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23.缘落:决定,掌掴-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22.缘落:惩罚,相救-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卓将军这高烧不退,这中间当然也是有很大部分的原因便是想着乔辛夷吧。om

  翠儿只能点了点头,现在除了这样之外也是没有了其他的办法。

  终于是等到第二天,天一亮,卓立便动身进宫去找乔辛夷了。

  卓立离开不久,卓天雄便逐渐转醒了过来,但刚有一点意识,他就会想起皇上抱着乔辛夷离开的身影他心中挚爱的小女人,就好像是没有了生命力的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可是他一一点办法都是没有。

  看到卓天雄醒来,翠儿满脸激动,凑上去轻唤道,“将军,您终于醒了!”

  卓天雄剑眉紧蹙,干涸的嘴唇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只觉嗓子干涩得生疼,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

  看着将军这个样子,翠儿立马从旁边倒了一杯茶递给卓天雄,“将军,您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喝完了这一碗的茶,卓天雄才稍微缓过来一点,猩红的眸子转了转,“现在几更天了?卓立呢!”

  翠儿答道,“将军,您昨天淋了雨,回来便发起了高烧,这次早朝我们已经是派人告了假,卓立进宫去给您请太医去了。”

  其实说到这话的时候,翠儿这心中也是不能肯定,今天乔辛夷会不会来给将军瞧病,所以也不敢直接说出乔辛夷的名字。

  不然等会乔辛夷没有过来,岂不是让将军更加伤心了。

  卓天雄又怎么会不明白翠儿的心思,微微点了点头,索性靠着床微微闭上双眼。他也是在期待乔辛夷的到来,他到底是有多久没有见到乔辛夷了,又有多久没有和她说话了啊!

  一双放在床上的手渐渐握紧,青筋直爆,可是却一点声音都是没有发出来。整个房间都是充满着一股压抑的气息,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翠儿在旁边服侍着。期望卓立能够成功把乔辛夷给请到将军府。光是看着将军和辛夷姑娘这样,都是让他们旁边的人心中担心不已。

  这边卓立也是一早就拿着卓天雄的牌子进宫,之后直奔御药房。

  “辛夷姑娘,我们家将军昨天晚上从宫里回来,淋了一场雨,一夜都是高烧不退,现在整个人都是一直在迷迷糊糊的说着什么。卓立在这里求您了,快去将军府给我们将军看看吧!”

  卓立这个时候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哪怕可以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找上乔辛夷。

  乔辛夷听到这话,腾地站了起来,脸上一白,毫不犹豫地说,“我这就去!”

  这个时候什么事情都是管不了了,只有卓天雄的身体才是最为重要的!

  再说,她本就是治病救人的,怎么能坐视不管!

  富太医也听到了卓立的话,也幸好这里并没有什么其他人,不然恐怕又是麻烦了。

  富太医连忙上前摁住了乔辛夷的手,眼中透着一股不认同,朝着乔辛夷微微摇头,“辛夷,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你一定要想清楚,现在你是皇上的女人,切不可冲动行事。”

  说这话的时候,富太医脸上也是带着满满的沉重和严肃,让乔辛夷根本反驳不了。

  卓立也反应了过来,心中也明白乔辛夷的为难。这个时候皇上已经赐封乔辛夷成为官女子。这位分虽然不高,却也是皇上的女人了,当然不可能让乔辛夷再随便是出宫给将军看病。

  即便皇上允许了乔辛夷能够在御药房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是这并不表示皇上愿意看到自己的后妃去给外面的男人瞧病。

  宫里有这么多医女和太医,可是将军府偏偏是请了已经成为官女子的乔辛夷,这不是摆明了让皇上心中怀疑吗?

