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34.指点迷津终得悟-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33.缘灭:修行,归隐-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两天后。

  青城,玉佛寺。

  郑东一动不动地矗立在定心师太的厢房门外的院子里。

  蓝天心拎着保温饭盒和一些香火走了进来,看了看厢房的方向,蹙眉问郑东,“小连还没有出来吗?”

  “还没有。”郑东摇摇头。

  “都两天一夜了。”蓝天心叹了口气。

  “如果少奶奶明天还没出来,我必须破门而入了。”

  也不知道少奶奶在里面怎么样了,生命是否安全。

  蓝天心摆摆手,“不着急,小连好不容易见到斯年,斯年后来却又玩失踪了,换个人都会难过,寺庙能修养身心,她如果再在里面住几日,能稳定一下情绪,不这么难过的话,我倒是多愿意她多住上几日。再说,有定心师太在,放心吧。”

  郑东缄默。

  蓝天心的话也不是无不道理。

  当时找先生的时候,好几次都因为去机场晚了一会导致万佳怡先一步带走了先生,他到现在都很自责。

  连他都这样自责愧疚又无奈着急,何况是少奶奶呢?

  “行了,我们也别在这里干等着了,小连出来以后会给我们打电话的,我做了饭菜,郑助理你过来吃吧,吃饱了有力气才能保护我的女儿,是不?”

  蓝天心的笑容和蔼慈祥,让人备觉温暖。

  郑东心间一暖,点点头,“好的。”

  禅房小屋。

  竹林被风垂得窸窣作响,鲜嫩的绿叶随风舞动,好似一阵一阵绿色的浪花,越显得禅房内静谧似水。

  焚香烟雾缭绕,一片宁静之中,定心师太的话音便也徐徐落下最后一句。

  “这便是大将军卓天雄和乔辛夷的故事,施主,听完这个故事,施主可知道乔施主和卓施主的前世了?”

  一滴眼泪,毫无预兆地从黄连眼睛里夺眶而出,滚落脸庞。

  被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所震撼、感动,黄连潸然泪下,不禁呢喃:“真是天意弄人,有情人最后竟然未能终成眷属……”

  “所以苍天才给了你们今生,就连老天爷都想弥补你们的遗憾。”定心师太捻着佛珠,声语温和。

  “嗯!”

  犹如茅塞顿开,黄连黑葡萄似的双眸噌亮。

  前一秒还泪如雨下,后一秒便牵起了嘴角,她笑靥如花。

  “是啊,前世我们没能在一起,这一世我们又相遇了,缘分如此,即便老天爷也不能拆散我们。”

  黄连捏着手里的照片,指腹轻轻摩挲过男人刚毅的脸部线条。

  “这一世,我们相遇了,相爱了,即便现在隔着千山万水,可是我相信最后我们一定能在一起。”

  “是的。”定心师太掀眸,神色安详:“贫尼的任务便是看到你们这对有缘人珠联璧合,但是……”

  黄连抬起了下巴,看着定心师太,眉心微微蹙拢起,她紧张地问:“敢问师太,但是什么?”

  “但是你们的磨难尚未完成。”

  “师太,如何完成?”黄连迫不及待地问。

  她这次来,就是想从定心师太这里得到一些点拨,再去寻找斯年。可是,师太这一个故事,就整整讲了两天一夜。

  卓天雄大将军和乔辛夷医女,彼此深爱,经历了那么多的坎坷,却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只是,那个时候,有国仇家恨,有封建帝王制度的弊端和无奈但,如果真的如师太所说,卓天雄和乔辛夷就是斯年和自己的前世的话,那如今,没有什么国仇家恨,没有什么封建制度,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两个人相爱

  相比起卓将军和乔医女当年历经的坎坷,她和斯年如今遇到的这些挫折,真的不算什么。

  所以,她一定要不遗余力找到斯年,排除万难和他再续前缘。

  这是个爱情自由的时代,她不能再辜负这一代又一代未完成的心愿和缘分。

  斯年相信我,从这世开始,我们一定会生生世世在一起的!

