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24.缘落:失明,偷瞧-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23.缘落:决定,掌掴-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乔辛夷在失去意识之前,似乎还听到了皇后娘娘阴冷的笑容,看到了负责掌嘴的宫女狠辣的眼神,还有一声又是一声巴掌落到脸上的声音。

  负责掌嘴的宫女心中一惊,她跟在皇后娘娘身边多年,当然也是养成了阴冷的性子,对待乔辛夷一点都是不心软。不过看到乔辛夷竟然是被她给打得直接昏了过去,也怕了起来。

  乔辛夷到底是皇上心头的女人,是御封的官女子,和她这种宫女是不一样的。

  这样一想,心里也是不由开始紧张了起来,停下手看向皇后娘娘,“娘娘,她已经是昏过去了,现在要怎么办?”

  皇后看着躺在地上的乔辛夷,眼中划过一丝浓浓的不屑,就好像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目光一黯,这样还远远不够,她想要看到她更惨的样子。

  眉梢一扬,薄唇微微勾起,“呵呵,昏过去了,是真晕还是假晕啊!”

  说着,自己起身一步步向已经运动的乔辛夷走过来,抬脚狠狠地踢了几脚乔辛夷,见她没有反应,不由又是狠狠地多踢了几脚。

  很快乔辛夷原本干净的衣服上面,也都是沾了好多皇后娘娘的脚印。

  储秀宫里面的人都是跟着皇后娘娘多年的了,心中当然明白皇后的脾气,就算是看着乔辛夷的模样真的可怜,也不敢当着皇后的面劝说什么。

  等到光绪帝匆匆地赶到皇后寝宫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乔辛夷就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皇后被丢弃在一旁,根本就没有人上前帮一把,而皇后还对他心爱的女人拳打脚踢!

  “住手!”

  光绪帝眸光一敛,大声一喝,从后面冲过来,倒也是把皇后给吓了一跳,这原本要往乔辛夷身上踢的那一脚也是收了回来。

  皇后一直在光绪帝面前都是表露出自己温柔娴淑的一面,这次还是第一次在皇上面前表现出自己这么凶悍的模样。

  光绪帝狠狠地瞪了一眼皇后,这就是他的好皇后,竟然下手这么凶残,这可是一个人啊!

  他不过就是一会时间没有看到乔辛夷,这个小女人便是被别人给折磨成了这个模样。

  乔辛夷都是不知道被人给了多少个巴掌,脸上红肿得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嘴角还带着鲜血,显然就受伤不轻,身上还有很多脚印,看着让光绪帝心疼不已。

  皇后被光绪帝冷怒的模样给吓到了,一时之间都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皇上……”

  光绪帝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乔辛夷,心中大怒,转头狠狠地看向皇后,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冷笑,“朕怎么才知道皇上的脚上功夫如此了得!”

  已经被皇上看到了,事已至此,叶赫那拉氏皇后心中倒也不怕了,反正自己从来就不受到皇上的宠幸,现在不过就是让皇帝更加厌恶了罢了。

  不过这后宫之中,真正做主的可是太后,慈禧太后是她的亲姑姑,她不怕皇帝!

  皇后嘴角微微上扬,直面上光绪帝气愤的目光,“不过就是一个贱婢,本宫就是教教她规矩罢了,皇上也不能因为这贱婢而辱没了自己的身份!”

  光绪帝狠狠握拳,嚅了嚅自己的嘴唇,明显是想要说什么,可是在皇后这样张扬的态度之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光绪帝何尝不清楚,现在不管是后宫还是前朝,都是慈禧太后的眼线,他更多的时候就是太后娘娘的傀儡,根本就没有从慈禧太后手上把权利全部收回来,现在并不是和太后对上的合适时机。

  看到光绪帝这个模样,皇后不由心中更加得意,就算是皇上又如何,她身后有着太后娘娘撑腰,就根本不用怕什么,“皇上,您可是这大清朝的帝王,皇上可是不能为了一个下贱坯子而失了威严!乔辛夷处处说她不稀罕你的宠爱,你还巴巴地追着她去宠,这话任谁听了都想为皇上教训教训她的!”