  富太医一瞬不瞬地看着乔辛夷,这件事情也是一定要乔辛夷自己想明白才好。

  想到卧病在床的将军,乔辛夷两行眼泪无声地从眼眶里掉了出来,簌簌地落泪。她心中担心卓天雄的情况,可是更加明白自己这个时候过去,不是在帮助卓天雄反而可能会害了他。

  心里难过不已,却不得不朝着富太医福了一礼,“师傅,那么将军的病情便是交给您了。”

  富太医微微点头。对于乔辛夷这样的选择也是极为满意的。

  “辛夷,你放心吧,我会治好卓将军的病,回来告诉你情况。”

  富太医轻叹一声,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这样了,深深地看了一眼乔辛夷,“辛夷,你也不要怪我这个做师傅的心狠,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

  乔辛夷轻轻地拭去眼角的泪水,就好像自己根本就没有哭过一样,重重的点了点头,“师傅,辛夷心中都是明白的。这一切都是交给师傅了。”

  看着乔辛夷明理的样子,更加让富太医心疼又无奈。

  富太医微微点头。看向在旁边呆愣住的卓立,沉声说道,“请快快带路,不要耽搁了将军的病情。”

  卓立连忙躬身作揖,“富太医,今天就要麻烦您了。”

  看着他们匆匆离开的背影,乔辛夷一双还染着水雾的眸子深深地闭上,双唇轻轻颤抖。

  将军,一定要保重!

  将军府。

  卓天雄从早上醒来,便是一直保持着躺靠在床上的姿势,时不时睁开眼,仔细听一下外面的动静。

  即便是卓天雄什么都没有说,翠儿也是能够知道卓天雄心中的期待,希望乔辛夷能够过来。

  “将军,您刚醒,厨房刚刚煮好的小米粥喝一点吧,至少先暖暖胃。”翠儿小心翼翼地把粥端上来。

  现在卓天雄哪里吃的下什么东西,高烧烧了一个晚上,如今整个人都没什么力气。如果不是想要见到乔辛夷,怕是连这靠坐在床头的力气都没了。

  然而等待了这么久,迎来的却是失望。

  卓立和富太医两人相继走了过来,卓天雄听到人脚步的声音,蓦地睁开了双眼往来人这边看去,却是只看到富太医和卓立两人,最后还是没有看到乔辛夷,眸中不由划过一丝失落来。

  心中的失望直接便是表现在脸上,原本期待的双眸好像也是一下子失去了光彩一样,低落了情绪,整个人看上去也是没有什么力气,轻轻闭上了眼睛,并不想要说话。

  富太医把医药箱放在一边,便是走到卓天雄的身边,朗声道,“将军,让我来给你诊脉吧。”

  卓天雄转头看向富太医的时候,睁开了赤红的眸子,沙哑的声音问道,“富太医辛夷,辛夷她还好吗”

  她昨天跪了那么久,又遇到大雨那个丫头本就身子弱,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富太医努力牵了牵唇,笑道,“将军,您放心吧,官女子昨天被皇上带走之后,身体也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将军你”

  富太医这话,直接指出了乔辛夷是宫中的官女子,当然也是在提醒卓天雄要注意身份,可不能鲁莽行事。

  卓天雄又如何会不明白富太医这话中的含义,垂下了脑袋,点点头,“她没事就好”

  只是这嘴角的笑容看着也更加苍凉,让人不由心生几分怜惜。

  富太医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安下心来给卓天雄治病,“将军,让老夫来给您诊一下脉吧!”

  卓天雄微微摇了摇头。等来的人不是乔辛夷,但是也得到了乔辛夷无恙的消息就已经是足够了,他不想再麻烦了。

  “不用了,本将军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看着卓天雄这个样子,既不肯诊脉,又是不愿意吃药,这不是硬生生在折磨着自己的身体,就算是再好的身体都是要被弄垮了。

  医者父母心,富太医当然极为不能认同卓天雄这样的做法,“卓将军,您现在生着病,又是不肯看病吃药,这样身体怎么能好?”

