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07.缘起:陷害,下毒-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06.缘起:暗助,承宠-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就是他不懂医学,也知道金毛如果真的是被剖开肚子,更加是难以成活了!

  “金毛现在已经死了,我要……”

  还不等乔辛夷把话说完,就直接被打断了。

  “大胆刁婢,竟然还想要对哀家的金毛动刀子!”慈禧一出来就是听到乔辛夷竟然想要剖开金毛的肚子,不由大喝一声。

  原来之前看到金毛状态不对,旁边原本就是照顾金毛的宫女就已经是直接进去报告太后了。现在太后一怒,在场所有的人都是跪了一地,连连告罪,“太后恕罪,奴婢(奴才)万死。”

  慈禧太后不由把目光落到乔辛夷的身上,就是这个小宫女说她的金毛竟然已经死了,看着她的样子,就是负责给金毛治病的医女了!

  “你刚才说什么,哀家的金毛已经死了!”

  这可是慈禧太后养在身边已经有了三年多的金毛,即便是一个小畜生,那也是有感情的,现在竟然死了!这如何能让太后不生气的。

  待在太后身边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太后极为盛怒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神情,都是不敢抬头面对太后了。

  乔辛夷这心里也是疑惑,她也是真心喜欢金毛,对于金毛竟然死了这心里也是难过不已。

  直挺挺地跪在青石板上,冰冷地面的寒气直接就是顺着膝盖传递到全身,面对太后盛怒的责问,也一点都不怕。

  “回禀太后,是奴婢说的,金毛喝了不应该喝的药,所以现在已经没有呼吸了。”

  “好啊好!还真的是好的很,现在竟然连哀家的金毛你们都是敢下手加害了,下一步是不是就是直接要毒死哀家了!”

  太后狠狠地竖眉,看着乔辛夷的目光都是淬上了毒一样,右手一挥,便是有手下的侍卫围了过来,“来了,把这个加害哀家金毛的刁婢也拖下去,直接处死!哀家要让她给哀家的金毛偿命!”

  不得不说太后这一招又何尝不是在杀鸡儆猴,而乔辛夷就是太后手里的那只鸡!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太后最爱的金毛就是这样无缘无故被毒死了,慈禧太后甚至已经是想到了,这是不是有人暗中指示的!

  不然凭借着一个小小的医女,又怎么敢对她的金毛下如此狠手!

  如果说乔辛夷心中不害怕,那绝对是假的,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脑袋就已经是别在了裤腰带上了,一个不小心就真的丢了,这条小命休矣!

  不过也是这个时候,越是要保持冷静。

  乔辛夷目光微微黯了黯,下意识握紧了手心,不管是她开的药还是剂量都绝对是没有一点问题的。前两天金毛吃了她的药,病情都是有所好转了,现在金毛明显是吃了断肠草,这绝对不是她的药的问题!

  “太后娘娘明察,金毛的死因还有蹊跷,绝对不是奴婢所为,太后娘娘如此英明,也绝对不会想要让金毛就这样冤死了!奴婢的命不重要,但是绝对不能让歹人奸计得逞啊!”

  乔辛夷这次也是豁出去了,目光看向慈禧太后,一双眸子里面满满的都是坚定,一点都不见有退缩之意。

  她喜欢金毛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会去毒害金毛!

  这次乔辛夷也是在赌,太后娘娘如此震怒,又何尝不是因为自己宠爱的金毛犬给毒杀,甚至是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危。如果不找到事情的真凶,恐怕太后也是寝食难安吧。

  果然这次乔辛夷也是赌对了。

  慈禧太后狠狠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眉心紧缩,旁边的侍卫已经是直接上前来拉人了。

  可是乔辛夷也是一点都不害怕,反而直挺挺地面向太后,“太后,奴婢死不足惜,但是太后您不能被蒙蔽啊!”说着竟是准备直接用头直接撞向一旁的青石板凳,以死来明志。

  “慢着!你们拉住她!”慈禧也是不由在心中信了乔辛夷的话来,一个连死都不怕的小女人,恐怕是真的这桩事情还另有隐情!

  慈禧太后这已经是活了大半把辈子的女人,经历过风风雨雨,这后宫的勾心斗角她都是过来人了,什么人在说谎,什么人是在说真话,谁也是逃不出她的眼睛!

  现在慈禧太后更加想要知道,到底是哪个胆子大的,竟然连她都是要戏弄起来!

