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56.吃药之后的反应-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55.把解药拿给他吃-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调整了一下呼吸,再眨眼,所有的菜已经端上了桌,卓斯年在她对面坐下,多少次黄连都幻想过他们两个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就是这样的场景。

  黄连递给卓斯年一双筷子,“我做了你喜欢吃的菜,辣椒都是新鲜的,自己做的辣椒酱,比瓶装的辣椒酱味道好。”

  “有心了。”卓斯年执着筷子,接过黄连盛的饭。

  黄连主动给卓斯年夹菜,那些菜的部分全部是她撒了解药的。虽然说她误食也没有关系,不过要确保卓斯年吃进去大部分才有效果。

  “这个好吃,这个也很好吃,用辣椒油炒的生菜最美味了,好吃又不会发胖,你尝尝看!”黄连给卓斯年夹了很多很多菜,堆积成了小山那么高。

  卓斯年脸上一丝不悦也没有,一点点吃完。

  黄连托腮看着卓斯年吃饭,看美男子吃饭真是养眼啊,欣赏着卓斯年吃饭都会有种幸福和饱足感。

  不到十五分钟,卓斯年便将碗里堆积得像是小山一样的饭菜吃光了。

  “饱了吗?”

  “还没有。”

  其实卓斯年已经很饱了,但是还有剩菜,不知道为什么,吃黄连做的饭菜,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就像是抽烟一样,一根一根,想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努力想要全部吃点她做的东西,食物能填补他心口那种失落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吃饱了就别吃了,撑了对胃不好,你的胃本来就不好,吃完辣椒后别忘了吃胃药哦。”

  黄连小声叮咛着,手上收拾着餐具。

  卓斯年一愣,目光深沉地盯着黄连,一个疑惑从他心底头升上来。

  她怎么知道他的胃不好?

  黄连盖上便当盒的盖子,然后伸了个懒腰,眯起眼睛慵懒地笑笑道:“下午真是舒服啊,一天之中最舒服的时候了,对不对?”

  收拾便当盒,伸懒腰,这是黄连留给谷遇东和伊倩的暗号,只要看到她伸懒腰,他们就立刻下来。

  一般吃晚饭后卓斯年也快要离开了,这个时候下来是最好的时机。

  “嗯,日沉西山太阳也没有这么强烈,留有余热,这是一天之中最舒服的时候。”卓斯年漫声回应着黄连。这种舒服慵懒的感觉就像是和黄连呆在一起的感觉。

  黄连站起了身,“我送你过去吧!”

  “好。”

  走了两步,卓斯年忍了又忍还是讲心中的疑惑问出口:“你怎么知道我胃不太好?”

  黄连怔的一愣,黯然失神地喃喃道:“因为我看你第一次吃辣的时候会下意识捂住胃的位置,好像是不太能吃辣。”

  “你很细心。”卓斯年温柔地勾了勾唇,好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嘿嘿。”

  黄连没心没肺地笑了下,心里也涌上一点酸楚。

  我的傻瓜大叔啊!你现在太好被骗了你知道吗?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信啊?

  羊肠小道被两人走了一半,琢磨着时间也差不多了,黄连抬眸朝着后门的方向看去,恰好看到后门被人推开,谷遇东和伊倩双双走了出来。

  视线接触到卓斯年那张惊心动魄的英俊脸庞,如果不是知道王浩在青城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伊倩差点都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是斯年,对吧?”别说伊倩不敢相信,谷遇东自己都不敢相信。

  “是的,就是先生!”伊倩一个没有控制住,激动的颤音从齿间溢出来:“先生!”

