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202.冥冥中自有安排-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01.面对面再次相遇-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黄连的心跳得飞快!

  刚才她遇到的人不是别人,更不是王浩,而是卓斯年!

  是她的老公,是她的哑巴大叔!

  是她深爱的那个男人!

  斯年,我会找到你的!

  黄连不顾一切地冲出了走廊,跑得飞快。

  然而走廊上空无一人。

  看不到卓斯年离去的背影,也不知道卓斯年去了哪里。

  因为中药论坛已经准备开始,众人都落座了,走廊上只剩下她一个人,放眼望去空空如也,只有偶尔走过几个端着盘子、穿着旗袍的礼仪小姐。

  斯年,你怎么不见了?

  你怎么没有等等我?

  但是,我会找到你的!

  “没有,这里没有。斯年,你会不会在一楼?你会不会?”

  黄连自言自语着,立马冲下了楼梯。

  走得太急差点一个趔趄掉下楼梯去。

  到了一楼,忽然间有两个女的从黄连身边走过去。

  “真是的,怎么一楼的洗手间又坏了,麻烦死了!”

  “就是啊,害得我们刚才要去二楼上洗手间!”

  黄连一下子扭身过去:“请问你们刚才走在我后面去上的洗手间,是吗?那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外表极其俊朗的男子,就在二楼,三十岁的样子,很高大很年轻……”

  转身问的时候黄连是很有信心的。

  如果这两个女人真的在她身后才走进洗手间,那么一定也会看到卓斯年。

  在场的被邀请来宾都是中老年的中药专家,受邀前来的也都是年长者居多。

  就算有年轻人,未必能有卓斯年精致绝伦的样貌。

  “年轻男人……”

  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子,拍了一下脑袋,果真是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醍醐灌顶道:“你这么一说,好像我们真的见过一个男人,就在去洗手间之前!”

  “那个男人长得什么样子?和谁在一起?”黄连忙不迭地焦急地问,同时左右四顾,看看有没有什么人从走廊上经过。

  “那个男人长得贼好看了,高鼻梁薄嘴唇,脸型刚毅,身材高大挺拔。”

  “对对对,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呢!”

  “他身边好像有一个女人,当时我们是在哪看到那个男人来着?洗手间门口?”

  “不对不对不对,是在二楼的西北区,那里基本都是观众自行买票的人居多,年轻人也很多。”

  二楼!

  斯年在二楼!

  黄连如抓住了浮木的溺水者,犹如抓住了一个存活的生机,眼睛里熠熠闪烁着光,大喜过望,“谢谢你们!”

  “不客气,不客气。”

  黄连踩着小高跟,一口气冲进了华东区,然后在来宾席位找到谷遇东。

  “黄连,你终于回来了,怎么这么久?论坛准备开始了,我还以为你太紧张不敢回来了呢。”

  谷遇东笑吟吟地瞧着黄连调笑道。

  “遇东,我有急事要和你说!”

  黄连却来不及了谷遇东说笑了。

  她先是看了一眼被中药专家缠住的王浩,然后紧张兮兮地上前,凑近了谷遇东,黄连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低声耳语。

  “遇东,我刚才上洗手间的时候,在走廊上看到了一个男人,说出来我自己都不相信,竟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他!”

  “是什么人?”

  “我问你,刚才‘斯年’有没有离开过这里?”

  “没有,怎么了?”

  “刚才我在走廊上看到斯年了!是卓斯年,真正的卓斯年!”

  黄连紧捏这小拳头,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自己竟然就这么错过了真的卓斯年。

  王浩从未离席,走廊上的卓斯年她绝对不会眼花出现幻觉。

  他从她身边错身而过,还留下了一股清寒的气息。

  那是卓斯年的气息没错。

  若知如此,当初遇上的时候,她定然会奋不顾身地抱住他,不让他从身边逃走!

