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10.缘起:偶遇,相送-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09.缘起:承认,赐死-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回到药房,看到富太医在,乔辛夷轻轻走进去,犹豫了一下,五指下意识微微收紧,执拗地看向富太医,“师傅,我有事情想要拜托您!”

  “嗯,你跟我到外面来。”

  富太医率先一步走出了药房,随后乔辛夷也是跟了出去。

  富太医已经听说了之前在太后娘娘的体和殿里,他这个傻徒弟竟然还想着要给陷害了她的李半夏求情,结果直接触怒了太后,差点就是连自己一起丧命了。

  一想到这点,富太医脸色就不是很好看,他怎么就带出来这么一个心慈手软的小徒弟?

  可是偏偏,又舍不得呵责她。

  “你没事就好,听说太后娘娘罚你去抄写经书了?”

  乔辛夷轻轻点头,“这次也有辛夷的责任,如果我能早点发现断肠草,金毛也不会死,半夏也不至于……”

  说到此处,一想到已经被处死的李半夏,乔辛夷也是不由心生悲哀。

  顿了一下,她朝着富太医跪了下来,“师傅,这次半夏已经是知道错了,恳请师傅出面替半夏找个地方,让她死了也有个安稳的归宿,但愿来生能投个好人家。”

  “这就是你刚才想要拜托我的事情?”富太医忍不住连连摇头,原本以为乔辛夷是会担心自己抄写不完经书,想要在药房请假一段时间,却不想是要为李半夏的事情而来。

  “嗯,这就是我想要拜托师傅的事情了!”乔辛夷祈求的目光看向富太医,“师傅,这次您就帮辛夷这一次吧!”

  “好了,我心中记下了,会给她收尸的。”富太医显然也是不想要再多说什么了。“你先回去吧,我记得了。”

  这次也算是李半夏运气好吧,能够遇到像乔辛夷这样不计较的小丫头,富太医也是不由被乔辛夷的这番心胸给折服了。

  看着乔辛夷得到他的承诺,一下子放松的模样,富太医又气又好笑,着实有些无奈了。

  也罢,也算是李半夏最后还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没有把乔辛夷给牵扯进去,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富太医心中也是有了几分怜惜之情。

  太后娘娘爱犬死亡的事情随着李半夏的主动请罪而尘埃落定了,似乎一切都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然而对于乔辛夷来说,并不是这般简单的完结。

  金刚经是佛教经典著作,也是字数最多的一本经书之一了。

  让一个人在十日之内抄写完一百遍金刚经,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任务,更何况这是太后娘娘准备供奉在佛祖面前的经书,自然是一点错误都是不能有了。

  只要是稍微有点错误,这便是不能用了,自然又是要重新抄写过,可想而知这一百遍经书到底是要多么的困难和艰巨!

  小翠和乔辛夷住在一个房间,看着乔辛夷白天要负责药房的事情,每天煮药煎药的,还时不时会被宫里的贵人请去诊脉,这一天下来就已经是极为忙碌辛苦了。

  可如今一到晚上,乔辛夷还是要赶着抄写佛经,这么下来,怕是铁打的人儿也是要支持不住了。

  小翠有点心疼乔辛夷,上前看着乔辛夷那工工整整的字迹,叹息一声,“辛夷,你休息一会吧,不然你这个身体也是要支持不住了呀!你看着你都是有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这样下去你首先就是要支撑不住了!”

  昨晚她睡下的时候乔辛夷正在抄写着佛经,等到她一觉醒来的时候,乔辛夷仍然伏在案桌前,继续抄写着佛经!

  这是一天一夜都没有睡觉休息了!

  乔辛夷并没有停顿,最初的时候她抄写佛经还总是不顺,总是要重新抄写过,现在已经好多了。

  “小翠,你先去休息吧,我趁着这会再多抄写几份,不然十日之后又要怎么交得出佛经呢?”

  “可是你这个样子,身体都是要累垮了。不如你休息一下,我来帮你抄吧?”小翠微微蹙眉,打心底里心疼乔辛夷,便是提出来帮忙。

  乔辛夷果断地摇头,脸上划过一丝淡笑,“我也想接受你的帮忙,不过我们两个人的字迹完全不一样,这太后娘娘一眼就是可以看出来了。我只能自己抄!”

