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54.做个DNA就知道了-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53.你不喜欢吃我吗?-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为什么一航哥哥对自己这么冷淡,看得出来一航哥哥喜欢黄连姐姐,她都按照黄连姐姐的模样去打扮了,努力做一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子。

  为什么一航哥哥还是很讨厌她的样子?

  以前都是男人排队追她程薇薇,程薇薇还从没有被一个男人这么斩钉截铁地拒绝过。

  黄连哭笑不得,卓一航哪里是不喜欢吃三文鱼啊,是不喜欢吃三文鱼的人啊,程薇薇这么殷勤,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她对卓一航有意思。

  卓一航没有理睬程薇薇,伸手去拿可颂,手指还没碰到可颂,就被程薇薇眼疾手快地拿在了手里,“一航哥哥,你离得远,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您拿!”

  程薇薇不死心,继续死缠烂打。

  谁知道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点燃卓一航积压怒火的导火线,卓一航一下子就爆发了,霍的拍桌而起,啪地一声打开程薇薇的手,暴怒地吼:“够了!”

  程薇薇被吼得一哆嗦,手上的面包全都掉在了地上,她脸色煞白地看着卓一航,显然是被吓得不轻,不知道卓一航为什么突然间发这么大的火,“一航哥哥?”

  扫见黄连担忧的眼神,卓一航紧捏拳头,手指微微泛白,强压住心底的怒火,“我没有胃口,不想吃了,你们慢用。”

  “一航!”黄连赶紧握住了卓一航的手。卓一航都不吃了,她留在这里吃多尴尬啊,好歹也把她带走吧。

  “我真的没胃口了,看到一些人倒胃口!”卓一航一点也不掩饰自己脸上厌恶的表情,眸光扫向程薇薇,意有所指,话中有话。

  一航哥哥说她恶心?

  程薇薇的小脸唰的一白,紧抿着小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她哪里得罪了卓一航,为什么卓一航这么讨厌自己,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嫌恶,她不明白一航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是因为干爹吧?

  听仆人说卓一航少爷对干爹的态度非常不好,每次他们两个人碰面,仆人们都变得战战兢兢,风声鹤唳的。

  如果是因为恨屋及乌,那就不是她的问题了,以后一航哥哥对干爹抛开偏见后,也会不讨厌她的。

  程薇薇深吸了口气,扫掉心中的难过,可怜楚楚地看了眼程非凡,“干爹……”

  在坐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得出来,性子有些小骄纵的程薇薇大小姐忽然对一个男人这么殷勤意味着什么,程非凡怎么会看不出来程薇薇对卓一航有意思。

  这个儿子像他,年轻的时候很有魅力,眨眨眼睛都能迷倒一大片花痴少女,程薇薇会拜倒在卓一航的西装裤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过显然一航不好这口,他的干女儿性格矜贵,而一航喜欢黄连那种娇俏清纯的女孩子。

  人都会看上比自己有魅力的异性,天性使然。

  不过薇薇是他干女儿,平日里她是他的掌上明珠,这种关键时刻,他这个做爹的,当然要帮自己的女儿一把。

  卓一航恶狠狠地指着程薇薇,“我警告你,以后不要骚扰我,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笑不出来!”

  话音刚落下,程非凡抿了口咖啡,漫不经心的声音在餐厅响起:“妹妹对哥哥好点不是应该的吗?”

  果然干爹最好了,站在她这边帮她说话,不过这话怎么听着都有些露骨呢。程薇薇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粉面飞霞,害羞了。

  卓一航和黄连齐齐一怔。

  这是什么意思?妹妹对哥哥?这话怎么说?

  刚听到的时候黄连差一点吓一跳,心想着莫非程薇薇也是冷莹生的私生女,这么狗血?下一秒又打消这个念头,太荒谬了,程薇薇怎么可能是冷莹的女儿。

  一航和程薇薇并没有血缘关系啊,程非凡这句话没头没脑的。

  黄连糊涂了,迷惑地望向程非凡,“程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薇薇和一航有血缘关系吗?”

