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31.缘灭:玉镯,逃亡-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30.缘灭:跟踪,出山-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徐长青用力点头,“的确,末将希望能够找到卓将军,让卓将军带领我们去打战,可是我们真的没有找到卓将军的踪迹。”

  如果可以的话,徐长青宁愿自己就是真的没有见过卓天雄了。

  慈禧就好像是无意识地扣动着桌面,发出“咚咚”有节奏的响声,目光落到徐长青的身上,嘴角上挑,“我怎么听说你是跟踪了什么人,说,你到底是跟踪了什么人?”

  徐长青脸色一白,就是连自己跟踪了什么人都是被慈禧太后给调查出来了,“末将并没有跟踪什么人,正好看到对方和将军长得很像,所以才是想要敬仰一番。”

  不过这样拙劣的借口,就更是不用想要能够骗过慈禧太后了,用力一拍桌子,“还真的是好大的胆子,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要包庇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不成!还不赶快把卓天雄的踪迹说出来!”

  太后这样气势汹汹,显然来者不善,徐长青受到过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的帮助,当然也不能就是这样出卖了两人的行踪。只当是听不懂太后娘娘到底是在说什么,耿着脑袋,直说不知道。

  徐长青的态度彻底触怒了慈禧太后,却还是耐着性子道,“哀家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出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的踪迹,哀家可以放过你!”

  徐长青脸色不变,看着太后娘娘这个模样,自然是更不能出卖了卓天雄他们两个的行踪,只是摇头,“末将并不知道他们的行踪。”

  慈禧太后被气到了,目光一冷,脸上划过一丝狠戾的神色,“呵呵,好一个不知道,来人,给哀家拖出去,狠狠地打,让他好好清醒清醒,看看是不是想的起来卓天雄他们的行踪!”

  徐长青被拖了出去,一板子一板子地砸到他的身上,这还是徐长青第一次被人这样用刑,狠狠地咬着牙齿,心中告诉自己,不能就是这样出卖了卓天雄他们的行踪。

  旁边负责监视行刑的太监尖锐的声音在空气中划过,“1,2,3……”

  就是连负责行刑的人都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打了多少板子,显然太后娘娘的态度极为明显了,只要徐长青不把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的行踪交代出来,他就不用停止行刑。

  到了最后,就是连行刑的侍卫都是感觉自己的双手发酸,可是看着徐长青还是没有要交代的意思,只能继续行刑。

  旁边围观的人都是看着有些于心不忍了,在慈禧太后的眼中,这些人的生命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找到了卓天雄和乔辛夷的踪迹,这才是最为要紧的事情!

  徐长青到底**凡胎,这一板子一板子地打上去,皮开肉绽,他一个军人没有在前线保家卫国,不是死在战场上,想不到有一天竟然是在这皇宫里,被当权的人给活活打死!

  最初的时候徐长青还是能够忍住不叫出声音来,到了后面,就是根本控制不住大声喊了出来,再是到了后来,就是连呻吟都是变得低沉了下来,直到最后再坚持不住,整个人昏了过去。

  监视行刑的太监蹙紧了眉心,对于这样的一个将士,升起了几分敬佩,不得不进去向太后娘娘禀告。

  “启禀太后娘娘,这个小将已经是昏过去了,之后要怎么做?”

  慈禧听到这话,心中更烦躁了,目光黯了黯,握紧了手心,嘴角划过一丝冷笑,“把人给哀家拖进来。”

  满身都是血迹的徐长青被两个侍卫给从外面拖了进来,地上留下了一道深红色的血痕,触目惊心。

  看到这样的场面,慈禧太后眼中划过一丝厌恶,真是不明白了,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到底是有什么好的,要让别人为了他们的安全,就是连死都是不怕了!

  这样一想,慈禧太后心中就是更气愤,“来啊,给哀家弄醒他。”

  很快有太监从外面接了一桶冰水直接倒在了徐长青身上。

  徐长青的身上原本就全是伤口,这一桶的冰水浇上来,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狠狠地瞪大了双眼,看向面前虎视眈眈的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嘴角上扬,“哀家知道你是个汉子,保家卫国,值得尊敬,可是你们敬佩的将军抛弃了你们,难道还要帮着卓天雄隐瞒踪迹吗?”

  徐长青撇过头去,并不想要说话。

  徐长青是死是活慈禧当然不会在意,但就算是死了,也要得到她想要的信息才是。她已经是让多少人去调查乔辛夷和卓天雄两人的踪迹,都是没有结果,现在好不容易才是有了进展,绝对不能放过。

  “好,哀家知道这话你不爱听,难道你是想要把这条命丢在这里,而不是战死沙场。你有为你的亲人考虑过吗?”

