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18.缘定:承宠,面圣-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17.缘定:凯旋,夜遇-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被光绪帝紧紧的抱在怀里,乔辛夷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开来,对上他灼灼的目光,帝王周生的气势发散开来,乔辛夷心里只剩下了绝望。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这后宫中唯一的男人,更是这后宫的主宰,是这天下间的主人。

  无论是谁都摆脱不了他的控制,何况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医药房的宫女,又怎么能够违抗天威!她可以不要命,但不能害了身边的人。

  将军,辛夷对不住你辛夷无能为力

  一个痛不欲生的刺痛,就好像是把乔辛夷一整个人深深地分成两半,浑身撕裂开来,脸色不由更加的惨白了。

  可是这身体上的痛,哪里比得上心灵的刺痛。这心上的痛才是让她更加不由绝望不已,呆呆地看着上空,目光空洞,就好像是没有了灵魂一般。

  乔辛夷也不知道时间到底是过去了多久,就好像是一辈子都时间那么漫长,一遍又是一遍的折磨,不只是身体上的痛,更加是心灵上的折磨。她如同便是行走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之中,不断得徘徊穿行,却是再也找不到了方向,甚至永远都看不到她的黎明和曙光。

  从此堕入永巷,不入轮回,痛得无以复加,就连昏过去都没有办法,只能这么硬生生地接受着,不得不清醒着。这样的现实和痛苦,却是在一遍遍地提醒着她,这并不是一个可怕的噩梦,而是赤果果的现实!

  终于一切都是云消雨歇,粗重的呼吸声也是渐渐平缓下来,这一整个房间里都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腥麝的味道,浑身都是黏腻腻的,很不舒服。

  可是这却是第一次光绪帝没有想要直接离开,他对于身下的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别样的满意!

  黑色的眸子里面闪过一丝暗芒,目光落到床上呆愣的乔辛夷身上,眉心微蹙,他竟然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绝望味道来!

  绝望!

  想到这个词,光绪帝心中一滞,蹙紧的眉心不由皱得越来越紧了,难不成她还不真不想接受他不成?

  他是这天下的君主,怎么连一个小女人都是不能得到了。

  明明是想要生气,可是对上乔辛夷那无悲无喜的目光,光绪明白自己如果真的是因为乔辛夷这样的态度而出手处置了她,那才是真的落了下乘。

  对于乔辛夷,他到底是多有怜悯的,这还是她的第一次,又加上乔辛夷原本便是一直在这小小的药房里面,恐怕也是没有接触过什么男女之情,现在突然遇到,一定是被吓傻了吧?

  这么一想,光绪帝对乔辛夷这心中也是多了几分怜惜,眸光中不直接划过点点宠溺之情,已经是很少有这样一个人能让第一眼见到便是心动不已,得到之后更加是想要狠狠地宠爱着,锁住女人独有的美来。

  乔辛夷目光空洞,对上帝王闪烁不明的目光,嘴唇嚅动一下,干涩的嘴唇就好像是要开裂了,想要说什么却还是到最后一个字都是没有说出来。

  思绪回笼,连忙穿上衣服,却感到身上就像是用车碾压过一样,没有一处是好的了,身上点点连成一片的红色痕迹,在月光之下显得触目惊心。

  光绪帝也看到了她身上的痕迹,他刚才的确是有些不知节制了,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让他根本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体内源源不断的热气。

  蹙眉朗声道,“放心吧,朕会下旨,给你一个名分,不过你的身份朕一时也是不能给你一个很高的分位。”

  或许就是光绪帝自己也是没有发现,在得到乔辛夷的时候,他已经是开始想着为这个女人谋划了。第一次想要把一个柔弱无依的小女人全部笼罩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为她遮蔽风雨。

  乔辛夷原本还有些呆愣的目光,随着光绪帝这话,直接便是如下,一颗又是一颗晶莹的泪珠儿从眼眶里掉了出来,形成一条小小的溪流。

  她一个人静静地躺在那里,安安静静的模样,眼角的泪珠闪烁,心中只剩下了绝望。

  光绪帝原本已经渐渐放下的眉心却是不由更加拧得更紧了,眼中划过一丝不忍,就好像是自己刚才的行为真的是亵渎了她一样。

  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莫不是你讨厌朕?”

  略微压低的声音,乔辛夷却是能够感受到光绪帝身上传来的那股危险的气息,帝王一怒伏尸百万,就算是她不为着自己着想,也要为其他人着想。

  特别是将军。

  如果皇上发现异常,随便一调查,将军必然受到牵连。

  狠狠压下心中的痛苦,她不敢对上光绪帝的眼睛,硬生生地把眼中的泪水收了回去,“奴婢不敢!奴婢惶恐!”

  何况,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就是连自己的人身自由都是不属于自己的,又怎么敢去讨厌这个高高在上的帝王!

  光绪帝听着乔辛夷这个回答,拧紧的眉心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小女人,显然对她的回答不甚满意,“那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伤心!为什么要拒绝朕!”

  这让他这个帝王感到了挫败!

