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60.一切尽在不言中-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59.带你免费看大片-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万佳怡竟然什么也没有穿坐在自己面前?!

  他出现幻觉了?

  很快谭乔森就知道这并不是在做梦了,因为他被万佳怡恶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

  都说最毒不过妇人心,好歹他们以前也是p友啊,下手可真够狠的万佳怡,这么一个大耳光子呼喇过来,钻心地疼!

  谭乔森倒吸了一阵凉气,捂住半边脸颊,“佳怡,你,你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你特么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你问问你自己都干了什么好事!”

  万佳怡真是恨不能打死谭乔森,他居然上了自己,要是被卓斯年知道,她还怎么面对卓斯年?本来卓斯年和黄连滚床单,她占据了上风,有底气质问卓斯年,现在被谭乔森这么一搅合,以后怎么见卓斯年?!

  这个混蛋!万佳怡差点没忍住再朝着谭乔森打一巴掌过去。

  “佳怡!你冷静一点!”谭乔森抓住万佳怡的手腕,慢慢找到了思绪,回想起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情,当真是细思极恐,表情慢慢变得差劲,“我是被人陷害的!”

  “鬼相信你的鬼话!”万佳怡一声冷嗤,根本不相信谭乔森是被人陷害的,谭乔森真当自己的是瞎了吗?他对她的觊觎难道真的当她不知道?

  万佳怡气得不行,“你倒是说说看,谁陷害了你!”

  “我喝了几个黑衣人给的藿香正气水,然后就失去了意识,如果我对你霸王硬上弓,我应该会有记忆,你也应该会记得我强要你的记忆。”似是想到了什么,谭乔森嘴角勾起一抹苦涩,“我知道你不想我碰你,如果我强要你肯定会挣扎,那么你有没有自己挣扎的记忆?”

  如果他真的想要万佳怡,随时都可以要,男女力量悬殊,万佳怡斗不过他。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是万佳怡一样喜欢不择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谭乔森更不是这种男人。

  他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即便得到了万佳怡的身体,也得不到万佳怡的心。

  而他在乎的是万佳怡的心。

  喜欢并不一定要拥有,他有的是时间等待万佳怡回来他身边,只是有点不甘心,所以屡次试探万佳怡,可是没有一次是真的对万佳怡动真。

  被谭乔森这么一说,万佳怡的气这才消了一点点,仔细想想,真的就是这样的。

  她根本没有谭乔森霸王硬上弓的记忆,而且失去意识的时候自己正在发泄情绪,因为见不到卓斯年,被程非凡给藏起来了!

  对了,卓斯年——想到这里,万佳怡的脸色变得灰败,狠狠地咬了下牙齿,“可恶,肯定又是程家人干的好事,除了他们谁会做出这种事情!”

  说曹操曹操到,两人还没说几句话,不速之客忽然莅临。

  没有吃晚餐空腹过来的,程薇薇怕自己看到他们两个会忍不住反胃恶心想吐,所以特意没有吃东西,手上揣着摄像机,左右跟着两个黑衣人保镖,一脚踹开了谭乔森的房间门。

  嘭——

  万佳怡和谭乔森齐齐扭头看去,插腰挺胸、鼻孔出气的程薇薇出现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

  “程薇薇,是你?”谭乔森和程薇薇有过一面之缘,这个小女孩长得很有个性,说不漂亮是假的,让人过目难忘。

  一看就是那种古灵精怪又有点心狠手辣的富家女。

  “对,就是我。”程薇薇甩了一下一头秀发,踩着十厘米恨天高站定在万佳怡的面前,居高临下睥睨她,嘴里嚼着口香糖,噗地吹破了一个泡泡,嚼着口香糖问:“万佳怡,我是来找你的,咱们也不拐弯抹角,磨磨唧唧了吧,我直说了吧!”

  万佳怡皱着细眉,一头雾水地看着程薇薇。

  她就是那个程非凡的养女?

  程薇薇拿出手中的摄像机,在上面翻找了一下,找到了什么东西,递给万佳怡,“睁大你的钛合金狗眼好好看看,你爱的人不在乎你,这样折腾下去有意思吗?对彼此都不好,放对方一条生路,也是放你自个一条生路。”

  万佳怡看到那段录音,里面的程薇薇问:“艾佳明先生,您的老婆出轨了您不在乎吗?”

  卓斯年面无表情:“不在乎。”

  卓斯年从来不会说谎,所以镜头里面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万佳怡炸毛了,差点没有动手摔了摄像机,“你,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干什么?”

