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59.带你免费看大片-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58.终于终于想起她-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等了一整夜,半夜进去的卓斯年,始终没有出来,万佳怡站得脚都麻了,还是见不到卓斯年的人出来,再疑惑再着急都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继续等。

  等到她犯困,猛然苏醒过来,发现已是天光破线,万佳怡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眼皮像是灌了铅一样,好困。

  卓斯年还是不见踪影。

  他没有从那扇门走出来!

  天空泛起鱼肚白,很快太阳便从爬了上来,旭日初升,阳光洒满大地,天彻底放亮。

  万佳怡这才看到,那扇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推出来,一双拖鞋踩在泥地上,顺着一截肌肉健实的小腿晚上看,是雪白的浴袍。

  卓斯年从门后面走了出来,面色和煦。

  “斯年?”万佳怡惊喜地站起身,迎上去。

  她赫然发现从那扇门出来的卓斯年变得格外神采奕奕,脸上似乎还弥留着一层悦色,嘴角淡淡勾起——很少见到卓斯年这么愉快的样子,更别说是笑了!

  昨晚卓斯年在里面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只是一个晚上过去,卓斯年竟然这么有精神,而且看上去还很开心的样子?

  万佳怡几步就冲到了卓斯年的面前,质问堵在喉咙里还没来得及问出口。

  卓斯年和颜悦色的脸,在看到她后,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眼底的嫌恶溢出来。万佳怡怎么还在这里,莫非是在这里等了一宿。

  他脱口便是裹着浓浓厌恶的声音,“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才说了一个字,余光瞥见他脖颈上的一抹殷红的草莓,万佳怡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你脖子上面的东西是什么?”

  冲上前一步,拽住卓斯年的浴袍,彻底看清楚了。

  那是吻痕!就算她瞎了都能认出来这是吻痕!

  仿佛被陨石砸中,万佳怡脑袋里轰隆一声,“佳明!你老实说,这是什么?!”

  卓斯年一动不动,眼看着万佳怡歇斯底里,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冷冷淡淡地道:“我是个男人,有生理需要,遇到一个女人和她滚床单怎么了?”

  他底气十足,理直气壮。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显而易见,万佳怡才是那个不被爱的人。

  万佳怡震得一惊,愣在原地,瞪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你……!”

  难怪大半夜跑出去!原来是和别的女人偷情去了!难怪彻夜未归,竟然和别的女人啪啪啪了!

  好不容易得到了卓斯年,他却和别的女人滚床单?!简直不可理喻!

  万佳怡气得上气不接下气,震惊的同时更是无比愤怒,“我是你老婆,你有生理需求为什么不找我?你找外面的女人算什么?”

  狠狠甩开万佳怡拽着他的手,卓斯年眉宇紧皱,凝结着浓浓的嫌恶,“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和你躺在一张床上我都感觉到无比厌恶,我的心对你没有感觉,身体对你更没感觉,要我和你滚床单,还不如让我去死!”

  身为人妻,却每天晚上都脱了衣服诱惑他,一点也不知道羞耻。

  末了,卓斯年还恶狠狠地补了句:“看到你脱光衣服站在我面前,我就觉得反胃恶心!以后不要做这种无聊恶心的事情,只会让我对你更失望!”

  转过举步,拂袖而去!

  卓斯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针扎在万佳怡的心上,她最怕的就是卓斯年把这种话说出来,但还是说出来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绝情!

  “佳明!”万佳怡追上卓斯年的脚步,但是转念一想,不能放过和卓斯年诱惑的小婊-子,必须进去看看到底是谁!

  谁敢这么肆无忌惮地诱惑她的男人!

  卓斯年赶出来没有多久,想必那个小贱货也还在里头!她万佳怡今天要是不治这个小贱人一下,她就不姓万!

  念及此,万佳怡内心几乎崩溃地转身冲进那扇门,保安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等上前阻止的时候,已经被万佳怡破门而入。

  幸好万佳怡没有冲进去太远,保安顺利拦截住了万佳怡:“万佳怡女士!您不能闯进去!这里是中药基地,你没有资格进去!”

  “你特么放开我!你要是再拦着我,信不信等我出去这个岛弄死你!”

