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26.缘落:赐死,私奔-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25.缘落:出宫,合影-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关于光绪帝准备送乔辛夷离开皇宫的事情,当然不会逃开慈禧太后的耳目,只是太后还真的是想不到皇帝竟然会动了这样的心思。

  难不成帝王睡过的女人,还是要送出宫,之后让她再嫁不成?

  要不是有御药房那个叫小霞的小宫女过来偷偷报信,这次估计还真的是要让乔辛夷离开皇宫了,一想到这一点,慈禧太后眼中划过一丝狠戾。

  她就不明白了,不过就是一个女人,如果说乔辛夷的医术太后娘娘第一个承认的确是不错的,不过难道现在凭借着医术还能让光绪帝这么死心塌地了!

  “去,把皇帝给哀家叫过来。”慈禧抬手揉着眉心,吩咐身边的李莲英。

  “是,老佛爷。”

  李莲英领命而去。

  “李公公可知皇额娘唤朕有何事?”听到李莲英的传话,正在批阅奏折的光绪帝放下手里的朱砂笔,蹙眉问。

  “回皇上,老佛爷只说想跟皇上说说话,并没说其他事。”李莲英装糊涂。

  光绪帝却皱紧了眉。

  莫不是关于乔辛夷的?

  关于他准备让人送走乔辛夷的事情,他自己也想过,恐怕如果自己和太后娘娘禀报了,她老人家肯定是不会同意。不过现在接到慈禧太后的召唤,恐怕太后娘娘也已经是知道了什么吧。

  光绪帝眸光黯了黯,收紧了双拳,太后娘娘的势力难道已经是渗透到这么厉害,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忧心忡忡地来到了太后娘娘的体和殿,心中当然还是在想着自己到底是要怎么应对太后娘娘的盘问,不过直到见了太后都是没有想到一个办法来。

  慈禧太后板着一张脸,看向光绪帝的眼中带着浓浓的不满,自从乔辛夷这个女人出现之后,皇帝也已经是有好几次和她对着干了,这导致太后心中对于乔辛夷有了更多的不满。

  对上太后那摄人的目光,光绪帝眉心一紧,但是想到自己已经是答应了乔辛夷放她离开,便鼓起了勇气。

  “儿臣拜见皇额娘。”

  慈禧太后嘴角划过一丝冷笑,朝着皇帝点了点头,“皇上来了,可是有什么要和哀家说的?”

  明明是慈禧太后找人让光绪帝过来,不过现在她要让光绪帝自己把做的事情说出来。

  光绪帝看到小霞的时候,心中也已经是明白了,这个小宫女是御药房的医女,看来是她偷偷和太后娘娘报信的了。

  吸了一口凉气,帝王这才开口,“皇额娘,儿臣准备派人把乔辛夷送出宫去了,她原本就是不应该属于这后宫,现在朕还给她自由。”

  太后娘娘狠狠地睨了一眼光绪帝,叹了一声,“皇帝,这个女人可是被皇帝你给宠幸过来,你准备放出宫去,让她将来和别人成亲?你就不怕流言蜚语传出去,有辱了皇家的颜面?”

  皇帝重重点头,决定放乔辛夷离开,当然这些考虑到了,“是,儿臣这么想的。至于流言蜚语,辛夷出去之后不会乱说的。”

  光绪帝肯定的回答,让太后心中更恼怒了,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连大清的颜面都是不要了。

  狠狠地一拍桌子,发出一声巨响,声音带着浓浓的严厉,“不行!被皇帝宠过的女子就算不要了,也不能给其他男人,必须处死。”

  眼中带上了一丝狠戾之情。

  光绪帝听到这话俊眉凝紧,他无意于伤害乔辛夷,这段日子已经是极为委屈这个小女人了,怎么可能处死乔辛夷。

  “不!朕都已经是承诺了乔辛夷,放她离开,又怎么能够出尔反尔!”