  “唉……”一声轻声的叹息在黑夜之中显得尤为的清晰了。

  将军府。

  “将军,您怎么有心情开始练字了?”卓立看着卓天雄案桌前随意地放着一张又是一张练过字的宣纸,不由心中好奇,并且卓天雄明显是在模仿另外一张纸上的字迹。

  卓天雄目光并没有从那张纸上挪开,手上仍是抓紧着时间来练习这纸上的字迹。原本卓立都以为自家将军是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了,却不想卓天雄突然说道,“卓立,你去派人再去收集几张乔姑娘的字迹去。”

  卓天雄的身上只有乔辛夷上次留下的那张药方,这没多少字,还不能让卓天雄参透乔辛夷字迹的奥秘。

  原本以为不过就是一个小医女的字迹,清秀的小楷,可是这其中却是有着独特的傲骨,就像是乔辛夷这个人一样,风骨铮铮,想要彻底地模仿成功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乔姑娘?”卓立眉心一拧,一时之间竟然还没有想到卓天雄口中指的到底是哪位乔姑娘,“哪位乔姑娘?”

  “自然是药房的乔辛夷,乔医女了!”卓天雄嫌弃地瞥了一眼愣住的卓立,对卓立这番反应力有些不满了。

  他又怎么会在意除了乔辛夷以外其他的人?

  “好了,快点去,还站在这里磨蹭什么!”

  被桌天雄给撵了出来,卓立心中还是惊讶不已,想不到自家将军这几天一直模仿练习的字迹竟然就是乔辛夷的字迹。

  不由轻叹一声,只要是明眼人都是可以看出卓天雄对乔辛夷的感情了。

  乔辛夷是药房的医女,想要弄到乔辛夷的字迹也是比较容易的事情,卓天雄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摆放在自己案桌前面的字,粗糙的手指不由轻抚着那柔软的宣纸,嘴角不由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来。

  字如其人,卓天雄好像是看到乔辛夷这一个人便是站在他的面前一样。

  距离太后规定的上交佛经的最后三天。

  只听得卓天雄的书房里传出一声畅淋漓的大笑声,卓天雄终于是完成了佛经的抄写。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一遍又一遍的金刚经,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目光微微黯了黯。

  原来喜欢上一个人,在意一个人便是这样的感觉。

  卓天雄心中怜惜乔辛夷的辛苦,自己也是这样不眠不休地抄写佛经,却是一点都是不觉得累。

  只要是一想到他越是多写一点,便是可以替乔辛夷多分担一点,这般这个小丫头就可以多休息一会,卓天雄又精神十足了。

  “恭喜将军终于完成了抄写。”卓立站在一旁由衷地替卓天雄高兴,心中希望辛夷姑娘能够明白自家将军的这一片辛夷才好。

  卓天雄微微点头,嘴角的笑容不禁深了深,“本将军出去一趟。”

  看着桌天雄兴冲冲地出门,根本就不用想便是知道他这是要去哪里了。

  卓立心中一叹,什么时候将军出门还会像是这样还说道一次的,将军也是喜不自禁了。

  药房外。

  乔辛夷原本就还在给珍妃娘娘的中药熬着,便被卓天雄给请了出来,卓天雄也不多话,直接往她的手里塞上了一包袱的东西。

  “将军,这是什么?”乔辛夷傻愣愣地看着自己手里多出来的东西,下意识就想要把东西给还给卓天雄了。

  卓天雄瞧着乔辛夷的目光里满是温柔,眉梢微挑,“辛夷姑娘,你打开看看,这说不定是你现在最为需要的东西了!”

  被卓天雄这么一说,乔辛夷心中好奇了起来,眼中不由划过一丝不可思议的亮光,莫非这里面是……

  在卓天雄鼓励的目光之下,乔辛夷也是打开了包袱,果然里面一张张叠的工工整整的宣纸上面都写满了金刚经!

  而且,这不是自己抄写的吗?

  笔迹一模一样!只是她抄写的怎么会在这里?

  不对,这不是她抄写的这是?

  卓将军抄写的?

  “将军,这!”

  乔辛夷抱着包裹的双手微微颤抖,看向卓天雄的目光带上了点点水汽。

  卓天雄嘴角微微一扬,脸上的笑容也是越发的灿烂了,只要是乔辛夷喜欢就好,“辛夷姑娘,收下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他做这么多事情从来就不是要乔辛夷的感激,想到这么多了,便就是这么做了,根本就不需要其他多余的话来。

  看着卓天雄匆匆离开的背影,乔辛夷还来不及说出口的谢谢飘散在空气中。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心底好像是被硬生生撕开了一个口子,冬日的阳光被照耀进来,瞬间温暖了一整个心脏。

  一遍遍看着那些佛经,乔辛夷心中惊讶不已,这抄写的佛经竟然真的是和她的字迹一模一样,就是连乔辛夷自己都是分辨不出来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用了多少时间才是写出了这么多的金刚经?

