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14.缘进:生辰,共舞-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13.缘进:私会,共骑-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感受到乔辛夷身体的僵硬,卓天雄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胆大心细的小丫头,竟然是不会骑马!

  嘴角微微一扬,卓天雄承认自己很是享受乔辛夷这样的依赖,就好像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能够依赖信赖的人就只有他!他的一整个世界都只有一个乔辛夷,而怀里的女人也只有他!

  卓天雄考虑到乔辛夷并不会骑马,并没有让马儿跑起来,只是慢慢地走动着。乔辛夷也总算是缓过来了,脸上的神色并不是很好看,不过终于是能够平复下来了。

  转头不由看向卓天雄,“将军,我们这是去哪里?”

  卓天雄嘴角微微一勾,小女人那一双漂亮清澈的眸子,黑色的瞳孔之中满满的都是倒映出他的身影,让他也是不由心中一动,“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说着,卓天雄揽紧怀里的女人,轻挥马鞭,逐渐加快了速度。

  两人共乘一骑,过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目的地。

  看着眼前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大草原,乔辛夷不由瞪大了双眼,想不到距离京城这么近的地方,竟然会有一个这么大的草原。

  眼中涌起浓浓的惊喜,“这里,这里竟然是大草原!”

  一直以为草原离紫荆城有很远很远的距离,甚至可能是她这辈子都是见不到草原,这次竟是见到了!

  卓天雄点头,“这是我一次出征的时候正好经过的地方,这里环境清幽,鲜少有人经过,再加上现在已经是入冬了,更加没有什么人来。不过这一片草原却是风景独美。”

  乔辛夷心中喜欢不已,连连点头,“这里真的是太美了!”

  其实不管是卓天雄带乔辛夷去哪里,只要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对于她来说,这心中也是充满着欢喜的。

  更加不用说是这一片美丽的大草原了。

  如今已经是冬天,并没有青草丛生的样子,不过却也是多了几分北独有的开阔意境。

  乔辛夷心中起了兴致,转头看向卓天雄,“将军,不如你教我骑马吧!”

  卓天雄哪里是有什么不依的道理,“好,我教你,不过你要听我的!”

  乔辛夷乖巧点头,“恩恩,辛夷一定是听从将军的。”

  那乖巧的模样,看着卓天雄就是忍不住想要直接狠狠地把这个小女人给碾进自己的骨子里,深深的不要分开才好。

  不过卓天雄心中是喜欢乔辛夷不错,在教导乔辛夷学习骑马上面,可是半点都是没有马虎的,一脸严肃的神情,俨然就是沙场上严肃威武的大将军了,“辛夷,学习骑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准备好了吗?”

  乔辛夷自然是认真地点头,“放心吧,我不怕!”

  “好。”卓天雄宠溺一笑,“那你先自己坐上去。”

  乔辛夷看了一眼卓天雄所骑着的那匹马,足足都是有三尺多高的样子,就是比她一整个人都是高了不知道多少了。那马儿似乎是卓天雄一直骑的爱驹,对于一般的人可是看不上,可不就是极为有灵性的,对于乔辛夷就是喷了一下,更是让乔辛夷心中紧张的。

  看着眼前这么高大的骏马,乔辛夷饶是之前再聪明,面对这个完全就没有做过的事情,也是不由傻了,就是连自己要怎么爬上马去都是不知道。

  不由就是站在马儿前面犯了难,刚才的时候她是被卓天雄给抱上了骏马,如今她又是要怎么办呢!

  最后还是不得不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卓天雄,“将军的骏马极为英俊有脾气,要不将军再带我一程?”

  对于小女人那满含期待依赖的目光,卓天雄早已经是心软一片了,哪里还会有什么推辞的,就是连刚才所说的严肃也是早已经是忘记了。

  轻轻地握住乔辛夷的手,目光一柔,“我从后面抱着你,这样你就不用害怕了,我和你先一起骑马,在马上告诉你要点吧。”

  言落,揽着她的纤腰一个漂亮的跃身,俩人便同时稳稳地落在了马背上。

  微风拂过,吹起女人长长的头发,秀发拂过卓天雄的脸颊,带着点点轻柔的触感,让卓天雄呼吸一颤。

  男人眸光微敛,看着乔辛夷的目光就像是带着浓浓的火焰一样,眼中有一簇小小的火苗,随着女孩身上那好闻的药香味越来越浓,那眼底地火苗也越烧越旺了!

