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50.你可是我的妻子-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49.所谓的秀色可餐-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我看小野猫可怜,便找同事要了一个便当盒,改天带一些食物过去给小野猫吃。”

  说的时候,卓斯年就想到了两人相处的时候那种轻松愉悦的气氛,还有黄连眼角跳动的活泼,那种明艳快乐的情绪深深地感染到了他,卓斯年的嘴角也不禁牵起了一个微不可查的笑容。

  万佳怡飞快捕捉到了卓斯年脸上的愉悦,眉心紧紧地蹙起,紧紧捏着手,指甲戳破了面膜纸。

  卓斯年为什么这么开心,甚至比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心情还要好的样子,外面的是野猫,还是乱七八糟的人?

  这么精致的便当盒,一看就是精心挑选的,还是卓斯年喜欢的颜色,即便岛上真的有猫咪,哪个同事这么巧合有卓斯年喜欢的颜色的精致便当盒?

  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巧合?

  即便有这么的巧合,卓斯年也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别说一整天呆在科研基地,怎么可能会看到流浪猫?

  再看看斯年的表情,好像刚经历了什么开心的邂逅。

  不正常,里面一定有鬼。

  万佳怡心底起疑,却也不好过问卓斯年,怕卓斯年觉得她敏感多事,对她产生厌恶。

  两人的感情举步维艰,好不容易经营到了这一步,虽然还是没有扑倒卓斯年的机会,好歹两人总算是睡到一张床上了,可不能走错一步,从而功亏一篑了。

  万佳怡暗自咬牙,扔了手中的面膜纸,抽了几张纸巾蹭掉了手掌心的黏腻,款款起身往外走,“佳明,我出去一趟。”

  “”

  卓斯年没有理睬,只是专心于清理手上的便当盒。

  谭乔森的房间就在隔壁,万佳怡一敲门,扣的一声,房门一下就被人打开了。

  谭乔森知道卓斯年性情冷淡,绝对不可能主动过来找他的,**ss的手下人也有可能,不过可能性比较只有万佳怡了。

  所以谭乔森几乎是飞到门后来开门的。

  “佳怡,怎么了?”看到门外的人,谭乔森脸上的笑容像是盛开的花朵,灿烂无比。

  万佳怡却是脸色阴沉,紧紧蹙着眉头,“进去说话。”

  “嗯。”

  谭乔森关上门,在沙发上落座,万佳怡却是坐立难安,在客厅四周不停徘徊。

  “佳怡,你怎么了说话呀,这样可急死我了。”

  万佳怡的情绪好像很焦躁的样子,脸色不是很好看,谭乔森不禁心生疑惑,问出了声。

  “谭乔森,你觉得斯年有可能外遇吗?”

  谭乔森愣了一下,哭笑不得,“这个岛上的人大部分是男性,女性都是年过四旬的专家,长相都不出众,比卓斯年的年纪还要大,你觉得有可能吗?”

  卓斯年这个样貌,那些专家倒贴卓斯年还差不多,卓斯年怎么可能外遇。

  “你说的也是。”

  万佳怡这才稍稍安心,吐出了一口气。

  真是的,自己真是过于敏感了,简直就是惊弓之鸟。

  想想就知道了,这个孤岛上女性不多,最老的专家的都可以做卓斯年的奶奶了,斯年怎么可能会外遇。

  万佳怡这才安心了不少,坐下来接过谭乔森递过来的红酒,冰冷的液体顺着咽喉滑落下去,浇灭了身体里的躁动不安,情绪稍稍平缓了许多。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嗯。”万佳怡颔首,捻着玻璃杯转动着玻璃杯中的酒红色液体,“斯年刚才回来了,科研基地五点半就下班了,他七点多才回来,在外面呆了好几个小时。”

  谭乔森没想这么多,“说不定是加班呢,斯年这么喜欢中药,做起来没日没夜,废寝忘食也不是不可能。”