  很多时候光绪帝对于慈禧太后的懿旨都是言听计从的,这次还真的是当面和太后娘娘闹起来,让太后心中更恼怒了。光绪帝被太后看着长大的孩子,如今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变成这样,如何会不让她痛心?

  “皇帝,你这是妇人之仁!就算乔辛夷出去不会乱说,你以为就能隐瞒过去吗?那是皇家颜面啊。”

  慈禧太后这些话光绪帝当然心中有想过,不过他相信乔辛夷绝对不会是那种人。

  握紧了双拳,面对慈禧质问的目光,光绪帝眼中带上了浓浓的恳求,“皇额娘,辛夷她一定不会乱说什么的。就放过她这一次吧,就当是儿臣求您了!”

  光绪帝如此坚决,就是连求这个词都是用了出来,慈禧太后当然不能再多说什么,目光深了深,最后顺着皇帝话说下去,“好,既然皇帝这么肯定,那就算了吧。”

  光绪帝心中一喜,以为太后娘娘是真的决定放过乔辛夷这一系,连忙朝着太后作揖,“儿臣在这里替辛夷谢过皇额娘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皇帝也回去好生休息吧。”

  慈禧太后朝着光绪帝摇了摇手,显然看着也已经是很累了。

  光绪帝极为恭敬地点头,“儿臣先告退了,皇额娘也好好休息,莫要太操劳了。”

  光绪帝这才是前脚刚刚离开太后娘娘的体和殿,慈禧太后心中气不过,直接摔了自己最为喜欢的元花瓷茶具,眼中划过一丝冷戾。

  可是把体和殿里面的几个伺候的人吓得心中极为紧张,跪倒了一地的宫女太监。

  太后娘娘表面上答应了皇帝放过乔辛夷,不过这事实上哪里会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就是想到乔辛夷出去,如果别的什么人知道了乔辛夷的身份,这大清这皇家的颜面都是全丢光了。有些事情慈禧太后可以放纵着皇帝不管,但是在这件事情上绝对不能让步!

  “来人,去御药房!”慈禧太后大喊一声,站了起来。

  李莲英心中一紧,朝着小桌子使了一个眼色,便直接跪倒在太后娘娘面前劝解着,“太后娘娘,万福金安,您是什么身份,哪里有去御药房的,太后娘娘要做什么,交给小的去做就好。”

  被李莲英这么一说,慈禧反应过来,一个小小的医女,用不着她亲自去处置。

  转念一项,慈禧又坐了下来,看向李莲英,“莲英,你让人去御药房给那个敢迷惑皇上的贱女人赐鸩酒一杯,我倒是想要看看皇上是不是会让人把这个贱婢的尸体给带出去!”

  皇家的颜面不可失,要怪就怪这个女人竟然还能让皇帝心中生了放她离宫的想法,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快决定赐死乔辛夷。

  李莲英背后直冒冷汗,心中明白这一次太后娘娘是肯定不会放过乔辛夷了。

  显然太后表面上是答应了皇上的恳求,不过早就是下定了决心处死乔辛夷了。

  “奴才谨遵懿旨!太后娘娘放心,小的这就是让人拿着毒酒去御药房,太后娘娘要保重凤体,不要让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打扰您的休息才是啊!”李莲英目光一黯,只是心中希望一切都是还能够来得及。

  不过就是一炷香的时间,太后娘娘也已经是让人直接端着鸩酒去御药房找乔辛夷了。

  这边小桌子公公第一时间赶到了将军府报信,他之前有受到过卓天雄的恩惠。

  这一点其他人都是不知道,卓天雄竟然还是能够让太后娘娘的身边都是有安排了人手。

  如果是一般的事情,小桌子当然也不会暴露了自己的情况,但是一旦是涉及到乔辛夷,情况万分危急,他顾不了了,直接把消息传到了卓天雄这边。

  “将军不好了,太后娘娘下令给辛夷姑娘赐鸩酒了,您现在还是……”

  还不等小桌子把话说完,光是听到太后娘娘要赐死乔辛夷的消息,卓天雄就一整个人就像是离弦的弓箭,直接跨上骏马冲到了御药房这一边!