  程薇薇噗地又吹破了一个泡泡,在室内转了一圈,又走回万佳怡的身边,环抱双臂俯身下来眯起眼睛地万佳怡的脸蛋,“你是聋子?还是瞎子?卓斯年不在乎你,这还用我提醒你?他亲口说对你没有感觉,你还在这里膈应人干啥呢,我都替你臊得慌,你也不嫌尴尬啊大姐姐!”

  万佳怡长得确实还不错,妖里妖气,搁古代就是一个妲己,有相貌又何必纠缠着卓斯年不放呢。

  万佳怡气得要炸了,只觉得一口闷气紧憋在胸口,上下不得,下一秒就要爆炸开来的感觉。

  何曾有人用这么嚣张的态度对待过她?

  可是又能怎么办了?

  还能像是打谭乔森一样打程薇薇吗?程薇薇是谁?**oss程非凡的干女儿!程非凡黑白通吃,敢动程非凡的干女儿,她明天暴尸荒野也说不定!

  谭乔森在程薇薇出现的时候快速地穿上了裤子,然后给一丝不挂的万佳怡披上了自己的衬衫外套,在万佳怡和程薇薇对话交流的时候,一颗颗扣上衬衫的扣子。

  这些贴心的举措,万佳怡都视若无睹,只一味地盯着手里面的摄像机,看着录像画面,一遍遍重播,只觉得肺都要爆炸了。

  视频里,她和谭乔森的声音羞愧得万佳怡自己都想要去死,然而卓斯年面无表情的冷漠,环抱双臂像是看戏一样的淡漠神情,更是对万佳怡造成了一万点暴击的直接伤害。

  万佳怡身体一颤,感觉自己就要晕过去。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卓斯年会一点感觉也没有!?就算卓斯年不爱她对她没有什么强烈的感情,好嗲他们也是初恋啊!卓斯年怎么能够这么狠心!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万佳怡濒临崩溃,浑身用力地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当初给卓斯年吃了这么强烈的药物,为什么卓斯年还是没有忘掉黄连那个贱人!

  卓斯年明明就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不是吗?他不记得谷遇东伊倩郑东,不记得了卓家人,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忘得一干二净,缺偏偏还记得黄连这两个字!

  虽然卓斯年想不起这个名字的主人是谁,但仍然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万佳怡还是说不出的妒火中烧。

  黄连什么都没有做,凭什么得到卓斯年的爱。

  她万佳怡追逐了卓斯年一辈子,少女时代就被卓斯年热脸贴冷屁股,苦苦追了他一整个大学时光,等待了十年伺机而动,好不容易又得回卓斯年了,最后竟然还是这样的在一个下场。

  万佳怡揪住了自己的头发,内心浮动着一片满满的痛苦绝望,“我不明白……”

  她不明白,卓斯年明明就已经被她洗脑了,她还是他的老婆,万佳怡还盼望着卓斯年能像是对待黄连一样对待她,就算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不会对自己的老婆这么冷淡吧?

  “你不明白?”程薇薇好似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狠狠咬了一下泡泡糖,差点没有想把泡泡糖吐到万佳怡蛇蝎美艳的脸上,“三岁小孩子都听得懂,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

  居高临下地抱臂睨着万佳怡的脸蛋,程薇薇皱着眉心说:“你真像是一只流落街头的老鼠一样,可怜可悲又可恨,那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吗?”

  “什么?”万佳怡的耳朵里嗡隆隆巨响,好似有一万只蜜蜂在里面飞,不解地看着程薇薇。

  “这么说吧。”程薇薇在沙发上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翘着二郎腿,抱着手臂,道:“你可以改变卓斯年的记忆,可以给卓斯年洗脑,欺骗卓斯年的大脑,磨灭掉卓斯年的记忆,可是这样又有什么用呢?人心,是变不了的,即便你能让卓斯年失忆十年,卓斯年总有一天还是会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万佳怡欺骗卓斯年,何尝不是在自欺欺人,欺骗自己?骗自己说卓斯年很爱自己,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只是万佳怡不想承认。

  一时间,室内有些安静,谭乔森凝视着万佳怡,静静地听着程薇薇的话,他没有想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能说出来这么深明大义的话。

  “你听不听进去是你的事,但是我真的忍不住想要跟你说。”

  看万佳怡低着头不说话,程薇薇又道:“卓斯年心里住进黄连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这么说吧,很多人在被感情伤的体无完肤的时候,总会说如果能选择重来一次,不会选择再爱某一个人呢,可是如果真的重来了,那些人可能还是会脑子发热,义无反顾地选择去爱对方。”

  谭乔森差点一个没有忍住为程薇薇拍手称号,说的实在是太好了。

  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都比万佳怡皮里阳秋,虽然听上去很深奥,其实兜兜转转,都在委婉地告诉万佳怡,要迷途知返,千万不要一错再错,等到了覆水难收的田地,你想全身而退都难了。

  现在的万佳怡何尝不是如此呢?

