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09.缘起:承认,赐死-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08.缘起:嫉恨,刺杀-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听到动静的乔辛夷收回目光向李半夏看去,看到那森然的刀刃,登时瞪大了双眼,从来想不到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李半夏竟然会孤注一掷做出杀人的事情来。

  想要避开李半夏的匕首,却也根本是来不及了。

  就像是完全被吓懵了一样,直愣愣地看着那疯狂地刺过来的匕首。

  李半夏用上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完全就是孤注一掷地想要去杀掉乔辛夷。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乔辛夷死了,她才是有了重新生存下去的可能。

  不过李半夏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情就算她是能够成功杀了乔辛夷,伪装成乔辛夷是畏罪自杀的样子,可是还有卓天雄还知道这件事情。

  卓天雄原本就是放心不下起乔辛夷的情况,就知道这个傻丫头都已经想好替李半夏这个恶毒的女人顶罪了,想尽一切办法来让李半夏自己主动去承认罪状。

  这眼前的一幕都是要让卓天雄一颗心都是要从胸膛里跳了出来,下意识使出了自己毕生最大的力气,拼了命地冲了过来,一脚踹开了朝着乔辛夷疯狂地刺了过来的李半夏。

  卓天雄一把抱住已经被吓傻的乔辛夷,心中也是自责不已,他应该早就是想到的,像是李半夏这样恶毒的女人一定还会狗急跳墙做出更加可怕的事情来。

  如果他晚到一步,就真的是什么都晚了。

  “辛夷,你怎么样了?”卓天雄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乔辛夷,确定她是真的没有受到什么伤才好。

  乔辛夷被李半夏这么突然的袭击给吓到了,不过也总算是回过神来,微微摇头,“我没有事,谢谢将军相救。”说着便起身,对卓天雄福了福身子。

  卓天雄拧眉瞧着夜色下那张苍白的小脸,对于刚才那一幕直到是现在还是心有余悸,“你没事就好。”

  也不知道这是安慰乔辛夷还是在安慰自己了。

  卓天雄转过头看向被他一脚踹在地上的李半夏,眼中充满了狠戾,卓天雄从来就没有这样一个时候,拼命地想要杀人,想要直接杀掉这个对乔辛夷不利的女人。

  而身子较弱的李半夏,哪里经得起卓天雄这么一脚,被远远地踹出趴在了地上,嘴角顷刻间沁出了血迹,爬了半天也没顺利爬起来。

  卓天雄五指狠狠地收紧,一双虎目看向李半夏的时候都是可以喷出火来,他知道这个时候他还不能对这个女人下手!

  李半夏惊恐地看着卓天雄,她就知道自己这一切都是完了。

  “咳——”李半夏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直接就是有鲜血被咳了出来,显然是卓天雄刚才那一脚也是让李半夏受了严重的内伤,一张苍白的小脸看着更加是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看着嘴角不断流出来的鲜血,李半夏这会已经不再是害怕了,目光落到乔辛夷的身上,她是真的很羡慕乔辛夷的幸运,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有人这样维护着她!

  “呵呵,这次是我输了,对,断肠草就是我放的!”李半夏不由轻叹一声,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力也是在不断地消散。

  作为一个医者,李半夏对于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确实是在清楚不过的了。

  乔辛夷却是心中不忍,看着这个样子的李半夏,眼泪也是控制不住掉了出来,“半夏,你不要说了,我来给你给你看看。”

  说着乔辛夷走到李半夏的面前,蹲下想要去看看李半夏的情况。

  可是这样的做法,在李半夏看来就是做戏了,下意识想要躲开乔辛夷的触碰。

  不过她现在受了严重的内伤,哪里敌得过乔辛夷的力气,直接被乔辛夷拉住了胳膊,任由她手放在手腕上感受李半夏的脉搏。

  乔辛夷眉心一蹙,“半夏,你放松,现在你内伤很严重,我去给你开药!”

  “谁要你假好心了!反正这次都已经是被你们揭穿了,我也不怕了!”李半夏躲开乔辛夷的目光,眼中划过一丝绝望来,轻声嗤笑一声,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嘲笑,“我本来就是医女,这次我是死定了,还需要治疗什么内伤啊!”

  看着乔辛夷被李半夏这样作践,卓天雄心中不忍了,狠狠咬牙道,“你可知辛夷姑娘什么都知道,却还是自己闷在心底,什么都不说出来,已经打定主意来给你背下这个黑锅了。可你这个恶毒女人,竟然还要对辛夷下手!”

