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12.缘进:书信,相约-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11.缘起:送礼,表白-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有了卓天雄特别派人送来的的狼皮氅子还有银丝炭,乔辛夷这一晚上也睡得极为稳妥,早上醒来之后心情也是格外精神抖擞。

  想起昨晚盖在她身上那柔软的氅子,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心中升起一股满足来。很温暖很欣慰,似乎是可以直接抵达心底的温暖一般。

  “辛夷,你这一早上醒来,嘴角的笑容就是没有退下来过了,真是甜死人了!”小翠眉梢一挑,看着乔辛夷那一脸灿烂的笑容,这心里都是真心为她高兴。

  “好了,不要多说啦!”乔辛夷被小翠这么给揭穿了心事,脸上的那抹娇羞的红晕也不由更加深了,“快点收拾好东西,我们也该忙起来了。”

  乔辛夷避开小翠按灼灼的目光,装作一脸镇定的模样,自顾自地收拾起手上的东西。

  “哈哈,好了好了,我不说你了,看着你这脸也是越来越红了,估计着再红下去,你都可以直接用你这小脸袋来煮药了!”

  顿了一下,小翠又道,“辛夷,你其实也是喜欢卓将军吧,我们医药房里大多数的姐妹这心里都是喜欢卓将军呢!没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被小翠这么一说,乔辛夷这脸上的热度倒也是散开了几分。不由看了一眼其他的人,幸好并没有其他人有注意他们这边的情况。

  “嗯,卓将军人很好,我们大家都喜欢他。”

  不知道怎么的,现在听到很多人都是心中喜欢卓天雄,乔辛夷这心中不由划过一丝莫名的不喜。敛去心中不快,甩开心中这种想法,却也是不自觉对自己也是不自信了。

  “我们也只能就是在心中想想了……”

  小翠可不同意乔辛夷这话,不赞成地看向乔辛夷,“这话可不对,我倒是觉得卓将军对辛夷你可是不一样的。你可是救了卓将军的医女,两人之间的感情就不一样!这次卓将军还特别派人给你送了礼物,说不定之前我们医药房姐妹们收到的礼物还都是因为你呢!”

  这次还真的是不得不说,小翠真的是误打误撞猜对了卓天雄的心里。

  乔辛夷脸上一红,小翠这话让她心中一跳,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便是要溢出来一样。

  “小翠,你这话可不要在别人面前乱说,我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影响了卓将军的名声就不好了!”

  小翠连连摇头,目光看到了正在朝着医药房走来的身影,抿嘴一笑,“哈哈,好好好,我不说了,这不是人家都是来找你了,我就不在这里找你讨厌了。”

  还不等乔辛夷反驳,卓立的声音便是从后面响了起来,“辛夷姑娘,又是要麻烦你了!”

  乔辛夷不由回过头来,收敛起脸上的娇羞,微微颔,“卓立,是卓将军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不自觉便是想到前日卓天雄派人来请她过府去诊脉却是被她给回绝了,莫不是将军身体不爽利。

  心中不由一急,说话的语也是快了起来,“可是卓将军……”

  感受到乔辛夷对自家将军的关心之情,卓立心中也是越肯定这位辛夷医女这心中也肯定是对将军有情的了,“辛夷姑娘不用担心,不过我们家将军的病症也就只有辛夷姑娘来医治了。”

  这话说得不由让乔辛夷这心里更加紧张了,下意识拉住了卓立的胳膊,“将军到底是怎么了?那我们还是快点去将军府,我去给将军看看,这身体可是大事!”

  被乔辛夷给拉住胳膊,卓立这不敢再保密了,“辛夷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乔辛夷哪里有不依的道理,这心里都是被卓天雄的身体情况揪心着,回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点头,“那我们外面说话吧!”

  看了一眼四周也并没有什么人,卓立微微松了一口气,偷偷把将军的东西拿出来给辛夷姑娘看。

  这种事情当然是要背着点其他的人,不然卓将军的一世英名可真的就是要没了,如果是牵连了辛夷姑娘的清誉,卓立绝对相信自家将军绝对不会放过他!

  “卓立,将军到底是怎么了?这里并没有什么人,你快点说吧!”乔辛夷这心里都是要急死了,卓立越是这样遮遮掩掩的,乔辛夷心里愈紧张。

  再次确定一遍周边真的是没有其他人经过,卓立这才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衣袖里面把之前带出来的卓将军写的情诗交给了乔辛夷。

  乔辛夷接过那几张宣纸,眼中不由划过一丝疑惑来,“这是什么?”

