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20.缘定:封赐,招嫉-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19.缘定:夜会,商议-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光是看着乔辛夷这样紧张的模样,光绪帝心中的无奈不由更深了,自己难道就这么可怕?

  帝王的面上难免有点心疼,语气中也带上了一丝自嘲,“你不想要成为朕的妃子!你这是在讨厌朕!如果你不想要成为朕的妃子,那么……”

  已经是到了嘴边的话,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不过那未尽的语言,却让乔辛夷这一整颗心都是高高悬了起来。

  “如果你真的不想要成为朕的妃子,我……”男人再次开口,就是连帝王的自称朕都是没有用了。

  乔辛夷不敢抬头对上光绪帝那灼灼的目光,不卑不亢地道,“奴婢的心意皇上已经明了,奴婢不敢欺君。”

  不敢欺君?

  好一个不敢欺君!

  光绪帝心头一股怒气涌了上来,他对她难道还真的不好吗,可是为什么面前这个小女人却是无动于衷。

  双手不由狠狠地握拳,最后面对乔辛夷的那淡漠的目光,就好像是她什么都不在意,不由便是想到了之前心中的那种莫名的恐慌,担心乔辛夷等会就像是这月光一样消散了,心中所有的怒气最后都是消散开来。

  “唉,”光绪帝不由轻声叹息一声,深深地看了一眼乔辛夷,“朕知道你想要做一个平凡的医女,可是这宫里上下已经是有多少人知道你已经是被朕宠幸了,又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

  光绪帝这话乔辛夷又是何尝不明白,这后宫之中说来有着太多的秘密,可是却又是什么秘密都没有。昨天晚上生的事情,恐怕早已经是传到了很多宫妃的耳朵里了吧。

  乔辛夷一直在心中安慰自己,等到大家都是忘了,她又是可以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状态,可这显然不可能了。

  她终于抬眸,怯怯地看向帝王,“皇上,奴婢……”

  乔辛夷终于是明白,现在自己唯一能够跪求的人只有光绪帝,她到底是要何去何从,也只有这个男人能够决定。

  对上乔辛夷恳求的目光,光绪帝这心中早已经是软的一塌糊涂。

  罢了,也就是一个小女人,如果就是连他都是不帮着乔辛夷,那这个小女人还能去依靠谁呢?

  “罢了,既然辛夷你不愿意入宫为妃的话,那么朕就恩准赐你为官女子,你可以继续做自己的事,也可以不用住进后宫,仍住在这里,也不用按照后宫嫔妃们的礼仪去向皇后和老佛爷请安,这是朕给你的特权。”

  这已经是光绪帝能够想到的给乔辛夷最好的安置了,这样乔辛夷还是可以继续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用受到后宫种种束缚,亦能保留乔辛夷最本来的面目,也是光绪帝最想要看到的结果。

  就是连光绪帝也是怕了,他不想要一个钟灵毓秀的女人,最后却是因为进宫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乔辛夷完全不意皇上会给予她如此恩典,心中感动,面对光绪帝这样诚恳的目光,如果她再是拒绝,就真的是不识相了。

  乔辛夷不由对着光绪帝福了福身子,微微低下脑袋,“奴婢在这里谢过皇上隆恩。”

  男人的脸上终于放松了一点,一手拉住乔辛夷的胳膊,看向乔辛夷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深情,眼中也是不由带上了一丝志在必得,“辛夷,以后在朕面前无需多礼,只要是你高兴了,朕才放心。”

  乔辛夷脸上一僵,面对光绪帝这样的触碰,心中下意识便是产生了一种抗拒。可是却是要生生地压抑下来,她不能,她不能反抗,什么都不能做。

  这种感觉就像是昨天晚上一样,全身都好像是被放进了冰窖里面,浑身冰冷冰冷。

  光绪帝眉心一蹙,看向乔辛夷的目光也是带上了浓浓的担心,“怎么手心这么冷?这身子也是太差了!辛夷不是医女么,更加是要好好照顾自己。朕还要回去处理奏折,就不在这里陪你了。”

  知道乔辛夷现在还是没有准备好,光绪帝心中也不为难对方,主动提出了离开。

  “奴婢恭送皇上!”