  两人就是这么一起骑在马上,男人刚劲有力的双臂一手轻轻的环抱在女人的腰上,而另一只手控制着缰绳,让马儿能够朝着正确的方向缓缓地运动着。

  乔辛夷的反应能力也是极快的,之前是因为害怕,现在因为卓天雄在后面的原因,心中的害怕也是少了很多,这也是很快就是掌握了卓天雄口中的骑马要领。

  身体不再是之前那么僵硬,感受着身上的马儿的奔腾,轻轻地抚摸着马背,一只手学着卓天雄的样子抓住缰绳倒也是极为有模有样了。

  乔辛夷胆子大了起来,就想要自己骑一匹马试试,转头便是对着卓天雄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将军,让我自己去试试吧,我觉得我应该可以了。”

  “好。稍等。”卓天雄带着她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乔辛夷,“等会我。”

  不多时,卓天雄又牵了一匹白色稍微矮小一点的骏马过来,拉到乔辛夷的面前。

  看着这匹白色的骏马,乔辛夷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次倒也是不用卓天雄的帮助,一个侧身,潇洒地爬上了骏马,这一套动作下来,倒也是看着极为漂亮!

  看着乔辛夷已经是率先一步坐上骏马,卓天雄自然也是一个漂亮的翻身动作,骑上了原本的那匹爱驹,两人一人骑一匹,慢慢地走着。

  温暖的阳光洒在茫茫草原上,两人的身影已经是完全融合到一起,有一种天涯海角誓死相随的感觉。

  突然,乔辛夷骑的那匹白马受了惊,不听使唤地狂奔起来,拼命地想要把身上的人儿给甩下来。前面的两个前蹄一下子就是抬了起来,一个马背瞬间形成一个竖直的滑梯一样。

  乔辛夷哪里是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紧紧地抓住缰绳,脸上煞白煞白,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其他的反应才好。

  卓天雄眸光一紧,两腿用力一夹,让自己的马追上了乔辛夷的白马,“辛夷,莫怕!”

  乔辛夷到底是个女孩子家,手上也是没有多少力气,根本就是抓不住这缰绳,硬生生便是被那匹突然发起狂来的白马给从马背上给甩了下来。

  “辛夷!”

  卓天雄看着乔辛夷竟是从马背上掉了下去,纵身一跃,直接就是在空中搂住了向下掉的乔辛夷。

  乔辛夷已经是完全被吓到了,只能本能地抱住怀里的男人,愣愣地看着卓天雄,两人都是从马背上滚了下来,落地的一瞬,乔辛夷刚好落在卓天雄身上,没有一丝疼痛。

  两人在地上一直打滚。

  受惊的马儿,呼啸的狂风,一切的一切,似乎就是在那么刹那间尽数消失了!

  卓天雄也是没有控制住,两人抱在一起滚落下来,双唇竟然是那么凑巧地碰到了一起!眼中不由蹿起浓浓的火花,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着怀里的女人。

  对上卓天雄的双眸,乔辛夷竟然也是忘记了反抗,又或者说她根本就无力反抗,直直的就是掉进了对方深不见底的目光深处,那是一沦深渊让她不由沦陷其中。

  茫茫草原上,两人吻得如胶似漆。

  几日后。

  前门大街。

  卓天雄骑着高头大马,走在路的最前面,后面跟着一队长长的马车,在这冬天也是看着非常气派。

  “就是宫里的哪位贵人出行呀?”底下有老百姓窃窃私语着,看着这一列森严戒备的出行,一想也是知道肯定是宫里的哪位贵人要出行了。

  “你们看,这护送的是卓大将军。”大家目光不由看下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大将,可不就是这次专门护送娘娘去寺庙的卓天雄。

  “哈哈,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的堂哥在宫里当差,这次是皇上派珍妃娘娘去护国寺理佛。要知道珍妃娘娘是皇上心中最爱的妃子,这次出行,当然又是不一样了。”说话的男人这眼中都是带着浓浓的光芒。

  听了这话大家也都是有所明白了。

  这次的确就是珍妃娘娘被皇上派去护国寺里参拜,珍妃娘娘的肚子已经被人察觉了。其实通过这次出宫礼佛三日,也是为了防止其他人的陷害罢了。

  当然随行的宫女中乔辛夷自然也是要一起带上了,乔辛夷跟着富太医一起在随行的队伍里。

  乔辛夷心中带着点点欢喜,轻轻地撩开车帘,目光就不由落到了那个走在最前面的男人上,嘴角微微上扬,心中不由升起了浓浓的期待。

  “哈哈,辛夷你这是在看什么呢?”小翠不由掩唇一笑,眼中不由划过一丝促狭的笑意。

  乔辛夷连忙若无其事的放下窗帘,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也没有看什么呀,这街上车水马龙的,也很是热闹呢!”