  反正他签了十年的工作合同,一辈子都要呆在这个岛上,有老爷在,还怕万佳怡真的会弄死他不成?保安心底腹诽着,手上没有放慢力道,硬生生将万佳怡拽出了门。

  就在万佳怡要被拽出去的那一刻,忽然她瞥见了树丛中走出的一抹纤细身影。

  看上去像是一个女人,穿着白色的浴袍,头发散乱,手上系着浴袍的带子,边朝着那个她进不去的别墅后门走进去。

  双颊坨红,容姿娇羞,甜甜地笑着,笑容幸福且甜蜜,似是刚做完什么愉快的事情。

  而那张脸,虽然只是在卓斯年和黄连的婚礼上见过她一面,当时她化了新娘妆,不得不承认容貌十分好,可是一直到现在,万佳怡还是没有忘掉那张脸,她的情敌,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就算化成灰,万佳怡都认得黄连的脸!

  这个贱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所有的语言都不足以形容万佳怡心中震惊悲愤的心情!

  怎么能不震惊?别说黄连怎么可能来到奈何岛,更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

  等等,黄连在的这个地方是卓斯年出入的地方,还走进了她无法进入的别墅,意思也就是昨天晚上,其实和卓斯年在一起的人——是黄连!?

  所以卓斯年脖子上的吻痕是黄连啃过后的痕迹?

  难怪卓斯年会写满是黄连的字条,可是卓斯年看上去不像是恢复记忆,那为什么他会和黄连滚床单,为什么……

  他们这对贱人!竟然又纠缠到了一起!今天她万佳怡要是不杀了黄连,她就不叫万佳怡!

  一股被背叛的无名怒火冲上头顶,万佳怡愤怒到了极点,哪里还管得这么多,不顾一切地挣扎,想要甩掉保安,冲上去打死黄连。

  奈何她的力气根本斗不过保安,可是还是不甘心,即便挣扎不掉,也死不放弃。

  保安见万佳怡这个女人实在是难缠,只得另想办法。

  万一一个不查被万佳怡闯进去了,他怎么和老爷交差?先保住自己的命要紧吧。

  保安随手抄起一个东西,二话不说砸到了万佳怡的头上。

  咣当一声,被重物砸中,万佳怡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啪地晕倒在了地上。

  踹了万佳怡的身体一脚,保安生气地道:“泼妇!都不知道进退,难怪卓斯年先生不爱你,活该!”

  拿出手机,保安给程非凡先生的助理打了一个电话,“您好,我是保安,万佳怡想要硬闯进去,我把她打晕了,您看现在怎么办?”

  那边略一沉吟,没有温度的声音传过来:“把万佳怡扛上来,你做的非常正确,老爷会奖励你的。”

  “是!”保安精神抖擞地挂了电话,直接抓住万佳怡的两条手臂,将万佳怡拖拽了起来,往别墅拖去。

  就这么一路拖到了程非凡的房间,万佳怡的后背擦破了皮还蹭掉了不少头发,也算是报应了。

  保安将万佳怡放下后,领了奖金就退了出去。

  叩叩叩——

  “进来。”

  门被程非凡助理面瘫女人推开,“老爷,早上好。”

  “嗯,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有的。”程非凡助理道:“昨晚卓斯年先生和黄连小姐已经……”

  “哦?有情人总算也是终成眷属一回了!”程非凡吞下最后一口胡萝卜汁,嘴角带着微笑。

  “还有就是万佳怡女士想要硬闯入后花园,被保安打晕阻拦,好在及时制止了她。”

  程非凡怔的一愣,微微狭眸,搁下玻璃杯,啪地拍桌,“万佳怡这个女人真是不安份!这都叫什么事?她人呢?现在哪里?”

  “万佳怡正在您的书房,似乎准备醒了,您是否要过去亲自见见她?”

  “必须去!”

  程非凡起身走进衣橱换了身衣服出来,然后冷声道:“走。”

  “是,老爷。”助理跟在程非凡身后走到书房,推开了书房的门。

  看到书房的地毯上躺着的女人,程非凡的面色阴冷了下来,“万佳怡!”

  本来半昏半醒,被这个中气十足、洪亮非常的声音震了一下,万佳怡霍的睁开眼睛,破口便大骂,“黄连你这个小贱人!竟然勾搭我的男人!”