  慈禧太后的声音还是不重不轻的样子,就好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徐长青心中一紧,当然听明白了太后这话的意思。

  显然现在太后这是用徐长青的家人来威胁他说出卓天雄他们的下落,如果只是自己的这一条命,徐长青心中倒不会在意!

  可是他不能放着自己的家人不管!

  他恨,恨世道不公,可是无能为了!

  狠狠地握紧了双拳,一双虎目狠狠地看着这些人,睚眦欲裂,恨不得将他们一个个都吞入腹中。

  慈禧太后极为喜欢看着他这样纠结的样子,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的快感,“呵呵,哀家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你还是快点考虑清楚吧,到底是要怎么做,哀家相信你是个明白人,会让哀家满意的。”

  徐长青最后在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辈子是他对不起卓天雄,对不起乔辛夷,以后如果有机会,有下辈子的话,徐长青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偿还这一份亏欠。

  最后低洗下脑袋,说了出来,“他们在莫家村的山坳上。”

  说完这话,徐长青感觉自己好像是用尽了自己毕生的力气,精神支持不住,一下子又昏了过去。

  慈禧太后嘴角一勾,看向徐长青的目光充满了嫌弃,“你们不都听到了吗,还不快点增派人手,一定是要找到他们两个。”

  之前如果慈禧太后还有那么瞬间是想过要绕他们两个人一命的话,经过这段时间的费力寻找,已经是让太后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眼中划过浓浓的阴狠,“把卓天雄给哀家或者捉回来,处死乔辛夷!”

  她倒是想要看看,如果没有了乔辛夷这个女人,卓天雄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山谷清幽,安静的桃林似乎就是应该这样与世隔绝一样于外面的喧嚣形成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对比,这是一个多彩的世界,鸟儿在清脆的唱着歌儿,外界所有的纷扰都是人类需要考虑的事情,而这些小动物最为单纯无邪的存在了。

  自从那天徐长青离开之后,卓天雄和乔辛夷当然相信徐长青的为人,他不会轻易把他们的下落说出去,但是这心里一直都是不踏实。

  乔辛夷仰头,这头顶的一片天空瓦蓝瓦蓝的,就好像是被刚刚洗干净的蓝宝石一样,让人喜欢不已。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蓝天白云,总是给人一种愉悦的感觉来。

  只是心里因为有事情,一点都放不下心来,蹙眉,转头看向卓天雄,“天雄,今天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桃花酥饼。”

  卓天雄心中一软,自从那天下了决定之后,乔辛夷总是会给自己做喜欢吃的东西一样,就是连给卓天雄准备好去边境的东西准备起来了。

  “你做那么多干什么,辛夷,你现在可是双身子了,更是要好好保护好自己。”卓天雄更是舍不得让乔辛夷劳累,可是这个小女人一点都闲不下来。

  乔辛夷当然明白卓天雄的心思,可是真的是让她什么都不做,一整天休息,更是浑身不舒服了。

  现在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她更是想要把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做好了。

  “我这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做嘛!现在这孩子还小,做这点吃的又是不累的。就算是你不爱吃,孩子想要吃啊!”乔辛夷挑眉,自从知道自己有孩子之后,她对于自己每天吃的东西更注意了。

  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们第一个孩子,当然是极为注意。

  卓天雄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回到房间里,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只玉镯子。

  “辛夷,这个是给你的。”卓天雄伸手握住乔辛夷的手腕,直接将手里的镯子给她套了进去。

  白皙细嫩的手腕上,一只翠玉墨绿中染了一丝丝血色的镯子,显得格外相衬。

  乔辛夷错愕地抬腕看着这贵重的玉镯,诧异地问,“天雄,这个是?”

  卓天雄弯眸一笑,“这是我娘亲去世之前留给我的,让我务必送给我的妻子,再让我的妻子以后世世代代传下去。本来想在向皇上求赐婚之后,我带着聘礼和这血玉镯去御药房下聘的,没想到发生了那么多事。那晚去宫里救你,走得太急,也没带来这血玉镯,这是那天夜里,我趁你睡着之后,自己连夜跑了一趟将军府拿来的。无论如何,这传家的玉镯,必须交给你。”

  闻言,乔辛夷心中掀起波澜,眼圈一红,伸手圈住了卓天雄的腰身,“天雄,你放心,我和孩子一定在家耐心等你凯旋。”

  “恩!我一定会回来的!”