  辛夷绝对不能死!

  他还没有带着这个小女人去看看这美好的大千世界,她又怎么能够就这么死了呢!

  “驾!”

  卓天雄不顾一切地扬鞭策马,恨不得立刻飞到她的身边。

  只希望自己能够快一点,再快一点,一定是要敢在宣旨的太监之前,救下辛夷才是!

  御药房。

  “奉太后懿旨,赐乔辛夷鸩酒一杯。”

  宣旨的小太监冷冷地看着跪在地面上的乔辛夷,就算是能够获得皇上心中的喜欢又能如何?

  这宫里,可是皇太后做主的。

  乔辛夷错愕地抬眸看着那杯斟酒,慢慢地,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到底还是逃不开命运的折磨。

  原本以为自己终于是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时候,现在却迎来了这鸩酒一杯,恐怕这次真的是难逃一劫。

  乔辛夷早就是在自己丧失清白的时候,就已经是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是她怕自己的死会让卓天雄伤心,硬着头皮活下来。

  这才是刚刚获得可以自由的时候,换来的是一杯结束生命的毒酒,心中感觉就像是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一般。

  狠狠地深呼了一口气,这辈子她到底是要辜负了那个男人。

  宣旨的太监这眼中带上了一丝不耐烦,他还等着乔辛夷喝下了这鸩酒之后,好马上会体和殿去和太后娘娘报信呢!

  “官女子娘娘,您也不用拖延时间了,没有人会来救你的,老老实实喝了这一杯鸩酒,很快就是彻底的解脱了。”

  大清朝从来就没有被放出宫去过的娘娘,皇上宠幸过的女人,又怎么可能还想要自由,这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

  都已经是到了这个份上,乔辛夷当然不能再有什么推辞的时候,轻轻地拿起那一杯鸩酒,要往嘴里送!

  “辛夷!不要!”

  卓天雄踢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乔辛夷正准备把那毒酒送进自己的嘴里,心中着急不已,直接用手打掉了乔辛夷手里的那一杯毒酒。

  酒杯应声而落,酒水撒了一地。

  乔辛夷看到突然出现的卓天雄,忍了良久的眼泪瞬间决堤,“将军”

  看到竟然有人把毒酒给打翻了,宣旨的小太监心中恼怒不已,更是担心等会回去被太后娘娘怪罪,狠狠地瞪着卓天雄这个不速之客,“卓将军,这是太后娘娘亲自赏赐下来的鸩酒,难不成你还是要和太后娘娘作对不成?”

  都已经是这么做了,这酒都是被他给砸了,今天卓天雄也已经是准备好了,既然太后娘娘决定要处世乔辛夷,那么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直接带走乔辛夷。

  握着宝剑的右手加重了力气,目光一冷,卓天雄嘴角划过一丝冷笑,“呵呵,本将军要做的,何止是打翻酒杯这么简单!”

  还不等那个小太监反应过来,卓天雄蓦地拔剑,用力朝着小太监的心口刺去。

  小太监错愕地瞪大了眼睛,随着卓天雄将宝剑拔出来,他重重倒地,再没有了反应。

  乔辛夷被吓到了,身边跪了一地的御药房的人都被吓坏了,纷纷起身逃跑。

  卓天雄竟然是把这个宣旨的太监给杀了,这不是直接和太后娘娘给对上了!

  “将军,您,您这……”乔辛夷面色苍白。

  卓天雄紧紧地抱住乔辛夷,把这个纤细的小女人一整个给搂进自己的怀里,“辛夷,不要怕,我这就是带你离开这里。”

  乔辛夷完全反应不过来了,卓天雄为了她杀了太后娘娘宫里的传旨太监,两人如今只能连夜从宫中逃出来了,不然等待他们的只有丧命。

  这算是私奔了?

