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36.深入虎穴探虚实-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35.一计不成再一计-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外面大雨将歇,慢慢地越来越小。

  还好万佳怡选在下雨的时候来,而且乔装打扮了,否则外面有人监视就被他们发现万佳怡的踪迹。

  万佳怡戴着墨镜和帽子离开了谭乔森的庄园,途中换乘了好几次车子,确定甩掉了后面的人,没有被人跟踪。

  万佳怡在约定好的地点和谭乔森安排的催眠师见面碰了头。

  没错,谭乔森给她出的主意就是找催眠师,彻底将记忆本身就不完整的卓斯年记忆彻底瘫痪。

  万佳怡上了催眠师的车子,汽车开向农庄的方向。

  出来的时候早上吃过早餐,此刻已经是下午,下过一场雨,空气特别清新,花圃里的花被雨水冲刷得颜色更为鲜艳明丽。

  “你在这里等等,我进去和他沟通一下。”万佳怡对催眠师交代了一句,自己下了车。

  催眠师在屋外等着,万佳怡走上阶梯,咯吱一声,推开了房门。

  才走上阶梯的时候,呛鼻的中药味就冲了出来。

  万佳怡蹙了蹙眉,好在他们这里是农庄小屋,不是美国的市中心,如果是在美国的公寓楼里面熬中药,那些不懂华夏医术的老美肯定会冲上来投诉。

  “斯年?你还在熬药吗?多多少少也要休息一下吧,你吃饭了吗,饿不饿,要不要我煮碗面给你吃呀?”万佳怡唤着卓斯年,走进客厅。

  看到眼前一幕,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果然,卓斯年一直站在厨房那里鼓捣着中药。

  如果不是位置变了,万佳怡都要怀疑卓斯年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整天都没有动过。

  “……”

  得到的果然也是卓斯年的沉默回应。

  万佳怡更加坚定了一下自己要给卓斯年催眠的心神。

  谭乔森说得对,她不能再犹豫了!

  只有这么做,卓斯年才能彻底是她的男人!

  想想这些年来的恨意和艰辛,好不容易得到了卓斯年,教会他如何温柔对女人。

  她万佳怡凭什么替他人做嫁衣,成全他们那对神仙眷侣?

  卓斯年是她万佳怡的!

  哪怕他们这辈子只能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她也不会将卓斯年拱手给回黄连!

  “斯年,该吃饭啦,你都弄一整天了,累不累呀?”

  万佳怡踱步到卓斯年的身后,从身后搂住了卓斯年的腰。

  卓斯年微微一顿,眸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抵触。

  卓斯年伸手将万佳怡的手拉开。

  就知道卓斯年肯定会推开她,万佳怡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在卓斯年扣住她的手腕的时候,万佳怡忽然反抓住卓斯年的手,引起卓斯年的注意力:“斯年,知道你喜欢中药,我叫了一个中药专家过来,不如你们探讨一下,好不好?”

  卓斯年愣了一下,在客厅扫了一圈,终于说出了好几天来的第一句话,“他在哪里?”

  就连一个中药专家都比她有吸引力!

  万佳怡心底头是气愤又无奈心酸,扯了扯嘴角,强颜欢笑,“你先在沙发上面坐下,我这就叫中药专家进来,好不好?”

  卓斯年点点头。

  从善如流地放下了手头的事情,他坐到了沙发上,等待着。

  万佳怡走了出去,拉开门,对穿着白大褂的催眠师轻声道:“我告诉他你是中药医师,等会进去的时候就想来的路上我们说好的话去做。”

  “好。”

  两人一起走进了小屋。

  关上门,万佳怡带着催眠师走到客厅,“斯年,这就是我请来的中药专家,他也非常喜欢中医药,你们先聊,我去给你们倒水。”

  扭身,走进了厨房,万佳怡心底头释然地松了口气。

  真是不敢去看斯年被催眠的画面,只好躲到厨房避避。

  在厨房里深呼吸了几口气,万佳怡听到外面响起“啪”一声。

  是打响指的声响。

  看来催眠师已经成功将卓斯年催眠了。

  万佳怡这才转过身,看到卓斯年果然倒在沙发上,两眼无神,目光呆滞。

  万佳怡的眼眶一热,小声喃喃:“斯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一定要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么做。你一定不要生我气,我只是太爱你了,想把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我不会害你的,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佳怡小姐,你可以过来了。”

  “好的,谢谢。”

  万佳怡坐到了卓斯年的面前,看看卓斯年,转脸问催眠师,“你对他做了什么?”