  程非凡放下咖啡杯,手指捻着百达裴丽腕表的表带,风轻云淡地启唇,“一航是我和小莹的亲生儿子,薇薇是我干女儿,自然他们两人就是兄妹关系,没有什么不对劲。”

  小莹?

  黄连吃了一惊,程非凡说一航是他和冷莹的儿子?

  卓一航卓一航,一航姓卓,当然是斯年大哥和冷莹姐的儿子了。

  程非凡看上去也不像是脑子出问题了啊,怎么开始胡言乱语了。

  先前听一航说,程非凡曾今和他说过他是冷莹的孩子,黄连还有点不敢相信程非凡会说出这种没头没脑的话来,没想到一航说的都是真的。

  也难怪一航会这么生气。

  如果有个男人突然跑到黄连面前说她是他的孩子,并且绑架她到一个海岛上,黄连觉得自己一定会气得一大耳光子呼上去,莫名其妙,并且断定这个男人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但是程非凡无论从哪里看都不像是脑子有问题,前几天还很精明地算计她来着。

  空穴不来风,里面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程非凡这么说一定有他的理由。

  “程先生……”

  可惜还没等黄连将完整连贯的一句话说完,卓一航暴躁的声音便凶狠且不耐烦地切断了她。

  “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有病?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你给我闭嘴,我不允许你再提起我母亲!”

  卓一航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黄连被吓得心口一跳,撒开了抓住卓一航的手,“一航……”

  怒气上脑,他肯定听不进去她的劝告,况且这是卓一航和程非凡的事情,两个男人的事情,她一个局外人就不插手了。

  黄连后退半步,抓住程薇薇的手,控制住这个小麻烦精,不让局面变得更复杂,情势更恶化。

  “黄连姐姐……”

  “嘘。”

  程非凡不咸不淡的声音,处变不惊地响着:“不信大可以去问你的母亲。”

  “我说过!不允许你提起我的母亲!你有什么资格,你也配!?”

  暴怒的嘶吼,有几分歇斯底里,遍布餐厅每一个角落。

  争执上升到了白热化的截断。

  仆人被吓得低着头,大气不敢喘一声。

  黄连皱着眉,屏息凝神看着他们。在她的印象之中,卓一航从来都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很少生气,饶是别人抢了他的东西也不会生气叫。

  她还从未见过他生气的样子,这样愤怒到了极点的样子,也是头一回见。

  现在的卓一航,周身紧裹着一层熊熊怒火,整张脸涨得通红,双目猩红,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神情要有多恐怖就多恐怖,眼睛里仿佛下一秒随时都能喷出火来。

  “一航……”程非凡皱着眉喊了一声,两个字刚从咽喉里跳出来,下一秒轰隆一声巨响。

  震得每个人都为之一颤。

  餐桌被卓一航掀了,桌子上昂贵的骨瓷餐具和食物全都遭了秧,霹雳嗙啷摔碎,散了一地。

  程非凡再镇定,脸色也变得差劲到了极点。

  咖啡溅到了身上,黄连赶紧拽着被吓得小连惨白如纸的程薇薇躲远一点。

  “黄连姐姐……”程薇薇被吓得不轻,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害怕地瑟缩在黄连的怀里,比黄连矮上一截,像个小孩子一样。

  黄连抱着程薇薇,拍着她的肩膀,轻声哄着:“没事没事。”

  “我不允许你再提起我母亲!你不配!再有下次,我真的会打你!”恶狠狠地撂下一句话,卓一航踹了餐桌一脚,像一阵龙卷风一样飞快冲了出去。

  程非凡脸上布满了哀痛,无力地喊:“一航!”

  ……

  门外。

  卓斯年慢条斯理地问仆人,“程非凡先生在哪?”

