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196.共同来拜姻缘树-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0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95.终于找到了线索-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郑东立刻将此事汇报给谷遇东,“我们查到谭乔森买了去往美国的机票,现在飞机已经起飞了,谭乔森去了美国!”

  “美国!”李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地说:“谭乔森去了美国,说不定万佳怡也在美国呢?”

  “嗯。”谷遇东微微颔首,虽然大家并不确定万佳怡是不是在美国,或者万佳怡在别的地方,谭乔森回去美国可能只是因为自己住的地方就在那里,但是最近这几天来好不容易有的一点点线索。

  谁知道卓斯年是不是真的在美国,卓斯年真的就在美国也说不准。

  而且,美国那边一直有人在查,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但,只有有一丝丝的希望,一线的生机,一点线索,他们都要拼劲全力去寻找!

  “郑东,将搜查的重点转移到美国,其他的国家没有线索,现在我们先将重心和人手放在美国。通知卓老爷子,卓斯年很有可能在美国,让国际刑警在美国大范围寻找卓斯年的下落。美国土地还没有国内的一个市大,比起国内,显然美国会好找很多!”

  “好!”

  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激动,终于有了线索,终于有了目标,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一定会找到先生的下落!

  回到办公室,李菲呼吸吐出了几口气,将刚才和谷遇东商量的事情,全都告诉了黄连还有黑马。

  话音还没有落下,黑马便拍桌叫好,“终于有苗头了,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嗯嗯!”黄连捂着左胸口,那里是心脏的位置。斯年,你听到了吗,感受到了吗,我们已经有了你的消息了呢,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找到你的。

  ……

  几天后。

  夜风徐徐。

  今天是正月十六,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不知为何,今天的月亮格外的圆。

  沐浴过后,黄连的发梢微湿漉,走出了阳台,仰头看上夜幕。

  天上的月亮圆的好比中秋,赫然就是一个白玉盘子,比月饼都圆。

  月亮都圆满了,斯年,你也赶快回来吧。

  扶着栏杆的手抬起来,手掌心贴在一起,双手合十。黄连仰视着头顶的月盘,淡淡的银辉撒在女子白皙的脸颊上,莹莹发着光。

  夜无点星,所有的光辉都汇集在了明月上,女子的眼中却好似落入了一夜的星河,闪闪发亮。

  黄连垂下了眸子,虔诚地祈祷道:“月上老人,月亮都圆了,小女子在这里恳请你,希望能让斯年赶快回到我的身边,希望能快点找到斯年,有斯年的下落,也希望斯年能尽快给我们消息。请把我和斯年断掉的红线连上吧,拜托了。”

  风,穿过黄连微湿的发梢,带向了远方……

  美国。

  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阵风,小木屋旁的树被夜风吹得飒飒作响。

  风漫漫飘进微敞的窗,撩动洁白纱帘。

  吹起了床上躺着的男人的额前碎发,也吹进了男人的梦中……

  曲径通幽处,他往前走着,不知身处何处,又要往何处走去。

  走了没有一会,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座庄严巍峨的古代建筑,殿宇宏伟,雕梁画栋,梁柱涂金,好不肃穆。

  四周云蒸雾绕,看不真切,走近了,才发现这是一座寺庙。

  画面推移,寺庙漆红的门吱呀一声打开,吸引着他入内,走进去,香烟缭绕,烟火旺盛,格外幽静。

  寺院中,一颗姻缘树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葱葱郁郁的树梢叶间,挂满了红色的祈福袋,参差错落,好似累累的硕果。

  突然有一个祈福袋掉下来砸到了他的头顶。

  打开来看,里面字条上的一航清秀漂亮的字落入他的眼底:佑,斯年身体健康,平安如意。

  还没来得及看落款人的名字,卓斯年浑身狠狠一抖,猛然惊醒了。

  呼——

  窗子没有关好,夜风吹进来,冻醒了。

  已经是凌晨了,卓斯年坐起身在床上发了一会的呆,再抬头已经天光破晓,旭日冉冉升起。

  卓斯年忽然打开电脑,进入了谷歌的网页,搜索了寺庙,出现了很多国家什么的寺庙关键词,卓斯年点击了中国寺庙。

  脑子里面只有一个迫切的冲动——找到梦中的那棵姻缘树!