  “将军,你当真要为辛夷这么做?”乔辛夷泪流满面,不敢相信地看着卓天雄。

  “傻瓜,本将军还没给你轰轰烈烈的爱情,还没给你一世安稳的幸福,当然要这么做!之前犹豫,是因为不想伤害皇上,如今慈禧那个老女人竟然要害你,我们无路可走,只能离开这里了!走!”卓天雄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女人,说完,带着她大步走了出去。

  两人策马奔腾直接出了皇宫,远远地看去更像是一对亡命鸳鸯。

  守卫皇宫大门的小侍卫当然认识卓天雄的,这才是一点阻拦都是没有,就是放走了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人,不过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极为惊讶。

  “那不是卓将军吗?他身后带着的那个人看着怎么这么像新赐封的官女子,就是最近皇上心中特别在意的娘娘!”一个小侍卫对另外一个侍卫说道。

  被他这么一说,他反应过来,脸上一变,这个侍卫是见过乔辛夷的,以前受伤的时候乔辛夷给他处理过伤口,后来听说乔辛夷被皇上宠幸,心中也很是为她高兴。

  “呵呵,这不是看着像,分明就是乔辛夷姑娘,就是皇上的官女子!”

  说出这话的时候,心中紧张不已。

  卓天雄是皇上身边信赖的大臣,而乔辛夷是后宫的嫔妃,这两人怎么也不应该就这样紧紧地贴在一起共乘一骑。

  还是十万火急地急急奔出宫去,更是不对劲了!

  “不好,卓将军不会是带着这个娘娘私奔了吧!我们快点去报告皇上!”想到这里,这下子这心里紧张至极,到底是他们手上把卓天雄和乔辛夷给放走的,也不知道上头查下来会怎么处置他们了!

  郊外。

  等到乔辛夷被卓天雄一起带出宫的时候,乔辛夷才醒悟到他们两个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她死不足惜,反正这条命从那天被光绪帝宠幸之后就应该死了,可是卓天雄不一样!

  这个男人是大清的御前大将军,是皇上最信任的爱将,他年轻有为,有着很好的前途,而不是应该这样带着他逃走,从此他的抱负他的梦想一切的一切都是没有了。

  而且,带走了皇帝的女人,这罪名一旦落下,他就是要遗臭万年的!

  不!不可以!

  “将军,我们回去吧,你好好去和皇上和太后娘娘求情,他们会放过你的,不然我们这样被皇上抓到,辛夷会连累将军的!”乔辛夷的声音都已经是带上了哽咽,心中纵然是有太多的不舍,可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的未来要说。

  现在他们这样从宫里直接逃了出来,肯定已经是惊动了不少人来抓捕他们,这样东奔西逃的生活并不是应该卓天雄过是!这样坦然顶天立地的男人,大将军,他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

  卓天雄嘴角上扬,心中当然明白乔辛夷这都是在关心自己,生怕自己因为这些事情而毁了前途。

  可是当卓天雄带走乔辛夷的那刻起,有些事情都已经是决定好的了。

  他从来就不会后悔。

  如今已经是到了郊外,后面并没有追兵,卓天雄可以稍微减缓一点骑马的速度,看向怀里的乔辛夷,眼中带着满满的温柔和宠溺。

  “辛夷,对于我卓天雄这一辈子,最大的幸福可以和自己爱的女人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只要和你在一起!就算是粉身碎骨又有何惧!”

  卓天雄坚定的目光狠狠地触动到了乔辛夷的心,卓天雄最自己的感情她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她到底是何德何能才是能够遇到这样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男人。

  乔辛夷眼中闪烁着泪光,再控制不住用力主动抱住卓天雄的肩膀,“可是将军如果你回去还有一线生机,不然你这一辈子都是准备四处逃走,这天下是大清的天下,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卓天雄嘴角一勾,直到这个时候乔辛夷心中还是在为他考虑,就算是四海为家,只要有她在身边,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辛夷,现在我已经是带着你从宫里逃了出来,我又是杀了太后娘娘身边的太监,想必现在都已经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觉得太后娘娘和皇上还会放过我们吗?”

  卓天雄不得不让乔辛夷明白,自己现在也已经是和她一样没有了退路,他们两个人必须要离开这个地方!