  黄连这么想着,看向定心师太的眸子里盛满了满满的期待和坚定。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一切奥妙玄机,都要等你一人去破解。”

  一席话说得黄连似懂非懂,迷惑不已,秀眉轻拧着问师太,“可是师太,信女不知该如何做……请师太指点迷津,给信女指一条明路。”

  定心师太打开禅房门,唤了一个自己的徒弟。

  很快,一个小尼姑端着一个托盘入内。

  小尼姑将楠木托盘放在定心师太的面前。

  黄连看去,现那是文房四宝。

  小尼姑摆放好笔墨纸砚。

  只见定心师太执起了毛笔,在雪白的宣纸上留下了一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黄连看去,宣纸上面赫然写着——药。

  “药?”黄连不由地蹙眉。

  “不错,正是药。”定时师太点头。

  定心师太挥了挥手,身侧的小尼姑便将这张宣纸卷了起来,用丝绸带子系住,双手递给了黄连,“施主请收下。”

  “谢谢。”黄连接过那个字,虽然能感觉到这个字沉甸甸的,但一时半会想不通是什么意思。

  不过定心师太留下这个字,必定有她的用意,只能让她慢慢参悟。

  “多谢定心师太指点迷津,假以时日若和斯年重新在一起,信女必定前来造访,感谢师太。”黄连接过了宣纸,毕恭毕敬地朝定心师太鞠了一躬。

  定心师太摆摆手,“若是有缘,我们必定还会再见。”

  黄连正要转身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抬手挠了挠头,冲师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师太,不好意思,我有个一直没想明白的关系,想问下您。”

  “施主但说无妨。”定心师太慈祥地笑道。

  黄连也不绕弯了,直接掰着手指边想边说,“您看哈,如果斯年的前世是卓天雄,我的前世是乔辛夷,那意思就是我是乔辛夷的后代,斯年是卓天雄的后代。可是,明明卓将军和乔辛夷生过一个孩子,那个送到农家的孩子就是我的某一位祖先了?这么说来,我和斯年的上三辈或上四辈,还是同父异母的亲生兄弟姐妹?那那我和斯年可算是有点亲戚关系了?”

  虽然不算是近亲,但也都是乔辛夷和卓天雄的后代总觉得怪怪的。

  看到黄连满脸的疑惑,定心师太和蔼地笑了笑,“每个人都有前世今生,但并非每一个人的前世和今生都有血缘关系。当初,乔辛夷把自己的儿子送到了乔氏夫妻那里,那对夫妻都姓乔,但成亲数十年一直没有孩子,没想到后来收养了乔辛夷和卓天雄的儿子之后不久,他们夫妻俩也诞下了自己的孩子,是个女儿,这个姓乔的女儿算起来是你母亲的外婆。而当年卓天雄的儿子卓忆辛便是卓斯年的曾祖父。”

  “原来如此!”黄连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乔辛夷的后代,原来并非如此。

  定心师太顿了一下,继续道,“当年风灵师太是我的师祖,她曾经告诉过我,乔辛夷和卓天雄那一世没能在一起,来生一定会在一起,而且都还是他们的后人,并且女的依然姓乔,男的依然姓卓。我一直对此话深信不疑,直到上一次见到你和卓施主,得知你并非姓乔,我甚感疑惑,便去了解了情况,才得知了你的身世。明白之后,我才知道,佛家的所有的因因果果,虽然早已天注定,但也会随着时代变迁和文明进步会略有改变。毕竟,那个年代,你若是乔辛夷的后代,卓斯年是卓天雄的后代,那个时候再续前缘并无非议。但如今,别说近亲了,远房亲戚也不可成婚。所以,上天为了让你们这一世有在一起的机会,才没有让你们有血缘关系。”

  定心师太的一番解释,让黄连心中更加明白,也更加坚定了她和卓斯年这一世必定要在一起的决心。

  “看来,目前的挫折,全都是上苍给我们的考验。师太,多谢您指点迷津,我要尽快去找他了!有缘,再见!”黄连再次向定心师太深深鞠了一躬,“信女告辞。”

  黄连退出了禅房,小尼姑在前面引路,带着黄连穿过迷宫般的重重回廊。

  黄连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在幽静的寺庙中听定心师太说了两天一夜的故事,心中的郁气好像都消散了不少,仿佛大石头被扔掉了,整个人变得十分轻松。

  前世他们没有能在一起,今生又让他们遇到了彼此,那就是老天爷也希望他们两个能弥补上一世的遗憾。

  他们上辈子就结下了这一段缘分,延续到了今生。

  黄连打心眼里相信,最后他们一定能在一起。

  斯年,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

  黄连攒紧了手中的宣纸,定了定心神。

  “施主慢走。”

  “多谢。”

  走出了寺庙,刚下过一场春雨,空气清新,青石板的小路被雨水洗刷得亮晶晶的。

  黄连循着小路走下去,刚好郑东开着车停泊在山脚下。

  郑东摇下黑色的车窗,欣喜不已地招手:“少奶奶!我们在这里!”