  卓斯年脚步一顿,原本望着黄连微笑,听到这个声音,笑容凝固了一下,眉心淡淡蹙起,和黄连独处的时间被人打扰,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悦。

  很快眼底又升上来一丝疑惑,卓斯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小连,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是的!”黄连心底有些紧张,双手紧握,站定脚步等谷遇东和伊倩走过来。

  四人在羊肠小道打了个照面,黄连伸出手,道:“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这是谷遇东,她是伊倩,他们都是中药一等一的专家呢,都是被程非凡先生邀请过来奈何岛上的中药专家,你们兴趣相投,获取能找到共同语言。”

  “谷遇东,伊倩,你们好。”卓斯年面上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仍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打招呼寒暄都是冷淡到了极致。

  谷遇东收回心中的震惊,笃定了这个男人绝对就是卓斯年。

  这种清冷高贵的姿态,世间无二。

  也确定了卓斯年真的是失忆了,什么微表情都没有,听到他们的名字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冷冷淡淡。

  比起谷遇东的从容镇静,处变不惊,伊倩则显得躁动很多,就像个发现了新大陆的年轻领航员,胸中的心潮澎湃在脸上完全藏不住,“先生!”

  上前一步,抓住了卓斯年的手臂,“您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伊倩啊,他是谷遇东,您的好朋友,我是您的下属!”

  “伊倩!”黄连没有想到伊倩一上来就这么直接的开门见山,她皱着眉冲伊倩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卓斯年现在真的失忆了,就算伊倩这么说,斯年也不可能恢复记忆,何必多此一举。

  伊倩咬牙,不死心。

  她混迹医学领域这么多年,见过无数病人和病魔斗争的案例,那些对未来充满希冀的病人,就算疾病已经到了晚期,也能治愈。

  她深知药效的作用只是人的附加品,一个人如果想要活着,再毒的毒药,再锋利的刀刃都杀不死他。

  伊倩相信只要卓斯年想要记起来少奶奶,就一定能如愿以偿。

  忘情丹又如何,只要先生心里面还有少奶奶,即便灰飞烟灭,三生三世,也还是会对少奶奶有感情!

  伊倩忽略掉黄连的眼神,冲卓斯年大喊:“先生,您好好想想,您的正阳集团,您的和鸣药业,就算您不记得我们,少奶奶您总应该记得吧。”她指着黄连,“她叫黄连是你的老婆,是你最爱的女子,难道这些先生你都全都忘了吗?”

  “你在说什么?”卓斯年满眸的莫名其妙。

  为什么他一个字也不停懂这个女人所说的?

  黄连他最爱的女人?

  怔怔地看着黄连的容颜,卓斯年眉心狠狠蹙了一下,太阳穴撕裂般的剧痛引得他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脑子很多个杂乱的画面一闪而过:

  漆黑的房间他和娇嫩清纯的少女水乳交融,缠绵低哑的情话引得少女一阵颤栗

  雪白的病房他痛心疾首地紧握着少女的手,一滴冰冷的泪珠滴在少女的锁骨上

  一个男人坚定地看着他点头:“斯年,我会照顾好小连,你放心吧。”

  然后看到自己头也不回地走上了一台直升飞机

  像是被人打了闷头一棍,脑袋剧烈疼痛起来,画面也随之被人掐断。

  可恶,每次想要记起来什么的时候,大脑总是该死的不听话,不受控制地疼痛逼着自己不能再想下去。

  他真的很想知道以前的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表情,称呼他一个陌生的名字,为什么

  卓斯年不由自主地抬起手臂紧紧抱着脑袋,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泛青,“为什么,为什么!”

  最后竟然用力打了自己的脑袋一下。

  看到卓斯年有了反应,心脏在和大脑做激烈的斗争,伊倩乘胜追击,“先生,您好好想想,您以前多么地爱”

  “够了!”黄连大吼一声,控制不住打断了伊倩的话音,扯开伊倩的手,定定看着伊倩,眸子里蓄满了泪水,“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不要强迫他记忆了!就当是我拜托你!”

  看着卓斯年这么痛苦,失忆已经很可怜了,为什么还要逼迫卓斯年记起来这些事情?

  该记得的总会想起来,不急于一时!