  这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看着更加好看了,就是小翠都是不由要被乔辛夷给迷住了,眼前亮了亮,嘴角的笑容也越发深了。

  “哈哈,我懂得了啦,你不就是在看卓将军!”小翠对上乔辛夷羞红的模样,眼中的亮光不由更加灿烂,“辛夷还真是一个绝顶的大美女,就是我也要爱上你了!”

  乔辛夷被小翠这么一说,更加是羞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呢,索性低下头装作去看医书的样子,“好了,我要看书了,不和你说了。”

  不过这面前这本书,都已经放了好半天了,可是这到底是看进去多少就只有乔辛夷自己知道了。

  两个时辰后,终于到了护国寺,住持师傅早已经是收到消息,早在贵人来到之前,收拾好了厢房。

  珍妃娘娘在宫女和徐嬷嬷搀扶下着下了马车,一翻舟车劳顿,也终于是安顿了下来。

  这里不是宫里,当然也没有这么多规矩,也是给乔辛夷和卓天雄两人单独约会的机会了。

  夜风习习,似乎周遭的空气都变得安静了,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其他的人都已经入睡,乔辛夷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索性披上外套,一个人走出了厢房。

  乔辛夷也不过就是顺着月光慢慢的往前走,就是连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走到哪里了。

  突然想到前面好像有一棵姻缘树,也是京城里非常有名的姻缘树。不少男女在树上挂自己的名字,在木牌上写上彼此的心愿,希望能够得到姻缘树的祝福。

  乔辛夷加快步伐去寻找那棵姻缘树了。

  “辛夷?”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到。

  乔辛夷心中一动,心中不由划过一丝惬意,嘴角微微上扬,兴奋的转过头去,果然是卓天雄!

  眸中一亮,嘴角的笑容也不由更加深了,“将军你也在这里!”

  原本看到熟悉的背影,卓天雄的心里已经是想到是她了,现在看到真的是乔辛夷,心情不由更好了。

  “辛夷,走,我带你看姻缘树。”

  言落,直接上前裹住了乔辛夷的大手,向前走去。

  姻缘树就在眼前,树上挂满了一个又是一个用红色丝绸悬挂着的木牌。木牌的上面不就是刻着两个人的名字,象征着两人希望永远不分离的感情。

  每年的乞巧节,都会有不少男女过来,在姻缘树下求姻缘。

  乔辛夷心中微动,水眸闪了闪,看向姻缘树的时候也是多有期待。

  卓天雄心里哪里有不明白的,从衣袖里拿出一块他之前跟小沙弥要的姻缘牌,递到了乔辛夷的手里。

  “将军,你怎么会有这姻缘牌!”对于卓天雄能够从衣袖里拿出这木牌,乔辛夷也不由惊讶不已。

  “求来的。”卓天雄自是不会告诉她自己专程去找小沙弥要的。

  乔辛夷不由对着卓天雄福了福身子,眼中含情脉脉,接过那块姻缘牌,女孩儿柔滑的小手划过卓天雄的手心,带起心里点点涟漪。

  卓天雄轻轻在乔辛夷手心一挠,乔辛夷不由惊讶地睨了一眼对方,脸上的粉晕看着越发的娇艳,犹如一对好看的樱桃,让人不由便是想要尝上一口。

  “将军,让我……”乔辛夷娇嗔一声,连忙收回拿着姻缘牌的手,下意识低下了脑袋,却是无意中露出光洁的脖颈。

  “好了,这可是我求来的姻缘牌。我们还是写上东西吧!”

  乔辛夷点点头,微微沉思片刻,便是用放在一边的方石在上面写下了一行小字,心中紧张,偷偷地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卓天雄,见他似乎并没有注意自己这边,又是重新低下脑袋。

  乔辛夷也是写好了,拿给卓天雄,好听的声音便是响起来,“还要劳烦将军把姻缘牌帮辛夷挂上去。”

  卓天雄接过姻缘牌,纵身一跃,飞身而起,便轻松把姻缘牌挂到了树的最顶端。

  转头看向乔辛夷,脸上不由露出温柔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让乔辛夷不由脸上更加红了,不由想到了那天在草原上,那个意外的一吻,不觉脸上就像是烧了起来。

  想到此处,乔辛夷更加是不敢对上卓天雄那灼灼的目光了,只感觉自己这一整个人都是要沦陷了。

  翌日。

  上山的一条小路上。

  “师傅,你为何今天一定是要往这条路上走?”

