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03.玉佛寺中求指点-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02.冥冥中自有安排-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今晚?可是现在天色已经黑了,这么晚去寺庙可以吗?”

  “可以,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黄连大口大口地扒着饭,吃饱了,放下筷子,“老妈,走吧。”

  “行。”

  女儿想去,如果这样能让女儿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蓝田心欣然应允。

  春天的温度,反复无常,昼暖夜凉。

  蓝天心拿了两件外套,给黄连披上一件,两人适才出了门。

  楼下,郑东驱车向前,摇下车窗,“少奶奶,阿姨,你们要去哪里?”

  “玉佛寺。”黄连几步趋向前,拉开了门,让蓝天心坐进去,自己也才走了进去。

  “少奶奶这么晚还要去寺庙吗?”

  “嗯,立刻出发,一分钟都不要耽误。”

  斯年不在,没有关系,她一定会履行他们之间的约定。

  斯年不能去,她就自己过去好了。

  车子汇入车流,朝着寺庙的方向开去,越近寺庙,便越发人烟稀少。

  “郑东,老妈,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自己上去即可。”

  到了寺庙,黄连拾阶而上,眼前的黑暗一层深似一层,往上走,近了便能看到两盏宫灯,在飒飒的夜风中闪着光,被夜风吹得踉踉跄跄。

  夜黑风高,四周幽静。

  黄连走入寺庙,尚未转身,身后便传过来一个慈祥和蔼的声音。

  “施主,您终于来了,贫尼等了您好些时日。”

  黄连转身,惊讶了一下,喜上眉梢,礼貌点头鞠躬,“您是静心师太?”

  “随我进来。”静心师太引着黄连穿过重重回廊,来到一间禅房。

  两人盘腿坐在垫子上。

  “这是你和卓施主前世的照片。”

  烛光里,接过静心师太递过来的照片。

  看着照片里穿着古代盔甲的男人,黄连情不自禁地指腹轻轻摩挲过男人的脸庞。

  这男人的模样,和卓斯年仿佛一个模子里雕刻出来的。

  旁边的人,也跟她一模一样。

  当初,外公给他们看这张照片的时候,她就非常震惊。可如今,再看的时候,居然只觉得鼻子发热喉头发紧。

  看到斯年的样子,只想哭。

  斯年,我来找静心师太了,你能出现吗?

  窗外月影婆娑,竹林被风吹得窸窣作响。

  黄连心底酸涩,垂暮敛眉:“师太,斯年失踪,下落不明,请师太指点迷津。”

  静心师太莞尔一笑,神色平和,波澜不惊,说:“无须着急,贫尼给你讲一个故事,听完或许你心中便有答案,也知道给怎么做了。”

  “故事?”黄连一怔,随即不确定地问,“您要讲的,是不是照片上这两个人的故事?”

  静心师太微笑着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黄连微微蹙眉,不解地看向她。

  师太随即道,“是他们的故事,但是,也是你和卓施主自己的故事。”

  黄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恩,如果人真的有前世,那我真的想相信,这照片上的人,就是我和斯年的前世。师太,您说吧,我对我们的前世发生了什么也很好奇。说不定,听完您的故事,我就能找到破解眼前难题的办法。”

  师太赞许的点了点头,“黄施主果然聪慧。解铃还须系铃人,若要解开现世结,还须明白前世缘。”

  “恩。”与师太讲了不过几句话,黄连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境平静了下来,她虔诚地双手合十向师太鞠了一躬,“师太,您讲吧。”

  “好。”

  清光绪十八年初,光绪帝携众大臣西郊狩猎,遇天地会刺客袭击,提前回京。

  秋天温暖的阳光打在人的身上,给人一种闲适温暖的感觉,紫禁城的深秋早已经是很冷了,不过有一个地方却是永远都不会觉得冷,一年四季都是一样的温度,那就是药房。

  药房里一个纤细的身影蹲在温热的炉子前面,神情专注,一瞬不瞬地盯着炉子里正不断冒着热气的药膳。这是瑾妃娘娘指定的药膳,可是马虎不得。

  “辛夷,你怎么还在这里煮药啊!”

  一个清脆的声音便是从门外传了进来,小翠就知道,到处都是看不到乔辛夷身影,肯定就是在药房里煮药了。

  乔辛夷不由转过头来,灵秀雅致的小脸,一汪秋水潋滟的双眸中划过淡淡的疑惑,朱红色的红唇微张,“小翠,你这又是去哪里了!瑾妃娘娘的药膳马上就要催了。”

  小翠不由吐了一下舌头,扮了一个鬼脸,“今天是皇上去西郊狩猎的日子,你也不出去看看,那可都是我们京城里最好的男儿了!卓将军真的是太帅了,玉树临风,英勇高大!”

  听着小翠嘴里一个又是一个蹦出对这位卓将军的爱慕之词,看来指望小翠帮忙是不用想了,微微摇头,还是继续自己手上的活。

  “恩,是很好,不过到底不会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乔辛夷重新转过身子,拿起旁边的筷子试探了一下药膳的程度,又是往炉子里重新加了几块碳粒子。

  看着渐渐上升的火焰,目光不由黯了黯,像是她们这样在这药房里的小医女,也估计只能等到岁数到了被放出去嫁人了吧。

  不过等到那个时候,一般的好人家的子弟都已经是娶妻生子了,她们也不会愿意去做别人二房,也不知道若干年后又会是什么光景。

  小翠也是和乔辛夷同一批进入药房的小丫头,不过现在乔辛夷都可以独当一面了,她还是原来那个样子。对于乔辛夷的努力都是看在眼里,不由就是痴了。

  “辛夷,看着你煮药的样子,都是一种赏心悦目啊!”小翠不由轻叹一声,“辛夷你长得真好看,以后一定能嫁个好人家。”