  “辛夷姑娘,这就是我们将军的病症了,你看过之后便是能够明白了!”卓立嘴角微微一勾,鼓励地看着乔辛夷,“辛夷姑娘,你不打开看看么?这样我也好给我们将军回个准信。”

  乔辛夷心中着急,也没再犹豫,打开了手里的宣纸,卓天雄刚劲有力的字迹一下子便是映入眼帘。

  上面可不就是卓天雄昨天晚上的写的情诗——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这一句句一字字直击心底,乔辛夷不由脸上一红,心中又是甜蜜又是羞涩,心脏在“扑通扑通”地狂跳,就好像下一秒心脏都是要直接从胸口跳出来了一样。

  这哪里是什么病症,分明就是诗经里面表达爱慕相思的诗句!

  乔辛夷眸光一转,眼中升起点点甜蜜,卓将军这些诗句是写给她的?

  “这,这是你们将军的……”

  都已经是到了嘴角的话,乔辛夷这一下子也是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才好了,眼中带着浓浓的羞涩和欢喜。

  看到乔辛夷明显害羞的脸色,卓立心中一喜,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又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们家英明神武的大将军呢?

  光是看着现在辛夷姑娘的模样,就已经能够在心中明白对方的感情了。

  卓立压低了声音道,“这就是我们家将军的症状,我也不知道这上面写了什么,都是我们将军自己写下来的。”

  卓立当做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脸上也是恰当好处地表露出一丝担心。

  “辛夷姑娘,您还是快点给我们家将军开个药方吧,或者我们现在就去将军府给将军诊脉!”

  乔辛夷闻言垂下了脑袋,只觉得自己的脸上都是要烧起来了。

  一想到那宣纸上的诗句,一字一句不断地在心头徘徊,让她心乱如麻。

  目光一转,收敛去眼中的娇羞,在卓立面前也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微微思索了片刻,便已经是有了主意。

  乔辛夷对卓立道,“那你等我一下,我给将军这就是去开个药方,之后你拿给将军便是可以了。”

  “那感情好呢!”卓立连连点头,“辛夷姑娘您快去吧,我这就是在这里等着你!”

  乔辛夷嘴角一扬,快步便是走回医药房里,明白了卓天雄的心中也是对她有意之后,便是这脚步也是轻快了很多。

  右手执笔,拿起笔沉思片刻,便也是有了主意,知道心中到底是要写什么了,眉梢微微一扬,快地在宣纸上写起来。

  含羞草,艾草,白芷,百合,相思豆……

  略微沉思片刻,从怀里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丝帕,白色的丝帕上面因为乔辛夷常年在药炉旁边煮药而带上了一股淡淡的中药的香味。

  乔辛夷嘴角一勾,执笔在丝帕上也是题上了一小诗。

  云母帘闭,沉香扑鼻,防风凉透薄荷裙。熟地情,佳期从容计,思公欢愉可期。

  想要把这丝帕一起交给卓立让他转交给卓将军,手上微微一顿,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最后还是把这丝帕重新折叠好,放回了自己的衣袖。目光重新落到墨迹已经干透的那张药方,眼中不由透出一股欢喜,小心翼翼地叠好,转身走出去,交给等在外面的卓立。

  卓立接过药方,小心地把药方放好,眸光中有明显的期待,看来辛夷姑娘这也是要让他帮忙书信传情了。

  “那就多谢辛夷姑娘了,我这就是拿回去给我们将军看,一定是让将军及时服药,有了辛夷姑娘出马,将军这病也定当是立马药到病除了!”

  听着卓立这话,乔辛夷心头一跳,就好像是被别人给现了自己心底的小秘密一样,垂下眼帘,“你还是快些回去吧。”

  “恩恩,好的,好的!小的这就是回去把药方交给将军。”

  卓立现在是得到了乔辛夷的回复,这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自然也是不再逗留,可是要急着去给卓天雄报信去了。

  看着卓立那兴高采烈回去报信的模样,乔辛夷嘴角不由微微一勾,一双漂亮的秋水潋滟眸中划过点点的喜悦和期待,心中不由便是想到了卓天雄的身影。

  他看到这药方,一定能够明白她的心意了!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就在乔辛夷思想出神的时候,小翠暗中看着乔辛夷的模样,了然地笑了。

  医药房里这么多姐妹心中都是对卓将军心中有着好感,不过就是小翠自己看来,也就只有乔辛夷和将军最为相配了。

  其实如果乔辛夷真的是和卓将军两人最后能够走到一起,这样倒也可是真的说是医药房里的一段佳话了。

  “辛夷,刚才那个是卓将军府上的小厮吧,你这给了人家什么啊!还不快点老实交代,是不是对卓将军表白了?”不得不说小翠这看事情还真的是极为准确,这一猜就是一个准。

  一双晶亮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打量着乔辛夷,脸上还带着一抹调笑的笑容。

  “你这个小妮子,就知道笑话我!”