  鲜少见到黄连的脸上升起这么认真严肃的表情,伊倩一时有些呆呆地,“少奶奶”

  “斯年。”看着卓斯年痛苦骄傲,像是一根箭刺进了心脏,黄连的心口骤然一疼,眼底浮动着慢慢的疼惜,扶住他的身体,轻轻拍着他的背部,轻声劝慰:“不要想了,想不起来就算了吧,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对你的身体不好。”

  想不起来就算了,她有一辈子的时间等他。

  上辈子她等了一辈子没能和他在一起,当时是封建社会,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她不相信这辈子他们不能在一起。

  “看来那个女人给斯年用了很强力的忘情丹,才导致斯年变成了这个样子。”谷遇东皱眉看着这一场闹剧。

  如果是几颗忘情丹,按照斯年的性格,应该能控制住,然而看着情况,非常严重。

  看来万佳怡也是够狠心的,为了能保证没有后顾之忧,竟然给卓斯年用了大量加倍的药效。

  他们都在说什么,为什么他一个字也听不懂?

  卓斯年狠狠皱着眉心,眼神复杂地看了几眼他们,摘掉黄连的手,踉跄往前走了几步。

  “斯佳明?”

  “抱歉。”卓斯年心乱如麻,脑子里太乱了,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包括自己的情绪,“我,我有点不舒服,我需要休息一下。先走了,改天见。”

  “佳明,你好好休息。”黄连没有勉强卓斯年,都已经等了好几个月了,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而伊倩这个急性子却急了,一跺脚道:“少奶奶,您怎么让先生给走了呢?”

  说着便要追上去,才走了一步,第二步还没有踏在地上的时候,便被黄连挡在了去路。

  “少奶奶?”眼看着卓斯年已经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后门,准备要离开,伊倩急了,脸上甚是急躁,“少奶奶,您为什么拦着我?多好的机会啊,我们要让先生快点恢复记忆!”

  “伊倩,我知道你很着急,我们都是一样的心情,我比你更着急,可是这种事情急不来一时,你没看到斯年很痛苦吗,这样是没有用的。”

  谷遇东走到黄连身边,挡住伊倩,和黄连站在统一战线,“小连的话没错,你的方法是最笨最没有成效的,固然能唤醒一点潜意识,但是对于挽回大局丝毫没有帮助,严重可能会导致情况恶化。”

  伊倩懵了,肠子都悔青了,“那那应该怎么办?”

  “我们要学会智取。”谷遇东低眸看着黄连,“小连你说应该怎么办?”

  他相信这个聪明的小丫头一定会有主意。

  “嗯,我有办法。”黄连纤细的眉微微皱起,“很明显斯年已经彻底忘了我们,想要打败敌人就要学会从敌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万佳怡不是什么好人,做事从来都不给别人和自己留后路,对斯年下药的分量肯定很重。”

  谷遇东赞许,“分析得不错。”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万佳怡一定没有想到我们会给斯年吃解药,有没有效果,等到解药起作用就知道了,一切等到明天就回有定数了。”

  黄连仰头望了望天,落日西沉,天色昏暗了下来,天黑了,远处的海水退了潮,露出一片湿润的海肚和礁石。海水尚且有退潮的时候,真相也会有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

  “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等到真相大白于天下就够了。再说,斯年吃了解药,说不定明天就想起来了呢!”

  “可是”伊倩扶了扶眼镜,似是想到什么,眼底爬上一抹不甘心,“先生不可能全部忘记啊,如果先生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倒也罢了,可是先生要是真的什么都忘了,为什么还会在纸上写那么多少奶奶的名字?”

  先生还记得少奶奶的名字,那就说明先生的心里还是有少奶奶的,仍然没有忘记少奶奶。

  那个药效的作用并没有将先生的记忆力全都抹去,所以她刚才才想要试图唤醒先生的记忆,但是她显然低估万佳怡给先生吃的药的份量了。

  谷遇东冷静地分析:“那些字很有可能只是斯年潜意识里面的,就像是我们做过的梦,在某天发生这个场景的时候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顿了一顿,他看向伊倩,“想必你也明白,医药只是人体的附属品,身体的主人还是人自己,就算药效再厉害,斯年爱之深,记忆里仍然保存着小连的一部分记忆,知道黄连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多么的重要。”

  伊倩迷惑,不解地问:“那为什么先生看到少奶奶的时候想不起来少奶奶是谁?既然先生对少奶奶还有记忆,那应该是记得少奶奶的才对啊!”