  “真的卓斯年?”谷遇东听清楚了她的话后,大吃一惊,匪夷所思地瞧着黄连,心底半信半疑。

  “说出来我都不相信,是不是很可笑,你是不是觉得我看到的是幻觉,但是我非常确定以及肯定,我看到的那个人绝对不是错觉!”

  “黄连,你别着急,好好说,我绝对相信你的话!”

  其实刚才谷遇东心里面是有那么一秒钟觉得黄连产生了幻觉。

  太过紧张,思劳成疾,然后就看到了卓斯年。

  然而黄连眼睛里面的急切,还有冷静从容的神情,看上去都不像是出现了幻觉。

  黄连先是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急切解释道:

  “当时我以为是王浩,然后就没有理会,紧张得很,去上了个洗手间出来,才想起来原来王浩还在这里。走廊上也问过了,他们说确实看到一个英俊的美男子,描述和斯年十分相似,我以人格担保绝对不会弄错。”

  “走廊上的人怎么说?”

  “他们说在二楼西北区门前看到的斯年!”

  “和什么人在一起?”

  “一个女人!”

  黄连实话实说。

  谷遇东猛地从位置上起立,握住黄连的手腕,斩钉截铁,“走!我们立刻去找找!”

  一个女人!

  不是万佳怡是谁?

  黄连说的话就连标点符号都是真的。

  王浩别过头,看了过来,担忧地道:“生了什么事情?”

  谷遇东用手掌心包裹住黄连的手,面不改色地道:“黄连的婚戒丢了,我们现在过去帮黄连找婚戒。”

  “婚戒?”

  王浩军人的直觉敏锐察觉到了不对劲。

  看看黄连苍白的脸色,他也起立,搂住了黄连,当着众人的面,宠溺地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是不是太沉了。要是找不到就再给你买一个好了。”

  黄连很配合:“不,那是我们定情信物,我就只要那个。老公,你给我找找好不好?”

  谷遇东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分钟,我们赶紧出去找还来得及。”

  王浩歉然地笑道:“抱歉,我们先去找戒指。”

  那些中药专家也不好再纠缠着‘卓斯年’,纷纷善解人意散开。

  “卓先生,卓太太,赶紧去找吧,这么贵重的物品被丢了多不好。”

  终于解脱。

  三人争分夺秒地冲了出去,走廊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谷遇东飞快地转动这思维,安排统筹,“我们上二楼去,如果是在西北区看到的斯年,那么一定是在西北区,西北区比华东区要大,我们让礼仪小姐反锁了门,好好找找!”

  瓮中捉鳖,一定能找到万佳怡这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是卓斯年先生出现了?”王浩听到这句话立刻秒懂。

  “不错,卓斯年出现了,我们现在立刻上去二楼,今天务必一定要找到斯年。”

  “嗯!”

  黄连激动地点头,跟在两个男人身后跑去楼梯口。

  ……

  西北区。

  叮咚。

  手机响了一声,拿起来看了一眼,万佳怡立刻脸色大变,暗啐了一声,狠狠关了手机丢进包里。

  手机里面是手下人送过来的短信息。

  上面写着:“黄连,谷遇东三人离席,准备走出华东区。老大,请离开西北区!”

  这个世界上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她万佳怡千算万算,还是算不过天意。

  竟然真的被黄连碰上卓斯年了,不过他们两个既然能错身而过,不是彼此,那也说明老天爷也在帮她万佳怡!

  “想找到斯年?你们做梦!”

  腹诽了一句,万佳怡狐媚的眼珠子滴溜一转,‘咝’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捂住小腹。

  “斯年!”

  忽然身侧万佳怡一声惊叫。

  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卓斯年侧眸,眉心淡淡蹙了起来,“佳怡,你怎么了。”

  只看到万佳怡脸色煞白,咬着嘴唇,弓着腰背,手死死地捂着肚子的位置,梨花带雨,眸儿楚楚可怜地凝视着他。

  “我……我肚子好疼呀,是不是早上吃坏了胃……好疼!”