  旁边的小尼姑对于自家师傅竟然这次一定是要上山拜访仁心方丈感到非常疑惑,平时的时候,风灵师太可是很少会出门拜访,可是这次却是来了护国寺和仁心方丈讲经。

  风灵师太看了一眼这一路上走来都是叽叽喳喳问个不停的小徒弟,微微摇了摇头,“定安,佛曰不可说,佛见有缘人。”

  定安是风灵师太最近才是收入门下的小徒弟,这心还是未定,一路上对于这种事情都有着极大的好奇心,瞪着大大的眼睛,不由暗自想着风灵师太这话,不过却还是不得其法。

  对于定安这疑惑却又是还在努力认真思索的样子,风灵师太微微点头,目光才落到远远走来的两人上面,眼中划过一丝淡淡的叹息,“人来了。”

  对于风灵师太这话,定安虽然之前没有明白,不过这句话可是很清楚的了,不由也是把目光落到了迎面走来的两人身上。

  女人穿着层层叠叠的宫服,小鸟依人地走在一个穿将军服的高大男人身边,看着却也是极为唯美的画面。这不是之前护送宫中娘娘来礼佛参拜的那个大将军,而旁边的穿着宫装的女孩想来便是宫中的宫女了。

  莫不是师傅所说的这个有缘人就是他们不成?

  目光不由挪向风灵师太,果然看着师傅朝着他们走去,“二位请留步。”

  乔辛夷下意识与卓天雄对视一眼,目光惊讶地看向这位停在山间小憩的师太,对着风灵师太福了福身子,“这位师太,可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乔辛夷原本就是正好和卓天雄两人一起从山上下来,需要去山下奉命办点事情,路上竟然是遇到了这么一个师太。

  比起乔辛夷的供应,卓天雄就完全不一样了,一双黑色的眸子中间划过浓浓的打量和怀疑,这护国寺的和尚是很多,不过可不是尼姑庵,路上见到这师太就有点不同常理了,心中难免起了几分怀疑和防备。

  “这位姑娘,我是玉佛寺的风灵师太,这是我的小徒儿定安,这次千里迢迢赶来,也是来和护国寺的仁心方丈论经,能够遇到二位也是有缘,就送二位一句话吧。”风灵师太目光柔和,看着乔辛夷的目光带着点点佛性的慈祥和怜悯。

  这样的目光却是让卓天雄分外不喜,心中下意识竟是产生了一点担忧,并不需要听到风灵师太后面的话来。

  正要拉着乔辛夷离开,只见她对着风灵师太恭敬地福了福身子,嘴角带着一抹灵动的笑意,“师太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们听着便是!”

  风灵师太看向乔辛夷和卓天雄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看穿世事的感慨,心中微微一叹,还真是一对极好的佳偶啊!

  就是可惜了……

  “这位女施主和男施主有着几世情缘,也着实是极为难得的了。”风灵师太轻声一叹,说出的话却是让乔辛夷不由心中一喜。

  几世情缘,这位师太可是说的就是她和卓天雄,这心中又是如何不欢喜呢!

  卓天雄目光却是黯了黯,看着风灵师太的目光带着明显的探究,这心中还是在想着她到底是有着什么目的。

  乔辛夷嘴角微微一扬,目光不由落到卓天雄的身上,眼中的欢喜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是止不住,流淌着脉脉留情。

  对上乔辛夷这样的感情,卓天雄也是不由微微勾唇,脸上带着点点宠溺的温柔,不管这个师太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只要乔辛夷高兴就好了。

  卓天雄也是朝着风灵师太抱拳作揖,脸上紧绷着的神情也是好了很多,“本将军也是在这里谢过师太这话了。”

  风灵师太微微一笑,心中当然也是明白卓天雄并不是相信她的话,“卓将军言重了,出家人不打诳语,这次也不过就是正好看到两位有缘,才是说了一二罢了。”

  顿了一下,慈祥和蔼的脸上不由带了一丝悲悯,看向乔辛夷,嘴唇动了动,“这位女施主,你们这一世……”

  “辛夷,我们要错过下山的时间了,否则来不及赶回来了!”