  虽然和黄连非亲非故,但是这个聪颖机智的小丫头很得他的欢心,打心眼里,程非凡也是非常喜欢黄连的性格,觉得她无论说话做事都很有章法。

  被万佳怡骂得不堪入耳,程非凡目露不悦,“万佳怡,醒了?”

  清醒了看到这里是书房,眼前站着的人是程非凡,想到自己昏迷前的一幕,也顾不得自己被人打晕了,万佳怡内心几度崩溃,几乎就快要疯了,扑上去抱住了程非凡的腿,匍匐在程非凡脚下,嘤嘤哭泣:

  “程非凡先生!**oss!求求您救救我吧!求求您放我和卓斯年一马吧,让我们离开这个地方,下辈子我给您做牛做马都可以!您不知道,岛上有一个婊-子勾搭了我们斯年啊!我实在是痛心……”

  到底是谁在勾搭谁?明明你才是小三,破坏别人的幸福,拆散一对幸福的眷侣,却说小连这个乖巧的丫头勾搭你的老公卓斯年?

  放屁!卓斯年他是你老公?

  看看万佳怡的样子,衣衫凌乱,胡言乱语,简直就是一个疯婆子!

  程非凡不耐烦地踹了万佳怡一脚,“放开!”

  万佳怡不依不饶,被踢了一脚吃痛大叫了一声,在地上翻了一个滚,最后还死皮赖脸,死乞白赖地爬上来,“程非凡先生,我说的都是真话啊,有人勾搭我的老公,如果不是发现了他们两个勾搭在一起,东窗被我事发,我也不会求你放我们离开啊!”

  “把她给我拉开!”程非凡只觉得被万佳怡碰过的地方都像是被蟑螂爬过一样恶心。

  “是!”助理上前一步拽开了万佳怡,别开风衣女是个面瘫,力气却大得惊人,轻轻松松一拽就拉开了万佳怡。

  万佳怡只管在那哭,泪声俱下,好不凄惨。

  “你再做这种没有理智的事情,再敢提出这种要求,别怪我不客气,这里的大海足够深,这里的鲨鱼也是吃人不吐骨头,死了个人谁都不会晓得!”

  “呜呜呜呜呜……”万佳怡像只苍蝇一样哭着,显然根本完全没有听进去程非凡的威胁。

  等了十分钟左右,看万佳怡哭得嗓子哑了,哭够了,哭声微弱下来。

  程非凡这才抽了口雪茄,冷冷地开口道:“我这辈子最讨厌不是自己的东西却还要想方设法去抢去偷的人,不劳而获得到的,和小偷,抢劫犯有什么区别?看来你忘了我的忠告,曾经我说过,不是你的东西怎么得到就会怎么失去。不,应该说那从来就不是你的东西,又何谈失去?”

  若是卓斯年记起来黄连,也是黄连和卓斯年彼此之间失而复得,万佳怡只是在两人之中扮演了一个丑角罢了。

  最可怕的不是万佳怡错不自知,而是做错了事情还不知道悔改,反而还要一错再错。

  “不!不!”万佳怡不肯接受这个事实,更加听不去这个所谓的忠告,“卓斯年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任何人都从我的手上抢不走!卓斯年是我的人!不是别人的!”

  还在抵死挣扎,既然这么倔强,也不怪他不客气了。

  程非凡彻底对万佳怡失去了耐性,也难怪卓斯年会对这个女人心生厌恶,面对这样的女人,饶是极富耐心的他都感到厌恶,这种女人自私自利,眼睛里只看得见自己,丝毫不顾虑别人的感受!

  “够了,我不想听你抱怨。”程非凡冷声截断了她的话,“你现在把能让卓斯年恢复记忆的解药给我,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一个全尸。”

  他的声音里饱满威胁,丝毫没有在和万佳怡客气,“否则,别说得到卓斯年,你的这条小命也别想要了!”

  万佳怡喉咙里发出一声“呵”的冷笑,“没有解药!我当初让卓斯年忘掉一切,抹掉卓斯年所有的记忆,就没有想过有一天让卓斯年恢复记忆的一天!所以我根本没有打算过让他在想起来一切,我又怎么会有所谓的解药?”