  光绪帝狠狠压下心中的怒气,瞪了一眼气焰嚣张的皇后,从地上小心翼翼地抱起已经不省人事的乔辛夷,大步离开。

  “去御药房,让富太医准备好给辛夷瞧病!”光绪帝刚踏出皇后的储秀宫,就大声命令旁边的太监。

  言落,深深地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咬着牙,加快步伐,一路带乔辛夷回了御药房,把乔辛夷放在了她自己厢房的榻上,那温柔的动作就好像是怕自己一个用力就是会弄坏了怀里的女人一样。

  这才是几天的时间,乔辛夷上次被光绪帝从太后娘娘的体和殿抱出来的时候是晕迷不醒的,现在她的身体还没有养好,又是被皇后给折磨了一番。

  这一切都让光绪帝心中难过不已。

  “太医,富太医呢!”光绪帝眼中不由带上了一丝不耐烦,直接便是大声喝道。

  闻讯匆匆赶来的富太医听到这声音,之后出来又是看到乔辛夷这一副模样,脸上不由一变,下意识蹙紧了眉心,有些事情他也不好问出口,现在也是只能快点给乔辛夷治病才好。

  这样下来,整个御药房因为乔辛夷受伤的缘故也是更加忙碌起来,在场的人下意识都是屏住了呼吸,就现在皇上那冷冽的气息,让人都想要直接遁走了。

  富太医把了脉,恭敬地回应光绪帝,“皇上,辛夷没有性命危险,但她身体虚弱,又受了皮外苦,需要静养。微臣这就给她开药,可能醒来需要一段时间,还请皇上先回去休息,若是醒了,微臣第一时间向皇上禀报。”

  听到这话,光绪帝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好!富太医,辛夷交给你,我就放心了!”

  等到乔辛夷醒来的时候,自己的脸上的伤口也已经是被处理过了,至于在晕倒之后被皇后娘娘脚踢形成的淤青也是要慢慢调养过来,这次还是受了严重的内伤,想要完全治愈也是要用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乔辛夷缓缓睁大了双眼,可是眼前还是一片黑色,什么都是看不见,秀眉紧蹙,心中蓦地升起了一股子恐惧感来,下意识握紧了手心,“这天怎么这么黑,彩霞你在吗,为何不掌灯呢,快掌灯吧!”

  彩霞从乔辛夷被皇上带回来之后,便一直在乔辛夷的厢房里伺候着,耐心地等着乔辛夷醒来。

  听到乔辛夷这话,心中一惊,目光落到点燃的烛光上,蓦地皱了眉。

  这厢房在烛火下恍如白昼,又怎么可能会天黑的看不见呢?

  彩霞心中不由一紧,下意识看到乔辛夷的眼睛,只觉那双平日里黑亮的眸子此刻似乎一点神采也是没有,她轻轻地走到乔辛夷的面前,抬手在乔辛夷眼前晃了晃自己的手,可是乔辛夷还是一点反应都是没有。

  乔辛夷感觉到了有人就是站在自己的旁边,拧紧了眉心,心中一个不好的感觉划过。

  不管什么时候,御药房肯定都是会掌灯以备不时之需,更加不会有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出现!

  那么现在是她的眼睛看不见了?

  乔辛夷心中一痛,鼻子酸酸的,一滴眼泪便是要从眼眶中夺眶而出,最后还是被她给狠狠地忍住了,转头面向自己的身边的人,“是彩霞吗?快去再多掌几个灯,把御药房所有的蜡烛都拿出来。”

  乔辛夷默默收紧了双拳,心中轻轻地安慰自己,说不定多点几个蜡烛就好了。

  彩霞被吓到了,连忙点头,“辛夷姐姐,你等着我,我这就是给你去点几个蜡烛,你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

  彩霞能够做的也就是安慰乔辛夷了,不过乔辛夷脸上十分平静,一点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温婉如玉,静静地点了点头,“恩,你去吧!”

  彩霞出了房门,一边让在外面的明月等人去请富太医过来给乔辛夷看病,又是让翠竹去御药房多找一些蜡烛过来给乔辛夷的房间掌上。可是当乔辛夷这一个房间里都是点满了蜡烛,乔辛夷还是一点都是看不到!