  只听得乔辛夷似乎不带任何语气的声音回答道,“皇上是这天下的主人,这整个紫禁城的女人都是皇上的,辛夷也是不过这其中的一个,又怎么敢讨厌皇上呢!只是辛夷身份卑微,不敢奢望名分,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女人无悲无喜的声音,就好像是在论述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或许就是连乔辛夷自己也是没有发现,自己整个面上已然一片绝望。

  一个人就是连最基本的希望都是没有了,就好像一整个人生都已经是没有了生的乐趣,更加不畏惧死亡了!

  光绪帝蹙眉深叹了一口气,想到了之前看到乔辛夷那淡然的模样,她好像是一个误入人世间的仙女一样,自然也是不需要芥蒂这后宫之中的情爱。

  可是,她不知道,她越是这样不在意,他越是想要留住乔辛夷!

  “既然不敢,那为何还要拒绝了朕给你的名分,莫不是不满意?”光绪蹙眉逼问。

  乔辛夷心中一滞,立刻爬下床直接跪了下来,“皇上,奴婢只想简简单单地做一个御药房的医女。奴婢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便是将医术发扬光大,救死扶伤,奴婢在这里跪求皇上收回成命,让奴婢继续就这样做一个平凡的医女吧!”

  乔辛夷心中早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这辈子既然已经是再无可能和自己最爱的男人在一起。被爱新觉罗氏的男人碰过,哪里还有什么可能再次嫁人,就算是可以,她也不愿意用这样的身体去侮辱了卓天雄。

  既是如此,那么她这一辈子就只想做一个医女,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是放在患者上面,倒也算是成全了她一片医者仁心。

  抬眸定定地看着光绪帝,乔辛夷继续道,“皇上,奴婢在这里请求您放过奴婢,就当是成全了奴婢这一片心意,就当是今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奴婢不想要什么名分,就这样就好了!”

  看着乔辛夷心意已决,光绪帝也是不好再说什么,他也是真的担心自己如果再是紧紧相逼,这个刚劲倔强的小女人真的是会做出以死明志的事情来。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他到底是心软了,不由轻叹一声,广袖一扬,“罢了,你想要怎么样便是怎么样吧。朕不会强迫一个女人,乔辛夷你自己再是好好考虑清楚,朕也不会亏待了你的!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朕身边的位子都给你留着!”

  能够让一介帝王说出这话,也已经是极为不容易的了。

  原本以为乔辛夷听到这话,会后悔自己什么也不要,不过到底是要让光绪帝失望了,跪在地上的小女人在听到他这话之后,只有欣喜,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不悔!

  “奴婢跪谢皇上成全!”乔辛夷脑袋重重地磕在地上,发出一声声闷重的响声,额头都是磕出了一个红色的痕迹,却是一点都不觉得疼。

  这个样子的乔辛夷,让光绪帝气愤不已,他还真的是担心自己再多看她一眼,就是要被这个小女人给气出病来。

  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他又什么时候遭遇到过一个小女人这样的对待?

  帝王眸光一黯,明黄的袖子一甩,转身离开,冷哼一声,“呵呵,乔辛夷,你还真的是很特殊啊!”

  看着光绪帝甩袖离开,乔辛夷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她的心中半点都是不想得到宠幸,最好便是皇上从今天开始,便是直接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有乔辛夷这一个人才好。

  也只有这样,乔辛夷才是能够重新回到原本安静的生活。可是她心中也是更加明白,有些事情已经是发生了,根本就不可能就是想要当做没有发生过就是没有发生过的。

  乔辛夷久久地坐在地上不能起来,整个人就像是呆住了一样,全身的力气都是被抽掉了一般,再也是没有了什么力气。

  无力地抬起头,一滴泪珠便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一颗心真的是很痛很痛。

  命运总是这般捉弄人,让人不由措手不及。

  有些人拼命追求的东西,却正好是有些人誓死也想要脱离的生活,兜兜转转,总是不能让人如愿。

  如果就真的是那么让人都是圆满了结局,这个世界上大概也是少了很多痴男怨女了。

  浑身冰冷冰冷的,似乎再也是找不到一点温暖。

  微微仰头,看向这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冰冷的月光打在地上,最后一点点散开,黎明的那一抹阳光便是开始照耀着这一整个紫禁城。

  可是有些地方,就像是永远的黑夜一般,再美再温暖的阳光都是不可能把那里给照亮。

  一股寒气在心底不断蔓延开来,阳光也是无法驱散心中的痛苦和绝望。

  这不过就是一个夜晚,一个不同寻常却又像是最为普通的一个夜晚,然而都已经是不一样了。

  远方嘹亮的一声钟声响起,这个时候就好像是更加的清晰了。

  乔辛默默起身坐在了镜前。

  雕花的铜镜里面照射出女人苍白的容颜,一点生气都是没有,一双原本水灵灵的眸子现在却也是变得呆滞,找不到一点神采。

  没有用衣服遮住的脖子上面一点又是一点的红痕,最后还能够隐隐地连成一片,看着都有些触目惊心了,只要是稍微明白一点的人都是能够明白这些痕迹到底是怎么造成的了。

  乔辛夷看着这个镜子里面的女人,明明还是这张脸,却是异常的陌生,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了。陌生的就是连她自己都是觉得可怕,修长的手指想要抚上那些痕迹,想要狠狠地扣掉!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觉得恶心。