  程非凡早有预料,问出口的时候便已经猜到万佳怡的身上不会留有解药,只是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不由得有些不相信万佳怡。

  万佳怡几分几两,什么货色,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出来的话能信?

  程非凡显然不置信,雪茄在水晶烟灰缸敲了下抖落灰烬,他吐出口烟,不置可否地道:“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你不为卓斯年也应该为自己好好想想,三天,你可以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有没有解药,否则在那之前你休想见到你的艾佳明,不,应该说是卓斯年先生。”

  末了,程非凡补了句,“这里是我的岛屿,我是这里的主人,想必万佳怡女士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要怎么做。”顿了一顿,“何况,我并不是和你谈条件,而是在劝告你怎么做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门外,程薇薇捂住嘴巴,震惊地听着从门扉后面传出来的这些话。

  几分钟前,她去程非凡的寝室,想找干爹,谁知被仆人告知:“老爷出门去了。”

  “干爹去了哪儿?”

  仆人如实回答,“老爷去了书房。”

  “干爹一大早上去书房干什么?”程薇薇迷惑地问。

  “据说有个人想要强闯入别墅后花园,被打晕了送到了书房,老爷去提审那个人了。”

  “居然还有人敢强闯?”程薇薇不禁心生好奇,是谁?

  于是便循路来了书房,本想推门而入,谁知她竟来的不是时候。

  还没推开门呢,便听到里头传出来一道凄惨非常的女子哭声,程薇薇正在心想是谁,干爹很有风度,怎么惹哭女人了呢?

  眼下这情形也不好推门进去,程薇薇只好在外头干等着,想着两人应该很快就结束对话了吧,等到两人说完话就进去也不迟,不偏不巧地听到了干爹冷酷的声音。

  鲜少见到干爹面对一个哭泣的女人还这么凶巴巴的,程薇薇皱了皱眉,不由自主地俯身去听。

  倒不是她每次都想偷听,只是她每次来的都不是时候。

  等到对话差不多要结束的时候,程薇薇才理清了来龙去脉,震惊之感溢于言表。

  震惊完后,程薇薇拍拍自己胸脯,呼出一口气,缓过了劲来。

  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程薇薇心念一动,有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蹦出了脑子里。

  黄连姐姐人这么善良这么好,她程薇薇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小三小四小五之辈,也最见不到一对好好的情侣被人拆散,既然相爱就应该在一起才对嘛!

  万佳怡这个女人真是可恶,还声称卓斯年是她老公,呸呸呸,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还是干爹说得好,不是你的怎么抢都没有用。万佳怡怎么就不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呢,拆散别人真的有意思么?

  必须要给万佳怡一点苦头吃吃才行。

  心中盘算了一个完美的计策,陷害一下万佳怡,也让万佳怡尝尝被陷害的滋味!

  打定主意,程薇薇不敢逗留,虽然她不是故意而为之,但是好奇心作祟有什么办法?毕竟偷听这种事情不光彩,吸取了前几次教训,再被发现之前,还是溜之大吉为妙。

  正在程薇薇走过了走廊拐角,忽然门吱呀一声传过来,想必是书房的门被人打开了,干爹助理扛着万佳怡走出书房,将失魂落魄的万佳怡往地上一扔,“老爷的话只说一次,你最好好好自为之!”

  万佳怡被狠狠扔到地上,踉跄了下,摔得好不狼狈。

  现在的万佳怡却无暇顾及身上的仪容面貌,心爱的男人都快要失去了,神智都快不清醒了,还管什么衣冠不整。

  只要一想到黄连昨晚竟然和卓斯年共度良宵,有些人总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她努力一辈子也的不大的东西,她心底真的好不甘心!

  她万佳怡费尽了心思和手段,为了得到卓斯年耗尽了心血,然而黄连却不费吹灰之力,伸手便可摘星,如何不叫她气愤!

  应该和卓斯年滚床单的女人,是她万佳怡!

  应该是卓斯年孕育子嗣的人呢,也是她万佳怡!

  黄连!?这个贱女人算老几!

  不能坐以待毙,她要去找卓斯年,找卓斯年问个清楚!