  卓天雄的话音刚落,只见一阵山风吹过,带来远处一阵越来越清晰的声音。

  “哒哒哒哒”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让卓天雄心中一紧,目光黯了黯,和乔辛夷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是在各自的眼中看到了凝重。

  “果然,我们的行踪还是暴露了!”卓天雄脸色一变,虽然心中早已预料到现在的情况,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乔辛夷点了点头,“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天,卓天雄又不是真的会不管边境的这些战士,但是朝廷的人还是找来了

  乔辛夷已没有多少想要逃离的意思,她的肚子里还有着孩子,并不适合长途跋涉,还不如就这样留下来。

  “天雄,不如你跟他们回去吧!我自己留下来。”乔辛夷握紧了双拳,最后还是把自己一直都想要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卓天雄狠狠地蹙眉,一把拉过乔辛夷的胳膊,脚下的速度不慢,不过抓着乔辛夷的手不敢用力,不会让她感到不舒服。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我们被抓住了,你觉得我们还有活路吗?辛夷,你想想肚子里的孩子!”

  幸好桃花林树木多,地势复杂,就算是他们找了过来,卓天雄还是有一定的时间带着乔辛夷逃跑。

  等到官兵一路来到小木屋的时候,早已经是人去房空,显然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已经是提前一步离开了。

  “他们已经逃了,应该是刚刚离开,并不能走很远,我们快点追!”

  太后娘娘好不容易才知道了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确切的藏身位置,如果这次还是不能找到他们,他们这些下属恐怕回去没有办法交差了。

  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一路躲藏着追兵的追捕,极为不易。加上乔辛夷有孕在身,卓天雄一路带她很小心翼翼,更是跑不快。

  “天雄,你先走吧,带上我,你肯定跑不掉的。”

  乔辛夷有些吃不消了,加上肚子里的孩子月份还小,根本就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就怕是伤了孩子,可即便这样,她还是觉得有些吃力,肚子开始有些痛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这个孩子要保不住了。

  卓天雄看着乔辛夷惨白的脸色,眼神黯了黯,心中对于朝廷的追捕痛恨不已,对于这个冷漠的朝廷失望不已。

  在没确定是来杀他们还是来请他回去带兵之前,他不能贸然出现。

  “辛夷,你再忍一忍,坚持一下,前面有个山谷,我们去里面避一避!”

  乔辛夷看了一眼前面的山谷,最后点了点头,“好。”

  后面的追兵一路跟随过来,一点都是没有想要放弃的意思。

  这次慈禧太后派来追捕卓天雄和乔辛夷的将领还是之前和卓天雄有过私人恩怨的墨江墨将军,更是不会对卓天雄有什么心软的时候了。

  “墨将军,他们两个逃到了前面的山谷里了!”前来回报信息的将士一脸恭敬地说道。

  他们这一路追着卓天雄,其实有很多次都是有机会直接抓住卓天雄他们。可是墨将军故意又是放慢了一拍,让卓天雄又有时间逃走一步,之前将士们可能还觉得墨将军是想要让卓天雄他们一次。

  不过后来这种种行为,他们明白了,这墨江可是心中极为痛恨卓天雄的,墨江又是那种极为小气的人,这次好不容易才是有机会收拾卓天雄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呢!

  这一路上的追捕行为,那绝对就是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点点把卓天雄他们的力气全部用完,这样才是好一举拿下他们。

  墨江目光一沉,他当然明白,这些跟着的士兵有好些是心中敬佩卓天雄的。可卓天雄之前再怎么厉害,现在也不过就是朝廷捉拿的要犯。

  “搜索山谷,绝对不能让他们两个给逃了出去!”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够了,只待一网打尽。

  “得令!”

  进入山谷之后,卓天雄才是现这是一个天然的寨子,里面有很多百姓,倒非常适合藏身,索性带着乔辛夷进入了山寨里面。

  山寨里面的人很热情,对于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个人的到来,极为欢迎。

  “你们二位就住在这里吧,这李二牛一家人正好前年离开寨子出去生活了,这么多年没有什么人住,要不就先委屈一下住在这里吧。”说话的是山寨的主事人,老人家看上去很和蔼,光是刚才卓天雄出手给的钱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且这一男一女气质非凡,看着就非富即贵,自然要厚待。

  “有劳您了,这里就很好了,我家夫人身体有些不舒服,让她先休息吧。”

  卓天雄这话当然有了逐客的意思,如果不是这个老人家给他们安排了住宿,卓天雄并不想要和对方交流。

  一个人良善与否,只要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就是可以看出一二了,这个老人家的目光中带着贪婪,看着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李老头目光黯了黯,虽然是还想要从对方的手上再是多捞一笔钱,但是这两人也看着就不是好得罪的人物,最后只好讪讪地离开。

  卓天雄现在最为担心的就是乔辛夷的身体了,“辛夷,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好一些,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就算是官兵想要追捕我们,从这里一家一家翻过来,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卓天雄说着,想到了什么,从衣袖的袋子里掏出两张人皮面具,一张给自己戴上,另外一张小心翼翼地贴在了乔辛夷的脸上。这样一来,很快两个人明显变换了模样,一点都是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这样的话,会好一点。”

  不过卓天雄恐怕自己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变化了相貌的样子,正好被去而复返的李老头看了一个正着!