  趁着时间还早,乔辛夷几乎就是在自虐一样,从深井里面直接打了几桶水就是连加热都是没有,直接就是往自己的身上淋去。

  一遍又是一遍地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就是连皮肤都是被她给擦得深红深红,好像是要把一层皮都是给脱下来也是在所不惜。

  她真的觉得自己很脏很脏,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干净的了,终于是坚持不住,轻声哭出声音来,似乎感觉这样的办法能够稍微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不由得抽泣的声音也是更大了。

  小翠被小桂子扯去了隔壁厢房睡觉,只是她一直担心乔辛夷,听到外面有动静,悄悄推开门回到了自己和辛夷的厢房。

  “辛夷,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小翠被乔辛夷这样的情况给吓到了,在她的眼中乔辛夷永远都是那个乐观向上,似乎无论什么事情都是不可能会难倒她的人,现在她就像是一个别人舍弃的布娃娃一样,周身上下都是充斥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光是摸了一把这冷冰冰的水,小翠都觉得手指冷得发僵,可是辛夷却是一点感觉都是没有,真的是不要自己的命了啊!

  终于是费了好大一会的功夫,才是成功把乔辛夷给从浴桶里面给捞了出来,如果不是乔辛夷还有一点呼吸,眼睛时不时动一下,小翠都是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救上来了一具尸体了。

  “辛夷,你不要吓我呀!你倒是说句话啊!”看着这样触目惊心的场面,小翠吓得哭了出来,心疼不已。

  这么多年的姐妹,看着乔辛夷这个样子,又怎么可能会不心疼呢!

  然而乔辛夷却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就好像是感觉不到冷,也是感觉不到疼一样的木偶人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

  小翠连忙拿起一旁的被子盖在乔辛夷的身上,面对这样的乔辛夷,也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辛夷,辛夷,你不要这个样子,你就算是不考虑一下自己!也是考虑一下卓将军啊!你不能就这样倒下!”

  小翠这心中也是明白乔辛夷这会心中的难过,刚才把乔辛夷从水桶里面捞出来,她身上的那些痕迹就算是被乔辛夷狠狠地洗清着,却还是留下了。

  小翠哪里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在这深宫里,又有哪个男人敢对公里的医女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除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之外,其他的再无可能了!

  乔辛夷和卓将军两人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是可以走到一起了,可是现在却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换了任何一个人站在这样的立场上,都是要痛不欲生的吧。

  可是他们都是做下人的,哪里有什么自己选择的机会啊!

  小翠又是在旁白说了好多,乔辛夷却是在听到卓天雄这个名字的时候,目光微微闪了闪,之后又是什么反应也没有了。

  小翠不知道乔辛夷到底是有没有听进去,不过她还是要说,“辛夷,我知道你难过,可是就算是你不为自己着想,也是想想卓将军,你这么作践着自己,如果那一位知道,恐怕……”

  这下子乔辛夷却是真的彻底清醒了,狠狠地握紧了双拳,她不能就这么下去!

  眼睛一酸,便是想要哭出来,可是一双眼睛却是干涩至极,一点眼泪都是掉不出来,一颗心痛到极致,剜心之痛,却还要来得痛苦百倍。

  “小翠,小翠”

  乔辛夷那出口的声音都是沙哑不已,就好像是冬天里那难听的乌鸦的叫声一般,可是她也是一点都不在意了。

  用力抱住小翠的肩膀,肩膀狠狠地颤抖着,似乎只有这个时候才是能够表露出自己的脆弱来。

  心,很痛很痛。

  如今这个时候,除了轻轻地拍着乔辛夷的肩膀来表示安慰之外,小翠也是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方法,“辛夷,你不要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总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的……”

  谁都是很清楚,如今乔辛夷已经是成了皇上的女人,她们的人生从来就没有什么自主选择的权利,现在就是更加是了。

  皇家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放过了乔辛夷呢?

  乔辛夷只能紧紧地抱住小翠,似乎全身的力气都已经是被抽光,也只能依靠小翠才是能够这样好好地站起来,轻轻地抽噎着,两肩上下微微抽动着,脸上神色莫名,昏黄色的阳光打在女人的侧脸上,更是照射得一张小脸惨白惨白。

  也不知道是到底过了多久,她的情绪才是有所缓解,轻声的抽泣声也是渐渐停息下来。

  正如小翠刚才所说的那样,她就算是不替自己想想,可是也应该要想到卓天雄。

  一想到卓天雄这个名字,乔辛夷就心中一痛,狠狠地抽疼,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她和卓天雄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从最初的时候在将军府的初遇,卓天雄因为救驾而受了重伤,她给卓天雄处理的伤口,再到后来他们表露各自的心声,私定终身,战火缭绕的战场上,对于他们二人来说却是温馨的相处。

  他们都已经是说好了,等到班师回朝,卓天雄就向皇上请旨赐婚,可是却是临到了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来。

  罢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到底是有缘无分吧!