  “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还带回来了一个便当盒,我做了一桌子的晚饭,他愣是一筷子都没有碰一下,说没有胃口吃,很奇怪不是吗。”

  听完万佳怡说的话,谭乔森没由来的心塞了一下,自己为了万佳怡做了这么多,到头来万佳怡却为他的仇人下厨做饭,他还没有吃过万佳怡做的一粒米呢。

  谭乔森苦涩地咧开嘴角,“看上去卓斯年已经在外头吃过了,他不吃你做的饭我吃。”

  谭乔森吃有什么用,这桌菜是做给卓斯年吃的又不是做给谭乔森吃的。

  万佳怡没工夫搭理谭乔森,自顾自地叹气道:“我问他怎么不吃饭,他说没有胃口,那好吧,便当盒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在别的地方吃过饭了,便当盒就是证明。”

  “你别想太多了,一个便当盒而已,哪里就出轨了。”谭乔森凑近万佳怡,拍了拍万佳怡的肩膀,“放心吧卓斯年的人品我了解,他不是那种男人。”

  万佳怡嫌恶地拿掉谭乔森的手,藏起来脸上的不开心,“你懂什么,我问卓斯年了,你猜卓斯年用什么借口搪塞我的?”

  被拒绝了,谭乔森有些讪讪地收回手臂,坐回原位,心不在焉地道:“怎么?”

  万佳怡穿着一身睡袍,刚敷完面膜,容光焕发,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丝绸睡袍下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十分惹火。

  谭乔森看得眼神滚烫,欲念就要从眼睛里倾泻而出。

  万佳怡没有注意到谭乔森,抱着脑袋头疼地道:“卓斯年居然说看到了一只小野猫,问人要了便当盒下次带东西给野猫吃,这种话说出来谁会相信?你相信吗,别说野猫能不能吃下一个便当盒的食物,就连一个成年女人也不一定能吃完,喂野猫随便喂点香肠牛奶就好了,斯年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我真是搞不懂!”

  沟壑随着万佳怡的动作若隐若现,十分撩人。

  谭乔森的喉结滚动了下,抿了口红酒压下身体火热躁动,“卓斯年一直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表面看上去比不冷不热,说不定便当盒真的是给野猫吃东西的呢,毕竟是野猫,可能野猫有一窝,一家子都等着喂食。”

  万佳怡霍的起身,一手叉腰一手扶着额头,“你说的我都懂,退一万步来说,这个岛上不可能出现野猫,何况他带回来的便当盒还是卓斯年喜欢的简约款式,卓斯年喜欢的黑色,你说说,这个世界上会有这种巧合吗?反正不论如何我不相信斯年是真的给野猫喂食!”

  “不然你想怎么办?”谭乔森放下红酒杯,手放在后脑勺,打了个哈欠。

  “谭乔森,你给我紧张一点好不好,我现在很苦恼,赶紧给我想想,斯年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岛上到底还没有其他年轻女人。”

  万佳怡有点生气地瞪着谭乔森,她急得都要火烧眉毛了,谭乔森还姿态悠闲!

  “好好好,我给你想办法。”谭乔森仔细地想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拍大腿说:“我想起来了,这个岛上还有一个叫做程薇薇的女孩子,二十岁出头,年轻漂亮,好像是**ss的干女儿来着。”

  谭乔森在走廊碰到过程薇薇几次,的确是漂亮,像个精致的瓷娃娃,就是姿态高傲得很,总是拿斜眼看人,路过他身旁还会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蔑然的轻哼。

  谭乔森还莫名其妙自己哪里得罪这个女孩子了,后来一问才知道是**ss的干女儿,傲慢点也正常。

  “程薇薇?**ss的干女儿?他们”

  万佳怡一下子着急了起来。

  谭乔森急忙按住万佳怡的手,“你别着急,听我说完,那个程薇薇性格傲慢,目中无人,像个没长开的小女孩一样的,就算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死了,卓斯年也不会喜欢上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就算在漂亮,你都不用担心,尽管放心吧。”