  “艾佳明先生,我们老爷在餐厅吃早餐呢。”

  “好的谢谢。”得到仆人的回答,卓斯年理了一下衬衫扣子,踩着休闲皮鞋,穿过走廊,还有五十米的距离就要抵达餐厅了,远远地便看到了餐厅的门口。

  稍微加快了一下脚步,左脚还没落在厚重的地毯上,突然耳边砸下一个巨响,震得卓斯年浑身一颤,吓了一跳。

  眉心淡淡蹙起,卓斯年抬眸望向餐厅的门口,担心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三步作一步地朝餐厅的位置走过去。

  还有几步的距离就要步入餐厅,还没推开门,门便被人从里面嘭地一下推开。

  从像是泄愤一样有力的推门声音可以判断出来,这个人一定非常生气,而且很暴躁。

  卓斯年紧蹙的长眉皱得更深,脚步略微一滞,站定在原地,便和冲出来的人打了个照面。

  看到二十岁出头,双目猩红,咬牙切齿,拳头紧捏的男孩子,卓斯年略微一怔,一秒反应过来后,这个男孩子居然冲到了自己跟前,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摇晃着他的身体,怨声急切质问,“二叔,你告诉我,我不是那个男人的儿子!你告诉我!”

  这个男孩子好像是一个迷途的羔羊,歇斯底里。

  卓斯年的眉心皱得更紧,眼底升上了一缕疑惑。有洁癖不喜欢别人触碰的他,甚至连甩开这个男孩子都忘记了。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看样子这个男孩子认错人了,别说他不记得自己有一个侄子,就算有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抱歉,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二叔。”

  熟悉的声语传进耳朵里,正在轻声安慰程薇薇的黄连,拍着程薇薇背部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她转头看向那个方向,当目光接触到门外那个男人,黄连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欣喜。

  “斯年?”

  好在是轻声低呼,只有程薇薇和她自己能听见。

  卓斯年就是个衣架子,简单的白衬衫,简约却不平凡,贵气从他身上满溢而出,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二叔,你帮我告诉那个疯子,我不是他儿子,让他不要再纠缠我了!”卓一航有些失控的暴躁的咆哮声让黄连微微回过神。

  看卓斯年的表情不虞,被卓一航紧抓着不是很舒服的样子。松开程薇薇,黄连走到卓一航身后,抓过卓一航的手腕,“一航,你冷静一点!”

  卓一航还是太年轻,冲动任性,他忘了他二叔现在已经不记得他了吗。

  看见来人是黄连,少女拥有清新纯粹的容颜,好似开在山谷的茶花。

  “是你?”卓一航怔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朋友这里有点问题。”黄连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抓着卓一航的手腕往后门的方向走。

  迈开脚步之前,她回眸深深地看了一眼卓斯年。那眼神,好似要用眼睛将他吸进自己的身体里似的。

  卓斯年凝目紧跟着黄连的视线,目光深沉,就这么毫无预兆地跌进了她银河般璀璨的星眸中,竟看得有些出神了,黄连消失在后门已经很久很久了,他还是看着黄连消失的方向,眼神没有瞳距,有的只是那抹纤细窈窕的背影。

  ……

  花海被风吹起,随风摇曳,海浪推着细沙,浪声一阵紧接着一阵。

  两个人不说话的时候,四周的一切声音被不断放大,显得更为静谧了。

  “一航,你还好吗,要不要紧?”两人在后门的阶梯上坐下,卓一航抱着脑袋,手肘抵在膝盖上,呈现出一个保护着自己的姿势,

  看得黄连有些心疼,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揽住了卓一航的肩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唯一能做的只有紧紧陪在他身边。

  原本只是程薇薇的事情,竟然会上升到两人之间的矛盾,争吵,翻脸,最庆幸的是还在他们两个没有打起来。

  斯年失忆了,在伊倩和爸爸过来之前,只有她和一航相依为命,她伤心难过的时候都是一航陪在她身边,安慰她,讲笑话逗乐她。

  现在他们的位置交换了,轮到一航难过了,她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正在黄连咬着下嘴唇,心里寻思着该怎么开口安慰卓一航才好,忽然卓一航开口说话了,声语裹着一层冰冷和余怒。

  “小连,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我会是那个混蛋的儿子!”