  冥冥之中,这棵姻缘树,还有那个祈福袋,都好似真实存在的!

  网页弹出了很多关于国内姻缘树的信息,卓斯年快速浏览那些寺庙,忽然看到两个城市的名字,本来一目十行浏览,现在确实一个字一个字的放慢速度阅读下去。

  “古城,青城……”

  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好像对这两个城市的名字有印象,好像自己曾经去过这些地方似的,总觉得这两个城市的名字十分熟悉!

  “斯年?”万佳怡打了个哈欠醒来,走到他身后,搂住了卓斯年的宽肩,笑问:“怎么了,一大早就打开电脑?你想找什么?”

  卓斯年风轻云淡,波澜不惊,说:“我要回国一趟。”

  是肯定句,而不是询问句。

  听到卓斯年斩钉截铁,丝毫没有犹豫的话,万佳怡的神色就是一变,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紧张得整颗心都吊起来了。

  “斯年,你,你回国干什么?怎么了突然就想回国了,在这里生活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回去,这里环境好空气好……”

  说了很多话,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静静等到万佳怡说完,卓斯年的信念还是没有动摇,不假思索地将自己的梦说了出来,“我梦到了一个寺庙,我相信梦是有灵气的,尤其还是寺庙这种庄严肃穆的梦,想去拜一拜梦中的这个寺庙。”

  “你,你……”万佳怡捏紧了椅背,因为紧张,青葱十指太过用力铁青,好像就要扭曲变形。

  仿佛没有注意到万佳怡的异样,卓斯年淡淡地道:“找到了最像梦中寺庙的图,有两个城市,但我不知是古城还是青城的寺庙,所以想都去拜访一遍好了。”

  卓斯年说出古城还有青城两个字的时候,万佳怡吓得差点没岔过气去。

  斯年当初醒来的时候,她告诉斯年,他已经和青城的家里人断绝了关系没有来往了。为的就是,不能再让他想回家。

  万佳怡心底惊恐地想:卓斯年怎么会知道古城和青城?

  卓斯年怎么会突然爬起来想要搜索寺庙,是哪个地方不好?偏偏还是古城和青城这两个城市!农庄小屋只有他们两个人,也不会有别人告诉他的可能性啊。

  难道的真的是梦这么简单而已?

  还是说因为药效不够,有部分记忆残存在卓斯年的脑海里?

  早知道就应该加强药效,但是用量控制不住,卓斯年也忘掉了她怎么办。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了,看着卓斯年希冀的眼神,万佳怡开不了口拒绝这个男人,但肯定不能放卓斯年回国内,何况还是青城和古城,这不就明摆着放虎归山吗?

  卓斯年不会恢复记忆,这点万佳怡倒是不担心,只是卓斯年脑子里面有古城和青城的印象,肯定就有对黄连的印象。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卓斯年想起来黄连,两个人见了面死灰复燃。

  万佳怡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不正面回到卓斯年的请求,扭身往外走,“呵呵,肚子好饿呀,斯年你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做早餐啊,你想吃什么,培根鸡蛋还是煎饼?”

  为什么万佳怡要岔开话题?

  看上去好像很害怕他回国似的?

  卓斯年也没有想这么多,只是心底里面很迫不及待想要去到梦中的那个寺庙,神明仿佛在冲他招手,磁铁一样吸引着他。

  万佳怡越是这样,他越是想去。

  “佳怡!”卓斯年起立,扣住了万佳怡的手腕,将万佳怡拽回来,眼神坚定,语气深沉,“我要回国一趟!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不要岔开话题,请正面回答我,你同意不同意?”

  语气十分坚定,并没有因为万佳怡的岔开话题而打消这个念头。

  万佳怡就知道卓斯年肯定会这么做。

  从读书的时候卓斯年就一直是一个很有原则的男人,坚持,果决,果断,果敢,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何况她万佳怡手无缚鸡之力,更不可能让卓斯年断了这个念头。

  可是卓斯年一旦回到古城和青城,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万佳怡讪讪一笑,舔了舔干涩的嘴角,慌张不安得口干舌燥,最后呵呵笑了,她委婉地劝道:“斯年,你看我们现在每天都要照顾牛羊,这么忙,为什么要去寺庙呢,去日本也可以呀,日本也有很多神社,里面的神灵一样可以有灵气……”

  “佳怡,我们又不是日本人,为什么要去弹丸之国求别人的神?”