  “佳怡?”

  “……”万佳怡还是不说话,只是反复看着摄像机里面卓斯年冷漠的脸孔,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一定是被梦靥缠住了,要不然身边的一切怎么可怕得不真实?

  “说了这么多。”呼出一口郁气,程薇薇吐了嘴里的泡泡糖,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在万佳怡面前站定,睥睨着她,“我只想说的只有一个意思,千万不要等到亡羊补牢,否则为时已晚,迷途知返,回头是岸,才是最理智的选择。”

  理智?

  爱情中的女人都是感性动物,若是她懂得理智,十年前她就会放弃卓斯年了,不会十年后还继续出现在卓斯年的生命里打扰卓斯年的生活。

  她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爱了卓斯年这么久,他却在不经意之间爱上了别的女人,一切都顺理成章,那么她呢?卓斯年,我万佳怡的心里又算什么呢?黄连是人,我万佳怡就不是人了是不是?

  说不出的难过涌上了心头,万佳怡紧紧捏着摄像机,青葱十指血色尽褪到慢慢发灰,仿佛再用力一点,就能捏碎摄像机似的。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本来这件事就和我们没有关系,只是我看不爽你的作为,这才过来劝你一下,该劝的已经劝了,以后你做出的事情,千万要考虑后果,毕竟这里是我爹地的奈何岛,不是你的地盘。”

  所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万佳怡在这里还能兴风作浪不成?以为她的那点小伎俩能忽悠干爹,真是天真啊。

  何况,别说在干爹眼里了,就是在她程薇薇眼里,万佳怡也什么都不是!

  能把卓一航他二叔二婶害成那样,都是因为他们太过善良。这个社会,善良的人固然可爱,但当善良的人受到陷害欺负时,就该是她这种正义化身的小天使来打抱不平了!

  嘿嘿!

  程薇薇踩着小高跟,哒哒地快步离开这个寝室,一秒钟也不想多呆。

  周遭再度陷入了安静,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还有摄像机里不断重复地传出来的程薇薇的声音:“卓斯年,你老婆和别人出轨你没感觉吗?卓斯年,你老婆……”

  “佳怡。”看万佳怡久久不说话,谭乔森心里很担心,忍不住开口唤了一声道:“为什么一个小姑娘都明白的道理,你就是不明白,还这么固执呢,我从不记得你是这么执拗的人,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万佳怡始终不说话。

  为什么?有一句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空。黄连就是被偏爱的那个,而她万佳怡则是得不到的,因为不甘心吧。

  万佳怡知道,别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肯放弃卓斯年,就像是她不明白谭乔森为什么不放弃对她的爱一样。

  明明卓斯年对她一点都不温柔,也说不上好,可是她就是爱卓斯年爱的死心塌地,想得到卓斯年一辈子,即便卓斯年一辈子都不爱她。

  而谭乔森不也是这样?被她万佳怡利用,当枪使,可是还是死心塌地对她,不离不弃。

  沉默了一分钟左右,万佳怡终于开了口:“乔森,你是不会明白的,别人都说喜欢就是祝福对方幸福,我不是圣人,没有还这么宽宏大度,我喜欢的就一定要得到,即便不得到,也不会祝福他幸福,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手段狠毒……”

  “不,你不是,你以前是多么的善良,究竟是什么把你变成了这样的一个女人?”

  万佳怡自说自话,“你知道吗,黄连也在这个岛上……”

  “黄连也在?”谭乔森先是吃惊了一下,虽然眼底便流露出浓浓的悲哀,为万佳怡,也为自己。

  兜兜转转,还是逃不过缘分和命运。

  天意让黄连和卓斯年在一起,地球是圆形的,无论过了多久,走了多远,卓斯年和黄连最终还是会在某一天相遇。

  这是万佳怡无法控制的。

  谭乔森的心脏微微抽痛,眼底掠过一抹怜爱,“佳怡,难道不觉得,这样活得太累了吗?对你,对卓斯年,都太累了。放弃卓斯年吧,趁着现在还不晚。即便你紧抓着不放,我们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放弃不放弃,我们身不由己,没有选择!”