  谭乔森这么一说,万佳怡才稍稍安心了不少。

  谭乔森说的没错,卓斯年本就出神尊贵,养尊处优,喜欢的类型是那种温柔懂事的清纯小女人,比如黄连那样的。

  万佳怡恨恨地咬了下牙齿。

  确实程薇薇那种傲慢的千金大小姐,入不了卓斯年的法眼,不是卓斯年喜欢的类型,而且卓斯年也不是那种勾三搭四的男人,这个她倒是不用担心。

  这样一来,岛上就没有其他的年轻适龄女性,她用不着提心吊胆。

  万佳怡坐下来,“也是。”

  不过

  她还是担心里面有什么猫腻,于是道:“乔森,不如你去问问这里的人,看看卓斯年今天一天都去干什么了,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谭乔森也刚好想要提议,既然万佳怡怀疑卓斯年,那么就去调查卓斯年好了,找人问问卓斯年这一天天都在干什么,不就知道了。

  “行,我去给你问问,明天再说吧。”

  “不行!”万佳怡急了,呆住谭乔森的手臂,“谁说让你明天去问了,我要你现在就去问,明天问黄花菜都凉了,现在就去,快点去。”

  “佳怡,你”

  万佳怡睨一眼谭乔森,脸色爬上委屈之色,“怎么,不乐意了?卓斯年不吃我做的菜,你也不听我的话是不是,我还以为我们两个关系很好”

  说着竟要掩面哭泣起来。

  谭乔森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好好,我现在就给你去问,那你在我房里头等等,我先换身衣服,立刻就给你去问。”

  大半夜去问卓斯年今天做了什么,指不定别人会把他当成神经病。

  谭乔森觉得万佳怡真的太过多虑了。

  卓斯年怎么可能会有外遇,这个岛上连一个看得过眼的女人都没有,那些老专家还不如李菲有诱惑,一个程菲菲傲慢的千金小姐,又不是卓斯年喜欢的类型。

  何况卓斯年不会说谎,他这个人他谭乔森还不了解么?说不定真的就是遇到了一只小野猫,带饭给小野猫而已了呢。

  房间里换好了衣服,谭乔森拉开门离开寝室,绕出走廊,好在仆人还没有休息。

  “等等。”谭乔森走上去叫住一个打扫卫生的仆人。

  仆人立定身子,“先生有什么吩咐?”

  这些仆人都是**ss的人,应该会对卓斯年的行踪有所了解。

  谭乔森抿了下唇,组织了下语言,似是漫不经心地开口说道:“最近艾佳明先生很忙碌啊,好像经常废寝忘食?”

  仆人一愣,不太明白谭乔森想要说什么,“谭先生?”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刚才我看艾佳明先生很晚才回来,是不是去了什么别的地方?你知道吗?”

  其实仆人看到卓斯年从后花园走回来了,不过老爷的助手吩咐过他们,万佳怡和谭乔森这两个人问起关于卓斯年的事情,无论怎么样都要统一口径,但是面对好似漫不经心的谭乔森,仆人愣了一下,差点忘了:“艾佳明先生刚才”

  仆人刚要说艾佳明从后花园回来,一个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艾佳明啊,刚刚我还在中药基地看到他了,还以为他去制药车间了,没想到已经回来了啊!”

  程薇薇笑眯眯地从别墅大门走进来,朝着两人站立的地方走过来。

  “艾佳明先生真是忙碌呢!你说对吧。”程薇薇不动声色地剜了眼仆人。

  这些下人嘴巴真是笨的有够可以!

  好在她及时回来,否则暴露了黄连和卓斯年的事情,她就把他们切碎了裹层面粉下油锅炸!