  乔辛夷=对上卓天雄温柔的目光,眼中不含半点对她的抱怨,只留下满满的坚定和温柔,“将军,都是辛夷害了你……”

  “傻瓜,只要我们能够在一起,这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卓天雄轻轻地搂住乔辛夷的肩膀,略带低沉的声音继续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卓天雄这辈子都是不会放弃你!”

  此生能有这么一个不顾生死爱自己的男子,就算是下一秒被凌迟也愿意。

  乔辛夷慢慢放下心来,安心地坐在他的怀中,这已经不是她和卓天雄两人第一次共乘一匹马了,从所未有的心安和刺激。

  她对卓天雄的感情,何尝不是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很爱很爱。

  如果已经没有了退路,那么就是从此浪迹天涯,其实这样子也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吗?

  卓天雄无声地笑了,他准备了这么久,到了现在能够派上用场了,他的心里每一刻都是想着要和乔辛夷在一起,谁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辛夷,我知道一个地方,世外桃源,非常适合隐居,环境幽美幽静,没人会打扰我们,从此以后就我们两个人。男耕女织,你看如何?”

  乔辛夷听了,心中不自觉有了很多向往,轻轻地点了点头,只要没有人能够找到他们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心中打定了主意,卓天雄不迟疑了,高声笑道,“辛夷,你抓紧我了,我要加快速度了!”

  感觉到自己的腰部一紧,怀里的小女人用力抓紧了自己,就好像是他们两个人已经是融为一体,从此以后的一生一世都是不会分开。

  这种感觉,即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他已经是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了!

  就这样他们连夜快马加鞭,奔往那个深山之中的世外桃源。

  紫禁城。

  光绪帝很快就收到了守卫宫门侍卫的消息:卓天雄竟然是带着乔辛夷直接逃出宫中去了!

  眼中带上了一丝惊讶,他不是让卓天雄明天一早带乔辛夷出宫的么?怎么突然提前离开皇宫了?还那么着急?

  年轻的帝王狠狠地蹙着眉心,显然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突然想到了之前卓天雄在听到他要让他送乔辛夷出宫时候的模样,心中有了很多怀疑。

  目光黯了黯,不管怎样,光绪帝都是自己决定送乔辛夷离开的,不过现在惊动了这么多人,恐怕太后娘娘这边不好交代。

  “来人,摆驾体和殿。”

  光绪帝这顾不了其他的什么,直接去找慈禧太后了。

  体和殿。

  慈禧太后当然也已经收到了消息,卓天雄一个外臣竟然入得皇宫,还杀死了她身边宣旨的太监,现在还是直接带着乔辛夷这个贱女人离开了皇宫。

  这如何让慈禧太后不恼怒,心中更是升起了点点后怕,是不是如果当时是她去的御药房,这个大胆的奴才就是连她这个太后一起杀了!

  宣旨的太监,那可是代表着她的脸面。

  “哼,还真的是大胆的奴才,到底是谁给了他这个权力!”慈禧太后心中越发恼怒,气不过又是砸了一套瓷器,可是这心情还是极为糟糕。

  “来人,给我查,御林军呢,皇家养你们不是吃白饭的!哀家要生要见人,是要见尸!”

  光绪帝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御林军副将战战兢兢地跪倒在太后娘娘的面前,太后大怒,一定是要抓住了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个人来偿命!

  光绪帝蹙了蹙眉心,既然卓天雄已经是带着桥心里离开了,那么就让他们离开罢了。

  “等等,儿臣拜见皇额娘。”光绪帝对着慈禧太后行了一礼之后,目光落到御林军副将面上,目光黯了黯,“你先退下,这件事情容后再议。”

  御林军副将心中纠结,一边是皇上,一边又是太后,他可是一个都是得罪不起。皇上这摆明了想要放过乔辛夷他们,而太后大怒,一定是要处死了他们,他不知自己到底是要听谁的才好。

  果然是大鱼打架,小鱼栽秧,可怜的还是他们这些手下做事情的人啊!