  “我已经抹掉了他所有对自己身份的记忆,让他忘掉自己是谁,什么身份,你只要告诉他就好了。”

  催眠师说着,收拾了一下东西走出去,“你做好了叫我进来就可以。”

  客厅很快只剩下卓斯年和万佳怡两个人。

  天渐渐黑了,万佳怡打开了落地灯,看着被昏黄光线照得脸庞愈发刚毅若刀裁的男人,狠了狠心,万佳怡启唇,说:“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不知道。”卓斯年麻木机械,毫无温度的声音。

  “听好了,你叫艾佳明,艾草的艾,佳期的佳,明天的明,艾佳明!”

  卓斯年鹦鹉学舌般复述了一遍,“艾佳明,艾草的艾,佳期的佳,明天的明,艾佳明!”

  “对,你叫艾佳明!”

  接近成功了,万佳怡眼睛里泛着泪花,一来是激动的,二是给心痛的。

  “斯……佳明,你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吗?”

  “我不知道。”

  “你是经营着一家小型药业公司,你是药业公司的老板,你的父母双亡,你是我的老公,我是你的妻子。除此之外,你再也没有任何亲人,我们俩相依为命。”

  卓斯年又跟着万佳怡的话,像是复读机一样复述了一遍。

  “没错,这就是你,你是艾佳明!”

  万佳怡说完,自己却泪如雨下,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卓斯年这个人,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艾佳明!

  虽然很心痛,可是卓斯年,不,应该说是艾佳明,他完完全全是她的人了!

  万佳怡想抱住卓斯年,但是催眠还没有结束。

  走到门口,叫催眠师进来,万佳怡看着催眠师对卓斯年说:“以上就是你的记忆,记住了吗?”

  “记住了。”

  催眠师打了一个响指,收起手里的怀表,“好了,你休息一会可以苏醒了。”

  “啪”地一声。

  卓斯年双眼一闭,直挺挺地倒在了沙发上,似是熟睡了。

  “斯年!”万佳怡惊呼一声,冲过去扶住卓斯年,给他垫了一个枕头,看他昏睡不醒,很是担心,问催眠师,“他怎么样了?”

  “只是暂时昏睡过去了而已,等到他苏醒以后,就会记得你给他说起的那些事情,其他的事情他都不记得,只记得你。”催眠师笃定地说。

  “好,谢谢,你慢走。”

  将催眠师送走,万佳怡走回卓斯年的身边。

  坐在卓斯年的旁边,万佳怡抬起手,大着胆子,指腹滑过卓斯年俊脸上的皮肤,描绘着卓斯年的样子。

  刚毅的额头,深邃的眼窝,高挺的笔挺,削薄的双唇……这个男人长得精致绝伦,完美精湛,简直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气质清冷、高贵清傲的美男子。

  就在摩挲过卓斯年的薄唇,万佳怡的手腕被人一下子捉住了。

  猝不及防,毫无预兆,吓得万佳怡头皮发麻,差点叫出声来。

  “斯年?你醒了?”

  低头一看,卓斯年睁着宛如子夜的黑瞳,目不错珠地盯着她。

  万佳怡心惊,刚要开口,只听到卓斯年拧着眉道:“斯年?是谁?我叫艾佳明,佳怡你怎么了?”

  “啊!我……”

  万佳怡暗骂自己真是笨,没想到催眠的效果这么好。

  卓斯年已经成为艾佳明了,看来她以后要好好适应了。

  催眠成功了,也意味着卓斯年永远属于她了!