  万佳怡从地板上爬起来,衣衫凌乱,头发散落,像个疯子一样,跌跌撞撞往前冲。

  程薇薇就这么看着万佳怡像个疯婆子一样消失在反方向的走廊,然而在原地站了一会,轻哼了声,“活该。”

  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万佳怡作茧自缚,应有此报!

  程薇薇回去吃了早餐,才不紧不慢地从餐厅走出来,叫了几个黑衣人跟在身后,朝着万佳怡的那栋别墅走过去。

  万佳怡飞奔回到他们的别墅生活区,找到卓斯年的寝室,门还敞开着,昨夜她出去匆忙没有来得及关上,今天仍然维持着,看样子似乎没有人回来过。

  “斯——佳明!?艾佳明!你在哪里!在的话应一声!”房间很大,万佳怡一个个寝室地找,浴室里也找,厨房也找,甚至连床底和衣柜都打开找遍了,最后的最后,竟然打开盥洗室的马桶盖,看看卓斯年在不在。

  万佳怡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

  “卓斯年?卓斯年!好一个程非凡!居然敢抢走我的男人!你们一个个,黄连,程非凡,都欺负我万佳怡是不是?你们这些贱人!”

  气得浑身发抖,双目猩红,面目狰狞,万佳怡神情可怖,泄愤一般用力挥手扫落了茶几桌面上的所有东西,玻璃杯烟灰缸易碎品落地,应声而碎。

  远远地便听见万佳怡的房间里有传出来巨大的动静。程薇薇皱眉按了按额头,“万佳怡这个女人又发什么劳什子疯?”吩咐几个黑衣人,“你们,进去,把里面那个疯子给我打晕了扛出来。”

  她也算个名门闺秀,即便面对自己讨厌的人也很有教养,但是现在竟然看都不想看到万佳怡,简直反胃恶心到了极致。

  “你们这些贱人给我万佳怡等着!”万佳怡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声音刺耳,太过于愤怒,导致她根本没有注意到门外悄然走进来了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人。

  黑衣人走到万佳怡身后,按照程薇薇的吩咐敲晕万佳怡。

  嘭地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戛然而止,程薇薇放下捂着耳朵的手,看样子是被敲晕了。她走到门口,冲黑衣人勾勾手手指头,“把这个女人扛过来。”

  “是。”黑衣人将万佳怡扛到了程薇薇面前。

  程薇薇啧啧打量了两下万佳怡,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水瓶子,啵地打开软木塞子,“你们捏住她下巴,打开她嘴巴。”

  “是。”黑衣人乖乖听话打开了万佳怡的嘴巴,处于昏迷状态的万佳怡就是猪肉摊上的猪,被宰割都没有招架之力。

  黑衣人弄开万佳怡嘴巴后,程薇薇将药水瓶子里面的药水一股脑地灌进了万佳怡嘴巴里,扔了瓶子拍拍手,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个狡黠的弧度,“嘿嘿,既然你们在这对奸夫淫-妇情投意合,我便成全你们好了!”转头问,“谭乔森那边准备好了吗?”

  “已经在进行了!”

  谭乔森寝室。

  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谭乔森愣了一下,不是万佳怡?莫非是**oss的手下找他?连忙打开门,看到了外面的黑衣人,谭乔森问:“**oss找我?”

  “老爷派人让我给您送一些药,岛上温度气候太过炎热,担心你们会中暑。”这些说辞都是程薇薇实现吩咐过的,程薇薇了解干爹,所以想出来的理由很合理,绝对不会引起谭乔森怀疑。

  果然谭乔森没有怀疑,只是摆摆手道:“我用不着,成日呆在屋子里根本用不着这些东西,偶尔傍晚才出门,你们收回去吧。”

  “谭乔森先生您有所不知,这里的太阳毒辣的很,喝了这些药水能预防中暑,万一您有时候突然大中午外出,岛上的人不多,不可能随时看谁失踪了,谁也不敢保证您会不会中暑倒在某个地方被晒成干……”

  “好了,我喝就是了。”谭乔森接过黑衣人手上的藿香正气水的瓶子,嗅了嗅味道,苦苦的,看上去的确像是藿香正气水,喝吧,不过是一瓶藿香正气水罢了,**oss总不会杀了他,杀了他又没有什么卵用。

