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199.暴风雨更加猛烈-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1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98.他早已洞悉一切-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谭乔森唰得拉开了玻璃窗,耳边只有飒飒的风声,草丛一阵窸窸窣窣的翕动。

  是他戒毒后的副作用吗?还是他的错觉,太过敏感了?

  可是刚才明明看到一抹黑影从眼前一闪而过!

  回到庄园已经几天了,谭乔森总是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好像家里面被人安装了摄像头,身后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然后每次回头都只能看到忙碌穿梭的佣人。

  这种感觉特别强烈。

  谭乔森感觉自己被人监视了。

  今天晚上飞快掠过的人影,已经是第二次了,昨天晚上他半夜起来也发现了这样的事情,当时还以为碰到鬼了,没想到今天晚上又故伎重演。

  看来应该不是自己的幻觉,他很有可能被人暗中监视了。

  太奇怪了,到底是谁在背后监视着他,为什么他会被人监视,在美国他从未得罪过什么人啊。

  反锁好了门窗,窗帘拉严实了。

  谭乔森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这个时候电视里面的记者会已经结束了,记者问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卓斯年”和黄连一起起身准备腿长。

  “卓斯年”抬起自己的手放在黄连的肩上。

  与其说是揽,不如说是悬空。

  根本没有碰到黄连的身体和皮肤!

  两人虽然亲昵,黄连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但是仔细看看,两人之间居然隔着微妙的距离。

  距离并不大,却很疏离的样子。

  “奇怪……”

  不禁惊呼出声,谭乔森惊讶于自己的发现,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几乎贴在电视面前。

  仔细看,“卓斯年”和黄连相视微笑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全都是礼貌和客气,完全没有看着爱人情人的那种宠溺。

  眼神绝对不会骗人。

  就像谭乔森看着万佳怡的眼神,就知道万佳怡对卓斯年的爱,就像卓斯年看着黄连的眼神,永远都是带着呼之欲出的宠溺。

  谭乔森见识过卓斯年对黄连的在乎,好像爱意已经渗入了骨髓。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这个卓斯年不对劲。”谭乔森喃喃自语。

  古龙先生曾说过,“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朋友,而是你的敌人。因为只有对手才会真正的花心思去观察你,研究你,掌握你。”

  谭乔森恨了卓斯年整整十年。

  为了报仇也等待了十年。

  和万佳怡不同,谭乔森对卓斯年了若指掌,才能直戳卓斯年的痛楚,用卓斯年最弱的地方去毁灭他。

  所以谭乔森对卓斯年的一切可谓是了若指掌,有些他知道的,黄连也不一定知道。

  谭乔森想了想,剑眉紧蹙,自言自语道,“万佳怡,你怎么会轻易放弃卓斯年?”

  万佳怡对卓斯年的爱,虽然不及卓斯年对黄连的感情,但是万佳怡能隐忍十年回来夺他抢他,也能为了卓斯年放弃自己的计划,处心积虑研制出来解药,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给卓斯年从手心里逃脱。

  万佳怡怎么可能给卓斯年和黄连团聚的机会?

  她没那么善良!

  转念一想,这个“卓斯年”当真是疑点重重。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谭乔森跳回头去看看卓斯年和黄连出场时候的画面。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刚才没有留心,只震惊于卓斯年居然没有和万佳怡走,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黄连虽然挽着卓斯年的手臂,可是身体并没有依偎着卓斯年,有些疏离。

  如何看也不像是一对夫妻,而是一对陌生人。

  谭乔森吐出一口气,忽然半边嘴角勾起,眉梢爬上一缕阴险的算计,“卓斯年,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卓斯年,还是说,你只是一个长得像是卓斯年的人?”

  万佳怡不在国内,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不是万佳怡一贯的形式作风,不带上卓斯年,万佳怡怎么可能安心离开,所以画面上的男人很大的可能不是卓斯年本人。

  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模样相似的替代品,次等品。

  谭乔森阴森森的笑容弧度越来越大,笑容里,酝酿算计了什么……

  第二天,谭乔森在客厅当着佣人的面打电话,声调故意拔高:

  “修理草坪的工人吗?我这里是xx庄园,麻烦你过来给我修理草坪。”

  电话那边并不是修剪草坪的工人,而是……

  暗地里,却蒙着被子给对方发短信:“乔装打扮成工人过来,注意不要曝露身份。”