  万佳怡捧住卓斯年的脸颊,笑容妩媚妖娆,像是要勾引卓斯年似的,“呵呵,我是说四年了,我们住在这里四年啦那个,佳明,你终于醒了,害得人家好担心啊!”

  万佳怡大着胆子,扑上去抱住了卓斯年!

  没想到,卓斯年竟然没有推开她。

  但,也没有搂住她。

  不过能不像以前一样,每次主动都被拒绝,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你瞧瞧你,到了国外还是想着工作,现在忙得都累坏了,也不知道要好好休息,今晚不许你工作!”万佳怡强烈掩饰住自己心里的激动兴奋,温柔地看着卓斯年。

  卓斯年蹙眉道,“不行,我是公司的老板,不工作怎么行,现在年后,公司的业务就更加繁忙了,药物的上架也得安排,一堆事情。”

  万佳怡本想试探一下卓斯年,没有想到卓斯年真的代入了自己的身份中去!

  万佳怡不禁喜笑颜开,“好好好,只要你喜欢就去做吧,我永远在背后默默支持你……老公!”

  卓斯年一怔,深邃的眸子里滑过一抹迟疑,随即淡淡颔首,“叫我佳明吧,亲切点。”

  “哦!好!佳明!”万佳怡虽然有点淡淡的失望,但是看到卓斯年脸上明显多出的温和,喜滋滋地叫着,喜形于色,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子了。

  虽然神色还是冷淡,但是卓斯年已经没有了几天之前的冷酷。

  相信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卓斯年会像是对待黄连一样对待她!

  万佳怡笑眯眯地伏在了卓斯年的怀里。

  暗地里在卓斯年看不到的角落,她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个阴狠的笑容。

  黄连,从今以后,卓斯年就完全属于我万佳怡的男人了,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配得到卓斯年?

  做梦吧你!

  ……

  庄园。

  谭乔森站在窗前观察了下外面的情况,放下窗帘,走到电视机旁边,拿起了遥控器,摁了一下红色按键,打开电视。

  依旧转到国内的新闻频道。

  本以为能看到和鸣破产的消息,却看到了新闻报道着:“近日,济城康氏企业和和鸣药业签订了商务合作合同,大批量从和鸣药业购入药物,并且推荐给济城各大医院。根据记者采访了解,目前和鸣药业滞销的药物已经销售一空,重新进入流水线作业生产。各大医院使用了和鸣的药物,疗效显著,没有副作用,百姓反馈良好。截至目前,国内的各大医院已经趋之若鹜,想要与和鸣签订合约……”

  几天前还深陷丑闻,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没想到一眨眼,今天居然重振旗鼓,还比以前更加风生水起了!

  经过这次的事情后,闹得沸沸扬扬的丑闻变成了好事,很多人关注着后续报道,谁能想到居然会有反转?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和鸣了!国内的医院都想要和和鸣签订合同!

  不仅没有破产,还因祸得福!

  谭乔森恶狠狠地咬着牙齿,气得直跺脚,可恶可恶!本想扳倒和鸣,扳倒黄连,让和鸣身败名裂,让卓斯年的心血付之一炬!

  没想到竟然是为他人做嫁衣!反倒是给和鸣药业锦上添花,让和鸣药业的销售更好了!

  谭乔森气得快要爆炸,气极啪地关了电视,嗙一声摔了遥控器!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还能怎么办?

  现在生气也没有什么卵用了,只能……

  想到那些人,谭乔森的气瞬间消了一大半,阴谋暗算升上了心头。

  怕什么,一计不行,他们还有另外一计呢!他就不信,这一次还不能扳倒黄连,扳倒和鸣!

  拿起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谭乔森飞快输入一串号码,拨通的过程中,他快步走到浴室,关紧了门。

  电话刚好接通。

  谭乔森压低了声音,恨恨地咬牙启齿道:“该动手了!”