  “回国太不方便了!”万佳怡心情太过紧张局促,一个控制不住力道,大声反驳,“我们都断了跟那边的联系了,再回去万一见到不想见的人就不开心了。”

  卓斯年一愣,“哪些人?”

  本来好好的说话商量,本万佳怡这么大嗓门遗憾,像是在起争执一样。

  卓斯年不太喜欢和别人起冲突,因为他不喜欢动感情。

  扫过万佳怡的脸,看到万佳怡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眼神闪烁,好像很慌乱紧促的样子。

  卓斯年精致细长的眉宇微微一锁,凝结了好奇,不禁脱口问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我的要求有什么问题?”

  卓斯年的眸光里面已经有了对万佳怡的怀疑,虽然稍纵即逝,但是万佳怡还是看的清晰。

  现在的情况,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维谷,如果不让卓斯年回国,她失控的反应已经被卓斯年看在了眼底,卓斯年势必会对她产生怀疑。

  万佳怡用力地咬了下嘴唇,“没,没事!没吃东西饿坏了而已!”

  不能被卓斯年怀疑,就算回国,卓斯年也不一定能知道黄连的存在,也不一定会和黄连见面,寺庙呆几个小时后而已,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情了。

  有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卓斯年已经是她万佳怡的男人了,也不怕被黄连这个贱人抢回去。

  不如就冒险一试,总比让卓斯年怀疑她来得好。

  定了定心神,万佳怡美眸一转,娇媚地笑了声,靠在卓斯年怀里,手抚摸着卓斯年的胸膛,“你急什么,我又没有说不给你回去,回去了我们的牛羊怎么办?”

  “交给邻居看就好了。”

  “也是,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可以这样做呢。那就把牛羊交给邻居好了,你这么想去梦中的寺庙,我就满足你这个心愿,陪你回去一趟好了!”

  卓斯年嘴角微微一倾,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有了一个喜悦的弧度,“真的?”

  “那还有假,人家说了陪你回国就会陪你回国,现在我们来吃早餐吧。”

  万佳怡拉着卓斯年的手走出房间,微微咬唇,心里面暗暗盘算好了回到国内后要怎么躲避黄连他们。

  卓斯年失踪了,他们肯定会派出人寻找,说不定,卓志山也派人寻找了,但是没有放出卓斯年失踪的风声,想必他们保密性做得很好,搜寻也不会太过招摇,那搜寻的力度肯定就没有这么大。

  说不定会有便衣,她只要给卓斯年乔装打扮一番,一天成千上万人,那些人不一定能认得出来是他们。

  如此一琢磨,万佳怡的心里面已经有了底数,便没有先前的这么慌张了,喜滋滋地给卓斯年做早餐。

  “斯年,你喜欢吃的泡菜拌饭,我还加了煎鸡蛋和你喜欢吃的牛肉进去,还有很多辣椒酱,这是牛奶,吃完记得吃胃药。”

  卓斯年太喜欢吃麻辣的食物了,万佳怡想要阻止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顺遂卓斯年的心意,吃过辣后给他和很多牛奶和胃药养胃,减轻卓斯年的胃痛。

  斯年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喜欢吃辣了呢?

  万佳怡一直搞不是很懂。

  早餐完毕,卓斯年在网络浏览寺庙的照片,手边还放着几包麻辣味的薯片,他不喜欢吃零食,不过如果是有关于辣味的零食,他也开始爱屋及乌。

  万佳怡看了眼客厅男人伟岸的背影,掩上房间门,反锁,拿出手机,给手下打电话,“紧急事情要你们去做。”

  “老大,什么紧急的事啊,是不是卓斯年终于可以昂扬了?”