  “是,是!”仆人这才猛然想起来程非凡老爷的吩咐,吓得差点魂魄出窍,忙不迭地退了下去。

  “卓斯年最近总是在科研基地,他家那位老婆叫什么万佳怡的可要独守空房一阵子了,不过如果能给我干爹做好中药,你们就能离开了。”程薇薇踩着高跟鞋走到谭乔森面前,脸上挂着怡然自得的微笑,收起了白天的轻蔑。

  谭乔森对于程薇薇的出现愣了一下,寒暄了一句,“大小姐。”

  不明白程薇薇为什么会帮卓斯年说话,不过程薇薇和卓斯年不认识,应该不会帮卓斯年说话吧,除非程薇薇对卓斯年有意思。

  谭乔森倒是巴不得程薇薇和卓斯年有一腿,只可惜程薇薇不是卓斯年的菜。

  “天色已经很晚了啊,我先回去睡觉了,掰掰。”程薇薇冲谭乔森假惺惺地一笑,扭身离开,跳上楼梯,啪嗒啪嗒上了楼。

  谭乔森在原地站了一会,也折返回了寝室。

  还没走进房间,万佳怡便走了出来,紧张地问:“怎样?”

  谭乔森道:“仆人说他一整天都待在中药基地还有科研基地,要不就是在制药车间,哪里都没有去。何况奈何岛就巴掌这么大一丁点,能出什么事情,你就放心吧。”

  “正是巴掌这么大一丁点我才不放心,不过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看来斯年是真的要做便当给小野猫吃。”

  得到谭乔森的回答,万佳怡这才安心地舒出了一口气,拍拍胸脯,“谢了啊,我回房间了,不然等会斯年该怀疑了。”

  万佳怡扭身刚走了两步,手腕就被一个人抓住了。

  谭乔森抓住万佳怡的手,一个控制不住,脱口而出内心的想法,“等下卓斯年睡了过来我这里吧。”

  “谭乔森,你放开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万佳怡甩开谭乔森的手,恼羞成怒,压着怒气压低了声音道:“我和你不可能再在一起了,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现在我要和斯年生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你最好不要再这种傻话,我们只是好朋友。”

  “佳怡”

  万佳怡笑笑,“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嗯。”

  万佳怡关上了谭乔森的房间门,拉开虚掩着的寝室门。

  客厅光线昏暗,只留着一站落地窗的灯光,范思哲骨瓷质地的咖啡杯里面是刚磨好的黑咖啡,冒着一缕一缕烟雾,咖啡杯旁边放了几本书,卓斯年靠在沙发上灯光下,手中拿着一本,专心致志地阅读着。

  走近了,万佳怡才看清楚那几本书原来是烹饪书。

  还以为卓斯年又在看关于中药的书了,怎么突然看起烹饪来了呢?

  想起那个便当盒子,卓斯年说要做点东西给小野猫吃。

  这一刻万佳怡真是恨不得自己也是只猫,她活生生的人都没有机会吃卓斯年做的菜,这只猫倒是比她先吃上了。

  “佳明,你在看烹饪书啊。”万佳怡悄然踱步走到了卓斯年的身后,半开玩笑地问:“你卡烹饪书明天是要做早餐给我吃吗?”

  上次卓斯年倒掉那些做好的料理也不给她吃的事情,万佳怡直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妒忌一只猫的一天。

  “没有,随便看着玩的。”

  卓斯年放下了手中的书,脸上的表情不愠不火,起身走进房间,好像一秒钟也不愿意和万佳怡再继续呆下去一样,“我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老公!”万佳怡追上去逮住卓斯年的衣角,不依不饶,喋喋不休,“怎么我一和你说话你就躲避我啊!”