  慈禧太后目光深了深,都已经是到了这个时候,皇帝这心中竟然还是放不下乔辛夷这个贱女人。这个女人都已经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给皇帝戴绿帽子了,还是一点都不感觉?

  这一点更是让慈禧太后恨铁不成钢了,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这天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一定是要喜欢乔辛夷这样的。

  不过这件事情到底是有关皇家颜面,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强压下心中的怒气,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御林军副将,“你先下去吧。”

  等到其他人都是离开了,慈禧太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用力一拍桌子,“皇帝,这就是你信任的大将,你喜欢的女人!”

  慈禧太后看向光绪帝的时候,眼中带上了浓浓的嘲讽。

  光绪帝目光黯了黯,心中知道,这次卓天雄和乔辛夷的事情做的不对,面对太后的恼怒,光绪帝也只有压下心中的心思来劝解。

  “皇额娘,朕都已经是让卓天雄送乔辛夷离开皇宫了,只是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还做出这种事情来!”

  在来的路上,光绪帝听说了,卓天雄竟然是杀了太后身边的太监,之后带着乔辛夷离开了皇宫。

  走的匆忙,没有能够听明白他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慈禧太后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她之前答应了皇帝放乔辛夷离开,可是皇帝才刚走,她便派人去赐死乔辛夷。

  不过一想到乔辛夷这个女人竟然和外臣私通,如今都直接逃出宫去了,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是死一千遍一万遍都是不足惜,恨不得直接就是鞭尸了。

  “当了皇帝的女人竟然还想要离宫,一杯毒酒下去一了百了!这个卓天雄竟然敢为了这个贱婢杀人越宫,他们两个人之间会没有奸情?”

  闻言,光绪帝略一沉思,心中明白过来,想来太后娘娘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放过乔辛夷。

  应该是太后娘娘赐毒酒的时候,正好被卓天雄给看到了,这才是有了后面的情况。

  可是关于太后所说的乔辛夷和卓天雄两人私通的事情,光绪帝心中不想承认。

  帝王坚定的眸光看向慈禧,“不会的,他们两个又怎么会有奸情?朕宠幸乔辛夷的时候,她还是完璧之身。”

  如果不是这样,光绪帝也不会这么迷恋对方了。

  看着皇帝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肯接受事实的样子,慈禧太后恨极,“查!给哀家彻彻底底查个清楚!他们两个到底是有没有私情!”

  太后目光一黯,顿了一下,薄唇勾起,眼中不带任何一点感情,“乔辛夷不是一直都不愿意入宫为妃,还是要住在御药房里么?这御药房的人肯定是清楚,哀家就不信了,他们还真的是一点关系都是没有!”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光绪帝心中也很想知道乔辛夷和卓天雄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最后不得不轻轻点了点头,光绪帝心里是真的喜欢乔辛夷,对于乔辛夷身边极为亲近的几个人当然清楚,“那就宣御药房的富太医和小翠过来吧。”

  富太医是乔辛夷的师傅,而小翠如今是御药房里乔辛夷最好的朋友,想必乔辛夷的事情他们肯定是心中再清楚不过了。

  在乔辛夷和卓天雄两人离宫之后,富太医就已经是预料到现在的情况了,太后娘娘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目光看向远处的天空,眼中带上了浓浓的担心。

  之前富太医已经获悉,卓将军已暗中在准备着带乔辛夷出宫的事情,不过这次事出突然,恐怕他们什么都没准备。

  唉,这两个有情人不知道能不能顺利逃出生天。

  “富太医,皇上宣召你和小翠两人去太后娘娘的体和殿问话。”外面另外一个小太监高声说道。

  富太医和小翠两人到了体和殿,面对帝王和太后,心中紧张不已。富太医还好一点,毕竟也有给皇上和太后娘娘诊脉,可是小翠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这两位紫禁城的主子,特别是见到威严的老佛爷,吓得整个人直哆嗦。

  

[读者须知]:下一篇:227.缘落:放生,交融-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