  ……

  古城,和鸣。

  顶层董事长办公室,正是中午,下过一场雨后,阳光明媚。

  自从和鸣恢复销售和生产,丑闻终于平息以后,黄连再也不用四处奔波了,总算有时间能好好在办公室歇着,思考一下公司的未来。

  李菲如常拿着便当上去找黄连一起吃饭。

  “小妞,本宝宝来啦!你今天中午吃啥?”

  李菲像是走进自家一样,熟稔地推开门,探进去一个脑袋。

  “我等你好久了,快点进来,我不想一个人吃饭,太寂寞了。”

  “谷先生呢,他没有陪着你吗?”

  “他给我送午餐上来后,就急匆匆出去了,好像是有人给他发微信了,不知道是谁,遇东兴高采烈出去的,也不知道是去见谁。”

  “谷先生恋爱了啊!”

  李菲在黄连的身旁坐下,盘腿坐在茶几旁边。

  黄连用筷子轻轻敲了一下李菲的脑袋,“别胡说,遇东是有家室的人。”

  李菲贼笑了几声,“嘿嘿,感情这东西,谁知道呢……哇塞!小妞,你吃的也太丰盛了吧!”

  “要不要吃?”

  “不要不要,你这么瘦,多吃点,我最近减肥,吃蔬菜就好!”

  黄连叹气,“你总是在减肥,够瘦了呀。”

  李菲羡慕嫉妒恨地嗤道,“拉倒吧!真羡慕有的人,吃多少都不胖,哪里像我们,喝凉水都会胖!”

  “你这是说谁呢。”

  “说你呢!还不给我多吃点,不然朕就叫人把爱妃你拖下去斩了!”

  “好好好,我吃!”黄连噗嗤一笑,忙不迭地咬了一口鸡腿,“臣妾这就吃,求求陛下饶了臣妾吧!”

  李菲挑挑眉,大手一挥,“这还差不多!朕很满意!”

  两人笑成一团。

  郑东走到办公室门口,虚掩着的门里面便出差拿出来了一阵阵女孩子的说笑声。

  少奶奶的心情好像很好。

  这段时间回去城西别苑,有李悦然小姐和伊倩陪在身边,来了和鸣有李菲陪在身边,和鸣现在每天都变得更好了。

  经过这次的风雨后,以前和鸣的销售就很高,现在更是直线上升,每天都在翻倍,已经是从前销售业绩的三倍了。

  先生知道这些消息一定很高兴吧!

  虽然好消息不断,但是关于谭乔森那边,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什么消息都偷不到。

  叩叩叩——

  郑东敲了敲门,“少奶奶。”

  “郑助理,你来啦,吃饭了吗?”

  每次中午的时间,郑东都会过来给她汇报关于谭乔森的事情,还有搜寻先生的消息。

  因此黄连很期待每天中午见到郑东,虽然每次都没有什么线索。

  他们还在搜寻着卓斯年的下落。

  青城卓家那边也在搜寻,他们没有一个人放弃寻找卓斯年,所有的人都在努力!

  “郑助理,谭乔森那边有什么消息了吗?”

  郑东还没有走到黄连的跟前,黄连便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声。

  摇摇头,低下眼,郑东不敢去看黄连失望的眼神,汇报:“还没有,谭乔森那个家伙,每天都呆在庄园,白天在花园里散散步,可谓是足不出户,都是仆人出去采购,我们也跟踪了仆人,那些仆人就只是去超级市场买每天用的食材,一点踪迹也找不到。我们派出去监视谭乔森的人什么消息也没有得到,请少奶奶原谅。”

  “没事没事。”黄连表面上开朗坦率地摆摆手,表示并没有关系,是不想让郑东觉得自责,但是私底下,心里还是忍不住滑过失望。

  李菲敏锐地瞧见了黄连眸中微不可查的失落。

  听到郑东的话,眉心微微一皱,她坚决地道:“不可能!”

  郑东和黄连看向李菲,“什么意思?”

  “谭乔森绝对不是那种安分守己的人!”

