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198.他早已洞悉一切-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0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97.将真相大白天下-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不高不低,不紧不慢,足以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晰!

  沉稳的语气,低沉的声语,夹杂着不容小觑的威慑力和霸气!!

  那一瞬间,仿佛楼宇倒塌,仿佛子弹射出,仿佛刀起刀落——惊心动魄!!!

  皮鞋踩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一个身形欣硕的男人信步走入了会议室的门。

  逆着光,细碎额发抵着男人刚毅的额线,男人眼神冷漠,仿佛踏着清辉而来的九天上神,光芒四射,气势凛冽!

  离门口最近的谷遇东最先转头看过去。

  看到那张再熟悉不过的容颜,谷遇东呼吸一窒,心脏差点没从嗓子眼跳出来,“斯年?”

  听到这两个字,脑袋里好像有一颗炸弹爆炸开,黄连身子一僵,整个人杵在了原地。

  身后皮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缓缓毕竟。

  会议室的董事会成员以及高层们都纷纷停止了说话。

  他们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好像就要从眼眶弹出来,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董事长?!”

  “你们不是找我吗,不是想要我出来澄清谣言?现在我来了,怎么你们一个两个像是见了鬼一样。”悦耳低沉的男声在头顶徐徐响起,好像拉起的大提琴低音区,音色美妙。

  黄连是最后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她尚未扭头看去,男人的嗓音已经在头顶响起,紧接着她的腰肢也被男人的大掌牢牢握住,男人手掌心传来炙热的温度,莫名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这是谁……

  是谁……

  是……

  “斯年?”仰首看到刀刻般的线条,熟悉的脸,熟悉的鼻子眼睛双唇,黄连差点没有哭出声来,这种感觉就好像被拒绝的男生求婚,失而复得的喜悦汹涌而来。

  黄连眼眶通红,泪水在眼眶打转。

  男人微微狭眸,扫视一周,气势凌人,寒声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们真是好样的,手头的工作不好好做,为难我的夫人算什么本事?”

  董事会成员以及诸位高层诚惶诚恐。

  黄连噗的一笑,耳后紧紧捏着拳头,用力逼回眼泪,控制自己心中大喜过望的情绪,免得被这些身居高位的老头子看出来异常。

  “放心吧,有我在。”

  男人垂眸柔声安慰了一句,然后便抬起线条流畅的下颌,犀利冷锐的眸光直射圆桌各位高管,深沉稳重地开腔,他道:“我只不过身体抱恙休息几日罢,外头流言四起,诸位便风声鹤唳,简直比我的夫人还要更关系我的身体状况。你们一个个很闲?正阳集团不养闲人!都给我各司其职!外头流言蜚语和你们有何干系?”

  男人其气势横扫千军,力压全场。

  正主都出面了,董事会成员和高层再无他言。

  上一秒还大言不惭,言之凿凿,将矛头全都指向黄连,气势汹汹。

  后一秒已如斗败了的公鸡,泄了气的皮球,偃息旗鼓,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吭一声,头一个压得比一个低,好似恨不能在地上挖个洞把头埋进去!

  真好,斯年回来了真好。

  黄连扫过这些身居高位者,适才若是斯年没有出现,她空凭无据,这些人断定还会刁难她,她自认勇敢,但是面对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高层,心底还是十分忐忑。

  好在斯年回来了。

  黄连激动得甚至来不及去想卓斯年怎么从万佳怡的手中逃脱的,万佳怡真的放他回来了?还是他自己回来了?

  “既,既然董事长已经平安回归,看到董事长平安无事,我等就不操这个心了。”

  “董事长好生休养,我们会查清是谁这么大胆在背后散播谣言,还正阳集团一个清白。”

  董事会成员以及高层作鸟兽散。

  霎时间会议室便清空了。

  秘书和助理等人看到卓斯年出现,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

  看来外面的谣言都是假的了。

  他们的董事长根本没有被女人拐跑,而是好好的搂着董事长夫人的腰肢,两人金童玉女、登对的站一块呢!