  说话间,万佳怡便将脑袋搁在了卓斯年的身上。

  卓斯年淡淡一皱眉,下意识地就想要躲避开。

  谁知道万佳怡动作快得很,已经挨在他身上了。

  卓斯年也再躲不了,尽管对于万佳怡的生病没有什么反应。

  旁边位置一个中年大妈道:“小伙子,你女朋友身体不舒服哩,赶紧带她去看医生哇,说不定是痛经啦!”

  “你们这些男人就是粗心大意,女朋友身体不舒服了都不晓得关照一下。还愣着干啥呀,赶紧送你女朋友去医院看看哟。”

  “现在的年轻人不比我们那一代咯……”

  已经准备开始了,现在出去医院肯定会错过。

  卓斯年不太愿意,蹙眉道,“佳怡,我送你去医院,你自己在医院休息可好。”

  “好,斯年!我好痛啊!你赶紧送我去,赶紧,我要被痛死了!”

  万佳怡夸张做作地伏在卓斯年的怀里叫唤。

  卓斯年道:“你自己能走?”

  一旁大妈又扯着嗓门多管闲事了,“人家姑娘都痛成这样了,你还问人家能走不能走?赶紧送医院去哇,小伙子哟!”

  卓斯年皱了下眉,只得将万佳怡抱了起来。

  万佳怡不算重,轻易就将她抱起来,离开了席位。

  卓斯年两腿修长,一个大步等于普通人的三步,两三步就迈了出去西北厅,然后带着万佳怡冲向左手边的楼梯口。

  因为礼堂人多,怕造成拥挤踩踏,所以设立了两个楼梯口,一左一右,一个是下楼梯,一个是上楼梯。

  正在卓斯年和万佳怡的背影被左手边楼梯口吞没,右手边的楼梯口吐出了黄连、谷遇东以及王浩三人。

  他们跑的飞快,冲进了西北区。

  谷遇东反手将门上了锁,“不好意思,我是谷药集团的谷遇东,我们正在找一个很重要的人,人太多了我们可能找不过来,麻烦请你帮我们看守一下门口,在我们找到以前,不要放任何人出去,好吗。”

  礼仪小姐一听到谷遇东的名讳,眼睛一亮,变得毕恭毕敬,“好的好的,谷先生您尽管找,我们绝对不会放任何人出去!”

  “好的,谢谢。”

  谷遇东按住王浩和黄连的肩膀,“你们两人都别着急,听我指挥,礼堂有左右两个区,黄连你和王浩去找左手边的区域,我找右手边的区域。”

  “嗯!”

  “王……斯年!你去找前面一排,我去找后面一排!找到了立刻打电话给我和遇东!”

  黄连交待了王浩后,她立刻冲到右手边的楼梯,眼睛像是子弹一样飞快地从座位上的各个来宾身上掠过去。

  不是,这个也不是,他不是卓斯年,他年轻,但是长得没有卓斯年帅……

  黄连攒着自己冰冷的手,然后飞快在人群之中搜寻着卓斯年的身影。

  但是找了很多,都一无所获。

  看着人头攒动的会场,他们还有好多人没有找。

  不能气馁,黄连打起精神继续找。

  不到三分钟,黄连就和兵分两路寻找的王浩碰了头。

  “你找到了吗?”

  喘着粗气,黄连急切地追问。

  “没有,哪里都没有找到,我一个个仔细看过了。你呢?”

  “我……我也没有找到。”

  “卓斯年先生长得极为英俊,鹤立鸡群,让人想不主意都很难,如果再这个地方,我们肯定会找到,不会错过。”

  “那我们再找一边,确保不会漏掉,仔细看,每一个人都要看到,然后再过去和遇东碰面。”

  “行。”

  “他和你穿着一样的西装!”

  “好!”

  王浩扭身折返回去找。

  路过一排席位,忽然一个眼尖的大妈瞧见了他,招招手。

  “小伙子!”