  “怎么说?”郑东好奇地问。

  李菲一本正经地说,“你们汇报的这些事情都不太可能,我了解谭乔森,他是那种潇洒风流的人,每天晚上不跑去酒吧浪一圈是不行的,按照他的性子,在家根本坐不住!更别说连续几天都呆在家里头!”

  “那是为什么……”郑东迷惑了。

  “小妞,谭乔森这个人精明的很!说不定谭乔森发现了有人在监视他。”李菲猜测着,不确定地对黄连说。

  “那怎么办,如果谭乔森发现了,那么我们岂不就没有机会通过他找到斯年的下落了?”黄连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目前只有谭乔森这一条线索,如果断了就真的麻烦了。”

  “别担心。”李菲握住了黄连的手,“谭乔森和万佳怡朋比为奸,他一定知道万佳怡的下落,如果谭乔森真的知道,又发现了有人在监视他,一定不会再有什么动作,这样下去,我觉得我们不能再从谭乔森的手里头找到任何有关你家哑巴大叔的消息。”

  “那怎么办?”黄连一时间有点无措。

  “不如这样,我和谭乔森认识,就让我过去探个虚实,看看谭乔森是不是真的知道哑巴大叔的下落!”

  说着,李菲站了起来。

  黄连一下子拉住李菲的手,脸上升上不安,“别!不要去!菲菲,你对谭乔森做了那些事情,万一他追究你的责任,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怎么办?他和万佳怡都不是好对付之人,万一他不放那个过你,你该怎么办?”

  郑东也担心地道:“对啊,李菲小姐,万一谭乔森对你做了什么事情,少奶奶很担心你的生命安全。”

  黄连点点头,坚决不同意,“太危险了,去美国找谭乔森简直就是以身试险,菲菲,我不管你怎么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过去的。斯年还可以想别的办法找到,但是你一定不能离开我。”

  李菲对谭乔森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谭乔森脑子进水了才不会发现那些事情都是李菲做的。

  李菲去美国和进龙潭虎穴有什么区别,简直就是去送命。

  谭乔森和万佳怡是一丘之貉,万佳怡尚且如此心狠手辣,何况是谭乔森,他只会比万佳怡更加阴险。

  黄连坚定地攥住李菲的手腕,“无论如何,我都不许你去!”

  看到黄连坚决的样子,李菲也不好反驳,叹了口气,重新坐下来,噗嗤笑道:“傻妞!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我现在的处境,我还不清楚吗,我去找谭乔森简直就是主动送命,你放心吧,我不会去的。”

  黄连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菲菲你一定不要去,斯年可以慢慢找他的下落,但是我不会拿任何朋友的性命作赌注,换来斯年的下落了和线索。”

  听了黄连的话,李菲在心底悄悄地想。

  小妞啊小妞,你真是太善良了,我一定要为你做点什么事情。

  我这条命是你给的,现在谭乔森戒毒痛苦,又患上了梅毒,治疗起来痛不欲生,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仇也报了。

  你和卓斯年就是我李菲的救命恩人。

  谭乔森一定知道卓斯年的下落,他最爱万佳怡了,一定会想方设法联系上万佳怡,只要找到万佳怡,就一定能有卓斯年的线索。

  与其干坐着等着那些人漫无边际,没有目的的找,不如赌一把。远水解不了近渴,眼前就有一碗水,虽然脏点,但是毕竟也是水,好歹也能止一下渴。

  万一,一个不小心从谭乔森那里得知卓斯年的下落,岂不是稳赚不赔。

  应付谭乔森她倒是不怕。

  但是,小连,我一定要报答你的恩情。

  你等着吧,我一定会带着有关于卓斯年的消息回来的!

  就算被谭乔森砍了,李菲爬着也会爬回来,告诉黄连卓斯年的消息,再死掉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思及此,李菲笑笑,装作放弃了的样子,和黄连轻松的吃完了午餐。

  黄连在沙发上休息了。

  李菲看看时间也不早了,离开了黄连的办公室。

  “郑助理。”李菲站在走廊上,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我要去一趟美国。”

  “美国?”郑东大惊失色,“你要去找谭乔森?”