  “都出去吧。”

  男人淡淡挥手,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

  秘书以及助理应了是便纷纷退了出去。

  会议室的门吱呀一声阖上。

  谷遇东尚未从震惊中抽身过来,呆愣愣地看着男人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温润如玉的脸上写满了吃惊:“斯年?你怎么回来了,万佳怡……”

  万佳怡那个女人的手段,他可是见识过的。

  当初卓斯年走的时候,谷遇东就已经做好了卓斯年一年都回不来的准备。

  眼前出现的这个男人,外形和样貌分明和卓斯年如此相似,深邃的眼睛里闪烁着冬夜也不及的冷酷无情,语气充斥着一股子冷冽和霸气,气势凛然,令人为之臣服。

  不是卓斯年是谁?

  莫非是万佳怡的手段退步了,还是说卓斯年根本没有和万佳怡的私人飞机走,可是这也说不通,这不是万佳怡的性格,万佳怡这个女人目标明确,手段狠毒,为了得到卓斯年付出了这么多,肯定不会轻易放走得来不易的人呢。

  谷遇东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更为眼前人的突然回来而赶到高兴欣慰。

  只要有斯年在,似乎这天底下不会再有任何问题能让他们这帮人觉得是问题。

  “斯年!”当会议室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终于不用再假装坚强了,黄连再也不掩饰自己的激动,忍不住扑进了卓斯年的怀里,小手抓住卓斯年的西装外套,用力地攥在手心里。

  男人居然下意识地后退了小半步。

  “斯年,我好想你啊,你知道不知道”黄连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眼泪还未流出,忽然像是闻到了什么,脸色一白,整个人僵硬住。

  前后不过两秒钟的时间。

  怀抱还是那个怀抱,人还是那个人,脸还是那张脸。

  可是,男人身上的味道却不一样,没有了熟悉的气息,没有每天晚上她枕在他手臂,伏在他怀中睡觉的时候,呼吸间那股安定人心的男性气息。

  这是陌生人的味道!

  黄连连忙看向眼前的男人。

  乍一看,是很相似。

  那张脸简直和卓斯年的如一个模子里雕刻出来的,身高也一样,她到他胸口的位置。

  但是,仔细一看。

  眼神和卓斯年看她时候的眼神截然不同,卓斯年的眼神充满了难以言述的魅力和蛊惑,饱满的宠溺和怜爱满溢,呼之欲出。

  而这个“卓斯年”,看她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被她抱住,手足无措,眼神里满溢着惶恐和抱歉。

  仿佛冰天雪地里兜头一盆冷水泼下来,浇灭了黄连心底的希望之火。

  黄连平静地开口,说:“你你不是斯年。”

  “什么?!”本来还觉得自己是电灯泡,侧头回避了一下,听到黄连的话,谷遇东一下子震住了,不明白黄连何出此言。

  尽管黄连再不想承认,可是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卓斯年,因为气息完全不一样,眼神也完全陌生。

  也许谷遇东认不出来这个男人的真实性,可是和卓斯年有过亲密的**接触,以往几乎24个小时都呆在一起的黄连,凭着直觉就能感受到这个男人不是卓斯年。

  这就是心有灵犀,如果爱人在哪怕是在一个城市,隔着千山万水,黄连都能感受到卓斯年的气息。

  难怪“卓斯年”出现的时候,黄连总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原来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斯年,只是外表相似而已。

  “不错。”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黄连看出来了,“卓斯年”也没有隐瞒,赞许的点了点头,满眸诚恳地道:“我的确不是卓斯年,你很厉害。”

  “那是当然的,卓斯年是我的爱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他。您能骗过那群高管,可骗不过我的火眼金睛!”

  黄连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已经能确认他不是斯年,但也能感受到,他没有恶意。

  谷遇东还没完全从这个事实中回过神来,“等等,”

  谷遇东扶着额头,闭上了眼睛,然后再掀开眼睛,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才道:“小连,他怎么不是卓斯年?明明就是卓斯年的脸,身材一样,声音一样,刚才他说话的语气你听到了没有,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人能有卓斯年这样倨傲如王者的语气?”