  之所以这样小心翼翼,是因为谭乔森知道暗中有一双眼睛盯着他,有人在监视着他,可能是佣人,也可能是每天晚上守在床边的那个人,无论是哪种可能,都要小心谨慎。

  “先生,修剪草坪的事情交给我们来做就可以了。”仆人说着。

  “你们不会,万一修坏了多难看,煞风景。”谭乔森摆摆手拒绝了仆人的请求。

  修剪草坪的工人很快就来了,谭乔森走出去知道工人,站在工人的身边,却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道:“我这里有动静,我怀疑出现在媒体面前的这个正阳集团董事长的真实身份,你们不是对正阳集团有兴趣么。”

  修剪草坪的工人听到这个消息有些震惊,压低了声音,鬼鬼祟祟,“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个出现在大众媒体面前的正阳集团董事长很有可能是假的。但是我暂时不能回国,如果你们对正阳集团还有和鸣药业有兴趣的话,现在机会来了!”

  谭乔森在美国这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办完,等到这边的事情也有了着落以后,再回国也不迟。

  这次过来的人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起码比起万佳怡来说还算是靠谱。

  毕竟,卓斯年那家伙对中药虽然研究不多,但是他志在把中国的中药发扬光大,他的团队个个算是业界精英。

  如果之前研制的“忘情丹”不是因为原材料被人掉包,也不会这么久找不到原因。但也正是因为出了这件事,以后想打入卓斯年的团队去捣乱,太难太难了。

  所以,他只能找更强大的合作伙伴。或者说,找对卓斯年团队有兴趣的**oss。

  中国的中医药如今在医药学上越来越受重视,谁都想成为新生代的“中医之父”——这带来的不仅仅是利,更是光宗耀祖的名气。

  所以,只有给卓斯年引入更多的敌人,他才有可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谭乔森幽幽冷冷地一笑,在巨大动静的修剪草坪的机器噪音的掩盖之下,是他充满算计的声音:“如果你们能拿出一点证据,证明给大众媒体看,现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卓斯年根本就不是真的卓斯年,你们就可以乘虚而入,拿到你们想要的东西!因为,不管是正阳还是和鸣,没了卓斯年,又搞了个假的卓斯年来糊弄大众,这个消息一旦坐实,正阳和和鸣会大乱起来。后果呵呵。”

  “好。”来人对于这个消息略微有些震惊,没有想到重新回归媒体视野的卓斯年竟然不是真正的卓斯年!

  来人也欣然应允:“谭乔森先生,请你放心,等我们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就把你想要的公司全都送给你。”

  “呵呵,祝愿你们旗开得胜!”

  送公司他倒是不奢望,不过这些人能给正阳集团制造出一点乱子,搅得他们七荤八素,谭乔森也喜闻乐见。

  工人修剪完了草坪后,谭乔森付了修剪草坪和钱还有一些小费,便手插着口袋回到了屋子里头。

  仆人站在落地窗户旁边喃喃:“这是什么工人,草坪修剪的乱七八糟!”

  “凌乱之美!”谭乔森捏起咖啡杯的杯耳,浅抿了一口,举眸望向外面绿草如茵的草坪,微微狭眸,眼底溢出阴险的算计。

  卓斯年,你给我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有我谭乔森还有一口气在,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卓斯年是万佳怡喜欢的男人又如何?

  他一定会将卓斯年千刀万剐!

  苦涩的咖啡顺着咽喉滑落,卓斯年的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谭乔森拿出手机,解锁了锁屏,不用点开通讯率,直接点击拨号的图标,然后飞快熟稔地输入万佳怡的电话号码。

  谭乔森目不错珠地盯着手机屏幕,那一行白色的小字,始终显示着正在拨号中。

  等了好久好久,约莫三十秒过去,谭乔森感觉自己等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电话,嘟嘟嘟嘟地挂断了。

  万佳怡还是没有接起他的电话。

  “奇怪……”

  万佳怡一直不接他的电话!

  就算万佳怡过河拆桥,也不会心虚到不接他的电话吧?

  这个号码是他们在美国的私号,没人知道的,她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

  看来,真的卓斯年一定在她那里。

  万佳怡仗着谭乔森对自己的喜爱,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谭乔森当下气一气也就过去了。

  其实,卓斯年的那些财产,谭乔森并不稀罕,只是因为那些财产是卓斯年的,所以谭乔森才想要得到,想要夺走卓斯年的一切东西,就像卓斯年当初对他的那样。

  打了好几个电话依旧没有人接,最后再打过去电话已关机。

  居然被打得没有电了?

