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42.孤岛之上现珍宝-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38.写满黄连的名字-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嗯?”卓一航不解地看向黄连。

  黄连摊开双手,“你看看我的手掌心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

  “我给你变出一朵花,你信不信?”

  “不信。”

  “那你看好了!”

  黄连故弄玄虚地晃了晃手指,忽然将手放在下巴下巴,咧嘴一笑,笑靥如花,“当当当——变出了一朵花!”

  老套的魔术,卓一航毫无防备,愣了一下,然后噗得笑出声来,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小连,你真可爱!”

  “笑了就好,怒气冲冲,像个火药罐子似的。既来之则安之,既然程非凡答应了会找到你二叔,等你二叔来了,所有的问题他都会帮我们解决的!”黄连说得格外自信。

  有斯年在,什么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好,我答应你不生气了。”

  两人聊了会天,十一点半左右他们去自助餐厅吃了饭,不到十分钟,便能看到远处有一座林木茂盛的孤岛。

  游轮正缓缓地朝着孤岛驶去。

  十分钟后,游轮停泊在了孤岛的码头。

  想必这是私人岛屿,周边也没有别的岛,像马尔代夫一样,是一座孤岛,四面都是海水,碧海蓝天,海浪拍哗哗打着岸边的礁石,水是清透的蓝绿色,还能看到几尾小鱼,天气也十分好,阳光灿烂。

  下船的时候,黄连不禁心想,如果现在是和斯年出来旅游度假,看到这个岛屿,她一定会很开心,她喜欢温暖的气候,这个海岛真的很温暖且湿热,全身都被晒酥软了。

  只可惜今天她是被绑架过来的,也不是过来度假的,而是给人利用的,并不能开心起来。

  想起斯年,黄连叹了口气,走下了船。

  黄连走在程非凡身边,卓一航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并不想和程非凡同行。

  岛的四周为了防止涨潮,砌了一个高高的岸,走上阶梯,便能看到位于岛屿的中间,有一座赏心悦目,蓝白相间的华厦,四周没有围墙,不远处的一大片土壤上,全都种植满了植物,远远一看红红绿绿看上去像是花草,好不养眼。

  走近了看,黄连才发现,那些植物并不是花草。

  而是各种中药材。

  卓斯年曾经带黄连去过当初属于正阳如今属于和鸣的中草药种植基地看过,那些药材是黄连所见过最好的药材。

  曾经黄连以为和鸣的重要基地里面的药材是最好的了,没有想到这个岛屿上的中药材竟然比和鸣种植基地的还要好,各种药材郁郁葱葱长势良好,灵芝比她的头还大一颗。

  果然是风水养人,在这么好的环境,日晒充足,雨露充沛,适合中药材生长的地方,自然长得要比陆地上的要好。

  黄连不禁啧啧赞叹,看来程非凡对中药真的是很有野心,长相和质量这么上乘的中药材,放眼整个中国也很难找到有第二个了吧。

  程非凡似是知道黄连肯定会啧啧称奇,也并没有介绍这些中药材,只带着黄连和卓一航开着观光缆车,停在了华厦的门前。

  “这里是……”黄连下车,走进去一看,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制药基地,穿着无菌服的技术人员往来穿梭,照顾和栽培中药材。

  黄连有点震惊,半开玩笑地道:“原来这里是你的老巢。”

  程非凡负手而立,毫不隐瞒地道:“没错,这里是我的制药基地,如你所见,我有钱,更有好的药材,但是没有很好的制药团队,这里就像是没有灵魂的漂亮躯壳,再漂亮也没有用,我急需为这个躯壳注入能和漂亮相貌匹敌的强大灵魂。”

  “所以你才把我绑架过来了。”

  “不是绑架,是请。”

  程非凡扫视一圈这个地方,捏着拳头说:“好的中药我有了,这里急需要一个强大的医药团队,如果能有一个好的团队,这里就完美了,因为没有强大的医药团队,我的人实力还不够,这导致有很多好的项目,到了最后关头不能成功。”