  “那是因为他没有一个方向,就像是迷途的羔羊,即便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可是前方的路不知道该怎么走也是枉然。”谷遇东客观冷静地道:“斯年不知道黄连两个字以为着什么,是一味中草药?还是一个似曾相识的人?没有人告诉他,没有方向,不知道也是正常。”

  伊倩这个急性子,听得火烧眉毛,直戳重点地问:“那应该怎么办?难道就任由先生这样失忆下去?”

  药效什么时候起作用还不是个定数,万一再先生恢复记忆的时候万佳怡又玩出什么新花样怎么办?他们难不成真的要坐以待毙,瞪着万佳怡那个继续在眼皮子底下作妖?

  “现在着急也不是办法,我们只能慢慢等到斯年自己找到方向,然后找回记忆。”

  谷遇东无奈地耸耸肩。着急是最没有用的,他们已经等了好几个月,得到贵人的帮助找到了卓斯年,已经实属幸运了,只能慢慢地等待。

  因为谷遇东相信,斯年和小连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老天爷也不能拆散他们,何况一个区区万佳怡。

  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不是你的抢也抢不走。谷遇东真想给万佳怡说说这个道理。

  不知道万佳怡现在哪里?按理说好不容易费劲心思和手段得到卓斯年,万佳怡应该不会放任卓斯年离开才对。

  正想开口询问关于万佳怡的下落,黄连的声音拜年已经伴随着潮汐海浪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同意遇东的建议,因为奈何岛的主人程非凡先生答应了我,也算是我们之间的交易,我们帮他研制重要完成夙愿,他也成人之美,撮合我和斯年重新认识,给我们机会还有空间,我们之所以能每天见面并且不用害怕被万佳怡还有谭乔森发现,全都是托程非凡先生的照顾。”

  伊倩惊呼了起来,“他们居然也在这里?不是吧!”

  “万佳怡和谭乔森原来也在这个岛上?”

  这倒是意料之外,没有想到万佳怡和谭乔森居然也跟来了,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万佳怡不可能放任让卓斯年一个人过来,肯定会如形随形陪伴着。

  不过万佳怡肯定没有想到到了奈何岛,她和谭乔森会成为瓮中之鳖吧!

  谷遇东嘴角牵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贯来温和的眼睛里灌入了一丝森冷,“还真热闹,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都来了!”

  伊倩吃惊过后便兴奋得脸颊红扑扑,咬牙冷笑,似是要将万佳怡这个名字咬碎了吞进肚子里拉出来泄愤一样,“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万佳怡千算万算,算不过天意!最后还不是栽在了这里!”

  当初她可没有少受万佳怡的气,这女人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对自己,真是恶心,真是不要脸!好在她也有今天被人算计的时候!

  伊倩道:“他们知道我们在这个岛上吗?”

  谷遇东笑:“当然不会知道!真是笨丫头,刚才小连不是说了吗,奈何岛的主人程非凡先生罩着小连,在这个私人岛屿上,万佳怡插翅也难飞,完全就是瓮中之鳖,完全受制于人,再也不兴风作浪,也掀不起什么腥风血雨,更不可能知道小连也在奈何岛上!”

  伊倩捏紧拳头,嘴角噙着冷笑,“好好好,这一次我们让万佳怡还有谭乔森付出代价!让他们欺负先生欺负少奶奶,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谷遇东笑笑,兴味十足,“谁说不是呢!”