  黄连格外认真地点了点头,“遇东,你不是在做梦,这个男人真的不是卓斯年。”

  其实她已经做好了等卓斯年很久的心理准备,所以对于这个男人不是真正的卓斯年,只是有几秒钟的失望,然后便打起精神来,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现在开始她不会大喜大悲,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安安心心等待真的卓斯年回来。

  “你来自我介绍一下吧,你帮我们解决了这些董事和高管刁难,我们都还没有知道你的名字呢。”黄连挑眉看向“卓斯年”。

  “卓斯年”点了点头,看了下黄连,然后看定谷遇东,开腔自我介绍:“卓太太,谷先生,我叫王浩。”

  “你怎么会和斯年长得一样,这个世界上没有相似的两片叶子,双胞胎再相似也会有差异。况且,斯年并不是双胞胎。”黄连平静理智地询问。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多月前,卓斯年先生来部队找到了我,当时我只是部队里的一个小连长,是和卓先生有三分神似,但不是完全一样。外形相似是因为我是军人,部队对身高体重都有严格的要求,男人只要身高足,体魄欣硕,宽肩窄臀,从外形看没有任何诧异。”

  “原来如此。”谷遇东这才从震惊中缓过劲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疑惑地问:“斯年为什么找到了你呢,他找你是做什么。”

  难怪一个月前斯年有几天不见人影,竟然是去军队里面找到这个男人了。

  “卓先生重金和我签订合同,至于合同的内容属于保密性质,恕我无法把详细内容告诉你们。卓斯年先生送我去最好的整形医院,让最好的整形外科医师给我做了微整形,让我脸部恢复正常了以后去找他,没想到我从韩国回来后,卓先生不知去向了。”

  说到这,王浩长吁了一口气,“好在今天我及时赶到了,稳定了董事会,稳住了所有人。”

  “这件事,除了我们还有谁知道?”似是想到什么重要的东西,黄连目光灼灼,犀利地挑出重点发问。

  王浩诚实地道:“我和卓先生,以及卓先生的外公左雪松先生。因为,是左首长先认识我的。”

  “斯年……为什么要怎么做?”谷遇东大为不解,但是又好像有所理解,似懂非懂,眼神迷惑。

  这时只听黄连忽然笑了一声,一滴泪珠滚落她的白皙脸颊,“斯年这个笨蛋!”

  谷遇东不知道,可是她知道卓斯年为什么会这么做。

  适才王浩说,除了卓斯年和他自己以外,还有外公左雪松知道,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了。

  黄连心里面也有所猜测,只是看向王浩,等着他亲口说出来。

  王浩看着黄连的眼睛,说道:“其实,一个月前……”

  一个多月前。

  那次万佳怡、谭乔森两人见过一次面,卓斯年的心底便隐隐感到不安,万佳怡比想象中的还要难以对付。

  现在万佳怡的手里面能救小丫头的解药,虽然提出了条件是正阳集团还有和鸣药业,但是还要他离开黄连。

  万一小丫头真的被副作用伤害了身体,解药又没有及时研制出来,黄连的身体将会每况愈下,最后不得不从万佳怡的手中交换解药。

  万一遇到了这种情况怎么办?

  卓斯年心底里面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他真的和万佳怡走了,那么正阳集团将会群龙无首,会造成高层动荡不安,人心惶惶。

  他知道谷遇东回封锁消息,密不透风。

  但是凡事做好最坏的打算,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总有一天会被人知道他不见了,到时候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要想个完美的办法,天衣无缝的计划。

  恰好,几天后他去看望外公,饭桌上两人吃了饭,推心置腹,卓斯年一番深思熟虑后,下定了决心,然后对外公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

  “事情就是这样,万佳怡阴魂不散,着实恼人,但是她手头上有解药,我们拿她莫可奈何。外公,我实在是想不出办法了,请您一定要帮帮我。我最放心的还是小连,万一真的走到了那一天,我离开她的身边,要她一个人面对董事会和高层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我真的做不到!”

  左雪松长眉深锁,略一沉吟,三分钟后,适才缓缓开口说道:“人命关天,这种情况,当然是先救小连。”

  “嗯!外公,我也是这么个意思。”卓斯年重重点头。

  万佳怡没有那么容易只交出解药,肯定会确定他到了她身边之后才会给解药,之后也肯定会带着他远走高飞,远离古城青城,甚至飞到国外到时候和黄连隔着千山万水,她一个人笃定无法应付董事会和高层的刁难。

  猛然间,脑海之中灵光一闪。

  卓斯年想到,如果这个世界上能有另外一个“卓斯年”,从身高体型到外貌和声音,都和他相差无几,是不是就能代替她应付董事会那群家伙。

  还有谷遇东和杰克在,只要这个“卓斯年”偶尔出面稳定一下人心,只要披着一模一样的人皮,就算狸猫代替太子又有何妨?