  王浩站定了脚步,“阿姨?”

  “你女朋友呢?你刚才不是送你的女朋友去医院了吗,怎么又一个人跑回来啦?”

  王浩闻声浑身一震,“你们怎么知道是我?”

  “刚才我们明明看到你啦,小伙子,你不该丢下你女朋友一个人回来呀,女孩子很脆弱的,需要男人照顾着。”

  “就是啊,刚才看到你女朋友肚子很疼的样子,一定难受死了,肯定希望有个人能在身边多陪陪她!”

  大妈你一言我一句,说的好不逼真。

  看看他们旁边真的空出来两个位置,刚才没有注意,现在仔细一看,礼堂像是沙丁鱼罐头一样被塞得满满当当,外面的一些对中医药热衷的观众想进来参加都没有位置了。

  这两个空出来的位置真是显眼。

  灵机一动,王浩机敏地问:“阿姨,你觉得我女朋友漂亮吗?”

  “漂亮呀!就是长得太妖艳了,贵气十足,不过你们现在的小年轻就好这口!”

  “就是呀,我们那个年代,男人都不看脸,到了你们这代就不行咯,一个个都是颜值党……”

  “阿姨,卓……我是什么时候走的,你们还记得吗?”王浩问。

  “几分钟前吧,刚走不久,这么快就回来啦!你女朋友呢……哎!小伙子!”

  王浩几乎是像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

  和黄连他们会合,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们!

  黄连找完了,无功而返,和谷遇东在刚开始分散的位置碰了头。

  “遇东,你怎么样,找到了吗?”

  问完话,看到谷遇东摇头叹气,黄连便已经知道了答案,其实从看到谷遇东自己一个人过来的时候,黄连就不抱希望了。

  因为如果谷遇东真的找到了,一定会带着人过来,可是谷遇东的身边没有人。

  问出来只是想确定一下,好让自己死心得彻底。

  “没有找到斯年的踪迹,斯年长得这么耀眼,如果真的在,我们一眼就能看到他。”

  “嗯,王浩也是这么说。”黄连眸光黯淡了几分。

  “王浩人呢?”

  “还没回来……”

  说曹操曹操到,两人正说着王浩,王浩就朝着他们的方向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王……斯年,怎么样?找到了没有?”黄连一下子转过去,上前几步,问。

  王浩摇摇头。

  谷遇东看黄连大失所望,不住安慰:“说不定万佳怡已经带着卓斯年转移了,你也知道万佳怡这个女人的手段。”

  “对,万佳怡带着卓斯年先生转移了!”

  王浩的语气太过于笃定和斩钉截铁,谷遇东一下子震惊地看了过去,“你说什么?”

  “我说卓斯年先生已经和万佳怡离开这里了。”

  “王浩,怎么说?”

  王浩把刚才和大妈遇到的事情给黄连和谷遇东讲述了一遍。

  “黄连,刚才你看到的果然是斯年,不过可惜我们已经错过了他们。”

  谷遇东咬牙,万佳怡这个女人的手段可真是厉害,能一次次带着卓斯年回国,又能一次次的将卓斯年带走!

  立刻,谷遇东拿出电话,联系梁川和郑东,“你们立刻带人去机场,这一次务必将私人飞机拦截下来!”

  谷遇东打过去这个电话的时候,万佳怡和卓斯年已经坐上了去往机场的车子,而且已经抵达了机场。

  万佳怡甚至连收拾行李的时间也没有,立刻带着卓斯年冲私人飞机奔过去。

  “你的肚子不痛了?”

  “不,忽然间不痛了,但是我要回去美国才能好起来,斯年,你快点跟我回去!”

  万佳怡不由分说地拽着卓斯年上飞机。

  郑东和梁川带着人赶到机场的时候,被地勤告知飞机几分钟之前已经起飞了。

  具体去了哪里,不详。

  “谷先生。”郑东无比失望,语气颓败,“我们又错过了一次,万佳怡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每次都遥遥领先我们一步!”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同一个男人甩了两次。

  梁川生气地直接踹了旁边的垃圾桶一脚泄愤,“他奶奶的,又给万佳怡那个女人逃了!”