  谭乔森只好扔了手机在桌面上,端起咖啡杯,脚搭在茶几玻璃上,背靠着沙发背,全身放松的姿势躺在沙发上。

  蓝天白云,落地窗外,不远处有几个白色的小木屋,像是美国乡村里面的农庄。

  “对了!”谭乔森一惊一乍,啪地搁下咖啡杯在茶几上,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几个白色的小木屋!

  他想起来了!

  差点忘了,几年前他曾今给万佳怡买过一个很偏僻的农场。

  当时万佳怡撒一撒娇,他把持不住就买下来给万佳怡了,万佳怡欢天喜地,看着那个农场好像看着自己将来幸福生活在这里的画面。

  那个农场地处偏僻,四面环山,虽然风光秀丽,但是去最近的大型超级市场都要开车好久,美国的房价本就不贵,买这里的房子跟买着玩似的。

  不过这么便宜的房子能让万佳怡这么开心,谭乔森心情也好。

  当时谭乔森付了钱,万佳怡去看了房子,听说还精心装修过了一番,不过当时因为谭乔森懒得去看,便没有去看过那个农庄小屋。

  买了后属于万佳怡的了,谭乔森也就没有再去管,如果不是看到那几座小屋子,谭乔森也就不会触景生情,想起来自己也买过一栋类似的房子。

  手边,正好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在。

  昨晚在谷歌下查了一下卓斯年回归和谣言的新闻,了解了一下来龙去脉,便随手放在了这里。

  拿起笔记本电脑,打开,开了机后,谭乔森直接点击网页,进入美国售房的官方网站,登入了自己的信息,便能查询到买房的订单,十分方便。

  找到了几年前的那个订单,点击进去,详情页里面赫然出现了农庄小屋的具体信息以及图片。

  因为地图找不到这个小屋,所以地产商还很贴心的标注了详细的地址,还有如何走的指示。

  谭乔森点开图片,目不错珠,一张张图片的浏览。

  图片上,仿佛微软电脑的开机页面,湛蓝湛蓝的天空,一大片泼墨般的绿草地,像是绵延不绝的绿色地毯,矗立着几栋农庄小屋。

  其中一栋就是当初自己给万佳怡买的,普通的小木屋,还有一个小小的阁楼,简约而精致,外面刷了一层白色的漆,四周还有花园以及牛羊的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回到了详情页,记录下来地址。

  谭乔森看了看四周,仆人在整理被修坏的草坪,风呼呼吹进来,窗帘海浪似的在风中飞舞,没有人在他旁边,背后也没有一双在虎视眈眈监视着他。

  确定没有人在背后监视他,关了房地产的网页,谭乔森这才拿起手上的手机,将记录下来的地址,发送给自己手下的号码。

  “帮我找到这个地址,看看这个地址房子里面有没有住有什么人,如果有就拍下他们的照片,记得千万不要曝露自己的身份,小心行事。”

  很快就有回复:“是。”

  做完这些,谭乔森感觉像是跑了半程马拉松,终于快要接近终点了,胜利近在眼前,他不禁长长舒出了一口气。

  云过天幕,月影西斜。

  晚上,谭乔森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里面的橄榄球比赛直播,忽然间手机震动了一下。

  摸索拿起手机,举高在眼前,谭乔森瞟了一眼,差点没有叫出声来。

  手下的人顺藤摸瓜,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子,终于找到了谭乔森给的那个地址,也看到了房子里面的那对男女。

  他们将车子停在旁边一个农庄小屋的旁边,然后用能远程拍摄的加长单反,拍到了几张照片。

  黄昏,一片夕阳余晖里,一个身材欣硕高大的男人站在花圃旁边,手里拿着一根水管,熟稔地给花圃里面五颜六色的花朵浇水。

  夕阳落在男人的肩上,仿佛撒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粉,那张精绝的容颜,那欺霜赛雪的熟悉,令得谭乔森半眼就能认出。

  这个男人,化成灰谭乔森也能认得!

  除了卓斯年,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男人能长得这么好看,像是雕刻出来的一样?

  他不就是靠自己那副皮囊收获了万佳怡的心么?女人真是愚蠢!