  “嗯。”黄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毕竟这件事她并不了解,也不好开口多做评判,更不可能说程非凡不是坏人,毕竟卓一航的心情她不懂得,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敞开心扉倾听。

  “我已经过世的爸爸,卓斯琛,和我妈妈冷莹,不论是爸爸走了后还是爸爸走之前,他们两个都互相深爱彼此,就像你和二叔一样。即便现在爸爸离开,妈妈还是深爱着爸爸,他们两个情比金坚,妈妈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爸爸的事情来!”

  难怪!

  黄连像是醍醐灌顶,终于知道卓一航为什么这么生气了:

  卓斯琛和冷莹相亲相爱,卓斯琛不在人世了,程非凡此言此举,无疑就是在亵渎卓一航的爸爸。

  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黄连说不定会比一航更加生气。

  程非凡这个人啊,情商真是够低的。

  空口无凭就说卓一航是他儿子,好歹也拿出点证据来啊。

  先不论他的话真话,就算是真的,程非凡这样无疑是在让自己和亲生儿子冷战闹掰。

  智商这么高,怎么情商就二百五呢。

  重重地叹了口气,其实程非凡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不过他只有一个干女儿,看程薇薇骄纵的样子,应该不经常被人管,程非凡根本不懂得如何处理和孩子之间的关系。

  “程非凡满嘴胡诌乱语,以为这样就能骗到我了,真是把我当猴耍!”卓一航恶狠狠地拽掉手边一株无辜的野草,骂了几个脏字泄愤。

  “一航,想要知道你是不是程非凡的儿子,还不简单吗?”

  卓一航愣了一下,抬起红红的眼睛,“怎么说?”

  “你笨呐,我们做个dna就行了,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了,医学这么发达,想要知道两个人有没有血缘关系,做个dna不就解决了,何必搞得大家都不快。”

  “可是这里没有做dna需要的东西……”

  黄连噗的一笑,敲了卓一航的额头一记,“你在这里呆久了,脑子也生锈了是不是,这里没有人能给我们做,可是你别忘了,伊倩他们就要来了,伊倩的医术这么厉害,简直就是华佗在世,救死扶伤都没有问题,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dna呢。”

  “好主意!”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卓一航目露恨意,“等到dna出来了,他就不能空口无凭说我是他的儿子了!看这次他还怎么狡辩。”

  ‘狡辩’两个字还没落下话音,身后便想起吱呀的一声清响,似乎是门被人碰到了。

  出来的时候,黄连没有把门完全关上,后门的门是沉重的红木质地,人用手推尚且需要一些力气,不可能是被风吹。

  所以就是门后偶人在偷听了。

  黄连抿了下嘴,给了个眼神抛给卓一航,示意他瞧瞧。

  两人嘴上继续说着话,卓一航起身唰地拉开了那扇门,门后,赫然出现了一张素白的小脸,瞪大了黑葡萄似的眼睛,惊恐地看着他们。

  看着黄连带着卓一航消失在视线之中,程薇薇有些急了,餐厅满地狼藉,全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执意缠着卓一航,他和干爹两人也不会起争执。

  程薇薇一跺脚,追上去,想给卓一航道歉。谁知黄连和卓一航在门后的阶梯上坐了下来,门还正好没有关,谈话的声音自然而然地流进了她耳朵。

  听着听着,门突然被从外面嘭地一脚踹开。

  没想到门会突然被打开,程薇薇被吓了一跳,瞪大了两只水当当的眸,眼睛里噙满了惊慌。

  “我不是故意的!”

  尚未脱口而出,只吐出了一个‘我’字,便被双瞳喷火的卓一航像是捉小鸡一样掐住了脖颈。

  好痛!

  男人的大掌极其有力,仿佛只要稍稍一用力便能扼死她!

  “咳咳咳咳……一航哥哥!”程薇薇用尽力气拍着卓一航的手臂,像个掉进水里的溺水者,惊慌挣扎了起来。

  卓一航周身紧裹着一层火气,瞪着程薇薇的眼睛好像下一秒随时能喷出火来一样,“我警告你程薇薇!离我远点!我不想看到任何有关程非凡那个男人的人,尤其是你!再给我看到你,别怪我不客气!”