  两个小医女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时间倒也是过得飞快。

  “快来人,富太医呢,快跟咱家走!”桂公公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乔辛夷和小翠连忙出去恭迎,要知道桂公公可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了。

  “桂公公,我师傅他不在,不知宫里哪位主子有恙,师傅刚出去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乔辛夷微微低着头,却也是极有调理的把事情说了清楚。

  “富太医不在这可如何是好,宫里急召富太医去将军府替卓将军治疗啊!”桂公公也不由心中一急,再是看了一眼温顺的乔辛夷,不由眼前一亮,富太医不在,这里不是有富太医的高徒在啊。

  “快,辛夷姑娘你跟咱家走一趟吧,势不容缓,平时的时候宫里也经常宣你去治疗。”

  要知道乔辛夷可是后宫里最常召见的医女了。

  还不等乔辛夷明白过来,她已经是被桂公公给带出了宫,一路马车飞奔到了将军府。这一路倒也是捋顺了思路,原来卓将军在西郊狩猎中护驾,才是受了伤。

  厢房里,男人一身戎装半躺在床上,尽管因为伤势蹙紧了剑眉,但仍挡不住那面如冠玉、目如朗星的俊朗帅气。

  这次是左肩被刺了一箭,他已经在回来的时候自己给拔出来了,基本上控制住了伤情。这样的伤势对于卓天雄来说真不算什么,自己也是能很好的处理。

  “将军,宫里的医女来啦!”

  卓天雄不由微微眯起双眼,不自觉把目光落到来人身上。

  乔辛夷今天穿了一件青色宫衣,宽大领口,广袖飘飘,头绾简雅倭堕髻,青丝垂肩,身上还背着一个巨大的药箱,让一个小小的女人背着,卓天雄不由就在心中担心会不会压坏了小女人的肩膀。

  “将军,让我看看你的伤口。”乔辛夷一脸平静地看着卓天雄,丝毫都没有因为男女之别而有什么害羞的地方。

  反倒是卓天雄有些不在状态,愣愣地看着乔辛夷,却是一句话都不说,还是旁边的小厮开口,“乔姑娘,我们家爷伤的是左肩,那箭已经被拔出来了,您去给瞧瞧。”

  “嗯好。”乔辛夷微微点头,主动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掀开卓天雄盖着的上衣,血肉外翻,伤口很深,乔辛夷光是看着就觉得很疼。

  平时的时候接触的都是后宫里的女主子们,只要一丁点的伤口都是哭得梨花带雨的,而卓将军这伤口更是不能同日而语了。伤口见骨,不自觉乔辛夷手上的动作也是更加温柔了,生怕就是弄疼了对方。

  “之前的处理很到位,现在我已经把伤口止住血了。”

  这一番处理下来,明明已经是深秋季节,乔辛夷这额头也是不由冒出了点点细汗,不过总算是止血成功了。

  心中不由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抬起头对上卓天雄摄人的目光,却也是突然想起了之前小翠对卓将军的评价。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英勇神武,不由得心中一跳,下意识垂下脑袋。

  “我现在给你包扎伤口。”乔辛夷错开卓天雄的目光,手上的动作仍是轻柔无比,就像是一根小小的羽毛一样划过卓天雄的心悸。

  “平时的时候也要注意,一定不能碰水,还有这几天要吃得清淡一些,还有……”

  卓天雄一直盯着面前这个小女人,红唇一张一合,看着分外的诱人,一时之间竟然就是看得痴了。

  想不到这人世间竟然还会有如此钟灵毓秀的佳人!

  她就像是天下走下来的小仙女一样,温柔善良,似乎就是大声说话都是对她的打扰一样,卓天雄下意识就是放轻了呼吸。

  直到乔辛夷留下药方,收拾好东西离开,卓天雄还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看着那纤细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目光不由黯了黯,过了好半会似乎不经意间问道,“这位姑娘是?”

  “哦,回禀爷,那是御药房的乔姑娘,乔辛夷,可是宫里有名的医女了。”显然身边的小厮是知道乔辛夷的,立即回禀道。

  “乔辛夷,乔辛夷……”

  卓天雄嘴角微微勾了勾,默念着这个名字,很好听的名字,再看向已经看不见人影的地方,心中却是把某个小女人的名字深深地记住了。

  “辛夷姑娘的字就是写得漂亮!”

  卓天雄身边的小厮卓立收起乔辛夷留在桌面上的药方。

  他也是跟在卓天雄身边很多年了,耳濡目染地也是学会了很多。

  “你小子现在也学会评字了啊!”卓天雄嘴角微勾,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眉梢一扬,“把药方拿来我看看。”

  “啊!爷,您要药方来做什么,我还是要拿着辛夷姑娘的这个药方去药方给您抓药呢!您把药方拿走了,我拿什么给您去抓药啊!”卓立下意识就是护住手上的这张药方,警惕地看向桌天雄。

  “拿来,你磨蹭个什么劲,让你拿过来就拿过来!”

  卓天雄目光一深,一对炯炯的虎目瞪向卓立。

  卓立不由浑身一震,心里也是奇了怪了,自家将军今天就不对劲了,这好好地要把药方拿走做什么。

  小心翼翼地把药方递到卓天雄的手上,“爷,您可是悠着点,不要碰伤了自己的伤口,乔姑娘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是止住了血啊!”