  根本不会想到程薇薇会在里面掺入了媚药的粉末,因为无论从味道、色泽上面,根本难以分分辨出来。

  “行了,我喝完了,你们可以回去给boss交差……”语气助词还未从齿间吐出来,谭乔森没由来地感到脑袋产生了一阵眩晕,就好像被人打了闷头一棍,晕晕乎乎的。

  “这药水……”谭乔森扶墙撑住额头,咬着牙根逼迫自己清醒一点。

  “既然药水已经送到了,我们也就告辞了,请谭乔森先生好好休息,不要中暑才好。”黑衣人们告退了。

  昨晚吹空调吹猛了吧?

  这身子越来越不经用了……谭乔森嘭地关上门,倒在沙发上,腿耷拉在茶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四肢像是被人抽空了力气一样,意识也在一点点溜走……

  是太困了吗?谭乔森迷迷糊糊地阖上眸子。

  ……

  门外,“小姐,您交待我们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知道了,现在我就下去。”程薇薇挂断了黑衣人的电话,嘴角勾了勾,“万佳怡你以为你算老几?几天我就代替黄连姐姐和一航哥哥好好收拾一下你!”

  一航哥哥这么喜欢黄连姐姐,如果一航哥哥知道她帮了黄连姐姐和卓斯年一把,是不是就会对她好一点了?

  如果这样能让一航哥哥对自己好一点,那也值了!

  程薇薇指挥手下,“你们几个,扛万佳怡上楼去。”

  “是!”谭乔森的门前,黑衣人们手中已经拿好了谭乔森房间的钥匙,等待程薇薇过来就可以随时破门而入了。

  “开门吧,让这对奸夫淫-妇的本性的露出来!对了,别忘了扒光他们的衣服,好让他们方便一点!”程薇薇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脚步一顿,又转身回来:“安装一个针孔摄像头在玄关的位置,打开录像,等会我有用!”

  “是的,小姐!”黑衣人们立刻就开始行动,先扛着万佳怡进入谭乔森的屋子内。

  客厅沙发上谭乔森葛优瘫着,黑衣人手脚利索剥光了万佳怡,不得不说万佳怡的身材的确是火辣性感,连这些面无表情的黑衣人墨镜下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谭乔森已经彻底陷入了半昏迷状态,意识模糊,完全不清醒了,就跟喝酒喝断片似的,昏昏沉沉,被黑衣人捞起来剥光,一点反应都没有,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脱了两人的衣服,将万佳怡放在谭乔森的身上,两人的身体里面已经有媚药了,只要静静等待大约三分钟,剥衣服已经用了一两分钟,所以只要等差不多一分多钟,他们两个自然就会水到成渠了……

  那边,程薇薇踩着高跟鞋,奔向干爹别墅那边。原先万佳怡和谭乔森住在这里,后来分区后就将万佳怡和谭乔森分到了另外一个区域,本来干爹想让卓斯年和黄连同住一个屋檐下,撮合他们两个人的,谁知道万佳怡以死相逼,无奈干爹只能顺遂了万佳怡。

  不过程薇薇很了解干爹,干爹最不喜欢被人威胁,尤其是女人恐怕万佳怡以后可有好果子吃咯!

  程薇薇说不出来的幸灾乐祸,嘿嘿笑了几声后,她加紧了脚步,走进别墅,刚想去问人卓斯年在哪儿,迎面就遇上了干爹的助手:“姐姐!”

  程非凡的助理面瘫女停下脚步,万年不变的黑风衣和黑色墨镜,面无表情地问:“小姐?”

  “姐姐你今个真好看!”程薇薇笑容甜滋滋的,闭着眼睛说瞎话地夸赞着。

  程非凡助理明朗地道:“小姐您找老爷对吧。”

  程薇薇的眼珠子到处乱转,左顾右盼,顾左右而言他地道:“嘿嘿没有没有,其实我就是有点好奇,我刚从那边别墅过来,怎么见不到卓斯年的先生的人呢?”