  黄连抿唇,“你想利用我们,让你获取成功。”

  看向黄连,程非凡郑重地道:“我想如果能得到你们的帮助,我们就能成功,双方都能获益。很多西药无法破解的疾病,甚至是破坏人体的癌症,我们就能研发出来对付这些疾病的药物。”

  说的可真好听,程非凡无非就是想着自己有好的中药,想利用他们让自己的中药研制出来罢了。

  程非凡一定是听说了和鸣抑制癌症细胞的药物获取了初步的成功,已经进入了临床试验的阶段。

  这就是为什么程非凡不抓伊倩过来的原因。

  她才是和鸣药业的管理者,就算她不精通中药,但是和鸣的团队都对她忠心耿耿,只要她开口说话,程非凡就能得到他们强大中药团队的帮助。

  想得倒挺美。

  如果他真的能找到斯年,找回她老公,她会考虑一下他的要求。

  “我想把这些难题攻破,只有你能帮助到我。”

  唉,您真是抬举我了。

  黄连悠悠然地叹了口气道:“程非凡先生,我们都是商人,做的都是交易,既然是交易,请您拿出一点诚意来,不让卓一航走,那就找到我的丈夫,只要找到我的丈夫,相信您的那些难题,都会迎刃而解,您的夙愿也能达成。”

  “好。”程非凡看向卓一航,“在我找到卓斯年的这段时间里,你们暂时就先住在岛上。我必须告诉你们,这里接收不到信号,没办法和外界联系。你们逃不走的,最好不要尝试。我会亲自出马,帮你们找到卓斯年。”

  黄连心底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她才不想逃呢,谁知道这艘船开了多久才到这座孤岛来的,昨晚凌晨就被绑架了,说不定开了十几个小时,就算给她一艘船,她也不乐意逃走,万一漂流到哪个地方,被渴死饿死了咋办,逃跑不就是玩命呢吗。

  再说,他这么信誓旦旦可以找到斯年,她更不能走。

  “一言为定。”

  “卓夫人果然是爽快人。”

  说话间,只见头顶轰隆隆飞下来一辆直升飞机,停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想必是过来接程非凡离开这座岛屿的,游轮缓慢,用时间太久。

  朝直升机走去前,程非凡拍了拍卓一航的肩膀,“儿子,我走了。”

  毫不客气地甩开程非凡的手,卓一航恶狠狠地瞪他,“谁是你儿子?我姓卓!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喊我儿子,还有别碰我!”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身上流的都是我程非凡的血液。”

  “你——”

  眼见这两个男人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了,黄连赶紧拽住卓一航的手,挡在他面前,“一航,你累了没,我现在还有点晕船,我们进去休息一下好不好?”

  卓一航愤愤地瞪了程非凡一眼,拉着黄连就往里面走,“我们走!”

  黄连扭头看了一眼程非凡,“拜托程先生务必找到我老公。”

  程非凡深深地凝视了一眼卓一航的背影,冲他们摆摆手,转身走进了直升飞机。

  面瘫女人带着他们去二楼的房间休息。

  ……

  古城,和鸣。

  清晨八点,顶层董事长办公室。

  杰克冲出电梯,大步地冲进办公室,火急火燎地喊:“小连呢?我听郑东说小连失踪了?遇东,这是不是真的?”

  昨天半夜凌晨四五点钟接到电话,立刻定了一个小时后的机票,从青城飞来古城。

  卓斯年已经失踪了,被万佳怡拐走了,现在就连黄连都失踪了?

  看来这个万佳怡的胃口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是真的。”谷遇东拍了拍沙发,“你先坐下。”

  杰克看到黄志文也在,难得正经地冲黄志文点点头,“岳父大人。”

  要是平常时,伊倩肯定会敲杰克一记说:“会不会说话,他可不是你岳父。”

  但是现在她没有那个心情,先生离开的时候,伊倩曾经答应过先生一定会照顾好黄连,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黄连失踪了,到时候先生问起来,她还有什么脸面对先生?