  看着这样的乔辛夷,彩霞几个都是悲从中来,乔辛夷心这么善良,可是上天却是要这么折磨她,现在就是连眼睛都是看不见了。

  小宫女都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哭了出来,却又担心让乔辛夷听见,只能拼命压抑着,这心里也是更加难受了。

  经过了刚才醒来时候的紧张,这个时候乔辛夷也是能够适应了,似乎看不到之后,这听力却是上升了不少。

  对于自己的眼睛,她多少也猜对了。

  是看不到了吧?

  虽然意识到了这点,红肿的脸上却没有一丝难过,只是苍凉一笑,“你们几个心中不要难过,我没事的。”

  富太医闻讯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乔辛夷身边的几个小宫女都是眼圈红红的,反而乔辛夷一脸的镇定,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富太医,您终于来了,快给辛夷姐姐看看吧,她……”说到这里,彩霞也是不由声音哽咽了。

  在来的路上,富太医就已经是大概知道了一些情况,脸上极为严肃,“我知道了,让我去给辛夷瞧瞧情况再说。”

  听到富太医的声音,乔辛夷朝着富太医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师傅,这次又是要麻烦你了。”

  “好了,还说这个做什么,我给你看看情况。”富太医嗔了一句乔辛夷,眼中满是怜惜,真是可怜了这个孩子。

  检查了一番乔辛夷的情况,富太医终于松了一口气,大致上也已经了解了乔辛夷的情况,收回诊脉的手,“辛夷,你的眼睛并没有什么问题,现在你看不到东西应该是被人掌嘴的时候,下手太重,伤到了脑部,有点淤血,我给你给开点药,要连续服用,看看情况。不要思虑太多,会好的。”

  富太医带着安慰的话,让在场的人心中皆是一松,富太医是这里医术最为高明的人,现在有了他说会好,乔辛夷一定会没事的。

  乔辛夷微微点了点头,嘴角上扬,“师傅,我明白的。”

  可是让她思虑不要太多,还真是有点困难了,控制不住地会想很多的事情来。

  光绪帝进门来看望乔辛夷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乔辛夷失明的消息,俊眉一敛,走向乔辛夷的脚步下意识加快。

  “辛夷,你还好吗?你的眼睛!”光绪帝看着乔辛夷失去了光彩的双眼,眉宇间满是心疼,竟然会这么严重!

  转身看向富太医,“富太医,辛夷的眼睛就交给你了,务必要让她早日恢复光明。”

  “皇上放心,照顾病人是微臣的本职,微臣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让辛夷的眼睛早日恢复健康。”只听得富太医回答道。

  乔辛夷看不见,只能依靠自己的耳朵来分辨谁又是谁,眉心微微一蹙,低声道,“辛夷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管什么时候乔辛夷面对光绪帝的时候都是带着一种疏离的恭敬,不过这心中也是明白,这次能够从皇后娘娘宫里把她带出来的人恐怕也只有皇上了。

  这次面对光绪帝的时候,语气也是软化了一些。

  然而这样一点小小的改变落到光绪帝眼中,心中不由划过一丝惊喜,看向乔辛夷的目光也更加温柔了,“辛夷,你就这样躺着就好,好好休养身体才是正事。”

  乔辛夷现在眼睛什么都是看不到,光绪帝也不能在御药房耽搁很久,匆匆看过乔辛夷的情况,交代下面的人一定是要好好照顾乔辛夷之后,便被宫里其他的人给请了去。

  光绪帝这一离开,底下的几个小宫女才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天和乔辛夷相处下来,她们也是熟悉了,和乔辛夷的感情不错。

  “辛夷姐姐,皇上对你真的极好的,知道你刚醒过来,就立马赶了过来。”说话的是明月,目光含喜地看着乔辛夷,“辛夷姐姐,你都不知道,皇上把你抱回御药房的时候,那神情到底是有多紧张了!”