  心底感觉甜甜的。

  卓天雄转过身子匆匆离开,谁也没有看到他嘴角不经意间扬起的笑容,带着一丝憨厚的傻气。他不需要乔辛夷的感激,只要就是看着这个小女人好好的就已经是满足了。

  谁能想到向来精明,在战场从来就不吃亏的卓天雄卓大将军竟然会在感情面前就变成了一个傻大个了。

  一晃眼又是好几天过去了,乔辛夷能够及时交上太后娘娘交代的佛经,让太后心情大好,便也不再追究乔辛夷的事情了。

  这天正好就是富太医有交代下来让乔辛夷和负责药房采办的公公一起出宫,看着药房里这年底还缺着些什么东西,便在这次采购中一起添置了。

  一晃眼要到了年底,各种药品之类的也是要准备齐全了。

  乔辛夷从药店里出来,总算是把药房所缺的东西都是一一购买好了,心中不由一松。

  负责这次采办的小太监也是经常受到富太医的照拂,自然与这位乔医女关系不错。目光微微转了转,现在时间也还好,女孩子家的都是对衣服首饰很感兴趣,难得有机会出宫,他也是愿意卖乔辛夷一个面子。

  “辛夷姑娘,看着天色还早,药房要采购的东西都已经是齐全了,后面的东西我小桂子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了。你难得出一次宫,可以自己到处转转,等到未时的时候我们在西六门汇合就行。”

  小桂子公公这话绝对是说到了乔辛夷的心里去了,她原本就是想着能够趁着这次出宫的机会去办一件事情。

  乔辛夷眼前一亮,朝着小桂子福了福身子,嘴角微微一扬,“那就多谢小桂子公公了,就此别过,等到未时再一起回宫吧。”

  小桂子之前就已经是看出乔辛夷的心思了,自然是连连点头,“辛夷姑娘去吧,如果晚上一些也没有关系,难得出一次宫,我小桂子会在西六门等你的。”

  卓天雄也正好今天休沐,带着卓立两人在走在街上,目光自从看到乔辛夷之后便也是再也挪不开了。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莫名的窃喜,嘴角的弧度也是越发的深了。

  “爷,那不是辛夷姑娘吗?”卓立心中明白自家将军心中对于这位辛夷医女可是不一样的,看到乔辛夷的时候目光便落到了卓天雄的身上。

  “卓立,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卓天雄说着,便朝着乔辛夷的方向走去。

  卓立顺着卓天雄离开的方向看去,暗自点头,也只有在面对乔辛夷的时候,卓将军才会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脸惊喜的笑容真是和平时冷面精明的将军很难联系到一起,不过正恐怕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

  还不等卓天雄上前去和乔辛夷打招呼,乔辛夷一个转身,转身拐进了一旁的一个小巷子里。

  卓天雄眉心一蹙,悄悄地尾随其后,想要去看看这个小女人到底是要去做什么,要去见什么人!

  或许这个时候就是连卓天雄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心中已经是把乔辛夷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甚至开始会吃醋,对于乔辛夷现在偷偷要去见的那个人充满了嫉妒和好奇。

  乔辛夷可不会想到堂堂的御前大将军竟然就是跟在她的后面,拐进旁边的小弄堂里买好祭拜要用的东西,按照印象中的路线,走到了西郊外安葬的地方。

  终于是找到了李半夏的坟墓。

  青石板竖立在众多的坟墓之间,红色雕刻的字上面也不过就是刻下来了李半夏几个大字,一个人的一辈子到最后就只剩下这么几个字了。

  不由便是悲从心中来,轻轻地擦拭掉眼角的泪水,乔辛夷把自己之前买的东西尽数放在了李半夏的坟墓前。

  李半夏是因为得罪了太后,又是毒药了太后最爱的金毛,这个罪状下来,就算是她的亲生父母也都是不敢对她上心了。

  更何况之前乔辛夷就有听李半夏说起过自己的家族,李家不过就是一个非常平凡的家族,李半夏还有着好几个弟弟妹妹,她在家里也不被看中,家里穷直接就是把她给卖进了宫里。

  现在李半夏出了事情,恐怕李家的那些人也已经是把李半夏这个女儿给忘记了吧,更加不用说是来祭拜她了。

  坟前已经是长了不少杂草,乔辛夷花了一会功夫的时间才是把这些杂草给清楚干净,摸了摸冰冷的青石板,不由轻叹一声,“半夏,我来看你了,也不知道你在那边过的好不好……”