  卓天雄并不为所动,心里都已经是没有了奔头。完全都不知道自己还是能够做什么,难免也有点自暴自弃的想法了。

  对于富太医这话,卓天雄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富太医有办法,想了想,最后还是沉声说,“将军,老夫在这里有一句话,将军就姑且听着吧,我们来日方长啊!若将军真的想和辛夷在一起,一定要从长计议,双方都不能冲动。”

  卓天雄眼中不由划过一丝惊讶,他以为所有的人都会劝他放弃,这个时候富太医竟然跟他说了这话。

  很快便明白过来,乔辛夷这样的性子,就算是现在身边有皇上的宠爱,但是她到底是不适应宫中尔虞我诈的生活。

  他只有快点好起来,好起来,才能找到合适的机会,把乔辛夷给从宫里带走,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不能看着乔辛夷在宫中受苦。

  如果他们想要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就不能着急这一朝一夕,一定是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最好的时机!

  卓天雄心中像是突然进了阳光,朝着富太医点点头,眼中也是带上了一丝感激之情,如果不是富太医这话,恐怕他现在还是陷在死胡同里了。

  “那么本将军就要麻烦富太医了。”

  终于看到卓天雄想明白了,一旁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不管卓天雄是为了什么原因才是想明白了,总算是劝得他好好看病吃药了。

  富太医给卓天雄诊了脉,又留下了药方,“卓将军,这药方你连着吃三天便是可以痊愈了。老夫还是那一句话,保重自己的身体,其他的事,来日方长。”

  这样也算是给了卓天雄一个念想吧,总是比他之前自暴自弃要来的强很多了。

  卓天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坚定的笑容来,“天雄多谢富太医。卓立去送送富太医。”

  这边乔辛夷自从富太医去了将军府给卓天雄瞧病,一颗心就高高地悬了起来,不知道卓天雄的状态,根本就是放不下心来。

  如果可以的话,乔辛夷希望自己能长上一双翅膀。这样就是可以从这宫里飞出去,飞到卓天雄的身旁,只要能简简单单地看一眼对方就好。

  有时候竟然发现做一个人这么辛苦,还不如这天空中飞翔的白鸽,要来得自由的多。

  总算是等到了富太医回来,乔辛夷立刻迎了上去,不过对上富太医的眼神,也是只能硬生生把心中的紧张和担心压下来。

  富太医朝着乔辛夷微微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放心吧,将军已经是没事了,过不了两天又是可以痊愈了。”

  有了富太医这话,乔辛夷这才松了一口气。

  彩霞这才是刚刚不在乔辛夷身边一会,她便是穿着这么单薄的跑了出来,跟在乔辛夷的后面,也是冲了出来,眼中也是带上了一丝担忧。

  “辛夷姐姐,你这身体还没有好呢,穿这么少出来,小心着凉了!”

  对于彩霞这种贴身的照顾,乔辛夷极为不适应的,嘴角的笑容不由僵了僵,“我没事。”

  可是彩霞自然不会这么认为,昨天等到她成功请到皇上去救乔辛夷的时候,她都已经是晕倒在地上了。现在在彩霞的眼中,乔辛夷就是极为羸弱的。

  富太医对于乔辛夷这样不在意自己身体的行为也是极不赞同的,这一个个都是这样,难道还真的以为自己的身体是铁打的。不会生病一样。

  “辛夷,你这身体也是有点弱,再加上昨天淋了雨,还是进去好好休息吧。不然真的发起病来,就不好了。”

  果然富太医这话可是比任何人说都要管用,乔辛夷点点头,转身进厢房去休息了。

  彩霞看着还是需要富太医说话管用,不由朝着富太医福了一礼,之后也是跟在乔辛夷身边进去了。

  站在外面的富太医眸光之中也是带上了一丝忧虑,他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到底是对不对,只希望上天能够怜悯,不要再折腾这两个可怜的有情人了。

  乔辛夷最近的身体情况不是很好,大喜大落的,加上被皇上宠幸之后,这心里总是郁结着一股气排不出来,就是再好的身体也是要弄垮了。

  现在确定了卓天雄已经是没有什么事情了,一颗心放下去之后,精神也已经是疲惫不已,竟然一下子便睡着了。

  彩霞看着乔辛夷眼帘下面的青黑色,这段日子她也是在旁边暗暗观察着这位官女子。她的心里也不知道是藏着什么事情,彩霞看得出来,乔辛夷心中非常不开心。

  心中一个想法一闪而过,很快便是把这个大逆不道的想法给扔出去了,乔辛夷都已经是皇上亲封的官女子了,又怎么可能心里会有其他的男人?

