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195.终于找到了线索-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0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94.偏偏这个时候睡-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黑暗中,万佳怡的嘴角勾起来一抹阴险的笑容。

  都说酒后乱性,不知道卓斯年喝了酒后会不会乱性,过几天晚上给卓斯年灌酒,把卓斯年灌醉,她就不信邪了,这样还不能让卓斯年上她?

  第二天早上。

  吃早餐的时候,万佳怡似是心血来潮般忽然提议道:“斯年,不如我们明天吃火锅吧,你不是很喜欢吃辣吗,我们做鸳鸯锅,你吃麻辣锅,我吃清汤锅,刚刚好呢!”

  看着卓斯年不断往自己的早餐上面添加辣椒酱,好像他最近变得特别喜欢吃辣。

  万佳怡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在心里面想着,如果吃火锅的话配上伏特加最好了,伏特加的酒精浓度这么高,很容易就能灌醉卓斯年。

  等到把卓斯年灌醉,他们两个就顺其自然的滚床单,然后啪啪啪了。

  这么一想,早餐的味道都变得好吃了很多。

  “嗯。”卓斯年淡淡的应着,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计划进展得很顺利,吃过早餐后卓斯年在外面秋千椅上看书,万佳怡洗好碗后打开橱柜,拿出里面的伏特加,她就不信,这么多酒都不能灌醉卓斯年!

  准备好计划要用的东西,万佳怡走出去坐在秋千椅,陪着卓斯年一起眺望着云卷云舒,绿树挽衣,心底盘算着明天晚上的计划。

  次日晚上,万佳怡早早就煮好了鸳鸯锅,坐在卓斯年对面,递给卓斯年一杯酒,“先喝点酒暖暖身子,然后再吃火锅吧。”

  卓斯年接过了万佳怡的酒杯,一言不发的仰头饮尽,态度始终不冷不热,不愠不火。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是失忆了还是这么冷淡。

  好在万佳怡根本没奢望卓斯年失忆后会对自己热情起来,否则现在一定会大失所望。

  喝完了酒,万佳怡这才递给了卓斯年筷子,注意力根本不在吃的上面,食色性也,她今天的晚餐不是火锅,而是卓斯年这个人。

  不论如何,今天晚上一定要睡到卓斯年,她万佳怡要黄连知道他们滚床单后气得半死,面目狰狞扭曲的样子,想想都觉得心中快意。

  卓斯年本来就是她的男人,居然被黄连这个贱人睡了这么久,这点小小的惩罚都是便宜黄连了。

  万佳怡不停给卓斯年倒酒,催眠地说:“你以前最喜欢喝这种酒了呢。”

  卓斯年始终一言不发,俊眉微蹙,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什么实情,也就一杯接着一杯喝着万佳怡递过来的酒。

  不到一刻钟,酒精上头了,卓斯年的眼前有些眩晕,如果红酒还好,不过这个酒的酒精浓度不低,很快眼前的酒杯就有了重影。

  眼看着时机成熟,可以采摘了,万佳怡赶紧从椅子上面霍的站了起来,笑吟吟地对卓斯年道:“斯年,你是不是醉了,我扶你回房间吧!”

  今天万佳怡特意穿了一身很好穿脱的衣服,里面同样是没有穿内衣内裤,两人都沐浴过后才坐在一起吃晚餐。

  卓斯年点点头,眼神变得朦胧迷离,被万佳怡扶着摇摇晃晃地朝着房间走去。

  床边,万佳怡冷不丁勾住了卓斯年的脖子,娇声软语:“斯年,我们早早休息吧。”

  两人倒在了床上。

  万佳怡故意让卓斯年压在自己的上面,两腿条勾住了卓斯年的腰,媚眼如丝地盯着卓斯年。

  看着身下的女人,卓斯年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他全身火热,而万佳怡身上冰凉的温度,很舒服。

  “佳怡……”

  “嗯!我在呢,吻我吧……斯年?”

  万佳怡一面娇吟着,一面主动脱掉卓斯年的t恤。

  男人精壮的胸膛,铠甲一样的肌肉,展现在眼前。

  万佳怡抱紧了卓斯年,恨不能卓斯年快点进来,“斯年,**一刻值千金,来吧……”

  万佳怡主动吻了上去,咬住了卓斯年性感的喉结。

  卓斯年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闷哼,并没有回应万佳怡,只是压在她的身上,大掌落在她的腰上,她皮肤的温度冰凉,摸起来舒服。

  着了急,万佳怡直接伸手抚摸向卓斯年的骄傲,脸色就是一白。

  卓斯年的骄傲——竟然垂头丧气!