  还不等风灵师太说完,卓天雄打断了她的话。

  卓天雄狠狠地睨了风灵师太一眼,眸中带着浓浓的威胁,似乎就是如果风灵师太再多说一个字,他就是要不客气了。

  吓得师太的徒弟也是向后退了一步,心中紧张不已,这个卓将军真的是太厉害了。

  风灵师太却稳稳地站在那里,嘴角还是带着一抹悲天悯人的笑容。

  乔辛夷对师太未说话的话甚感兴趣,不过却又直接被卓天雄拉着离开了。

  “人的一生有着太多的变数,哪里就是师太几句话就是可以判定得了的,我相信只要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就一定是可以得到想要的结果!好了,我们快点走吧。”

  说着卓天雄也不管乔辛夷愿不愿意,直接就是拉住了她的胳膊,往山下走去。

  乔辛夷也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卓天雄离开,最后还是抱歉地朝着风灵师太福了福身子,才转身离开。

  “将军,你为何要这么急……”乔辛夷也是看不懂卓天雄了,这位风灵师太也是这么好,可是看着将军就是不怎么看好人家,也幸好师太是个得道高人心中并不会计较这些。

  “我们还有任务,不能耽搁了。”卓天雄的声音远远地顺着空气传过来。

  徒弟看着已经慢慢离开的两个人,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解,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师傅一定是要过来,就是为了和他们说这些奇怪的话不成。

  “师傅,这两位施主真的是有着几世的情缘啊?”徒弟好奇地问。

  风灵师太微微摇头,眼中也是不由带上了浓浓的可惜,清淡的声音响道,“虽有几世情缘,却偏偏这世没有缘分。”

  徒弟不由心中惊讶,她刚才看着那位女施主和男施主之间的互动,可是可以感受到他们之间脉脉的感情,竟然是没有缘分走到最后吗?

  “师傅,他们……”

  风灵师太轻轻点头,“就是这样,你以后见到那位女施主就多照拂一番吧,也真是一对可怜人。经历了这一世的苦难,以后会有更好的结果,这就是因果。”

  徒弟重重点头,“师傅,您放心吧,徒儿记住了便是。”

  听到这话,风灵师太这才是收回了远眺的目光,脸上已然没有了其他的任何表情,就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好了,我们也是快点吧,不然上山就要晚了。”

  这边下山而去的乔辛夷和卓天雄两人却也是因为刚才这位风灵师太的话,心中各自产生了完全不一样的想法。

  卓天雄转头看向乔辛夷的眸子中间带着坚定,“辛夷,不管发生什么,我卓天雄这辈子都是认准你一个人了!”

  乔辛夷哪里有不明白卓天雄感情的道理,重重地点头,“我心如是。”

  时间似乎也是过得飞快,转眼上次珍妃娘娘护国寺祈福归来之后又是有了小半个月过去了。

  这中间宫里也是发生了很多的事情,珍妃娘娘从护国寺回来之后便是在富太医的诊断之下诊出了喜脉,这可是说是光绪帝皇上的第一个孩子,龙心大悦,不说珍宝阁受到了多少的赏赐,就是连一同随着珍妃祈福归来的手下人都是给了不少的奖励。

  一时之间,宫中也是因为珍妃娘娘怀上龙种之事,掀起了不少的风波。

  因为珍妃之前就是靠着乔辛夷的汤药来养胎,如今这个胎儿已经是稳定下来了,才是宣布了出来,珍妃自然对于乔辛夷又是赏赐了不少东西。

  这一日,卓天雄一早就是跟皇上请了一天的假期,说是自己身体不舒服,光绪帝谅解卓天雄不易,还是特意允了卓天雄休息三天。卓天雄却是婉谢了皇上的好意,只要一天休息的时间便可。

  乔辛夷听到卓天雄竟然因为生病,都没有去营地练兵,心中担心不已。

  小翠看着乔辛夷从早上听到消息之后就是心神不定的样子,索性接过了乔辛夷手上的活,“辛夷,你也不要太过于担心,卓将军的身体一向都很好的,等会将军府肯定会派人来找你过府诊脉,你一看便知了。”

  小翠这话刚落,卓立便已经是奉命而来,来请乔辛夷到将军府给将军诊脉了。乔辛夷心中紧张卓天雄的身体,一点都不耽搁,连忙带上了医药箱,便和卓立离开了。

  乔辛夷紧紧地锁着眉心,一脸担心地问,“卓立,将军到底是哪里不舒服,我前两天还看着他挺好的,怎么会……”

  “辛夷姑娘,不用太过于担心,我们将军的病并没有那么严重,你到了将军府看了便是明白了。”

  卓立也不敢多说什么,一来这是宫里,人多眼杂的一个不小心被别人听到了什么来编排卓将军就不好了,二来自然就是卓天雄的交代了。

  有了卓立这话,乔辛夷这心中却还是一点都放心不下来,微微点头,脚下的步子也是不由更加快了,就好像是带着风一样,就是连卓立都是要差点跟不上了。

  等到乔辛夷到了将军府,才发现将军早已经是屏退了众人,只吩咐到时候只让乔辛夷进到他的院子去就好。

  “辛夷姑娘,我们将军就是在院子里面,我就不进去了。”

  说完卓立也是转身离开就留下乔辛夷一个人,这下子乔辛夷心中更加疑惑了,无意识地握紧双拳,心中紧张不已,莫不是将军是得了什么不好的病!