  她可以不管这些个下面的人勾心斗角,可是不能把注意打到她的身上,甚至现在还把她最喜欢的金毛也是一起弄死了。

  就像是乔辛夷所说的那样,慈禧都是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不能被蒙蔽了,现在都已经是弄出毒药来了,其心可诛!

  有了太后这话,其他的人也是不敢对乔辛夷怎么样,侍卫用力拉住乔辛夷的胳膊,让她一个人跪倒在太后的面前。

  乔辛夷被侍卫押着,抬起头对上太后的目光,心中不由微微一滞,这心里也是高高地悬了一块大石头,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呵呵,你说是有人陷害你是不是!”慈禧嘴角不由勾起一个残忍的笑容,她不在意这些人的死活,但是却是容不得半点欺骗和隐瞒,“好,现在哀家就给你一个机会,来证明你自己的清白。”

  “多谢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英明!”乔辛夷不由连连扣倒拜谢,心口也是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就好像是终于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来了。

  “呵呵,也不用高兴得这么早,哀家可不会给你很多时间,三天,就三天,三天如果调查不清楚,不能给哀家一个满意的答案,那么你就去给哀家的金毛陪葬!”

  慈禧太后的眼中不由划过一丝狠戾,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在这后宫之中更加是容不得心软,不然下一个死的那个人就是你!

  “奴婢叩谢天后娘娘大恩大德,一定三天之内,把这件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不管是为了自己的这条命,还是为了替信任喜欢她的金毛,乔辛夷也是要全力以赴!

  这么一番闹腾下来,慈禧太后也是累了,微微蹙眉,摇了摇头,对着一旁站着的李莲英点头,伸出胳膊,“莲英,扶哀家进去歇歇吧,你们都配合着点,哀家倒是想要看看她是能给哀家调查出个什么结果来!”

  说完也是不管别人怎么办,便是提脚走人。

  李莲英小心翼翼地扶着太后,不由转头对着小桌子使了一个眼色,这个小徒弟到底还是差了点火候,需要他多提点着点。

  小桌子也不是笨人,不然也不会被李莲英看中成为他的徒弟,目光微微转了转,自然也是明白了师傅提点的意思。

  下意识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这都已经是大冬天了,还是不由被下出了一身的冷汗,这后宫的差事又岂是好当的。

  上前一步主动扶起乔辛夷,“辛夷姑娘,这次还真的是要辛苦你了,我小桌子第一个相信你绝对是清白的。只要是用得上我小桌子的话,只要你一句话,我肯定第一个上来!”

  这其中当然也是有刚才李莲英的提点,虽然李莲英没有明说,不过小桌子却也已经是心领神会。

  乔辛夷从地上站起来,双脚就是到现在还是软,她又怎么可能会不害怕,甚至刚才她都觉得这次她真的还在劫难逃了!

  “多谢小桌子公公了!”这个时候小桌子还能够过来帮忙,乔辛夷这心里也是感激不已,不由对着小桌子露出一个微笑,“还是麻烦小桌子公公了,请给我一把尖刀吧。”

  “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辛夷姑娘拿一把刀过来。”

  小桌子不由目光一瞪,果然他这话一落,立马就是有人把尖刀给递了过来。

  乔辛夷拿到了尖刀,不由更加感谢小桌子今天的帮忙了,这份情意她心中记下来了。

  对着小桌子微微点头,重新蹲下身子,目光紧紧地锁住躺在地上已早已经没有声息的金毛,不由在心中重重地叹息一声。

  如果刚才她没有弄错的话,金毛应该是吃了断肠草才会中毒而死,不过现在还需要进一步确定才好。

  手上的尖刀小心翼翼地划开金毛的肚子,露出点点已经开始凝固的血液,最后小心翼翼地剖开金毛犬的胃,果然是在其中找到了还没有完全消化的中药残汁。

  乔辛夷也是一点都不觉得脏,小心翼翼地把残余的药汁尽数收集起来,果然其中还有断肠草的味道!

  目光落到刚才金毛的药碗里,细心地检查一番,也是一起检查到了那一味原本不应该存在的断肠草。

  乔辛夷不由狠狠地蹙眉,五指无意识地收紧,她抓的中药里面分明就没有断肠草,可是现在这味断肠草却是直接出现在了金毛喝的中药里面!

  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的药方里没有的,药也是她抓的,更没有,只有中间经过了一个人的手!

