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37.以死相逼见真人-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36.深入虎穴探虚实-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根本看不出有虚假演戏的成分在。

  谭乔森对突然出现的李菲本就心生怀疑,看李菲关心得有点过头了,愈发怀疑李菲的用意。

  懒得再和李菲演戏了,谭乔森捅破纸窗户在,直截了当地勾了勾唇:“李菲,别演了,我们两个什么关系,用不着这么虚的东西。直接说吧,你是不是为了卓斯年来找我的?”

  他过来美国已经很久了,李菲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目的性的。

  这么谄媚殷勤,看也猜得出来李菲是为了卓斯年而来。

  李菲一愣。

  谭乔森这么快就发现了她的目的?

  果然不愧是谭乔森,看来按照谭乔森的敏锐,恐怕也已经发现了些监视他的人,说不定还知道了那些人都是黄连的人。

  不过李菲有备而来,只是愣了05秒,很快就神色如常。

  李菲红了眼眶,委屈地撅了红唇,道:“乔森,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我为什么要为了卓斯年来找你?”

  还装?!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他已经看破了她的把戏!她居然还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装得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简直恶心他!

  身上的毒瘾还有梅毒的病,全都拜他所赐,如果李菲爽快承认也就罢了!居然还装疯卖傻,搞得好像自己才是受害者一样!

  谭乔森怒火中烧,盯了一眼仆人,冷声吩咐,“你们都出去。”

  仆人们看到这俩人气氛不太对,惊恐退下去。

  看着谭乔森大跨步地冲自己走过来,李菲踉跄后退,瞪大了眼珠子,“乔森,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就是想你了,过来看看,你这是做什么?”

  来的路上,李菲就猜到自己很有可能会被谭乔森打,所以在包包里面准备好了跌打药。

  谭乔森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感情。

  说不定在谭乔森的眼里,她李菲就是个宠物,哦,不对,应该是畜生!

  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挥之即来喝止即去!宠物还舍得打吗?

  不过没有关系,谭乔森尽管打她,只要能得到卓斯年的消息,被谭乔森打一顿又有什么关系?

  “干什么?你他妈还给我装?你装什么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出来的那点事!”

  谭乔森猛地抓住了李菲的脖子,怒不可遏。

  男女力量本就悬殊,李菲根本挣扎不过,被谭乔森用力摁道茶几上,后脑勺咚地一声撞到了坚硬的茶几案面。

  痛!

  李菲痛得眉心紧拧,五官扭曲,脖子被攒住,呼吸不过来,脸色憋得涨红如猪肝色。

  “李菲!你他妈的别演了,说!我身上的梅毒和毒瘾,是不是你弄的?”谭乔森咬着牙冷问。

  “乔,乔森!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弄你,我没有啊……我都不知道你得梅毒了,你怎么会换上梅毒?!”

  李菲心里简直乐开花了,差点藏不住自己的表情笑出来。

  暗地里掐了自己腰间嫩肉一把,李菲逼自己哭出来。

  “妈的,你这个臭婊子!在我面前还装,看我今天打不死你!”

  “乔森,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好啊,你打死我,要是你打死我能相信我,你就尽管打死我好了!不,不用你动手,你打死我会被判刑,让我来杀了我自己!”

  茶几上放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李菲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勇气,抓过那把水果刀拿在手上。

  喉咙被利刃抵着,刀尖深深刺进皮肤,渗出大颗大颗的血珠子。

  李菲拿捏着力道。

  只是皮外伤,并没有刺进去。

  谭乔森被李菲拿刀刺自己的举动吓到了,骇得一惊,“李菲!你他妈的疯了!”

  “我没疯!你不是怀疑我吗,我现在就替你杀了我自己,到时候警察来了,检查现场,看到我是自杀死亡,就不会怀疑到你头上,如果你来杀我,到时候法官会叛你罪,我不想看你被抓。”

  李菲喘了口气,笑了,“你不是怀疑我吗,不如我杀了我自己证明给你看,我是冤枉的……!”

  “疯子!”谭乔森啐了一声,半信半疑地撒开了手。

  无论李菲是演戏的还是怎样,都太过真实了。

  李菲这个女人,未免对自己太狠!

  但是,他还是不能相信她。

  李菲竟然以死相逼,摆明了就是想博取他的信任,从他口中套取一些什么信息。

  那些过来监视他的人小半个月了也一无所获,所以李菲才按捺不住想要自己过来获得消息?

  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既然李菲这么想要,那他就给她又有何妨?