  嘶吼声捅进耳膜,震得程薇薇全身轻轻一颤,眼眶倏地涨红了,随着小嘴的一抿,一滴热滚滚的泪珠子顺着她年轻白皙的脸颊滑落而下,“一航哥哥!”

  她委屈死了,一航哥哥不喜欢干爹,可是她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有本事一航哥哥掐死她,否则她今后还是会继续缠着他!

  他不让她跟着他,她偏要跟着他!

  脖子好痛,可程薇薇却死死抿着唇咬着牙齿,不求饶,她瞪大了美眸,像是一头掉进陷阱的小鹿,痛得流泪,却就是不求饶。

  看着程薇薇的泪颜,眼前忽然就浮现出了黄连泪眼闪烁的模样,梨花带雨,可怜兮兮,让人心口一疼。

  犹如冰天雪地里的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来,霎时间所有的火气都消失了。

  罢了,都是程非凡的错,程薇薇是程非凡的干女儿,甚至血缘关系都没有,他又何必迁怒于人,这样的做法和古代那些暴君又有什么区别?

  冰冷的泪珠滴在他的手掌心,像是被人刺了一下,卓一航瞬时间就清醒了过来。

  程薇薇的脖子被卓一航放开,她像是断了线的木偶,啪地一下掉在了地板上,捂着脖子激烈咳嗽。

  “薇薇。”从头至尾,黄连都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阶梯下,看着两人之间的争执,“以后不要这样做了,虽然你不是有意而为之,但是听到别人在讲话,应该学会避让,否则就会被人误会的。”

  偷听不是好习惯,这个大小姐被宠坏了,做错事了总要吃点苦头,他们的事情她没法插手,也不会插手管。

  因为黄连知道卓一航虽然怒火中烧,但是一航这个孩子本性纯良,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所以就没有插手去管。

  看到卓一航扼住了程薇薇的脖子将程薇薇提起来,黄连心情一紧,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想要阻止,但是转念一想,又收回了脚步。

  一航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黄连相信卓一航,所以才选择了静静站在一旁观看。

  果然卓一航扔了程薇薇,只是恶狠狠补了一句:“所谓眼不见为净,我不想看到你和程非凡,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否则下一次就不是这样了,我绝对会亲手把你掐死。”

  听上去吓人又凶狠,其实只是纸老虎,用来恐吓程薇薇的而已。

  “一航哥哥!”程薇薇委屈地瞅了卓一航一眼,大眼睛里噙满了可怜兮兮的泪花,小嘴打开,好似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最后只是咬了下唇瓣,一个劲地流泪。

  “好了,别哭了,女孩子哭多了会变丑的,你瞧你,妆都花了,赶紧回去让仆人给你上点药,否则留下痕迹就不好看了。”黄连上前搀扶起程薇薇,拍拍她身上的灰尘。

  目送程薇薇一瘸一拐上了楼,黄连叹了一口气边转身,“一航,你没必要如此,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我知道,但是不给她一点下马威,她就总是缠着我。”卓一航抬手揉了揉眉心,感到无法厌烦和嫌恶,一个亵渎他的母亲,一个阴魂不散纠缠着他,想到他们父女俩便觉得没由来的愤怒。

  深深吸了口气,黄连抬头看了一下,蓝天如洗,白云如练,天气晴好,“我们去中药基地逛逛,散散心,或许你就没有这么烦了。”

  “也好。”卓一航紧跟在黄连身后,两人前脚才走出前门,后脚还没落在地上,耳边便想起一阵直升飞机轰鸣的巨大噪声。

  冲声音发源地,扬了下巴看去,手挡在额头遮住刺眼的太阳光,只见从天上缓缓降落下来一架庞大的直升飞机。

  “直升飞机?怎么会有直升飞机过来呢,是不是什么人来了?”卓一航眉心略微一皱,冷静分析。

  “是不是伊倩和爸爸他们来了?”黄连眼睛一亮,喜不自胜,连忙迈开脚步。

  卓一航眼中阴霾一扫,亦是喜上眉梢,“快,去看看就知道是不是了。”紧跟着黄连跑过去。

  两人跑了一半的路程的时候,直升飞机就已经缓缓降落了下来,停泊在岸边不远处。

  当两人还有十米就走到直升机旁边,直升飞机的舱门唰的一下被里面的人拉开了。

  里面跳下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黑色墨镜的男人,男人的身后赫然就是几张熟悉的面孔。

  机舱里面的几人还没有跳下飞机,心底一股强烈的开心涌上来,黄连便兴奋地喊了出声:“爸爸!”