  随着光绪帝的离开,乔辛夷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罢了,该接受一点的也得接受,只有这样,将军才会真的放弃。

  翌日一早,乾清宫的小李子公公便带着圣旨来御药房宣旨了。

  听到果然和皇上说的一样,乔辛夷叩谢恩。

  小李子公公可是一点都不敢怠慢,连忙上前扶起了乔辛夷,要知道御药房这位小主子可是现在皇上疼在心尖尖的人了。

  他这么多年一直便是留在光绪帝身边,对于光绪帝的性子可是清楚得很。

  这位万岁爷就是这样,想要对一个人好,那还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光是看着之前对珍妃的宠爱就是可见一斑了。原本珍妃已经是后宫中的头一个了,不过现在看到皇上对乔辛夷这位主子的上心,这才是真正的宠爱啊!

  表面上光绪帝给乔辛夷的分位并不高,那不过就是因为这个小主不要。如果乔辛夷开口要什么了,恐怕帝王也不会犹豫的。

  这古往今来又是有几个女人能够得到帝王这样的宠爱,能够继续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便是连每天向太后和皇后娘娘的请安都是免了。

  小李子公公朝着后面跟着的几个宫女和太监使了一个眼色,几个人鱼贯而入,手上一个个都是很捧着一个黄花木雕刻的木盘,上面可不就是放着光绪帝的赏赐。

  绫罗绸缎和黄金白银,就像是不要钱的一样地送到乔辛夷的面前,可是这些却是让乔辛夷更加蹙紧了眉心。

  “辛夷主子,这几个是皇上赏赐给辛夷主子的三个丫鬟三个太监。”

  乔辛夷微微蹙眉,看着眼前的这些绫罗绸缎黄金白银,还有那几个下人就不由直头疼,向小李子福了福身子,“公公,请您回禀皇上,这些东西辛夷受之有愧,还是让皇上收回吧。”

  早就是料到乔辛夷会有这一说,便是在来之前光绪帝就已经是交代过小李子了。

  小李子有了皇上的交代,脸上一沉,连连摇头,“不可,君子尚且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更何况是当今皇上呢!自然是不可能收回成命了,既然是皇上的赏赐,辛夷主子便是收下便是,不要让皇上寒心了。这几个小太监宫女都是挑选出来极为懂事的,辛夷主子便是留下来,帮忙给御药房晒晒药也是不错的。”

  乔辛夷听到这话,也是知道自己没有办法了,这才是微微点头,“谢皇上隆恩。”

  见到乔辛夷终于是乖乖收下了这一切,小李子松了一口气,这样他也是可以回去好好交差了,嘴角终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主子想要感谢皇上,还不如亲自去谢吧。”

  乔辛夷微微低头,却没有直接回应,恭敬地送小李子一行人离开,才站直了身子松了一口气。

  只是那双楚楚水眸里,是愈浓烈的负担。

  或许对于别人来说,这都是独一份的荣耀了,可是落到乔辛夷眼中,却满满都是苦涩的味道。

  这一切都不是乔辛夷心中想要的!

  经过这圣旨下来,御药房原本已经是有点猜测却是碍着富太医没有说出来,不过现在连圣旨都是下来了,更加是了然于心了。果然乔辛夷已经是被圣上给宠幸了,这个身份也是不一样了。

  “哈哈,拜见官女子主子。”

  有人的地方便是有了争斗,有了嫉妒。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像是乔辛夷那样,对于帝王的这种宠幸并不放在心上,就是乔辛夷现在受到的这些待遇,不要说是让后宫之中的妃子心中嫉妒不已,就是连小小的御药房都是如此。

  乔辛夷也不是香饽饽,自然也是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是喜欢她的。

  现在朝着乔辛夷装模作样请安的人便是小霞,她之前便是和李半夏是很好的朋友,后来李半夏因为毒害太后娘娘的爱犬的事情被处死,这让小霞这心中很是不甘。

  乔辛夷心中一滞,脸上也是带上了一抹受伤,连忙扶起小霞,“小霞,我们姐妹之间又何须要说这些,我……”

  她一点都不想当什么官女子,更加不想要成为皇上的女人,她乔辛夷只想做一个最普普通通的医女,等到到了岁数之后便是可以被放出宫去。

  可是现在看来就是这样一个如此简单的想法,都是变得异常艰难。

  小霞眉梢一挑,眼中也是不由带上了一丝不屑,出口便是讽刺道,“呵呵,奴婢怎么敢对官女子娘娘不敬呢!”