  一直积蓄在眼中的泪水也是开始不断在眼眶里打转,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这才鼓起勇气,推开院子的门,走了进去。

  卓天雄一个人背对着她站在那棵大榕树下,整个人似乎都是带上了一丝萧索的感觉,乔辛夷心中一疼,压在心中的紧张和担心都是一下子喷涌而出。

  “将军!”

  卓天雄转过头对上乔辛夷紧张的目光,看着他心爱的小人儿这个模样,一颗心也都是揪了起来。

  “辛夷,你这是怎么了?”

  卓天雄举步便是朝着乔辛夷走去,三步并作两步,眼中不由升起一股寒气,气势逼人,“可是谁让你受委屈了,告诉我!”

  那一脸认真的模样,绝对是只要乔辛夷说出一个人名,他就是要去帮她给报复回来,他卓天雄放在心中的女人又怎么能够被别人给欺负了去!

  乔辛夷紧张地观察着卓天雄的情况,生怕自己是错过了一点迹象,紧紧地蹙着眉心,“将军,你可是哪里有不舒服,我帮你瞅瞅!”

  看着卓天雄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乔辛夷那一颗紧张不安的心略微轻松了点,不过心里还是放不下心来,直接拿起卓天雄的右手,食指搭在手腕上给对方诊脉。

  乔辛夷这般焦急担心的动作,让卓天雄嘴角微微一勾,自然也是明白了这个傻丫头为何如此一脸担忧,她这是在担心他的身体呢!

  男人执起她的手,低哑的声音便是在乔辛夷的耳边响起,“辛夷,我没有什么事情。”

  两人本来就是靠得极近,卓天雄右手一揽,直接把乔辛夷一整个人都是带入怀里,眼中还带着浓浓的笑意,温柔缱绻,“辛夷,可是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不?”

  乔辛夷刚才一个搭脉,相信了卓天雄的身体并没有大碍,总算是放下了悬在心中的大石头。如今面对卓天雄这个问题,眼中也是不由划过浓浓的疑惑,“今天已经是腊月十二了,再过上几天就要过年了啊!”

  “还有呢?”

  “还有今天可是有什么大事?”乔辛夷摇头,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卓天雄宠溺地摇头,抬手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真是他可爱的小丫头,“我们的辛夷似乎真的是忙得连自己的生辰都是忘了啊!”

  “我的生辰?”

  乔辛夷一怔,下一秒就恍然大悟。

  也是完全就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就是她的生辰了。

  腊月十二,可不就是乔辛夷的生辰,自从进了宫一步步成为医女之后,乔辛夷就再也没有过过生辰了,自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看着乔辛夷傻愣愣的样子,卓天雄笑出声来,食指轻轻地划过女孩那挺直的鼻子,眼中难是柔情和宠溺,“生辰快乐!希望以后的每一年我都可以陪着你度过。”

  乔辛夷心中一动,眼中有着晶莹的水光闪烁,她这辈子到底是何德何幸,竟然能够得到卓天雄这般的宠爱!

  “将军……”

  乔辛夷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哽咽,眸光闪动,心中感慨万千,有些太多想要说的话,可是到了嘴边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卓天雄自然明白乔辛夷的心意,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面透着缱绻无尽的温柔,似乎就是要把乔辛夷一整人都是沉浸其中。

  “我们还需要说这些吗?走,来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卓天雄直接牵起乔辛夷的手,另外一只手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变出了一枚发簪,轻轻地放在乔辛夷的手上。

  乔辛夷的注意力立刻便被这簪子给完全吸引住了,发簪是白玉的,做工并不是很精细,不过入手却是极为舒服的,上面雕刻着一朵漂亮的辛夷花!

  如果仔细看的话,发簪的上面还是镌刻着几个小小的字迹——辛夷吾爱。

  乔辛夷看着手上的玉簪,惊讶地抬眸看向卓天雄,“将军,这是你做的玉簪吗?”

  卓天雄在她的眼中就是一个大英雄,就是他记得她的生辰这一点就已经是让乔辛夷欢喜不已了,这个意味深长的玉簪更加是不一样了!

  卓天雄嘴角一勾,手指轻轻地抚过乔辛夷的长发,“你喜欢就好,这个做的还不是很精致,下次给你做一个更好的!”