  看着他们两个这个热血沸腾,黄连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沉吟半晌,只道:“现在我们不能着急。”

  三人迈开脚步,朝后门的方向缓缓走过去,脚步不停,黄连的声音也继续:“虽然敌方在明我们在暗,但是在没有完全确认斯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失忆,没有确认万佳怡对斯年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之前,我们千万不能够轻举妄动,不要打草惊蛇。”

  脚步停了下来,黄连的身影也是一顿,站在楼梯上方,语气严肃地道:“万一激怒了万佳怡,她是有名的蛇蝎美人,手段狠毒,绝对有办法能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的收获来之不易,他们就要更加珍惜才是,虽然胜利近在眼前了,可是前路仍然举步维艰,敌人尚未完全被击败,他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对。”谷遇东压了声线,用只有三人听得见的声音道:“伊倩你别忘了,小连深受其害,还记不记得小连曾今被忘情丹的副作用折磨得奄奄一息,万一斯年吃的是有副作用的忘情丹,万佳怡像是当初那样攒着有副作用的忘情丹的解药,故技重施,届时我们处于下风,情势会对我们非常不利。”

  谷遇东不希望出现在小连身上的事情又出现在斯年的身上,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是一件折磨。

  “嗯,遇东说的就是我心里面想的,我正是这个意思,确认了斯年的安全后才能去找万佳怡和谭乔森。”迈开脚步,穿过走廊,准备走到黄志文的房间门的时候,黄连忽然转身,延伸温柔地凝视着伊倩,“到那个时候,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有句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我们用不着十年。”

  咯吱一声,手往前推,房门被推开,房间里面的人齐齐站了起来,“怎么样?见到斯年了吗?斯年真的失忆了吗?”

  “真的。”谷遇东点了点头:“我们见到斯年了,看上去斯年是真的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们了,虽然不知道万佳怡做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做的十分干脆利落,彻底给斯年洗脑,把斯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上一次万佳怡见到他们的时候已经有所警觉,想必逃回美国后又对卓斯年做了更加过分的事情,说不定给卓斯年催眠洗脑,才让卓斯年彻底忘了自己以前的身份,完全改造成另外一个人。

  斯年到底经历了多么可怕的事情!

  怕隔墙有耳,黄连等到所有人都进来后关山了门,反锁,然后在沙发上坐下,将大致的事情和大家说了一下,卓一航之前已经知道了,在黄连说完后补充道:“这些都是真的,二叔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当时我去找二叔,二叔竟然完全不认识我的样子。”

  想到自己早上发怒,抓住二叔质问,当时情绪激动,一没有想这么多,像在想来悔之已晚,但现在回忆起来二叔的表情,脸上满是迷茫和困惑,对他丝毫没有印象。

  卓一航心底不禁有些唏嘘。

  黄志文怔怔地喃喃:“这女孩子也不是心肠歹毒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黄大夫,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别看万佳怡长得高贵清高,骨子里好双手有多脏只有她自己心底清楚了吧!”伊倩每次提起万佳怡都恨之入骨,咬着牙龈。

  黄连和谷遇东对视一眼,然后视线扫过大家的眼睛,“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斯年,我们既然已经来到奈何岛,在奈何岛主人程非凡先生的帮助下找到了斯年,本来应该是我们的事情,我们本来应该大费周章才能找到,现在托别人的帮助,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

  “嗯。”谷遇东点点头,“过来岛上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让斯年恢复记忆,当然也不是只有这个,还记得小连给我们的邮件上面说程非凡先生需要我们的帮助么?”

  “你们来到这个岛上也看到了,这里有很多的中药,培育得十分好。”黄连将程非凡的事情大致讲述了一下,“程非凡缺少好的医药团队,然而和鸣药业正好有顶尖的医药人物。”

  黄连的目光落在了伊倩的身上,微微一笑,“伊经理,你说是吗?”