  “好了,大家都是散了吧。”乔辛夷无奈摇头,不想要再说多什么,转身便是走进了自己的厢房。

  看着乔辛夷离开的背景,小霞轻骂一声,“神气什么啊,还不就是靠着男人上位,之前是卓将军,现在更加是攀上了高枝让圣上也是心动了,也不怕站得越高,摔下来给摔死了!”

  这话说得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落入乔辛夷耳中。

  乔辛夷脸上一僵,脚下的步子顿时滞住,最后又好像是都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正如小霞所说的那样,她不正是和卓天雄还有光绪帝都已经是纠缠不清了。

  乔辛夷可以不在意小霞这些污秽的话,但是小翠却不甘心了。

  现在乔辛夷被封了官女子,就算大家嘴上不说,也清楚她已经是皇上的女人了。

  如果别人再抓着乔辛夷和卓将军两人之间的关系说事,肯定是会引起麻烦,到时候让皇上心中怀疑,就不好了。

  小翠狠狠瞪了小霞一眼,“小霞,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辛夷一直都是行的端坐得正,她和卓将军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受到皇上的宠幸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你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在这里埋汰人!”

  小霞被小翠揭穿心事,脸上一红,不过却也是绝对不会就是这样承认了,耿着脖子挑眉看向小翠,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哼哼,小翠你不过就是乔辛夷的走狗罢了。现在看到她好了,怎么就是迫不及待地去跪舔了!”

  “你!你胡说八道!”小翠原本就不是那种会骂人的人,被小霞这么侮辱,瞬间红了眼眶。

  心中不由憋屈不已,是她最笨骂不过人家,可是看到别人这么污蔑乔辛夷,小翠这心里也是难受的紧。

  好在富太医正好赶了过来,看着这两个医女都是要当着大家的面打架了,一张脸也是沉得像是可以滴出水来一样。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这里是御药房,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要吵架给我滚出去!”

  两撇胡子上翘,狠狠地瞪着眼前的这两个小医女,让小翠和小霞两人立刻闭上了嘴巴。

  小霞不屑地撇撇嘴,冷哼一声,“哼,我才懒得和这样的人吵架呢!”

  说完,也是不管别人的目光,直接转身走人,气焰嚣张。

  小翠还真是被小霞这样的态度给气到了,胸口上下起伏着,如果不是有人拉着,她还真想要上前狠狠地甩对方一巴掌了。

  “小翠!”看着罪魁祸已经离开,富太医蹙紧了眉心,这个御药房的人也是越来越乱了,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气头上的小翠,微微摇头。

  小翠这心中也是委屈不已,她什么都没有做错,明明就是小霞挑衅在先,可是富太医却是放过了对方。反而现在对小翠的行为也是有着很多的不满,不过对上富太医严肃的目光,小翠也是不敢多说,索性低下了脑袋。

  富太医这心中当然也是极为心疼乔辛夷的,要知道乔辛夷可以富太医这心中最为心疼喜欢的徒儿了。

  可是如今乔辛夷已经是被光绪帝上了心,那么她之前和卓将军之间的事情,只能是当成前尘旧事,最后被所有的人都是遗忘才好。

  等到所有人都是安静下来,富太医冷冷地看着在场的其他人,眼中也是带上了一抹警告,“我们这里是御药房,作为一个医者的本职便是救死扶伤,而不是让你们学会多嘴。以后我不希望在御药房里再听到什么不好听的风声,不然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哼!”