  一个舞刀弄剑的大将军竟然能够为她做到这个地步,乔辛夷完全可以想象,卓天雄到底是要花上多少的时间和精力,才是能够雕刻出这么一根漂亮的玉发簪!

  对于乔辛夷来说,这一切都是价值连城,什么都是换不来一个男人这般的用心。

  眼中的光芒闪烁,眼泪控制不住地掉了下来,落到卓天雄的手心,让男人疼惜不已。

  卓天雄也没有哄女孩子的经历,看着乔辛夷竟然是掉了泪珠儿,一颗心都是揪了起来,完全不知道是要做什么才好。

  轻轻地把乔辛夷搂进自己的怀里,“乖,不要哭,今天这么特殊的时间,哭了就不好看了……”

  卓天雄只能轻轻抬手用指腹擦女孩脸上的泪珠儿,可是他越是这么的温柔,就越是让乔辛夷眼中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地往下掉。

  终于是等到乔辛夷也是把情绪给缓和过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都已经是变得有些发红了,瓮声瓮气的声音,更是带上了点点的诱惑,“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这要我要怎么办呢……”

  乔辛夷自己也是不记得到底是有多久没有哭过了,她所有的感情,在进了宫之后都是被掩藏了起来,这次却彻底地释放了出来。

  卓天雄手指轻轻地划过乔辛夷柔滑的小脸,手上细腻的触感更加是让他不忍心放开,听到怀里的小女人难得小孩子的模样,这一颗心更加是软得一塌糊涂,低声笑了起来,“我不对你好,可是要对谁好啊!”

  这是他这辈子认定的女人,他早已确定此生就是她了,永远不会辜负乔辛夷的心意!

  哭过之后,那一双秋水怜眸更加是清澈明亮,黑色的瞳孔里满满的都是装着卓天雄的模样。

  一颗心不规则地跳动着,在男人的注视之下,就好像是马上就是要从胸膛里跳了出来,直接蹦到卓天雄的身上,用一颗赤诚之心来回报男人的感情。

  乔辛夷不由想,自己就这样陷进去了,不过却也是幸福不已。

  卓天雄也是能感受到乔辛夷传来的浓浓的感情和爱意,嘴角的笑容也是不由越发深了,“我帮你把玉簪戴上吧。”

  乔辛夷轻轻点头,把手中的那一根玉簪交到卓天雄的手上,卓天雄拿过玉簪目光落到乔辛夷那一头漂亮的青丝上面,选了一个位置,轻轻地为她戴上。

  “真是好看极了!”

  也不知道卓天雄到底是在说乔辛夷长得漂亮,还是在说这跟玉簪漂亮了。

  卓天雄绝对是一点都不吝啬夸赞之情,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乔辛夷,墨色的眸子闪着璀璨的光芒,让乔辛夷脸上的红晕越发散不开了。

  女人垂着脑袋,一脸娇羞,一张小脸就好像是要烧起来一样,完全不敢对上卓天雄那璀璨的目光。

  “辛夷,想不想看舞剑?”

  卓天雄看着乔辛夷那一张都是要红得滴出血来的小脸,知道不能再逗她了,不然就是要把他的小乖乖给吓跑了就不好了。

  “舞剑?”乔辛夷眸光一亮,她还是没有看过舞剑呢,却也是忘记了刚才的羞怯,一脸期待地看着卓天雄,重重点头,“将军如果要舞剑的话,辛夷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我来抚琴助兴吧。”

  “如此甚好!”

  卓天雄从书房里拿出自己最爱的宝剑和琴,把琴帮乔辛夷放好,乔辛夷看着他轻轻一笑,白皙双手落在了琴弦上。

  下一秒,动听的琴声便在她指间流了出来。

  伴着乔辛夷的琴声,卓天雄舞起剑来,他这也是第一次舞剑,从来都是用来上阵杀敌的宝剑,如今却是被卓天雄用来舞剑来博得美人的欢心,也不知道别人知道后会有什么想法了。

  两人第一次合作,不过却也是默契十足。

  夜。

  “辛夷,你看这烟花好看吗!”卓天雄早就是准备好了今天晚上要放的烟花,一个个点燃在空中绽放开来的烟花,刹那间照亮了一整个黑色的夜空。

  今夜这美丽的烟花只为一个人照亮,也是温暖了乔辛夷的心。

  乔辛夷仰着脑袋,看着天空中一个又是一个绽放开来的绚丽多彩的烟花,就好像是燃烧开在天空中的鲜花一般,绽放着夺目的光彩,五颜六色的色彩,都是照的让人下意识都是睁不开双眼。