  她对不起先生!伊倩想着想着,红了眼眶。

  杰克在沙发空位上坐下。

  谷遇东心情沉重地开口:“好了,人都到齐了。黄大夫,杰克,伊倩,郑东,李菲,现在和鸣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小连和卓一航一起失踪,卓斯年也被万佳怡拐走,这几个重要的人呢都不见了,现在局面很混乱,不过越是混乱我们就越是要掌控好。”

  杰克道:“万佳怡又拐走了小连和卓一航?”

  谷遇东摇头:“不,应该不是万佳怡,如果真的是谭乔森和万佳怡做的话,应该只拐走小连就好了,不用多费力气拐走卓一航,拐走卓一航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

  “也是。”

  “现在不是追究谁绑架他们的时候,即便知道了没有用,我们必须赶快找到他们才行,和鸣和正阳集团没有了他们是不行的。”

  “说得对,我们必须快点找到先生还有少奶奶。”

  “黄连如果是被绑匪绑票了,我们应该会接到绑匪的电话才对,到现在没有电话,这个绑匪应该不是冲着钱来的。”

  “不管他们冲着什么来,现在我先安排一下我们几个人的分工,大家都各司其职,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会找回小连还有斯年。”

  “好。”

  谷遇东看向李菲,“昨晚郑东已经将谭乔森庄园周围的乡村已经划出来了,大概有几个据点,只有你一个见过斯年,斯年就拜托你了。到时候我会安排国际刑警协助你。”

  杰克踊跃地道:“我和李菲一起去,她知道谭乔森的下落,我在李菲身边也好给你们传达消息。”

  “我也去!”郑东道:“毕竟是国外,而且还是从万佳怡的手里面要人,万一和万佳怡来硬的,我也能保护他们两个。”

  “好,杰克,郑东,李菲,你们三人去美国,现在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去美国找谭乔森让他带路,然后找到万佳怡要人,务必快速找到斯年,必要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从万佳怡手中抢回斯年!”

  “好!”杰克、郑东、李菲三人异口同声地点头。

  “我留在国内,协助警察寻找小连和一航的下落。你们听清楚了,尤其是你,郑东,小连和一航失踪的事情绝对不能给青城卓老先生和家人知道,否则老爷子血压不稳,到时候有生命危险了就不好了。”

  卓志山听到自己的孙子和儿子和儿媳妇都失踪了,一定会气爆炸了,一把年纪了,到时候血压稳不住,气得住院,就得不偿失了。

  “嗯,放心,属下一定会瞒住老董事长。”

  “我们也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让他们知道。”

  大家都有安排了,还差自己,伊倩急了,趋向前,“谷经理,我呢?我做什么?我也想为你们出一份力!”

  黄志文道:“我一把老骨头了,奔波不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安心留在和鸣继续研究药物搞科研。”

  “黄大夫说的不错,李菲说斯年惨遭毒手,被万佳怡下药抹掉了所有的记忆,伊倩,你就和黄大夫留在和鸣,务必研制出来能恢复记忆的药物,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否则我们找到了斯年,斯年不记得我们,也是白搭,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伊倩激动地点点头,“好好好,我一定会和黄大夫一起研制出来能恢复记忆的解药,你放心吧。”

  “那就好。”谷遇东深吸口气,坚定了一下眼神,面色凝重地道:“好了,我们大家都开始行动吧,时间不等人,我们要争分夺秒。”

  杰克站起来就往外走,“郑东,现在立刻订去美国的机票,大家都有签证了吧,我们可以立刻出发了。”

  李菲跟在杰克身后,“嗯,立刻出发!”