  无论如何都昂扬不起来!

  这种情况,俗称不举。

  饶是卓斯年想要万佳怡,也根本没办法要。

  真是百密一疏!

  万佳怡气得要爆炸了,气归气,心底更多的是遗憾还有无奈,伺候醉醺醺的卓斯年睡下后,万佳怡站在床旁边看着卓斯年熟睡的样子,心底头感慨万千。

  虽然今天晚上没有得到卓斯年,白白浪费了感情,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同一个男人甩了两次,不过,他们以后还是十几二十年,这么久的时间,就不信卓斯年永远要不起她。

  她有的是耐心等那一天的到来。

  之所以没有在酒里面加媚药,万佳怡不想用阴谋诡计得到卓斯年,要他自己心甘情愿得到她!

  翌日,万佳怡很早就起来了,打电话给手下天不亮就带着一堆壮阳的食材还有补品过来,什么牛鞭雄黄酒啊,应有尽有。

  手下嘿嘿笑着:“这些食材很厉害,保证能让卓总战斗力爆表!”

  “行了,赶紧走吧,要是卓斯年醒来看到你们就该产生怀疑了。”万佳怡扛着一堆食材,挽起袖子穿好围裙做料理,今天早上就熬一个牛鞭汤吧,坚持吃这些东西,卓斯年总有一天能昂扬起来的。

  卓斯年醒了,打着哈欠从房间走出来。

  万佳怡笑靥如花递上熬好的汤,“醒了?这是我给你熬的醒酒汤,趁热喝吧,喝了头就没有那么痛了,昨晚你喝太多酒了,最后倒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呢。”

  卓斯年接过汤喝完,万佳怡又给卓斯年盛了满满一碗十全大补汤,只要吃了这个汤,卓斯年就能……

  万佳怡不禁俏红了脸,催促卓斯年喝汤。

  哪知一回头,看到卓斯年正站在调味区,拿了一大瓶的辣椒酱,舀了一大勺放在面包上面,就着泡菜伴着吃。

  泡菜本身就很辣,加了辣椒酱变得更加辣了。

  万佳怡蹙了蹙眉,“斯年,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间这么喜欢吃辣呀?”

  前几天卓斯年开始对辣产生兴趣,万佳怡还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今天这么一看,好像卓斯年对辣椒的喜爱,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前几天不过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今天就变得酷爱吃辣了。

  “斯年,真的没有问题吗?早上吃辣对胃不太好吧,要不然中午再吃吧!这样会胃疼的!”

  喝了酒对胃不好,又吃这么多的辣,胃哪里遭受得起折腾。

  卓斯年左耳进右耳出,恍若未闻,大口吃着泡菜辣拌饭,“没事。”

  万佳怡盛的十全大补汤一口都没有动,只有胃口吃辣的。

  万佳怡倒了一杯牛奶给卓斯年,心疼地道:“慢点吃!”

  一看那红艳艳的颜色就是特别辣,站在旁边都能闻到那个味儿,冲鼻子。

  卓斯年一直吃着,胃里果真受不了,胃酸翻涌着,胃一阵一阵绞痛,卓斯年眉心一拧,胃痛得不行还是要继续吃。

  看到卓斯年这个样子,万佳怡红了眼睛,“是不是胃疼了?我去给你找胃药!”

  万佳怡急忙去翻箱倒柜,还在噼里啪啦翻找着,卓斯年便冲到了盥洗池前趴着呕吐。

  “斯年!我都说不能吃太辣了,你这夹了这么多辣椒酱,米饭都看不着了,还有这些泡菜,本来就够辣了!”万佳怡递上牛奶,看着卓斯年呕吐,脸色酱紫,心疼得不行。

  “我没事。”卓斯年仰头饮尽牛奶,吃了胃药,缓过劲来,坐回桌子上,继续吃!

  “斯年,你平时不喜欢吃辣的,怎么突然间吃这么多。”简直就像是染上了毒瘾似的,吃的胃疼了还吃,呕吐过后继续吃!