  卓天雄下意识就是忽略了小厮的话,目光不由落到那张乔辛夷写的药方上面。

  当归二钱,甘草三钱,白芷二钱,紫草一钱,血竭一钱二,轻粉一钱。

  简单的六位中药材,就像是当归、甘草和白芷都是平时的时候最常见的药材,之后配上另外三种药材,相辅相成,君臣佐使将药效发挥到最好,最能够促进肌肤手上愈合的了。

  卓天雄目光却是不由被药方下面的那行小字给吸引住了,一笔一划清楚地记下了配好药之后应该是怎么煮药,就是连加多少水,想要几分火候都是一一记录下来。

  字如其人,这简单清楚的药方,更加贴心地把所有的注意事项都是一一罗列下来,娟秀的小楷字记录在宣纸上,卓天雄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这就好像是乔辛夷这个小医女一样,倒也是符合她的性子,就好像是之前她细心地替他包扎伤口一样。温柔的像是一只小猫一样,轻轻地抚过心尖,带着点点细碎的触感。

  “爷,您傻笑什么啊!还是把药房给我,我去给您抓药去吧。”看着卓天雄嘴角竟是露出一抹傻笑,卓立这心中都是惊奇至极,想不到自家爷竟然还会有这个时候。

  “恩,你去拿笔来。”

  卓天雄目光一黯,这么漂亮的字迹,他下意识就不想要被别人看到,自己一个人收藏起来就好。

  卓天雄的命令,府里的下人自是第一时间就是办好了。

  “爷,纸笔就放在这了。您左手受了伤,就不要折腾了吧,要不您说小的我来写吧。”卓立这心里也是着急,真是担心将军一个兴起就直接从床上起来,挥墨大写起来。

  卓天雄看了一眼满脸担心的小厮,目光微微一黯,倒也是同意了对方的建议,微微点头,“那你去写。”

  手下的人也是不由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不然还真是担心自家将军这么一来一去的,乔姑娘人还没有走远,又是要被从新请回来给将军再包扎一番伤口了。

  卓天雄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把乔辛夷开的药方重新报给小厮,就是连后面的注意事项也是一个字不漏地报了出来。

  刚才就有看过一眼药方的卓立不由嘴角微微一抽,果然今天将军不是很正常,硬是把药方给抢了过去,现在又是让他把药方给重新写了一遍。

  将军的心思当然不是他们下面的人可以猜测得了的,不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

  看着卓立还是站在这里,傻愣愣的模样,卓天雄不由微微敛眉,不耐地微微闭上双眼,“都已经是拿到药方了,还不去抓药。”

  “啊,哦,小的这就去抓药!”卓立心中一凛,连忙退出房间,轻轻地帮卓天雄关上房门,脚上的步子也是不自觉加快了。

  等到所有的人都是尽数离开,房间里仅剩下还躺在床上半闭着双眼养伤的卓天雄,不由一下子张开双眼,精明澄澈的目光哪里看得出有一丝一毫的倦意。

  从怀里抽出那张刚刚被藏好的药方,硬朗的男人脸上也是不由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容来。

  “乔辛夷……”

  目光落到那秀起的笔迹上面,轻轻地触摸着已经干透了的宣纸,卓天雄不由轻轻地拿起宣纸放在自己的鼻尖一嗅,似乎这上面还是带着乔辛夷的味道。

  纸张上面有着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这是这个小女人身上的味道。

  嘴角的那抹弧度不由越发上扬,小心地把宣纸重新折好,放到胸口的位置。

  御药房。

  “辛夷,你昨天是去卓将军府了呀!你见到卓将军了对不对!是不是真的是高大威猛?”

  小翠自从昨天乔辛夷从将军之后就一直缠着乔辛夷问卓天雄的情况了,不由轻声一叹,“我也应该好好学医的,这样昨天我就可以和你一道去将军府了!”

  乔辛夷真是被周边的几个小宫女给问怕了,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来他这边打探卓天雄的消息。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医女,和卓将军也不过就是一面之缘,哪里会知道他的什么消息的。

  “所以吧,就说平时的时候要多用点心,能遇到这么好的师傅多学一点总是有用的。”

  小翠不由连连点头,“嗯嗯,就知道我们家辛夷最用心了。不过我这个笨脑瓜真是反应不过来啊,看着那些药方脑袋都大了!”

  说着又是重重地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来更加证实一下,白皙的脸上也是浮现一丝懊恼的神色来。

  “不过辛夷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跟我说说,卓将军到底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很好看,我也就远远地看过去,还真是没看清。”

  被小翠缠着手臂,乔辛夷也是没辙了,不由想起了为卓将军包扎伤口的情景来。

  嘴角不自觉微微勾起,眸光微动,“卓将军是一个大英雄,器宇轩昂,一点都不怕痛,那么深的伤口都不见他眨一下眼睛的。”

  想到卓天雄的伤口,伤口见骨,乔辛夷这心里就不由蓦地一紧。

  “好了,也就是这样了,我要去给瑾妃娘娘做药膳了,等会就该来催了。”乔辛夷微微摇头,她想这些做什么,卓将军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哪里需要她一个小小的医女操心。

  “哟,我的辛夷姑娘,原来你是在这里,快点给老奴去珍妃的寝宫吧,珍妃娘娘有请!”

