?我会照顾好小丫头,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请您成全我们。”

  黄连也疑惑了,如果斯年真的恢复了记忆,怎么会想不起来他们本来就在一起过?这样一看,她本来有斯年恢复记忆的猜测又打消了。

  黄志文摆摆手,“不是我不成全我们,而是你们根本无需我成全,因为你们本来就是夫妻,何来的成全?要不然我也不会称你为女婿。傻孩子,我的女儿一直是你的老婆,不信你看看这些东西。”

  黄志文给了伊倩一个眼神,示意伊倩做什么。

  只见伊倩从包包里面拿出了一个文件袋,文件袋打开,倒出里面的东西,是一件零零散散的证件。

  黄连拿起那些证件,“斯年,这是你的身份证,户口簿,还有我们的结婚证。”

  一样样打开,证件上面清一色全都是他自己,身份证是他自己的照片,户口簿也是他的名字,还有结婚证……竟然是他和黄连的结婚证。

  卓斯年愣了一下,脑海之中蓦地就想起来。

  曾经黄连说过,当时她又一个爱人也在这个都奈何上面,只是不记得所有的事情了。

  这位爱人,莫非就是他?

  如果他真的就是黄连所说的这位爱人,那么事情就说得通了,难怪他会对黄连有种熟悉的感觉,还对她有着非常热烈的感情。

  可是眼前这个结婚证,照片有点半真半假,卓斯年的心底也是半信半疑,不全部相信,但是也不全都不相信。

  “……”卓斯年看着结婚证陷入了沉默。

  黄连知道,那个结婚证当初他们没有去民政局拍照办理,所以照片是合成上去的,虽然效果不错但是还是有瑕疵的,只要仔细看就能发现那是合成的。

  卓斯年不记得这件事情了,看来记忆是没有完全恢复了。

  黄连握了一下卓斯年的手,坚定了一下心念,“斯年,你相信我们吗?我,爸爸,还有遇东,伊倩,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为了你着想。”

  她知道卓斯年肯定有些不相信,毕竟如果有人拿着一个合成的结婚证对他说他们结婚过,换做谁都不相信的吧?

  “嗯。”卓斯年揽过黄连亲吻了一下她的头,心底虽然真假半掺,但还是更加选择相信黄连。

  刚才在洗手间的时候他就答应过她,以后无条件信任她,所以现在他也是无条件选择信任黄连。

  “我相信他们,因为我相信你。”卓斯年反握住了黄连的手,他的手掌心干燥且温热,给以人一种安心的力量,“我也希望你们能帮我早点恢复以前以前的记忆,我真想知道从前的我们究竟经历了了什么。”

  现在和黄连在一起的时光短暂快乐而美好,他相信他们以前的那些时光会比现在更美好,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他真的迫不及待想要恢复记忆,记起来他们过往的那些事情。

  “嗯!”黄连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抱住了卓斯年的腰身,“你放心吧,我们会拼劲全力,让你恢复记忆的。”

  他们本来的最终目的就是能找到卓斯年让斯年恢复记忆。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程非凡劫持了,本以为找到斯年的事情要耽误了,谁知道误打误撞通过程非凡找到了斯年,然后叫来谷遇东和伊倩还有爸爸,一下子所有人都凑齐了。

  现在只要让斯年恢复记忆,并且帮助程非凡完成他的重要夙愿,一切就都完美了。

  黄连呼出一口气,没由来的感到释然。

  啪啪啪——

  程非凡起身鼓掌,看到这一对眷侣终成眷属,他发自内心替他们感到开心,“恭喜你们重新在一起,走到这一步不容易,且行且珍惜。”

  看到他们,就让他想到年轻的自己和冷莹,最后的最后他和冷莹终究没有在一起,不过现在看到他们在一起也算是弥补了一下他年轻时候的遗憾,没由来替他们感到欣慰。

  “谢谢。”黄连冲程非凡笑了一下。

  程非凡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家饿不饿?我在隔壁准备了饭菜,不如大家过去吃个饭吧。”

  黄连看到程非凡眼睛里面似乎有话想要和她说,便对卓斯年道:“斯年,爸爸,我和程非凡有事要说,现在已经中午了,你们也饿了吧,先去隔壁吃饭,我等会就过去。”

  “嗯。”卓斯年抱了一下黄连,黄志文、谷遇东、伊倩都陆陆续续走出去后,他才两步一回头地离开办公室。

  “去吧,等会我也去和你一起吃饭。”黄连讲卓斯年送到门口,最后和他依依不舍地吻了一下,才缓缓地关上门。

  一转身,便对上程非凡暧昧的眼神,黄连窘迫地红了一下脸,“让程先生您见笑了。”