  “郑助理!”

  黄连冲这里咧嘴一笑,郑东就感觉好似有一束太阳光照进了他的眼睛里。

  短短两天一夜,原本头顶乌云密布的黄连,竟然忽然间变得阳光灿烂了,连笑容都开朗甜美了。

  也不知寺庙里的尼姑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扫去了少奶奶眸中的阴霾。

  “少奶奶,您终于出来了,我们等得焦心如焚,就怕少奶奶您再里头生了什么事情。我怕今天还见不到你们出来,就刚刚把您母亲送回去了。没想到,刚过来您又出来了。”郑东看到黄连平安无事,也松了一口气,吧嗒吧嗒说了一长串。

  只要少奶奶平安无事就好,就算寺庙里的尼姑给黄连喝了汤也没所谓。

  “郑助理,我们回家吧!”

  黄连拉开门坐到了后车座。

  郑东瞧见黄连的手上拿着宣纸,不禁好奇地问:“少奶奶,您手上的是什么?”

  “是定心师太给我的谏言,不过我还没有参悟这是什么意思。”

  黄连百思不得其解,脑袋好像被打伤了死结,始终也无法想到这个“药”字是什么意思。

  莫非是在说卓斯年被万佳怡用药困住了么?

  还有那句解铃还须系铃人,黄连总感觉好像知道了什么,却又不知道,脑子里似懂非懂。

  似是想起了什么,郑东道:“少奶奶,适才谷先生和伊倩给了我电话,说是找您有急事,现在已经在过来青城的路上了。”

  “是么,那一定是关于中药论坛的事情了。

  “我不清楚,但是谷先生和伊倩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应该是什么喜事。”

  郑东不禁感慨真好。

  前阵子事情太多了,大家都鸡飞狗跳,忙得六脚朝天,就连他公关的压力大得都快要爆炸了。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所有事情一天天的都有了转机,都有了希望。

  黄连笑了,“快快带我回家,我要去吃个饭然后见他们。”

  “好的。”

  车子停在了诊所前面,黄连跳下车,冲上了楼,“老妈,你女儿我回来啦!”

  蓝天心这刚回来没一会功夫,就瞧见黄连也回来了,连忙把手里正在抓的药方给了助理,走出来握住了女儿的手,“终于舍得回来了,老妈倒是希望你在寺庙多呆几日,呆了几天,看上去心情好多了,师太的话比老妈的安慰管用,是不?”

  “老妈,你什么时候也会吃师太的醋了,师太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我现在没空和你说这个,我要吃个饭!”

  要吃饭!吃饱饭!养好身子!养足精神精力,去找斯年!

  “家里的饭刚做好,走,回去吃。”

  回到家里,黄连坐在餐桌旁边,狼吞虎咽,所有的饭菜都囫囵吞枣吃进去,饱了后放下筷子,换了身衣服,收拾干净,便出了门。

  “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蓝天心不放心地站在门口喊着,千叮咛万嘱咐。

  “好啦,老妈我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赶紧回去追你的电视剧吧,晚了就看不到你的小哇了!”

  黄连摆摆手,像只小兔子一样蹦下楼。

  目送黄连下楼,上了郑东的车子,蓝天心这才放心关上门。

  看什么电视剧啊,老头子还在古城,虽然留下的两个徒弟助理能帮忙把脉开药,但这小诊所里还是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那父女俩不在,她也不能闲着。

  “少奶奶,我送您到总部对面的正阳公寓,谷先生和伊倩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到时候会在那个公寓和您集合。”

  “嗯!好!我也有事找他们。”

  到了公寓,郑东将黄连送上楼,“少奶奶,时间差不多了,您先上去休息会,我现在去机场,谷先生和伊倩说不定已经抵达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

  郑东开车去机场接谷遇东和伊倩。

  黄连坐在沙上面,托腮思忖。

  药?

  那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师太让他们找到什么药吗?还是研制出什么药?

  亦或,师太也知道斯年此刻真的失忆了?让他们研制出解药去救斯年?

  很多种可能性,她无从得知师太的意思到底是哪个。

  但是,不管是卓天雄和乔辛夷的前世,还是卓斯年和黄连的今生,很明显都跟“药”这个字息息相关。

  看来,必须尽快破解这个“药”字中的秘密才可以。

  一个小时后,谷遇东和伊倩风尘仆仆下飞机,乘着郑东的车子,抵达了公寓楼下。

  郑东笑着问谷遇东,“谷先生,伊倩,似乎心情很好,是好事吧?”