  小心翼翼地给乔辛夷盖上一条薄被子,之后她也是轻轻地离开了房间。

  夜。

  光绪帝早早地处理好了政务,心中记挂着乔辛夷,便直接来到了御药房。

  乔辛夷的厢房里。乔辛夷正在被彩霞劝着喝药。

  乔辛夷自己是医女,对于自己的情况当然是极为清楚的,她现在的身体已经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当然不愿意喝药。乔辛夷只要轻轻地闻了闻这中药的味道,大致上也已经是猜到了药效了,眼中不由划过一丝暗芒。

  这个药,显然并不是什么真的药,不过就是一些补药,还有助孕的功能。

  她都是不想要成为皇帝的女人,更加不用说是给皇上生下孩子了。

  再说,那晚被皇上临幸之后,她立刻给自己煮了避子药喝了,怎么可能再喝这种药。

  “辛夷姐姐,这是太医给你专门配的药,你都生病了,又怎么能不吃药呢!”彩霞苦口婆心地劝着,这是皇上交代下来的事情,她当然也是一点都不敢马虎了。

  乔辛夷点了点头,“有点烫,你把药放在这里,等会药凉一点我再喝。”

  对于乔辛夷这样的拖延,彩霞这心中还是不怎么放心,眼中也是带上了一丝怀疑,“辛夷姐姐,这要都是要趁热喝的,凉了这个药效就不好了。”

  光绪帝的笑声从外面传了进来,看向乔辛夷的时候也是带上了浓浓的宠溺,“想不到朕的辛夷竟然还是怕吃药的。”

  看到竟然是皇上驾到。其他的人都是跪了一地,“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乔辛夷自然也是要从床上起来,要给皇上问安,不过却是被走过来的光绪帝直接按住了胳膊,“好了,都起来吧,你们都到外面去侍候着。”

  下面的人当然也是不敢多说,一个个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只留乔辛夷和皇上两个人在房间里。

  乔辛夷感觉有些尴尬,自己的手又是被光绪帝给拉着,就是想要抽也是抽不出来,眼神里有些着急,“皇上”

  大概是乔辛夷的身体不好的缘故,这个时候的她面上带上了一丝柔媚,比平时的时候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要好看很多了。

  光绪帝不由心中大好,放开了乔辛夷的胳膊,让她在床上半躺好,抬手替女人撩过额前的一缕碎发,轻轻地别在耳后,乔辛夷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只能任由光绪帝这么做了。

  昏暗的烛光中,厢房里的气氛带上了浓浓的暧昧。

  乔辛夷心中一紧,放在被子里面的双手无意识的握紧了双拳,心中紧张不已。

  如果这个时候光绪帝想要要她,她该怎么拒绝呢?

  再是加上那一碗助孕的汤药,乔辛夷微微垂下眼帘,眼底满满的都是绝望。难道她真的是摆脱不了这样的命运不成?

  光绪帝并不知道乔辛夷心中在想什么,轻轻地拿起旁边的那碗还冒着热气的汤药,用勺子盛了一勺子汤药,放在嘴角轻轻地吹起,等到这药凉了一些试了一下温度,才送到乔辛夷的嘴角,眼中还是带着宠溺的笑容,“好了,朕亲自为你吃药,可是不能不吃,吃了药这病才是能够好的快一点。”

  乔辛夷目光微闪,却也是不能拒绝皇上的喂药,只能乖乖把这勺子汤药给喝了下去,不过这个时候她也是不敢让光绪帝再是喂药了。

  脸上似乎还是带着一抹病态的红晕。朝着光绪帝微微颔首,低声道,“辛夷何德何能,怎么能够让皇上喂药!还是让辛夷自己喝吧。”