  明月还想要说什么,不过却是被彩霞给拉住了,朝着这个小丫头微微摇了摇头,示意看了一眼乔辛夷,对上她疲惫的神色,明月也是反应过来。

  难为情地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对不起,辛夷姐姐,我打扰到你休息了。”

  “无妨。”乔辛夷轻笑摇头,如果不是这里有她们几个在这里陪着她,现在她又什么都做不了,恐怕是要更加难受了。

  乔辛夷被皇后娘娘给打成重伤甚至失明的事情,这后宫里当然早已经传遍。

  珍妃嘴角微微上扬,这个女人再厉害又怎么样,对上发起疯来的皇后不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这么一想,还好皇后没有对她出手,双手下意识抚摸着自己已经高高隆起的肚子,眼中划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不过很快珍妃便是得意不起来了,目光落到进来通报消息的宫女身上,轻轻地拨弄着自己那朱红色的指甲,“皇上呢,皇上怎么说!”

  对上珍妃娘娘那期待的目光,去乾清宫找皇上来珍宝阁的小宫女这一颗心也是高高地悬了起来,讷讷地回答道,“回,回禀娘娘,皇上去,去御药房了。”

  又是去了御药房!

  珍妃瞬间握紧了双拳,尖利的指甲划过手心,留下深深的痕迹也是一点都不在意。

  眸中不由划过一丝狠戾的光芒,“哼哼,都是一个瞎子了还是能够勾引皇上去御药房,到底是什么狐媚子,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官女子,看来皇后娘娘这下手还是轻了!”

  珍妃眼神狠毒,硬生生把那一张柔媚的小脸也是带上了一丝扭曲。

  不过没关系,等她生了皇子,有的是时间陪乔辛夷周旋。

  御药房内。

  这些时日,乔辛夷准时服着富太医开的消散淤血的汤药,眼前已经能够隐隐约约看到一点光亮了,不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恢复光明。

  “辛夷,今天感觉可是好一点了?”光绪帝关切地看着乔辛夷,柔声问。

  经过这两次的事情,他还真的是心中担心,生怕自己一个不在乔辛夷身边,之后看到的乔辛夷昏倒不省人事的样子。

  有过两次,每每想到,真的是要吓坏他了。

  乔辛夷轻轻点头,这几天她眼睛看不见,他们这一个个都是把自己当成什么大宝贝一样看着,就生怕自己受了什么伤了,让乔辛夷都感觉自己最近都是硬生生长了好几斤肉了。

  “辛夷挺好的,多谢皇上关心。”

  乔辛夷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容,竟是一时之间让光绪帝看呆了。

  不是没有见到比面前这个女人更加灿烂温柔的女人,甚至乔辛夷这样的性子,在后宫之中也是算不上顶尖的,可是她的身上就是有着这样一种气质,能让人一颗烦躁的心瞬间平静下来的气质。

  看着乔辛夷和皇上两人之间难得相处这么和谐平静,乔辛夷的状态也是一天比一天好,身边的几个下人都不由为她心中高兴。

  彩霞和明月两人相视一笑,悄悄退了下去,把这一片空间留给皇上和乔辛夷两人。

  对着这两个小宫女的识相,光绪帝满意地勾了勾唇。

  乔辛夷耳力变得极好,发现厢房里没其他人了,眉心微微一蹙,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紧张。

  大概是有注意到乔辛夷心中的紧张,光绪帝自己眼中划过一丝暗芒,这个小女人还是没有能够完全接受他,不过现在的情景也已经是让他感觉比最初的时候好多了。

  “辛夷,我让乐坊的琴娘子来给你抚琴吧。”

  这几天光绪帝也是有担心乔辛夷看不到东西,心中烦闷,经常会派琴娘子来给乔辛夷抚琴,或是找人给乔辛夷讲故事。

  现在光绪帝提出让人来抚琴,乔辛夷也是见怪不怪了。

  乔辛夷点了点头,这样正好便是可以缓解了两个的尴尬。

  很快,悠扬的琴声在御药房里飘散开来,乐声袅袅,就如同天籁一般,让人很快就放松了心情。

  听到这悠扬的古琴声,卓天雄刚要踏进御药房的脚步却是收了回来,目光微微黯了黯。

  乔辛夷失明之后,他担心不已,可每次不顾一切来这里的时候,都会看到那抹显眼的明黄在。

  皇上,对辛夷不是一般的用心和真心。

  目光不由深了深,卓天雄最后看了一眼乔辛夷厢房的方向,心中那个决定更加坚定了。

  皇上到底是不可能给乔辛夷幸福的,他关心在意乔辛夷,可是这些宠爱只会给乔辛夷带来种种危机!