  程非凡的手段万佳怡应该见过,但愿这样能使万佳怡动摇。

  其实万佳怡本心并不坏,很多人都说她恶毒,只有谭乔森知道,十年前的万佳怡有多么善良温柔,善解人意。其实万佳怡只是好胜心特别强,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上生物课,教授拿了很多动物给大家选择,万佳怡想要兔子却被人抢先一步,万佳怡气急败坏,直接冲过去摔死了那些人手中的兔子。

  她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要。

  “不!”万佳怡拍掉了谭乔森抚摸着自己头发的手,极度厌恶地道:“别碰我!不论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不会放弃卓斯年,绝对不会!”

  放弃卓斯年,岂不是顺遂着这些贱人的心意,黄连,伊倩……他们一个个都欺负她万佳怡,只有卓斯年在她手中,他们才会生气恼怒,才会被她万佳怡踩在脚下!

  “我绝对不不会放弃卓斯年的,你怎么劝都没有用!”万佳怡霍的起身,狠狠摔碎了手上的摄像机,看着摄像机被摔得稀巴烂,她解气地道:“你不是还劝过我,千万不要放弃吗?现在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没有回头路了!我心意已决,你不用再说了。”

  深吸口气,捏紧了一下拳头,万佳怡转身走进浴室,打开花洒,热滚滚的水,灼烧了皮肤,让脑袋清醒了很多。

  放弃?!成全了卓斯年和黄连,谁来成全她呢?!

  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万佳怡有多爱卓斯年,就有多恨黄连,恨黄连的坐享其成,恨黄连的善良单纯,突显得她就是一个手段狠毒的女人。

  明明她才是卓斯年的初恋,明明他们才是一对,为什么他们要骂她?被骂的应该是黄连那个小贱人才对!

  黄连……万佳怡咬牙切齿,恨不能将这个名字咬碎了咽进喉咙里,吞进肚子里,被胃酸腐蚀掉,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关了花洒,拿了件浴衣披在身上,万佳怡拉开门走出去,“我回房间了,今天的事情就当是一个意外,从今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佳怡……”谭乔森皱着眉拦在万佳怡的面前,心疼地惊呼,“你烫伤了,过来,我给你涂抹一点药膏,否则等下伤口会恶化的!”

  “不!走开,我不用你管!”万佳怡甩开了谭乔森的手,“你这个蠢货,笨蛋!不要管我你知道不知道,我喜欢的人是卓斯年,我对你没有感觉!为什么你还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

  谭乔森又不欠她的,为什么总是对她好得好像欠她一千万一样!

  万佳怡猩红双目,歇斯底里地大吼,“你走开,以后不准你对我这么好!你又不欠我钱,干什么对我这么好!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

  “因为我爱你啊!”谭乔森蹙眉,深深地看着万佳怡。

  万佳怡狠狠愣住,因为谭乔森的话而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眸中漂浮着慢慢的不可思议。

  谭乔森扶住万佳怡的肩膀,绝望地喊:“因为我爱你啊傻瓜!”05秒后,他紧紧地抱住了万佳怡的身体,喃喃道:“如果不是因为我爱你,为什么我会为你付出这么多?那是因为我爱你,就像你爱着卓斯年一样爱你啊。”

  但他和万佳怡不同的是,他不会强迫自己爱的人做任何事情,然而万佳怡不一样。

  “谢谢你爱我。”万佳怡冷静地推开身上的谭乔森,“但是我不爱你。”

  “我知道你爱卓斯年,我可以等你,我有很多很多时间等你,你千万不要放弃我,好不好?”

  “不,你不用等我了,我这辈子哪怕是杀了黄连,也要得到卓斯年,任何人,包括你,都不能阻止我做这件事情。”

  万佳怡从谭乔森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好了,请你走吧,我现在要回去休息了,天黑了,晚安。”

  “佳怡!”谭乔森不甘心地拽住万佳怡的手,眸子里沁出一丝悲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程薇薇都明白的事情,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傻瓜!”

  “不是我不明白,只是身不由己,有时候爱情着东西,没办法控制。”万佳怡抽出自己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爱情?”谭乔森笑了一声,狠狠打了旁边的墙壁一拳,“不,万佳怡,你并不爱卓斯年,你爱的只有自己。”

  如果真的爱卓斯年,会忍心看着卓斯年痛苦?