  之后还真的是生怕光绪帝还要喂药,伸手主动抢过皇上手上的汤药,一口气便把那中药全是喝了下去,一点喘气都是没有。

  光绪帝看着自己空了的手,眼神微微黯了黯,丧失了一个喂美人喝药的机会,不过现在看着乔辛夷也是乖乖地吃了药,心中也是有些高兴。

  帝王的目光不由黯了黯,这中药到底是有什么药性,他当然也是清楚地很。一来是可以调理乔辛夷的身体,二来也是助孕,能够帮助女子早日怀孕的药。

  光绪帝的眼神太多于灼热,让乔辛夷不敢对上他的目光,侧过脑袋,低声道,“皇上,时间也是不早了,您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辛夷身体不好,怕是不能送皇上出去了。”

  被自己的女人赶走,这已经不是乔辛夷第一次这么做了,如今光绪帝已经习惯了乔辛夷这样的态度。

  无奈地叹口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好,辛夷,那你好好休息,朕先走了。”

  光绪帝和乔辛夷都是不知道,他们刚才皇上给乔辛夷喂药的场景,统统都是落入了皇后娘娘的眼中。

  皇后不过就是想要去看看,乔辛夷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来勾引皇上,知道皇上去了御药房,她也是随后便是偷偷跟了过来。

  这样一来,便是正好看到了光绪帝那温柔的模样,竟然让皇上亲自给这个贱蹄子喂药,还真的是好大的荣幸!

  皇后心中更加不平,她嫁给皇上都快十年,从来就没有看到过皇上这么温柔的样子。

  之前不知道也就是算了,可是就是这样亲眼看到,自己心中喜爱的男人,自己的丈夫,对另外一个女人这样呵护的模样,皇后只感觉自己的一颗心都是要被酸死了。

  皇后气冲冲地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又是摔碎了不少青花瓷器,可是这心里还是憋着一股气,发泄不出来。

  看着皇后这个模样,贴身照顾的桂嬷嬷也没有办法。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何故生这么大的气?”桂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了,当然也心计就是不一样,“娘娘为这些小事气坏了身体就不值得了。”

  皇后也明白,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做一个合格的国母,不妒忌,可是真的是做不到啊!

  狠狠地握拳,就是那尖利的指甲在手心划出血来,都是没有什么感觉,“本宫就是送不下这一口气啊!”

  皇后眼中划过一丝狠戾来,之前在太后娘娘的体和殿到底是惩罚轻了,这个贱女人竟然还敢这么勾引皇上!她一定是不能放过她!

  乔辛夷这个时候并不知道,又是一场针对她的算计正是在筹划之中。

  不日皇后娘娘便是派了宫中的小宫女来把乔辛夷给叫进了皇后宫里,说是皇后娘娘身体不舒服,让乔辛夷给过去按摩按摩。

  乔辛夷听到传唤,心中不由一紧,恐怕这次过去也是没有什么好结果,不过她不得不去。

  乔辛夷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跟着那个宣旨的小宫女前往皇后娘娘所住的储秀宫。

  储秀宫。

  皇后看着在自己面前行礼的女人,果然还是带着一股子妖媚的气息,弱柳扶风。就是这个样子才是吸引了皇上的注意不成?

  眸光微微凛了凛,漫不经心地道,“呵呵,这不是皇上宠在心尖尖上的官女子吗!本宫这几天宫务繁忙,也是觉得自己这个肩膀很是酸疼,你不是之前是医女吗,那给本宫来按按肩膀吧!”

  乔辛夷朝着皇后娘娘又是行了一礼,恭恭敬敬道,“奴婢遵旨。”

  之后便走到皇后娘娘身后,小心翼翼地给皇后娘娘做着肩颈的按摩。

  皇后眼中划过一丝不屑,果然是个贱蹄子,不过这双手按上去还是是舒服,这个女人莫不是就是用这一套手段来勾引着皇上宠爱不成?