  谷遇东笑而不语,伊倩笑道:“是好事,少奶奶听了后心情一定会变得好起来。”

  电梯上升的时候,谷遇东问:“小连这几天情绪怎么样?”

  “少奶奶去了一趟寺庙,在里面呆了两天一夜,出来之后心情好很多了。”郑东实话实说。

  “寺庙?”谷遇东和伊倩皆是一愣,不明所以。

  公寓门打开,听闻声响,黄连便站了起身。

  往外探脑袋,看见谷遇东和伊倩,黄连的嘴角扬起了一个甜美的微笑:“你们终于来了。”

  何止谷遇东一愣,就连伊倩都愣住了。

  少奶奶似乎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好像内心到外被净化了一般,整个人变得很轻松的样子。

  “怎么都呆愣着,快点进来呀,你们不是有事情要和我说吗?快给我说说,是什么好事?”

  谷遇东和伊倩走进来,郑东关上了公寓的门。

  “等等,你们不要说,我来猜猜,是不是关于那天的科研成果的事情?”

  “小连真聪明。”谷遇东见她心情不错的样子,也跟着勾了勾唇,给她直接竖了个大拇指。

  虽然不知道黄连怎么忽然变得心情很好,但是看着黄连心情好了,谷遇东的心情也变得好了,“正是关于那天中药论坛的事情。”

  几人在沙上落座。

  “那快给我说说,那天我心情不好,走得急真的很抱歉,留下你一个人来应对。”

  那天见到斯年之后,她的心情十分低沉。

  但是,如果重新选择一次,她恐怕还是会选择回到青城。

  那样的情绪演讲,再好的药物都会被她有气无力的语气说得一点都不精彩了,如果不回去,也不会知道她和斯年前世居然生了这么多事情。

  听完定心师太讲故事,好像过去了漫长的一个世纪似的。

  伊倩见她着急,连忙笑着回道:“少奶奶您是不知道,当时您走之后,谷总替您完完成了演讲,成功在论坛上布了我们的产品。谷总精彩的演讲可谓惊艳全场,抑制癌症细胞的药物在中药论坛上征服了所有的中药医师重要专家,就连很过海外的企业都对我们的药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只是正常讲说而已,是我们和鸣团队研制出来的抑制癌症细胞的药物厉害,如果我们没有实力,演讲就算精彩得开出花来,也是无济于事。”谷遇东很谦虚地摊了摊手。

  “嘿嘿。”伊倩挠挠后脑勺笑道:“彼此彼此,如果不是您给这个药物宣传,这个药物也不会在中药论坛上崭露头角,谷总你就不要谦虚了。”

  “我没有谦虚,确实是药物好。”谷遇东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深沉,“这是斯年这么多年来的心血,也是他最在乎的项目之一。如果他能看到我们在这种重要场合成功布了这个项目,他一定会很开心的。这也算是,我们这些人没有辜负他吧!”

  “恩。”再提到斯年的时候,黄连已经没了多少悲伤。

  因为她坚信,她会很快找到斯年。

  看着谷遇东和伊倩你一言我一语,互相谦让,黄连不禁噗嗤一笑,觉得这个画面真是十分有意思。

  “少奶奶您笑什么?”伊倩呆呆地问。

  “能有今天的成功,你们两人都有很大的功劳,遇东是台前,伊倩你便是幕后,台前幕后配合的十分好,才能在这次的中医药论坛上崭露头角,取得胜利,你们说,是不是呀?”

  伊倩咯咯笑,“这倒是。”

  像是想到了什么,谷遇东又道:“对了。”

  黄连看过去,“怎么了?”

  “主办方康子仁有话要和你说,说要我们见到你后,就给他打视频电话,他二十四小时等着和你视频通话。”谷遇东道。

  “是么。”黄连回忆了一下,挑眉好奇地问,“康子仁?就是那个年纪轻轻,却是肿瘤界专家教授的霸道总裁?”

  “没错,就是那个康子仁,老帅了!和我们总裁比,当真是有之过而无不及。”伊倩拿出了一台电脑,打开屏幕,给康子仁打视频电话过去。

  黄连坐在电脑屏幕面前,看着通话响了不过三声,就被人接了起来。

  画面里出现了一张年轻男人的俊脸。

  看到那容颜,黄连不禁啧啧称赞。

  我的天,这位霸道总裁颜值可真是够高的!