  富太医这绝对是认真的,其余的人都是心中一凛,一个个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绝对不会把一些不该传的事情传出去。

  有些话在他们眼中或许就是饭后茶余无聊的谈资,可是却可能会影响了别人的一辈子。他们就算是再不长脑子,光是看看皇上对乔辛夷那疼惜的劲,也不敢真的就是说出什么影响乔辛夷声誉的事情来。

  乔辛夷一个人回到厢房,之后便是66续续有人走了进来,面对乔辛夷的态度也是和别人不一样了。

  刚才那几个被赏赐给乔辛夷的宫女和太监可都是小李子精心挑选出来的,一个个都是人精一样的人,现在他们跟从着乔辛夷,自然一切都是以乔辛夷的情况为重的。

  对于刚才小霞的那些话,他们当然也是有听明白了,对于宫里生这么勾心斗角的事情,明明就是没有的事情也会给说出个有来,当然也是没有人会心里怀疑乔辛夷了。

  如果乔辛夷真的是和别的男人有染,皇上又怎么可能会这样宠幸她,光绪帝也不是一个傻子,相反的都是极为聪敏的。

  “辛夷姐姐,我是彩霞,这几个是明月,翠竹,这三个小太监分别是小勇、小易、小众,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跟我们说便是好了。”和乔辛夷说话的便是站在最前面的宫女,一双明亮的眸子亮闪闪地看着乔辛夷,显然是这六个人里面最为聪明的头了。

  随着彩霞这话一落,后面几个宫人也是热情的朝着乔辛夷微笑,“辛夷姐姐,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和我们说!……”

  一个个都是争相着要帮乔辛夷做事情,他们几个的岁数都是不大,稚嫩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热情,让乔辛夷一时之间也是心中一软,说不出要让他们离开的话来了。

  不过很快乔辛夷便是现,她接下来不管做什么,都被人抢着去帮她忙,虽然他们都是好意,但她却一点都不自在也不习惯。

  “辛夷姐姐,还是我帮你来煮药吧。”乔辛夷还没有点燃药炉,手上的活计便已经是被彩霞给抢了去。

  心中也是无奈,只能转身去准备把库房里的药材重新放到外面翻晒一下,却是很快便是被一边的小易公公给抢过事情去了。

  这么一来,乔辛夷就好像是这御药房里多出来的人一样,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只要是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便也是可以了。

  然而这样的空闲,却是让乔辛夷一点都喜欢,只要是这样空闲下来,乔辛夷这脑海就是不受控制得想到了卓天雄。

  这个英明神武的男人,这个时候卓天雄又是会在做什么!

  昨天已经是得到了卓天雄的承诺,这个男人不会做什么傻事出来,可是乔辛夷心里却是一点都不能安心。

  如果卓天雄真的再去向光绪帝请旨的话,那不就是摆明了是要和皇上抢女人,就算是光绪帝再大度也是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生吧。

  叹了一口气,乔辛夷眼中也带上了浓浓的愁绪,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宁愿就没有认识卓天雄,这样也就不会给他带来了这么多烦恼了。

  然而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机会,乔辛夷扪心自问,她就真的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内心,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卓天雄,不去打扰吗?

  显然一整天因为彩霞他们几个宫女太监的加入,整个御药房的气氛都是变得不一样了。

  对于乔辛夷这样的待遇,小霞这心中也是颇为不服气的,凭什么乔辛夷就是可以享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之前有卓将军的另眼相看,如今更加是变成了当今的圣上,这一个个都是多少人仰慕不来的人,可是却都是对乔辛夷不一样!

  她自问自己的长相也是丝毫不输给乔辛夷的,可就是没有乔辛夷的运气,能够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如果皇上那天晚上看的是她,也一定是会迷上她的!

  这么一想,小霞对乔辛夷的排斥不由便是更加深了,目光一冷,嘴上意有所指的嘲讽便是吐了出来,“呵呵,有些人就是有个好运气,就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安心做娘娘就好了,还留在我们这里做什么!是看我们忙活吗!”

  “小霞你闭嘴!”小翠第一时间便是瞪了过去,一时之间御药房的气氛又是剑拔弩张起来。

  小霞这次倒也是学乖了,她又是没有指名道姓地说自己是在说谁,嘴角的笑容也是不由越嘲讽了,“哼哼,小翠我说你到底傻不傻,人家心里都是不在乎,你在这里叫什么啊!也不看看别人会不会领你的情,呵呵,人家现在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谁还要来管你这只野麻雀!”