  万佳怡道:“没个正经,卓斯年昨晚做梦梦到寺庙,非要回国去梦中的寺庙看看,真是邪了门了。”

  “啊!卓斯年要回国啊,是不是忘情丹的药效不够?要不再给卓斯年吃多点。”

  万佳怡暗骂,“尽给我出歪主意,再多吃点也给忘了我怎么办?我已经答应了他的请求。”

  “老大,你,你怎么能放卓斯年回国呢?要是卓斯年回国了,还不知道了那些事情,要是被黄连他们的人发现……老大,小的差点忘了告诉你,谷遇东郑东包括卓家那位老爷子,可是在到处寻找卓斯年这个男人的下落,国际警察都出动了!”

  万佳怡选择住在美国的乡下,一个gps都定位不到的地方,与世隔绝,他们别说一辈子,十辈子都不一定找得到。

  只要他们不出去,外面的人就找不到那个地方,现在他们要出去,无疑是羊入虎口,以身试险。

  “谁是羊谁是虎还不一定呢?卓家就算是老虎,我万佳怡也好歹也算半个豺狼吧,怎么可能轻易被他们给找到,也太小看我万佳怡了!”

  万佳怡烦躁地道:“不管了,我都已经答应了卓斯年,现在也不能反悔了。你们给我听好了。”

  “老大,你这太冒险了,万一……”

  “你们说的我都想过了,放心吧,如果不是有信心,我肯定不会这么做,现在我要安排一下回国的行程,你们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做事,要保证万无一失,任何一个流程都不能出错!”

  “老大请吩咐!”

  万佳怡半边嘴角微微倾斜,眉梢爬上一缕狡猾和阴险。

  回国又如何,不回国又如何,就连老天爷都拿她莫可奈何,怕什么不就是谷遇东郑东和黄连那个贱人吗,她万佳怡不让他们找到卓斯年,他们就找不到卓斯年!

  “准备好私人飞机,不能去机场登机,若是被谷遇东他们查到有关于卓斯年的航班信息,绝对会暴露我们的身份,然后再来就是给我准备一套衣服,最好是那种老旧的款式,还有墨镜,让卓斯年穿上那些衣服后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很多。”

  墨镜倒是可以,不过就算穿老头的衣服,也仍然无法盖过卓斯年那翩然幽冷的气质以及俊美如上神的面容。

  就算带着墨镜,这欣长悠然的身高,宽肩窄臀,也很容易在人群里面鹤立鸡群,一眼就能被认出。

  对于万佳怡来说是不小的挑战,不过她一向喜欢挑战。

  “对了,不仅是从美国飞回国内要用私人飞机,国内来回飞行,更需要用私人飞机,国内的航班更容易查到,一旦出示卓斯年的身份证,就曝露了我们的身份。”

  “好的老大,我们这就去准备您要的东西,请您尽管放心。”

  她的手下办事力度还是不错的,万佳怡绝对对他们放一百个心。

  挂了电话,万佳怡长舒出了一口气。

  推开了门,万佳怡走出了客厅,从身后抱住了卓斯年的身体,将头轻轻搁在卓斯年宽阔踏实的肩膀上,娇软着声音道:“斯年,所有的行程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如果你想出去玩玩散散心,那就去玩吧,我陪在你身边,只要你想去,无论是哪里我都愿意陪你去。”

  卓斯年静静浏览着网页上面寺庙的图片。

  耳朵传进来万佳怡的声音,仿佛没有听到里面充满了诱惑男人的气息,卓斯年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眼球从未在电脑屏幕上面离开,就算一整天都看着那些寺庙的照片也愿意。

  真是的,不愧是卓斯年,失忆了都还是这么冷淡。

  万佳怡也不白费力气了,相信他们相处一辈子,卓斯年总会对她变得热情温柔,万佳怡有的是耐心守得云开见月明。

  两人在外面的草原散散步,恰好碰到邻居,顺便将圈中的家禽全都赶到了邻居的家里,并且给了邻居钱作为报酬。

  做完这些,万佳怡回去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

  这次出去她不打算待太久,所以就带了几套内衣够换洗,卓斯年的衣服已经有手下的人给准备了,万佳怡就没有准备,几套内衣放在一个手提袋里面轻轻一提就走了。

  接近下午的时候,手下的人开车过来接他们,万佳怡挽着卓斯年的手臂走出去,“这是我的朋友,他接我们开车去机场。”