  第二张、第三张照片,同样让谭乔森震得一惊,就连精彩绝伦的橄榄球比赛都无暇去看了。

  万佳怡站在卓斯年身边,和他一起将牛羊赶进圈子里,然后万佳怡挽着卓斯年的手臂,两人一起进了小木屋!

  谭乔森懵逼了。

  像是有一颗原子弹在身体里面爆炸开来,震得谭乔森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黄连的身边有一个卓斯年,万佳怡的身边也有一个卓斯年!

  这两个女人在搞什么鬼?他们两个人都想要卓斯年留在他们的身边,莫非他们想到了什么厉害的办法,将卓斯年复制了一份,然后每个人都有一个卓斯年,各自皆大欢喜了?

  谭乔森被自己荒谬的想法笑出了声。

  还用问吗?

  这两个卓斯年一定有一个是假的。

  虽然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和卓斯年长得一模一样,不过现代整容技术这么发达,韩国女生都长得一个样,另外一个假的卓斯年也不是不可能去整容达到这个效果。

  那么,黄连和万佳怡身边的,到底哪一个卓斯年才是假的?

  “如果是卓斯年本人,肯定会选择留在黄连身边,毕竟卓斯年喜欢的人是黄连……”

  可是转念一想,万佳怡不可能放着真的卓斯年不要,去要一个假的卓斯年。

  而且黄连的这个卓斯年是卓斯年被传出失踪的谣言后才出现的。

  两人在媒体面前的言行举止,都疑点重重。

  说不定,万佳怡那边的那个卓斯年才是真正的卓斯年。

  想到手下发过来的照片中的那个卓斯年,虽然是静态的,可是在照片里面,精致的眉宇间那股子凛然的气势,好似都要涌出来似的。

  卓斯年不喜欢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国内的卓斯年如果是真的话,绝对不会张扬的成日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面。

  “看来万佳怡那边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

  谭乔森来回踱步地自言自语着。

  他看向了窗子。

  紧闭的玻璃窗外,草丛窸窣,飒飒作响,也不知道是被美国温煦的和风吹得这么激烈,还是说有人打草惊蛇。

  这些神出鬼没监视着他的人,说不定很有可能就是黄连身边的人。

  黄连为什么要监视他?

  现在总算是有理由了。

  “呵呵,黄连,你想通过我找到卓斯年的下落?”

  说话间,计上心头。

  谭乔森的脑海之中赫然浮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有了!

  黄连和万佳怡打得不可开交,现在两边所作所为,都被他暗中看在眼里,对他们的行为了若指掌,这一次就真的先坐收渔翁之利好了!

  谭乔森嘴角勾起一抹阴森森的冷笑。

  ……

  中国,青城。

  黄连这几天陪在王浩的身边,召开各种记者会,出席各种活动,抛头露面,出面洗清外头的流言蜚语,不到几日,那些流言便再也没有人提起了。

  终于风平浪静了下来。

  正阳集团骚动不安的心也恢复了井然有序。

  一切都重新归于平静。

  虽然散布消息始作俑者始终找不到,不过一切都恢复了原状,解决了危机,已经很好了。

  黄连不禁长吁了一口气。

  这几天累得两条腿都快要断了。

  瘫坐在沙发里面,黄连仰望着窗外的夜色如墨,明月如钩,不禁感慨:“斯年,你以前工作也这么累吗?每天晚上你回来都是风轻云淡的样子,我还以为这些工作对于你来说非常轻松,小菜一碟,没想到你以前竟然是这么累……”

  现在总算是真真切切感受到卓斯年的感受了。

  以前卓斯年每次晚上回到家,黄连只看卓斯年脸上一点疲倦之色也没有,回到家了还继续视频会议,远程处理各种办公文件。

  看来高处不胜寒,这董事长之位不是谁都能当,斯年一人面对这么压力,一定非常辛苦吧?

  想起斯年,黄连不禁红热了眼眶。

  谷遇东从厨房走出来,手上攒着一个玻璃杯,里面是温温的雪白牛奶。

  递到黄连面前,谷遇东微微一笑,善解人意,“累坏了吧,喝一杯牛奶。”

  “嗯!遇东你真好。”黄连笑吟吟的,谷遇东的眼神温度比牛奶的温度让人感觉舒适,接过了牛奶捧在手心里,她浅啜了一口,牛奶暖乎乎的舒服极了。

  “喝了牛奶去睡个好觉吧,王浩在客房,我在客厅,我会先陪着你一段时间。”

  “嗯!”