  李老头原本还想要和卓天雄他们说什么,看着他们这一下子竟然是变换了相貌,心中紧张起来,再顾及不上其他的东西,趁着卓天雄和乔辛夷没有注意到,又偷偷离开。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不会是什么作奸犯科的坏人吧,这才是需要改变容貌!

  李老头心中越想越是担心,可是一想到那卓天雄那摄人的目光,便不敢有什么多话的,只好快速离开。

  墨将军带着手下的将士已经走进了这个李家寨,官兵们看着这些村民,一下子犯了难。

  这么多人,这一个个搜查过去需要一段时间。

  “你们说,到底是有没有看到过这画面上的一男一女,看到了,告诉我他们到底是在哪里!”

  墨江目光一冷,拿着早就是准备好的画像,在大家的面前展开来。

  之前有看到卓天雄他们两个进入山寨的人并不多,再加上他们两个又是侧着脸,更是没有认出来了。

  唯有李老头子不一样,他是有近距离看到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个人的模样的,可不就是这画像上的两个人,他们竟然是朝廷追捕的要犯!

  心中一紧,李老头子目光一转,主动站了出来,“这位官爷,这一男一女可是朝廷正在追捕的要犯,我们提供了消息可是能够得到赏银?”

  墨江朝着旁边的侍卫使了一个眼色,心中虽然对于这个老头子极为看不上眼的,但是他能够给他提供消息,当然不差这么一点钱了。

  李老头子看到了官兵竟然是真的拿出了一锭黄金放在他眼前,哪里还顾忌得上其他的什么东西,直接从对方手上抢过黄金,一张菊花一样褶皱的老脸笑得就像是花开了一样,“这几位官爷,你们跟着我来,我和你们说,这两个逃犯极为狡诈,竟然还会易容。”

  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还是没有休息多久,便注意到朝着这边走过来的官兵,心中一紧,提前一步逃了出去。

  不过这次恐怕就是没有这么幸运了,过来调查的人是墨江,太后娘娘说了活捉卓天雄,不过又没有说过不能受伤。

  墨江直接拿出自己早就是准备好的弓箭,阴冷地一笑,瞄准前面的人影,射了出去。

  当年卓天雄用一把弓箭赢了他,成为了大清的第一将领,现在墨江就是要还这一箭矢!

  卓天雄要护着乔辛夷,动作慢了一步,背后肩胛骨的地方中了一箭,可脚下仍不敢放慢脚步。

  乔辛夷感觉到卓天雄反应不对,转过头看向卓天雄,目光落到卓天雄那不断流血的肩膀上面,心中悲痛不已。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颗一颗地掉了下来。

  她明白卓天雄这一切都是为自己,她这个时候一定是要坚强,狠狠地深吸了一口气,“天雄,前面是树林,我们进去,我给你包扎。”

  两人逃入了一片林子,树木郁郁葱葱的,倒可以给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个人提供一点缓冲的时间。

  找到了一处僻静的山洞钻了进去,从外面看,倒不容易发现。

  乔辛夷和卓天雄两个人相互扶持着,进入了山洞躲避,卓天雄的脸色苍白,已经不怎么好看了。

  越是面对这样的关键时刻,乔辛夷变得越冷静,早就在之前她已经是研究出了一种能够让伤口快速愈合的药物,准备给卓天雄之后上战场的时候备用的,现在派上了用场。

  乔辛夷小心翼翼地给卓天雄处理着伤口,先拔出肩膀上的箭矢,之后再是在伤口上敷上她研制出来的特效药。

  卓天雄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好像受伤的那个人不是他自己一样。

  乔辛夷在给卓天雄处理伤口的时候,自己的衣服上沾染上了卓天雄伤口流出来的鲜血,触目惊心的样子,看着都是让人觉得心痛。

  心疼不已,看向卓天雄的目光都是带上了化不开的忧愁,最后想了很久,才是说道,“天雄,不如我们出去吧,我们好好的和皇上求情,让他放过我们。”

  之前在见到徐长青之后,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个人商量好了去边境救援,现在也不过就是提前一步罢了。

  外面这些人来势汹汹,就怕根本不是光绪帝派人追捕他们的侍卫,反而是慈禧太后娘娘的人。

  如果是太后出马的话,

  不可能会放过他们。

  卓天雄肩膀上面的伤口已经是处理好,不得不说乔辛夷在医学上的天赋绝对极为惊人的。就是刚才还是鲜血如注一样往外流的血,这么一会的时间,竟很止住了血。

  这简直太神奇了!