  乔辛夷轻轻地对着那冰冷的石板诉说着,整个人充满了一种悲伤的气息。

  卓天雄原本还以为乔辛夷是要去见什么重要的人,却不想她竟是来祭拜这个陷害过她的医女,心中不由一软。

  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卓天雄已经是走到了乔辛夷的身边。

  “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应有的代价,不管是在哪里,都是少不了纠纷和争斗,历来就是如此。”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乔辛夷的耳边响起,乔辛夷心中一惊,微微转头便是对上了卓天雄温柔的目光。

  “卓将军?”乔辛夷错愕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将军,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卓天雄错开乔辛夷那明亮的目光,扫眼看了一眼周围,“我也是正好经过这里,看到像是辛夷姑娘的身影,便过来看看,想不到真的是辛夷姑娘。”

  对于卓天雄这话,乔辛夷没有什么疑问,想来卓天雄也是来祭拜谁的吧?

  她轻轻点了点头,不过那双漂亮的眸子中间还是不禁划过一丝忧伤,就在卓天雄以为她不会开口的时候,轻轻地一声叹息划过耳边,“其实半夏也是一个可怜人,她一直很要强,不过就是想要证明她自己,想要告诉别人告诉她的家人,她也是值得被珍惜的。她的医术也真的是很好,只是差了一点运气……”

  乔辛夷看着面前这个墓碑,眼中不由湿湿的,感慨李半夏的一生竟然便是这样结束了。

  说到此处,乔辛夷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看得卓天雄越发心疼。

  目光微微黯了黯,看了一眼墓碑上的名字,低哑郑重的声音响起,“人做任何事都要为自己的所为负责,李半夏在有了那一个恶念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她的下场。人,并非你对她好,她也会对你好,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乔辛夷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不过这个人毕竟是自己最好的姐妹。

  目光对上卓天雄关心的模样,乔辛夷心中一热,这个时候能有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她身边,也是一种难得的幸事了。

  对着卓天雄福了福身子,“将军这话辛夷受教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万万不可心生了邪念。就像是半夏,也不过就是一念之差,才是可怜了她卿卿性命。”

  卓天雄眸光微微闪了闪,他从来就不会认为乔辛夷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相反的就是乔辛夷这样善良的性子,很容易自就是被别人给欺负了去。

  就像是这次,明明是李半夏陷害了乔辛夷,可是这个柔软的小女人已经心中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却还是愿意为李半夏担下这个责任。

  “辛夷姑娘,我知道你很善良,但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同样是少不了纠纷。希望你以后也是要多长点心眼,我们不用陷害别人,但是也不应该让自己身处不利的位置。以后遇到事之后,切忌保全自己的性命最重要。”

  乔辛夷微微惊讶,对上卓天雄认真的眸光,自然也是明白卓天雄这话的意思。

  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多谢将军的提点,辛夷记得了。”乔辛夷下意识重重地点头。

  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卓天雄嘴角不禁勾了勾,笑容越发深邃。

  虽然很想再和乔辛夷待在一起说会话,不过这里到底不是交流的地方,时间也不早了。

  “辛夷姑娘,这次是出来办事的吧?时间不早了,就让卓某送你一程吧。”

  乔辛夷仰头看了一眼已经西斜的太阳,微微点头,“那就有劳将军了,我们一起走吧。”

  走在这坟山,阴风阵阵,乔辛夷缩了缩自己的肩膀,感觉一股冷风便是嗖嗖的在自己的身后吹过。

  卓天雄目光一黯,看着身边这个单薄的小女人,一颗心就变得很软很软。脱下自己外面的披风,便是直接盖在了乔辛夷的身上,“天越来越冷了,辛夷姑娘也要注意身体。”

  温暖的披风,上面还残留着男人身上温暖的体温,乔辛夷微微一僵,看着身上突然多出来的披风,下意识想要解下来还给卓天雄。

  这样的荒郊野外,卓天雄把自己的披风给了她,他又怎么可能会不冷呢!