  乔辛夷在心中真的是无比的后悔,明明是有这么多次的机会,卓天雄太君子,她太矜持,满心的以为所有最美好的事情都应该留到新婚夜。可是如今这一具身体已经脏了,她又怎么配得上如此深情的将军呢!

  真是后悔,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把她这身体彻彻底底地交托给卓天雄!

  原本小翠还能听到乔辛夷轻声的抽泣声,可是现在乔辛夷这样神色莫名的样子,却也是不由让小翠心中更加担心了“辛夷,你也不要想太多,会好起来的,一切都是会好起来的。”

  乔辛夷摇头苦笑,现在这一切已经是发展到了这个田地,哪里还会好起来,不过就算是再遭殃也是不会糟到哪里去了。

  心中一片死灰,不过有些事情她却是不得不做!

  眼神微微黯了黯,却也是恢复了神色,浓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坚定不移的目光,也幸好卓天雄还没有来得及和皇上请旨,不然这一道和皇上抢女人的罪责下来,就是卓天雄都是要被连累了。

  她已经是这样了,更加不能让卓天雄被皇上给猜忌了,卓天雄应该有更好的人生,也不是被她给牵连。

  “小翠,帮我去拿笔和纸来吧,谢谢你了。”

  乔辛夷对着小翠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对上乔辛夷恳求的目光,小翠哪里有不依的道理,连连点头,只要是乔辛夷好好的,小翠都是会帮着她的。眼中还是带着一抹不放心,小翠这心中还真是怕她前脚走开,乔辛夷便是想不开又做出什么傻事来。

  “辛夷,你……”

  乔辛夷轻笑摇头,心中也是能够猜到此刻小翠心中的想法,“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傻事的,小翠你帮我拿一下笔墨吧,我要写点东西……”

  确定乔辛夷这真的是没有问题,小翠这才松了一口气,“辛夷,不管发生什么,只要是我们还活着,总是有希望的不是!我去给你拿纸笔。”

  虽然心中也不甚明白乔辛夷现在这个时候拿纸笔又有什么作用,小翠却还是点头转身去拿笔墨纸砚,再次回来的时候,乔辛夷也已经是收拾好了自己。

  灵秀雅致的小脸,一汪秋水潋滟的双眸中划过淡淡的忧伤,朱红色的红唇紧紧地抿着,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浑身上下都是弥漫着一股令人忧伤心疼的气息。

  “辛夷,这是你要的东西。”

  乔辛夷回过神来,朝着小翠点头示谢,右手握着那狼嚎,沾了点墨水,双手却颤抖着,在宣纸上留下了一个大的墨点。

  最后狠狠地深吸了一口气,她不能这么自私,将军值得更好的一切,他们已经是再无可能的了。

  眼中划过一丝坚定的狠绝,行云流水的字体,在宣纸上快速地“刷刷”落笔,一封信便是跃然纸上。

  这封信,每一个字都伤害着乔辛夷的一颗心,就像是有一个锤子一样,一锤一锤地在雕刻着她的心,硬生生地把心戳出一个又是一个的洞来,千疮百孔,再也是修不好了。

  原本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是不会再哭了,可是光是看着这信笺,眼中的泪珠便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的掉了下来,砸在桌案上的宣纸上面,晕染出一个凄美的涟漪。

  终于是等到天亮,卓天雄只要一想到自己马上就成功娶到乔辛夷了,这颗心就是充满了喜悦和兴奋,更加是睡不着。这一夜没有睡觉,想到婚礼的举办,想到以后和这个小丫头的生活,就是不由笑出声来。

  这天刚蒙蒙亮,卓天雄就早已经是收拾好自己,穿上朝服,准备去上朝了,等到早朝之后,他便是和皇上请旨求婚!

  “将军,您不会是一夜没有睡吧!”

  等到翠儿和卓立两人进来服侍的时候,卓天雄已经是收拾好了一切,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忙的了。

  卓天雄微微点头,心情极为不错,“嗯,等爷回来。”

  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就光是看着卓天雄这精神十足的样子,一双黑色的眸子里面那喜悦之情怎么都是收敛不住,卓立和翠儿两人都是跟在卓天雄身边多年的下人了,也是不由掩唇而笑。

  “哈哈,将军现在去上朝也是还早呢!”卓立看着自家将军这个时候便是准备要去上朝了,恐怕就是连宫门都还没有开呢!

  翠儿也低声笑道,“卓立,我们将军现在心中正是激动呢,就算是宫门没有打开,将军也是要第一个上朝去的!”

  这将军府上下可不都是知道这件事情,就等着卓天雄跟皇上请旨之后请缨迎接他们的当家主母了。

  被下人打趣,卓天雄丝毫不生气,嘴角微挑,看向了一眼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的两人,“你们两个也是越来越长本事了啊,现在都开始来调侃本将军了!”

  不过这个样子的卓天雄,卓立和翠儿两个可是一点都不怕,心中更加清楚地明白自家将军才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真的是人们生气了。“哈哈,将军,我们可都是等着您把辛夷姑娘给娶进门呢!”

