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44.那个背影好熟悉-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43.我不是你的哥哥-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说着,女人将早就备好的资料递给了程非凡,“这是我们的人,搜集到的。 ”

  只要卓斯年先生在这个世界上,并且在美国的领土,对他们来说,必定能找到。

  哪怕是在美国找一只苍蝇,黑道也能找得到,何况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这份资料整理了万佳怡和卓斯年的事情,同时记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万佳怡为什么要绑架卓斯年。

  程非凡细细看完资料,大为吃惊,“竟然是这样的……难怪!”

  程非凡利用谭乔森和万佳怡达成自己的目的,卓斯年的手段他路有耳闻,年纪轻轻能做到董事长这个职位,并且一手开创了和鸣药业,按理说应该和他旗鼓相当。

  然而卓斯年居然会被谭乔森和万佳怡这两个手段下三流的人搞成这样。

  刚开始他还搞不明白,卓斯年怎么会被谭乔森和万佳怡弄得又是被绑架又是失忆。

  一开始程非凡还以为卓斯年智商下线了,没想到卓斯年是因为黄连才被万佳怡所牵制的。

  万佳怡手中有忘情丹副作用的解药,然而和鸣药业研制出来忘情丹还需要一段时间,卓斯年不忍心看着黄连备受折磨,不忍心看着心爱的女人每天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所以,才选择了和万佳怡作交易。

  用自己的身体换取万佳怡手中忘情丹的解药。

  程非凡冷冷地合上资料,嘴角噙了冷笑,“也是……”

  也是,卓斯年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被人威胁和牵制。

  谭乔森和万佳怡怎么可能有这种本事,在卓斯年的头上兴风作浪,原来是用卓斯年最心爱的女人座位威胁。

  原来是卓斯年自愿和万佳怡走的。

  那就不奇怪了。

  只是卓斯年离开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万佳怡居然会给他下药,让他失忆,彻底忘记自己心爱的女人。

  卓斯年有了黄连这个软肋,才会被人利用陷害成这样。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要后悔也没有办法了。

  程非凡想到刚才看到资料里面的介绍,有一段是关于谭乔森和万佳怡双双背叛卓斯年的事情。

  谭乔森和万佳怡这对奸夫淫妇,朋比为奸,既然谭乔森稀罕万佳怡,郎有情妾无意,那么谭乔森不会想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想必谭乔森会有办法把卓斯年弄回来。

  程非凡扔了资料给风衣女人,“派人去联系谭乔森,我要见到卓斯年,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把卓斯年送到我面前,不惜一切手段,不屑一切代价!”

  “是!”

  ……

  美国,庄园。

  天气风和日丽,自从没有了监视自己的人以后,谭乔森的生活过得可谓是神清气爽。

  李菲已经回国好几天了,相信用不了几天,就会有谷遇东或者是郑东过来寻找卓斯年的下落。

  等他们从万佳怡的手中把卓斯年带回去,万佳怡也就能彻底死心,和他留在美国好好过日子。

  而卓斯年……只要离开了万佳怡的身边,他总能找到向卓斯年报仇!

  庄园的后面是一小片橄榄球草坪,谭乔森吹着口哨挥舞着高尔夫球杆,“耶,进洞!”

  仆人从身后走过来,“先生,是修剪草坪的工人打过来的电话,他们说和您预约了半个小时候的修剪草坪的行程。”

  “修剪草坪?我们半个月前才修剪过一次,不用修剪了。”

  谭乔森以为是真的修剪草坪的工人,挥手拒绝了。

  仆人道:“是,我们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工人非要说要您接听电话。”

  “哦?”谭乔森眉峰微拢。

  普通的工人那里有这么大的胆子?

  看来是程非凡的人了。

  “电话给我,我给他们说。”

  “好的先生。”

  仆人将手机递给了谭乔森。

  听筒放在耳边,里面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谭乔森先生,别来无恙,我是boss的手下,我们boss有件事要拜托您,等会会有人上门高您该怎么做。”

  原来是幕后oss下达指令了!