  “将军,这披风……”

  卓天雄已经是把披风解下来披在了乔辛夷的身上,自然是不会再容许她脱下来了,一手抓住乔辛夷的手,“姑娘家体弱,还是披着吧,不然着凉了就不好了。我是习武之人,并不怕冷。”

  乔辛夷脸上一红,抽出被卓天雄给紧紧握住的胳膊,低下自己的脑袋,不敢直视卓天雄灼灼的目光,轻不可闻的声音便是在卓天雄的耳边响到,“多谢卓将军。”

  卓天雄嘴角不禁勾了勾,对上乔辛夷因为害羞而红了的小脸,心头一阵悸动,故作镇定地说道,“嗯,那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这里的确并不适合女孩子待,就是卓天雄这样一个大老爷们也并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两人一路向前,相顾无言,却也是带着一种无言的默契。

  乔辛夷偷偷打量着身边这个高大的男人,脑海中不由划过药房里面那几个小妮子对卓天雄的崇拜之情。

  乔辛夷在心中承认,卓天雄真的是这天下间少有的顶天立地的大男人。而乔辛夷原本就是最崇拜那些领兵带将的大男人,而此刻的卓天雄已经是完全符合了她心目中英雄所有的形象。

  在乔辛夷偷偷打量卓天雄的时候,卓天雄这心中也是不由一紧。

  他原本什么都不担心的心思,却也是不由紧张起来,下意识挺直了背心,浑身上下都是散发出一种正气来,微微扬起的嘴角也是可以看出此刻这个男人不错的心情来。

  也幸好这里只有卓天雄和乔辛夷两个人,不然如果是其他熟悉卓天雄的人见了卓天雄这个样子,也一定是要惊讶至极。

  卓天雄什么时候会对待一个小人儿如此的在意?小心翼翼地,就怕是惊扰了对方,就是连心中的爱慕回请都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酝酿了好久的话,最后还是压了下去。

  卓天雄一次又是一次看着身边这个小女人,想要告诉乔辛夷,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请,他卓天雄都是她的依靠,会一直都是支持着她!

  “辛夷姑娘,我……”

  还不等卓天雄把刚刚组织好的语言说出口,前面小桂子公公终于是看到了乔辛夷的身影,连忙上前一步,叫出了乔辛夷的名字,“辛夷姑娘,您终于来了!”

  卓天雄的话被打断,看着乔辛夷朝着小桂子公公的方向快步走去,心中硬生生生出一丝懊恼来,连带着就是看向小桂子公公的目光也是带上了一丝谴责。

  小桂子公公之前也就是看到了乔辛夷,倒也是没有注意到卓天雄的目光,被卓天雄这么一看,不由浑身一冷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脸上不由露出惊恐的神色来,“卓将军,卓将军小的没有注意到您。”

  卓天雄也只有在乔辛夷的面前,才是那个温柔的男人,对于其他的人就是一张冰冷严肃的面孔了,可是把小桂子公公也是吓到了。

  不过这股子冷气也就只有小桂子公公才是感觉到了,乔辛夷却是浑然不觉,她对着小桂子公公福了福,“小桂子公公,我办完事了,正好卓将军经过就送了我一程。”

  听到乔辛夷那柔软的声音,卓天雄心中的怨气尽数散开来,对小桂子微微点头,“嗯,那我就到这里吧。辛夷姑娘,你也回去吧。”

  看着卓天雄离开的身影,小桂子由衷地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卓将军的气势太过逼人,吓到他了。

  心中不自觉对身边的这位乔医女更加敬重了,都是宫里人精一样的人,能够混到采办这样的事情,自然可以看出这位小桂子公公也是极为伶俐的性子。

  小桂子这会有点庆幸自己之前对乔辛夷的友好,这位医女可不是富太医的高徒这般简单,就是能让卓将军亲自送回宫来就可见一斑了。

  “辛夷姑娘,可还有事情,不然我小桂子还是可以等会你的。”

  乔辛夷之前去祭拜李半夏就已经是花费了不少时间,自然不好意思让小桂子再等的了,“这次还是要感谢小桂子公公了,辛夷已经办好事情了。”

  小桂子就喜欢乔辛夷这样温柔的性子,脸上的笑容不禁深了深,“好,那我们就回宫了。以后辛夷姑娘需要什么采办的,就告诉我小桂子一声,我能帮忙带的就帮忙带!”