  带她离开的计划,必须尽快实施了。

  卓天雄握紧了双拳,在心中低声道,“辛夷,等你这次眼睛好了,我一定带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自从他知道乔辛夷被皇后娘娘打得失明之后,他心里的这个想法也已经是转过了千遍万遍,再也不可能改变了。

  富太医正好便是从外面走向御药房,迎面看到了踟蹰徘徊的卓天雄,眸光一黯,卓将军还真是一个痴情的男人。

  “卓将军!”

  卓天雄抬头对上富太医深沉的目光,恢复了一脸平静,朝着富太医微微点头,“富太医,辛夷这几天的情况可好?”

  在这宫里,卓天雄唯一能够放心询问的人也只有富太医了。

  “将军放心,辛夷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康复了,倒是将军自己千万要保重身体啊!”富太医看着卓天雄越发瘦削的身子,眼中带上了一丝关心。

  这几天卓天雄一直都是有偷偷地来看望乔辛夷的情况,却又不让乔辛夷知道,这心里想必也是极苦的。

  “不用对辛夷说我来过,天雄在这里谢过富太医了。”卓天雄对着富太医抱拳做了一揖,之后转身快速离开。

  数日后。

  乔辛夷这几天的情况也是好了很好,从最初的时候什么都是看不到,到后来能够隐隐约约看到一点亮光,如今已经基本上恢复了以前的视力,能看到一切了。

  她原本就是闲不下来的性子,这才是刚刚好了,便是又开始忙活起各种事情来。

  通过这件事情,宫里的人也彻底清楚了皇上对乔辛夷的不同,被打之后的乔辛夷那一张根本都不能看的脸,光绪帝却没有半点嫌弃,甚至还是差点就是在储秀宫和皇后娘娘对峙起来。

  再加上在乔辛夷失明的时间里,皇上极尽温柔照顾,可是让后宫里的宫妃们都是像泡在醋缸里一样,恨不得直接代替了乔辛夷来享受皇上的宠爱。

  心中最为气愤的当然是之前最为受到光绪帝宠爱,如今怀着身子都是得不到皇上恩宠的珍妃了。

  在乔辛夷身子不好不能服侍皇上的时候,她都是能够把皇上给迷得团团转,更何况是等到之后乔辛夷的身体完全康复了呢?

  心中越想,珍妃这心中就是更加担心,紧紧地蹙着眉心,五指无意识地收紧,薄唇紧抿,心中思索着自己到底是要怎么应对才好。

  看着这个样子的珍妃,徐嬷嬷心中也是担心,这几天来诊脉的太医就有说娘娘心中思虑太多,并不利于胎儿的成长。

  犹豫了下,徐嬷嬷最后还是开口劝道,“娘娘,您就放宽心吧,您现在最重要的是肚子里的孩子!”

  只要有了孩子,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就是上不来台面的女人罢了。

  珍妃心中可不是这么觉得,,“嬷嬷,我不是皇后娘娘,有太后维护着,在这宫中我唯一能够依靠的便是皇上,如果有一天皇上心中也是没有我了,那我……”

  到了这个时候,珍妃这不用本宫来自称了,而是用了没有进宫的时候的我,可想而知这心中的忐忑。

  在这一点上,徐嬷嬷不得不承认珍妃说的也是有她的道理,看着珍妃就像是最初时候的那个小女孩一样,在自己的面前露出担心忧愁的模样,徐嬷嬷这一颗心也是变得很软很软。

  最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看向珍妃的目光也是带上了浓浓的关心,“娘娘不用这么担心,在皇上的心中您到底是不一样的,再加上娘娘肚子里的小皇子,皇上只会更加看重你。”

  显然这话并不能让珍妃心中平静下来,反而更加激动,嘴角不由勾起一个冷笑,“呵呵,小皇子,本宫能够给皇上生孩子,那个贱人不一样也是可以,现在本宫这肚子还怀着孩子呢,也不见皇上心中有多紧张!等到那个贱人生了孩子,这宫里哪里还有我们母子生存的地方!”