  真折磨人啊。

  万佳怡心疼得不行,劝不动卓斯年,只好心如刀割地看着卓斯年吃,给他倒牛奶缓缓。

  “我也不知道,就是很想很想吃。”内心里面空荡荡的,好像吃辣后,空空如也的心就能被这些辣味填平,辣的双目猩红了,卓斯年还是在吃着。

  大口大口,好像越辣,心里的空虚就会越淡。

  ……

  青城。

  郑东赶回了卓家老宅,卓志山发现最近一直看不到卓斯年的人影,电话打过去始终关机,心底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便紧急召唤郑东回来。

  书房。

  郑东推开门的时候心底便隐隐不安,猜测到老爷子找他无非就是为了先生的事情。

  吱呀一声,站在窗边的卓志山转过身,眸光犀利,指了指沙发,“坐。”

  等到卓志山坐下了,郑东这才坐在卓志山的对面,心情忐忑。

  到了这种地步,也没有办法隐瞒了,迟早卓志山都会发现的,不如自己老老实实说出来。

  迎着卓志山表面看上去波澜不惊,神色温柔,其实眸子里面藏着咄咄逼人,冷锐慑人,直直地刺在郑东身上。

  眼神好似在说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郑东真当是坐如针毡,头皮发麻,仅仅三秒便扛不住了,卓老爷子还没有开口,和盘托出,将卓斯年的事情前后因果给卓志山说了一下。

  “岂有此理!”

  卓志山果然震怒,宝刀未老,眸闪犀利,“万佳怡这个女人多嚣张,我不管!我只要找回来我的儿子!”拍了拍手,“来人!”

  卓斯年对小连的感情如此深沉,竟然能用自己的命去换万佳怡,不过万佳怡未免也太猖獗,简直不把卓家房子啊眼底,卓斯年这个小子,也不知道和他说一声!

  他卓志山有两个儿子,另外一个儿子形同虚设,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最得力的一个儿子居然被绑架了,且不说万佳怡如何猖狂,小连这个孩子一定会很伤心,可怜了乖巧开朗的小连了!

  斯年,必须尽快找到!

  “董事长,万万使不得!若警察接手案件,先生失踪的事情必定会被大家知道,群龙无首,会造成董事会的人动荡不安,后果不堪设想!”

  “这还用你说?我不知道?!”卓志山冷嗤一声,仿佛一头震怒的狮子,眼底尽是恼火,“这个案子我会让国际刑警处理,既然斯年失踪,人不一定会在国内,国际刑警保密性极其严谨,绝对密不透风,滴水不漏,你们这些小辈尽管放心。”

  郑东松了口气,“是!多谢董事长,属下这边也会加快速度寻找,确保不会走漏风声!”

  “辛苦了,务必用尽全力找回我的爱子!”

  “是!”

  是日,郑东一大早就下飞机从青城飞回古城,开车直奔和鸣。

  从下属哪里听完汇报,郑东打开车门走出去,正好是午饭时间,今天中午不仅李菲来陪少奶奶了,就连黑马也来了,谷遇东刚好从正阳集团分公司那边过来,给黄连汇报今天的情况。

  郑东敲了敲门,里面俨然一片欢声笑语,黑马将荤段子,惹得一室的人哄堂大笑,李菲骂黑马不正经,谷遇东忍俊不禁。

  走进去,郑东看到少奶奶脸上虽然也是笑着,可是神情分外落寂,心不在焉。

  “郑助理,你来啦!”看到郑东来了,黄连眉宇舒展,今天又能听到关于卓斯年的下落了,就算是一点点,黄连也满足了。

  打过招呼后,郑东给黄连汇报这几天的搜索情况:“古城青城的城东城南城西城北,我们的人都搜索过了,只是没有发现先生的踪迹。”

  郑东的心情每天都是水深火热,煎熬,却并不是因为找不到卓斯年煎熬,而是因为不忍心和黄连汇报没有先生的消息而煎熬。

  黄连很敏感,眉梢爬上一抹温暖,漫声说:“郑助理,没关系的,不着急,慢慢找。”

  “少奶奶,难道您不着急吗?”郑东微微错愕。

  黄连苦涩微笑摇头,“不是。”

  倒不是黄连不着急,而是急不得。

  面对这种情况,越是着急就越乱,倒不如踏踏实实,安安稳稳,今天找不到就明天。

  万佳怡的手段,黄连也是见识过一二的,她相信万佳怡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给他们找到卓斯年的下落。

  因为想必万佳怡研究那些解药费尽了不少心思,对卓斯年势在必得,野心勃勃,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让他们找到卓斯年。

  这不是万佳怡一贯的行事作风。

  找到了卓斯年的下落才有鬼。

  倒是斯年,不知道好不好,有没有被万佳怡拘禁起来,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卓斯年身体健康,平安无事,黄连也能放心了,想想万佳怡这么爱卓斯年,一定不会让卓斯年被病痛折磨的吧?