  来人正是珍妃身边最为信赖的徐嬷嬷,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上,还是带着满满的焦急,可见徐嬷嬷是真的担心珍妃的情况啊。

  这徐嬷嬷是珍妃的奶娘,自从瑾妃和珍妃姐妹二人相继入宫之后,徐嬷嬷也就是跟着珍妃入宫,成为珍宝阁的大嬷嬷了,这感情自然是非同小可。

  乔辛夷被徐嬷嬷拉着,一路快步地就是从药方这边出去。乔辛夷这心里也着急,徐嬷嬷也不说清楚情况,珍妃娘娘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了,让她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医者父母心,大抵都是如此。

  “徐嬷嬷,我这个速度你能跟上吧?”乔辛夷这身上还背着自己的药箱,脚下的不知可是一点都不慢,转头看了一眼年迈的徐嬷嬷,眼中带着自然的关心。

  “放心吧,辛夷姑娘,老奴这腿脚好着呢,我们还是快点吧,珍妃娘娘等着嘞!”徐嬷嬷脸上不由一笑,笑起来一张褶皱的脸都是皱巴了起来。

  “那就好。”

  乔辛夷微微点头,看着徐嬷嬷的样子,高悬的心脏也是微微放松下几分,目光微微黯了黯,继续往珍宝阁的方向赶去。

  在这深宫之中,哪个人没有一点心思计较的,没有这些的也早就不能在这里生活下去了。

  自然乔辛夷也不例外,她不会主动去算计别人什么,不过用于自保还是可以的。

  珍妃娘娘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现在突然急召乔辛夷入宫诊治,乔辛夷就算是想要不掂量着一点也不行。不过看到最关心珍妃娘娘的徐嬷嬷还能笑出来,笑容真心,想来这病症也不是特别严重了。

  不过乔辛夷这脚下的步子可是不慢,神色严肃,快步朝前走去。

  走在一边的徐嬷嬷也不由在心中暗自点头,这次召见乔医女也是对了,倒也的确是个好的。

  对于乔辛夷的这点试探,徐嬷嬷都是在这大宅深宫几十年的老婆子,哪里会不明白的。

  她也就是愿意表现出来才露出点意思让乔辛夷知道,这么算来,很快乔辛夷也应该算是和他们一条船上的人了。

  乔辛夷去珍宝阁的路上正好是经过紫禁城西偏门的方向,正好就是卓天雄每天必走过的路。

  经过昨天的休息,卓天雄这伤势也是好了很多,目光在看到乔辛夷的那一刹那就再也没有办法挪开了。

  女人背着药箱匆匆忙忙地朝着后宫的方向走去,纤细的小身板身上还背着一个巨大的药箱,都不知道里面是放了多少东西,看着卓天雄就不由心疼了,还真是担心那药箱把瘦弱的小女人给压垮了。

  目光不由微微黯了黯,状似无意地问道,“这乔医女一早是去做什么?”

  回答卓天雄的是一早就在宫里当值的侍卫,“回禀将军,辛夷姑娘这应该是去珍宝阁吧,今天一早珍妃娘娘身体不适,便是着急派了身边的徐嬷嬷来找辛夷姑娘了。”

  这后宫里头今天谁有点什么事情,明天又是谁怎么了,这表面上都是很清楚明白的,藏不了什么。不过至于这暗地里又是如何,便是不得而知了。

  “哦,这样。”卓天雄微微点头,“珍妃娘娘身体不适,怎么不宣见太医,竟是点名要乔姑娘,总不见得乔姑娘这医术还能比太医高得了?”

  只要是和乔辛夷沾上点边的事情,卓天雄就不由下意识关心了起来。

  这后宫里还有谁会没有一点计谋的,这浑水太深,卓天雄不由便是为乔辛夷给揪心起来。

  说到这点,那下属也是打开了话匣子,说来他也是受过乔辛夷帮助的人了,对于乔辛夷真是没话说。

  “将军您不关心这些有所不知,辛夷姑娘这煮药的功夫了得,这里恐怕都没什么人能赶过辛夷姑娘的了,煮药的时候不管是火候还是水分都是控制得极好!那可真是把药效发挥到了极致!”

  听着别人对乔辛夷由衷的夸赞,卓天雄也是在心中狠狠地点头,这个小女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

  卓天雄下意识摸了一把胸口的位置,嘴角微微一扬,看着乔辛夷离去的方向,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

  那张漂亮的药方,就是现在还是被卓天雄好好地放了起来,上面女人行云流水的小字,清楚明白地记录下了所有的注意事项,就是连煎药时候的注意点都是写了下来。

  的确是很擅长煮药了。

  卓天雄这心情不错,不过脸上却是一点都是没有表现出来,微微点头,“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吧。该到上朝的点了。”

  不由又是往后宫方向去的小路又是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会也早已没有了乔辛夷的影子。不过能这么快又是见到这个小女人,卓天雄这心中也是欢喜的。

  不过这些乔辛夷就是不知道的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卓天雄的目光,现在已经是到了珍宝阁了。

  不得不说珍妃娘娘的确是皇上心中最为珍爱的女人了,不说这珍宝阁就是特意为珍妃娘娘取的名字,皇上亲笔题字,就是里面的摆饰便是不容小觑。

  乔辛夷看了一眼之后便是立马垂头,小心恭敬地进了珍宝阁。

  显然珍妃也是等了有一会了,这心里着急,等待的时间也是久远,看到徐嬷嬷带着一个医女过来,说话的语气也是轻快了不少。

  “徐嬷嬷,这位就是乔医女了吧!”