  “没错,我要去找谭乔森。”

  “万万不可,少奶奶不同意您去,她非常担心您的安全。”

  “难道你不想知道你们先生的下落吗?万佳怡的手段,你我心知肚明,那天在济城遇到卓斯年,万佳怡逃得这么快,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现在万佳怡给卓斯年先生吃失忆药,谁能保证后面万佳怡不会对卓斯年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你能?”

  郑东晦涩地摇摇头,“不……”

  “那就是了,现在没耽误一分钟的时间,卓斯年先生就危险一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只要我去找谭乔森,好歹也能知道一点卓斯年先生的下落。”

  “可是,少奶奶很担心您的安全。”

  “我去美国的事情,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

  “可是……”

  “别可是了,我有把握,我还想活着看着小妞和卓斯年先生团聚呢,我比你更爱惜我的生命,如果没有把握,我肯定不会去找谭乔森的。”

  既然有把握,李菲肯定是料到谭乔森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更不可能杀了自己,要不然李菲也不会去以身试险。

  李菲对谭乔森恨之入骨,也了若指掌。

  郑东看到李菲眼睛里的坚决,只好咬咬牙点头,“行,我帮你订机票,我们那边的人会和你汇合,也会暗地里保护你的安全。只是,少奶奶这边……”

  “就说我生病感冒了,一有消息我就会给你联系!”

  “好!”

  显然李菲的提议是非常不错的,与其他们漫无目的的找,还不如李菲去敌营当细作,知道先生下落的几率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不过就算他不让李菲去,李菲肯定还是会去,毕竟腿长在李菲的身上。

  郑东立刻去给李菲订好了机票。

  下午的飞机,李菲回家收拾了一下,只带了一个20寸的行李箱,一套换洗衣服还有护照身份证,在银行兑换了美金,就打车直奔机场了。

  次日。

  李菲下飞机抵达美国,这里是晚上,她给郑东发了一条短信报平安:“我到了,记得瞒着黄连。”

  黄连没有等到李菲上来吃饭,“郑助理,菲菲怎么今天中午没有来,她在忙什么?”

  “少奶奶,李菲生病了,最近,最近天气不太好,忽冷忽热,人也容易感染风寒。”

  见郑东说话断断续续的,黄连虽然有点疑惑,不过也没有想太多,“这个菲菲也真是的,怎么就感冒了呢,昨天还是好好的,真是不懂得爱惜照顾自己,真是让人担心,肯定是没有多穿衣服,或是晚上踢被子了。我打个电话给她问问。”

  “少奶奶……”

  “怎么?”

  “没,没什么!”

  黄连打电话给李菲。

  李菲犹豫了一下,很快接起来,装作咳嗽地问:“小妞?怎么了?咳咳咳咳……”

  黄连听了拧了一下没,心疼地道:“菲菲,你感冒了。”

  “对啊,咳咳咳咳……昨晚踢被子了,年纪大了免疫力就不行了。”

  黄连噗的一笑,“拜托姐姐,你才二十岁出头,装什么老人。吃药了吗?吃药了就好,你好好休息吧,我都不打扰你了,我帮你给伊倩请假,你就好生休养吧,不用谢,谢什么呀,你再跟我客气,我就强了你!”

  李菲笑出了声。

  这个小妞,真是可爱!

  挂了黄连的电话,李菲心情很好的招手打车,用英文道:“去酒店。”

  现在已经很晚了,等到明天天亮的时候再去找谭乔森也不迟,反正谭乔森大门不敢出一下,也不会跑到哪里。

  李菲住进离庄园十分钟路程的一家酒店,洗了澡,倒时差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早上精神饱满地起床,看到黄连问候的微信,不禁微微一笑,回复:“我还有点低烧,不过没事,休养几天就好了,你别担心我,好好做你的事情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嗯!”

