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万博娱乐 >

191.代替他行使职责-隐婚老公深夜来

发布时间:2018-08-22 12:0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万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90.斯年我们是夫妻-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不会呀,如果斯年出了什么事情,伊倩还有谷遇东一定是最着急的人,现在肯定已经为了卓斯年的事情忙得六脚朝天了。

  可是,伊倩和谷遇东还很悠闲的在医院陪着她照顾她,甚至伊倩还每天给她安排一日三餐的营养餐,每份营养餐都有大量丰富的营养,能让黄连快恢复从前的体态。

  黄连虽然气色好多了,可是饿了那么久,还是皮包骨,弱不禁风,必须多长点肉肉,猪蹄鸡翅鸡腿什么的都是饭后点心。

  黄志文和蓝天心放心不下青城那边的诊所还有病人,毕竟医者父母心,这边的孩子好了,那边的孩子也要顾一顾。

  蓝天心依依不舍离开后,病房恢复了安静。

  黄连看了一眼时间,竟然一转眼已经下午了。

  斯年再忙都会回来看她一眼继续忙于公司的事情的,怎么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实在是太怪异了。

  黄连蹙了下秀眉,耐心让自己再等一等,拿出平板电脑看看电视剧看看电影打时间。

  一个小时后。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医院病房的透明玻璃窗外的晚霞流光万丈,十分绚烂。

  病房渐渐暗了下来,空气灰冷灰冷的,黄连不仅着急了起来。

  斯年怎么从早到晚都不见人影了,这个傻瓜,知道不知道她会很担心他的,都已经这个点了还没有回来,是不是会议太多了呀。

  可是就算会议再多,也应该给她打个电话,好歹也视频通话一下,让她看看他的人,好放心他没事吧。

  黄连又打过去了一个电话,依然是老样子,卓斯年的电话号码永远处于关机状态。

  黄连爬上微信给卓斯年了好多好多消息,可是根本没有人回应。

  斯年,好像突然人间蒸,随着空气消失了一样。

  黄连手脚冰冷,脑袋里面窜出来很多不好的想法。

  斯年会不会真的出事了,在她苏醒之前,谷遇东和伊倩已经处理了所有事情,所以眼神怪异但是并没有其他举措?

  伊倩有事忙了,谷遇东硬着头皮端着黄连的营养餐进来,“黄连,吃晚餐了,今天的晚餐好香好丰盛呢,我看了都好想吃。”

  餐盘放在了黄连病床的小桌子桌面上。

  “谢谢。”

  “不用说谢谢,来,我给你调节病床的高度,让你坐起来。”谷遇东在心底头蓦地松了口气,看黄连的神态并没有想要问起卓斯年事情的冲动,那么他就放心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要告诉黄连真相的心理准备,谷遇东这心底头还是毛毛的不踏实。

  告诉黄连真相,真的很残忍,能晚一天是一天。

  谷遇东也害怕黄连的身体不稳定,说出卓斯年的事情后,黄连会因为情绪激动,然后身体再次变得不好。

  谷遇东弯身去碰病床的摇手,手臂,忽然被黄连按住了。

  黄连冷静的声音在静谧的空气之中响起:

  “遇东,我知道你待我就像是亲妹妹一样,在我心里面,你也是像是我的亲哥哥一样,我是家中独生女,没有别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斯年能有你这么一个好朋友,我心里面很欣慰。我知道,你一向不会说谎,不擅长骗人。”

  黄连理智得可怕,先使用苦肉计,打亲情牌,然后再抛下一句:“我问你,斯年在哪里?”

  黄连问过蓝天心了,可是自家老妈都支支吾吾,更别说问伊倩、卓一航、李菲那些人了。

  要是黑马也知道就好了,黑马那个急脾气,不用她问也会说出来,可是黑马忙于打理公司,和师姐打得火热,她生病的事情都不知道,更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黄连的希望只有谷遇东了,要是谷遇东都不和她说实话。

  她就自己出去找卓斯年,先去正阳集团分公司,然后再去青城,再不行就去卓家,反正她的身体好了,有资本就是任性,她就不信找不到斯年这个家伙。

  “……”

  听到黄连这么冷静的声音,谷遇东的呼吸微微一窒,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一下,然后才恢复如常。

  “赶紧吃晚饭吧,吃好了我再和你慢慢说斯年的事情。”