  珍妃的声音很好听,目光不由落到了乔辛夷的身上,带着浓浓的打量之意。

  乔辛夷对着珍妃行了一礼,“珍妃娘娘万安,奴婢正是乔辛夷。”

  恭敬的态度,不卑不吭,任由着珍妃打量,今天不让珍妃放心下来,乔辛夷也什么都做不了。

  早就是在来找乔辛夷之前就已经是打听清楚了乔辛夷所有的情况,势必确定没有什么问题才敢放心。现在这一看,珍妃也是不由微微点头。

  都不知道是过了多长的时间,珍妃才是想起来还没有免了乔辛夷的礼,她现在还是半蹲着的样子,柔柔的声音才是说道,“乔医女快快免礼,本宫倒是忘记了,这么行礼也不嫌累。”

  乔辛夷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显然这样的情况早已经不是遇到第一次了。

  “辛夷姑娘,娘娘今天早上醒来就觉得腹中不适,你还是快点给瞧瞧吧。”

  珍妃朝着徐嬷嬷使了一个眼色,这会便是徐嬷嬷开口了。

  乔辛夷自然也是不敢怠慢了,眼中不由划过一丝暗色,“珍妃娘娘,恭请娘娘请脉。”便也是朝着珍妃走进了几步。

  这会珍妃也是不拿乔了,既然已经选定了乔辛夷,自然也是明白这会已经不是怀疑的时候。

  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便也是这个理。

  伸出那藕臂放在脉枕上面,对着乔辛夷微微点头,“那本宫这身体就拜托辛夷姑娘了。”

  这话说的轻巧,不过落在乔辛夷的耳里却是不由心头大跳,小心翼翼地感受着珍妃的脉搏,心中不由大惊,这哪里是腹中不适,分明就是有了喜脉!

  不过就是那么一瞬,乔辛夷又是静心再是重新诊了一边脉搏,更加能够确定这绝对就是喜脉。要知道喜脉是诊脉中最为入门简单的脉象,乔辛夷绝对相信自己不会诊错。

  现下是珍妃娘娘到底是想要什么答案,这宫里的人各个都是人精一样的,珍妃娘娘身边又是有着像是徐嬷嬷这样的老嬷嬷,光是看着珍妃娘娘的情况就大致可以在心中确定了是不是有喜了吧。

  这些想法也不过就是一念之间,乔辛夷已经恭敬地站起来,垂手肃立在一边。

  “恭喜娘娘,娘娘您这是喜脉,现下娘娘身体情况也很好,月份还浅,奴婢给您开几剂安胎药,娘娘每日按时服下定能保得此胎安稳。”

  医者父母心,不管珍妃娘娘到底是心里想着什么,乔辛夷还是一五一十地把自己诊脉得到的结果尽数告知珍妃娘娘。

  现在珍妃娘娘怀孕,这后宫又是要掀起风云了。珍妃娘娘本来就是皇上最为宠爱的妃子,现在又是有了身孕,这身份又是要涨上一涨了,如果这胎生下小皇子,更加是母凭子贵,大大的尊贵!

  珍妃和徐嬷嬷两人不由对视一眼,虽然之前就已经是在心中确定了肚子里这个孩子的存在,现在由乔辛夷诊脉说出来,这就是更加肯定了,心中的喜悦之情也是不易言表。

  徐嬷嬷这次自然也是得了珍妃娘娘的指令,目光微微黯了黯,主动对着乔辛夷做了一个揖,开口道,“辛夷姑娘,我们娘娘这一胎就全靠你照顾了。”

  说着徐嬷嬷竟是朝着乔辛夷跪了下来,也幸好自从乔辛夷进入珍宝阁之后,其他几个伺候的宫女公公都是尽数退了出去,这里也留下了乔辛夷她们三人。

  被徐嬷嬷这么一跪,乔辛夷这脸上也是不由一震,连忙也是跪了下来,硬是要扶起地上的徐嬷嬷来。

  “徐嬷嬷,您这样又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保住娘娘的胎儿这本来就是奴婢的职责所在。”都已经是到了这个地步,乔辛夷这心中哪里有什么不明白的。

  自从走进珍宝阁之后,她就已经是没有退路了,现在除了答应帮助珍妃娘娘的要求之外,乔辛夷根本就没有退路。不过替珍妃保胎,就算是她们不主动提出来这点,乔辛夷本着自己的良心也是绝对会这么做的。

  有了乔辛夷这句话,珍妃也是不由在心中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下意识握紧了双拳,敛去眼中所有的感情。

  “辛夷姑娘,徐嬷嬷,你们两个人还不快点起来,本宫有了辛夷姑娘的照顾,绝对能够顺利生下小皇子!”

  不要看平时的时候,珍妃活泼单纯的模样,最是让皇上喜欢,不过这后宫又哪里可能真的有单纯的女人。珍妃沉着一张小脸,微锁着眉心,却也是发出一股摄人的气息来,直直地盯着乔辛夷看,修剪精致的指甲若有若无地扣动着桌面。

  乔辛夷这脸上的表情也是越发的恭敬了,微微低着脑袋,在心中盘算着应对之策。不自觉竟是在这种天气之下,背心也开始有些濡湿了。

  对于乔辛夷的这样的表情,珍妃不由满意地微微点头,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辛夷姑娘是富太医手下最为有潜力的女徒吧,如今也是这医术也是尽得富太医的真传。”珍妃似乎是随意地那么一说,威压之后,收敛起浑身压人的气势,不由轻笑一声,微微摆手,“辛夷姑娘,不必紧张,本宫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是今天的事情还需要辛夷姑娘暂时保密,本宫不想知道除了这里的另外任何一个人知道,你可以做到吗?”

  “娘娘放心,辛夷一定不负娘娘所托。”

  乔辛夷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连连点头,却也是不由在心中暗暗惊讶,有孕那可是天大的好事,珍妃娘娘却是要把这孕事给压下来。

  这可是皇上第一个孩子啊!

  珍妃还是信得过乔辛夷为人的,毕竟在这之前就已经是调查过对方,不过当然也不会轻信。

  “现下本宫和本宫肚子里的皇子就要有劳辛夷姑娘照顾了,定然不能有什么闪失,不然……”

  虽然这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完,却也是让乔辛夷心头一跳,直接朝着珍妃跪了下去,叩首连连保证,“奴婢一定不负娘娘所望!”