  乔辛夷心中一颤,她宁愿自己从来就没有去调查过,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想要说不可能,可是事实就是摆在眼前,容不得乔辛夷不相信。

  也正因为是这个人,才是让她不由更加心痛了。

  看着乔辛夷的脸色并不好看,小桌子下意识便是上前一步,“辛夷姑娘,可是有什么新现,不如现在就直接去禀告太后娘娘吧!”

  早点把这桩事情弄清楚了,大家这心里也是可以安心了。

  乔辛夷下意识轻轻地颤抖着肩膀,看了一眼满脸关心的小桌子公公,心中不由一暖,却还是狠狠地用力摇头。

  一张小脸一片惨白,出的声音都不由带上了一丝颤音,“还没有什么头绪,小桌子公公,我先回药房再去查看一下。”

  “那好,辛夷姑娘你抓紧时间吧,太后娘娘也只给了你三天的时间。”小桌子看着乔辛夷的脸色真的是很不好看,到底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不害怕呢。

  这心中也是不由替乔辛夷担心着,可是又是什么都做不了。

  “辛夷姑娘,你还好吗,不过不是你做的,肯定能找到线索的,你心里也不要着急,要不我陪你去药房吧。”

  面对小桌子公公的好心,乔辛夷眼中不由划过一丝亮光,心中却是更加酸涩不已了。

  就是连不怎么熟悉的公公都能够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最大的善心,可是做出陷害她的事情的人,却是她最为信任的朋友,这才是让乔辛夷更加的寒心。

  微微摇头,“小桌子公公,我一个人可以的,先回去了。”

  等到乔辛夷回到药房的时候,这药房医女煮的中药却是毒死了太后娘娘身边最为宠爱的金毛的事情也早已经是传遍了。别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医女到底是谁,不过都是在药房医女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之前有多么羡慕乔辛夷能够被太后还有宫中的娘娘赏识,现在就有多么的敬而远之,踩高捧低历来就是如此。

  要不是乔辛夷平时的时候为人和善,现在更加不知道是有多少人会主动走过来冷嘲热讽了。

  富太医不由狠狠地蹙眉,乔辛夷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徒弟,不管是乔辛夷的为人还是医术都是经过他肯定的,自然怎么都不会相信她会弄出这么大的纰漏来!

  “辛夷,你给我过来。”

  富太医也是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第一时间就是赶了过来,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乔辛夷,想要从她的身上看出一丝端倪来。

  乔辛夷跟在富太医的后面,微微低着头,敛去眼中所有的感情,五指微微收紧,并不想要多说什么。

  看着乔辛夷这沉默的样子,富太医这心里也是着急。

  “辛夷,你说说这桩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素来就是细心,怎么可能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那金毛当场毙命,显然是中了断肠草的毒。断肠草又不是什么容易辨认错的药材,你怎么会认错!”

  乔辛夷目光微微闪了闪,看着富太医这么紧张的模样,不过眼中却是满满的都是对她的担心。

  嘴唇微微动了动,最后还是敛眉,轻轻地摇了摇,“师傅,这次是我不小心抓错了药,是辛夷的责任。”

  事情已然生,如果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那么就这样吧,乔辛夷也不想再追究什么了。

  目光不由微微黯了黯,下意识看向了药房里面,李半夏脸上也并不是很好看。

  或许没有她的话,半夏的生活也是会变得更加好吧,她也会放下了吧。李半夏可以不顾忌她和乔辛夷之间的姐妹情谊,可是乔辛夷却是放不下来。

  那碗端给金毛用的中药,这途中一共也就经过三个的手,乔辛夷是不可能会下药的,而小桌子公公更加是不可能了,就是连断肠草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剩下唯一一个能这么做的,也就剩下那时候主动提出要帮着端药的李半夏了。

  乔辛夷不由在心中轻叹一声,遮掩去眼中所有的心痛,再次抬头看向富太医的时候,已经是看不出一点其他的情绪。

  “师傅,是我的错,就这样吧,我会去向太后娘娘请罪的。”乔辛夷那轻柔的声音却是带着满满的坚定。

  一双潋滟水眸中透着坚定,乔辛夷一旦是做了什么决定,就绝对不会改变了,不管是谁怎么问都不会说了。

  “辛夷,你到底是在隐瞒着什么!我不相信你会这么不小心!”富太医狠狠地蹙眉,心中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徒儿是什么性子他还是不清楚,如果说别人不小心拿错了药,他或许还会相信,可是乔辛夷那么谨慎的性子,现在又是给太后娘娘的爱犬治病,完全就不会出现这么低级的错误来!