  谷遇东给黄连调到了一个舒服的高度,然后直起身体,坐到了黄连的病床旁边,不太敢和黄连进行视线交流。

  唉,真是的真是的,斯年这个家伙啊,这些烂摊子甩手交给他就自己走了,有种回来自己亲口告诉黄连呀,这都是什么事呀。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李菲说的是,黄连很敏感,睿智,简直和她老公有的一拼,纸包不住火,这才半天的时间呢,黄连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眼下也瞒不住了,只能用最轻柔的方式告诉黄连了。

  可是,吊死是死,安乐死也是死,无论方法怎么轻柔,要告诉黄连的都是那件事。

  谷遇东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黄连吃东西的这段时间,对于谷遇东而言真是一个煎熬。

  真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啊。

  “好。”黄连乖顺得很,不哭不闹,安安静静吃完了伊倩配好的营养餐。

  很快吃完了,放下了筷子,黄连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谷遇东温润雅逸的脸,目光灼灼:“说吧,斯年到底怎么了。请你和我说实话。”

  这个小丫头,真是会挑软柿子捏,心知他不会撒谎,这才找上了他。

  谷遇东苦笑了一下,然后和黄连对视,不过看到黄连神采奕奕,眼神都有了光彩,无比坚定,腮色淡粉如玫瑰花瓣身体似乎真的好得差不多了。

  而且黄连的情绪非常稳定,问起卓斯年的时候声语不疾不徐,不紧不慢,冷静自持。

  真不愧是卓斯年的女人啊。

  这个烫手山芋,他接,他认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我还说谎话骗你,就太过分了,我不妨直说了,接下来的话,你要对我保证,你要冷静听,好不好?”

  看谷遇东正儿八经,难得严肃,黄连也正襟危坐,撤走了小餐桌后,掖了掖被子,捏起了冰凉凉的手指,坚定地抿了下唇瓣,说:“好,你说吧,我保证我不会冲动,我会很冷静听你说完。”

  谷遇东略一沉吟,三秒,阻止了一下语言,然后低沉着嗓音,柔和的声线开腔,说道:“你知道你的身体为什么会恢复健康吗。”

  “知道,难道不是伊倩和家父研制出来解药,给我服用后救了我吗?”黄连蹙了蹙眉,谷遇东这么问,解药肯定不是伊倩研制出来的了。

  心中已经猜测到了十之,黄连微微睁大了两只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谷遇东。

  “不错,想必你已经猜到了这个解药其实是斯年得到的。”

  才说没有几句话,谷遇东就觉得嗓子眼冒烟了,每说一个字都像是喉咙里吐石子一样艰难,拿过水杯,水顺着喉咙滑下去,才觉得舒服了很多,继续道:“解药的研究遇到了瓶颈,如果想要研制出来解药,务必会花费好几个月的时间,你的身体等不了这么救了。只有万佳怡手里面有现成的解药。你的病情已经白热化,治疗刻不容缓。为了你的身体,斯年用自己换了解药。”

  黄连鼻尖酸涩,手紧紧攒着被单,嘴角下沉,虽然如此还是很冷静,平静问道:“你的意思是,斯年和万佳怡走了?”

  声音有点颤抖,看上去平静,其实最伤心的人莫过于她了吧。

  毕竟卓斯年是她的爱人她的老公,不是他们的爱人老公。

  “没错,斯年被万佳怡掳走了,我在斯年身上放了跟踪器,但是万佳怡这个女人的手段,我们也是见识过的,非常厉害,跟踪器自然没有任何作用,所以我们现在暂时不知道斯年在哪里。”

  不过,谷遇东知道卓斯年和万佳怡以前的一些事情,他们在美国有一段,万佳怡很有可能会带着卓斯年去了美国。

  美国到底是国外,国内的领土有这么大,别说美国,就是国内也找得够呛,美国更不用说,那是别人的领土,不可能再别人的领土上大肆搜索,动静太大的话也会打草惊蛇。

  而且万佳怡会转移地点,这才是最伤脑筋了。

  只是如果卓斯年有心想要回来,昏迷苏醒后,会自己回来的。

  谷遇东不敢想象最坏的情况了。

  怕黄连伤心过度,谷遇东出言轻声安慰道:“虽然我们不知道斯年现在哪里,但是斯年走之前跟我说过,保证过,他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争分夺秒回到你的身边,他很快会回来的。还嘱咐我们要保护好你照顾好你。你瞧,斯年心里面全都是,不会跟万佳怡走太久的。让我们好好等他。”