  “我没有躲避你,只是我困了。”

  万佳怡咬牙地道:“你的咖啡还没有喝完,分明就是因为看到我才走的。”红了眼圈,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地道:“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情啊,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啊”

  卓斯年感到没由来的烦躁,脸上升起了一丝不悦。

  在后花园遇到的那个自称黄连的少女恬静可爱,看看万佳怡,聒噪不休,一直不停在纠缠着他,即便他们是两夫妻,也是需要给彼此个人空间的。

  “好了好了,我没有讨厌你,你别想太多了。”无奈,卓斯年值得上前一步,揽住了万佳怡,轻声哄劝着。

  他不喜欢这样的相处模式,万佳怡就像个得不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明明已经是他的老婆了,却患得患失,一直处于一种骚动的状态。

  而心平气和,沉稳安定的他,很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反而是在满天星花海遇到的少女,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看上去很年轻,讲话却很沉稳,平和,声语轻柔,平缓,比同龄女子成熟很多,但是又不失少女的俏皮活泼。

  和黄连在一起的时候,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快得他觉得遗憾。

  而和万佳怡在一起的时候,一分钟都好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这么长。

  得到了卓斯年的安慰,万佳怡这才收起了假惺惺的眼泪,吸了吸鼻子,趁机抱住卓斯年的身体,“佳明,你喜欢我吗。”

  “喜欢。”卓斯年视线没有焦距,瞳距涣散,心不在焉地说出了一个连自己也不确定的答应,“我当然爱你,你是我的妻子。”

  他的记忆里面,确实深爱自己的妻子,可是不知道为何,看到万佳怡总有种荒谬的错觉,感觉眼前人并不是他的妻子。

  有时候卓斯年也会被自己荒谬的想法吓到,然后摇摇脑袋清空思绪,要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早点休息吧,我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一大早起来去科研基地。”

  “嗯。”

  万佳怡松了手,眼睁睁地看着卓斯年回了房间,拳头慢慢捏紧,指甲扣着手掌心的肉,好似再用一份力气就能将肉抠出来似的。

  她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生气,来日方长!

  叩叩叩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走廊的寂静。

  黄连躺在沙发上回忆着傍晚的一幕,心里好似喝了蜂蜜,甜滋滋的,卓斯年的每一个眼神都能让她高兴好久,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谁?”

  门次啊拉开一条缝,外面的人便扑了进来,“黄连黄连黄连!你猜我刚才碰到谁了?”

  是程薇薇,那双带着美瞳贴着假睫毛,像瓷娃娃一样的美眸眨巴眨巴看着她。

  黄连冷不丁被跳出来的程薇薇吓了一大跳,“你刚才碰到谁了?”

  “我刚从外面回来,就在楼梯口碰到谭乔森了!他正在问一个仆人卓斯年也就是你老公的事情!对了我见过你老公了,长得真特么帅啊!”

  “说重点!”

  卓斯年帅的人神共愤,这点黄连已经见怪不怪了,程薇薇见过的帅哥想必一定蛮多,有了一点免疫力,她还不是最激动的,对帅哥没有免疫力的那种,见到卓斯年一般都会兴奋失控,有的甚至会晕过去。

  “咳咳重点就是谭乔森问仆人关于艾佳明也就是卓斯年的事情,看来你和卓斯年见面的事情他们已经所有察觉了,不过他们应该没有发现你在这个岛上,好在我出现及时,他们没有知道你和卓斯年见面的事情。”

  程薇薇的语速太快了,巴拉巴拉就砸下来一箩筐的话,黄连只听到了程薇薇说谭乔森问仆人卓斯年的事情,听得云里雾里。

  黄连打住了程薇薇的话,“等等,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程薇薇眨了眨眼睛,拍拍黄连的肩膀,“我的意思就是你放心吧,有我这个侦查小队队长,有在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发现你和卓斯年见面的事情,你就尽管和卓斯年幽会吧,剩下的就交给我!”

  黄连哭笑不得,这对父女还真是有意思,点点头,“嗯,那就交给你了,天色也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屋去休息吧。”

  “好嘞,放心吧有我在他们一定不会发现你和卓斯年的事情的哈!”

  程薇薇拍着胸脯保证。

  “好,我相信有你在一定不会让他们发现的。”

  这个小姑娘热情,实在是可爱得紧。

  关上了门,黄连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夜色下的满天星花海映入眼帘。

  指腹摩挲着冰冷的窗玻璃,黄连浅笑怡然,亮晶晶的眼睛里透露着对明天的期待,“斯年,明天见!”