  乔辛夷别过脸去,不理她。

  将军府。

  卓天雄手里还拿着一本兵书,可是这都已经是过去了一个时辰了,却是一页都是没有翻动过,显然是已经在呆了。

  至于卓天雄这呆的原因,他的心里又到底是在思念着谁,也就只有卓天雄一个人明白了。

  又是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兵书,卓天雄索性丢开书本,抬手揉了揉紧蹙的眉心,心中有一个身影在脑海中不断徘徊,就是想要静下心来都是不成了。

  翠儿看着卓天雄那一脸痴痴念念的模样,心中也觉得有趣,谁能想到他们的将军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天。

  要说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最苦的,如今看着卓天雄的模样,心中似乎也是有了答案。

  翠儿焦急地看了一眼门外,这卓立从早上出去找辛夷姑娘,怎么就是过了这么就都还是不回来!看着将军这样痴痴念念的模样,真是让人着急。

  卓天雄自是不知道他最为衷心的属下,竟然还会这个心思,偷偷藏了他的手稿去拿给乔辛夷看了。

  如果知道的话,恐怕卓天雄可就是更加要紧张得坐立不安了。

  目光落到挂在书房里的那副山水画上面,卓天雄眼前一亮,朗声叫了一声“卓立”,这才是现如今在书房伺候着的竟然是翠儿。

  听到将军召唤,翠儿立马向前一步,解释道,“将军,今天是书房伺候的是奴婢,卓立有事情出府去了。”

  卓天雄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大手一挥,“翠儿,研墨。”

  翠儿自然也是二话不说,小心地走过来研起墨,心中下意识便是认为自家将军又是要准备练字抒情了。

  卓天雄目光一沉,毛笔沾了沾刚刚研好的上等徽上面,稍微思索了片刻,轻轻地抚平面前的宣纸,沉吟片刻,便是在纸上写起来。

  翠儿在一旁认真地研着墨,等到墨水已经是差不多了,看了一眼卓天雄的作品,目光不由微微一滞,这次卓将军竟然并没有练字!

  卓天雄这是在画丹青!

  或许在别人眼中,卓天雄是御前带刀大将军,又是皇上眼中最为信赖的大臣,将军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武夫,不通文墨。然而实际并不然,满人马背上得天下,这一代代都是对拳脚上的功夫很是重视,卓天雄能够成为大将军,自然武艺是十分高强的。

  但是别人不知道的是,其实将军的文采也是极好的,文韬武略便是如此。就是卓天雄平时的时候作的诗,还有那一手漂亮的草书就是让人惊讶无比的了。

  就是这丹青也是极为有神韵!

  这次卓天雄用自己的手中的狼毫,把心中那个美丽的女子的容颜留在自己的纸上。

  乔辛夷的容颜,只要是一闭上眼睛,卓天雄的心里眼里都只有她,哪里会有什么停顿的时候,落笔也是极为沉着快,很快便是在纸上够了出乔辛夷的轮廓来。

  这还是翠儿第一次看到自家将军画丹青,一时之间竟然也是看得痴了。她跟着卓天雄的时间并没有比卓立时间久,在加上平时的时候都是卓立在书房侍候比较多,翠儿也是第一次知道竟然自家将军还有这样一手!

  又是过了一会子的时间,只见卓天雄又是在纸上添上了几笔,终于这次是满意地看着眼前的这副丹青,嘴角微微勾了勾,眼中不由划过一丝温柔,这才放下手中的笔。

  画中的女人有着一张明净素雅的小脸,一汪秋水潋滟的双眸顾盼生飞,娴静地站在那里,却也是给了一种极为舒服的美感。

  这到底是要对画上的美人有多少的熟悉,才能够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是把对方的神韵完全跃然纸上!

  翠儿眼中划过一丝了然,这画上的美人可不就是那日来府上给将军诊脉的辛夷姑娘了!