  卓天雄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乔辛夷不会知道,天空中那明亮灿烂的烟花却是一点都不及她脸上明媚的笑颜。轻轻地搂过女人的细腰,把小小的人儿一整个圈进自己的怀里。

  乔辛夷并不反抗,在自己爱的人面前,时间好像是永远都是不够用的一样,他们这都是在一起单独待了一整天了,可是却还是要感叹时间过得极快,这都是已经是晚上了。

  只恨时间过得太快,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就此静止下来,他和她就这样静静地彼此相拥。

  “好了,有没有什么想要吃的东西,都一天也是没有好好吃什么东西了,我去给我们今天的小寿星煮长寿面吧!”

  卓天雄心里可还是记得今天是乔辛夷的生辰,自然是不能不吃长寿面的。

  还不等乔辛夷反应过来,卓天雄已经拉着乔辛夷的手,来到了院子里面单独设置的小厨房,厨房一早都是准备好了,今天的这碗长寿面当然是要亲自动手做才有意义。

  看着他笨手笨脚的样子,乔辛夷也是不由掩唇笑了起来,主动抢过卓天雄手上的活,嘴角微微一扬,“这做长寿面的活还是让我来吧,明年的今天辛夷再是吃将军做的长寿面可好?”

  卓天雄也不推辞,在做面这方面他还真的不是很擅长,“好,那明年我来做。今天我也是有了口服,可是吃到小寿星亲自做的面了。”

  人生中最大的幸福不就是如此,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他洗手作羹汤,面前炊烟升起,袅袅的白烟就好像是给乔辛夷这身上也是披上了一层飘渺美丽的薄纱一样。

  等到用完晚膳,卓天雄依旧控制不住心头的感情,紧紧地环抱住面前的小女人,低哑的声音就好像是一坛开封了的陈酿,乔辛夷还没有喝酒就已经是沉醉其中了。

  “让我抱抱你,我们去看星子。”

  卓天雄话音一落,抱着纤瘦的小女人,纵身一跃,直接坐到了卧房上面的屋檐上。乔辛夷心中微惊,“啊”的一声,紧紧地圈住卓天雄的脖子,小鸟依人地一整个人都是缩进了卓天雄的怀里。

  “哈哈,不怕,这不已经到了。”卓天雄轻轻拍了拍乔辛夷的肩膀,“你看,今晚的星空也很美。”

  乔辛夷靠在卓天雄的怀里,身边有着这个男人,心中却也是神奇地平静了下来,不再感觉到害怕。

  轻轻地从卓天雄的怀里探出脑袋,学着卓天雄的模样,微微仰头看向黑色的夜空。已经是入冬的天气,空气中也是带着点点微凉,干燥的风拂过耳畔,却是一点都不觉得冷。

  “嗯,今晚的夜空好像是比平时的时候都是多得多,也很是明亮呢,不如我们一起数数这天上到底是有多少星子吧!”

  乔辛夷来了兴致,竟然也是想要数星子。

  “好,那我们就一起来数数这天上到底是有多少星子!”卓天雄微微勾了勾嘴角,对于乔辛夷的话从来就是这么纵容着。

  一颗,两颗,三颗……

  数着数着,等到卓天雄转过头来的时候,自己身边的这个小丫头也已经是靠着卓天雄的肩膀,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卓天雄目光微动,眼中带着浓烈的柔情和宠溺,肩膀一动也是不敢动,就怕是吵醒了身边的小人儿。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就已经是足够了。

  乔辛夷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嘴角不勾起一个灿烂的弧度。小丫头浑然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里,轻轻扭动身子换了一个动作,便是在卓天雄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小脑袋从肩膀上滑了下来,枕在卓天雄的腿上,安静下来。

  夜风习习,卓天雄虽然担心会惊扰了乔辛夷,不过却也不能让乔辛夷这么在冷风中睡着,轻轻地怀抱着睡梦中的小女人,小心翼翼地纵身从屋顶上飞了下来。

  这全程竟然是一点声音都是没有,看着怀里安睡着的辛夷,心中松了一口气,抱着怀里的小女人小心翼翼地走进了自己的卧房。

  卓天雄抱着乔辛夷一步一步朝着卧房的方向走去,乔辛夷其实早就是在卓天雄抱着她从屋檐上跳下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卓天雄而已。

  轻轻地把怀里的小女人放到床上,眼中满满的都是温柔和宠溺,手指轻轻地划过女孩光滑的小脸,那脸上带着一点漂亮的粉晕,真是好看极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215.缘进:出征,别离-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