  黄连轻快地回复她。

  搁下手机,李菲去刷牙洗漱,化了个妖娆艳丽的浓妆,穿上了性感的包臀裙,好在美国天气温暖,这样穿也不会很奇怪,不过紧身裙勾勒着身材曲线,十分撩人,走在路上很吸睛。

  招手打车,“sir,去xx庄园。”

  当初谭乔森带她去过这里,所以李菲轻车熟驾。

  不到十分钟,的士徐徐停在了庄园的门口。

  这里还是这么漂亮,昨晚下了一场小雨,天气晴好,阳光明媚下的庄园,房子气派豪华,一片绿茵茵的草地,庄园的围墙种了一排蔷薇花,一簇一簇地开放着,艳丽逼人。

  曾经谭乔森的许诺尚且记忆犹新,看着这栋复古美丽的庄园,李菲拉下墨镜,眼睛里有的不是渴望,有的只是憎恨,恶心。

  任何和谭乔森有关的东西,李菲都觉得无比恶心!

  真想一把火烧掉这个地方,烧掉任何和谭乔森有关的东西!更想一把火烧掉谭乔森!让谭乔森尸骨无存!

  浓浓怨恨在心底头滚滚燃烧。

  “小姐,小姐?您的地方到了,请您下车。”司机大叔用浑厚的美过话对李菲喊道。

  李菲压下心底的熊熊怨恨,笑眯眯地打开钱夹,给了司机几张美钞,“不用找了。”

  走下车,李菲把墨镜扔进包包里,吐出一口气。

  对谭乔森再深恶痛绝又如何,现在不是收拾他的时候,当务之急是从谭乔森的嘴里撬出来关于卓斯年下落的消息。

  只要能让黄连开心,得到卓斯年的下落,给谭乔森强颜欢笑,逢场作戏,装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有什么问题?

  只要黄连幸福平安,哪怕豁出去她这条命,都值得!

  李菲定了定心神,走上去,摁了一下庄园雕花铁门的门铃。

  很快就有一个仆人迎了出来,“请问您是哪位?”

  “告诉谭乔森,我叫万佳怡,你们家主人会见我的。”

  “是。”

  看李菲妩媚漂亮的样子,仆人猜想可能是主人的女朋友还是什么人,于是加快脚步走进客厅。

  “先生,有一位自称万佳怡的小姐说是要见您。”

  万佳怡?

  她怎么又来了?

  是不是卓斯年成功被催眠了,她过来感谢他来了?

  谭乔森喜形于色,“赶紧请她进来!”

  身上还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谭乔森赶紧放下电脑,冲进房间,飞快地换衣服,换了一套休闲的衣服,穿着牛仔外套,外套的料子笔挺,让他看起来年轻英俊,潇洒帅气。

  谭乔森大跨步地走去,本以为能看到万佳怡,谁知道看到了另外一个女人。

  “李菲?你过来干什么?”本来脸上还兴高采烈,看到是李菲,谭乔森的眉皱起来,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厌恶和嫌弃,还有错愕和探究。

  他这是什么表情?

  嫌弃她?

  谭乔森,你算什么东西,你也敢嫌弃我?

  谭乔森脸上闪过的表情,激怒了李菲。

  谭乔森,你身上可是有梅毒的人!就凭你还有资格嫌弃我?!

  你的身子有多脏,你知我知,别以为我李菲不知道你做出来的那些肮脏事,你也不照照镜子,有什么资格嫌弃我?

  李菲心底腹诽,面上却笑得花枝招展,风情万种,“乔森,你想我吗?最近美国的天气不太好,你有没有照顾好自己?不过看到你健健康康的真是太好了!看你这么有精神,一定是戒毒成功了吧!真好啊,终于戒毒成功了!你怎么突然回美国了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好想你啊!”

  李菲谄媚地笑着,笑容妖娆,明艳动人,一开口,字字句句都是在关心他,担心他的安全。

  

[读者须知]:下一篇:237.以死相逼见真人-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