  在将军的心中,也只有乔辛夷能够勾动她全部的心魂了!

  卓天雄越看自己眼前的这副丹青越是满意,等到墨迹完全干透,手指下意识轻轻地抚摸上画上女人的容颜,眼中满满的都是柔情和宠溺。

  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收拾了东西,转头看向一脸明白的翠儿,嘴角一勾,“翠儿,去裱起来,仔细着点,不用弄坏了!”

  这可是卓天雄放在心中的人儿,当然是一千个一万字小心了。

  翠儿当然这心中也是明白,哪里会有什么不小心的,连连点头,把目光落到卓天雄的手上,看着卓天雄的样子,也是恋恋不舍啊!

  这可是一张丹青,而不是辛夷姑娘本人,这就已经是让卓天雄如此放不下了,这更加是可以看出卓天雄对乔辛夷的重视程度了。

  然而卓天雄完全就是忽略了翠儿眼中的纠结,目光缱绻地看着画上的小人儿,一颗心变得很软很软。

  他什么时候才是能见到那小丫头,也不知道她这两天过得好不好,那狼皮氅子和银丝炭都已经是送过去了,这冬天够不够用,他要不要再是送去些……

  “将军,小的有要事禀告!”卓立一从宫里回来便是急着来给卓天雄来禀告了,将军的终身大事可是比什么都要重要的多。

  卓天雄正是对着那张刚刚画好的丹青沉思,就是这样被卓立给打扰了,不由转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明明眼中什么也没有,黑曜石般的眸子对上卓立,让卓立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翠儿在一旁看着,连连给卓立使着眼色,不过这小子平时挺机灵的,这会竟是楞住了。

  卓天雄目光微微黯了黯,不含任何语气的声音想到,“书房重地,做何如此大声喧哗!”

  翠儿嘴角抽了抽,将军这个样子明显是因为被卓立给打扰了思念辛夷姑娘才是恼怒了卓立的莽撞吧。

  不过这话翠儿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倒也是在心中提了一个醒,以后将军在思念辛夷姑娘的时候绝对不能打扰了。不然就该变成卓立这样了。

  卓立这才是反应过来,连忙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回禀道,“将军,小的给您把辛夷姑娘的药方送过来了!”

  卓天雄不由一愣,“辛夷姑娘的药方?”想不到卓立竟然去找了乔辛夷,眸光骤然一亮,“那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辛夷姑娘的药方拿上来!”

  卓立嘴角抽了抽,连忙从怀里拿出藏好的药方,呈给了卓天雄,“将军,这就是辛夷姑娘给您的药方。”

  卓天雄二话不说拿起卓立手上的药方,“就你小子还比较伶俐。”

  显然将军收到了药方,心情不错,想了想问了一句卓立,“辛夷姑娘可是还有其他交代的,一起回禀上来。”

  卓立细想了想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要说的了,摇了摇头。

  卓天雄早已经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乔辛夷让人送来的药方,目光落到纸上娟秀的字迹,目光微微黯了黯。

  只见那药方上写着:含羞草,艾草,白芷,百合,相思豆。

  其余的竟然什么都没有,就是连每一个中药的剂量都没有写,只是开了药方却没有抓药。

  卓天雄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眉心微蹙,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由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卓立,“你是怎么跟辛夷姑娘说的,她才是给你开了这药方?”

  “将军,我把你昨天晚上练的那些字,给拿给了辛夷姑娘看。”

  卓立这心中也是紧张,就实话实说了,不过将军就是问了这么一句,又是重新转过头,继续看着眼前的药方。

  黑曜石般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药方,心中默念着药方上的那几味药材。

  卓天雄仔细琢磨了一会就明白了这些药方的意思:含羞草代表她害羞,艾草代表爱,白芷代表坚毅,执着以及思念,百合就是百年好合的意思,而相思豆就是更加不言而喻了。

  眸光不由一亮,心中划过浓浓的喜悦,嘴角的笑容也是越深了。

  这世间最让人高兴的事情,不就莫过于我深深思念的那个人她和我一样也是思念着我。

  难掩心中的欢喜,转头便是对卓立说道,“卓立,你这次做的很好!快,准备一下,本将军要去见辛夷姑娘。”

  这之前卓立还在担心,他的行为会遭到将军的惩罚,不过如今看到将军这样喜形于色的样子,也是自心底的为将军高兴。

  卓立连连点头,“好的!将军可需要现在去约辛夷姑娘出来。”