  想到这里,黄连心底头忽然觉得安心了很多,舒了一口气,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又启唇补充:“斯年很有可能主动联系我们,大家的手机都要24小时开着机,斯年很有可能打电话给在场的每一个人。”

  斯年说过会主动联系他们,也会不惜一切代价从万佳怡身边逃回来,所以他们要保持手机的开通,不能关机。

  黄连的手机一直是一天24小时开着机的,因为怕手机没电,万一卓斯年不凑巧电话过来,黄连连手机都不敢玩,和别人打电话十几秒就结束了,也怕卓斯年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的手机号码占线。

  现在和鸣上班,手机就放在旁边,眼睛一瞥就能扫到了,有时候做着事情的时候,忽然就产生了手机震动的错觉,别人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黄连兴冲冲接电话,电话一接起听到那边不是卓斯年。

  难免会大失所望,却又是意料之中,失望多了,便没有那么希冀了。

  心情起伏太大,对身体不好,黄连还要健健康康等卓斯年回来呢。

  看到黄连有些怅然若失地敛了一下眉,黑马这急脾气,看了就着急,脱口就说道:“再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东哥一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要不咱报警呗,让警察介入,多一队人马寻找,希望也就多一分。”

  黑马不着急卓斯年回来,因为他知道,以卓斯年的能力,没人会把他怎么样的,他早晚会回来的。

  而且,卓斯年不在,他反倒能每天在黄连身边陪伴着他,相处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以前他们两夫妻二人世界不好打扰。

  可是,黄连想陪在卓斯年的身边,只要卓斯年一天不回来,黄连的情绪就不稳定,有时候一群人聊天的时候,黄连上一秒还在笑着,下一秒就出神,然后莫名其妙叹气。

  虽然嘴上说等卓斯年,坚强起来,爱人的记忆还是会见缝插针地涌出来。

  郑东摇摇头道:“报警不是一个好方法,虽然警局会保守秘密,但是难免会有小人,小人难防,万一泄密将会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

  况且,他们的人都找不到,警察局那些酒囊饭袋就能找到?

  呵呵。

  那天黄连布置各司其职的时候,黑马不在,所以并不了解情况。

  谷遇东认同地颔首,凝眸看向眉宇间萦绕着淡淡忧伤的黄连,心生怜爱,声语变得柔和低沉了几分,浅声道:“斯年主动要求和万佳怡走的,走的时候曾说不要着急,他自然会回来。”

  硬是把黑马的急性子压了下去。

  两个卓斯年身边最亲近的人都这么说了,黑马也无话可说,坐回位子上,摇头晃脑,唉声叹气,“蓝瘦,香菇!”

  李菲噗嗤一笑,黑马简直就是一行走的流行词词典。

  握住了黄连的小手,李菲扬眉说道:“反正咱小连的身子好了,用不着和万佳怡那女人讲什么诚信,先找到卓斯年再说,怼死万佳怡!”

  看着大家士气十足,要是先生也能看到这一幕,一定非常欣慰!

  像是想到了什么,郑东坦白道:“我刚从青城回来,见了卓老爷子一面。”

  “卓老爷子问起关于斯年的事情了,对吧?”谷遇东非常敏锐,郑东的话音刚一落地,他便开口接了郑东的话。

  想也知道,斯年失踪了这么久,始终不见踪影,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就算不宠爱,也不会这么迟钝。

  “是的。”郑东没有隐瞒,将事情和盘托出:“老爷子问起,我便将先生的事情全都招供了,就算属下不招供,卓老爷子迟早也会查清此事,届时会更加震怒。”

  “爸爸生气了?”黄连蹙了蹙眉心,担心了起来,说:“爸爸身体不好,血压没事吧?”

  “没事。”郑东笑道:“卓老爷子宝刀未老,跺一跺脚整个卓家都要抖三抖。而且,卓老爷子已经有所行动了,老爷子不管万佳怡那个女人多么嚣张,不把卓家放在眼里,以为卓家好欺负,卓老爷子火的不行,怒发冲冠,派出了国际警察出动寻找,国际警察的保密性都是一等一的,所以不用担心会泄密。”

  “怎么样?国际警察找到卓斯年的下落了没有?”黑马急冲冲地问。

  黄连也用欣喜期待的眼神,注视着郑东。

  看着所有人充满了希望的星星眼,郑东真是难做人,感觉自己就是一条鱼,先被煎然后再被熬。

  他也希望自己能找到一点关于先生的线索,说出有关于先生的好消息,可是却没有一点好消息,别说好消息,就连坏消息都没有。

  郑东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目前还没有什么消息,昨天刚发出去的任务,现在已经一天了还是没有什么音讯,他们离开云城开的是直升飞机,没有留下任何的消息,更没有任何的踪迹还有线索可循。”

  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卓斯年的消息和踪迹。

  刚才说的那些话全都是废话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顿时间希冀地望着郑东的人都陷入了失望,头顶仿佛笼罩了一朵朵黑色的乌云。

  谷遇东无奈地勾了下唇,现在才几天,万佳怡的手段他们是见识过的,没有消息也不奇怪。

  只是看着黄连这样,谷遇东实在忍不住出言宽慰:“小连,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你说是吗?”