  可是不管富太医怎么问,乔辛夷就是打定了注意,什么都不说,只是摇头,就更加是让富太医着急无奈了。

  “唉,辛夷,你可是想清楚了,就真的愿意用自己这条命来担下这件事情,别人可不会领你的情!”

  富太医这心里也是明白了,他也不用想着今天能从乔辛夷的嘴里听到些什么了。

  她这倔强的性子,分明就是在替谁隐藏着,可是现在乔辛夷不肯说,就是宁死也是要包庇着这个人。富太医也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听到富太医这话,乔辛夷也不由心中一惊,眼中划过一丝错愕,就是连自家师傅也是看出来了。

  嘴角不自觉微微一勾,带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师傅,我想好了。”

  显然乔辛夷不想要把做这件事情的真凶给供认出来,甚至都已经是打定主意提他人背了这个黑锅,偏偏富太医也是拿乔辛夷没有办法,不由狠狠地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地看着面前这个倔强的小徒弟也是无奈了。

  富太医狠狠地拧着眉,恨不得立马就撬开乔辛夷的嘴,让她说出真相来。

  他这么替她着急着,偏偏又是收了一个死脑筋的小徒弟,她现在是替别人背了黑锅,可是别人难道就会感激她了不成!

  都已经是到了嘴角的问责的话,在接触到乔辛夷倔强的目光的时候,富太医也不由禁声了,看向乔辛夷的目光也是带着浓浓的黑光。

  不过乔辛夷已经是打定了心思了,肯定是不会说出来了,微微低头,错开富太医痛惜的目光,“师傅,如果您没有什么事的话,辛夷就先回去了。”

  果然是个石头!顽固不化,被人坑了都还要给人数钱的笨蛋!

  富太医也是不由被乔辛夷这模样给气到了,无奈地摇头,“好了,你进去吧,只希望你不要后悔!”

  乔辛夷对着富太医作了一揖,也是转身重新走回药房去。

  背过身子,乔辛夷的嘴角也是不自觉露出一抹怅然的弧度,眼中不由划过一丝暗芒。她也不知道自己之后会不会后悔,但是这个时候她选择跟从自己的心意行事。

  看到乔辛夷一个人重新走回药房,原本热火朝天的药房下意识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不自觉落到了乔辛夷的身上,显然是想要问问关于调查的情况,可是又不知道要怎么说起。

  小翠就没有其他人想的那么多了,她也乔辛夷一向关系都很好,并且打心底里相信乔辛夷一定是无辜的,才不会像是其他人那样因为现在乔辛夷落难了就会下意识想要避开对方。

  “辛夷,你现在怎么样,他们都说太后就给了你三天的时间,有没有什么地方我可以帮忙的!”

  目光对上小翠紧张关心的眸光,乔辛夷不自觉心中一暖,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却是比什么都要好看。

  “小翠,谢谢你了!我现在也还是没有什么头绪。”

  说到此处的时候,乔辛夷下意识把目光落到了她的好姐妹李半夏的身上,果然对方在听到她没有什么头绪的时候,不由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似乎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一样。

  之前可能还会有一点怀疑,现在乔辛夷就已经是可以完全肯定下来了,她很想要去问问李半夏,她到底是哪一点得罪了她才是让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陷害她!

  目光微微黯了黯,转头看向李半夏,“半夏,你也会帮我的吗?!”

  明明知道结果,乔辛夷却是不由想要看看李半夏又是会怎么回答。

  李半夏倒也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乔辛夷竟然会想到要求助自己,嘴角微微一扯,她又怎么可能会帮她呢!眼中不由划过一丝暗芒,不过在脸上却是丝毫都是看不出其他的神色来。

  上前一步,拉住乔辛夷的胳膊,脸上也是恰当好处地露出一抹担心来,“辛夷,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帮你找到事实的真想还你一个清白来!”

  “好。”如果不是乔辛夷一直都有注意着李半夏的表情,可能她也还是会被她给欺骗了吧。

  这一个“好”字确实是让乔辛夷也是不由有些精疲力竭了,对上李半夏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她也是不由扪心自问,这些年她是做了什么亏欠她的事情了吗!

  可是似乎又是真的没有。

  乔辛夷开的药把慈禧太后的爱犬给毒死了,这个消息自然也是落到了卓天雄的耳朵里。

  “你说什么,那个人是谁,太后娘娘是要治谁的罪!”卓天雄这脸色也是不好看,一把拉住了刚才正在讨论这件事情的侍卫。

  

[读者须知]:下一篇:208.缘起:嫉恨,刺杀-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