  谭乔森立刻变得尊敬严肃,“好的!”

  电话嘟嘟嘟被挂断,谭乔森扔了高尔夫球杆,换了鞋子,回到室内。

  不知道幕后oss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吩咐他们?

  大约十分钟,仆人领着修剪草坪的工人进了屋内,“先生,修剪草坪的人来了。”

  “嗯,你退下吧。”

  “先生,草坪再修下去就见土了啊!”

  “你管这么多做什么,赶紧下去!”

  “是……”

  仆人关上书房的门。

  谭乔森在书桌后面坐下,“请坐,眼线已经离开了,你放心吧。”

  修剪草坪的工人这才摘下了头上的帽子,“谭乔森先生,我们boss有重要的事情交代您去做。”

  谭乔森正襟危坐,“请说,是什么事?”

  “我们boss在一座岛上创办了一个医药基地,现在正缺一个好的团队和管理者,那些所谓的中医药专家都不够专业。”

  “boss要我去找一个中药专家?”

  谭乔森不明白这是什么奇怪的任务。

  “是,也不是,我们oss要您去找一个懂得中药的人,那个人您也认识,boss说务必要您带着那个人去奈何岛见他。”

  他也认识?

  “请你直说,那个人是谁?”

  “是卓斯年先生。”

  谭乔森呆住了,“卓斯年?”

  “是的,正是卓斯年先生。boss说务必请您务必将人带到奈何岛,否则后果自负。”

  “好!”谭乔森豁达地答应了。

  既然是oss命令的,没有拒绝的理由。

  何况,卓斯年离开,对于他来说是好事。

  谁知道卓斯年会在oss那里呆多久呢?

  “好的,事情已经交待完了,我就先告辞了。”

  “转告boss,我一定会将卓斯年先生带到,请oss尽管放心。”

  “好的。”

  送走了oss的手下人,谭乔森坐回书桌后的椅子上,神色复杂。

  oss为什么要卓斯年,虽然卓斯年一手创办了和鸣药业,中药的功底也不错,可是比起卓斯年,明明伊倩和谷遇东也都很厉害。

  为什么oss偏偏要他们两个,而不是伊倩和谷遇东?

  不过既然oss都话了,他也没有选择的权利。

  况且卓斯年离开万佳怡,他求之不得,倒是要感谢oss下达了这个命令,让他有理由将卓斯年从万佳怡的身边拿走。

  “来人。”

  仆人进入书房,“先生?”

  “帮我准备车子。”

  “先生要出门?”

  “不错。”

  他要去找万佳怡。

  脱掉了身上的po1o衫,换上一件干爽舒服的t恤衫,谭乔森拉开车门。

  车子缓缓启动,朝着庄园的方向开过去。

  虽然地形复杂,不过有句话叫熟能生巧,开过去很多次,谭乔森已经轻车熟驾,没有绕远路,中午的时候便抵达了农庄小屋。

  下车之前,谭乔森给万佳怡了一条短信:“oss下达命令了,我现在过去见你。”

  农庄小屋。

  刚吃过午饭,卓斯年搞了一整天的中药材,回房间睡午觉了。

  万佳怡收拾了餐盘,洗干净放进消毒柜,然后坐在客厅准备拿出中药的书,投其所好,捡起早已经没兴趣的东西,看看中药的书,和卓斯年聊天的时候也能有共同话题。

  拿起了书,刚要看,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便震动了一下。

  有人给她短信。

  万佳怡拿过手机,看到锁屏显示的信息内容,吃惊了一下。

  拿着手机,她立马起身走过去开门。

  谭乔森站在门口,开门见山地问,“你收到短信了?oss下达命令了。”

  万佳怡压低了声音,“好,你快进来吧,说话不要太大声,斯年在睡午觉。”

  谭乔森放轻脚步走进来。

  两人在沙上坐下。

  “怎么了?oss下达了什么命令?”