  “呵,辛夷姑娘不必紧张。”珍妃不由轻笑一声,双手下意识轻抚着那还没有隆起的小腹,眼中也是不由划过一丝憧憬的笑容。

  为母则强,珍妃在确定自己的肚子里已经怀有龙胎的时候,就已经是开始谋划了。不管发生什么,都需要要保证孩子无恙!

  “等到本宫顺利产下龙胎,定也不会忘记辛夷姑娘的功劳,后宫还空缺一个女官的位置,倒也是适合姑娘。还有你那宫外的弟弟,也是今年秋试吧?”

  珍妃一句句话说来,却是让乔辛夷不由感觉自身就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不只是自己,就是连她的父母,还有一母同生的弟弟都是在珍妃的掌控之中。

  乔辛夷在心中深刻地明白,她根本就不能逃出珍妃的桎梏来。

  等到徐嬷嬷把乔辛夷送出珍宝阁,两人一起前往药房取药,乔辛夷感觉自己的这一颗心还是不能平静下来,都不知道自己在这珍宝阁到底是跪了多久,站起来的时候脚都是虚软的。

  不由狠狠地咬牙,让自己保持清醒,才是挺起脊梁,往宫外面一步步走去,脸上还是看不出有一丝不妥之处来。

  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罢了,等到梦醒了,就一切都好了。

  “辛夷姑娘不必紧张,我们娘娘也没有想要为难你的意思,毕竟这宫中……”说到此处,徐嬷嬷也是不再往下说下去了,微微点头,“我们家娘娘十岁入宫也是便是深得皇上宠爱,不过在这子嗣上也是不得不重视起来。”

  徐嬷嬷这和乔辛夷一起出来,看着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倒也是不由生了几分疼惜之情。这会并不希望乔辛夷能够完全明白自家娘娘的苦心和担忧,却也不想让这位显然已经是和她们走到一条船上的乔医女畏惧。

  被徐嬷嬷这么一说,乔辛夷焉能有不明白的道理。

  微微点头,“徐嬷嬷,您放心吧,我定当帮娘娘顺利产下龙胎。”

  乔辛夷这心里也是能明白珍妃的警惕,这后宫可是由慈禧太后执掌,当今皇后娘娘正是当今慈禧太后亲弟弟桂祥的女儿叶赫那拉氏。皇后还没有诞下龙子,可是珍妃却已经有了孩子,这如何能不让太后及皇后这边戒心。

  说来这后宫皇上身边这么多佳丽,至今为止却是没有一个孩子,又怎么会和皇后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乔辛夷这路上还想着事情,紧蹙的眉心就一直没有松开过。

  她这一次也算是不得不站到了珍妃这一边,自然也是和太后和皇后形成了对立,这以后的一步步就更加要小心了。

  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却说卓天雄这也是刚和乔辛夷错开,便是上了朝。

  这次卓天雄就是为了救驾才受了重伤,第二天又是直接上朝,足可见他对皇上的衷心,的确是皇上心中的一个肱骨之臣。

  不过这一天卓天雄似乎也并不在状态之中,站立在朝臣之中,听着大家每天几乎没有多少变化的讨论话题,卓天雄却是不由走了神。

  “启禀皇上,臣以为我们更应该抓紧我们老祖宗的精髓,四书五经才是本朝正统,八股文取人才,这次的秋试尤为重要。”

  说话的是礼部尚书张景之,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不过在这朝堂之上也是精神炯炯,据理力争。

  张景之一直都是维护儒家礼学的顽固老学究派,这话一出自然也是得到了不少朝臣的赞同。

  今天显然光绪帝又是再一次提出了学习西方的数算,这绝对是和这老学究的主张背驰而行,一瞬间朝堂上已经是跪倒了一片文官了。

  年轻的光绪帝载湉这脸上也并不好看,守着顽固的古典八股儒家,每次提出新政都是被这几个老顽固领头抗议,着实是气人!

  可是他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载湉不由心中暗恨,他亲政两年手上的权利还是没有集中,这朝纲更是大部分都是由慈禧太后把持着。就像是现在,这朝纲之上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和他作对,中间又有多少是慈禧天后的暗示呢!

  烦躁地摇了摇手,光绪帝沉着一张脸,紧蹙着眉心,紧紧地的盯着这些跪倒在地的朝臣,一双虎目黑得都可以滴出水来。

  “好了,这件事情容后再议,就先还是按照祖制,开恩科,为江山社稷广招人才才是。”这是光绪帝让步了,他也不得不让步,有时候还真的觉得这个皇帝当得无比的憋屈。

  看着光绪帝终于是松口,朝臣们也是不由狠狠地松了一口气,连连齐声高呼,“皇上英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光绪帝才是懒得听这些虚的东西,这一次到底还是他输了。

  这一件事情也算是过了,光绪帝目光不由看着这跪倒在自己面前的这些朝臣,眼底满满的都是不耐烦,却也是说了一句“平身”。

  卓天雄这才是刚受的伤,还没完全好,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就跟着这些朝臣跪来跪去,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手指无意识地划过胸口,冰冷的感觉似乎也是消去了很多。

  “卓爱卿,你的伤势如何了?”卓天雄到底是为了光绪帝受的伤,在面对这些看不顺眼的朝臣,光绪帝索性不看,转过来关心卓天雄的伤势。

  不过似乎卓天雄今天还真的是伤势未好,便是光绪帝到底是说了什么,都没有听清。

  一双黑色的虎目中不由划过一丝迷惘,垂头对着上面的的帝王,站在卓天雄旁边的是一直与他交好的善意李将军,不由在心中暗叹一声,倒也是极为及时地提醒了一声,这才是让卓天雄反应过来。

  卓天雄心中一滞,“微臣多谢皇上关心,已经好很多了。”

  光绪帝也不过就是那么一问,看着卓天雄的情况,又是赞许鼓励一番,当即赏赐了一些东西之后便也是过了。

  “卓天雄,你这在朝堂上都是在想着什么啊,要不是我,你都是要触怒天颜了,竟然在早朝上走神!”善意李和卓天雄一起走出朝堂,也是不由关心地抱怨一声。

  卓天雄嘴角一勾,目光微微黯了黯,他在想什么,下意识摸了摸放在胸口的那张药方,不由又是想到了那个纤细的小医女来。

  那双摄人的眸子里竟是带着满满的柔情,倒也是让一旁看着的善意李也是微微一愣,他什么时候见过卓天雄这么温柔的一面了?