  “外公,到时候我跟着万佳怡走了,我消失的消息肯定会被董事会那群人拿来大做文章,矛头都会指向我的女人,我卓斯年绝不会看着自己的女人受欺负坐视不理,您看这样如何……”

  卓斯年和左雪松说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左雪松听了后大赞妙计,紧接着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拍脑袋,说道:“对了,我们部队里面有一个连长和你长得十分神似,前阵子我见了后一直留有印象,乍一看好像真的是你,只不过眼窝没有你深,额头没有你的刚毅饱满,长相没有你的精致,不过现在的整容技术这么发达,只要微整一下微调一下,我相信就能骗过所有人。”

  卓斯年听了后大喜过望,重重点头道:“好,外公,请您帮忙找打这个连长。”

  训练过后,王浩正在部队的食堂里吃饭,就被上司叫走了,见到了左雪松,也见到和卓斯年。

  王浩走进来的时候,卓斯年愣了一下。

  这个世界真是不可思议,王浩的模样长得真的是和他十分相似,或者应该说是深思,那眼神不愧是军人的眼神,也是被左雪松带起来的,目光透着刚毅和坚定,即便面对着威风凛凛、宝刀未老的左雪松,也能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恭敬和敬畏,有的只是不卑不亢。

  卓斯年把自己的目的和王浩简单地说了一下。

  第一套方案就是让王浩留在家里冒充他稳定公司大局,等到他能确定万佳怡给黄连的解药是真的,他就可以跟王浩调换身份,让王浩来到万佳怡身边,他回到黄连身边。

  等到万佳怡知道她身边的人一直是假卓斯年的时候,他在这边也会做好一切善后的事,保证王浩平安从万佳怡身边离开。

  或者,有机会的话直接离开万佳怡,王浩回部队。

  第二套方案是,直接让王浩替代他跟万佳怡走,但万一解药是假,恐怕王浩没法跟万佳怡周旋,他只能自己先随万佳怡去。

  否则,万一万佳怡给的解药是假,或万佳怡发现了卓斯年有假,被激怒后,恐怕更不会交出解药。

  为了保险起见,他只能选择第一套方案。

  而且

  而且一直以来,他对谭乔森和万佳怡都有所怀疑谭乔森和万佳怡,身世背景都不是出自名门望族,可以说背景很单薄。

  但是,这才十年的时间而已,他们居然拥有这么强大的能力,还居然对他的药业虎视眈眈。

  如果只是想要钱,要正阳要钱即可,为什么总是对他的团队研制出来的药有兴趣?

  而关键是,万佳怡和谭乔森,俩人都不是学医药的,他们对医药也根本没有什么研究。

  所以,他怀疑,谭乔森和万佳怡身后,有人才操控他们俩。

  究竟是不是,他不得而知。本来觉得跟自己也没有关系,但如今,趁着这个机会,不如让他深入虎穴调查一番。

  王浩听了后深感诧异,重金并不能打动他,但是卓斯年后面又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不仅关系到人命,还关系到一个企业集团的存亡,加之左雪松的请求,王浩这才同意了卓斯年的请求。

  接着,王浩就拿着飞往韩国的机票,在卓斯年的人的护送下,踏上了韩国的土地,在医院里面做了微整形的手术,并且恢复了一段时间。

  再回国的时候,谁知道卓斯年已经不见踪影了,从左雪松的口中,王浩这才得知,原来是因为黄连的身体已经等不到这一天了,副作用毒素的威力太过强悍,卓斯年痛定思痛,自己去和万佳怡做了交换。

  这就是他为何等待和犹豫的原因。

  ……

  “我总算知道了,斯年这个家伙,目光看得远,一个月之前就已经看到了我们没有看到的问题,并且防患于未然,真不愧是斯年,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谷遇东听到黄连的解释,这才知道了前因后果,有些怔怔然,心底更是叹服不已。