  程非凡的助理略一沉吟,“卓斯年先生今天早上已经搬过来了,就在二楼,让仆人带您过去吧。”

  “好嘞,我就等你这句话呢!”程薇薇欢天喜地,抱着程非凡助理亲了一口,“小姐姐人真好!嘻嘻。”

  “小姐,我是仆人,请您不要自降身份,老爷看到会很生气。”助理后退一步。

  “有什么关系,你是我干爹的助理,但也是人啊!好了不说了,办正事要紧,我先走了!”

  程薇薇一溜烟冲上楼,跟在仆人的身后,抵达了卓斯年的房间,来之前已经借了一件白大褂,敲门之前披身上,然后才敲了敲门,咳了咳嗽道:“卓斯年先生在吗?”

  “……”等了约莫十五秒,门被人打开,一个面容冷峻的睡袍男人出现在程薇薇的面前,“谁?”

  我的妈呀!

  这个卓斯年什么的,也太特么甩了吧!

  啧啧啧,瞧瞧这张脸,真是绝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像是最近古装电视剧男主小哇,刀刻一样有棱有角,眼神深邃有迷人,唇瓣削薄,性感的不要不要的!简直就是小言里的男主角,邪魅狷狂!

  程薇薇的目光下滑,落在卓斯年的身上,仿佛是一台人肉x透视仪,在卓斯年身上来回扫射。

  她程薇薇是谁,看过的人男人比胖子吃过的肉还多,只消一眼便能看得出来,卓斯年的身材真的是一级棒!

  苍天啊,不愧是卓一航的二叔,都说青出于蓝胜于蓝,虽然卓一航也算是拔尖的小鲜肉,可是比起家里头这位二叔,还是略显逊色了,不过不要紧,她看上就成,管他是不是世界第一美男子。

  收拾了一下情绪,程薇薇收敛了吊儿郎当,一本正经地咳了咳嗽:“您好,请问您是艾佳明先生吗?”

  卓斯年冷淡地应,“是的。”

  “我是制药基地新来的女护士,刚才有两位病人生病了,我们找不到症状,情况很紧急!程先生说您是专家,请问您是否有空,陪我过去一趟看看这两位病人的身体状况?”

  “抱歉,我并不懂看病。”卓斯年实话实话,“我只是一个管理者。”

  “呃没关系,不用您看病,只看看那种特殊症状就行!程先生让我来请您,您不去的话,我不好交差”程薇薇开始卖萌。

  卓斯年略一思忖,几乎没有怎么考虑就直接答应,“好。”

  他不喜欢管闲事,但既然是程非凡请他过去,他便会尽最大的能力帮助病人。

  “不过。”卓斯年走出门,略微一顿地道:“不过我不是专业的医生,医药只是我的兴趣爱好,不一定准确。”

  “没事没事,只要您和我去就好了!”程薇薇内心乐开了花,其实那种病根本不需要什么住哪也知识,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万佳怡和谭乔森被下药了,不知道现在“战况”如何?

  程薇薇领着卓斯年走到了万佳怡那栋别墅,走进去的时候卓斯年的脚步还略微一顿,看到熟悉的别墅,眉头微微一皱,略有疑惑,不过没有问出口,默不作声地跟在程薇薇身后。

  两人上了二楼。

  才走到楼梯口,还没有走上走廊,离谭乔森的房间还有大概十米的距离,这么远的一段路,房间里头的靡靡之音便传了出来,十分**,动静十分闹腾,看来“战况”着实非常激烈!

  孤男寡女,**,她添油加醋一把,这火不烧起来她就把程薇薇三个字倒过来写!

  程薇薇按捺住内心的笑意,佯装不知地掩嘴惊呼,“啊!发生了什么事情?里头怎么动静这么大啊!”

  便加快了脚步跑上去,还要确认身后卓斯年是否有跟上来。

  站定在寝室门口,客厅里的辣眼睛一幕映入程薇薇的眼帘,客厅的地板上,散落了一地的衣物,一男一女,拥抱纠缠在一起,啪啪啪,一阵一阵的靡靡之音传入耳中。

  程薇薇觉得早餐和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深吸口气,卯足了劲演戏,她吃惊地呼了声,捂住嘴巴,“天啊!你,你们——”

  身后一个脚步声,站定在她的身侧,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来源自卓斯年。

  “要!我还要!给我——”万佳怡**着抱紧谭乔森,脸蛋潮红,看得真让人尴尬,如果万佳怡知道卓斯年再看,一定恨不能去死吧!