  程非凡摆手,不拘小节地大笑起来,“没事没事,你们小年轻嘛,分开一下就好像生死离别一样,我也经历过这样的时光,真是恨不能24小时都和对方在一起,理解理解。”

  黄连在程非凡面前坐下,深呼吸了以及口气,而后平缓地开口道:“其实不管怎么样,我一直都很像找个时间好好谢谢您,如果不是您我也不可能见到斯年,更别说和斯年在一起了,我真的真的非常感谢您帮我找到了斯年,带他回到我的身边。”

  “举手之劳,虽然寻找卓斯年对于你么来说十分艰难,但只是我一句话的问题,卓斯年没有人间蒸发,又恰好在我的手下人的手上,找到卓斯年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程非凡极为大方,摆摆手让黄连不必往心里去。

  但是黄连还是很想说一声感谢,对程非凡来说是举手之劳,可是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斯年就是她的生命,程非凡帮助她找到了她的生命,她不说一声谢谢怎么行呢。

  “不论如何,我还是想对您说一声,谢谢,当然无功不受禄,平白受您的帮助,我也过意不去,作为回报,我会请和鸣药业的专业团队,帮助您完成您的梦想。”

  顿了一顿,黄连又道:“何况您的那些项目都非常好,相信黄教授、伊经理都会非常期待做出来这些项目。”

  程非凡含笑应允,“这个倒是可以有,你们帮我完成这些项目,我帮你们找到了卓斯年先生,我们之间就互不相欠,一笔勾销,你也不欠我什么了。”

  看不出来黄连一个黄毛小丫头,看上去涉世未深,竟然这么懂得人情世故,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一向不喜欢欠别人什么,尤其是人情这种东西。”像是想到了什么,黄连略一沉吟,“但是,我帮您研制重要项目,也不是完全没有条件的。”

  条件?是要金钱还是要权利?无论要什么,他都能给得起,只要他们能帮他完成这些项目。

  程非凡托腮,“请讲。”

  黄连清了清嗓子,徐徐开口道:“第一个条件,我打个比方,如果这些中药真的研制成功了,您要答应我,绝对不能用来牟取暴利。”

  “怎么说?”

  “因为您的岛上的这些中药都非常好,这些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看得出来耗费的人工还有成本绝对不低,想必中草药的价格也十分高昂,制作出来的药,价格比市面上的高出一倍,可以理解,但是……”

  程非凡越听越觉得有趣,眉梢微扬,眸中露出慈祥的笑意,宛若一位慈父询问自己的女儿,“但是什么?”

  黄连深吸一口气,皱着眉道:“但是,您绝对不能用这个药物牟取暴利,一定要普及给普通的老百姓。如果您用这些药高额卖出去,只卖给那些富人,我们无论如何说什么都不会帮您做这个项目的。”

  原来是担心他这么做?真是医者父母心!

  程非凡失笑,“这个你大可以放心,只有小人的眼里才看得见利益,我已经是家财万贯,坐拥巨富,若是想借中药大赚一笔,大可不必,只要在股市上面动一点手脚,便能赚的满盆钵。”

  黄连松了一口气,浅笑道:“其实您不瞒您说,黄教授是我的父亲,从小我就知道,爸爸对中药热爱,才会选择了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来,我父亲给病人用的都是最好的药材,收的钱却是普通药房的一半,有时候只赚本利,无非是因为他想造福百姓,能让生病的穷苦百姓也能买得起药。”

  “……”程非凡静静地听着黄连娓娓道来,心中的共鸣被引起。

  其实他何尝不是如此,想要造福百姓,才一直想要完成这个夙愿,花费大量的金钱人力物力,想要制作出来最好的药物,让生病的人吃了他的药都能恢复健康。

  黄连的眼眶有些发热,“让没有钱治病的老百姓也能用药物治疗疾病,这也是斯年创建和鸣的初衷,斯年做和鸣的时候一直秉承着这个初心。所以虽然现在和鸣销售很好,但是其实都是薄利多销,成本很高昂,几乎都不赚什么钱,可能还没有一家小型中药企业赚得多。”

  “可是,斯年创建和鸣本来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造福百姓,所以我也希望,程非凡先生能答应我这个要求。”

  程非凡淡淡颔首:“请你继续说。”

  “第二个条件。”黄连道:“您的那些项目,我们今早也看过了,虽然您的项目都有可研究性,但是,项目的复杂程度远远不是两个人就能完成的,先前本来说只要带来年各个主要人物过来就能帮助您,是因为没有见过您的项目。”

  程非凡皱了一下眉头,“那应该怎么办?”