  卓天雄都想不到,这个深宫里竟然会有这般恶毒的女人。

  李半夏心中一滞,眼中不自觉划过一丝不可思议的亮光,她竟然是想错了乔辛夷!这个笨女人竟然还想着要给她背黑锅?

  “乔辛夷,你这个笨蛋,你以为你替我背下这个责任,我就会感谢你一辈子了?我告诉你,不可能!”

  不过李半夏这个语气却也是不由软化了下来,这事真的是她错了。不过让她对乔辛夷说一声对不起,就真的是怎么都说不口了。

  乔辛夷嘴角微微一勾,也明显感受到了李半夏语气的变化,“半夏,不管怎么样,我们两个都是姐妹,我知道你也是无意做错事的。”

  “哼!”李半夏别过脸去,完全不敢对上乔辛夷那灿烂的目光,眼睛却是一下子湿了,“我自己做的事情,不要你负责。”

  卓天雄目光微微黯了黯,冷声道,“李半夏,你最好自己去向太后说清楚事情的真相,否则被查出来就是株连九族的事情,你想要连累你的父母家人的话,就让乔辛夷给你去顶罪吧!”

  都已经是到了这个时候,李半夏自然也不会再让乔辛夷背下这个黑锅,目露决绝,“放心,我李半夏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会连累其他人!”

  “走开,你不要管我!”

  李半夏用力擦干自己嘴角的血渍,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推开乔辛夷的帮助,自己一个人艰难地离开。

  乔辛夷看着李半夏踉踉跄跄的脚步,心中一疼,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卓天雄自然知道乔辛夷和李半夏之间的感情,心中难免不为身边这个小女人心疼,走过去低声安慰,“放心吧,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不要伤心。”

  乔辛夷轻轻摇头,目光还是随着李半夏远去的身影看去,“我明白的,只是这心里真的是很难过。”

  卓天雄朗声道,“好了,辛夷姑娘今天也是累了,早点去休息吧,等到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就一定都好了。”

  “这次多谢卓将军,来日辛夷定当缬草相报!”

  乔辛夷也真的是累了,对着卓天雄行了一礼之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厢房。

  第二天天一大早,原本今天就是轮到乔辛夷休息,再加上体恤乔辛夷要调查太后爱犬的事情,大家都很自觉地不去打扰乔辛夷。

  乔辛夷睁开的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大亮,只觉眉心直跳,连忙起来去找李半夏。等到来到李半夏的房间,哪里还能看到李半夏的人影。

  “翡翠,半夏去哪里了?”乔辛夷忙拉住和李半夏住在一起的另外一个医女,脸上满满的都是着急。

  翡翠错愕地看着一脸着急的乔辛夷,回道,“今日一早半夏就一个人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她这是要去哪里。对了,辛夷你的那件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乔辛夷不由脸色一变,心中猜到李半夏有可能的行踪,来不及和翡翠说清楚便是直接往体和殿的方向跑去。

  翡翠诧异地微微蹙眉,看着乔辛夷匆匆离开的背影,

  “咦,辛夷这又是要上哪里去?这一大早怎么一个个都是这么风风火火的!”

  等到乔辛夷匆匆地跑到太后娘娘住的体和殿的时候,李半夏已经一个人早早地跪在体和殿的门口了。

  乔辛夷心中一急,上前去拉住李半夏,“半夏,我们回去吧。”

  李半夏不由转头,看到是乔辛夷,嘴角划过一丝灿烂的笑容,这个时候乔辛夷的心里还是能记着她,果然不出她所料。

  然而跪着的身体却是更加笔直了,她都已经是打定了注意,“辛夷,你回去吧,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承担。”

  乔辛夷脸上微白,眼中划过一丝疼惜,知道自己是拉不住李半夏了,索性陪着李半夏一起跪在了体和殿门外。

  这两人这样一拉一扯之间,自然也是让体和殿里面的慈禧太后给惊醒了。

  自从金毛死去之后,太后这心里也是存着事情,醒的也自然是很早了。

  “李莲英,你去看看,到底是哪个胆子大的,这一大早就是在哀家的体和殿门口喧哗!”显然慈禧太后现在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微蹙着眉心,对着李莲英递了一个眼色。

  李莲英微微颔首,对着太后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太后娘娘万福千岁,您可是我们大清朝的老佛爷,可是不能生气了,生气可是要长皱纹的,小的这就是给您出去瞧瞧。”

  “到底是何人在外面喧哗?”

  当李莲英看到跪在体和殿门外的乔辛夷和李半夏二人,眉心不由一蹙,自然也是明白这肯定是和金毛的事情有关:莫不是现在金毛的事情已经是查清楚了!