  虽然之前见过面,但当时她哪有心思去认识人去记住别人,只是匆匆一眼,并没看清楚。如今再看康子仁,果然是一表人才。

  偏偏这家伙,还特别有才,不仅有才,还特别善良,救死扶伤不说,还是个慈善界的大善人。

  不过比起她家哑巴大叔嘿嘿,还是差点了!

  要不然怎么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呢!

  黄连嘿嘿一笑,很快又恢复了正经,正襟危坐,客气地跟视频里的男人打招呼:“康子仁先生,你好,我是黄连,我们前几天见过一面。”

  “你好,黄董。”康子仁极富磁性的声音传来,“因为之前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就让谷总代话请你有空的时候联系下我。”

  “抱歉,我这几天在娘家,手机都没开机。”

  “没关系。”

  寒暄过后,康子仁恢复正色,两人直奔主题:“我看了中药论坛上你们和鸣药业经理谷遇东先生的精彩布,对你们的种药很感兴趣,想和和鸣方面签订合同。以后康家名下所有医院的药,都从和鸣采购,你们和鸣药业的药是我们的第一货源。”

  黄连心头一喜,忍不住转眸和谷遇东、伊倩他们相视一笑,几个人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欣慰,对她点了点头。

  这个消息,就是他们几个要带给黄连的好消息。

  可是黄连旋即又想到:网络上面和鸣的丑闻,可谓是沸沸扬扬,所有的医院扛不住那些流言蜚语,都停止了从和鸣进购药物。

  这个康子仁真是火眼金睛不走寻常路,在这种风口浪尖上,却说要和和鸣签订合同,好似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流言似的。

  察觉到黄连有点欣喜又有点迟疑不可置信的反应,似乎知道黄连心底里面在想什么,康子仁用笃定而磁性的嗓音道:“我们康家从来不信广告不信传闻,只相信药物对于病患的疗效,广告做得再好也不如药物药效来得好有用,外面的流言蜚语在我康子仁这里,没影响。以我对卓斯年先生和对你们和鸣药业整个团队的了解,我相信你们。”

  好!

  黄连忍不住为康子仁拍掌喝彩。

  真不愧是世界医学肿瘤界大名鼎鼎的教授康子仁,说话做事斩钉截铁,很有力量,难怪伊倩说他是霸道总裁。

  “谢谢康总。”黄连看着电脑荧幕,真诚地道谢。

  如果和鸣药业是千里马,那么康子仁一定是伯乐。

  康子仁笑道:“那么我们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我已经先斩后奏,和你们的人签订了合同,合作即是为了创造利益,你们和鸣的产品值得更好的利益。此外,我介绍了你们的药物给其他的医院,那些医院也决定用你们和鸣的药物。”

  康子仁完全不理会外头的风言风语,不仅自己要用他们的药,还把和鸣介绍给了同行的那些医院负责人。

  亲眼见到了和鸣的药物,现和鸣这个企业十分良心,十分走心,做出来的药物都是造福百姓的好药。

  至于之前的流言蜚语,恐怕多是被外面的人恶意诋毁。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是这样吧!

  好在被他现了这么走心的医药集团,外面那些人错把珍珠当鱼目,是他们的损失。

  不过若不是外面的人放弃和鸣的药物,他康子仁也不会现这么好的医药集团,特别是中药。

  他虽然是个拿手术刀的西医大夫,但是中药的展在治疗肿瘤中的作用越来越被重视,他又怎么会放弃对这方面的研究呢?

  伊倩在一旁,比黄连还要激动,“康家可是一个大客户,康子仁还介绍我们给别的医院,现在一下子有了销售源,我们滞销的药物又可以重新卖出去了。”

  黄连点点头,和康子仁结束了通话以后,对几个人道:“这次王叔的事情,就当做是一个教训,是我们和鸣药业用人不周,以后绝对不能再出现类似的事情,手下的人绝对不能徇私舞弊,任何想要贪赃枉法的人,都要遭受到法律的制裁。”

  谷遇东点头赞同:“嗯,我们已经派人去找王叔的下落了,到时候王叔将会收到法院的传票。杀鸡儆猴,以一儆百,让和鸣的人看看贪赃是什么后果,因公徇私,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任何人都不能幸免于难。何况,关于治病救人的东西,万万不可有贪念,否则会害太多人。”

  伊倩也附和道:“虽然当时先生没有追究王叔的责任,但是现在先生不在,也看不到,我们把这件事办妥了,等先生回来后,事情也告一段落了。”

  再次说到卓斯年,黄连眼底有点怅然若失。

  谷遇东看了眼伊倩,两个人都有点无奈。

  虽然两人在回来的路上都已经说好尽量少提斯年,但是不管是谷遇东还是伊倩,又怎么可能不提卓斯年呢?