  说完这话,珍妃这心中更加激动了,狠狠地握拳,大声道,“不行,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这个贱人一定……”

  后面的话珍妃并没有说出口,不过却也是让徐嬷嬷脸上一变,对上珍妃那狠辣的目光,心中明白了自家娘娘到底是要准备做什么了。

  这后宫之中,现在唯一能够从皇上手里把乔辛夷给弄出来,最后惩治得了她的人,也就是只有体和殿的那位了!

  心中打定了心思,珍妃这速度也是极快的,“来人,替本宫更衣,本宫要去给太后娘娘请安。”

  之前的时候珍妃有皇上的宠爱,这性子机敏,不过却是不得太后喜欢,讨好过太后娘娘几次都是没有什么效果,后来便也是除了问安之后很少主动去慈禧太后的宫里了。

  然而这次珍妃竟然是主动要去面见太后娘娘,看来也是所求不轻啊!

  体和殿。

  慈禧太后心中是看不上珍妃的,珍妃和瑾妃两姐妹是同一时间进宫,不过很快珍妃便是得到了皇上的宠爱,而瑾妃却是像是一个隐形人一样在宫中。

  宫里的人都说珍妃的性子极好,可是慈禧这历经了宫中多少算计,自然练就了一双利眼,对于珍妃的行为一点都看不上。如果真的是性子好,又怎么会看着自己的亲生姐姐被冷落,也是不知道帮衬着一点呢?

  光是这一点,就让慈禧太后看不上珍妃的做派,再加上也的确因为珍妃,使原本就不怎么受到皇上宠幸的皇后更加是不得帝宠了。

  珍妃心中紧张不已,面对太后娘娘那慑人的目光,广袖里的双手握紧了自己的衣角,就是连呼吸都是不敢大声,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太后的情绪。

  慈禧太后很满意自己对珍妃造成的心里恐惧,嘴角微微上扬,“今天珍妃怎么有心情来哀家的宫里坐坐,这肚子里的皇子近来可好?”

  太后娘娘的岁数上去了,虽然心中还是放不下对权力的控制欲,但也是极为向往儿孙满堂的情景,看着珍妃那隆起的肚子也是带上了点点的笑意,眼神温柔了很多。

  注意到太后心情的变化,珍妃抓住机会点了点头,脸上带上了点点母性的温柔光辉,“多谢太后娘娘关心,有太后坐镇着,臣妾肚子里的皇子也是极好的,用不了多久宫里便是可以为皇上诞下一个小皇子或者小格格了!”

  太后目光微微黯了黯,注意到珍妃那脸上的骄傲,眼底划过一丝不屑,还真的以为凭借着这个孩子能更加光辉不成?

  “嗯,这样就好,从哀家的库房里拿一株千年人参给珍妃的宫里送去,可是不能亏待了这孩子!”

  面对太后娘娘的赏赐,珍妃高兴不已,眉梢微微上扬,对着太后福了福身子,“臣妾代腹中皇子谢过太后娘娘恩典。”

  太后免了珍妃的礼,双眸眯了眯,想必今天珍妃过来还是有其他的请求吧。

  手指轻轻的叩动桌面,嘴角微微上扬,“好了,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不用这么憋着。”

  有了太后娘娘这话,珍妃心中有了一个底,装作极为为难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的模样,这才道,“太后娘娘,珍儿心中也是不懂,不过心里也是担心皇上。现在大清本就外忧内患,皇上居然还沉迷女色,每天都去御药房,为了一个女人,到底是传出去对皇上的声名不好……”

  这表面上看来也真的是一个极为为皇上考虑的好妃子啊!

  

[读者须知]:下一篇:225.缘落:出宫,合影-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