  “意李兄,今天的事情就要多谢你相助了,改天我定当当面答谢,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也不管善意李眼中的惊讶,卓天雄下意识就是快步朝着之前上朝来的走过的小路走去。卓天雄嘴角不自觉微微扬起,说不定这个点,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那个小丫头!

  他这是在想她!

  “卓天雄,你……”善意李不由狠狠地摇头,卓天雄这精神的模样哪里还有是手上严重的样子,“真是不知道这是闹什么!算了,我还是自己回府吧。”

  而卓天雄已经走到方才早朝之前遇到乔辛夷的地方,不由就是放下了脚步,这边经过的朝臣也不多,倒也是安静。

  卓天雄停在了这里,目光不由微微眯起,看着之前乔辛夷离开的方向,这条路上哪里还有什么人啊!

  心中不由划过一丝失落,这世上又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哪能这么容易就是碰上了呢。可是这心中又是不甘心,便也是在这等上片刻。

  “卓将军,原来你也是走西六门,我们一起走吧。”后面同是武臣的莫云看到卓天雄也是不由心中一喜,主动上前说道。

  “恩,走吧。”卓天雄点头,眼神微微黯了黯,看来是见不到那丫头了。

  不自觉就是连那挺直的后背也是带上了一丝淡淡的失落之感。

  “卓将军!”却是不想身后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却是叫住了他!

  那样熟悉。

  不是她又是谁?

  卓天雄眼中不由划过浓浓的惊喜,原本以为今天是无缘见到乔辛夷了,竟然还是在最后的时候,再次遇到了这个小女人。

  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转身对上面前的这个小女人,微微点头,“辛夷姑娘。”

  乔辛夷原本就是因为从珍宝阁出来,这心里藏着事情而不由烦躁,一抬眼竟是看到了卓天雄高大的身影,眉心不由微蹙。

  这卓将军的伤势也不轻啊,深可见骨,竟然没有休息又是出来了,真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身子。

  大概这是每一个医者都有的心思吧,看到患者这样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便是也顾不得对方的身份,便是主动叫住了卓天雄。

  “卓将军,您的胳膊受伤很深,一定要注意休息,换药一定是要及时,我在药方上也写得很清楚了,请一定要顾忌自己的身体!”

  乔辛夷朝着卓天雄做了一个揖,眼中毫不掩藏对他的关心之情。

  卓天雄不由心中一暖,嘴角的笑容也不自觉越发灿烂了几分,朝着乔辛夷微微点头,“辛夷姑娘这话,本将军记得了。”

  他不是那种会说话的人,明明是想要好好和面前这个小丫头说会话,不过这里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地方,人多眼杂的,不由看着这张脸也是越发严肃了。

  也幸好乔辛夷一点都不被吓到,不管卓天雄怎么样,她作为一个医者就要把所有的注意事项都是和卓天雄说清楚了。

  卓天雄是一个大将军,早就是在之前就有听其他宫女狠狠地夸奖卓天雄的本事,乔辛夷这心中对于卓天雄也是多有崇拜之情。

  徐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了,自然对于这位御前大将军也是早有耳闻,看到乔辛夷的模样竟然也是认识卓将军的,目光不由黯了黯,倒也是站在一边耐心地瞪着乔辛夷。

  乔辛夷眉心微蹙,刚才就是看到卓天雄这么不珍惜自己,这样的情况还是出来了才是出口叫住了卓天雄。等到交代完这些,倒也是不由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辛夷就此告退了。”

  说着便是朝着徐嬷嬷这边走去,让徐嬷嬷等着她到底也是颇多不好。

  这才是说了这一会话,就要看不到这个小丫头了,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乔辛夷身上独有的淡淡的药草的香味。

  卓天雄不由心中怅然若失,下意识叫住了正要离开的乔辛夷,“辛夷姑娘!”

  乔辛夷微微疑惑地转头看向卓天雄,那迷惑的目光就似乎是在问他,还有什么事情吗?

  这下子反倒是卓天雄愣住了,他就是不想要看到乔辛夷就这么走了,便是下意识叫住了她。目光微微黯了黯,微微顿了顿,才是重新开口道,“辛夷姑娘,我这个胳膊要什么时候换药,你来帮我换药吧!”

  说来这最后的那一句话,才是卓天雄最想要说的了,眸光也是不自觉带上了一抹期待。

  乔辛夷微微低着头,倒也没有注意卓天雄的目光,微微蹙眉,“将军要每天换药才是,我不是昨天在走之前有留下药方,还有这几天要换的药吗?”