  不会。

  如果给黄连选择,黄连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放弃卓斯年,只要卓斯年幸福快乐,平安顺遂。这才是爱,所以卓斯年才选择了黄连,而不是选择万佳怡。

  ……

  回到房间,黄连径自走进了浴室,打开花洒,温暖的热水,冲散了身体的酸涩感,舒服了很多。

  沐浴后,呼出一口气,黄连裹着浴巾走出来,回房间找了一间丝绸居家服换上,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来。

  靠着沙发椅背,黄连回想着昨夜的一幕幕,只觉得脸红心跳,说不出的刺激。

  昨夜,他要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她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卓斯年还是没有停下来,好似一条渴了很久的鱼,被放进汪洋大海后,孜孜不倦地吸饱了水。

  夜已经深了,外面蟋蟀鸣叫,黄连在沙发上坐了一会,正打算起身回房,只听见门被人敲响。

  十点五十分,快十一点了,接近凌晨,这么晚了,是谁找她呢?

  黄连踮起脚看了看猫眼,这才拉开门,“这么晚了,程非凡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门外站了一个风衣女人,真是程非凡的助理,“不是老爷现在要找您,老爷只是派我过来通知您而已。”

  “通知什么?”

  “明天上午,若是你有空,请务必戴上黄教授还有谷遇东先生,伊倩小姐等人,一起前去制药基地,老爷将会亲自带你们去科研车间和化验室、实验室参观。”

  “好!”想也不想,黄连欣然应允。

  其实黄志文赶来的时候去中药种植基地参观了一圈,就很想要去科研车间看看,不过毕竟是客人,主动提出来于礼不合,心想着程非凡邀请他们过来制作中药,总会有时间带他们过去参观,所以就没有追问这件事。

  “那明天请卓夫人您准备好,八点半在楼下吃了早餐,老爷就亲自带你们去参观。”

  “好的,麻烦了。”黄连目送程非凡助理转身离开,这才掩上了门。

  次日。

  黄连起床洗漱后,换了一身棉布白裙,外面一件牛仔长袖外套,岛上的阳光太强烈了,做好防晒这样才不会被晒伤。

  八点钟刚好出了门,黄连先去找了谷遇东还有伊倩,和谷遇东交代完,掉头正打算走,忽然手腕被谷遇东拉住了,“等等!”

  “嗯?怎么了?”黄连回过头不解地看着谷遇东。

  谷遇东指了指自己脖子的位置,似笑非笑,“你的脖子,被谁种了草莓?”

  “呃……”黄连脸上一红,窘迫地捂住了自己脖子的位置,“没,没什么啊,只是被蚊子咬了而已,你也知道这里是南方,蚊虫多得很!”

  谷遇东唇角一勾,玩笑地道:“这个岛上的蚊子真是凶狠,这个蚊子是不是叫做卓……”

  “时间不早了,我过去通知爸爸了,等会在爸爸的房间见哈!”黄连心跳如雷,飞快的切断了谷遇东的声音,低着头朝着黄志文的房间门口走过去,斗不过回头看谷遇东脸上的表情。

  卓斯年,丫丫的,他也太凶很了,居然在她的身上全都种满了草莓,手臂上脖子上锁骨上胸前小腹……全都是她的斯年种的草莓。

  黄连皱着眉咧嘴笑了,甜蜜又忧愁。

  黄志文打开门,“女儿,这么早就来看你老爸,早餐吃了没?”

  黄连摇摇头,“程非凡先生邀请我们等会去制药基地看看,到时候程非凡会亲自带你们去制药车间还有实验室化验室去逛逛,等会我们下楼和程非凡先生吃早餐,您穿一套休闲西装吧。”

  “制药基地?好好好,你爹我想去好久了,等着哈,我这就进去换衣服。”黄志文走进房间,五分钟后打开门再走出来,已经变成了一个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中年绅士,身上一股子书卷气,为人医者的关系,眉目之间萦绕着慈祥和善的气息。

  黄连道:“老爹你这样穿真好看!”

  “你爹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哥一枚,要不然怎么追得到你老妈这样的大美人?”