  这种事情在宫中也是多有发生,一些关系好的小宫女或者公公也会拖小桂子出宫的时候带一些东西。当然采办的公公也是可以在其中获得一点好处,也算是相互得益吧。

  乔辛夷心中还想着事情,对于小桂子公公这样的交好,微微点头,“那以后还要麻烦公公了。”

  “客气客气,那辛夷姑娘可坐好了,我们回宫了。”说着小桂子用力鞭打了一下前面的马匹,马车快速地向前运动起来。

  乔辛夷轻轻撩开马车的幔帘,目光远远地看向卓天雄的方向,果然对上了卓天雄的背影。

  卓天雄似乎也感受到了身后的目光,转过身来,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对视一眼,嘴角的笑容不禁深了深。乔辛夷心中一跳,就好像是有一个小鹿在心中乱窜一样,脸上划过一丝红晕,羞怯地放下了幔帘。

  随着幔帘的放下,乔辛夷心中又好像是丢失了什么一样,放在幔帘上的手不自觉地又伸了出来,想要重新撩开幔帘。

  等到意识到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乔辛夷倏然收回了手,甩开心中那些奇怪的念想,狠狠地摇头。

  她到底是怎么了?

  不可以这样的!

  卓天雄看着逐渐消失在眼中的那辆马车,幽深的眸子里满是柔情,直到再也是看不到马车的影子,这才转身离开。想到刚才乔辛夷撩开幔帘的模样,心中划过一丝窃喜。

  直到回到了宫里,乔辛夷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那快速的心跳声似乎就是在不断提醒着刚才的那一幕。

  突然想起来,之前临走的时候,卓天雄似乎是想要和她说什么,却是被小桂子公公给打断了。乔辛夷心中一跳,突然很想知道他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眼前忽明忽暗的火光更加是照的乔辛夷一张小脸越发的明净了,如果注意看的话,就可以发现此刻乔辛夷正在发呆,思绪已经是飘远。

  “辛夷,辛夷……”

  小翠这都是叫了乔辛夷好几遍名字了,可是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药炉子里的火花,显然是根本就没有注意了。

  小翠推了推明显出神的乔辛夷,乔辛夷终于反应过来,转过头惊讶地看向一旁的小翠,“小翠,怎么了?”

  “应该问这话的是我吧?我都是叫你好几遍名字了,你都是不理我!”小翠鼓了鼓腮帮子,嘴角扬起一抹揶揄的笑容,“哈哈,辛夷是不是也开始思春了?这冬天已经到了,春天也是近了。”

  乔辛夷被小翠这么一说,下意识错开小翠的目光,连连摇头,“没有,我怎么会思春呢!”

  乔辛夷早就是立志不能动心的,这会又怎么能改变呢?

  可是脑海中却是不断闪现出卓天雄的种种,他就像是无所不能的大英雄,不管什么时候她出现困难的时候,便是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无微不至,恰当好处的温柔贴心来。

  念及此,乔辛夷又是目光一闪,眼中在想到卓天雄的时候,浮现出浓浓的温柔来。

  那痴痴的模样,更加是让小翠不由连连摇头了,这分明就是思春的模样,还死鸭子嘴硬呢!

  也不知道乔辛夷这心中想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了。

  乔辛夷看着眼前的火光,不由轻叹一声,似乎不过就是那么随意地一问,“小翠,你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吗?”

  “喜欢一个人啊!”小翠从来没有真的喜欢过一个人,还真的是不知道,遗憾地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过眼前一亮,不自觉就是想到了药房其他的小姐妹们说起卓天雄时候的模样,她们一个个都是心中喜欢卓将军呢!

  “喜欢一个人,应该就是每次见到他都会尖叫脸红,几天不见对方之后就会念叨,心中念念不忘吧?”小翠想象中着大家议论卓将军时的模样,不确定地说。

  乔辛夷心中一滞,心底好像有一个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问题就刹那间明白过来,脸上一红。

  痴痴地念了一声,“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啊……”

  目光闪了闪,想起自己在面对卓天雄时候的模样,可不就是小翠所形容的那个样子?

  她每次见到卓将军的时候,就是控制不住的脸红心跳,下意识不敢对上卓天雄那灼灼的目光,仿佛自己会在对方那晶亮的目光之下完全融化了一般。

  乔辛夷心中一颤,原来早就是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喜欢上了卓将军了吗?

  那么卓将军呢,他对于她又是一种怎么样的感情呢……

  乔辛夷是真的想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喜欢上了一个人,原本之前所说的自己不会在宫中的时候心动,那也不过就是因为没有遇到那个人罢了。

  当你真的遇到那个人的时候,之前所有说的都不存在了,心里心心念念的就是那个人,想要看到那个人。

  

[读者须知]:下一篇:211.缘起:送礼,表白-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