  “嗯!”黄连重重点了下头,的确,谷遇东说的不错,现在这样的情况,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郑东,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些事要交待你。”谷遇东起身往外走。

  郑东对黄连鞠了一躬,这才跟着谷遇东走了出去。

  门咯吱一声关上了。

  办公室安静了下来,黄连拿起水杯抿了一口,冰凉的水顺着喉咙滑落在胃里,躁动不安的心也微微冷却了一下。

  情况越是紧急,就越是要从容镇定,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她也要冷静一下。

  平静了紊乱的呼吸,黄连稍稍回过神来,目光扫过李菲和黑马,又忽然转回了落在了李菲的身上,她的眉轻拧了一下。

  “菲菲,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很忙,怎么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怎么了?要是做不来这么多事,可以和遇东说,他会给你减轻工作量。”

  李菲摆了摆手,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喉咙凝噎了下,迟疑了三秒。

  以为李菲有难言之隐,黄连放轻了声音,缓声道:“菲菲,我们是朋友,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们说,只要你愿意。”

  其实李菲根本没有想要隐瞒自己的事情,因为这条命是黄连给的,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好和黄连说的。

  刚才的略一凝噎,只是在组织语言,想着该怎么和黄连开口说。

  “我把谭乔森送进戒毒所了,临走之前我叫了几个有性病的男女伺候谭乔森,现在说不定谭乔森不仅有毒瘾,又中奖了!”

  黑马捂着心脏,一脸惊骇,“妈妈呀,吓死宝宝了!”

  黑马以前就知道李菲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为了保持身材可以几天几夜不吃饭,差点死在宿舍的床上,一般人哪里有这样的毅力,这个对自己都能这么狠心的女人,对别人还用说?

  只不过亲耳听起来,真的是骇人听闻。

  黄连心底头咚的一声巨响,不仅仅是震惊,更多的是对李菲的担心。

  菲菲这个人做事总会用功过猛,上次就从言语之间,隐隐透露出自己要怼谭乔森的怨念,没想到菲菲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

  “菲菲……”黄连心惊肉跳地握住了李菲的手,丝毫不担心李菲身上有什么疾病会传染给她。

  菲菲是她的朋友,如果有传染病肯定不会还和他们接触,一起吃东西,菲菲虽然对仇人狠辣,可是黄连知道,李菲其实是一个内心十分善良的女孩子。

  李菲猩红了双目,面上的表情微微有些扭曲,“我要报仇,我要让谭乔森不得好死!我要让他下十八层地狱!不,等到他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时候,再让他下地狱!或者受折磨,死了也不能轮回做人,谭乔森这样的人,就该去死!”

  黑马刀子嘴豆腐心地道:“那也是你太笨了,看走了眼!”

  黑马始终对李菲以前伤害黄连的事情心存芥蒂,不过今天一看黄连已经原谅李菲了,当事人都没有说什么了,黑马也就没有说什么。

  今天觉得李菲还真是可怜的,黑马不禁骂了句李菲太蠢了。

  惹得李菲眼眶一热,倒不是给气的,而是给感动的。

  想不到到头来自己原来讨厌的人才是真心实意对她好的人,那些外面的妖魔鬼怪迷惑了她的心智,竟然让她亲手伤害了这么好的朋友。

  黄连正好坐在两人的中间,便擒住了黑马的手,握住了李菲的手,将他们的手交叠在一起,“你们两个啊,大学的时候就是一堆欢喜冤家,相爱相杀,我们三个人就是奥利奥,我就是夹在中间的夹心,好了,大家都握手言和吧,没有什么迈步不过去的坎,从今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

  唔……这个画面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婚礼的时候,她就是神父,然后将这对男女的手交迭在一起,祝福他们白头偕老呢!

  黄连咯咯咯发笑,眼角眉梢都是笑,“我宣布,你们两个今天结为夫妻。”

  本来一个黑马拉长着脸黑臭着脸,一个李菲哀哀戚戚泫然欲泣,两人听到了黄连搞怪的话,不约而同扭过头瞪了黄连一眼,异口同声:“谁和他是夫妻!”