  “你心中嫉妒就直说好了,有什么好妞妞捏捏的!”小翠不由撸了一把自己的袖子,这架势绝对是让人不由便是想到了她这是要去找小霞打架了。

  乔辛夷自然也是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微微蹙眉,她不是想要去阻止,只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说什么。

  就好像是对所有的事情都是失去了兴趣,别人怎么评论她又有什么关系。

  “够了!你们闹够了没有!还真的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不成,如果不想要在御药房待下去了,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富太医不过就是刚刚才是在外面说过这话,现在这才是过了多少时间,她们两个又是重新吵了起来,简直就是不把他挡在眼里了!

  小翠这才压下心口的怒气,转头看向富太医,不由撇了撇嘴角,心中也是不由委屈不已,低声抱怨一声,“明明就是小霞先开口侮辱人的。”

  富太医警告地看了一圈众人,最后再是重新强调一遍,“我在这里再最后说一遍,以后不准在医药房里说这些是非,不然听到了就直接给我滚出医药房,这里庙小容不下你们这些大佛!”

  看着大家都是不由禁声,富太医也是不由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眸光落到了乔辛夷的身上,“辛夷,你跟我出来一趟。”

  乔辛夷不由心中一暖,这个时候也只有自己的师傅还是会这么自然地叫她一声辛夷,而不是什么官女子。

  微微点了点头,留下一脸迷茫的其他人,跟着富太医走了出去。

  僻静的房间里,这是富太医用来办公的地方,独立出来的一间,倒也是绝对的清幽安静,绝对是不会有什么人来打扰的了。

  乔辛夷心中一动,对上富太医担心的眸光,鼻尖不由一酸,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眼睛里掉出来一样,不过很快又是被乔辛夷给收了回去。

  对着富太医福了福身子,“师傅,辛夷……”

  富太医微微摇头,打断了乔辛夷后面所要说的话,脸上也是带着从所未有的郑重,“辛夷,我知道,我知道你受苦了,不过有些话师傅还是要说。”

  乔辛夷恭敬地肃立在一边,听着富太医的训诫,“师傅,您说吧,辛夷在这里听着呢!”

  纵然是心中难过,不过乔辛夷却还是能够很好的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情绪了。

  “辛夷,为师也是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过你和……”

  卓天雄这个名字,到了现在却也已经是成为一个禁忌,富太医转了转语气,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你们之间到底是没有那个缘分,还是早点忘了才好。”

  如果真的能够这么容易便是忘记了,乔辛夷倒也是很想要就这样什么都是忘了,至少也是不会像是现在这样难过。

  乔辛夷拧紧了眉心,心中就好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心头不断地撕咬着,很疼很疼,忘记放下又何尝是一件这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对上富太医那深切的目光,乔辛夷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干涩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师傅,辛夷心中明白的,我,我会学着去忘记……”

  富太医当然明白乔辛夷心中苦闷,但是这是他们必须要做的事情,不然现在就已经是有人风言风语地传着,幸好是被他给压制住了,可是如果被光绪帝给听到了,还不知道是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念及此,富太医脸上的神情越严肃了,“不是学会,你是一定要忘记了卓将军,忘记你们之间曾经生过的种种,这样对于你们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兴许是富太医的目光太过于严肃,乔辛夷脸上也是露出了坚定的神色,“师傅,你放心吧,我会忘记的。”

  纵然是没有办法忘记,她也是学会认清现实,她这辈子都是不可能和卓将军在一起了,与其拖累了将军,还不如将这个人彻底的埋在自己的心底最深处。

  等到她真的是受不了的时候,再是到一个空无人烟的地方,偷偷得想念。但是在人前,她就是皇上亲自赐封的官女子,是皇上的女人。

  终于是得到乔辛夷肯定的回答,对上乔辛夷的眸子,富太医微微点头,他一直都是知道乔辛夷是一个极为聪明,进退得宜的小女人。只是可惜了命运的捉弄了。

  “嗯,辛夷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现在你是皇上的官女子,大家都是看得出来皇上对你的不同。不过这在后宫之中,为人处世便是需要更加的小心,师傅也是帮不了你多少了……”

  到底是自己最为疼爱的小徒儿,不管乔辛夷最后是什么样的身份,富太医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来。