  谷遇东的安慰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黄连有些崩溃,完全不相信谷遇东的话,就像当初卓斯年说自己的孩子留不得一样,心里面有一瞬间的凌乱崩溃。

  黄连的眼眶变得通红,娇小的身躯瑟瑟颤着抖,指甲嵌入手心肉里,渗出来丝丝血珠她却浑然不自知,“不,不……”

  谷遇东看得心疼,正常的女生遇到这样的情况恐怕已经失心疯了,痛苦的大哭大叫起来。可是黄连的反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坚强很多。

  “亏得我还这么相信你,相信你不会对我说谎!遇东,你怎么能编织出这种谎言来骗我,你以为我是小孩子?我自己去找卓斯年!等我回来找你算账!”

  黄连掀开身上的被子,恶狠狠地咬牙说着,然后走下病床,“你们都是骗子,我自己去找斯年!”

  她不相信谷遇东的话,斯年一定不舍得离开她的,每次醒来都能看到斯年深情款款的眼神,斯年也说过,要他离开她,除非她死。

  斯年不会离开她!

  黄连坚定地相信着卓斯年,脚步迈开,就要冲出去

  “黄连!”谷遇东急忙起立,伸出手臂,拦住了黄连的去路,声音保持着温醇:“冷静一点,我就算是吃一百只蟑螂,也不会欺骗你。”

  黄连要是跑出去了,外面车来车往,万一出了什么事情,等斯年回来,他们怎么和斯年解释,怎么给斯年交待?

  谷遇东的手掌稳稳扶住黄连瘦削的肩膀,瘦得不盈一握,瘦得让人心疼,谷遇东于心不忍,斯年的离开,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痛苦的不舍的。

  “黄连,你现在跑出去找卓斯年,找不到的,就算你走遍了古城青城都找不到卓斯年的,如果你跑断了腿,斯年回来后该有多么心疼?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们未来好好想想啊。你现在养好身体,等到斯年回来,你们就能天天生猴子,儿孙承欢膝下……”

  黄连先是噗得一笑,然后眼眶像是被撒了一把辣椒粉,火辣辣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忍住不能哭,坚强一点……

  霎时,黄连潸然泪下,泪水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哗啦啦流了出来。

  黄连扑进谷遇东怀里,全身颤抖得厉害:“遇东,斯年这个傻瓜,为什么要去和万佳怡做交易?他这个智障,他这个蠢货呜呜呜呜……”

  上气不接下气,骂到哭得快要断气,连一个完整的字眼都说不出来了。

  泪水浸湿了谷遇东的衣衫,听着黄连的哭声,谷遇东的眼眶也跟着猩红,吸了吸鼻子,嗓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安抚地轻轻地拍着黄连瘦的一点肉也没有的肩:“傻丫头,没关系。你知道为什么伊倩和郑东不见踪影吗,因为他们已经派出了所有的人手寻找斯年的下落了,大家都在努力。你要坚强,耐心,等到斯年回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风雨过后,总会见彩虹的……”

  在谷遇东轻柔声语的安慰之中,黄连的情绪渐渐平缓冷静了下来,呼吸变得没有那么急促,胸前的起伏也渐渐趋于和缓,只是眼眶还噙着泪珠,啪嗒啪嗒地顺着脸颊滚落。

  将黄连轻轻地放回了病床上,谷遇东手插着裤兜站在黄连面前,目露怜爱,“我们一起耐心等斯年回来,好不好?”

  从口袋掏出一枚白色的手帕,递给黄连。

  接过,擦干净眼泪,黄连红着两只眼睛,像只小白兔一样,惹人心疼。

  黄连敛眉抚摸了一下指节上面的钻戒,坚定地声音:“我会的!”

  这是婚礼上卓斯年给她戴上的钻戒,戴上了她就一辈子是卓斯年的人了。

  她有一辈子的时间等他回来。

  虽然婚礼被万佳怡搅局了,但他们心有所属,属于彼此了。

  上帝,神父,见证了他们的婚礼,见证了他们在一起,天灾能分开他们,却分不开他们的心。

  况且,她相信斯年,会尽快摆脱万佳怡,回到大家的身边来。

  思及此,黄连吸了吸鼻子,坚定地说:“这辈子,我认定了斯年,不等他等谁?哪怕是一年,十年,一辈子……我都愿意等他!”