  摁了静音键,安静了大约一秒钟的时间。

  然后静谧的空气仿佛被烧沸腾的开水,两人看着对方,哄然大笑。

  黄连笑吟吟地看着两人,眸光暖和了一下,真是一对冤家朋友,看彼此不顺眼,偏偏心里面还是为对方着想。

  笑够了,李菲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子,看向面前的黑马,郑重其事地道:“黑马,我一直没有来得及跟你道歉,当时的事情是我不好,我被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迷惑了心智,伤害了你还有小连,好在我及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希望现在给你道歉还不晚。”

  黑马拉长了脸,下巴都能挂东西了,“道吧。”

  也就是给李菲这个机会了。

  李菲高兴得差点哭出来,看了看黄连。

  黄连鼓励她,“我已经原谅你了,你给黑马道歉吧,当时他可是被你气得不行呢!”

  “嗯!”李菲重重点了一下头,然后正视黑马,清了清嗓子,严肃地道:“黑马,对不起!虽然对不起这三个字太过薄弱,也没有用,可是我还是要给你道歉,因为我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伤害你和小连的事情,不奢求你能够原谅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好。”黑马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果断得很,李菲的话还没有说完最后一个字,黑马就已经扔下了这个好字。

  以至于李菲有些没听清,懵了一下,“嗯?”

  黑马黑黝黝的脸上浮现一抹暗红,气哼哼地道:“没听清就算了,我说过的话可不会说第二次!”

  李菲哭哭脸,捂着胸口,“蓝瘦,香菇……”

  “……”

  黑马气得急赤白脸,怒瞪李菲,可是眼睛里面一点生气的焰火也没有。

  黄连捧腹大笑,笑得肚子疼,眼泪都出来了,趴在沙发扶手上,“妈呀你们两个……”

  看到黄连笑得这么开心,暂时忘掉了所有的烦恼,那些烦闷全都跑到了脑后。

  李菲和黑马忽然互相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地开了口,斗嘴起了嘴,吵得很溜很有技术含量,说二人转相声似的。

  黄连笑得实在是没有力气了,脑袋搁在李菲身上,“你们别说了,再说,再说下去,我就要笑死了……”

  气氛轻松,其乐融融,走廊外面都听得清晰,谷遇东抽了口烟,吐出烟雾的同时开口道:“要是小连能每天这么开心就好了,郑东,加快速度寻找斯年的下落。”

  “是!”郑东铿锵有力应着。

  谷遇东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点击进去一个头像,对话框里面只有自己发过去的消息:“黄连到和鸣了,下午五点半下班,六点左右回到城西别苑,到时候你可以去陪她。”

  上面还有大概十条左右他发过去的消息,可是对面没有任何动静,别说消息了,就连一个表情都没有回复过来。

  李悦然的冷淡,超出了谷遇东的想象。

  狠狠吸了一口烟,谷遇东捻了捻烟蒂,眸底倒映出细碎的火光,腾出一只手,尽管知道李悦然不会回复他,谷遇东还是忍不住打下一行字:“吃饭了吗,一定又睡到日上三竿了吧,别饿坏了肚子。”

  消息发送过去后,李悦然才迷迷糊糊转醒,摸索过手机,看到短信,李悦然一下子就清醒了,懊恼揉着头发,她真的睡到了太阳晒屁股,气恼地回了一句:

  “知道了!”

  抽了口烟,扫眼屏幕,看到叮咚出现的消息,谷遇东被烟呛着了,剧烈咳嗽起来,咳嗽得脸都涨红了,可是嘴角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郑东像是看着鬼一样看着谷遇东。

  谷先生看起来这么正常,怎么说脑子不清醒就不清醒了呢!

  谷遇东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吩咐酒店的服务人员给李悦然送早餐上去,全都是李悦然爱吃的东西。

  ……

  戒毒所。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地狱,一个地狱在地下,一个地狱在地上,那么后面这个地狱一定是戒毒所,比监狱还恐怖的存在。

  这里戒毒的人一个个两眼无神,脸色青紫,披头散发,神志不清,随便看到一个都好像是大白天撞见了鬼。

  戒毒的艰难远超出谭乔森的想象,毒瘾发作起来,好像有千万蚂蚁在啃噬着身体,上万只蚂蟥在同时吸着身体的血液,当真是——生不如死!