  “oss在一座岛上创建了一个中药基地……”谭乔森将oss手下的话给万佳怡复述了一遍,“我接到了这个命令过来找你了。”

  “oss找中药专家,过来找我们干什么,你不会中药啊!难道oss要我过去?”

  万佳怡心底升上来不好的预感。

  “他当然不是找我们的。”谭乔森瞟了眼房间的位置,“oss是要找卓斯年的,卓斯年一手创办了和鸣药业,现在和鸣和济城康家签订了合同,可谓是风生水起,oss要卓斯年!”

  万佳怡瞪大眼睛,“不行!”

  “佳怡,你说话可要想清楚了,不是我想要卓斯年,而是oss,难道你敢忤逆boss的意思?”

  “不敢,但是我不可能把卓斯年给oss!”

  “你不想给也没有办法,boss点名要见到卓斯年,务必让我务必带着人回国!”

  “那就把现在的这个正阳集团董事长给oss!”

  “佳怡,你当我们的oss是吃素的?别说他黑白通吃,你想要糊弄他可没这么容易,到时候一见面,oss现这个人不是真的卓斯年,对中药材一窍不通,我们都要玩完!”

  “可是……”

  万佳怡纠结地拧起了秀眉。

  谭乔森的话她何尝不知道。

  虽然不知道背后这个厉害的oss是谁,是什么身份,是何人物,不用猜也知道,这个oss肯定非常厉害。

  “但是。”万佳怡摇摇头说:“无论这个老板是谁,现在我都不想放斯年离开,我只想和卓斯年好好过一辈子,不管是谁都别想打扰我们的清净。”

  “你的意思是要忤逆boss?”

  “不是忤逆!”万佳怡无奈地道:“自从我辞职不干医药这个行业的事情后,我就没有老板了,我只想清净过自己的日子,和斯年一起举案齐眉。”

  你想和卓斯年举案齐眉,我谭乔森偏不让你如愿。

  谭乔森道:“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想交出卓斯年。”

  “对,我就是不想交出卓斯年,那又怎样?世界上有这么多厉害的中药专家,为什么boss偏偏要卓斯年!反正我已经辞职了,现在我不是任何人的员工,也不用听任何人的吩咐!”

  “佳怡!”

  “你不用劝我了,我心意已决,就算是oss的命令,我也不会遵守!”

  谭乔森霍的起立,眉心狠狠皱着,“佳怡,我提醒你最好懂得明哲保身,boss不是好惹的人,boss的势力你比我更清楚,最好不要轻易得罪boss!”

  谭乔森说的她何尝不知道。

  可是她好不容易得到了卓斯年,不想就这么将卓斯年拱手让人!

  卓斯年是她的,谁也不能给!

  万佳怡无所畏惧地耸耸肩,“随便他吧,反正我是不会把卓斯年给他的。”

  其实来的时候,谭乔森就意料到了万佳怡会这个反应,所以已经让boss的手下派人跟着他过来,一路上都有大约五六辆黑色的豪车66续续地尾随在他身后。

  然而又在他在农庄停下的时候,那五六辆豪车又不见了踪影。

  但是谭乔森知道,oss的手下人一定是埋伏在农庄的四周。

  既然万佳怡无所谓,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再劝下去了,oss一出马,什么事情都能搞掂。

  拿起:“佳怡,你确定你想好了?”

  “我想好了。”

  “那我就给boss电话了,你不要后悔。”

  谭乔森拨通了oss本尊的电话。

  奈何岛。

  程非凡在喝下午茶,海岛灿烂的阳光撒进花园餐厅的玻璃顶层,烂漫旖旎。

  “先生,是谭乔森的电话!”风衣女人拿着手机出现在花园餐厅,站定在程非凡身后。

  “噢?给我。”

  程非凡放下了手中的骨瓷茶盏,“谭乔森?”