  反正,失去卓斯年,他谭乔森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谭乔森在沙发上坐下,捏起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开门见山地道:“你过来做什么?”

  李菲揉揉脖子,喘了几口气恢复过来,腹诽谭乔森你这个贱人,早晚我李菲弄死你,要不是你现在还有用,老娘一脚踹你去地狱,还喝红酒,吃屎吧你!

  李菲面上谄媚地笑,缠上去:“没干什么,人家就是想你了而已嘛!”

  还搡了一下谭乔森,含嗔带羞,冲他撒娇。

  李菲自己都给恶心坏了,要不是为了卓斯年的消息,她疯了才对谭乔森撒娇。

  谭乔森毛骨悚然,扯开李菲,“行了,我看你有事情来,我们两个什么关系,你直说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

  停顿了一下,李菲咬了一下嘴唇,琢磨着怎么说才能不着痕迹,不太曝露自己的目的,“就是卓斯年失踪了忽然又出现了,出现的这个卓斯年,一点都不像是卓斯年,而且万佳怡也走了,我觉得好奇怪呀,加上我想你了,就过来了。乔氏啊,我听说万佳怡把卓斯年带走了?怎么会有两个卓斯年啊?哪个是真的?”

  果然是为了得到卓斯年的消息。

  谭乔森的眸底闪过微不可查的精光,抿了口红酒,避轻就重,话中有话地道:“真的卓斯年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卓斯年了,他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李菲骇的一惊,心惊肉跳,强装镇定,佯装不解地问,“你见过真的卓斯年?”

  “当然!这么说吧,他已经不是卓斯年了,改头换面倒是不至于,但是也差不多,换了身份,忘记了以前的人和事。”

  告诉李菲也无妨,反正对于他谭乔森又没有什么损失。

  倒是万佳怡可要伤脑筋咯。

  谭乔森嘴角噙了一抹冷笑,悠闲地晃晃红酒杯。

  听到消息的李菲却是大惊失色,心情起伏,可谓狂涛骇浪。

  没想到这么轻易就从谭乔森的嘴里头弄到了卓斯年的消息。

  前些天黄连说和真的卓斯年见面,真的卓斯年竟然完全没有认出她来。

  现在和谭乔森的话一对比,卓斯年的情况十分吻合。

  卓斯年该不会真的……

  那就糟糕了!

  得像个办法和真的卓斯年见一面才行。

  可是,谭乔森会允许她和卓斯年见面吗?

  谭乔森连卓斯年的真实消息都告诉她了,虽然不知道真假,不过谭乔森应该没有这种闲工夫骗她,看来十之**是真的了。

  谭乔森给不给她见卓斯年,都要试一试才行。

  万一,瞎猫撞上死耗子了呢。

  李菲讪笑:“说得这么玄乎!好像是真的一样!我才不信,卓斯年是什么人呐,怎么会真的就失忆了!”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说的话连标点符号都是真的。”

  呵呵。

  李菲内心冷笑了两声。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当初她被谭乔森骗得这么惨,这次可要留个心眼才行。

  “反正我不相信!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带我去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真的看到卓斯年失忆了,才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

  “行啊!”

  没想到谭乔森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李菲心底头还愣了一下。

  紧接着谭乔森话音又是一转,“但是你要和我做个交换。”

  “什么交换?”李菲咬了咬牙齿。

  谭乔森真是个奸商,真是奸诈,竟然想和她做交换。

  先听听他的条件是什么,要是真的能看到卓斯年一面,只要条件不过分,她都可以答应。

  “行呗,你说是什么。”

  “外面有一群人监视我的行踪,不知道是谁的人,我不方便出去,如果你想个办法帮我把那些人打发了,我就方便出门了,如果打发不走,我就没办法带你去看卓斯年咯!”

  那些人简直跟狗皮膏药似地,走哪跟哪,他恨不得一枪嘣掉他们!

  谭乔森一面说着一面观察李菲的表情。

  那些人肯定是黄连的,当初他飞过来美国的时候,黄连就想要从他这里得知卓斯年的消息,所以就派了人过来监视他,想要从他这里得知卓斯年的下落。

  谁知道被他发现了,监视的人一无所获。

  所以李菲这女人就狼入虎穴,亲自上阵过来打探卓斯年的消息。

  这也正合他意。

  李菲过来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谭乔森暗中筹谋着,说完,等着李菲做决定。

  “乔森,你居然被人监视了?谁要监视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不过你这是什么话呀,我怎么会有办法打发掉外面的那些人?你不要说笑了。”李菲心虚了一下。

  谭乔森让自己打发外面那些人,莫非就是知道她知道外面那些人是谁派过来的?