  王浩柔和的目光落在黄连的身上,徐徐地说:“卓先生交代过我,万一来不及回来见他了,我从韩国回来以后,就赶过来替卓斯年行使职责,代替卓斯年扛起责任。卓先生还说过,除了谷遇东和黄连,一个是他最好的朋友,一个是他最爱的女人,绝对不能被其他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否则公司将会大乱。”

  顿了一顿,王浩又道:“虽然我不知道卓斯年先生的用意,不过我想卓斯年先生既然吩咐我这么做,一定有他的良苦用心。”

  看着黄连,王浩柔声道:“卓斯年先生还说了,请告诉他最爱的女人,耐心等待,他一定会回到最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身边。”

  “斯年那个傻瓜,为什么总是在为我着想,却从未想过自己?”

  泪如雨下,黄连咬了下唇,硬生生吞回眼泪,坚定了一下眸光。

  不能哭,要更加坚强,斯年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要更加坚强更加快乐的等下去,这样等到斯年回来,她会让斯年看到更好的她。

  如果斯年知道自己做了这么多的努力,却换来的是一个消极颓废的她,一定会失望透顶。

  想必斯年也希望她能坚强地乖乖地等他回来。

  果然,卓斯年早就已经想到了一切,猜到了一切。

  他知道万佳怡处心积虑,知道万佳怡心狠手辣,更知道万佳怡会要他跟她走。

  原来卓斯年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做好了一切最坏的准备,只是所有的准备工作,都抵不过卓斯年对她的关心。

  看着她被病痛折磨,身体日趋虚弱,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被迫提前执行。

  卓斯年最终选择了用自己做交换能救她的解药。

  所有一切的准备工作,卓斯年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只为了她能够不被董事会刁难。

  卓斯年对一切都很放心,临走之前,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她。

  将他托付给谷遇东和郑东,拜托最信任的好朋友好好照顾他,吩咐最得力的手下保护黄连的人身安全。

  卓斯年这才放心和万佳怡走。

  卓斯年不是笨蛋是什么,设身处地为她着想,可是他却没有想过自己,就那么义无反顾和万佳怡走了,头也不回,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前路是什么,因为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遭遇到什么伤害。

  他不在乎自己遭受的伤害。

  只在乎,别人不能伤害她。

  处心积虑,费尽心思,想要保护她的安全。

  这个笨蛋……

  黄连眼前氤氲了一层雾气,脸上却升上坚强,目光透露着坚定,“谢谢你,王浩。”

  “您客气了,和卓斯年先生签订了合同,这是我应该做的。”王浩道。

  是夜。

  黄连无痛人流后,卓斯年曾在带她一起在正阳的职工公寓住过一段时间,为了方便能随时照顾着黄连,就在正阳集团对面。

  落地窗的窗帘半拢着,开着一站落地灯,光线温暖昏黄,谷遇东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和卓斯年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王浩,客厅一片静谧。

  沐浴出来,脑袋里清醒了很多,路过厨房,这里曾经他们吃早餐的地方,这里是卓斯年每天给她下厨做菜的地方,然后以后很久再也吃不到卓斯年煮的饭菜了……

  黄连怅然若失地收回目光,坐到了谷遇东的身旁。

  刚一落座,谷遇东便清了清嗓子,温和着声音打破了这一份静谧:“我刚才想过了,小连,我想和你商量你一下我的想法。”

  “恩,你说。”黄连平静点点头。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好不容回来了发现是空欢喜一场,黄连并没有因此而崩溃,理智的让谷遇东都为之惊赞。

  “我的想法是这样,既然斯年半个月前就已经找到了王浩,并且让他做了整形手术,就是为了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走漏了风声,能面对董事会那些豺狼虎豹,总是用卓斯年生病为借口,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毕竟对手凶险,这笃定会是一个长久拉锯战。”

  “嗯,我的想法也是这样。”

  黄连不疾不徐地道:“刚才我在浴室里面想过了,就让王浩代替斯年的位置,和杰克一起在青城主持正阳集团大局。而且以后王浩要多出席正阳集团的活动,多在媒体面前亮相。一方面,是为了让那些捕风捉影,恨不能搞出个原子弹爆炸一样的惊天新闻的媒体记者闭嘴,也能让公司的人心稳定,前有狼后有虎,董事会和高层都不是等闲之辈,没有一个人主持大局,他们会骚动不安。”