  眸光之中带着浓浓的担心,现在光绪帝是看着很心疼在意乔辛夷,可是这后宫之中做主的到底还是西宫太后还有皇后娘娘,就算是光绪帝在太后娘娘的面前,都是不得不让步三份,更何况是乔辛夷了。

  只怕是这个圣旨一出,乔辛夷也已经是招惹了不少人的嫉妒了吧。

  “辛夷,这后宫之中最最不能得罪的便是太后娘娘了,好在之前你给太后娘娘针灸推拿,想必太后老人家的心中还是会顾念着你的几分好吧。”

  说这话,富太医都是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自己了。

  对于富太医的这番关心,乔辛夷心中受用得很,朝着富太医又是福了福身子,“多谢师傅操心了,辛夷都是心中明白的。”

  光绪帝的后宫看着并不是有很多的妃子,但是这中间的弯弯道道却也是一点都不少。

  光是乔辛夷之前有过接触的就不少,想要用药膳得到宠幸的瑾妃,明明是知道自己已经是有了孩子还是要偷偷保胎的珍妃,这一个个可都不是好应付的主。

  当然更加是不用说还想要把后宫的权利把持在自己手上的太后娘娘和皇后了,这一个个都像是凶猛的财狼,在这后宫之中绝对都是不可小觑的人物。

  乔辛夷在这一点上,在心中由衷地感谢光绪帝仁慈,她还是可以继续留在御药房,不用住进后宫,也不用每天去请安,这中间也是少了不少和后宫妃子们碰面的机会。

  “师傅,辛夷还是要留在御药房,不用住进西六宫,可是好了很多了。”

  听到这话,富太医这心中却是更加的担心,如果只是皇上无意中宠幸了一个医女,那样倒也不是一件什么重要的事情,这后宫里总是会出现这么一桩皇帝宠幸宫女的事情。

  可是最为难办的是帝王的态度,光绪帝这心中越是给乔辛夷这么多特权,越是有这么多特别的地方,才是会让乔辛夷更加让后宫的娘娘注意,更加是担心了。

  不过这些话富太医到底是没有说出口,真希望是他担心过多了吧。

  低声叹息一声,“希望就是我多心了吧,辛夷你是我的徒儿,我一定会尽我所能保护你!”

  有这样一个长辈无条件地护着自己,乔辛夷心中感动不已,她这辈子也已经是十分幸运了不是,有着师傅的宠爱,有了很多别人一辈子都是没有的经历,也是应该足够了。

  “多谢师傅。”乔辛夷朝着富太医一拜,脸上满满的都是恭敬的亲昵的表情。

  “我们师徒之间又何须要说这些,医药房里面传的关于你和卓将军两人之前的事情,我会尽快平息下来,不过现在这后宫里面的人都是盯着你呢,辛夷也是要尽早想好对策才是。”

  乔辛夷目光黯了黯,下意识握紧了双拳,尖利的指甲划过手心,掐出一道深红色印子也是一点感觉都是没有。

  虽然她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是就算是为了师傅,乔辛夷也是不会让别人轻易得逞了。

  走出厢房的时候,乔辛夷又恢复了之前那一脸淡漠的表情,似乎刚才什么事情都是没有生一样,眼中却是不由划过一丝尖锐。

  御药房有富太医坐镇着,就算是有人真的想要说什么,却也是要好好考虑清楚自己是不是有这个能力来得罪了这一帮人。

  不过这样一来,敢亲近乔辛夷的人便是更加少了,原本大家这心中也是清楚,皇上赐封了乔辛夷为官女子,她的身上也是有了官衔,自然不是他们这些宫女可以比得了。

  如今这么一来,除了小翠之外,其他的人都是下意识躲着乔辛夷了。

  这样的感觉着实也并不是很好。

  乔辛夷坐在一边静静地呆,周身充斥着一股忧伤的气息,让人忍不住便是心生怜惜。

  彩霞他们几个原本就是从宫中挑选出来极好的宫女和太监,最主要的任务便是过来照顾乔辛夷的,乔辛夷便是他们的主子。

  如今看着乔辛夷那闷闷不乐的样子,彩霞他们也是着急,如果让小李子公公知道他们没有照顾好官女子主子,反而是让她这样不开心,恐怕这个结果也是不大好了。

  彩霞终是没能忍住好奇,不解地问,“辛夷姐姐,你为何这么不开心的样子,皇上那么宠你,这一切的规格都是按照最为受宠的珍妃娘娘的标准来的,可是辛夷姐姐你还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守规矩。在这一点上就是连珍妃娘娘都是比不上你了。”