  一道雄浑有力,富有威慑力的声音涌了过来。

  谭乔森瞬间就变得像一只听话的小狗,恭恭敬敬地道:“boss!”

  “怎样?”

  “我已经和万佳怡商量过了,但是万佳怡表示并不想交出卓斯年先生。”

  “……”

  不想交出来也要交出来。

  他程非凡想要的东西,想得到的人,还没有得不到的!

  谭乔森只听电话那边的boss只说了一个‘好’字,然后便嘟嘟嘟地挂了电话。

  谭乔森打开了免提,万佳怡心情说不紧张是假的,听到oss只说了一个字便挂了电话,心底微微震惊。

  好?

  这是什么意思?同意了还是不同意?

  还是说oss生气了?

  提心吊胆地等了一分钟左右,没有任何的异常。

  万佳怡松了口气,勾起红唇笑笑:“看来oss比你豁达,我不给他也不要了。”

  谭乔森冷笑,“佳怡,你想多了,oss不是这种人,oss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凭着oss的手段,你觉得他会这么轻易的将自己想要的东西放弃吗?”

  “卓斯年不是东西,好了,你这只走狗也可以滚出去了!”

  “佳怡,你——”谭乔森听到屋外面好像有什么动静,灵机一动,道:“好,我走!你送我出去。”

  “请吧。”万佳怡翩跹起身,款款地朝着门的方向走去,从容地拉开门,“滚出去,以后不要再回来了,我绝对不会交出卓斯年顺遂了你的心愿的!”

  门被打开,谭乔森看到门外的一幕,瞳孔地震,阴沉的脸上有了笑容,“不会顺遂了我的心愿?恐怕你不想答应oss的条件也不行了。”

  万佳怡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回头看看?surprise!”

  农庄的四周,不知何时围满了一群黑衣人,屋檐上的雀儿被吓得扑腾着翅膀喳喳叫着逃离。

  黑衣人们清一色的黑色墨镜、黑色西装,大约二十几个人,个个都是倒三角身材的肌肉猛男,高大健壮。

  站在门前的几个黑衣人,手中还拿着一把黑色的手枪。

  手枪的方向赫然指着门的这个位置!

  万佳怡扭头,赫然看到这一幕,被吓得毛骨悚然,差点叫出声来,“卧槽!”

  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万佳怡直接被吓傻在原地,四肢僵硬,一动不动。

  身后幽幽传过来谭乔森的声音,“万佳怡,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和oss作对没有好果子吃。”

  “看到这些黑衣人手上的枪支了吗,你还有第二次机会可以选择,如果再忤逆boss,你一辈子都别想看到卓斯年了。”

  谭乔森见万佳怡被吓傻了,有点心疼地道:“我也不是责怪你,只是你要想清楚了,谁都不能和boss作对,我这是为你好,赶紧答应boss的条件吧。”

  “可是……”

  万佳怡咬牙,虽然被吓得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可是,万佳怡心底还是不甘心,不想看着卓斯年离开自己。

  谁知道卓斯年这一去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万一就永远都回不来了怎么办。

  她不敢赌。

  可是这么多黑衣人堵在她的四周,随时可能会要了她的性命!

  万佳怡进退维谷,难以抉择。

  万佳怡这个女人,吃软不吃硬,oss给万佳怡来硬的根本没有用。

  他可不想自己喜欢的女人被oss射杀、。

  谭乔森幽幽地道:“其实你不必为难,如果你是在不放心,可以跟着卓斯年一起去见oss。oss只是想和卓斯年谈论关于重要的事情,不会把卓斯年怎么样,更不会伤害卓斯年。”

  “但是卓斯年要回国……”

  “你放心,卓斯年现在不是已经彻底以为自己是艾佳明,不是卓斯年了么,就算回去了那又能怎么样,上次卓斯年见到李菲的反应你忘记了?”