  倘若有生之年他们还能再见,黄连一定会冲过去紧紧抱着卓斯年不让他离开,不让他逃走,不让他再离开她的身边!

  何况,卓斯年是谁?说好了会尽快回来,怎么会食言呢!一定不会的!

  藏起了嘴角的晦涩和心底的苦楚、思念,黄连微微仰头看着站在身前的谷遇东,扯了扯嘴角,莞尔一笑,“遇东,真的很谢谢你陪在我身边,斯年不在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谷遇东心底五味杂陈,不得不感慨,斯年这一趟出去的真是值啊,斯年这个小子,修了几辈子的福,娶了这么一个好老婆。

  坚韧,独立,懂道理。

  要是寻常的女孩子,失去心爱的男人,等同于半个寡妇,恐怕已经比失恋还要痛苦,已经失心疯了吧?

  而黄连呢,很快消化了这些噩耗,在他的一两声安慰之中,情绪平息了下来,快得他还尚未从卓斯年离开的悲伤中抽身,她便已经平静了下来。

  “不必客气,斯年在与不在都是一样的,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谷遇东心疼极了黄连的心疼,不禁让他想到李悦然,面对这么一个事实,一个晚上就缓过劲来了。

  这两个独立的小女人,真是不简单,在老公爱人面前能小鸟依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能很坚强。

  只是,谷遇东更希望他们能好好大哭一场,什么委屈都不要往心底头咽,哭出来来,宣泄出来了,或许会好受些吧。

  这样的坚强,反倒让人心疼。

  “嗯。”黄连唇瓣一抿,咽回了喉咙里那声想要说的谢谢,用力攒着被单,因为太过用力,指甲在被单上抠破了一个洞。黄连强忍着内心的悲伤悸动,笑容灿烂道:“你,你先出去吧,我想要自己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嗯。”

  谷遇东颔,放护士进来收拾好餐桌以及餐盘,又拿了好多好吃的东西进来,“这些是夜宵,有什么事可以按铃,我就在门外的小客厅,好好休息。饭后睡一觉最容易长胖哦。”

  “嗯。”黄连涩涩然地笑了一下,目送谷遇东掩上门,她伸手调低了台灯的光线,然后缓缓躺在床上,拉过被子盖过头,捂住自己的整个身体,挡住自己的脸。

  被窝里,一片黑暗。

  被子的隔音很好,就算是哭,也没有人听得见吧。

  斯年,这个傻瓜,为什么要和万佳怡做交易?

  他知不知道这么做还不如让她就这么躺下去。

  她宁可奄奄一息,了无生气,每次醒来都能看到他坐在床边,笔记本电脑荧幕的淡淡灯光或者是昏黄的台灯光线打在他的脸上,脸部线条如鬼斧神工,精美绝伦,眉目如画,就连紧蹙的眉心都是精雕细琢。

  美得好似油画里的美男子。

  黄连就喜欢那么静静地看着卓斯年,描绘着卓斯年的脸。

  可是这次醒来,再也看不到熟悉的一幕了,再也看不到那张凛然惊艳绝伦的脸,看不到卓斯年温柔宠溺,好像融化了的巧克力的眼神……

  再也不……

  一股酸涩涌上了心头,鼻尖酸痛,不知道是不是被窝里胡椒粉,眼眶又是一热,一大颗泪珠滚落脸颊,滴在了枕巾上,只留下一朵淡淡的水迹。

  黄连揪着床单,身体剧烈颤着抖,喉咙里压抑出一声呜咽,先是一滴泪珠砸了下来,好似一滴小雨落在大地上,紧接着大雨倾盆而至。

  很快,枕巾上一片咸湿,好似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本以为万佳怡的到来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想不到竟然是一场悲剧。

  万佳怡太不简单了,当初就万佳怡出现的时候,就应该带着卓斯年去海角天涯,躲得万佳怡远远的!