  开车一直从农庄出来,开了足足一两个小时,才看到了一点城市的影子,路过几个加油站,大型超级市场,还有一排排房屋,然后又开了不知道多久,从黄昏到黑夜,头顶的夜空都有了繁星点点。

  抵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了,看了航班大屏幕的时间是晚上**点,正值高峰期,机场里人来人往,人潮涌动。很多人柜台前在用身份证取机票,卓斯年正向往那里走去,就被万佳怡拉着走向登机口,“我们坐私人飞机回国哦斯年。”

  飞机从纽约起飞,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行程,因为是时差的缘故,抵达青城的时候刚好是晚上。

  下飞机之前,万佳怡拿出了准备好的帽子还有墨镜,“斯年,你先带上这个吧,外面的天气很冷,带个帽子比较保暖,还有墨镜。”

  万佳怡的言语故意有些闪烁其词,卓斯年果然产生的疑虑,虽然手上接过,可是嘴上还是好奇地问:“帽子可以,但是墨镜为什么?外面的阳光看起来并不刺眼。”

  万佳怡吐出一口气,“其实……既然你问起来了,我就不瞒着你了,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住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周围人烟稀少,就算买东西都要开车半个钟头才能抵达最近的大型超级市场吗?因为我们在国内有仇人!这也是我们当初断了和国内所有人关系的原因。”

  这个谎言万佳怡已经在心底头盘算了很久,卓斯年问起来也是在万佳怡的算计之中。

  万佳怡的言辞之间故意引导着卓斯年这么问。

  为了防止谷遇东找到卓斯年,万佳怡接下来做的事情在卓斯年看来会很奇怪,所以找个借口,才不会被卓斯年怀疑。

  “仇人?”

  卓斯年眉心微蹙,虽然万佳怡突然间这么说很奇怪,但是他对万佳怡的话从来没有抱有怀疑。

  因为,他实在想怀疑,但记忆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选择相信这个唯一陪着他的女人。

  “对呀!仇人,当初我们说好了永远不回国,就在国外安身立命,远离外面的喧嚣,过我们的小日子,说好了不回来国内的,不过你坚持要回来,既然已经回来了,就要乔装打扮一下,不要暴露了我们的身份才好,你说是吗?”万佳怡继续耐心地解释道。

  “所以你当时知道我要回国才会慌张?”卓斯年好像明白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便说出了口。

  “对呀!”真是一个好借口,不愧她想了好久才想到的借口。先前的奇怪反应都有了解释,斯年就不会怀疑她了。

  眼看着飞机就要停了,万佳怡笑道:“赶紧带上飞机口罩吧,老公。”

  “嗯。”卓斯年也没继续再深究下去,只要能回去,能找到梦里的那个寺庙,就好。

  戴上了墨镜帽子,整个人整张脸挡了一半,又穿了老款式的衣服,像是爷爷那一辈才会穿的衣服,下飞机的时候空姐差点真的以为卓斯年是万佳怡的爸爸。

  万佳怡抿嘴一笑,心底乐开了花,乔装打扮成功了。

  暗地里,没有人看得见的地方,万佳怡的嘴角露出一个阴险算计的笑容,黄连,看你怎么找到卓斯年,就算你托梦给卓斯年回国找寺庙也没有用,只有要我万佳怡在,你这辈子死了都别想找到卓斯年在哪里!