  郑东拿起手机打开网络购票软件,“美国的机票三张,两个半小时后的飞机。”

  三人离开了办公室。

  谷遇东也随之起身,拍了拍伊倩的肩膀,冲黄志文颔首,“黄大夫,麻烦您了,伊倩,你留在和鸣帮黄大夫研制出来解药,我现在去联系认识的警官,寻找小连和一航的下落。”

  “嗯。”

  昨夜一夜未睡,谷遇东着实有些疲惫了,在电梯里阖眸假寐了十几秒,等到电梯降落到一楼,很快又打起精神,手插进口袋,往外走,上了梁川的车。

  “去警局。”

  “是,谷经理。”

  拿出一部手机,谷遇东给国内最好的公安局的局长致电,“是我,谷药集团的谷遇东,我有点事想要拜托您。”

  对方一听是大名鼎鼎的谷遇东,笑道:“哪里哪里,你尽管吩咐,我有什么能帮上你的地方是我的荣幸。”

  很快,抵达了公安局。

  谷遇东在秘书的引路下走进了公安局长的办公室。

  “局长您好,我是谷遇东,您的父亲和我爸爸是老朋友。”

  “没错没错,你找我是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我现在就职于和鸣药业,我们和鸣药业的董事长昨天半夜被绑匪绑走了,距离现在只有不到十二个小时,我想请你帮我立案,并派出最可靠的特警小组寻找我们董事长的下落。”

  掠过卓一航没有提及,只要能找到黄连,就能找到卓一航,万一卓志山从公安局长的口中得知自己孙子失踪……

  谷遇东不敢相信。

  公安局长疑惑皱眉:“哦?这是绑票还是……”

  “应该不是绑票,截止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收到短信,如果是绑票应该一大早就能接到绑匪的电话。”

  “那就是从冲着你们董事长去的?”公安局长站起身,“我明白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他拿起座机的话筒,“007小组,现在立刻上来办公室见我。”

  公安局长给谷遇东立了案,还派了特警小队十八人寻找黄连的下落。

  谷遇东见到了这一队特警小组,“我要你们保密,这件事绝对不能被除了我们之外的别的人知道。”

  “这是我们的分内责任。”

  “你们都去换上便衣,然后跟着谷遇东先生去案发地点勘察,看看能不能找到很么蛛丝马迹。”

  “好的。”

  谷遇东开车带着特警小队其中的五个人来到了城西别苑。

  “现场我没有动过,我们发现了迷药,他们是用迷药迷晕董事长。”

  换上便衣的五个特警小队在现场勘查踪迹。

  谷遇东手插着口袋看着他们围在一个地方,似乎发现了什么。

  “你们找到了什么?”谷遇东走到他们旁边。

  这里是个停车位。

  特警小组道:“我们找到了衣服纤维遗落的痕迹,看上去是一套女性家居服,我们从轮胎的痕迹中分辨出来,这个地方曾经停泊过一辆劳斯莱斯。”

  谷遇东欣喜,“那可以顺着这个痕迹找到这个车子去了哪里?”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是可以的,因为轮胎的轨迹含有矿物质,也就是俗称的盐成分,似乎是从码头那边开过来的。”

  谷遇东打开车门,斩钉截铁地道:“那就去码头!几个人跟我上车去码头。”

  “好的。”三个特警小队地成员跳上了谷遇东的车。

  车子飞速朝着海岸的方向驶去。

  抵达码头,很多艘大小型渔船轮船客运船停泊在此地。

  两个特警小队的成员留在码头现场勘查,得出结论:“劳斯莱斯在码头停下了,痕迹还很新,应该是案发时间后的半个钟,昨晚就被扛上渔船了,昨晚的案发时间是凌晨三点,调查三点半至五点这几个小时内的轮船通行记录。”

  谷遇东带着一个便衣特警去码头负责人那里询问。

  “昨晚三点半至五点啊……”负责人回忆了下,似是想起了什么,道:“我们很少有渔船会大半夜出去,都是私人游轮,昨天似乎有一辆私人游轮请示说半夜出航。”

  谷遇东面色微变,眉心一紧,上前一步,道:“能不能查到他们去了哪里?”