  “我知道了,先这样。”

  谷遇东撂了电话,很久才缓缓放下了放在耳边的手机。

  “遇东?怎么样,郑东他们那边有了什么消息?”黄连紧蹙着眉头,焦灼地问。

  谷遇东摇摇头,“黄连,真的很抱歉,这次我们还是耽误了时间,没有赶上他们两个人的飞机,只差几分钟。”

  黄连的小脸一白,脸上一丝血色也无。

  “什,什么?”

  又错过了?

  就连王浩看了都于心不忍,别过了头去。

  他们这么拼命努力,最终还是输给了万佳怡这个女人,万佳怡的手段真是不明觉厉!

  一群人被一个女人玩转,真是心有不甘啊!

  “黄连,你没事吧?”谷遇东担心地扶住黄连的肩头,好似生怕黄连会踉跄一阵然后倒下来似的。

  “没事,我没事。”黄连摇了摇头,微微稳定了一下心神。

  失望。

  很失望。

  没想到又错过了一次,这一次和斯年明明距离那么近,近在咫尺,她如果上前抱住斯年,便能留下斯年,偏偏错过了。

  真是天意弄人。

  失望过后,心底头用上了一股欣喜。

  真的斯年还在,他们就一定能找到。

  上一次寺庙的时候,黄连并没有真的和卓斯年照过面,不过这次他们碰面了,而且还是互相看到了对方……

  等等……

  看到了对方!

  他们看到了对方!

  卓斯年也看到了她!但是,为什么他一副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

  难怪黄连总是觉得又什么地方哪里不对劲。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黄连犹如醍醐灌顶,浑身猛地一震,她呆愣愣地瞪大了黑白分明的杏眼,震耳奎,大脑里一片空白,被自己的现吓到了。

  接触到黄连眼神,谷遇东也猛地想起来了什么,浑身震了震。

  “黄连!”

  “遇东,刚才……”

  “刚才你同我说你看到了斯年,你们两个还在走廊上打了个照面,既然斯年看到了你,为什么斯年没有认出来你,按理说斯年不应该会这样才对,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男子,试问看到自己深爱的人,有几个会视若无睹!”

  谷遇东看了下王浩,如连珠炮般道:“你认不出来,尚且情有可原,因为你以为斯年是王浩,可是斯年认不出来你可就奇怪了。”

  “对啊。”王浩附和道:“少奶奶,您想想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三人站在礼堂的角落,四周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我想想……”

  黄连煞白着小脸,仔细回忆着刚才的情况。

  “我紧张找洗手间,然后就在走廊上碰到了他。我的眼神碰上了他的,那一个瞬间,他也在看着我。当时我吓一跳,心底头骇的一惊,真的以为是卓斯年出现在我面前。”

  然后黄连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可是下一秒就以为是王浩,因为以前每次王浩出现在我面前,我都以为是斯年,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会是真的斯年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就以为是王浩,然后就没有理会斯年?”

  “对,当时我紧张得很,我就没有管了,也没有和王浩打招呼,事后才想起来,王浩和你待在一块呢,怎么会出现在我面前。”

  谷遇东循序渐进地问:“斯年看到你有没有什么反应?比如说他的眼神……”

  “有!”