  只可惜没有如果,时间不能倒退。

  斯年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次啊能回来,万佳怡不简单,她一定不会轻易放卓斯年回来,她又会用什么计谋来绑住斯年呢?会不会砍断斯年的双腿,会不会把斯年关在笼子里面,会不会……

  黄连不敢再想下去,听到外面有细碎的声音传进来,赶紧擦干了眼泪。

  ……

  谷遇东上了个洗手间,擦拭干净双手,拉开厕所的门把手,走出来的时候忽然看到病房门外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杰克?”谷遇东喜形于色,便快步走过去拉开病房门,“怎么来了?”

  门外,男人一袭米白的休闲西装,环抱双臂,斜倚着门框。蓝色瞳仁的凤眼潋滟,嘴角挑着颠倒众生的笑,仿佛水墨画中走出来的千年狐妖幻化成的妖孽儒雅的美男子,令人为之神魂颠倒。

  “遇东!别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要是追不到她我就答应和你交往。”

  杰克眉梢爬上了一缕邪气,凑近了谷遇东,嘴角噙着痞笑,细长手指勾住了谷遇东线条睿智的下颌,“啧啧啧,不错啊,双唇有血色,看来最近有接吻吧,对象还挺凶猛的!”

  谷遇东哭笑不得,拿起杰克的手扔掉,“别闹,你怎么来了?”

  杰克优哉游哉地走进了客厅,看向黄连的病房门,里面光线昏暗,“我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斯年呢?”

  在青城接道了伊倩的电话,杰克沉默了三秒,立刻扔了手机,买了机票,马不停蹄赶来古城。

  斯年居然用自己作为臭骂和万佳怡那种阴险狡诈的女人交易,丢下黄连一个人,他争分夺秒赶过来,没想到一走进小客厅已经看不到卓斯年的人影了。

  谷遇东收了脸上的笑容,说:“我们也不知斯年人在何处。”

  “斯年和万佳怡走了?”杰克脸上的笑瞬间消失殆尽,恼怒地皱了下眉,瞪向门外的郑东,“身为斯年最亲密的随从,斯年最信任的手下,这么大的消息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如果不是伊倩打电话给我,恐怕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他也算斯年身边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其中之一,为什么谷遇东就能和斯年告别,斯年的所有事情谷遇东全都知道,他也是斯年的好朋友,就被打到青城那个鬼地方,天天面对一堆糟老头子,心情都不好了。

  杰克听到斯年已经和万佳怡走了,瞬间气得不行,咬着牙,直跺脚。

  郑东满脸愧色,却没有辩解,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卓斯年已经离开了,说再多也没有什么用了吧。

  病房里极其安静,外头的动静,黄连听得一清二楚。

  先用手帕擦拭干净脸上的泪渍,黄连清了清嗓子,朝外面道:“杰克!”

  “昂!”杰克脸上的恼怒瞬间撤掉了,听到这清脆甜美的一声呼唤,心情瞬间好了起来,杰克笑呵呵的打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黄连打开台灯,光线充盈整个病房。

  坐在的床上的女人清纯甜美,好似盛开在悬崖山顶的一朵白色茶花,淡淡橙黄的光线勾勒出她柔和的脸部线条,还有嘴角的那一抹宽慰的浅笑。

  只是,太瘦,不似以前那个元气满满的美少女。

  杰克最喜欢美人了,看到这个大美人,适才的满心不快瞬间抛到了脑后,恐怕问起他刚才为什么不开心,杰克恐怕回答不上来。

  “黄连,身子好些了吗?”杰克就想要伸手去跳起来黄连的下巴。

  被谷遇东逮住了手,阻止了杰克的动作,“碰坏了,斯年回来找你算账。”

  杰克哼唧了声,“有本事斯年就回来啊,有本事走他也要有本事回来。”

  黄连摇头笑笑,鼻尖和眼眶都还有些红,声音还带着一点点哭过后的鼻音,“我没事了。”

  看向了杰克和谷遇东身后,站在门外的郑东,黄连细眉蹙了下,目露安慰:“没关系的,想必你们比我更清楚,斯年是谁,斯年做事很有分寸,斯年做这个决定,想必已经想了成千上百次,才下定了决定做了这个决定。”

  其实也是安慰自己,这么一想,黄连心底便没有这么苦了,只是还是晦涩不已。

  “斯年肯定是不忍心看着我被病魔折磨,才狠下心做了这个决定,一命抵一命,用自己的身体去换来了解药,才让我今天有力气和你们说话,而不是垂死挣扎……”