  一想到明天他们还能见面,黄连就巴不得一闭眼一睁眼就能到明天,躺进大床,辗转难眠,直到凌晨才渐渐进入了梦乡。

  将近六点的时候,卓斯年便睁开了眼睛苏醒了。

  他睡眠很浅,闹钟调了六点整,震动了没几下他便倏地醒了,天还没亮,房间还很昏暗。

  没有开灯,卓斯年借着窗外昏暗的光摸索着走出去,进了更衣室,换衣服,在盥洗室洗漱,冷水让人精神奕奕,准备好一切,卓斯年拿起便当和冰箱里准备好的部分食材,走出了客房,穿过走廊,出了别墅,他径自朝着科研基地走去。

  科研基地有一个食堂,师傅们天不亮就起来做给工人们吃的早餐,现在厨房可以供给他使用,配料都有。

  卓斯年挽起袖子,清洗干净所有的食材,熟稔地在锅里倒入橄榄油,然后将朝天椒和蒜米扔进去爆炒出香味。

  食堂老师傅拿着烟斗在一旁看,夸奖道:“小伙子,看上去养尊处优,没想到居然这么会做菜,不错嘛!”

  “谢谢。”卓斯年淡淡应着,将手中盘子里的食材倒进锅子里面炒,熟稔地操着锅铲炒着菜。

  动作熟练得他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为了一个人所以学过做菜。

  是万佳怡吗?

  但是他每次做出来的菜都宁愿倒掉也不想给万佳怡吃,记忆中的那个人应该不是万佳怡。

  而且万佳怡不喜欢吃辣,记忆中的那个女人很喜欢吃辣。

  那又是谁呢

  卓斯年心如乱麻地想着,手上炒着菜,做了几道麻辣的菜,有麻辣鸡丁,麻辣酸菜鱼等等。

  清一色的麻辣味,厨房里的味道呛人得很。

  老师傅捂着鼻子往外走:“年轻人就是好这口,这么喜欢重口味,担心对肾脏不好”

  卓斯年唇角一勾,似笑非笑了一下。

  管他的对肾脏好不好,他喜欢就好。

  他拿了筷子夹起鸡丁和鱼尝了尝。

  味道很不错,胡椒辣椒的味道中和得很好,麻辣的感觉在舌尖绽放开来,别提有多刺激。

  卓斯年喝了口水,将菜装到便当里面,添了米饭,在米饭上面浇了一层鲜美爽口的麻辣汤汁,浓丽的红色包裹住粒粒分明的雪白米饭,香气四溢。

  最后盖上盖子,大功告成。

  不知道那个叫做黄连的少女喜欢不喜欢吃辣。

  女生都不太喜欢吃辣吧,容易上火而且对肠胃不好,但是昨天看黄连面不改色吃下一道开胃菜麻辣烫,水都不喝一口,看上去很能吃辣的样子。

  卓斯年瞬间感觉自己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盟友。

  昨晚上睡前就寻思着明个做几道辣菜,要是黄连喜欢吃的话就太好了。

  卓斯年将便当盒握在手上,走出了科研基地,现在才是早上的九点十分,他六七点左右的时候就锦年厨房了,在里头呆了两个钟,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太阳都爬上了头顶,阳光明媚而刺眼。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专家走过来,热情大照顾,“艾佳明先生,您真早,这么早就过来工作了,真敬业。”

  “不,今天我就不过去了,我有点事情要做。”卓斯年摇摇头否认了专家的话。

  “不去了?”专家愣了一下,“那么艾佳明先生要去哪里?”瞥见卓斯年手中的精致黑色便当盒,笑了,“原来是做了爱妻便当给老婆吃啊,艾佳明先生快去吧。”