  黄连重重点头,回想起来卓斯年的眼神,肠子都悔青了,当时就应该多看几眼她的哑巴大叔,留个念想也好。

  “他看我的时候,眼睛里面带了一点探究,然后剩下的都是陌生和疏离,就像是在看一个从来都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的,那种好像从未认识过你,对你完全不认识……”

  说完,黄连的脸色慢慢地变得素白,像是一张白纸一样。

  “黄连,你确定你没有看错?斯年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着你,他不应该……”

  嘴上说着,谷遇东却似慢慢猜到了什么,脸色也紧跟着变得白了一下,血色消褪。

  如果按照这么说,卓斯年这个家伙看到黄连居然没有认出来,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卓斯年被万佳怡威胁着,如果卓斯年敢和黄连相认,万佳怡就威胁卓斯年会对黄连不利,卓斯年这次假装出陌生人的样子,对黄连波澜不惊。

  二种可能,就是卓斯年完全不记得黄连了。

  如果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后者的可能性远比前者大很多。

  黄连慌了手脚。

  她的眼眶一下子红了。

  难道卓斯年忘记了她?

  要不然怎么会用那种陌生而疏离,像是在看一个路人的眼神看着她?

  如果斯年是表演出来的,那么演得也太好了,都可以去拿奥斯卡影帝了。

  可是斯年真的能做到看到她健健康康的,而不为所动吗?

  显然不能。

  谷遇东道:“黄连,我猜测斯年很有可能是被万佳怡动了手脚。”

  黄连晦涩地问,“怎么说。”

  谷遇东想到卓斯年离开之前说过会主动联系他们。

  可是转眼间已经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卓斯年还是没有主动和他们取得联系过。

  包括上次和万佳怡回国去古寺的时候也是,甚至没有逃脱主动找他们。

  就算不排除万佳怡用黄连的生命威胁卓斯年。

  按照卓斯年的性格,绝对不会是那种受人威胁的,肯定会试图反抗,而且肯定会有办法联系他们的。

  但是卓斯年就连反抗都没有,也没有联系他们任何人。

  谷遇东深思熟虑过后,开腔说:“斯年曾经说过,会主动联系我们。要是斯年真的有心想要和我们联系,一定能联系到我们,但是他没有,这么久以来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而且这次见面,斯年完全不认识你一样。我猜想,斯年是不是被万佳怡陷害了,被喂食了譬如忘情丹此类的药,完全忘记了大家。”

  按照万佳怡的手段来看,完全很有这个可能!

  “斯年……”

  如今看来,极有可能!

  他吃了失忆药,一定吃了很多的苦头,要将记忆完全从一个人的脑子里抹去,那该是多么的痛苦啊,被万佳怡害成了这个样子。

  黄连心底便是一阵如刀割般的疼,身子轻轻着抖。

  “论坛要开始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谷遇东带着黄连和王浩走了出去,“谢谢你们,我们的朋友已经离开这里了。”

  “谷先生慢走。”

  他们离开了西北区的门,朝着左手边的楼梯口走去。

  谷遇东看了一下这个地形,所有所思,忽然恍然大悟。

  “刚才斯年和万佳怡一定就是从这个离开的,我们从右手边上面,他们从左手边下去!万佳怡一定在华东区安排了眼线,盯紧了我们!”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用,刚才没有现,现在现了已经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等下的布会你做好准备了吗?”

  “遇东,我有点累,我能不能回去休息一下。”

  黄连耷拉着脑袋,低垂着眉眼,疲惫地说着。

  她也想打起精神来,可是根本做不到。

  这种心力交瘁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乱糟糟的,满脑子只有斯年了。

  上一次在古寺,她和斯年没有碰面,错过了也没有什么,起码知道斯年来过这里,并且平安无事。

  可是这一次,见到了斯年,却又活生生给错过了。

  就好像你得了癌症,万念俱灰的时候,医生又告诉你检查报告弄错了,得癌症的人不是你,你欢天喜地,欢欣鼓舞,庆幸自己不用死了,可是转头医生又说,给你做了检查你也得了癌症!

  空欢喜一场,失落的感觉不过如此。

  她已经精疲力竭,根本没有力气再去应付布会。

  很少见到黄连这么颓废的样子,从未看到黄连士气低落的模样,谷遇东不禁有些心疼和怜惜。

  这一次的打击对黄连来说肯定特别大,好不容易看着最爱的男人出现在眼前,却错过了他。

  黄连心底里面一定非常自责吧,也难怪这么沮丧。

  “没事,有我在呢,你不能参加布会,我来好了。”

  “真的吗?”