  王浩毕竟还是陌生人,有谷遇东在,黄连也能睡一个安心踏实的好觉。

  黄连的房门掩上,谷遇东坐进沙发里,拿起手机,微信里李悦然担心询问的消息,“斯年怎么回来了?小连还好吗?”

  她去水杉苑找了黄连,伊倩看到是李悦然说黄连已经和谷遇东去青城解决纠纷了,原来竟然是卓斯年失踪的消息不知道被谁散播了出去。

  “没事,这么晚了,你也早点睡。”

  谷遇东含糊不清地敷衍了过去。

  卓斯年真假的消息,就算是李悦然都不能说,事关重大,不是儿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边渐渐泛着鱼肚白,熟睡的黄连忽然听到门外一阵骚动。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几天她的神经格外敏锐,听到不对劲,神经一下子警觉了起来,黄连被惊醒了,

  客厅里,谷遇东的脸乌云密布,一贯的温润如玉已然消失一空,他一手拿着电话,面前茶几上摆着一台笔记本,一边和电话里的人通话,腾出来的手在笔记本上噼里啪啦。

  直觉告诉黄连,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黄连飞快地问:“遇东,发生了什么事情?”

  谷遇东对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一声,“好的,我知道了,越是这种情况,我们留越要临危不乱,伊倩,你先什么都不要做,稳住阵脚,我和小连立刻回去古城!”

  “伊倩?情况?发生了什么事情?”黄连眉心微微一拧,唇瓣紧紧抿起来,脸上升了了不安,目光溢出了急切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连,你别着急,坐下来好好听我说。”谷遇东的眸光晦暗,眼神深沉,脸色不虞,对黄连说话的时候,脸色才微微阴转晴。

  凌晨四点左右,谷遇东被伊倩的电话闹醒,伊倩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突然打电话给他一定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急事。

  没想到电话一接起来,伊倩就朝他扔过来了一个重磅消息,砸得谷遇东震耳发奎。

  王叔滥用职权,以次充好,因公徇私,从药材中牟利的事情,当初因为小连性命岌岌可危,此事便暂时搁浅了。

  加上卓斯年看在王叔是和鸣药业的老员工的份上,王叔也是可怜得紧,被自己催命鬼的儿子缠上,无奈才做出了这种事情,卓斯年没有追究,他们就没有管,也差点忘了这茬事。

  没想到这个事情给和鸣药业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不知道是谁在网络上面匿名爆料,王叔的事情被人捅了出来,不过矛头直逼和鸣药业,说和鸣以次充好,一夜之间药店里面和鸣生产的药物全部滞销,各个网站的销售也被强制下架!”

  几乎就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情,一睁眼醒来整个天都变了。

  加上前几天说卓斯年被女人拐跑,这两件事冥冥之中告诉他们并非是巧合,而是有人在暗地里将矛头对准了他们!

  “造谣者查无可查,全都是匿名爆料,而且是在网上,并且雇佣了大量的水军,在微博上花钱让各大营销号转发,还在天涯论坛请了水军不断发酵这个消息,简直就是要整死和鸣!”

  网上的消息还说和鸣的做法映射了整个中药界的现实,说中医就算有用,也早晚要毁在中药上。因为种植药材的人不负责任,使用药材的企业为了节省成本利欲熏心,中药原材料不好,会直接影响到药效,有好的方子又如何?

  伊倩气得怒火中烧,声音颤抖的厉害,好像下一秒就要嘭地一样爆炸了。

  谷遇东上网查找了,果然铺天盖地的和鸣丑闻,汹涌而来,电脑一打开的新闻,头条赫然便是和鸣药业的药以次充好,直接骂和鸣是黑心奸商!

  黄连又不偏不巧的出来了,谷遇东安慰好了伊倩,让她切勿轻举妄动,才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给黄连交待了。

  谷遇东以为黄连听到这么崩溃的消息,会惊慌失措,泪流满面地问怎么办。

  可是黄连的反应却是意料之外的镇静,听着谷遇东的话,她的眉心拧得越来越紧,蹙得越来越深,仅此而已。

  “小连,你还好吗?”