  这些可都是彩霞心中的大实话。

  可是这些对于别人的恩宠,落到乔辛夷的眼中,却是成了一种桎梏,生生地把她给禁锢在了皇宫这个牢笼里了。

  这里的环境条件纵然再好,到底不是她想要的自由和快乐,只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关在了笼子里的小鸟,再也无缘广阔的天空。

  微微摇了摇头,对上彩霞他们关心的目光,乔辛夷只是微微勾了勾唇,“可能是我不识好歹吧。”

  “怎么会,只是可能辛夷姐姐还没有想明白这中的道理吧。辛夷姐姐不过还是要早点想明白的好,你可是皇上赐封的官女子,想要在宫中好好的生活下去,只能依靠皇上的宠爱。”

  乔辛夷目光一闪,对上彩霞那明显关心劝解的目光,一颗心便是被堵在那里,说什么都不好。

  如今她已经是十分对不起卓将军了,不能今生和卓天雄在一起,现在还都是接受了皇上的赐封,如果真的是再去取悦皇上,那么真的就是不是她乔辛夷了。

  现在乔辛夷唯一能够在这宫里坚守的便是自己的内心,她的一颗心已经是放满了一个名叫卓天雄的男人,自然是不可能做到的再去对另外一个男人好了。

  彩霞也是不由暗自摇头,“那辛夷姐姐你自己考虑吧,彩霞也是不懂,那我先去帮忙做事了。”说

  完彩霞朝着乔辛夷福了福身子便是转身离开,一起走的还是一直在一起的明月。

  走出了们,明月这目光之中还是带着浓浓的不解,“彩霞姐姐,你为何不多说几句,我看着官女子其实这心中也是有所懂得,现在再多说几句,说不定……”

  彩霞摇头,眼中也是带上了一丝警告,拉住明月的胳膊便是往另外一边走去,“明月,你可是忘记了之前在来之前李公公对我们的话,过犹不及,官女子娘娘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说多了反而会引来猜忌。”

  明月张了张嘴巴,不过却也谁一下子明白了彩霞说的话,最后还是不甘愿的点了点头,“我们是赏赐过来给官女子的,一荣俱荣,也只能希望官女子能够早日明白才好啊。”

  这两个小宫女的对话旁人也是不知道的,更加是要瞒着乔辛夷了。

  不过乔辛夷就算是心中不明白,也是大致能够猜到一些的。

  乔辛夷这边才刚刚获得封赏,这后宫已经是传得沸沸扬扬了!

  “哈哈,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之前的那位辛夷医女竟然是一下子获得龙宠,看着皇上那上心的样子,看来我们这宫里不日又是可以多一位娘娘了。”

  路过的一个小公公不由点了点头,他是珍妃宫里当差的,听到皇上赏赐并且赐封官女子的事情,一早便是了好大一把火气,就是可怜了他们下面这些当差的了。

  “就是可怜了我们,一大早珍妃娘娘可是打翻了一套最喜欢的青花茶具,这脸上也很是不好看……”

  “谁说不是呢,都是看着皇上最为宠爱珍妃娘娘,现在出了一个医女竟然是取代了娘娘的恩宠,这架势就是连珍妃都是要比不上的了。在家和再加上娘娘这肚子里还怀有着龙种,对太后娘娘的请安都是少不了的……”

  一旁走着的另外一个小太监继续说道。

  他们这两个小太监讨论的火热,不过站在宫墙拐角处听到这话的卓天雄这脸上却是越来越不好看了。

  狠狠地握拳,睚眦欲裂,他想要带走乔辛夷,可是不过就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如今乔辛夷都已经是皇上的官女子了!

  他只能看着自己的心爱的女人成为皇上的女人,可是他却是什么都做不了!一个男人活成这个模样,也真的是心酸无比了!

  不行,得尽快行动。

  

[读者须知]:下一篇:221.缘定:求旨,离宫-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