  不用想也是可以猜到,一定也是辛夷姑娘像将军一样,向将军表明了自己的爱慕之心。

  怪不得之前辛夷姑娘会说,将军看到见药方就会明白了。

  这还真的就是治疗将军这相思症的最好的药方。

  被卓立这么一说,卓天雄才反应过来,“不好不好,现在辛夷姑娘应该也要休息了。这么冒昧去打扰她,影响也不好。”

  什么时候他们见过将军这样焦虑不安的样子,如果事情牵扯到辛夷姑娘,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将军既然如此,要不我们明天把辛夷姑娘给请过来吧。”

  “好,你们都下去吧。”卓天雄扬了扬手,让下面的人都退下,目光落到桌面上上的画卷上,眼中满满的都是柔情。

  心中只盼着第二天的够早早的到来,竟是坐在书桌前面,一晚上都是没有合眼。

  而乔辛夷又何尝能够睡得着了,想起卓天雄的表白,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那张白天的时候卓立悄悄给她的宣纸,心中默默重复着宣纸上的诗句。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嘴角微微一扬,心中控制不住的喜悦也是在眉眼中流露出来。

  原来她不是一个人,卓将军和她一样,他的心里也是有她的!

  外面的寒风呼呼的刮着,凄冷的月光照耀在地面上。然而房间里却是一片温暖,两颗心在不同的地方都是燥热不安,带着满满的期待着憧憬。

  辗转反侧,彻夜不眠,说的可不就是这样的情况?

  天才是蒙蒙亮,第一抹阳光开始照耀着这一整个紫禁城,卓天雄已经迫不及待了,提笔快在纸上写下一封信。

  巳时在前门大街的茶楼相见。

  简单的几个字,却已经表露出了他期待的心情,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这个小女人了。

  一颗心就好像是找上了一双翅膀,心心念念的就是围绕着乔辛夷,其他的事情都不用想了。

  “将军,你这是一夜没有睡吗?”卓立进来看到卓天雄如此这般模样,微微一愣,眼中不由划过一丝惊愕。

  卓天雄眸中闪过一丝暗芒,把已经写好的信折好,装进信封里,转头把信递给了卓立。

  “卓立,等会你把这封信去拿给辛夷姑娘。”

  “好勒,保证请您及时送到辛夷姑娘手里,将军您就放心吧。”

  “好了,少耍一些嘴皮子。”卓天雄笑着打了一下卓力的肩膀,换上朝服准备去上朝。

  下朝后,他便可以看到自己想念的人了。

  御药房。

  “辛夷,你今天看着气色不是怎么好呀!这眼圈都是黑了一层了,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小翠一早就是看到乔辛夷那青黑色的眼圈,吓了一跳,不过对上乔辛夷微微上扬的嘴角,心中倒也没有什么担心了。

  眉梢一扬,话中也是带上了一丝调侃,“果然冬天到了,春天也是不远了,你这是在想谁想的晚上!哈哈,一定卓将军吧!”

  被小翠说中了心思,乔辛夷皙的脸上划过一丝漂亮的红晕,斜睨了小翠一眼,“有你这么说的!好了,正好珍妃娘娘宣我去的诊脉,我先去了,不和你说了。”

  看着乔辛夷匆匆离开的样子,小翠掩唇一笑,心中也是替她高兴。

  卓立到的时候他已经晚了一步,乔辛夷这会儿已经是在珍妃娘娘的宫里。

  小翠自是认识卓立的,目光微微黯了黯,便也是猜到了他是来找乔辛夷的了。

  如果说卓将军对辛夷没有感情,小翠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不然将军府怎么会每次都是来找她呢,这医药房里可是其他的医女都在,也并不是非乔辛夷不可的。

  那么卓将军的意思也只有一个了,襄王有意,最好的是乔辛夷对于将军的感情也不一样。

  那样真是一件好事情!