  “是。”黄连笑容满面地挽了黄志文的手,“咱走吧,下楼吃早餐。”

  准备走出门口的时候,谷遇东和伊倩也已经准备好了,结伴而行,站定在门口等了几秒钟,黄连也出来了。

  “我们走吧,先去吃早餐,我给你们引见一下程非凡先生。”

  “嗯。”

  四人下楼,轻车熟驾地走到餐厅门口,程非凡助理等候在门外,上前一步接过黄连和黄志文递来的外套,推开门,“程非凡先生在里面用餐,您们请。”

  “好的。”

  黄连挽着黄志文,谷遇东和伊倩跟在身后。

  餐厅厚重的雕花复古梨花木门被推开,咯吱一声,气派豪华,宽敞奢侈的餐厅映入了眼帘,餐厅两端金桥的镶嵌着发誓落地窗,窗户全都敞开着,屋外一大片绿草如茵的草地,阳光照射入内,整个餐厅金光璀璨,说不熟的奢华。

  英式长餐桌的主座位上坐着一个穿着贴身西装的男人,面前一杯黑咖啡,手中拿着报纸阅读。

  听闻声响,中年男人旋身过来,看到我们愣了一下,随后放下报纸,仆人上前拉开椅子,中年男人豁然起身,大跨步朝这里走来的同时,抬手整理了一下袖口还有领口,站定在黄志文的面前:“想必这位就是黄教授了,久仰大名,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您好。”黄志文没想到程非凡对自己这么热情,愣了一下,然后才抬起手,和程非凡握了一下手。

  “黄教授,我介绍一下,这位是程非凡先生,也就是奈何岛的主人。”黄连转向程非凡,“程非凡先生,这位是我们和鸣项目的重要负责人,黄教授,这两位,他们是和鸣的经理谷遇东还有伊倩。”

  “你们好。”程非凡的目光在谷遇东的身上停留了几秒,眸中闪过一丝错愕,最后才微笑地冲两人寒暄了几句,“昨天事务缠身,实在是忙,你们来到我的到还是那个做客,真是有失远迎,失敬失敬,请坐吧,请。”

  几人落落大方在餐桌上坐下,程非凡和黄志文虽然道不合,但是志同,都对中药以及造福百姓,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也算是相谈甚欢。

  吃过早餐,大家都一起往外走,黄志文和程非凡在前面一辆缆车上有说有笑,黄连和谷遇东、伊倩,一起坐上了后面的那辆缆车。

  “如何?”黄连看着程非凡问。

  “看上去还不错,挺热情好客的,虽然亲和但是又不是威严,有点像是卓老爷子,却又比卓老爷子多了一份绅士和从容。”

  “毕竟是程非凡,能将我和卓一航‘请’到这里的,也不是平常人。”黄连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程非凡的时候,就被程非凡身上君临天下的儒雅气质给震慑了。

  “对了。”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谷遇东皱了一下下眉头,开腔道:“程非凡请你过来因为中药,尚且情有可原,为什么程非凡会请卓一航过来呢?无论如何都有点说不通吧。”

  “对啊对啊。”这么一说,伊倩也记忆了起来,当时她还还好奇程非凡为什么会邀请卓斯年,后来事情多就将这个疑惑抛到脑后了,谷遇东这么一说,伊倩这才记了起来。

  “那是因为……”黄连凝噎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都说女儿像父亲,儿子像母亲,其实仔细看看,发现卓一航像冷莹比较多,其实眉目之中似乎还和程非凡那有点点相似……

  现在这个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还是不要乱上添乱了好。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约是程非凡害怕我逃走,抓走我的时候卓一航刚好也在,就故意多抓了一个人,想用来牵制我吧。”

  “原来这样啊……”伊倩点点头。

  谷遇东眼底掠过了一丝复杂,看着黄连的眼神不由得变得深湛了几分。

  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么简单就好了,就怕不是这样,看黄连若有所思的表情,事情应该远远没有简单。

  游览缆车很快就抵达了制药基地门口。

  程非凡走下车,和黄志文并肩入内,周遭的科研人员、职员职工看到程非凡皆是毕恭毕敬,可见程非凡有多么身份地位。

  正值上班时间,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流水位上按部就班,每个人都专心工作,看到他们也不理睬,不打招呼,自顾自地做着自己手头上面的事情。

  逛完了流水车间,他们朝着实验室和化验室的方向走去,换了无菌服,在宽敞的实验室内转了一圈,然后去化验室看了工作人员的工作。

  参观完毕,他们走进二楼的一间办公室休息,工作人员端上了茶水,退了下去。

  程非凡抿了口雨前龙井,笑着问:“你们觉得我的科研基地如何?若是不介意,可否点评一二?”