  卓天雄嘴角微微一勾,一听到乔辛夷这个名字,这心中就是止不住的欢喜,他等这一天也已经是很久了不是嘛!

  “好了,等到今天早朝之后,本将军就直接和圣上请旨赐婚,将军府很快便是有女主人了!”

  “那恭喜将军心想事成了!”翠儿和卓立两人连声道。

  他们也是看着乔辛夷和自家将军这一路走来,终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朝堂之上,卓天雄精神头也是极好。本来等着皇上论功行赏,而光绪帝却显然精神不济,只是说庆功宴上再论功行赏,就直接宣布退朝了。

  大家都是一一离开,这么一来也就剩下卓天雄一人还站在大殿之中,等着大家都走光了,他高大的身影显得突兀起来。

  光绪帝下朝之后也没有直接离开,转身进了御书房。

  显然是想事情有些入神了,一抬眼便是看到跟进来的卓天雄,眉梢微微一蹙,沉声问道,“卓爱卿,都已经是退朝了,你还不走,可是有事要禀告?”

  听到这话,卓天雄立马单膝下跪,朝着光绪帝行了一礼,坚定有力的声音回答道,“启禀皇上,臣的确有事要启奏。”

  光绪帝微微点头,不过却没有主动问卓天雄他到底是要说什么。

  如今西北敌军军已经是溃败不成军,大清打了一场全面的胜战,光绪帝要担心的事情也是少了很多。

  然而他却是一直在想昨晚的那个小女人,此刻竟是不由又是出了神。

  自己恐怕真的是被这个小女人给迷住了吧,可是她的心中无意,只想简简单单的做一个小医女,他又能拿她怎么办呢?

  等着皇上问自己,可良久不见皇上出声,卓天雄蹙了蹙眉,既然光绪帝不主动问起自己到底是要说什么,他只能继续下跪准备直接请旨。

  撩袍跪下正要开口,光绪帝却是又打断了卓天雄。

  帝王轻叹一声,瞥见还是跪在自己面前的卓天雄,右手一扬,低声说道,“卓爱卿,还不快快起来,我们之间又何须这么多虚礼。”

  说完这话,光绪帝眸中划过一丝忧伤,乔辛夷不也是这样,不过就只是因为他是这个国家的帝王!

  “谢皇上。”

  卓天雄刚起身,帝王的声音再次响起,“卓爱卿,朕有个心结一直无法解开,你棒朕分析分析。”

  纵然卓天雄心中再着急,也只能先耐下性子帮皇上解忧,“皇上请讲。”

  光绪蹙眉朗声道,“有一个女子被朕宠幸之后,她不愿意成为朕的妃子,不愿意接受朕给的名分,这又是为何?”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光绪帝这语气中也是带上了满满的忧伤,作为一个帝王,也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能够得到的。

  就比如说光绪帝,幼年登机的时候,这朝纲便是由两宫太后把持着,即便他如今亲政之后,慈禧太后的势力早已经是深入整个朝廷,他想做主又岂是容易之事!

  其实可以说,这皇帝做的也真的不是什么好滋味。

  然而现在他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宫里的小女人,可她居然不愿意接受!

  卓天雄微微一愣,想不到皇上竟然是为了感情的事情而操心,不知道是哪位小主得到了皇上的亲眼,却是不愿意入宫为妃了。

  不过也好,今天他要提的事,也是感情的问题。

  虽然卓天雄这心中着急请旨赐婚,不过面对君主的提问,自然也是只能压下心中的着急,主动问道,“皇上,这又是怎么回事?那位姑娘可是担心入宫艰辛?”

  这也是卓天雄心中能够想到的理由了,一个女人被这高高在上的帝王给看上,却是不愿意入宫为妃,却也是难得一见的明白了。

  这个后宫之中的女人,又有哪个是简单的?

  就是连光绪帝之前心中一直最为宠爱的珍妃,难道就是一个没有心机的女人么?。就像是之前乔辛夷被陷害的事情,一个小小的御药房都是有这种纷争,更加不用说一整个后宫了。

  想到乔辛夷,卓天雄眼中的眸光瞬间温柔下来,很快他便是可以带着这个小女人离开这里了。

  卓天雄一直都是光绪帝身边最为信赖的臣子,很多时候光绪帝更加是把他当做是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现在他正是烦恼的时候,目光微微黯了黯,便也是准备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尽数和卓天雄说了。

  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想到昨晚烛光之下女人那明净的小脸,光绪帝这心中也是带上了点点的柔情。

  “昨晚朕无事便是在宫中走动,无意中便是看到了一个小女子,她就像是一个从九天仙宫之中无意中走入人间的仙女一样,身上还带着好闻的药香,让人不由着迷了。”

  光是看着光绪帝这个模样,便也是可以猜到这次他还真的是被这个身上带上药香的女子给迷住了。

  药香?!

  不知道怎么的,卓天雄听到药香这个词,心中骤然一紧,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不知道怎么的,卓天雄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乔辛夷的身上不也是带着一股淡淡的好闻的药香么?