  这几天皇后也的确是有些肩颈不适,让乔辛夷过来给皇后按摩,当然也是存了羞辱乔辛夷的意思。

  不过现在还真的是被乔辛夷那按摩的手法给弄得极为舒服,嘴角微微上扬,就好像是这连日的酸胀的感觉也是好了很多。

  然而很快皇后便是反应过来,自己这次可是要惩罚乔辛夷的,可不是真的让这个女人来给自己按摩的。

  这么一想,眼中也是划过浓浓的暗芒,周身散发出一股煞气。

  皇后睁开双眼,不由痛哼一声,大声骂道,“你下手这么重做什么!是不是想要痛死本宫啊,是不是以为现在有皇上帮着你,你就可以对皇后不恭敬!”

  乔辛夷连忙收回手,跪倒在皇后娘娘的面前,“皇后娘娘恕罪,奴婢不敢。”

  对于这种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辞呢!

  乔辛夷跪倒在皇后娘娘的面前,这样低微的模样,让皇后舒了一口气,就像是终于看到了自己一直都是极为讨厌的人,如今却是不得不跪在自己的面前向她讨饶一样。

  “哼,还真的是长得如花似玉啊!怪不得让皇上心中喜欢,是不是把所有的温柔都是给了皇上,怎么就不会把温柔给别人一点?”

  皇后娘娘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带上了浓浓的嫉妒。

  她是真的嫉妒皇上对乔辛夷的这种好,这已经到达了皇后也不能容忍的地步了。

  乔辛夷不卑不亢道,“娘娘误会了,辛夷并没有,辛夷的心并不在宫中,如果可以的话,辛夷也不想得到皇上的恩宠,只愿做一个平凡的医女就好。”

  皇后狠狠地看着乔辛夷,一双眸子中间也是淬上了毒药一般狠戾,嘴角不由划过冷笑,这个女人现在这是嘲讽她不成!

  想想她这个皇后想要得到皇上的宠爱却是不得,可是她确实不想要,好一个不想要!

  “大胆!皇上的恩宠也是你这样的贱人可以随便置喙的!”

  皇后狠狠握拳,恨不得直接一巴掌甩过去,打掉这个女人脸上的威风。

  “来人,替本宫给这个胡言乱语的贱婢掌嘴!”

  “是!”

  皇后身边的宫女勾唇冷笑了一下,走到了乔辛夷面前,“啪”得一声,伸手狠狠甩了一个巴掌过去。

  乔辛夷本就苍白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印。

  打得别过了身子,乔辛夷面上依旧淡漠如水,重新挺直了背脊,闭上了双眼,无畏地等待着下一巴掌。

  动手的女人又怎么会心软,下一秒另一巴掌又抽了下去。

  这一次,乔辛夷的脸只被打到了一边,整个身子依旧挺得跟冷松一样。

  她却不知,她这不卑不亢的样子,更热闹了凤椅上的女人,“打,给本宫狠狠地打!”

  这么一来,一整个房间里都是充斥着“啪啪啪”的声音,别样的清脆,带着浓浓的寒气。

  皇后看着乔辛夷这一张脸都是因为巴掌而带上了红色的巴掌印,原本清秀的小脸都已经是红肿的不成样子,完全就是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心中终于划过一丝畅快,嘴角不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

  一双黑色的眸子中间不由划过浓浓的光芒,这个女人不就是凭借着这一张楚楚可怜的小脸还有那不见人的手段来获取皇上的宠爱的吗!

  现在她就是要毁了这个女人的脸,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下子乔辛夷还是要用什么去勾引皇上。

  皇后娘娘不喊停,负责掌嘴的宫女当然也是不敢停下来,嘴里还是数着掌嘴的个数,“一个,两个,三个”直到数到后来,旁边的宫女也是懒得数了,反正都是这样。

  乔辛夷心中憋着一口气,心中明白,皇后娘娘这样做不过就是泄愤罢了。

  最初的时候还是鼓着一口气,到了最后,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也是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整个宫殿都像是在转动一样。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打了多久,鲜血从嘴里不断的流出来,可一点感觉都没有,旁边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最后眼前一片漆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224.缘落:失明,偷瞧-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