  “嗯,谁来都一样,只不过你是和鸣的董事长,你来做的话效果会比我来做好,不过换我也是一样,这个药是斯年的心血,布出来之后一定能备受瞩目。”

  “好……我想回青城一趟,回家看看去。”

  “我让郑东过来送你。”

  谷遇东给了郑东电话,郑东正好也朝着这里赶过来,一分钟后,车子就停在了门外。

  谷遇东见黄连送出去,在门口告别,“郑东会送你去机场,送你回青城,好好休息,好好保重身体,最近这段时间你累了不少。”

  “遇东,我回去青城的这段时间里,和鸣就交给你和伊倩了。”

  “放心吧,你可要好好休息,我们还等着一个阳光开朗的斯年回来呢。”

  王浩也道:“少奶奶,好好休息,想必卓斯年先生也不希望看到一个垂头丧气的你。”

  “嗯。”黄连扯了扯嘴,露出一个非常牵强的笑容,强颜欢笑。

  “不想笑就不要笑了,简直比哭还要难看。”谷遇东无奈地牵了下嘴角,啼笑皆非。

  告别谷遇东和王浩,离开了济城,抵达机场。

  飞机起飞,穿过云雾,一个多小时后,飞机滑翔而落流亭国际机场,抵达青城。

  一下飞机,黄连就往家里的方向奔走,郑东拖着两个行李跟在身后。

  十五分钟后,到家了。

  看到熟悉的小区熟悉的房子,黄连泪上心头,吸了吸鼻子,推门下车。

  走上了楼,掏出钥匙开门,黄连有气无力地说:“老妈,我回来了。”

  门外响起一阵动静,然后黄连的声音传过来。

  “黄连?”蓝天心正坐在家里头看八点档重播的热门电视剧,津津有味。

  家里的老头子正在古城,和伊倩研制抵抗癌症的重要,为造福百姓献身。

  正在感慨电视剧的男主角小哇长得像自己的女婿,然后自家女儿的声音便传进了蓝天心的耳膜里。

  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蓝天心便看到了无精打采的黄连出现在自己眼前。

  束得整洁的高马尾有些松散,脖子弯曲着,黄连耷拉着小脑袋,眼皮子像灌了铅,垂下来看着地板,好似头重脚轻,下一秒仿佛就要脑袋磕在地板上。

  “我的乖女儿,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来让妈妈看看你。”

  蓝天心电视剧也不看了,她迎上去搀扶住黄连,在沙上坐下来。

  黄连恹恹地道:“妈,我想回房间休息一下。”

  自始至终,眼睛都没有抬起来一下。

  “怎么了呀这是?”

  “老妈,我没事,你就别瞎操心了,我先进房间睡会觉。”

  “好好好,你去睡觉,妈不问就是了。”蓝天心真的是放不下心,哪个父母看到自己宝贝女儿突然间沮丧地出现自己面前都无法不操心呀。

  看着黄连像个醉汉一样摇摇晃晃进了房间。

  蓝天心站起身,接过郑东拖进来的行李,“小郑,黄连这是怎么了,谁欺负她了?”

  郑东也不太清楚情况,不过谷遇东忽然间叫他们去机场找先生,一定是突然碰到先生了,先生又被万佳怡带走了,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

  郑东将济城的事情和蓝天心说了一遍。

  听得蓝天心眼眶红,“真是命运捉弄人啊……不过老天有意让他们两个相遇,就说明我的女儿和女婿,还是有缘分的,外人从中作梗,迟早会自食恶果。”

  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不是你的抢过来迟早也会失去。

  她的女儿和女婿两情相悦,外人横插一脚,强扭的瓜不甜,迟早她的女婿会回到女儿的身边。

  “黄连这个孩子,她就交给我了,你也去休息吧。”