  “我已经想好而来办法,如果您相信我的话,请让我把项目带回和鸣药业研究,因为其他的专家都还在古城,都在和鸣药业,有句话说得好,人多力量大。”

  程非凡皱着眉头问:“在这里难道就不行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不能确保要用多少时间,毕竟这里只要我父亲和伊倩两个人是真正搞科研的,另外我们几个都不过是管理者而已。而和鸣有很多专家,团队也全都在和鸣药业,众人拾柴火焰高,如果只是两个人,时间肯定要耗费多一些,不过若是您有时间等,我也没有什么异议,只是用多少时间,我不得而知。”

  话音落下,办公室内陷入了一片安静,风灌进室内,窗帘被吹得呼啦啦作响。

  黄连看着自己的手指,静静等待着程非凡开口,她是真心想要帮助程非凡,虽然有点利用的成分,但出发点是干净的,就是纯粹的想要帮助程非凡,的确回去古城也能更好的研究程非凡的项目。

  不过按照程非凡的性格,应该不会同意。

  程非凡开口之前,黄连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听到程非凡的话,还是不由得皱了皱眉。

  “第一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完全没有问题,我不缺钱,只是想要成功,在这点上,我和卓先生您的丈夫出发点是一样的,只想将属于中国的中药发扬光大。”

  程非凡略微一顿,勾唇笑了笑道:“只是您的丈夫可能不在乎名利,但是我不一样,这点我和卓先生不一样,我是一个商人,我虽然不缺钱,可是我想要钱财也买不来的名声威望。”

  黄连点点头表示确实如此,程非凡一看就是那种不缺钱但是想要名声的金-主,毕竟只有小人才贪慕钱财,而君子一向都喜欢名声。

  在这一点上,程非凡倒是蛮坦诚的。

  黄连道:“没关系,只要您不谋取暴利,不抬高价格转老百姓的钱财,您要什么我都不在乎。”

  程非凡略一沉吟,开口道:“至于第二个条件,我认真考虑过了,恐怕我没办法答应你们的这个要求,放你们回去古城。”

  黄连不解,“为什么?”

  “必定会离开奈何岛,一旦回到了你们的地盘,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何年何月。我们彼此之间还没有熟悉到成为好朋友,互相信任的地步,我不能相信你们,所以目前暂时不会放你们离开这个岛屿。抱歉。”

  程非凡的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完完全全就是陌生人,不熟悉,当然不可能随便信任彼此。

  可是他们既然是合作的关系,彼此之间连一点信任也没有,还谈什么合作?难道两家公司合作,还需要彼此的高层熟悉不成?

  仿佛头顶有几只乌鸦飞了过去,黄连无语凝噎,思忖了一会,“您不答应我也能理解,毕竟我们都不熟悉彼此,但我丑话说在前头,在这个地方研究下去,只有两个人研究这些项目,是真的会影响效率,您确定没有问题吗?”

  “没关系,我为了完成这个夙愿,已经等了很多年,也不在乎多等几年,只要最后能完成,结果是一样的就好,过程如何不重要。”

  “这……”黄连头疼。

  多等几年?

  其实提出离开奈何岛,说没有私心是假的,但也不全是因为私心,在古城研究项目进展会飞快,早点研究完中药项目,结束和程非凡的交易,也能安心和斯年在一起。

  程非凡说等几年,意味着他们还要在奈何岛上呆下上好长一段时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现在她只想带着斯年回去古城,回到他们的小窝,重温从前做过的每一件事情,努力帮助斯年恢复记忆。

  看程非凡的意思,不研究成功中药项目,是不会放他们离开,而靠着爸爸还有伊倩研究中药,进度根本非常缓慢。

  何况万佳怡还有谭乔森也在这个岛屿上,万一……

  似乎看出了黄连的担心,程非凡安慰道:“你放心,虽然万佳怡也在奈何岛上,但是我会安排人看紧他们,你们不会碰面也不会发生什么冲突,虽然在一个岛上生活,你们会相安无事的。”

  “好吧。”黄连藏起来面上的不快,无奈地叹了口气,内心忍不住腹诽:都说冤家路窄,即便抬头不见,低头也会见,谁能保证哪天不碰面,和万佳怡见面倒是没有什么,只怕万佳怡会从她的身边抢走斯年。

  万佳怡的手段,黄连也是领教过的,当初她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拜万佳怡所赐,后来和卓斯年分离,也是拜万佳怡所赐。

  “总之有我在,万佳怡不敢伤害你们半分,请卓夫人尽管放心。”程非凡信誓旦旦地保证。

  不答应程非凡又能如何?程非凡已经仁至义尽,她再固执己见便不识趣了,就算不答应,也不可能逃出这个鬼地方不是?