  “那就没有办法了,外面那些人打发不走,我是不会踏出庄园半步的,你也别想见到卓斯年了,你爱信不信。行了,我要回房补觉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等会让仆人给你安排一间客房。”

  看着谭乔森扬长而去的背影,李菲咬了下唇瓣。

  贱人!

  奸商!

  竟然用条件和她交换,现在交换还是不交换?

  他们在这里监视一百天,谭乔森就真的能呆一百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出去见见万佳怡,也会避人耳目,那些监视的人段位太低,还斗不过谭乔森这个奸商的。

  反正那些监视谭乔森的人留在这里监视也没有什么用。

  不如就让郑东把那些人撤走。

  只要她真的见到了卓斯年,还不愁拿不到消息吗?

  为今之计,只有答应谭乔森的要求了。

  上到客房,李菲神经兮兮地检查了一遍客房没有针孔摄像头,这才躲到被窝里,拿出手机,点击郑东的号码,拨通。

  大洋彼岸,古城。

  “李菲?”郑东接到李菲的电话,很意外,惊讶地道:“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消息了?先生找到了吗?”

  “还没有,不过快了。”李菲将自己和谭乔森的对话复述了一遍给郑东听。

  “果然是谭乔森,真是精明,不过他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他让你想办法打发走,一定是起疑心了,反正他会带你去看先生,肯定不会撒谎。我们顺着他的皮毛抚,撤掉那些人,你就说用钱打发走了他们,然后看看谭乔森有没有带你去看先生。”

  “郑助理,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我就答应谭乔森了。”

  “好。一有先生的消息,立刻通知我,麻烦了。”

  “不麻烦,我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卓斯年,而是为了小妞,只要小妞开心了,我做这些都是值得的。”

  撂了电话,李菲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走进浴室,处理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围上丝巾。

  然后李菲走到窗边,撩开窗帘看了看外面,几个人裹着风衣,带着帽子墨镜,看不见脸的男人,正离开这个庄园。

  看来郑东通知那些监视谭乔森的人撤退了。

  李菲拿起手机,给谭乔森短信:“那些人都离开了,我用几千美元打发走了他们。”

  这个说辞,谭乔森肯定不会信,但反正人走了,他满意就好。

  果然谭乔森很快回复了她:“嗯,我看到了,中午一点我们出发。”

  “好的。”距离一点还有几个小时,李菲小睡了一会,十二点整的时候下了客厅,等了四十分钟,谭乔森也下来了。

  两人简单吃了一些午饭,一点零一分的时候,两人离开了庄园,坐上了去往卓斯年那里的车子。

  ……

  下午四点钟左右,东南风徐徐吹来,温热且湿润。

  准备抵达农庄的时候,谭乔森就给万佳怡发微信说:“我和李菲过去农庄,还有三分钟就到了。”

  李菲?!

  看到谭乔森带别人过来,还是李菲,万佳怡很不高兴,闻言色变,一下子从客厅走出去,站在小木屋门外。

  果然看到一辆悍马越野车朝这里开来,缓缓地停下来了。

  谭乔森不会真的带着李菲那个女人过来了吧?疯了吧他!

  车门嘎达一打开。

  走下来一双枚红色的恨天高,万佳怡脑袋里轰隆一声,瞬间无语凝噎,气上心头。

  眨眼间谭乔森已经带着李菲走到了面前,憋着一口气,万佳怡也不好发作,只得语气不善地问:“你们过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

  万佳怡颐指气使地环抱双臂,警惕地盯着他们。

  看到真的是万佳怡,想不到谭乔森是真的带她过来见卓斯年了,飞快地记下这个白色的农庄小木屋,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李菲啧啧称奇。

  真是世外桃源,这个万佳怡可真是会挑地方,居然带着卓斯年来到这种隐蔽的风光秀丽的地方隐居。

  难怪古人云小隐隐于野。

  “我们进去再说,李菲,你在外面等一下。”谭乔森对李菲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我搞定万佳怡,你等会。

  “好的,我在这里等你们。”

  谭乔森不由分说拽着万佳怡入内。

  两人进了农庄小屋,立于客厅。

  “你撒开!”万佳怡脸色不虞地挣脱谭乔森。

  “卓斯年呢?”谭乔森低声下气地问,一点尊严都没有。

  “在书房,干嘛?”万佳怡甩出一张臭脸,对于谭乔森没有经过她的同意,私自带着李菲过来,很不爽,非常不爽!