  “不能。”负责人表示无能为力地摇摇头,“因为是私人游轮,我们无法获取目的地,不过按照航行诡计,倒是能推算出来大概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谷先生你怎么要查这些事情?”

  “没什么。”谷遇东顾左右而言他地道:“那请放航行记录出来给我看看。”

  “好的。”

  负责人放出了航行记录。

  特警小队的人忽然上前了一步,“他的方向是西南方,应该是朝着南方的沿海一带去了。”

  “年轻人,真厉害啊,一个记录图也能看出来去了哪里。”

  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谷遇东双瞳微微睁大,“对了,请问一下那艘游轮能查出户主姓名吗?”

  “不能,即便是能,我们也不方便透露户主信息,毕竟是私人游轮,不归我们管辖范围内。”

  “谢谢,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谷遇东带着特警便衣离开。

  回去的路上,特警道:“谷先生,能买下私人游轮的应该不是普通人,随便一艘游轮都是上百万的价格。”

  “怎么样,谷先生,查到了什么吗?”

  “查到游轮朝着南方沿海去了,那艘游轮应该就是绑架我们董事长的游轮。”

  “我们也查到了游轮的痕迹,按照蛛丝马迹来判断,这是一艘规模非常豪华庞大的游轮。”

  谷遇东暗自捏紧拳头。

  竟然是私人游轮,规模还不小。

  看来这个绑匪还挺有钱。

  也不一定是冲着钱来的,很有可能是绑架黄连有什么别的用途。

  要是冲着钱来的还好,他们要几千万都能给得起,只要黄连平安无事,但是现在可是初步确定不是绑票,而是绑架黄连另有用途。

  望着蓝天和海水的天际线,谷遇东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阖眸按了按胀痛的太阳穴,深蹙的眉宇显得十分疲倦。

  “斯年,抱歉,我搞丢了你的心爱的女人,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全力找到的。”

  心底默念完这句话,谷遇东倏地睁开眼睛,吩咐下去:

  “南方沿海城市太多了,而且虽然朝着南方的方向去了,不一定中间会调转方向,可能会朝着北方去,或者是去了某座岛屿,你们立刻去调查南方远海城市私人游艇的上岸消息。”

  虽然这是大海捞针,找到黄连的希望渺渺无几,但是就算是一线生机,他都会用尽全力抓住。

  这个绑匪用私人游轮,又是劳斯莱斯,应该非富即贵。

  可是这种非富即贵的人,绑架黄连做什么呢?

  谷遇东绞尽脑汁也想不通。

  “那我们立刻发布消息,让南方沿海城市的分局来调查此事。”

  “不行。这个消息只有你们几个特警小队成员和公安局长能知道,其他人一律不要告知,即便是你们公安局的也不行。你们亲自出发去南方沿海城市,便衣来寻找,切记绝对不能走漏风声。”

  谷遇东斩钉截铁否决了特警的方策。

  虽然特警的方法能很快又线索,但是那样寻找会闹得人尽皆知,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和鸣董事长失踪的事情绝对不能被第三方知晓。

  卓斯年已经失踪了,好在有相似的王浩替代,可是黄连,他们去哪里找一个和黄连相似的过来替代?

  王浩是军人尚且从容镇定,临危不乱,其他女流之辈,即便有黄连相似的容貌,也未必能有黄连雷霆万钧的作风和手段。

  虽然这样的做法进度缓慢,不过是上上策,最为妥帖的做法。

  下午五点左右。

  伊倩的电话进来:“谷经理,少奶奶有消息了吗?”