  好久没有看到黄志文了,见到家人的那一刻,仿佛在海上漂流了十几天的人终于见到了陆地,那种欣喜难以言喻。

  “我的乖女儿,来,让爸爸瞧瞧,才几天没见,瘦了这么多,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黄志文被伊倩搀扶着走下飞机,没想到机舱门一打开眼前就出现了自己的女儿,亭亭玉立地站在外面迎接他。

  黄志文差点哭出来,几步走过去抱住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儿,老泪纵横,“我的乖女儿,以后老爸再也不和你抢吃的了……”

  黄连噗的一笑,紧紧地感受着熟悉的家人的温度,“老爸你说什么呢,这么大的人还和自己女儿抢吃的,说出来丢人不丢人。”

  蓝天心做的饭菜也不是特别好吃,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和黄志文抢食物的斗争中度过的,后来黄连慢慢长大了才知道,她小时候不喜欢吃饭,爸爸和她抢东西吃,是为了她在长身体的时候能多吃点。

  这招果然奏效,她现在长得很高,在女生中也算是鹤立鸡群了。

  当初被绑架到这岛上,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家人了,现在见到了,有种好像被一个曾经甩掉了自己的男人娶了的感觉,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让黄连忍不住眼眶发涩,泪流满面。

  “呜呜呜……”

  “傻孩子,大家伙都来了,收收眼泪,好不好?”黄志文俨然慈父,擦干净黄连小脸蛋上的泪水,声语温柔又亲和。

  “嗯!”黄连收了眼泪抬起了头,这才发现身边竟然站了好些人,刚才哭得太专心,自己竟然没有没有注意到,这些人都站在四周笑吟吟地瞧着她,不仅有伊倩、梁川,甚至谷遇东都来了!

  见到这些老朋友,见到故人,黄连眼眶差点又是一红,又是一个没忍住就要哭出来,“太棒了!你们都来了!”

  “少奶奶!少爷!”伊倩是最激动的,上前了几步,似乎是想要抱住黄连,又觉得这样做逾矩了,在黄连面前两步的距离停了下来,眼睛里泪花闪闪,“嗯嗯,少奶奶,见到你真好,看到少奶奶你和少爷都没事,真好!”

  “伊倩!”黄连上前两步,紧紧地抱住了伊倩的身体,“我也很开心见到你,当时我被绑……‘请’到这里,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们了。”

  “现在不是见到了么,我也差点以为见不到少奶奶和少爷了,少奶奶和少爷你们在这座岛上还好么。”

  “挺好的,你看我一点事都没有,东道主没有什么恶意,并不是什么坏人,不过也不是什么大好人就是了。”

  黄连的话惹得伊倩哈哈大笑起来,摘了眼镜,边笑边擦眼泪。

  谷遇东手插着西裤口袋,身姿笔挺,修长优雅,浑身散发着高贵清俊的气质,“才多久没见,小连就学会忽视我了。”

  唉声叹气,似是被女人甩了的男人。

  黄连嘿嘿一笑,几步走过去用手肘顶了谷遇东一下,“谁敢甩大名鼎鼎的谷先生啊,古城女子对谷先生可是趋之若鹜,追你的女子犹如过江之鲫,能从这儿排到法国!”

  谷遇东微微勾唇,一个儒雅而魅惑的弧度,“小连,看到你没事还能和我开玩笑,我很欣慰。”目光转到黄连身后,落在卓一航的身上,“看到你和一航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255.把解药拿给他吃-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