  “你是将军府来找辛夷的吧,辛夷这会儿去珍妃娘娘的宫里了,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辛夷。”小翠对卓立福了福身子,道。

  卓立纠结了一下,看了一眼小翠,最后衣袖里拿出那封信,小心地交到了小翠的手上,“这是我们家将军交给辛夷姑娘的信,”

  卓立目光闪了闪,许是担心会造成什么误会,又是补充了一句,“信里面写了关于我们将军的病症,还请有劳这位姑娘等到辛夷姑娘到的时候把信亲手交给她。”

  小翠微微点头,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你放心吧,等到辛夷回来的时候,我就是把这封信交到她手里,一准不会误了你的事情的。”

  “那就太感谢姑娘了。”卓立松了一口气,对着小翠行了一礼,转身告辞。

  当然,卓立不可能是真的离开了,卓天雄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交代过,让他等在西六门,这样等会直接送一程乔辛夷。

  乔辛夷从珍妃娘娘这边回来就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珍妃娘娘这一胎怀相还是不错,不过这几天开始吃什么都是不得味道,又是让乔辛夷看了很久才是放心下来,所以回来的时候就又是晚了一些。

  刚刚走到药房必经过的西六门,便是看到了卓立的身影,脚下的步子停顿了下来。

  卓立自然也是第一眼看到了乔辛夷的身影,心中不由一喜,下意识便是快步走了过来,“辛夷姑娘,您可是好了,将军就是让我在这里等着您呢!你看了信了吗?”

  乔辛夷迷惑地摇了摇头,“什么信?我刚刚从珍妃娘娘这边回来,还没有看到信。”

  卓立了解,表示理解,不过他也是不知道将军到底是在信里对乔辛夷说了什么。之前将军出来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交代了卓立让他站在这里等候,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了,现在他也只能等着乔辛夷去看了信,才是知道要怎么做。

  “辛夷姑娘,我把将军给您的信放在药房的另外一位叫小翠的医女手上,你先回去,将军说您看了信之后便会明白了,我就是在这里等着就好。”卓立也是急忙把将军交代的事情给说了清楚。

  乔辛夷颔,“那好,那我先回医药房,卓立也恐怕还是要等等了。”

  等到乔辛夷一回到医药房,小翠便是立马把刚才卓立交给她转交的信拿了出来,“辛夷,这是将军府给你的信,还不快点打开看看,我看那个小厮心里挺着急的。”

  之前就已经是在西六门见过卓立了,这会乔辛夷心中也没有疑惑,对着小翠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小翠,麻烦你了!”

  小翠嘿嘿一笑,“放心吧,他交给我信的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我不会说出去的。”

  “恩恩,谢谢小翠。”乔辛夷听了这话,松了一口气,她和卓将军两人之间的牵扯,到底还是不宜让其他人都是知道。

  乔辛夷现在是御药房的医女,算是宫中的宫女,而卓天雄是御前大将军,一个宫女,一个外臣,私信想通到底是不被容许的。

  乔辛夷打开信件,卓天雄刚劲有力的笔迹便是映入了乔辛夷的眼帘:巳时在前门大街的茶楼相见。

  心中陡然一跳,他也是像她这样想要见到对方呢!

  “哈哈,辛夷快点说说,信上可是说了什么,是不是卓将军……”小翠不由抿嘴一笑,光是看着乔辛夷那喜不自禁的模样,便也是大致猜到了应该是什么好事吧。

  不由转过身子,脸上还带着点点可爱的红晕,“没有什么事情了,就是昨天给将军开了一剂药方,现在将军是把喝了药之后的效果写给我让我知道!”

  就算是熟悉的小翠,乔辛夷也不会真的是把什么事情都是告诉对方,这件事情到底还牵扯着卓天雄。一个不好,就是会影响了卓将军的前程,她一个小小的医女是没有多少关系,而卓天雄就不一样了。

  乔辛夷虽然是身在后宫,对于前朝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不过却也是明白朝堂上的风起云涌。就是一个小小的后宫,就他们一个小小的医药房都是有阴谋算计,更何况是一整个朝廷了。

  她一直都知道,卓天雄很得皇上的信任,但是这种信任也同样代表着危机。这朝堂之上,可是有很多太后娘娘的人,恐怕是对于卓天雄手上的兵权也很是忌惮。

  如果因为她的原因,让卓天雄的政敌有了攻击他的理由,那么乔辛夷是怎么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经过李半夏的事情之后,不得不说乔辛夷也是快地成长起来,对于别人也不由长了一个心眼。人心难测,不得不防。

  小翠心中了然,也不逼她实话实说,“好!有了辛夷你的治疗,卓将军一定是药到病除!”

  乔辛夷小心翼翼地把那拆开的信件藏在自己的衣袖里面放好,“小翠,我还有事情,就先出去一趟。”

  想到信件上约定的时间,想必这个时候,卓天雄已经是在前门大街的茶楼等着她了吧,眉宇中也是带上了一抹焦急。

  

[读者须知]:下一篇:213.缘进:私会,共骑-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