  两人下了飞机,过了春节后,天气一天天没有这么冷了,不过寒流还在,一阵风刮来,万佳怡柔柔弱弱靠在卓斯年怀里,“老公,我好冷呀。”

  卓斯年似是没有听到,大步地往前走,看着青城的机场,总觉得自己好像来过这里很多次。

  从机场走出来,万佳怡的手下已经开车等候在机场外面接送了。

  万佳怡找到车子,边走过去边拉开车门,“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酒店,明天早上我带你去寺庙吧。”

  “嗯。”卓斯年坐进了车子里,摘下墨镜和帽子,等到出来的时候被万佳怡催着戴上。

  万佳怡先进去checkin,用手下办理的假身份证开了一间套房,拿到了房卡后再带着卓斯年上去,全程根本不会使用自己和卓斯年的身份证。

  谷遇东那边想必也不是吃素的,只要卓斯年的踪迹一旦曝光,被谷遇东查到卓斯年的开房记录,她万佳怡不想煞费心思对付这些贱人。

  所以万佳怡将一切行程安排的滴水不漏。

  来之前就已经安排了行程规划,手下人也在暗处保护,万一遇到出来寻找卓斯年的人,万一又被认出来了,有手下人在,万佳怡很放心。

  是夜。

  两人都洗了澡去了长途飞行的疲惫,万佳怡躺在床上等着卓斯年过来睡觉,等了好久还没有等到,走出去发现卓斯年一个人坐在黑暗的客厅,电脑荧幕的光线打在卓斯年棱角分明的俊脸上,照见卓斯年一瞬不眨地盯着那些寺庙的图片浏览。

  又是寺庙!寺庙有她好看吗?总是看着寺庙,还能看出花来不成?!

  万佳怡气恼,走过去揽住卓斯年的宽肩,娇嗔道:“斯年,我们赶快去休息吧,你也累了吧?”

  说着便想要撅嘴去亲吻男人的脸庞。

  谁知卓斯年微微一偏首躲过了万佳怡,然后拉开了万佳怡的手,冷淡地说:“你先去睡吧。”

  万佳怡站在卓斯年的身后,愤恨一跺脚,强颜欢笑,“是吗,呵呵,那我就去睡了,你也快点啊……”

  直到万佳怡睡着了,卓斯年还是没有进去卧室,第二天早上万佳怡看到卓斯年睡在沙发里度过了一夜。

  万佳怡又气又难过,可是也没办法,心底想着这才多久啊,还不到半个月,卓斯年不可能突然变得温柔,慢慢等,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吃过早餐后,万佳怡给卓斯年亲手戴上墨镜还有帽子,离开酒店,万佳怡陪着卓斯年跑了好几个寺庙。

  在青城呆了三天,万佳怡虽然没有碰到谷遇东郑东他们搜查的人,不过却累坏了,这三天他们一直不停地走,在这个寺庙呆几个钟,那个寺庙呆几个钟,就算是大魔王都要被寺庙给洗礼了,万佳怡陪着卓斯年跑遍了青城的寺庙,大庙大庙就连郊野的孔子庙也不放过,累坏了她。

  夜晚,月朗星疏。

  明天他们就要启程去古城,在青城呆了这么多天,没有一点意外收获。

  卓斯年跑过的每一间寺庙,不论是大寺庙还是小寺庙,卓斯年都没有梦中寺庙的熟悉感,那些寺庙都不是梦中卓斯年看到过的寺庙。

  但是卓斯年还是认认真真参观完了寺庙,然后认真拜佛。

  希望明天去古城能有一点收获,能看到梦中的寺庙的样子。

  卓斯年又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第二天乘坐万佳怡安排的私人飞机,直飞抵达了古城。

  一下飞机,进酒店放下了行李,卓斯年手捧着地图,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去寺庙,古城的寺庙也不少,但是也不是很多,这一天依然没有什么收获。

  直到第三天,逛完所有的寺庙后,万佳怡几乎快要跑断了腿的时候,两人来到了最后一个寺庙。

  车子停在山下,卓斯年拿出地图看了看,道:“这是福岩寺。”

  福岩寺位于骊山东岭,风景秀丽,群山环绕,初日高林,山光鸟性,环境幽静。

  万佳怡对这可没兴趣,一想到是最后一个寺庙了,就来了劲头,赶紧看完,回美国!