  也是,被谭乔森这么一说,万佳怡有觉得心底里面踏实了不少。

  如果有他陪伴,卓斯年回国去见oss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就是担心会碰到黄连和谷遇东,不过谭乔森说的没错,上次见到李菲的时候,卓斯年什么反应都没有,完完全全以为自己是艾佳明了。

  她还怕什么?

  这么多黑衣人拿着枪指着她。

  也只有选择带着卓斯年回国了。

  万佳怡深吸口气,嘴角噙了冷笑,“行,我不同意也不行了吧,oss都拿枪站在我家门口指着我了,你去跟他们说我同意了,让他们撤退。”

  “好。”

  “我现在进去和卓斯年商量,斯年也应该起床了。”

  “行,我立刻去准备直升飞机,你商量好了就带着卓斯年出来吧。”

  谭乔森主动关上了农庄小屋的门,然后冲黑衣人们比划了一个手势,拿出手机告诉oss,“万佳怡已经同意了,请您将周围的人都撤退吧。”

  不出三分钟,那些持枪的黑衣人就都撤退了。

  农庄又恢复了一片清净,鸟儿落在屋檐上叽叽喳喳叫着,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生。

  小屋内,万佳怡轻轻叩了叩房间的门。

  吱呀一声推开房门,屋内的床上,卓斯年果然已经悠悠转醒,睡眼惺忪,“佳怡?”

  万佳怡吐了吐舌头,少女姿态,“佳明,打扰你休息了,睡好了吗?”

  “嗯,你进来找我有事吗。”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听说你喜欢中药,前几天我和你的朋友,也就是谭乔森说了,谭乔森是你的好朋友,今天他跟我说,他知道一个中药养殖基地,是在一座岛上,是叫奈何岛,那里和云南的气候十分相似,种植出来的中药材比市面上的药材漂亮好几倍。”

  万佳怡笑道:“谭乔森说想要带你去看看,你觉得如何?我也会陪着你一起去。”

  “那好啊。”

  卓斯年听到中药材基地,眼睛都亮了,也不困了,掀开被子,精神抖擞,“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立刻出吧。”

  “我就是这儿意思,你换衣服吧,我在外面等了。”

  重新关上房间门,万佳怡给谭乔森短信:“斯年答应了,直升飞机到了?”

  “到了。”

  卓斯年快换衣服,在盥洗室洗了一把脸,神采奕奕地拉开门迈出脚步,“我好了,我们走吧。”

  “斯……佳明!好嘞,我们走吧。”

  万佳怡放下了手机,和卓斯年在玄关换好了鞋子,然后便走出了农庄小屋。

  换鞋子的时候便听见了外头直升飞机螺旋桨出的巨大响声。

  万佳怡笑道:“是谭乔森派过来接你的直升飞机。”

  卓斯年颔,“嗯。”

  谭乔森站在直升飞机旁边,文质彬彬地笑道:“佳明,听说你喜欢中药,我特地带你去参观一个中药种植基地,不过是在国内,舟车劳顿,让你辛苦了。”

  “不辛苦,只要能看到中药,就不辛苦。”卓斯年对中药材的兴趣满满。

  万佳怡不禁有点吃味,道:“都别傻站着了,赶紧上直升飞机吧。”

  “嗯。”

  半个小时后,直升飞机落在了机场的停机坪。

  一辆私人飞机半个小时前就停泊在了机场的停机坪。

  三人从直升飞机上下来,转乘私人飞机。

  飞机徐徐起飞,离开美国,朝着国内的方向飞去。

  十二个小时,飞机停在一个南方的沿海城市的机场,然后他们转乘直升飞机,抵达了奈何岛。

  还在直升飞机上,远远地便能看到这座岛屿,岛上种满了植物,从高处看五彩斑斓。

  直升飞机缓缓降落,卓斯年的视线就一直没有从窗子上拿开过。

  “佳明,我们到了,下来吧……”

  万佳怡的话还没有说话,眨眼一看,卓斯年已经自己先一步地跳下了直升飞机,也没有等她下来,便自顾自地朝着岸上大阔步地走上去,直奔中药。

  万佳怡面色一白,暗暗咬牙啐道:“可恶的中药!”