  “正是如此!”没想到黄连也已经想过了,谷遇东不禁流露出对黄连的赞许。

  这个小丫头,一次一次刷新他对女人的看法,黄连柔弱却不软弱,在斯年的面前可以小鸟依人,离开了斯年也能自己展翅高飞。

  “嗯,另外一方面,我也希望斯年能看到这些,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如果王浩出现在电视面前,斯年一定会有所知觉,说不定哪一天看到了王浩,就知道他当初的努力没有白费,也知道我们都在耐心等待着他,希望他快点回来。”

  黄连微微一笑,“也希望万佳怡能看到,说不定两个斯年的出现会让她对斯年放松警惕,斯年有了机会,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回到我们的身边。”

  “对。”思及此,谷遇东也仿佛看到了前方的希望,看向王浩,道:“王浩,你这个‘卓斯年’也要经常回到古城和黄连团聚,更要秀恩爱。这些都是王浩出现后的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古城分公司那边,还是交由原来的人来打理。”

  王浩欣然接受这个请求,“好,我听你们的安排。”

  口袋里面叮咚一声响,谷遇东拿出手机看了看,满意地露出一个微笑,“我刚才预约了明天早上的记者会。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走漏风声的,不过以后肯定会查出来,抓出罪魁祸首,现在的当务之急,我们要接触这个谣言,让流言停止。”

  看向黄连,谷遇东温和地道:“好好休息,明天陪着王浩一起去参加记者发布会。”

  又看向了王浩,谷遇东严肃地正色道:“明天记者发布会拜托你了。小连,我和王浩交待一下注意事项,等会会收拾客房给他住,你先去休息吧,今天面对这么多的董事会和高层,一定累坏了吧。”

  黄连点点头,的确是累坏了,面对那些人需要很大的勇气,情绪又大起大落,十分累人。

  进了房间,将自己扔在柔软的大床上,用棉被包裹着自己,黄连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了。

  清晨。

  第一缕阳光撒进客厅,窗帘被人唰得拉开,仰首看了眼明媚的天空,黄连笑吟吟地道:“今天是个好天气。”

  客厅里面,谷遇东和王浩已经穿好了正式西装,打好了领带,收拾完毕,整装待发。

  衣橱里面还有上次他们在这里住的衣服,因为考虑到以后还会回来,所以就没有收拾这里的衣服,卓斯年的衬衫都是成打的买,参加酒会宴会,都会有专门的设计师量身定制。

  王浩的身形和卓斯年极其相似,所以卓斯年的衣服穿在王浩的身上也十分妥帖合身。

  王浩换上卓斯年的衣服走出来,“这样可以吗?”

  “当然!”黄连怔了一下,差点以为卓斯年朝他走过来,“我差点都以为是斯年呢,真的是能以假乱真,骗过大众媒体还是不成问题的!”

  “谁说不是,我和卓斯年认识了这么多年,都认不出来,更别说外面的那些人了。”谷遇东不禁失笑,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黄连能分辨出来真假卓斯年了。

  昨晚他已经和王浩交待过今天早上记者会的具体事项了。

  这场记者会后,谣言便会不攻自破,正阳集团也能安稳下来了。

  记者会选在正阳集团,天不亮这里的工作人员就已经起来筹备好了一切,场地已经被人布置好了。

  八点过后,各大在媒体界极有权威的报纸和杂志甚至周刊的记者,陆陆续续的抵达现场,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座无虚席。

  正阳集团的高层先上台主持,“今天会召开今天的记者发布会,是因为有人恶意中伤诽谤正阳集团董事长,我们将会追踪溯源,追究造谣者法律责任。今天邀请各位过来,就是为了澄清这个谣言,流言止于智者,希望大家停止这个可笑的谣言的传播。”

  然后介绍了一下等会卓斯年出来后,记者们提问的注意事项,让记者们不要越界,不要问有关于谣言无关的问题。

  门后面,黄连看了看外面的情况,闪光灯闪的黄连有些紧张局促。

  谷遇东握住了黄连的小手,轻声道:“按照我说的做,深呼吸,放轻松,千万不要太紧张,你只需要陪在卓斯年的身边就够了。”

  “嗯!”