  “好的。”郑东鞠了一躬便离开了,走进车子,随便找个了停车位停泊车子,在楼下守着,随时保护着少奶奶的安全。

  蓝天心走到黄连的房间门口。

  房间门虚掩着,窗帘紧密地拉上,一点光也透不进来,昏暗之中,床上的黄连熟睡着。

  蓝天心悄无声息地走进去站在床边。

  看着自家女儿的睡颜,忍不住心底头便是一阵心疼。

  即便是在睡梦之中,黄连秀气的眉宇仿佛打了结一样,是紧紧皱着的。

  本就下巴尖尖的小脸蛋,瘦削得一点肉都没有。

  蓝天心心疼极了。

  她的傻女儿,咋瘦成了这样。

  蓝天心去菜市场买了很多海鲜,打算今晚做一锅菜,好好给女儿补补。

  “老板,给我来三只大闸蟹,还有鱿鱼。”

  “女儿回来啦?”老板知道蓝天心的女儿喜欢吃海鲜,尤其是蟹肉和鱿鱼。

  “是呀。”蓝天心强颜欢笑,这张老脸实在是笑不出来。

  回来了是回来了,却不是喜气洋洋的回来的。

  买了菜回到家,蓝天心戴上袖套,围上围裙做菜。

  两个小时过去,日暮西斜,天色昏暗了下来。

  房间里一片漆黑,忽然响起一个尖叫:“不——”

  黄连猛地惊醒了,腾地坐起。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儿,浑身激烈颤着抖,脸上布满了汗珠,浑身大汗淋漓,后背的衣服布料被汗水打湿。

  她梦到了卓斯年和万佳怡在举办婚礼,卓斯年搂着万佳怡的腰肢冷冷地睥睨着她,深邃的眼睛里闪烁着冰雪霜寒的冷酷无情,当着她的面和万佳怡拥吻。

  黄连便惊叫出声,惊醒了。

  眼前的房间昏暗,黯淡光线中勾勒出熟悉的轮廓,是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房间。

  这里是她的家。

  原来是梦!

  虽然是梦,但是比噩梦还要恐怖!

  即使知道是梦,还是后怕了好久。

  舒缓了一口气,黄连才缓缓地掀开被子,走下床。

  竟然已经晚上了。

  从济城赶回青城,只在飞机上面喝了一点柳橙汁。

  一天都没有吃东西,有点饿了,手脚都虚软了,饥肠辘辘。

  黄连先走进盥洗室拿起卸妆油卸了脸上的淡妆,洗掉洗面奶,她拉开房间门。

  米饭和菜肴的香味冲进了呼吸。

  肚子很不争气地咕噜噜地叫唤了几声。

  “老妈,我们今晚吃什么?”

  “起来了,正想进去叫你,赶紧过来吃饭,我煮了你最喜欢吃的东西,还有你最喜欢的饺子。”

  黄连看到一桌子的菜,笑了一下,“真香!好久没有吃老妈你做的菜了。”

  “还是老妈我做的菜好吃,对吧,好吃你就多吃点。”

  黄连打开电饭锅,盛了两碗饭。

  蓝天心端着蒸好的大闸蟹放上桌,“好了,四菜一汤都做好了,赶紧吃吧,多吃几碗饭,留到下一餐就不好吃了。”

  “嗯!”黄连拿了筷子夹了菜,心不在焉地敛眉吃着饭。

  黄连垂头丧气一声不吭地吃饭,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蓝天心不禁有点担心,给黄连剥着蟹肉,“黄连,要不明天咱母女去庙里烧烧香如何?”

  “寺庙……?”

  说到寺庙,黄连就忽然想起来。

  当初卓斯年还在的时候,曾经他们两人说好了,农历2月19号这天要去玉佛寺找静心师太。

  今天正好是农历2月19号。

  转眼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幕漆黑,月牙都露了出来。

  “老妈,我们现在就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203.玉佛寺中求指点-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