  “伊倩,别着急,不可能这么快,离绑架时间都不到24个小时,绑匪没有主动过来找我们,没有任何消息。”

  谷遇东将今天早上过去勘察的发现复述给伊倩一遍,又道:“现在我们还不确定小连去了哪里,沿海城市太多了,特警小队已经一个个去沿海城市排查搜寻了,最快也要三天才能传回来消息。”

  “啊,怎么这样,少奶奶不会出事吧?不会被绑匪撕票吧?”

  “小连平常时也没有得罪什么人,自问正阳集团和和鸣药业也没有得罪什么大人物,绑匪没有索要钱财。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嗯,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各司其职,好好等待。”

  “好!”

  谷遇东挂了伊倩的电话,背重重地跌进椅背,疲惫地合上眼皮。

  昨晚到现在一天一夜未合眼,找不到小连根本难以入眠。

  脑袋里好像一锅煮沸腾的开水,被烧烫的锅子。

  感觉下一秒就要爆炸开来。

  卓斯年临走之前,交代过他要照顾好小连,然而他却没有做好斯年吩咐的事情,让小连被别人绑架了!还有卓一航,他们两个都一起被绑架了!

  绑匪他绑架黄连尚且情有可原,可能是冲着什么去的。

  可是卓一航……

  绑匪会不会是和卓一航有什么特殊关系?

  ……

  孤岛。

  晚上七点整,夜幕逐渐黑了下来。

  他们在长餐桌上落座。

  仆人往来穿梭,正在上菜。

  铺好餐巾在大腿上,黄连拿起刀叉正要切牛排。

  忽然耳边吱呀一声响起,黄连扭头看过去,门被仆人推开。

  程非凡风尘仆仆地走入内,窗外灌进来的海风卷起他的风衣衣角,像八十年代上海滩大哥大登场的样子。

  一进门,程非凡的目光便落在了卓一航的身上。

  他特意赶回来和他的儿子一起吃晚饭。

  他们父子俩阔别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来到了这个孤岛上,必须抓紧时间好好相处,弥补这些年来的遗憾。

  “一航,吃饭了?”

  程非凡笑眯眯地在首位落座,声语亲和,俨然慈父样。

  卓一航看到程非凡,本来和黄连有说有笑,脸刷地一下就黑了,前一秒还晴空万里,后一秒便乌云密布。

  卓一航挑眉厉声地道:“你自己没长眼睛看?”

  黄连揉了揉太阳穴。

  头疼!

  正好她坐的位置还是程非凡和卓一航中间。

  这两个人一见面就会起争执,当夹心饼干的滋味真不好受。

  不管他们了,这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这个牛排看起来让人好友食欲!

  黄连切了块牛肉放入嘴里,水剪双瞳微微睁大了一下。

  这个牛肉……真好吃!

  仿佛没有听到卓一航刺耳的声音,程非凡依旧笑容不减,风度翩翩,睇向黄连:“喜欢吃我吩咐仆人准备的晚餐么,是神户牛肉,黄油一样入口即化,鲜嫩肥美。一航的母亲很喜欢吃呢……”

  “嗯,挺好……”

  黄连的吃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来。

  卓一航便啪地拍桌而起。

  巨响震得黄连的盘子都动了一下。

  黄连被卓一航激烈的反应吓得心惊肉跳,头皮发麻,拽了拽他衣角,“一航?”

  妈妈咪啊,卓一航最近情绪很不稳定,也不知道程非凡那句话得罪他了,怎么反应这么激烈。

  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得心脏病!

  卓一航不理睬黄连,双目猩红,瞪着程非凡,好似恨不能喷火烧死他,“你特么没有资格说我母亲!”

  “我怎么没有资格,我喜欢她,她是我的初恋。”

  “你放屁!给我闭嘴!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喜欢她?要是你喜欢她,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其实你心里面根本没有她,你根本不爱她!你爱的只是你自己!你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自大狂!”