  黄连重重一点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再吐出来,如此反复。

  “好了,轮到你们出场了。”谷遇东改口叫王浩斯年。

  黄连挽着王浩的手臂,陪在王浩身边走了出去。

  “卓斯年”一出现,谣言就已经不攻自破,正阳集团董事长活生生地站在他们眼前,在镜头前,闪光灯下,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得能颠倒众生,迷倒青城的万千少女。

  “真的是卓斯年先生!”记者们交头接耳的窃窃议论了起来。

  “卓斯年”和黄连在椅子上落座,随着卓斯年淡淡的摆手,记者们也随之安静了下来,屏息凝神的等着“卓斯年”说话。

  ……

  美国。

  过程虽然很痛苦,不过总算是咬牙熬过来,谭乔森戒毒成功了。

  飞机落地后,谭乔森就马不停蹄的赶去美国的戒毒所,这里的戒毒科技比国内的先进,完全不需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加之在国内的治疗,毒瘾已经压下去了一半,在美国就彻底戒掉了毒瘾。

  在美国有这么一个庄园,虽然不算大,不过有个游泳池还有一个大大的花园,也能让很多美国人都艳羡了。

  晚上,谭乔森洗了澡从浴室出来,拿了玉米片和红酒,打开电视,随便转了几个频道,本来想看橄榄球比赛,看到能收到国内的频道,便转到了国内的频道。

  电视里,播放着新闻。

  看了几眼,谭乔森正想要转台,谁知道这个时候,电视里面的新闻主播忽然说道:“下面,我们为您播报今日新闻热点。几天前,网络流传出正阳集团董事长卓斯年失踪,今日早晨,北京时间八点八点左右,正阳集团负责人召开了记者会,澄清流言。下面为您转本台记者的在线报道。”

  谭乔森一愣,放下了手上的遥控器,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看。

  荧幕上,卓斯年一身西装,面容冷峻,黄连落落大方微笑着挽着他的手臂,两人在椅子上落座。

  “卓斯年先生,请问您这段时间为什么消失,网络上为什么会传出你被女人拐跑的流言?”

  空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有人传出这种流言蜚语,会不会是前几天卓斯年真的别拐跑了,今天才回来的。

  面对记者咄咄逼人的发问,卓斯年镇定自若,不疾不徐开口,声音平和且具有渗透力,穿透在场每个人的耳膜:

  “近日天气乍暖还寒,不日前,我身体抱恙,高烧不止,住在医院,根本无法下床。正阳集团是做生意的,任何事必然会有竞争,尤其还是商界,竞争必定会得罪人,树立敌人。不论造谣者是谁,正阳集团都将会采取法律责任,追究到底,希望任何想要损坏正阳集团名声的人都引此为戒。”

  气场从容,令人为之折服。

  话说到这里,在场的记者已经心知肚明了。

  谭乔森不由感到错愕:卓斯年居然没有和万佳怡在一起?

  “卓斯年啊卓斯年,我真是小看你了,居然从万佳怡的手上拿到了解药。”看到黄连健康的出现在镜头前,笑靥如花,看到卓斯年在黄连的身边,看来卓斯年没有和万佳怡走!

  谭乔森心底升上了喜悦,脸上也喜形于色。

  万佳怡没有带走卓斯年,他们两个没有在一起,这么说来他还是有希望的。

  谭乔森站起身,在空地来回踱步徘徊,心底有重新燃起了希望。

  去找万佳怡?

  但是想到自己苏承受的这些痛苦,全部是拜卓斯年所赐,谭乔森就改变了一下想法,现在暂时不去找万佳怡,他要先让卓斯年付出代价,等到卓斯年也经历过他一样的生不如死,然后再去找万佳怡。

  谭乔森在心里面做了决定,便重新再沙发上坐了下来,长舒出了一口气。

  拿起红酒喝了一口,谭乔森余光瞥见,窗帘半拢,窗外是黑漆漆的夜,草丛里飞快掠过了一抹黑影,如果不是那点红光,恐怕谭乔森根本察觉不到。

  “谁——?谁在哪里!”

  谭乔森一声大喝,霍的起立,全身神经紧绷,风声鹤唳。

  

[读者须知]:下一篇:199.暴风雨更加猛烈-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