  现在太后就还是在为金毛的事情烦心着呢,她们两个人这过来的也是正好。

  乔辛夷对着李莲英福了福身子,“回李公公,奴婢乔辛夷,是昨天给金毛灌药的那个医女。”

  李莲英自然是认识乔辛夷的,鲜少能够看到这样伶俐的宫女了,心中对于乔辛夷倒也是格外看好的。

  目光不由落到跪在乔辛夷旁边的李半夏上面,目光微微黯了黯。

  “辛夷姑娘,可是已经查清楚昨天的事情,所以才是来给太后回话的?”

  李半夏抢在乔辛夷一步,大声回道,“李公公,那个金毛是我毒死的,是我在小桌子公公来拿药的时候,趁着大家都不注意把断肠草放进了配好的药材里!”

  说完李半夏用力额头朝下,在地上磕了一个重重的响头,额头立刻青了一块。

  李莲英心中了然,这件事情还需要太后娘娘亲自做主,微微点头,“那你们都跟我进来吧,现在太后娘娘已经醒了,你们自己去和她老人家说清楚。”

  乔辛夷对着李半夏使了一个眼色,想告诉她让她不要担责,一切有她。

  不过李半夏却是一点都不为心动,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里面,跟在李莲英的后面走去。

  “大胆刁婢,你们这一大早就是在哀家的体和殿前面吵什么?”太后狠戾的目光落到跪在地面上的两个女人上面,心中也是越发的不耐烦了。“你,现在可是把事情调查清楚了,没有调查清楚,你是来找死的吗!”

  显然太后这话就是对着乔辛夷说的了,心中对于乔辛夷这一大早就是来打搅她分外不满。

  “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娘娘,您的金毛是我毒死的,我嫉妒乔辛夷,所以想要陷害她,于是偷偷在给金毛的药里加了断肠草,才是让您的爱犬一命呜呼!”

  李半夏也是豁了出去,脑海中不由想到卓天雄昨天晚上的话,如果她不把这件事情自己给扛下来,那么不只是她,还有她的父母兄弟都是要一起遭殃!

  “大胆!”慈禧狠狠地瞪着李半夏,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心中大怒,大喊一声,“来人,把这个敢加害哀家金毛的贱婢也拖出去直接斩立决!”

  李半夏早已经是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现在倒也是有种英勇就义的感觉了。

  乔辛夷怎么都不能看着自己的好姐妹就这样被拖出去,朝着太后连连磕头求情,“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半夏这一次吧,她是药房最为优秀的医女,也是一时糊涂,太后娘娘您就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慈禧太后是什么人?她可是这紫禁城里的老大,甚至就是连光绪皇帝见到太后都是要恭恭敬敬的,也不敢真的是做出什么违背太后心意的事情来。

  她又怎么怎么能够容许自己的决定被其他的什么人给置疑了?

  乔辛夷想要为李半夏求情那就是更加不可能了。

  慈禧太后目光一冷,眼中划过一丝不耐神色,还不等太后开口,最能看明白慈禧太后脸色的李莲英就直接抢先一步开口斥责,“你们这几个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把这个竟然敢毒害太后娘娘爱犬的刁婢给带下去处置了!”

  有了李莲英这一句话,那些原本还有些愣住的侍卫一下子有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拉住李半夏的胳膊,便要直接把人给拖下去。

  看着李半夏被拖下去,乔辛夷心中一急,知道李半夏这被带下去之后便是直接性命不保了,也不管不了她这样求情会不会惹得慈禧太后更加恼怒,连连磕头求饶,“太后娘娘息怒,跪求……”

  还不等乔辛夷说完,李莲英直接大声打断了乔辛夷后面求情的话,“那不快点下去,打扰了太后娘娘休息,可是你这种小医女当担得起的!”

  这次如果不是看在乔辛夷也是难得一见的好女孩儿,又是有着卓天雄的情面上,李莲英也不会这样出口打断,这也算是给乔辛夷一些提醒了。

  乔辛夷心里明白李公公这是在给自己提醒,然而又怎么能看着李半夏去死,壮着胆子继续道,“太后娘娘,这次金毛救治不力,也有辛夷的不力,跪请娘娘让辛夷和半夏一起分担这件罪责,免了半夏的死罪吧!”

  慈禧不由冷笑一声,目光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乔辛夷,凌厉的眸中划过一声嘲讽,“既然你想要和这个贱婢一起去死,那就一起去好了!还真的以为哀家不敢杀了你不成?”