  “我让李菲过来看看卓斯年。”

  万佳怡一下子就气炸了,压低了声音质问:“你怎么能带着李菲过来呢?谁知道李菲是不是细作,万一她走漏了风声怎么办,你是不是猪脑子,做事情之前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赶紧把李菲送回去!”

  “佳怡,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你先听我解释。”

  “那你解释!”

  她倒是想听听谭乔森能找出什么借口来!

  “有什么关系,你担心什么,催眠师不是说成功了吗?现在卓斯年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卓斯年了,他现在是艾佳明了,就算是黄连本人出现在卓斯年面前,我们都不用害怕,因为卓斯年已经不认识他们了,而且,他现在是艾佳明!”

  听到这里,万佳怡的气这才消了一点,“算你会说!”

  “对呀,我们见到黄连都不怕,更何况是李菲呢,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心机手段,掀不起起来什么腥风血雨。”

  “可是被她知道了过来找卓斯年的方向,万一她回去告密出卖我们,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万佳怡可不敢掉以轻心,万一失去卓斯年,可就没有后悔药吃了!

  “这个我已经做好了应对的方法,来的路上我蒙住了她的眼睛,李菲看不到来的路线,好几个小时才过来呢,这么远的路,这么多岔路口,走错一步都找不到这里,即便我没有蒙住李菲的眼睛,她也不知道怎么过来,我们的司机来的时候都会迷糊,更何况不知道确切位置的人,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来!”

  被谭乔森这么一说,万佳怡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谭乔森乘胜追击:“刚好,李菲过来可以帮我们测试一下卓斯年,难道你不想知道卓斯年到底是不是真的忘掉了所有的事情,真的以为自己是艾佳明而不是卓斯年了?”

  万佳怡的柳叶眉微微一蹙,她思忖了一下,觉着谭乔森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妩媚的眸子流露出一丝赞同,“那就试试,我们暗中观察一下李菲和卓斯年独处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

  “好。”

  两人一拍即合。

  谭乔森拉开了小木屋的门。

  李菲左顾右盼看着四周的环境,那双眼睛像是小老鼠的一样滴流滴流的转动,听到木门吱呀打开的声音,这才转了回来,她笑嘻嘻地看着谭乔森,“怎样,你们商量好了吗。”

  “卓斯年在书房,你进来吧。”

  “好嘞。”

  终于要见到卓斯年了!

  李菲脸上升上一股喜悦,有些小激动地走进小木屋。

  没想到这里充满了生活气息,到处都是小碎花还有美式乡村风格,即便是陌生人过来看都觉得很温馨。

  看来万佳怡真的是煞费了苦心。

  谭乔森站在书房门口,压下门把手,推开一条缝,“他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看吧。”

  “好的好的!”李菲欣喜地点点头,然后咯吱一声,推开了书房门。

  眼前的情景映入了眼帘,男人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微微垂眸,目不错珠地盯着扉页上的字,读书入了神,天蓝色小碎花的窗帘半拢,下午的余晖照映入内,洒落在男人的发上,肩头,金灿灿发着光,他刚毅的脸被阳光打磨得愈发棱角分明。

  李菲的呼吸一窒。

  被男人英俊的容颜所惊艳。

  一秒后,惊喜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李菲大喜过望,瞪大双眼,咧嘴一笑,喜形于色。

  这个男人——真的是卓斯年!

  “卓,卓先生?真的是你?真的是太好了!你真的在这里!要是小妞知道见到你,一定非常高兴!”

  李菲激动上前几步,站定在书桌前面。

  闻声,卓斯年挺秀眉峰略微拢起,被人打扰看书的宁静,眸中闪过一缕微不可查的不悦之色。

  卓斯年抬眸,冷冷地道:“你是谁,找我干什么?”

  她是谁?

  李菲如遭雷击,震耳发奎,踉跄了几下,她艰难地从喉咙吐出一句话,“你,你不认得我了?我是李菲啊,卓先生,我叫李菲,当初你很讨厌我的啊!”

  难怪黄连说当时和卓斯年打了个照面,卓斯年却完全像是不认得她一样。

  卓斯年脸上的表情,也不像是在演戏啊,为什么就……

  李菲简直百思不得其解,试探地道:“卓先生,你还记得青城吗?正阳集团,那么古城呢?和鸣药业你总该记得吧,和鸣药业可是你的心血,你总不会也把和鸣药业给忘记了吧?”

  “和鸣?”卓斯年一怔,脸上一点点滑过一抹释然。

  

[读者须知]:下一篇:238.写满黄连的名字-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