  “好吧,我们暂时就留在奈何岛,等到您的中药项目研发成功。”黄连叹了口气,“我们会用最大的力气,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您完成这些重要项目的研究还有开发。”

  “好,不愧是卓夫人,爽快人。”程非凡称心如意了,起身和黄连握了一下手,然后看看腕表,“时候也不早了,我还有点事情,卓夫人还没吃午饭快点去吃吧,饿坏了肚子卓先生该要责怪我了。”

  “慢走。”

  黄连目送程非凡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上,蹙着眉头站在原地想了一会,然后才转身,在仆人的引路下走入了餐厅,四人早就落座开始用餐了。

  看到她进来,伊倩扭头笑道:“少奶奶,有您最喜欢吃的饺子,快来吃饭吧。”

  卓斯年绅士地拉开旁边的椅子,“来了?”揽过黄连,手放在她的腰际,盯着她的眉头,他也不禁跟着拢了一下眉峰,“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没事……”黄连苦笑着摇了摇头,“只是我想和你回到我们以前住过的地方,我想着在从前的地方,对你恢复记忆比较有帮助,可惜失败了。”

  “没关系。”卓斯年轻声宽慰:“在哪里都没有关系,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最好的。”

  黄连噗的一笑,眉间的郁结一下子就解开了,“嘴真甜,刚才是不是吃了蜜糖?”

  “要不要看看我有没有吃?”说着,卓斯年俯身下来,唇瓣碰到了黄连的唇瓣。

  黄连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薄唇,“真甜!”

  卓斯年揉揉黄连头发,像是在抚摸一直小猫咪,眼神里充满了爱怜,“饿了吧,吃饭吧,听说你喜欢吃饺子,还有一些麻辣的菜色,你一定很喜欢。”

  卓斯年给黄连添饭,黄连拿了筷子准备夹菜,这才意识到有三双眼睛看着她。

  糟糕!刚才关顾着和卓斯年调-情,竟然忘了他们也在。

  黄连脸红如潮,恨不能在地上挖个洞像一只鸵鸟把头埋进去,“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伊倩端着碗,眼巴巴地看着谷遇东,“遇东,人家也要你帮人家夹菜菜嘛!”

  谷遇东憋着笑,很配合地夹了菜给伊倩,“嗯,多吃点,有你最喜欢吃的麻辣菜,还有你最喜欢的饺子,小傻瓜,多吃点,饿坏了我是会心疼的!”

  黄连差点没有喷饭,如果卓斯年不在,就要追着他们打,居然取笑她!

  看卓斯年,气定神闲,一点生气的样子也没有,反而好像绝很好玩,眼底沁出了一抹悦色,难得见到卓斯年这么和颜悦色,黄连心情柔软了一下,给卓斯年夹了一筷子菜,“斯年,多吃点。”

  伊倩也给谷遇东夹了一筷子菜,“遇东,多吃点,鸡肉富含蛋白质,吃了能补充身体的能量……”

  黄连脸颊烫得不敢抬头,咳了咳嗽,也给伊倩夹了一筷子菜,“吃饭!”

  伊倩这才收起笑脸,笑嘻嘻地看着他们,双手合十,“真好,先生和少奶奶在一起了,又可以看到先生和少奶奶秀恩爱了。”

  卓斯年搂住黄连,丝毫不掩饰对她的宠爱,“我们不用秀,因为我们彼此本来就很相爱。”

  “斯年……”黄连心底一暖,说不出的感动,抱住了卓斯年。

  ……

  万佳怡快步往前走,似是很着急,赶着要去哪里似的。

  昨晚她一夜没有合眼,寝食难安,想了足足一整夜。要她交出解药根本不可能,她不会放弃卓斯年,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她绝对要把卓斯年抢回来,不惜一切代价,不惜用尽一切手段。

  难怪卓斯年会对她越来越冷淡,原来是因为黄连也在奈何岛上。

  黄连没有出现之前还好好的,黄连一出现,事情就完全变了个样,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黄连这个女人该有多好。

  卓斯年失忆还不够,如果黄连死了,卓斯年才彻彻底底死心,才能彻底成为她万佳怡的男人!

  念及此,万佳怡加快了脚步,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站定,抬手敲了敲房门,“谭乔森!开门!”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看到万佳怡过来,谭乔森惊讶了一下,“佳怡,你怎么来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262.他为她挡了一枪-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