  黄志文沉吟了五秒,组织了一下语言,“非常棒。”先是给了一个全面的总结,然后先抑后扬地道:“但是很可惜,美中不足的是,这里的人员都不够给力,就像是龙袍穿在乞丐身上,格格不入,也配不上这么好的原材料还有设备。”

  伊倩颔首道:“是的,看得出来程先生您对中药的热爱,也是一位想在中医药研究上做出成绩的人呢,想做的项目很有开发的潜力,对于造福百姓,很有意义。”

  黄志文点头,“嗯,这里的中草药原料生长得十分旺盛,看得出来程先生很有心,这些中草药都是世间难得的佳品,我见过一次,但是从未见过这么大面积的优良中草药展现在自己眼前。”

  “是的。”程非凡丝毫不掩饰面上的骄傲,他对他的中药材怀抱着很大的信心,别说全世界,就算是全国,都找不到比这里的中草药更好的药材出来。

  只是,他只是一个擅长种植药草的人,却不懂如何发挥最大效果地发挥它们的作用。

  很多时候,程非凡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农夫,而不是做药的人。

  黄志文笑道,“再来,就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还有流水线程序,十分井然有序,还有实验室的设备还有化验室的器械,甚至要比国企厉害,这点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程非凡揶揄一笑,道:“只可惜我还差一个好的专业的团队,现在的那个团队实在是薄弱了些,正如你们所说,配不上这里的好的设备还有好的中草药。不过没有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邀请你们过来的原因。”

  他们有很好的强大的专业团队,即便是不好的中药材也能被他们做成灵丹妙药。他有堪称极品的中草药和良好的设施,有能力创造出来一个良好的制药环境。

  现在黄教授、伊倩和谷遇东都来了,一个强大的团队也就好了,一切都完美,他的中药项目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重新开始进行研究,然后完成了。

  程非凡说不出的心潮澎湃,“我想请你们帮助我研究出来中草药,作为回报,我会极尽所能满足你们的要求,只要你们帮我研究出来好的药,可以造福百姓的药。”

  “好。”黄志文学医当医生,本来为的就不是钱财,程非凡这里有这么好的资源,还有很好的项目,如果可以他会尽全力帮助程非凡研究出来能造福世人的药物,帮助程非凡也是在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哪怕是倒贴都无所谓。

  “谢谢你们,实在是太感谢了。”程非凡握住了黄志文的手,“我相信通过我们合作的努力,一定能创造出好的中药来。”

  “放心。”伊倩拍拍胸脯,“交给我们来做绝对没有问题,我们对中药的了解可谓是殿堂的级别了。”

  “是的,黄教授还有伊倩是殿堂级的中药专家,程非凡先生大可放心。”

  黄连的字音才落下来,忽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助理走进来,“老爷,艾佳明先生来了。”

  谷遇东愣了一下还在想这个艾佳明是谁,好耳熟啊,转头看过去赫然看到走进来的卓斯年,吃了一惊,“斯……?”

  卓斯年从门外走进来,逆着光,高大的身材被勾勒出英武不凡的轮廓,身材健硕又欣长,性感狂野,浑身上下充满了迷人的男性气息。

  “程非凡先生,听说您在,便过来造访一下。”

  卓斯年和程非凡寒暄了一下,扫视了一圈。其实他是因为看到黄连跟在程非凡的身后进了办公室,才过来的,不是为了程非凡,而是为了黄连。

  然而最迷人的还是那双凤眸,环顾室内一圈,落在了黄连的身上。

  这是昨夜在他身下辗转缠绵的女子。

  卓斯年的眼神忽然变得炙热了起来,就连呼吸都变得紧促。

  顿时卓斯年的视线像是一块牛皮糖一样紧紧地粘在黄连的脸上,目光灼灼,含情脉脉,好似下一秒就能喷出火来,眼底的爱慕爱恋和渴望,就要满溢而出似的。

  黄连脸上一热,眼珠子稍稍低垂,躲避一下卓斯年太过滚烫的视线,随后抬眸嗔了他一眼:大家都在呢,怎么这么看着我?

  卓斯年似笑非笑,气定神闲,那面孔,好似在说:我乐意。

  黄连的脸再度不争气地红了,像一只被煮熟的虾子。

  “先生!”伊倩大喜过望,“先生您也过来了?”