  程薇薇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揭开万佳怡虚伪的面具给卓斯年看,让卓斯年看看,万佳怡到底是一个多么垃圾的女人!

  程薇薇正凝住呼吸等待着卓斯年发怒,过了好久发现仍然没有动静,觉得好奇怪啊,于是转头看过去,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卓斯年竟然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冰冷英俊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连眼神都没有温度。

  “?”

  程薇薇的眼神疑惑了一下,揉揉眼睛再看,卓斯年还是那个表情,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也不是眼睛出了问题,为什么……

  下一秒,卓斯年忽然脚步一动,一声不吭地掉头就走,却也不像是生气的那种感觉,而是对眼前这一幕没有什么兴趣,所以才选择离开。

  “啊咧?”

  这不是计划中的样子啊!计划中应该是卓斯年看到自己的老婆万佳怡,哦不对,万佳怡不是卓斯年的老婆,只是一个假老婆。

  看到自己的家老婆和朋友滚床单,换是谁都会很生气的吧?

  怎么卓斯年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啊?还是说卓斯年其实是一个闷骚,内心气愤死了,但是不说而已?

  程薇薇搞不懂卓家的男人,一个两个性格都阴晴不定的,叫人捉摸不透。

  但是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于是程薇薇一咬牙一跺脚,追了上去,费了些力气才追上大长腿的卓斯年,“艾佳明先生!请您等等!”

  卓斯年的脚步没有因为程薇薇而停下,继续往前走。

  程薇薇只好跑快一点,终于追上卓斯年了,伸出手臂拦在卓斯年面前,阻止卓斯年继续往前走,喘着气儿,“你怎么走了,看到自己老婆出轨,和别人啪啪啪,难道你一点都不生气吗?你没有感觉吗?”

  就算是再大度的男人都会生气啊,怎么卓斯年一点反应也没有啊?

  卓斯年面色淡入清风,一言蔽之地道:“没感觉,无所谓,万佳怡想做什么是她的自由?”

  他巴不得万佳怡不要再来纠缠他,每天被万佳怡费尽浑身解数地勾引,卓斯年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玩弄了一样,那种恶心的感觉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我还有事,请你让开。”

  很奇怪,卓斯年口中吐出来的字眼明明就很轻,可是每一个字都那么有力道,那么有分量,像是国王的命令一样,听了后会情不自禁臣服,不由自主地按照卓斯年的话去做。

  程薇薇呆呆地挪开脚步,腾出一片路。

  卓斯年手插进口袋,脊背挺直,面不改色地离开别墅。

  望着那抹欣长的背影良久良久,程薇薇眼神复杂,忽然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开心地笑了,“哈哈哈,看来不用我大费周章,白费力气了,看来万佳怡是什么样的女人,卓斯年比我还清楚,我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瓜字,程薇薇笑盈盈地转身,接过黑衣人递过来的摄像机,吩咐下去,“你们都散了吧,他们两个那么欢乐,就让他们继续吧,大家都走吧。”

  “好的。”黑衣人们都撤离了别墅,瞬间偌大的别墅就只剩下万佳怡还有谭乔森两个人。

  ……

  黄昏,落日西斜,房间客厅弥漫着糜烂的气息,男人身下的女人用力地吸了口气,眼帘颤动了下。

  次奥,身体好酸……

  下一秒,万佳怡打开了眼帘,随之入目的是天花板还有谭乔森那张放大的脸,意识到自己现在被谭乔森压在身上,并且全身不着寸缕,万佳怡尖叫出声,蓦地惊醒,恨恨地推了一把谭乔森,“你——你个混蛋!”

  她还等着留自己给卓斯年,竟然被谭乔森这个混蛋给玷污了!还没有经过她的同意!

  谭乔森被万佳怡这么一推,跌到了旁边的地板上,脑袋磕到了茶几桌角,咚的一声脑袋一阵巨痛,谭乔森立马就惊醒了,瞪大了眼睛错愕地看着万佳怡,“佳怡?你怎么——”

  

[读者须知]:下一篇:260.一切尽在不言中-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