  卓一航真的就像是一只暴怒的狮子,声嘶力竭,声音刺耳。

  仆人被吓得一个两个大气都不吭一声。

  还从没有人敢和先生这么大声说话,更别说敢骂先生了!

  黄连遭罪地哭丧着脸,捂着耳朵。

  唉,好不容易能安安心心吃一顿晚餐,这两个人是在干啥嘞?

  一个巴掌拍不响,程非凡看上去气定神闲,从头到尾没有怼过卓一航一句话,可是也不应该激怒一航。

  现在好了,卓一航的情绪本来就不是很稳定,被人莫名其妙‘请’到这里来不说,还被迫留在这里,还有一个男人说自己是他爸爸。

  换任何一个人都受不了吧。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黄连张了张嘴。

  想劝架,却不知从何下嘴。

  还是吃牛肉吧,不然白白浪费了这顶级美食。

  黄连切了块牛肉塞嘴里。

  “怎么,被我戳中痛穴了吧?其实你根本就不爱我母亲,你承认吧,你爱的只是自己!你做的事情完全都是为了自己!根本不顾虑他人感受!”

  “……”

  程非凡没有回应,对卓一航的谩骂,像是充耳不闻,只皱着眉看着卓一航,眸子里盛满了无奈。

  黄连以为程非凡会解释,谁知道程非凡一句话也不说。

  静静等着卓一航骂完了,骂够了,骂得嗓子不爽了。

  卓一航坐下来大口灌了几口水,终于不再骂。

  餐厅安静了三秒的时间。

  程非凡淡淡开腔道:“你以后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我吃饱了。”

  吃饱?是气饱了才对吧。

  程非凡站起立,挽过风衣,淡淡看了眼黄连,“卓夫人,请慢用。”

  “谢谢你的晚餐。”

  “不客气,你吃的开心就好。”

  程非凡看了眼将头扭转过一边的卓一航,嘴唇翕动,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最终眸光黯淡了下,他转身离开。

  留在这里卓一航会吃不下晚餐,还是不打扰他好了。

  以后总能找到机会和他好好相处,卓一航现在情绪不是很稳定,现在不是合适的时候。

  黄连看了眼门的方向,柔声道:“一航,他走了,我们继续吃晚饭吧,等会我们去海岸边散散步,好吗。”

  “嗯。”

  卓一航这才消了气,舒出一口气,拿起刀叉吃晚餐。

  吃过晚餐后,仆人收拾餐桌。

  因为这个海岛根本逃不出,所以程非凡并没有派人监视他们,只有那个风衣面瘫女会是不是在他们有需要的时候出现。

  但愿程非凡能找到卓斯年的下落吧。

  能见到斯年,哪怕在这个岛上呆一个月,她也甘之如饴。

  两人朝着海岸的方向走去,涨潮了海水吞没了沙滩,他们就在岸边缓满地走着,散散步。

  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哗哗的响声,咸湿的海风徐徐吹过,呼呼地穿过发丝和耳际。

  一天的余热稍退,晚上尚且有些凉意。

  卓一航将牛仔薄外套脱下来披在黄连肩上,“冷吗。”

  “有点。”黄连冲卓一航微微一笑,“一航,我说这些话你可别不高兴。”

  “嗯,你说吧。”

  “虽然程非凡将我们绑架过来的,但不知道你发现了没,程非凡对我们没有恶意,不是为了钱,也并不是要害我们的命,而且为了完成他的梦想。”

  “嗯。”

  卓一航静静地听着,像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学生,和刚才餐厅里恼羞成怒嘶吼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每个人都有梦想,你的梦想是总有一天有能力管理好正阳,超过你二叔。我的梦想有很多,最近的一个就是希望你二叔赶紧回来,并且在你二叔回来之前,将你二叔的心血——和鸣药业,好好做下去。”

  卓一航点点头,“你想说什么?”

  

[读者须知]:下一篇:243.我不是你的哥哥-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