  想到这里,卓天雄鹰眸一敛,甩开心中这种不好的想法。在心中安慰自己,这药房之中的医女常年接触药材,又是每天要煮药煎药的,自然久而久之便都是带上了一股天然的药香了。

  不可能偏巧不巧的是辛夷吧!

  尽管安慰自己,卓天雄心中仍是紧张不已,不过在脸上却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试探地问道,“皇上,这位姑娘可是御药房的医女?在宫里,也只有医女有这样的药香了吧”

  光绪帝嘴角微微一勾,果然是卓天雄,料事如神,这才是不过这么一句话的时间,他便已经是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了。

  也幸好这个时候光绪帝心中只想着乔辛夷的情况,倒也是没有注意到卓天雄这语气中的变化,微微点头,“不错,她就是御药房的医女,朕还真是没有想到,原来就是在朕的后宫之中,竟然有这样钟林毓秀的女子!”

  不得不说光绪帝对于乔辛夷的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啊!

  光绪帝说到她的时候,眸光之中都是满满的柔情,可是却又是带了一股无可奈何的宠溺,他并不想逼迫这个让自己喜欢心动的女人。

  帝王心里念着那个小女人,喃喃道,“可是辛夷却只是想要做一个简单的医女,她告诉朕,她这辈子唯一的愿望便是做一个医女,救死扶伤!所以她拒绝了朕的旨意,但这个小丫头已经是朕的女人了啊!朕又怎么能委屈了她!”

  辛夷?!

  卓天雄只觉天空中闪过一道晴天霹雳,他被劈了个正着,浑身的汗毛都是战栗着,眼中划过满满的不可思议,心痛至极!

  卓天雄想要安慰自己,一定是他听错了,那个女人绝对不会是乔辛夷,可是他本来就是武力高强,又有着内力护体,又怎么可能会听错呢!

  狠狠地握紧了双拳,如果不是心里还有最后一点理智在提醒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他不是一般人,他是这个王朝的主宰,卓天雄真的都想要杀人饮血了!

  卓天雄颤抖着声音大声开口,这语气中还是带上了一丝痛苦和不愿意接受,“皇上,皇上口中的这位姑娘可是御药房的乔辛夷,辛夷姑娘?”

  卓天雄在心中多么渴望光绪帝能够摇一摇头,说不是,说明自己刚才不过就是听错了。

  可是,随着光绪帝的轻轻地点头,那后面的话,却已经是把卓天雄给打入死牢一样!

  光绪帝眸中闪过一抹惊讶,倒也是没有想到,竟然卓天雄也是知道乔辛夷的,“是啊,卓爱卿竟然也是认识辛夷的吗?那你说说,她是不是一个极好的女子!”

  卓天雄紧紧地抿着双唇,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是能够没有当场失态。

  心中痛苦不已,怨恨,难过,最后还是在脸上不能表现出来。

  现在乔辛夷已经是被光绪帝给关注了,他绝对不能让皇上发现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不然对于乔辛夷来说,绝对是一个灾难!

  不管光绪帝这心中到底是对乔辛夷有着几分喜欢爱慕,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不会愿意容许自己的女人心中有着另外一个男人!

  狠狠地深吸了一口气,卓天雄咬着牙齿,重重地点头,“上次臣受伤就是辛夷医女替微臣处理的伤口,的确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姑娘!”

  听到卓天雄这话,光绪帝心中一喜,听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人给夸奖了,这个人还是他极为信赖的,当然这个心情也是不由变好了。

  光绪帝嘴角微微上扬,语气中也是带上了浓浓的宠溺和一丝无奈。“天雄也是觉得辛夷很好吧,她就是这样的女子,让人一见到她的时候,便是忍不住心动了。辛夷的医术也一定是很好吧,朕第一次见到这么用心努力的女孩子。”

  想到这么晚了,在昏暗的烛光之下,乔辛夷还是在看着医书,一面煮着药材,光是回想起那个场面,便是让光绪帝不由心动不已,眸光微微黯了黯,眼底划过一丝火苗的热情。

  卓天雄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做什么,心中各种震惊愤怒懊恼心疼无奈的情绪席上心头,他只能狠狠地压抑下来,便是周身都是散发着一股莫名压抑的气势来。

  索性这个时候光绪帝一直都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之中,更加是没有什么时间精力去注意卓天雄这神情的变化。

  “可是辛夷这么好,她却是拒绝了朕……”光绪帝轻声叹息一声,看向紧绷着一张脸的卓天雄,低笑一声,“天雄,你说朕应该如何是好啊?”

  刚问出口,光绪帝随即轻笑着微微摇头,“朕真是糊涂了!朕问你也是没有什么用,天雄你也是感情一片空白,又怎么会了解小女子心中的想法。不过天雄,你一直这么绷着一张脸,女孩子都是要被你给吓跑了!”