  “嗯。”被误会了,卓斯年一笑而过,也没有解释,拿着手中的便当盒迈开脚步,不是进别墅,而是直奔后花园的方向。

  现在还很早,满天星花海似是刚刚苏醒,伸着懒腰在微风中摇曳,远处海浪推着细沙,卓斯年在昨天傍晚他们两人吃完的桌子旁边坐下,便当盒放在了小玻璃桌上。

  就这么坐着,一动不动,举目远眺,欣赏着美景,任由阳光洒落肩头,静静地等待着黄连。

  黄连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掀开了眼帘,昨晚做了个美梦,梦中她和卓斯年接吻了,前段时间她的身体原因,不能动感情,不然会影响病情,对身体不好。

  所以也就没有再和卓斯年亲密过,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卓斯年离开了,她的身体才痊愈康复了,可是她已经再也见不到卓斯年,更别说和斯年亲热了。

  好不容易见面了,却也不能上前亲吻他,太过热情会吓到他。

  也只有在梦中愿望能实现了。

  黄连拿了手机看看时间,已经八点了啊,她从床上,站在窗便伸了个懒腰,看看窗外的满天星花海,然后拉上窗帘换衣服。

  昨天晚上烤了一些曲奇还有小饼干,煮了牛奶,吃了一些水果和饼干当做早餐,然后黄连拿着中药的书去找卓一航。

  本来她想去满天星花海照顾一下花的,不过想到昨天下午卓斯年说他们以后在黄昏的时候见面。

  好像现在时间还太早了,等和卓一航聊完天再去照顾满天星还有花房里面的花好了。

  黄连离开了寝室,去隔壁房间找卓一航,两人聊了没一会,转眼就到十一点五十几分将近十二点了。

  黄连有点累了,打了个哈欠,“一航,你吃饭了吗?”

  卓一航眼神温柔,和面对程非凡的时候那个暴躁愤怒的他简直大相径庭,判若两人,“还没呢,你饿了吗,可以让仆人送饭上来。”

  “嘿嘿,今天中午我来煮吧!我亲自下厨做饭给你吃!”

  顺便也可以练练她的手艺,以后给卓斯年做饭就更加好吃了。

  卓斯年也不会做饭,可是他学了还不到一个星期就有模有样的,不得不说天赋这种东西真的很重要,卓斯年这么聪明的人一学就会了。

  她也不笨啊,就算不能一学就会,勤能补拙,好歹也能做出像模像样的菜。

  听到黄连的话,卓一航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要做菜。”

  “对啊,你今天有口福了,等着,我这就去做菜给你吃。”黄连说着就一骨碌地爬了起来,走进了卓一航房间里的厨房,打开冰箱,拿出鸡蛋西红柿,还有一些肉类和绿色蔬菜。

  放了几勺米进去清洗干净,煮饭黄连倒是得心应手,以前在家里头经常帮蓝天心煮饭。

  因为那个时候年纪太蓝天心不放心她拿刀子,所以就一直不允许她进厨房。后来中学也是住宿,在学校根本没有机会煮菜煮饭。

  放假的时候诊所忙碌,黄连就下去给黄志文打下手。

  她一直没有机会像别的女孩一样会做菜。

  清洗干净食材后,黄连下载了一个做菜的pp,点击进去照着流程做菜,她记忆力很好,所有的菜怎么做,看过一遍就会了。

  放下手机,切番茄打鸡蛋,炒肉片,炒蔬菜,不到半个小时,米饭跳闸,菜也香喷喷出炉。

  卓一航站在厨房外面,手指摸着下巴,看着黄连如鱼得水,得心应手,不禁啧啧称奇,“没想到你居然会做菜,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呢。”

  黄连不好意思地吐舌头,“其实我也是最近刚学的,不是很熟练,让你见笑了,你千万不要嫌弃才好。”

  “怎么会,你做出来的饭菜我一定会吃完!”卓一航还是第一次吃黄连亲手做的饭菜,简直比看到山珍海味还要高兴,不对,山珍海味还不一定能让他这么期待这么高兴。

  

[读者须知]:下一篇:251.今天只想做给你-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