  说完,谷遇东不禁担心的看着黄连。

  谷遇东说话的时候,黄连心底也是震惊,并不如表面上的那么从容,脑子里像是陀螺一样飞速地转动。

  三秒后,黄连斩钉截铁地道:“遇东,我们先回古城看看情况再说!”

  三个小时左右,两人抵达了和鸣药业。

  伊倩已经很早就安排了会议。

  会议室,一行人落座,一个比一个的面色严肃,气氛凝重。

  谷遇东打开笔记本电脑,告诉黄连:“新闻出来了,这一家新闻社是国内最有权威的新闻社,里面报道了你吃了和鸣生产的药物,身体产生了副作用,久病缠身,久治不愈,差点一命呜呼的事情!”

  “可恶,这个背后造谣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和鸣药业上了这么权威的新闻的头条,现在好了,整个世界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伊倩气得直跺脚。

  新闻下面的脏话简直就是不堪入耳,说和鸣药业自作自受,董事长为牟取私利以次充好,没想到却遭报应在自己的身上,还说什么大快人心!竟然还有诅咒黄连去死的!

  这些蠢货!

  分明就不是黄连这么做,而是王叔!

  伊倩心底头窝火得很,真是恨不能揪出始作俑者打死他!

  黄连仍然保持着冷静,尽管她已经慌张得四肢冰凉,声音还微微颤抖,可是思维和大脑都保持着清醒,她直戳重点地问:“还是查不出是什么人干的?”

  “没有。”伊倩颓废地摇头,一说起这个事情便恨恨地道:“这个事情我和谷总在电话面说过了,查不到任何头绪!”

  “不错,对手的招数极为高明,他在网络上面兴风作浪,隔着屏幕,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始作俑者,也找不到任何的原因。”

  最重要的是,对方用黄连的事来赚取噱头,而这件事偏偏是真的。

  微微一顿,谷遇东又分析道:“但是新闻里面提到了你吃药被副作用荼毒的事情,似乎对你和斯年的事情了若指掌。”

  “对啊!”伊倩愤愤接过话,“这些事情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都是熟人,一定是出了内鬼!这些事情根本都是事实,我们根本就无法反驳!对手将我们拿捏在手掌心玩弄呢!”

  “眼下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法,对方来势汹汹,而且都是事实,我们和鸣药业自己出了内鬼,王叔的事情被人添油加醋,说成是和鸣牟取暴利,现在口碑已经跌入了谷底,暴跌!和鸣的股票也……”

  谷遇东已经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了,这些对于他们来书无疑是晴天霹雳。

  “别着急!”

  黄连看他们脸上都有灰暗和丧气,的确,和今天这个问题的事情严重性比起来,前几天正阳集团董事会成员和高层的躁动不安都是小菜一碟。

  因为这些丑闻,和鸣的药暂时会彻底卖不出去,当初为了供应市场需求,加班加点生产出来了很多,除了王叔在的时候生产那一批,后续的药物用的绝对都是上等的好药材,可是现在风头浪尖,丑闻正盛,卖不出去,药物囤积,和鸣很快就会赤字亏盈!

  不仅如此,如果遇到有心人借此来找茬,他们会花更多金钱和时间去应付。

  谁会相信他们的解释?

  再多的解释都是无力和苍白,那些愤怒的群众只会更加愤怒,双方对战,元气大伤,最终得利的也只能是那个始作俑者!那个煽风点火的幕后主谋!

  “你们听我说,不要灰心丧气,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应该立刻停止药物的生产,相信很快就会有很多药物会被退回来,销售不出去,药物的成本利润和违约金将会让和鸣药业赤字,所以首先要做的就是暂停生产,停止继续亏盈。”

  黄连看向伊倩:“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办。”

  “好!”伊倩拿起电话,立刻安排了下去。

  看到黄连这么有条不紊,临危不乱,谷遇东心底有些欣慰,“黄连,难道你一点都不崩溃吗?”