  谭乔森朝万佳怡伸出手,“佳怡,下来吧。”

  “不用你扶!”

  万佳怡自顾自地跳下直升飞机,摔了跤,差点崴了脚。

  谭乔森扶起万佳怡的手臂,万佳怡被谭乔森从地上扶起来,“逞能了吧。”

  万佳怡冷哼了声,“我们跟上去。”

  卓斯年率先下了飞机,大长腿这个时候起了作用,飞快地朝种植基地奔去。

  一条长长的道路,绵延下去,两边种的全都是长势喜人的中药材,生机勃勃,中药植物是一般种植基地的好几倍大!

  看到比脸盆子还大的灵芝,卓斯年呼吸一窒,深邃的眸子骤然一眯,被眼前的中药规模震撼到了。

  仿佛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简直比中了亿万彩票还开心。

  一股狂喜涌上了心头,卓斯年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个地方的喜爱,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露出了难得的微笑,那个微笑还维持了很久!

  “这是人参,这是草乌,这是沉香,这是昆布……”卓斯年嘴角勾起一个大大的弧度,左右四顾,看着这些中草药,眼神慈祥,好像是在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一般。

  突然,卓斯年的脚步站定,在一片郁郁葱葱的中草药面前停了下来,久久没有挪动脚步。

  这片绿色中草药长得像是胡萝卜的叶子,一簇一簇地生长着,一根小臂长的根茎顶端,是锯齿状的绿色叶子。

  这味中药材,叫做黄连。

  “黄连……黄连……!”

  那一瞬间,有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了心头,仿佛有什么东西飞快从脑海里面闪了过去,快得转瞬即逝,让他抓不住。

  那东西闪过去后,好像身上有什么东西被人拿走了似的。

  心底头莫名其妙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卓斯年感觉,好像有一个人离自己很近很近,就在这个岛上。

  “佳明?佳明?你在哪里呀?我们进去基地看看吧!”

  卓斯年深深地看了那味黄连最后一眼,好像看着自己心爱的情人,依依不舍地道:“再见。”

  卓斯年走了出来。

  万佳怡松了口气,“总算找到你了,佳明,你跑去哪里了?刚才在里面和谁说话?”

  “没有谁,这里的中草药长得太好了,我情不自禁说出了声音。”

  万佳怡噗的一笑,“瞧你,用得着这么开心吗,现在天黑了,我们赶紧去基地看看吧。”

  一座蓝白相间的别墅旁边,有一个白色的只要基地,足足比别墅大三四倍,可见里面有多么气派,制药的地方有多么宽敞。

  卓斯年和万佳怡在一个风衣女人的带领下,慢慢走着观赏这个地方,风衣女人便带他们参观便介绍:“这里是我们的实验室。”

  实验室很大,宽敞,明亮,所有的仪器,实验器材,全都是最好的,远远的便能看出来这些器材的高级。

  甚至有一些国家制药集团实验室也没有的器材。

  足以看出来这个岛屿主人的财大气粗。

  卓斯年难掩赞叹,参观了以后心底久久不能平静。

  风衣女人刚想和卓斯年说话,“卓……”

  万佳怡急忙道:“这位是艾佳明先生!我是艾佳明先生的夫人,艾夫人!”