  光绪帝心情不错,便调侃了一声卓天雄,想到自己已经找到了让自己心动不已的女主,而这么多年来他的爱将却连个暖心暖被的女人都是没有。

  大概是自己心中有了感情,不由便也是想要给爱将的感情操心起来。

  “卓爱卿,你这将军府到底是太单薄了,这次班师回朝,朕还是觉得当时拟定的嘉奖到底还是少了一点。天雄这心中可是有什么中意的女子,朕给你赐婚,将军府也应该是添添人了!”帝王大气的声音在空荡的御书房里响起来。

  卓天雄心中更加痛了,他有了心上人,一个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放下的女人,可是这个人如今却是只能被他给小心翼翼的放在心底最深处,不能说出来了。

  狠狠地吸了一口气,重重地跪倒在光绪帝面前,发出一声沉闷的“咚”的一声,卓天雄目光坚定地看向光绪帝,“天雄不才,这辈子唯一的想法便是为皇上守护大清,让外敌闻风丧胆,至于成家之事,还希望皇上让微臣自己选择吧。”

  听到卓天雄这话,光绪帝蓦地就想到了昨天晚上乔辛夷拒绝他的时候用的理由,目光一瞪,“你们这一个个都是好得很啊!一个只愿今生做医女,救死扶伤,现在你就是要做大清的将军,保家卫国,是不是?”

  光绪帝咄咄逼人地看向卓天雄,眼中也是不由窜起一蹙浓浓的火苗来,一瞬不瞬地看向卓天雄。

  卓天雄心中一紧,难不成被皇上给看出什么来了不成?

  念及此,卓天雄直直地挺直着背心,朝着光绪帝磕了一个响头,“微臣不敢,微臣只愿遵守自己的本心本职!”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卓天雄也绝对不会就这么妥协了,他已经是不能和自己所爱的人相守一生,如果再是接受一个他完全不了解不喜欢的女人,这对于他来说更加是一种折磨了。

  光绪帝无奈地摇头,他当然也不是故意要和卓天雄生气,只是就这样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乔辛夷那坚决的模样,没来由的心中生气。

  帝王大手一扬,“好了,卓爱卿,朕知道你一心赤诚,朕心中有数,好了,还不快点起来,不然朕都是要觉得自己就是那种昏君来折磨忠心爱国的将士了。”

  卓天雄却没有立即起身,而是朝着光绪帝又是一拜,沉稳有力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皇上万岁!微臣心中唯一的愿望便是我大清昌盛繁荣,至于微臣的家事,等到微臣有了心中中意的女子,再是向皇上请求赐婚。”

  言外之意就是,希望光绪帝不要随意指婚,他卓天雄是绝对不会接受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成为自己的妻子。

  不过终其一生的时间,卓天雄的心里也已经是住上了一个求而不得的女人,他这辈子都是不能得到了。

  眸光黯了黯,掩去眼中的心痛,最后剩下的只有满满的坚定不移。

  既然不能得到她,那就选择默默守护吧!

  光绪帝又如何能够不明白卓天雄这话的意思,他原本也没有想过要去委屈了卓天雄的亲事,对于他的请求自然也是同意的了,“好了,朕答应你就是,朕保证你卓天雄未来的妻子绝对是你心中中意之人,朕绝对不会让你娶不喜欢的女子。”

  卓天雄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最后朝着光绪帝又是叩拜一下,“微臣叩谢皇上恩典,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了,还不快点起来。”光绪帝招了招手,似乎这才是想到之前卓天雄便是说他有事情要说,目光微沉,“卓爱卿,你之前说的事情是什么?”

  卓天雄只觉得心头百感交集,各种苦涩郁闷不甘,可是却是一点都是不敢表现出来。他是臣子,而面对的是君主,他刚才就已经是有隐隐招惹了光绪帝不高兴,现在又怎么可能说出其他的事情来。

  眸光微微黯了黯,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面划过一丝深思,最后低声说道,“微臣体谅跟随臣不远万里杀敌的将士们,在这里也想和皇上求个恩典,将士们心中都是挂念妻儿老小,求皇上让将士们多一些休沐的时间吧!”

  这件事情卓天雄也是早就是想到了,正好便是在这里说了出来。他原本是想着求皇上赐婚,正好在将军府操办婚事的时候,将士们也都是可以好好休憩几日,如今却也是只能单独提出来了。

  光绪帝眸光一亮,原来卓天雄这心中所求的便是这件事情,哪里有什么不应允的道理。

  “这个提议甚好,我大清的将士们也是辛苦了,这次让将士们好好休息,回家与家人团圆吧,至于练兵也不急于这一时!”光绪帝爽快点头,也是同意了卓天雄的提议,不由看向卓天雄。

  卓天雄的确是大清不可多得的将才。

  面前这个朝着将军朝服的男人,铁骨铮铮,他就是这样站在这里,即便是对着帝王屈膝下跪,可是这周身的气质,仍是不俗!

  但是,俩人之间的一些情感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不知道怎么的,光绪帝这心中却是不由升起一种烦闷来,似乎有什么事情变了。原本他和卓天雄一君一臣,却也是很好值得信赖的朋友,可是如今却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开始变了。

  这一点光绪帝自己也是想不明白,他总觉得卓天雄这心中还有着其他什么事情,只是他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帝王最后低声一叹,“卓爱卿,可是还有什么要事要说,朕许你一个请求,只要是朕能够做到的,都会应允了你!”