  好几次,谭乔森毒瘾发作的时候都差点要咬舌自尽,好在这里的工作人员早知道谭乔森会这样做,用毛巾塞满了谭乔森的嘴巴,谭乔森想要咬到自己的牙齿都不容易,更别说咬舌了。

  终于艰难的熬过了一次毒瘾发作的时候,毒瘾发作根本没有规律可循,熬过来后全身已经是大汗淋漓,双眼空洞无神。

  “好了,2333号,谭乔森,去做身体检查。”

  做完身体检查出来,被送回了小房间,谭乔森瘫倒在床上,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吃了午饭,才吃到一半,就被工作人员叫了出去,被带到了一个办公室里面,房间的门外写着医务工作室。

  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医生,看到谭乔森,敏锐地戴上了口罩。

  谭乔森这才发现押送她过来的工作人员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口罩手套一个不少。

  怎么好像他是艾滋病人一样,这么夸张?

  谭乔森坐到了椅子上,医生正了正色,开口说道:“谭乔森先生,你知道自己生病了吗?”

  “生病?”谭乔森莫名其妙,“我不是患上毒瘾了吗,生什么病了?”

  医生沉重地叹了口气,开口说道:“谭乔森,你患上了梅毒,自己都不知道吗?”

  听到医生的话,听到医生说自己有病,还是性/病梅毒!

  谭乔森脑袋里轰隆一响,如遭雷劈,虎躯狠狠一阵,全身像是被施了定身术,整个人被凝结在那儿。

  梅毒?!

  他怎么可能患上梅毒?!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病情最近才查到的,应该是在进来的时候患上的,毕竟在戒毒所不可能接触到异性,这里的病人都不干净,我们也是24小时全面进行病人之间的隔离。”

  医生说道:“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进来之前接触了什么人?”

  进来之前,李菲和他一起吃了饭,然后还叫了几个人陪他,当时谭乔森还玩的很爽,只是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亢奋了。

  现在想想,真是后背出了一身冷汗,细思极恐!

  不对,再往前想想,一切事情都不对劲,李菲所做的事情都不对劲!

  万佳怡虽然心狠手辣,过河拆桥,扔下他不管,可是万佳怡的个性,谭乔森很了解,万佳怡虽然阴险,却不是小人,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比如说给他下毒让他染上毒瘾,显然染上毒瘾对万佳怡根本没有好处!万佳怡一门心思全都扑在了卓斯年的身上,哪里这么有空管他的死活!

  所以他谭乔森患上毒瘾的事情,细细推理一分析,根本就不是万佳怡做的!

  除了万佳怡,能接触到他的人还有谁?!

  除了李菲还有谁!

  再想想看这个梅毒,李菲当时叫来的那些人肯定有问题,应该说吃饭的时候就已经有问题了,李菲肯定在酒里面下了药,否则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亢奋!

  现在回头一想,所有的事情都有了解释,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李菲!

  这些事情就是李菲一个人所为!

  果然……谭乔森气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拳头快要捏爆了。

  他就说李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对劲了,自从上次很久没有见以后,李菲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变得不太一样了,有时候眼神躲闪,每次事前总会去洗澡。

  怪不得他急不得两人在一起的画面了,原来是被下了药熟睡过来,然后李菲再趁机给他注射毒品!

  这个贱女人!

  要是李菲现在谭乔森的眼前,已经被谭乔森拿着刀子捅了几百刀,然后分尸丢去喂狗了。

  真是小看了那个女人,眼泪这么逼真,演技都可以去拿奥斯卡了!

  现在还能怎么办?梅毒这东西特么简直比毒瘾还难缠!染上了就算治好了,也是一辈子的阳性!

  呆在戒毒所实在是太遭罪了,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等解决了毒瘾,然后再去找李菲贱女人算账。

  盘算好了接下来该做什么,谭乔森被送回房间的路上,立刻开始行动了。

  这个戒毒所里面的人要么是被家属送过来的,要么就是自愿过来的,并不是监狱性质,也没有电刑之类的强制性戒毒方法,所以看管并不严密,其实戒毒所方面松懈看守,巴不得病人自己逃出去,省了他们看管一个人的力气。

  趁着工作人员一个不注意,谭乔森跑了出去,门前就是大马路,招收打出租车,戒毒所的外套一脱掉,根本没有人认得出来他是从戒毒所逃出来的。

  “先生,去哪里?”谭乔森报上了自己公寓的地址,先回去拿了钱还有银行卡身份证手机,订回去美国的机票再说。

  到了公寓,谭乔森让司机等等,上楼拿了钱给司机结账,顺便拿着手机拨打万佳怡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所有必备品都带齐了,离登记时间很近了,赶到机场的路上,手机都快打没电了,还是没有接通万佳怡的电话号码。

  联系不上万佳怡,机场广播通知飞往美国的航班即将起飞,谭乔森只好关了手机上飞机。

  不管了,先回美国再说吧。

  飞机上,谭乔森一直在问自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谁的错?