  昨天虽然出来的时候匆忙,不过知道是卓将军受伤,乔辛夷这药箱里也是准备够了治疗外伤的药材,倒也是全部留给了卓天雄。

  面对乔辛夷那澄澈的目光,这个时候卓天雄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微微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点头,“恩,有劳辛夷姑娘了,我知道了。”

  这会徐嬷嬷也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宫里的珍妃娘娘还是等着这边的药材呢,作为提醒轻声咳了两声。乔辛夷会意,最后朝着卓天雄做了一个揖,转身和徐嬷嬷一起离开。

  看着乔辛夷再一次袅袅离开的身影,卓天雄狠狠地蹙紧了眉心,就是连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心里为何会如此的焦躁。

  等到走了一段距离,徐嬷嬷不由暗暗打量着身边的这个小医女,却也是不由在心中承认,这乔辛夷倒也是个人才,关是看着刚才面对卓将军的样子,也是不同寻常了。

  心中不自觉对他们选择乔辛夷来给珍妃娘娘保胎,倒也是更加多了几分信心来。

  目光微微暗了暗,状似无意地问道,“辛夷姑娘,似乎和卓将军很是相熟的样子?”

  面对徐嬷嬷的疑问,乔辛夷第一时间在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戒备之心,她可是已经被珍妃娘娘给牵绊住了,不过卓将军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是御前大将军,肩负着保卫整个皇城的重担,可不能被别人给算计了去。

  乔辛夷微微摇头,“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医女又怎么会和卓将军相熟的,不过就是昨天卓将军护驾受伤,富太医不在,是我去给将军包扎处理的伤口。”

  “哦,原来如此。那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不要让娘娘等急了。”徐嬷嬷微微点头,心中也是不会相信就是乔辛夷一个小小的医女真的会和堂堂御前大将军会有什么瓜葛。

  不过这心底却是记住了这么一桩,兴许未来还能有用到这么一出来。

  卓天雄回了自己的府邸,说来光绪帝体恤卓天雄救驾之功,也是特许他在家好好休养不用上朝。

  其实他原本今天就不用早朝,只是下意识心中有个声音,让他不由就是想要去见见心中某个小女人罢了。

  卓立从小就是跟在卓天雄的身边,这会看着自家将军又是对着门口发呆的模样,微微无奈不解。

  似乎就是从昨天将军受伤之后,就开始变成这个样子了。

  其他人不敢开口,卓立却是卓天雄的心腹,也是最为关心将军身体的人,吸了一口气,打断道,“将军,差不多要换药了,让小的给您换药吧。”

  卓天雄这会倒也是回过神来,深沉的目光落到卓立的身上,饶是跟在卓天雄身边这么多年也是不由被这目光给镇住了。

  不过也幸好卓天雄松了口,微微点了点头,“恩。”

  卓立手上拿着的可不就是昨天乔辛夷最后走的时候留下的药了,卓天雄不由就是想到了那小丫头板着一张小脸,朝着自己说教的模样,嘴角微微一扬,看着卓立这手不由一抖。

  自家将军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卓天雄这心里本来就存着事情,卓立到底是个男人,就算是再细心自然也比不上乔辛夷专业,自然是受到了卓天雄的嫌弃了。不由狠狠地蹙眉,“这手上没轻没重的,下去。”

  卓立不由手上一僵,他还没有开始给将军换药呢,这才是刚刚帮将军解开衣服,就已经是惹得将军嫌弃了。

  卓天雄平时的时候很好说话,受过更加重的伤也是从来不说疼的,更加不用说是嫌弃别人手上没轻没重的了。

  要知道之前每次卓天雄受伤,不都是卓立在一边帮忙换药处理伤口的,这绝对是卓天雄第一次嫌弃这个身边的得力小厮。

  “那将军要不我让翠儿帮您换。”卓立不由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对站在一边的丫头翠儿使了一个眼色。

  被指到名字的小英也是一脸的不甘愿啊,今天看着明显你就是心情不好,光是看着卓将军那深沉的脸色,她就是不由发抖啊,更加是不用说给将军换药的了。

  卓天雄抬眼看了一眼站在卓立后面的小丫鬟,平时的时候看着她们也都是挺机灵的,不过这会却是怎么都看着不顺眼。

  这哆哆嗦嗦的,哪里能做好事情,摇了摇手,“都下去吧,不换了。”

  卓立不由心头一跳,昨天辛夷姑娘可是着重强调过,一定要给将军及时换药,现在将军这样不肯换药可是如何是好。

  还不等卓立开口,正好厨房这边也正好就是把刚刚煮好的汤药给端了上来,小丫鬟看着房间里大家战战兢兢的模样,顿时都不敢上来了。

  还是卓立不由在心中重重地吸了一口气,主动端过那汤药,小心翼翼地放到卓天雄的案桌前面。

  “将军,您不换药,那好歹把辛夷姑娘开的汤药喝了吧。”

  原本都是要被卓天雄赶下去的汤药,却是在卓立提及到乔辛夷这个名字之后,卓天雄微微变了变颜色,眸光微微一深,倒也是端起药碗放到嘴边。

  看到将军终于是啃吃药了,卓立这高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是微微松了松,不过很快就是被卓天雄后面的动作给打败了。

  卓天雄哪里是吃药,不够就是药碗放在嘴边抿了一抿,便是重新放下药碗,狠狠地蹙着眉,显然是对于这汤药也很是不满意。

  那还是受伤的那只胳膊便是往桌上用力一拍,发出“嘭”的一声响声,那坚硬的案桌都是随着这一用力一打出现一条裂缝来,可见卓天雄用力之大。

  “拿下去,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汤药,将军府的人会不会煮药了?”

  卓天雄这么一说,真的是惊到了一帮手底下的人了,倒不是怕被将军责罚。卓天雄从来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可是他现在分明就是放弃治疗了!

  经过刚才那一番动作下来,气血不顺,又是用力过猛,那原本已经是结痂的伤口又是重新崩裂开来,一点点鲜红的鲜血便是流了出来,一下子便是把白色的里衣也是染成了血红的一片。

  

[读者须知]:下一篇:204.缘起:初识,治疗-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