  话音落下,病房,好像被人按了静音建,一时间变得冷凝,就连空气都好像被微微凝固了起来。

  谷遇东凝目望着黄连,眼睛里满是大哥哥对妹妹的关爱和心疼。

  杰克向来是喜形于色的人,感情藏不住,瞬间就微红了一下眼眶,别过脑袋,抬起手狠狠擦了一把脸,逼回眼泪。

  郑东一个大男人,从小到大,摔骨折也没有哭过一声,在先生身边做事,即便是残废了郑东也不会哭一下,现在却差点就要哭出了声。

  “大家,都不要抱怨任何人了,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事团结,你们是斯年的好朋友,我是斯年的夫人,我们应该团结起来,一起面对斯年离开的问题。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在等我们,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团结一心,众志成城,面对接踵而至的难题。”

  泪水,难过,以为沉溺悲伤,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斯年离开,不仅仅是难过,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譬如公司,譬如寻找斯年的下落。

  斯年不在,他们更应该同舟共济,万众一心。

  黄连坚定了一下心神,先压住心底对斯年的思念,想了想,然后开腔道:“眼下,你们也知道万佳怡的手段心计如此深沉,我们未必斗得过她,但是不去争取就连和万佳怡斗的资格也没有。”

  她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里,熠熠生辉,灼灼耀眼。

  在场三个大男人,都是呼吸一窒,竟然被一个弱女子的坚定给摄住了。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守株待兔,不能干坐着等着斯年来联系我们,万佳怡那么难搞,斯年不一定有办法和我们取得联系。不如这样,我们主动联系斯年,尽量派出大量的人手去寻找斯年。”

  郑东站出来,应声附和:“我同意,我们应该主动去寻找线索,一天找不到找三天,一周找不到找一个月,我就不信万佳怡能把先生怎么样!我们试着努力,总有一天老天会听到我们的心声并且让我们找到先生的下落!努力寻找先生的踪迹不一定会有收获,但是我如果我们不努力,就一定不会有收获。”

  杰克哈哈大笑,“这锅鸡汤我干了!”

  谷遇东浅笑怡然,“算我一份。”

  看到大家都信息十足,黄连冷冰冰的手指头瞬间温暖了不少,眼眶炙热,泪中带笑,振奋人心地开口道:

  “真好!看到你们这么有干劲,我就放心。我相信,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们能找打斯年的下落,他一定也在等着见到我们呢。不仅仅是我们希冀着见到他,也一定也更思念爱人,思念好朋友,思念身边的每一个人!”

  “好!”三个男人异口同声,继而面面相顾,哄然一笑。

  看着他们,黄连不禁再度湿热了眼眶。

  顿了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黄连又补充道:“另外,斯年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斯年那前段时间刚刚接手了正阳集团的董事长的职位,如果董事会看不到斯年出现,没有一个主持大局的人,恐怕会引起非议,外面媒体也会有所猜测。群龙无,恐会引起震荡不安。届时引起一连串多米诺效应,导致正阳集团不稳就不妙了。”

  杰克,谷遇东,郑东都停止了笑,正色凝神听着黄连说的话。

  他们现,黄连虽然是女人,但这病后痊愈之后,在斯年不在身边到时候,说出来的这些话,简直就像是卓斯年在他们面前亲口说出来的一样。

  冷静,理智。

  有条不紊,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

  黄连坚定沉稳地道:“所以,斯年不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不仅仅要寻找斯年的下落,还要在斯年回来之前,打理好公司,这本应该是我的事情,只是我是一个职场小白,还什么都不晓得,什么都不会,希望各位前辈能帮我一把……小女子在这里不胜感激!”

  杰克唇一勾,眼角爬上一缕邪肆,调笑道:“小美人,以身相许么?”