  顺着青石板路走到了寺庙,远远便能看到庄严肃穆的古代建筑群,走进了,能看清是古寺,朱砂的牌匾上写着大大的“福岩寺”三个字。

  这情景分明和梦中的十分吻合。

  虽然梦中没有看清寺庙是什么名字,但是这样的情景如梦似幻,若不是周围往来路人,卓斯年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了。

  今天是周末,但是因为时间很早,往来寺庙的人也不算很多,偶尔走过几个善男信女,低声交谈,寺庙清净,香火冉冉,雾气缭绕。

  “斯年,这是最后一个寺庙了,我们拜完了赶紧走吧!”万佳怡喘着气赶上来,她已经受够了这些寺庙,每次来拜访这些寺庙,都会被和尚拦在外头,说她衣服曝露,光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不能入内。

  今天也是如此,万佳怡一看到门口的小和尚,就知道自己肯定会被拦在外面。

  “我知道了。”敷衍了一句,卓斯年便迈开脚步走了进去,小和尚引着卓斯年入内,不远处是一棵姻缘树,只是看那棵百年银杏树便知道寺庙中香火旺盛,因为郁郁葱葱的树叶间挂满了仿佛硕果一样累累的祈福袋,红绿参差,祈福袋仿佛成熟的果实。

  “这是本寺的姻缘树,已有百年的历史,非常有灵气,施主莫不上前拜一拜。”

  “好。”既然已经来了,卓斯年便欣然应允,没有拒绝小和尚的好意,走过去了卓斯年才留意到有几个小孩子,在古树下下面抱着树干晃来晃去,玩耍打闹,树叶微微娑动,飒飒作响。

  卓斯年上前双手合十,俯身拜了拜姻缘树。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拜什么,进了太多的庙,拜了太多的佛,只求双手合十双眼闭起的时候,心里是安静的,就够了。

  转身,抬起脚步,正要离开。

  这个时候,微微晃动的树忽然只听哗啦一声,一个红色祈福袋往下一坠,刚好砸到了卓斯年的头顶上。

  因为祈福袋没有什么重量,落在头顶后便滑过肩膀,最后落在脚边。

  恰好在卓斯年的脚尖前面。

  卓斯年愣了一下,弯身伸出手指捡起了祈福袋,不禁疑惑旋身看了看身后,那几个小孩子不知何时消失了,树底下空无一人,一切就好像是天意一样。

  这是别人的祈福袋,卓斯年不好打开乱看,于是捡起来递给小和尚,“这个袋子掉下来了,你们再挂上去吧。”

  哪知,小和尚并未接过,摇头晃脑,摆了摆手,双掌合十,垂目敛眉道:“施主,我们的福袋挂上去几乎都是死结,不轻易能掉下来,既然砸到了施主的身上,那么就说明这个福袋和施主有缘,说不定是上天赐予施主姻缘,施主莫不打开来看看。”

  “这样可以?”卓斯年有点犹豫,之前去了那么多寺庙,并未发生这个情况。

  但是这与梦中的情景却是那样相似。

  “施主请。”

  卓斯年得到了小和尚的同意,这才打开了那个祈福袋,里面有一个字条,一行清秀漂亮的字,落入了卓斯年的眼中。

  字条上写着:祝卓斯年身体健康。老天保佑我赶快找到深爱自己的真命天子,祝我们彼此深爱。

  卓斯年?

  这个祈福袋,果然是跟他有关的!

  卓斯年眸色一沉,蓦地转身看去,小和尚已经不见踪影,只有满树的祈福袋随风飘扬,却再也没有一个掉下来。

  卓斯年剑眉一点点蹙起,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他如论如何不相信这些巧合。

  或许,是有心人做的?

  不过,看这个纸条上的心愿,倒真是个有趣的心愿。

  向来不喜欢动感情的卓斯年看到这句话忍俊不禁,嘴角有了一丝弧度。

  带着好奇,卓斯年的眸光缓缓地转到了落款人的名字上,两个隽秀的字迹,写着——黄连!

  黄连?

  看到“黄连”这两个字,卓斯年心里骤然一痛,很痛很痛。

  好像猝不及防被人从身后插了心脏一刀,血液喷溅,痛不欲生,苦不堪言。

  修长白皙的手指一点点滑过“黄连”两个字,男人那深邃的眸子落在手中字条上,久久没有挪开。

  “斯年——!”