  谷遇东捂住了伊倩的嘴巴,笑笑不说话,只是咳了咳嗽。

  “谷经理……?”伊倩不解地抬头看了看谷遇东,顺着谷遇东的方向看过去,扶了扶眼镜,赫然看先生看着少奶奶的眼神,程非凡和黄志文都不好意思地挪开视线,只有她还不解风情地开口说话。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伊倩也跟着别过头,怪不好意思的。

  黄连面红耳赤,低低地嗔道:“伊倩,你胡说什么?”对上程非凡和爸爸暧昧的眼睛,黄连只觉得恨不能挖个地洞钻下去。

  黄连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什么,明明卓斯年是她的老公,为什么还要害羞呢?于是鼓起勇气打招呼,“艾,艾佳明先生,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昨天晚上才见过一次。”卓斯年的声线嘶哑迷人,说出来的话实在是太过暧昧,惹人瞎想。

  “昨晚……”伊倩微微睁大了眼睛,揶揄地睨了眼黄连。

  谷遇东看看卓斯年又看看黄连,眉头轻蹙了一下,若有所思,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打开唇瓣道:“斯年,你是不是记起来什么了?”

  卓斯年昨天吃了解药,从对话总可以得知昨天晚上黄连和卓斯年见过一面了,早上那个吻痕也找到主人了,想来应该是卓斯年种下去的了。

  看样子,那个解药应该是起作用了,卓斯年肯定是找到了一点记忆。

  谷遇东这么一问,伊倩这才一拍脑袋想起来,先生吃了解药,十之**可能恢复了一点记忆,于是伊倩希冀地凝望着卓斯年,“先生?您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呀?”

  程非凡也从助理的口中听说过他们给卓斯年吃了解药,毕竟奈何岛是他的,风吹草都他都不会漏掉。

  程非凡看着卓斯年,他吃了解药,是不是记起来什么了?

  卓斯年恢复记忆他倒是乐见其成,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对夫妇若是能齐心协力,反倒是有助于他,反正他们也逃不出去。

  程非凡和黄志文也齐齐看向卓斯年。

  “……”卓斯年薄唇微抿,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归于缄默,沉默了两秒,忽然迈开脚步,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他站定在了黄连的面前,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温柔如水的笑容,随后不由分说地牵起黄连的手,“黄连,我找你有事。”

  他今天的目标很明确,是黄连,其他人可以暂时不去管。

  “我?”还以为卓斯年是过来找程非凡的,没想到是冲她来的,黄连心底涌上一股喜悦,“什么……”

  “借一步说话。”卓斯年嘴角牵起一个温文尔雅,对大家道:“抱歉,失礼了,我借黄连一会,很快就换回来。”

  言罢,卓斯年不等黄连反应过来,也不等她询问出声,便携着黄连的手,拉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走廊上没有一个人,黄连亦步亦趋跟在卓斯年的身后,走了没有几步便气喘吁吁了,卓斯年的双腿修长,一步等于她的三步,太快了,“斯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在这里说不行吗……”

  才说完,唇瓣还没合拢上,卓斯年蓦地一收脚步。

  黄连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就在额头差点要撞上卓斯年的胸口,卓斯年忽然一下子摁住黄连的肩膀,将她往后一推。

  黄连被卓斯年推到了墙壁上,后脑勺撞在墙壁之前,被卓斯年的手护住。

  反应过来,再一眨眼,黄连眼前漆黑,只看到卓斯年宽阔结实的肩膀,他的手臂拦在她旁边,气息逼近她,“好,那就在这里说。”

  “你,这……”

  黄连咕咚地咽了咽口水。

  这是……壁咚?

  黄连低头一看,自己的腿也被卓斯年的腿挡住了,修长的双腿折叠起来,膝盖抵在墙壁上,轻易她就被卓斯年困在怀中,像是被捉住的小兔子一样,手无缚鸡之力,无法逃脱。

  是壁咚?还是腿咚?

  “你想说什么?说吧。”黄连正准备洗耳恭听,忽然看见卓斯年嘴角浅浅地一勾,然后他俯身,吻了下来,咬住她的唇珠,像是在品尝一颗糖果。

  “唔……”

  说话就说话,为什么动手动脚动嘴!

  不过……唔,她很喜欢。

  黄连踮起脚尖,勾住卓斯年的脖子,得到她的回应,卓斯年愣了一下,随后便吻得更深,掠夺得更狠。

  “唔……”黄连轻嘤了声,太霸道了这个吻,快要窒息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261.答应我两个条件-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