  谷遇东摇头失笑,“别不正经,别吓坏黄连了。”

  黄连噗得笑出声,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摆了摆手道:“没事。”

  很快,黄连脸上又恢复了正色,正襟危坐,拧眉深思了一会,修长的眉宇舒展,井井有条地安排道:“先这样,斯年失踪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万一造成正阳集团的董事会人心惶惶,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先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封锁斯年失踪的消息,一定要密不透风,不能被媒体知道正阳集团群龙无,否则被竞争对手和合作公司知道了,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

  “好!”谷遇东想不想就答应了这个提议。

  从前只是知道黄连脑子灵活,俏皮善良,今日谷遇东可算是见识了,黄连不仅仅聪明,很有头脑,如果再高冷一点,是个男人,完完全全就是第二个卓斯年,手腕简直和卓斯年有的一拼。

  幸好黄连的头脑都用在正途上面,如果黄连这个小丫头也黑化了,怕只怕十个万佳怡都斗不过黄连这个小丫头。

  杰克也啧啧称奇,这些事情和注意事项,他们都还没有想到,黄连就已经事无巨细的想出来了,还分析了利弊,真是想不到这个小丫头这么有手腕。

  正在这个时候,伊倩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进来,“大家都在啊?杰克!你来了!”

  三人转身,看到了伊倩和卓一航并肩走进了病房。

  卓一航环视了一周,目光柔柔落在黄连的身上,“好多了吗,早上看你气色很好,现在已经红光满面了,再多吃点,胖点就更好了!”

  黄连噗嗤一笑,“你这是要我吃成一只猪么。”

  “猪多好,白白胖胖看了就讨喜。”

  伊倩道:“大家都在聊什么?杰克,你怎么来了。”

  谷遇东将刚才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杰克叹气道:“本来想过来见斯年最后一面的,谁知道斯年已经离开了。”

  伊倩大惊失色,瞪了杰克一眼:怎么口不择言,这么大喇喇说出来要被黄连听到了!担心地看向黄连,谁知道没有看到黄连情绪激动,放声大哭,而是看到黄连面色平静的坐在病床上,脸上一点悲伤也没有。

  杰克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道:“刚哭过了一场,已经知道了斯年离开的消息了,放心,黄连虽然消化食物的胃口不好,但是消化真相的胃口很好。”

  什么消化真相的胃口好?简直坚强得让人心疼,这些臭男人根本不懂女人!

  伊倩不理杰克,眉心微拢,目露怜惜地凝视着黄连,“少奶奶……”

  “行了,都坐下来吧,我们刚好说到如果处理斯年离开后的事情,正好,大家都来了,我就一次性跟大家交代清楚,剩下的事情,就拜托大家了。”

  黄连坐在病床上对大家鞠了一躬。

  “别介啊,你说吧,我们竖起耳朵听着,斯年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你们说,对吧?”杰克拔高了声音道,向来吊儿郎当的他难得有正经的一面。

  “浪子回头了?金不换呐!”伊倩调侃。

  杰克翻白眼,“去你的。”

  大家哄笑成一团,笑够了,都齐刷刷看向黄连。

  黄连深吸了口气,在脑子里面组织了一下语言,大概十秒钟,不疾不徐地开口道:“前面我们说到正阳集团群龙无会造成人心动荡,后果不堪设想,想必心里面比我更清楚。现在不是一味沉浸斯年被带走的悲伤的时候,我们应该团结起来面对接下来的事情。我是这样安排的,有不妥的地方,大家尽可以提出来。”

  黄连伸出一根手指,目光落在杰克的身上,“一,杰克,麻烦你继续回去青城的正阳集团总公司主持大局,你做了几个月,那边的事务你比谁都更清楚,也更熟悉,比较好掌控局面。如果遇到难题无法决定,尽可以找我公公卓志山指示。相信他老人家会不惜余力帮你,也是在帮正阳,帮卓家,帮他自己。”

  “好。”杰克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下来。

  稍微一想也能想到,黄连的安排很妥当,在场几人除了他没有第二人能胜任正阳集团那边的事务处理,虽然卓一航也是卓家的人,但是对正阳总公司并不了解,很容易出错,所以黄连的安排非常妥当。

  解决了正阳集团总公司,黄连伸出第二根手指,目光落在了卓一航和谷遇东的身上,微微一笑说道:“再来就是第二件事。正阳总公司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分公司也不能掉以轻心,所谓千里大堤毁于蚁穴,分公司这边也不能走漏风声。分公司这边封锁了斯年失踪的消息,古城这边的事务由一航负责,一航进入分公司实习很长时间了吧,应该心里面也有数了,分公司交给一航想必斯年也会很放心。”

  

[读者须知]:下一篇:192.我很好你还好吗?-隐婚老公深夜来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