  原本慈禧太后并不准备处罚乔辛夷了,毕竟她也是被栽赃陷害的那个人,不过现在她正是气头上,乔辛夷又是这样不长眼色地冲了上来,自然让慈禧更加盛怒了。

  “来人,把这个有情有义想要和别人一起担责的贱婢一起给哀家拖下去!”慈禧太后右手一挥,上下起伏的胸口也是可以看出此刻恼怒的心情来。

  乔辛夷脸上一白,心中一下子明白过来,这在后宫之中,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她根本就不可能劝得了太后什么,反而是要把自己也是一起搭了进去。

  李莲英眼中划过一丝暗芒,心中一叹,罢了,这次就当是给卓天雄一个面子,也算是结个善缘吧。

  明显面前这个惹怒了太后娘娘的医女可是卓将军心中极为在意的人。

  “太后娘娘您息怒啊!何必要和这些个不长眼睛的小人物生气,这不是折磨了自己!”李莲英嘴角微微一勾,对着慈禧太后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行了一个礼继续说道,“太后娘娘洪福齐天,这几天又是在祈福,为了这个小医女犯了杀戒,就不好了。”

  慈禧目光微微黯了黯,如果不是李莲英提醒,她都是已经忘记了这桩事情了。

  一个身居高位的人,这身上又怎么可能会不害怕鬼神这些事情,慈禧太后就是更加如此了。

  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是极为信任李莲英的,轻叹了一口气,“那就是算了,死罪可免,不过却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你这个贱婢!哀家正需要有人来给哀家抄写佛经,那么就限你十天内抄写一百篇金刚经给哀家检查!”

  明显乔辛夷还想要说什么,李莲英好不容易才是让慈禧太后松了口,自然是不会让乔辛夷再是惹怒了太后。

  现在的确慈禧太后已经是因为正在礼佛的原因不想要再开杀戒,不过如果乔辛夷再是这么不知好歹,慈禧太后定然也不会顾忌这么多了。

  “还不快点向太后谢恩,难道你还想等到太后真的开了杀戒不成!”

  乔辛夷不由心中一叹,自然明白这件事情已经是结局了,她也不能再转圜什么,重重地向太后磕了一个响头,“辛夷多谢太后娘娘开恩,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慈禧也是有些累了,不过也是看的明白乔辛夷眼中的不甘,嘴角微微一勾,倒也是个倔强的小丫头。

  不知道为何,竟然是在这个小医女的身上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心也是不由软化了一些。

  那时候慈禧太后刚刚进宫,是储秀宫的秀女,自然也是有着一个很要好很要好的姐妹,还以为这辈子都会是很好的关系。不过这后宫会改变很多的人或事情,而人心却是最易改变的了。

  后来那个她很要好的朋友想要获得龙宠,竟然直接对她出手,不过却被她发现,更是用同样的办法还了回去。

  这些事情似乎已经是过去很久很久了,不过因为乔辛夷的出现,让慈禧太后再次回想了起来。

  这后宫之中哪里能够容得下心软之人?今日你不狠心对付心怀不轨的人,改日恐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念及此,慈禧挥了挥手,“李半夏加害了哀家的金毛,也是一命抵一命吧,佛祖应该是不会责怪哀家的。至于你,十日后把金刚经拿来给哀家!好了,都下去吧。”

  乔辛夷心中无奈,对着太后做了一个揖,告退下去。

  看着太后娘娘也是累了,李莲英也不打扰,索性送了乔辛夷一程。

  没想到这个进退皆宜的小医女,有情有义,怪不得就是连卓天雄这样的将军也很看好。

  “辛夷姑娘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李莲英以后说不定还有需要姑娘帮助的时候了。”

  乔辛夷哪里敢受这话,心中对于刚才李莲英无形之中的帮助也很是感激,对着李莲英也是感激不已,“辛夷这次能够平安,还多有赖公公照拂,辛夷在此感激不尽。”

  李莲英嘴角微微一勾,“之前我就说过,辛夷姑娘是个有福之人,一点都不错,可不是我,自然还有其他贵人相助。好了,本公公就送到这里了,辛夷姑娘慢走,记得十日之后来交佛经,太后娘娘其实也是一个大善人。”

  乔辛夷恭敬颔首,对于李莲英虽然没有指出这个贵人相助的贵人到底是谁,不过脑海中却是下意识浮现出了卓天雄的影子。

  心中不由软了软,嘴角不自觉划过一丝温柔的笑容,脚下的步子也变得轻快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210.缘起:偶遇,相送-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