  显而易见,如果不是因为卓斯年,自己就不会遭受这样的罪,患上了毒瘾还不说,居然还有梅毒……全都是因为卓斯年!

  如果不是因为卓斯年,他和万佳怡本应该开开心心在美国,不会陷害设计费尽心思在卓斯年身上,不会回国,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别说惹了一身的骚!

  不过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为今之计,只有先戒毒看病,然后再去找卓斯年。

  你给我等着卓斯年!等到我谭乔森身体好了,我发誓一定要让你也尝尝我的痛苦!

  那些戒毒所里面的遭受到的痛苦,我也会一一加在你的身上!

  ……

  和鸣药业。

  三人正在吃饭说笑着,李菲的手机忽然响了,拿起来看到是戒毒所进来的电话,李菲错愕了一下,戒毒所怎么会打电话给她,是不是关于谭乔森的消息?

  是查出谭乔森有病了,还是谭乔森要死了?

  无论是那种,她都喜闻乐见呢!

  “菲菲,怎么不接电话呀?谁打过来的。”

  “没事,你们吃饭,我去接个电话。”

  李菲起来走进盥洗室,关上了门,然后才接起来,“你好?”

  “是李菲小姐吗?”

  “是的,我就是。”

  “谭乔森先生逃跑了,当时您送他过来的,您是他的女朋友吧,我们只是告诉你一声,千万不要被你男朋友迷惑也跟着吸毒!”

  李菲差点叫出了声,谭乔森,你可真有本事,居然逃跑了,想必戒毒不容易吧!很痛苦吧!

  只是这么简单就给谭乔森跑了真是便宜他了!当初就应该直接杀死他!

  李菲追悔莫及,似是想到了什么,便开口问:“你们知道谭乔森跑去哪里了吗?”

  得到的回答果然是不知去向。

  既然已经逃走了,目前没有什么办法了,也不能给谭乔森抓回来,只能放任谭乔森不管了,真是到到嘴的鸭子都飞了的感觉。

  不过——

  猛地想到了什么,李菲眼睛一亮,脑子里面突然就想到:谭乔森逃出去,知道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她做的了,肯定会第一时间和万佳怡联系!

  虽然万佳怡抛弃了谭乔森,不过谭乔森心里面还是有万佳怡,肯定会想方设法找到万佳怡!

  卓斯年和万佳怡在一起,找到了万佳怡,还愁找不到卓斯年吗?

  只要有了万佳怡的消息,就能知道卓斯年的踪迹,要是小妞知道这个消息,该有多么高兴呀!

  思及此,李菲就心潮澎湃,摁了一下左胸口,拿着电话走出了盥洗室,看了看还在说笑的黄连和黑马,朝门外走出去,谷遇东现在还和郑东在走廊外吧!

  “我找谷先生有点事情,小连,好好吃饭!”

  “嗯!”

  李菲走出了办公室,牢牢地关上了门,看到谷遇东挂了电话,喜上眉梢,惊喜地喊了声:“谷先生!”

  闻声扭头侧眸看了过来,谷遇东微微一笑,心情很好的样子,笑容都温暖了几分,“怎么了?”

  谷遇东心情似乎十分清朗,不过李菲已经无暇顾及了,飞快地说道:“谷总,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因为是急事,我就长话短说了!”

  “嗯,你说吧。”谷遇东看李菲的表情很严肃的样子,不禁正了正色,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李菲说话。

  李菲将和谭乔森的事情随便交代了一下,然后急不可耐地直戳重点道:“谭乔森逃出来了,他没有别的在乎的人,唯一在乎的人就是万佳怡了!他肯定会第一时间和万佳怡取得联系,如果能找到万佳怡……!”

  话外之音,弦外之意,已经十分明了清晰了!

  站在谷遇东身旁的郑东都听出来了万佳怡是什么意思,大喜过望,兴奋地说:“如果我们跟踪谭乔森,顺藤摸瓜,就能知道万佳怡在哪里!知道万佳怡踪迹,也能知道先生的踪迹!”

  “不错。”今天真是双喜临门,李悦然恢回复了他,斯年的事情也有了一点苗头,谷遇东也喜形于色,吩咐郑东,“立刻去留心查找这一两天的航班信息,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谷总。”郑东立刻去查航班信息了。

  没想到,碰巧就找到了,谭乔森半个小时之前刚订了机票。

  

[读者须知]:下一篇:196.共同来拜姻缘树-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