  城西别院,房间里,黄连尖叫了一声,猛地惊醒。

  她半坐起身,瞪大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喘着气儿,瞳孔没有焦点地看着前方。

  半晌,缓过了劲儿。

  “我怎么会在梦中梦到和卓斯年去寺庙里烧香拜佛?我怎么会做这种这么奇怪的梦?是不是最近睡眠质量不太好?可是……”黄连掀开被子走下床,倒了杯水,水顺着喉咙滑落,舒服了些,脑袋也清楚了些。

  可是……分明是梦,可是梦中的感觉却是那么真实。

  黄连掐了一把自己的脸,看了眼时间。

  现在是北京时间上午八半整,不过今天是周末。

  既然不用上班,也有时间,就去寺庙看一眼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总感觉寺庙好像有什么人在等着她似的,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道要将自己吸过去寺庙。

  黄连赶紧换了衣服,随便吃了几口早餐,在车库里面随便找了一辆车跳上去,开了出去。

  “少奶奶?!您要去那里?!”郑东听到动静赶过来。

  “我要去寺庙一趟!”

  “您去寺庙做什么?”郑东懵了,黄连怎么突然间想要去寺庙,是去寺庙给先生祈福吗,黄连自己一个人出去郑东不放心,说:“少奶奶,我来开车吧,我带您过去!”

  黄连犹豫,郑东又道:“少奶奶您赶时间吗,我车技很好,您尽管放心好了,绝对能将您快速送到寺庙!”

  “好!”黄连坐到副驾驶,扣好了安全带,“出发,我们现在去福岩寺。”

  这个寺庙,就是这个寺庙,她曾经去过这个地方,记得当时她还不知道卓斯年的真实身份,还以为他是自己那个未见过面的病怏怏的老公。

  所以,当时她和黑马去寺庙里,就写了许愿祈福袋保佑卓斯年健康。

  没想到缘分将他们紧紧牵在了一起,现在想来,那个姻缘树和那个寺庙真是心诚则灵,她的愿望都实现了。

  是不是老天爷让她去寺庙许个愿保佑斯年快点回来?

  一路上,黄连心乱如麻,思绪纷飞,车子一停,一秒钟也不耽搁,飞快跳下了车。

  “少奶奶!您慢点!”

  黄连健步如飞,几乎是飘上了寺庙。

  随着时间的推移,过来寺庙参观的人也变得多了起来,寺庙人头攒动,人声鼎沸,热热闹闹,像是一锅煮开的粥,米粒几乎都黏在一起,拥挤得像是沙丁鱼罐头。

  不过还是能勉强走路的,只不过走不快而已。

  “斯年!”黄连不知道为什么就大喊了出声来,急红了眼睛,“卓斯年,你在哪里?!”

  好像有什么……什么重要的人还是什么,就在自己的身边,好像就要离开她而去了,可是人这么多,放眼望去人山人海,众里寻他千百度,斯年,我蓦然回首的时候,你又是否能在人群中看到我?

  黄连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万佳怡怎么会带着卓斯年来这个地方?卓斯年怎么会在这里,可是女人的第六感不会骗人,斯年就在这里,斯年一定在这里!

  老天爷让她梦到和斯年一起过来寺庙烧香拜佛,一定意有所指卓斯年在这个地方。

  连证据和踪迹都没有一点,黄连心里面却十分坚信卓斯年在这里。

  可是人好多,哪里才能找到卓斯年?

  黄连挤在人潮当中,快速扫着人群中的男人,只要看到一个高个子的,便扫过去。

  这一刻黄连只恨当初自己没有长高一些,现在就能看得清晰一点了。

  不是他,不是,这个也不是……

  扫过了很多高个子男人,都没有卓斯年长得那么好看,好看的又没有卓斯年的气质,都不是卓斯年……

  黄连急红了眼睛,干脆随着人潮走进了寺庙。

  卓斯年背对着她站在一颗姻缘树前,四周的人看到这个生得比电影明星长得还要好看的男人,都纷纷留心看了几眼,因为卓斯年看字条,就把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那张冷冽俊美的脸庞曝露在空气中,阳光将他脸部的线条打磨的十分棱角分明,远远一看,十分吸睛,高大的身形十分瞩目。

  “斯年!”

  一道女声从卓斯年的身后传过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197.将真相大白天下-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