  饶是谷遇东面对这样的问题都有些皱眉,黄连居然还看上去这么冷静。

  “当然崩溃,这个陷害安排得天衣无缝,根本找不到豁口,因为他们报道的都是事实,如果说出是王叔牟取暴利,也是我们和鸣管理不周,才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也拿不出证据证明这些药物和王叔管理的那一批劣等的药物是同一批。”

  “嗯,有道理。”黄连的分析头头是道,谷遇东听了不禁点头赞许。

  黄连话音一转,“不过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对手固然强大,来势汹汹,可是我们也要捍卫和鸣药业,因为和鸣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绝对不会看着和鸣被人诽谤而坐视不理。”

  顿了一下,又吩咐下去道:“虽然公关没有什么用,但是也比不解释,让外人以为我们默认这个谣言强!郑东,你去公关,在微博上面买一些上千万粉丝的营销号,然后用和鸣药业的官方发博发公关文,电视台网络都不能少,解释清楚来龙去脉,有总比没有好!”

  多多少少能挽回一些比较理智的群众的心!

  “好!”郑东不了解和鸣的事情,刚才一直在听他们说话,除了生气什么也做不了,现在能为和鸣出一份力,立刻也去打电话给国内最知名权威的公关,用尽最大的努力挽回和鸣的面子,破除这些丑闻。

  “这个主意可取!”谷遇东不禁拍手称快。

  自从出事后,他一直在观察黄连,发现她是越来越冷静理智了。

  黄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都这么厉害,当然他也不能落下。

  谷遇东顿时又有了抗击对手的决心和信念,“我会借用谷药集团的资源,给大家尽量多得安排国内的中药发布会,还有各大论坛的活动!”

  对手制造出这些新闻,无非就是想要整垮和鸣。

  要和鸣经济下滑,药卖不出去,就会亏盈,经济崩盘瓦解,和鸣也就宣告破产。

  他们不能如他所愿,他那边制造丑闻,我们召开发布会,证明我们的药物对人体没有副作用,顶着风头浪尖,迎难之上!

  “对!我们就是要逆风而行,让对手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郑东激动的拍桌而起。

  伊倩脸上有了笑容,慷慨激昂,“没错,这个对手再无耻又如何,只要我们证明我们的清白,告诉大家真相,和鸣是无辜的,董事长是无辜的,最该死的人那个谋取暴利的王叔!我们和鸣是医者父母心,是为了百姓的健康着想的!”

  谷遇东微微勾唇,笑容也透着坚定:“我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一定能让和鸣恢复过来。只是辛苦你了,黄董事长。”

  看着各位士气大涨,黄连心底一暖,捏紧了拳头,指甲嵌入肉里,红了眼眶,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感动。

  “谢谢你们,这不是替我自己说的,而是替和鸣说的,替斯年说的。”黄连的脸颊滚落一滴泪珠,滴在手心,黄连触电一般飞快抹去,咧嘴笑了,泪中带笑。

  她这不是崩溃的眼泪,而是欣喜感动的眼泪。

  斯年不在,还有这么多的朋友陪伴着她一起携手度过难关,真好。

  “嘿嘿。”伊倩挠挠后脑勺,吐了吐舌头,“说什么谢谢呀,我们也是和鸣的一员,和鸣就是我们的家,我们做这些是应该的!”

  谷遇东点点头,怜爱柔和的眸光轻轻落在黄连的脸上。

  要是斯年看到他的小丫头竟然这么厉害这么坚强,一定会震惊极了吧?斯年会是什么表情呢?

  黄连深吸口气,“好,大家都快去各司其职吧,不能被这些事情乱了阵脚。”

  谷遇东举步往外走,“嗯,我立刻就去安排重要发布会。”

  “嗯。”

  看着所有人都离开,黄连走过去掩上会议室的门。

  下一秒,她背靠着会议室的门,身子一点点滑下来,蹲在了地上。

  紧紧抱着膝盖,头埋进膝盖里,咸湿滚烫的眼泪湿了袖子的布料,黄连泪流满脸,哭得像个被全世界抛弃了的小孩子!

  肩膀颤抖得仿佛像是秋风中的落叶,瑟瑟发着抖,压抑着哭声。

  “斯年…你在哪里…我自己一个人无法面对这么多的事情…我好怕…我好害怕…你到底在哪里…求求你回来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你……”

  人前可以伪装坚强,那时因为黄连知道如果她哭,她崩溃,她害怕,谷遇东,伊倩,郑东等等,他们都会更加消极。

  士气消沉,和鸣将会岌岌可危。

  和鸣药业是斯年的心血,如果斯年回来以后知道自己的心血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定会很难过。

  她要捍卫斯年的心血,不论是谁,只要对和鸣药业有所觊觎,黄连都不允许。

  

[读者须知]:下一篇:200.好消息接二连三-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