  风衣女人顿了顿,“艾佳明先生,这就是我们先生的岛屿和基地,您愿意的话可以留在这个岛上呆几天,现在天黑了工人们都下班了,明天我会安排人带您熟悉制药的生产车间察看工人们的工艺流程。”

  “好的,我愿意留下。”

  “我为你们准备了客房,请您随我们来。”

  因为不是普通的客人,客房安排在别墅的一楼,别墅很大,上千个平方。

  “我什么时候能见你们先生?”就在女人要退下去的时候,卓斯年不禁出声询问。

  “很快就能了,先生先了解一下这个地方,等到时机成熟,我们自然会带您去见我们先生,卓……艾佳明先生。”

  “好的,麻烦了。”

  “不麻烦,你们好好休息。”

  风衣女人告退。

  次日。

  卓斯年天不亮就起床去实验基地参观了一下制药车间的工人们的管理,然后在实验室的玻璃窗外面看了里面那些科研人员做了一天的药物。

  卓斯年看得时候,眉心始终是紧蹙起来的,似乎有些不开心。

  ……

  是夜,别墅。

  程非凡拉开别墅的窗帘,窗外是别墅的后花园,那里种了一片满天星,一个身影蹲在花丛中忙碌,在摇曳的月光下,场景十分梦幻。

  “最近卓夫人没事做,都在别墅的后花园种植花卉呢。”

  程非凡抿了口红酒,摇摇高脚杯,说:“怎样?卓斯年今天参观了我的制药基地,什么反应?”

  “卓斯年先生似乎不是很开心。”风衣女人实话实说。

  “哦?”

  有趣,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看大他的制药基地不是十分开心。

  “请卓斯年先生上来见我。”

  “是的,先生。”

  ……

  套房内。

  万佳怡打开门,“怎么了?”

  风衣女人一板一眼地道:“先生请卓斯年先生过去。”

  “好的,他正在洗澡,请你稍等。”

  万佳怡走过去浴室,敲了敲浴室的门。

  里面的水声减小了一点。

  万佳怡开口道:“斯年,是这个药物基地的主人,他想和见一面,聊聊人生。”

  “好。”

  略一沉吟,其实卓斯年也正好想见见这个中药基地的主人,有些话想要对这个中药基地的主人说。

  浴室传出来一道磁性清冷的回应:“好。”

  一分钟后,卓斯年披着浴袍冷冷地走出来。

  水珠还没有擦干,顺着锁骨滚落过蜜色的肌肤,微微敞开的浴衣下面是一大片结实的肌肉,胸肌的轮廓分明,不用猜也知道下面是砖块砌起似的六块腹肌。

  万佳怡咽了咽口水。

  如果不是等会卓斯年还要去见oss,否则她现在就想上去勾引他了。

  “佳明,我在房间等你回来,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嗯。”

  换了一套这里的人为他准备的西装,卓斯年拉开了门,“好了,我们走吧?”

  风衣女人看到西装笔挺的卓斯年,呼吸窒了窒,被卓斯年惊艳到了,愣了三秒钟,回过神来,“您请。”

  风衣女人带着卓斯年穿过迷宫似的走廊,朝着程非凡的房间走去。

  别墅实在是太大了,黄连在别墅后面的后花园折腾完了花草,拿着一把小铲子走上楼梯回房间,似乎在楼梯上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为什么她会闻到卓斯年的气息?

  想卓斯年想得都出现幻觉了?

  黄连摇摇脑袋,走上楼梯,朝着房间的位置走去。

  别墅太大了,走廊路线乱七八糟,只对房间道楼梯口的熟悉,黄连轻车熟路地走回房间,忽然余光瞥见有两个人影从走廊走了过去。

  黄连拉开房门的手一顿,转眸去看,那两个人已经走过去了,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眼前一晃而过……

  高大的身影,竟给黄连几分熟悉的感觉。

  为什么她感觉有个人是她熟悉的……

  似乎是她认识的人。

  是卓一航吗?

  黄连微微蹙起眉头,好奇心作祟走了过去一看。

  走道上空无一人。

  他们已经走了。

  是错觉吧?竟然会觉得斯年就在这里。

  奇怪,为什么今天想见到他的愿望这么强烈?

  

[读者须知]:下一篇:245.孤岛花海终相见-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