  伊倩插腰,得意地道:“哼哼,这倒是,我的医药技术还是不错的。”

  黄连揶揄笑道:“程非凡有本事将斯年从万佳怡的手中抢过来,并且压制住万佳怡和谭乔森呢,就足够说明程非凡先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没有这么好糊弄,既然大家都来了,就当是我拜托大家帮忙,请各位帮助程非凡他的中药项目,这样一来我们就能互相牵制,能为斯年的失忆争取到一点时间,也能确保程非凡不会跟我们翻脸。”

  谷遇东颔首道:“嗯,青城古城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别看杰克平日里吊儿郎当风流成性,但是认真起来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那边有杰克他们在支撑一段时间应该没有问题。”

  “好呗。”伊倩耸耸肩,摊手道:“反正我是无所谓,反正来都已经来了,不做点事情白来一趟怎么行,就当是为了先生,反正我是心甘情愿。”

  黄连看定谷遇东。

  谷遇东温温柔柔一笑,那一笑简直妖孽儒雅,似是桃花绽放,仿佛是画卷里面走出来的浊世佳公子,笑得在场饶是男人都心驰神往,可谓是男女老少通吃的妖惑一笑:

  “我也同意,斯年是我的朋友,为了朋友两肋插刀,拼劲全力在所不惜,何况是区区研制中药项目,虽然是替他人做嫁衣,中药是我的兴趣,就算是这样我也乐在其中。”

  “好!”黄连松了口气,最后笑眯眯地看着自家老爹,“爸比?”

  “可别这样叫你爹。”黄志文感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二十几年了,自家女儿还没有这么阴阳怪气叫过自己,怎么听怎么别扭。

  “斯年是我的女婿,我当然是问都不用问一定要帮的,刚才梁川陪我去看了看中药基地,这里的药材实在是太棒了,如果能参与用中药材制作出能造福百姓的药物,就算是倒贴我都愿意。”

  “真不愧是黄大夫!”伊倩心生尊敬,为之敬佩。

  黄连心底有些小骄傲,小时候她总是为爸爸自豪,虽然家庭不富裕,但是每次看着病患感激涕零,下跪感谢,黄连心底都很为他的爸爸感到骄傲和得意,恨不能昭告天下她的爸爸是全世界最善良的医生。

  “好,我们万众一心,让先生恢复记忆!”伊倩元气满满,手握成拳放在胸前为大家加油打气。

  黄连不禁湿了眼眶,“嗯,加油!”

  看着大家很有信心的样子,黄连也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她相信斯年总有一天会恢复记忆,然后回到她的身边。

  房间被嘭地一声关上,卓斯年抵着门扉缓缓地滑落,最后跌坐在了地板上,手肘靠在膝盖上,抱着剧痛无比的脑袋,手大力拍着自己发痛的脑子,“黄连?黄连?她到底是谁?!”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窗柩上的夕阳一点点溜走,整个房间都被黑暗给吞没,卓斯年这才稍微平静了一点。

  从地板上站起来,卓斯年打开了落地灯,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冰冷的水落在皮肤上,刺激着神经,脑袋瞬间清醒了很多,头也没有这么疼了。

  系上浴袍的带子,卓斯年坐到书桌旁边,撕下来一张白纸,拿过钢笔,练字调节情绪,让自己的心气变得平和很多。

  一落笔,像是着了魔一样,写的全都是重复的两个字:黄连、黄连、黄连

  不,不要写这个名字了,写别的!可是身体完全不受他的大脑控制,飞快地在白纸上面写下黑色的清晰的黄连两个字。

  手上麻木不仁地重复着两个字,看着那张雪亮的白纸,卓斯年没有焦距的瞳仁一点点涣散,眼前忽然就浮现出了一张脸孔,一张女人的脸孔。

  离的很近,他甚至能看到女人白皙皮肤光滑得没有任何毛孔,浓睫如扇轻垂,脸颊飘上粮秣娇嫩的坨红,脸上白白的小绒毛被身后的烟花晕染

  他们正在接吻。

  明明是幻觉,却真实得他能感受到女人玫瑰花瓣般殷红炙热、湿润柔软的触感。

  好像在平常一颗美味的糖果,他不断沉沦,和她唇齿交缠,恨不能将女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读者须知]:下一篇:257.水蛇一样缠上他-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