  谷遇东不小心提了,黄连似乎没感觉,伊倩又提,真怕黄连又陷入思念无法自拔。

  谷遇东岔开话题,“小连,我们本来带着好消息过来,让你心情变得好一些,不过看起来现在你的心情不错的的样子,听说你去了寺庙,生了什么事情?”

  说起这个,黄连这才有了一点精神,连忙拿出定心师太给她的字,在面前的桌子上展开,说:“我当时心情不好,回了青城,想到和斯年曾经约定,在农历2月19号那天,要一起去玉佛寺找到定心师太,斯年不在,我也要替我们完成这个约定,所以我就独自一人前往,去找了定心师太。”

  “师太说了什么?”谷遇东趋向前,看到了宣纸上面的字,他愣了一下,“药?”

  伊倩也看着谷遇东手中铺展开的宣纸,疑惑地道:“这个药字,是什么意思呢?”

  “我问定心师太,我要如何才能找到斯年,师太就给我留了一个药字,为我指点迷津。”

  只是现在她还没有参透这个药字究竟寓意着什么。

  “你们有什么头绪吗?”黄连看向伊倩,伊倩是学医的,看上去应该会比较知道,“伊倩你呢?”

  伊倩摇摇头,“这就是一个普通的药字,我实在是猜不出来。”

  谷遇东虽然不相信这些什么大师,但看到“药”字还是微微思索了一番。

  毕竟,他们的工作他们的生活,都是跟“药”有关的。

  但,这个药字能代表的意思太多了!他们每一天要把这个字提太多遍,谁知道那个师太是哪个意思。

  但不管哪个意思,不就是寻找斯年么,总是会有办法找到的。

  谷遇东见大家都没头绪,对黄连说,“既然师太已经给了一个谜面,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参透出来谜底。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吃个饭,你好好睡一觉,说不定能在梦中找到什么头绪。”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谷遇东竟然预言成真!

  吃过饭后,休息了一会,伊倩和谷遇东去其他两个次卧休息。

  黄连沐浴过后,也躺进了温暖的被窝里。

  春夜喜雨,外面又下雨了,雨点打在玻璃窗上,渗进来丝丝寒气。

  黄连听着雨点啪嗒的动静,缓缓地垂下了眼皮,进入了梦乡。

  梦中,前面雾气重重,一片雪白,什么都看不见,她不禁喊道:“有人吗?”

  身后响起一个男声,如大提琴的低音区,悦耳低沉,“小连,我在这里。”

  她扭身看过去。

  只见卓斯年穿着黑色的西装,手插着口袋,脊背挺得笔直,优雅高贵地矗立在她的身后。

  细碎的额抵着他刚毅的额头,精绝的脸庞上,盛满了微笑,眼睛里的宠溺好似水杯里的水就要满溢而出。

  “斯年!”她喜不自盛,不顾一切冲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卓斯年抬起了手,抚摸着她的头,温柔地对她说,“小丫头,我看到了,你把和鸣的名号重新打了出去,我为你感到骄傲!”

  “斯年,我好想念你,你究竟在哪里?可以不可以告诉我?”黄连紧紧抱住卓斯年的腰身,眸子里已然噙满了泪水。

  不管眼前的一幕是真实的还是梦境,她都要不顾一切抱住他,能多瞧他一眼就多瞧一眼,能多抱一会就多一会。

  可是,她的斯年却慢慢推开了她的手,抱歉地说,“小丫头,我要走了。我知道,你肯定会找到我的,我等着你”

  卓斯年说着,身体像是一团烟雾一样,慢慢地散开了,最后只剩下一团虚无。

  “斯年!不要走——”

  又惊醒了。

  黄连倏地睁开了眼睛。

  感觉脊背升上来一股寒气,她眨了眨眼睛,松开了手中抱着的被子。

  竟然翻被子了,半个身子露在外面。

  难怪会着凉做噩梦。

  黄连坐起了身,脱下身上被汗水浸湿的家居服,换了一件干爽的外衣,她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回想着梦中的一幕。

  斯年说为她感觉骄傲?

  这是什么意思呢?

  想起来定心师太给她写的那一个“药”字,冥冥之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猛然间,黄连脑海之中灵光一闪。

  原来如此!

  

[读者须知]:下一篇:235.一计不成再一计-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