  这算是作为君臣之外的知己,他能为他做的了。

  可是卓天雄心中更加明白,这是这位年轻的帝王对他的考验。他只能叩谢隆恩,却是不可能真的朝着上面这位皇帝要求些什么东西。

  只听得卓天雄坚定有力的声音回答道,“谢皇上隆恩,微臣只愿国家昌盛,并没有什么好向皇上请求的了。”

  果然,听到这话,光绪帝心中满意不已,轻轻点了点头,眼中划过一丝莫名的光芒,朝着卓天雄微微摇了摇手,“好了,卓爱卿可还有其他事情,没有的话便是退下吧。”

  “微臣告退。”

  卓天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是好好地走出了御书房,这一颗心就好像是一直被煎熬在火里,痛苦不已。

  他也不知道自己后来是怎么浑浑噩噩地才是回到了将军府,似乎身体被抽空了,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应该要去做什么。

  带兵作战这么多年来,输少赢多,但即便是战场失败带来的沮丧和挫败,也不及如今这种失心般的绝望。

  早上出门时意气风发满脸春光,回来时却垂头丧气,满脸悲伤,整个人完全像一个丧尸一样,没了生气。

  看到卓天雄这个模样,原本等着他带回好消息的卓立和翠儿两人一下子都愣住了,已经是到了嘴边恭喜的话,再也没有办法说出口。

  一时之间,将军府上下都是陷入了一股莫名的压抑的气氛之中,大家这都是能够感受到将军身上弥漫的那种悲伤的气息。

  卓立和翠儿两人对视一眼,都是能够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浓浓的担心,也不知道将军是在宫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小心地伺候着。

  谁都不敢问。

  将军府,书房。

  “将军,这是刚刚沏好的龙井,都快凉了,您要不要来润个喉?”翠儿小心翼翼地把刚刚沏好的茶端到卓天雄的面前。

  卓天雄也不说话,目光涣散,拿起桌面的茶盏,一口气便是把茶全部喝了下去,之后便又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神色莫名。一双黑色犹如一汪深泉的眸子里,怎么都是看不到底。

  这个样子的卓天雄,还真的是让卓立和翠儿两人心中紧张不已,能够让卓将军这么伤心的人也只有乔辛夷一人了!可是今天将军明明就是进宫去跟皇上求旨赐婚,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就算是他们两个想破了脑袋,也是找不到一个思路来,最后还是卓立没有办法了,朝着翠儿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轻轻关上书房的房门,退了出来。

  “卓立,你说将军到底是怎么了!这一回来,什么话也不说,真的是要担心死人了!”翠儿皱紧了眉心,脸上分明全都是带着对卓将军的关心。

  卓立又何尝不是如此,双手紧紧地握拳,着急地在原地乱转,“现在将军这个模样,也只有一个人可以解决了!我现在就进宫去找辛夷姑娘!”

  “我也这意思,你快去吧!”

  “好,你照顾好将军,我马上就去!”

  卓立转身正要离开,宫里的一个小侍卫匆匆跑了进来,见到卓立,脸上一喜,把怀里的一封信掏了出来,交给卓立,“卓立兄弟,这是辛夷姑娘拖我送给将军的信件,辛夷姑娘说这是给将军的药方,还是要劳烦你交给将军了!辛夷姑娘交代了,务必让将军亲自开启。”

  卓立原本就是想要进宫去找乔辛夷,现在就是直接拿到了乔辛夷亲自写的信件,当然二话不说便是直接收下了,“那真是多谢这位侍卫大哥了,这是一点酒钱,大哥有空可以去买个酒。”

  侍卫连连摆手,他原本就是极为敬佩卓将军的为人,再加上这次乔辛夷又是随军医女,对这位弱质女流也是极为敬佩。自己能够为辛夷姑娘和将军做点事情就已经是很高兴的了,哪里还有收钱的事情!

  “这太客气啦,这原本就是一点小事,无需挂齿,好了信件已经送到府上,我就先走了。”

  说完侍卫大哥也是不逗留,直接便是提脚走人。

  卓立心中挂念着卓将军的情况,连忙拿着信件进了书房。

  此刻卓天雄,逐渐平静下来之后,心中苦闷不已,是他没有保护好乔辛夷,让这个傻姑娘被别的男人给欺负了。

  此刻辛夷那肯定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可是他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狠狠地握拳,一拳头直接砸在将军府的墙上,之间墙面直接就是形成了一个拳头一样的印子,他的拳头上赫然血流不止。

  他却是丝毫都没有感觉到疼,满眸的猩红。

  他现在心里所受到的痛苦折磨,哪里比得上那个小女人所受到的一丁点呢!

  他卓天雄戎马一生,为大清建功不少,为什么到了最后,连个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呢?

  而那个夺了他女人的男人,却是他最为尊敬的皇上

  自古忠义不能两全如今他选择义,却让自己的女人受了委屈。

  那么,如果他选择带辛夷走呢?

  

[读者须知]:下一篇:219.缘定:夜会,商议-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