  “现在外面那些明显就是太后娘娘身边的人,太后她老人家又怎么可能会放过我们。既然是在这里要死,回去会死,还还不如拼了这一条命说不定还能换取一个生机!”

  卓天雄嘴角上扬,即难逃一死,能够最后和自己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在一起同生共死,也是这人世间少有的幸福了!

  摇头,乔辛夷的眼中弥漫上了一层凄苦的苦涩,“不,天雄,不是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是大清的大将军,是军中将士们心中的神,他们还在等着你回去!太后知道你领兵作战的能力,不会杀了你的。”

  乔辛夷清楚地明白,这个时候她就是卓天雄的累赘,她已经耽误这个男人太多了。

  如今她又怎么舍得让卓天雄陪着她去死呢!

  卓天雄虚弱地勾了勾唇,眸子里满是温情,“辛夷,你不要再说了,你看看外面那些士兵,分明就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哪里会放过我们。如果我卓天雄是那种会抛弃妻儿来换取自己安全的人,自然没有什么脸面去带兵打仗。”

  乔辛夷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眼中划过浓浓的坚定,双手无意识地抚摸着平坦的肚子,朝着卓天雄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来。

  那笑容太美,竟然是让卓天雄晃了眼睛,最后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容来,抬手揽住了她,“好了,不说了,我们先休息会。”

  他必须抓紧一切时间来好好休息,来恢复力气。

  外面的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这一晚上竟然过得极为安静,在这隐蔽的山洞里,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谁也不多话,紧紧相拥在一起,彼此的心灵极为安宁。

  人终有一死,如果能够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也是一种幸福。

  乔辛夷依靠在卓天雄的旁边,小小的身体小心翼翼地蜷缩起来,轻轻地抚摸着还没开始显怀的肚子。

  只希望上天怜佑,让孩子的父亲可以平安,让这个孩子能够最终平安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如果能够实现这两个愿望,不管让乔辛夷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是愿意。

  乔辛夷甚至想,如果这一次他们能够脱离危险,就算是让她从此要长侍奉在佛前,每日念经送佛愿意的。

  这一边,皇上派来调查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行踪的暗卫第一时间把自己调查到的结果通报给了光绪帝。

  光绪帝眸光落到这跪在底下的暗卫身上,“你说太后娘娘派墨江去追捕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现在都已经是把他们给逼到了深林里了?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

  光绪帝狠狠地握着双拳,眼中划过一丝痛色。

  慈禧太后这一行为糊涂了,怎么能够派墨江去追捕他们,这不表明了要把他们两个往死路上逼吗?

  要知道卓天雄和墨江两个人之前因为之前比箭的事情有了矛盾,之后偏偏墨江也不是一个大度的人,直接结成了仇怨,墨江可是逮着机会就是来报复卓天雄啊!

  “不好!带领三百人马,直接随朕去卓天雄他们那一边!”光绪帝狠狠地拍了一下桌案,起身命令。

  墨江视卓天雄为毕生死敌,好不容易才抓住这么一个机会,当然是不会放过卓天雄这一命了。

  既生瑜何生亮,只要有卓天雄在一天,墨江就不用想要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一切。

  所以这一次,卓天雄必须要死!

  天色越来越黑,大军举着火把,在深林里不断探索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的踪迹,一点风吹草动都没能放过。

  “将军,为何不等到天明的时候再是搜索卓天雄和乔辛夷这两个要犯的踪迹,这晚上很不好寻找。”说话的是墨江身边极为受到他器重的一个将士。

  墨江让大军在这一片深林中寻访卓天雄他们两个的踪迹,这大晚上的兴师动众,让这个副将有点看不明白墨江到底是在想什么了。

  墨江看了一眼天空,算了一下这一路的时间,如果要等到天明恐怕卓天雄他们都已经是缓过力气了。

  他剩下的时间不多,怕是宫里已经是知道了现在的情况。

  

[读者须知]:下一篇:232.缘灭:分离,追杀-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